69书吧 > 悍妻守则 > 第26章

第26章

作者:浪花点点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美梦成真医品宗师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卫景阳跟着韩锐下马,很快就有侍卫把两人的马到边上去,韩锐却并没有靠近人多的地方,一来他年纪小,同朝的大部分都和韩锐没有什么交集。二来韩锐这些年大部分时间都在边关,极少回来,这次好不容易被皇上召回到京城,又因为一个卫景阳,基本上有空就陪着这个小师弟,不是陪卫景阳练功,就是教卫景阳习字学画,根本不屑于和京城中那些权贵交往。

    韩锐的功劳都是实打实练出来的,如今他跟着爷爷曾经的副将,如今的镇北将军守护西北。当年他父亲也是守卫边关,但是一次在战场上伤的极重,就只能调回到京中,之后他跟着大哥一起来到西北参军,他们都是从小兵当起凭着军功一步步爬起来的,大哥建立极多的军功,早两年就调往东海守卫海关,历练海军,而他依然还跟着镇北将军守卫北方。

    因为韩锐极少出门,也不接京中官员的请柬,所以这次那些人见到韩锐的到来,因为不在太极殿,所以大家都随意聚集在一起,比较要好的东一堆西一堆聚着。

    众人并不知道韩锐武功极高,就算那些家伙尽量压低了声音,不管的韩锐和卫景阳都听的清清楚楚,只不过韩锐懒得理会这些吃饱了撑着无聊的朝臣。至于卫景阳,他根本无所谓,毕竟上辈子经历不少,这样的猜测留言根本不会在意。

    就在卫景阳左顾又看的时候,一个年纪比卫景阳稍微大一些的少年,偷偷靠近站在角落的韩锐和卫景阳。

    卫景阳察觉到衣袖被扯了一下,转头就看到一个容貌秀气的少年,正睁着一双大眼睛盯着他,眼睛里充满了惊奇。少年见卫景阳转过头,小声的问道:“你是韩少将军的师弟吗?也是跟着韩少一起去皇家西山猎场狩猎的。”

    卫景阳看着少爷充满好奇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说不出的可爱,眼睛里也没有恶意,刚才在其他人窃窃私语的时候,少年在别人说的时候却并没有插话,只是用一副好奇的目光盯着他们,就因为这个卫景阳当时还多留意了一眼,没有想到才没过一会儿,少年就偷偷溜过来了。

    卫景阳点点头道:“嗯,是师兄要我跟着的,你也要去西山猎场。”

    少年脸蛋红扑扑的点头道:“是的,等下我们结伴怎么样,我有听到那些人说难听的话,你不要在意,很多人都妒忌韩少将军呢!不过我相信韩少将军为人正派,才不会是他们嘴里那样不堪的人。我还知道韩少为什么帮助卫景阳,因为卫景阳的娘亲在韩少小时候救过落水的韩少,韩少这么跟卫家过不去,还照顾卫景阳就是报当年的救命之恩。”

    卫景阳对这事情并不了解,却没有想到原来身体的主人还和韩锐有这样的渊源,难怪韩锐刚开始就对他很好。韩锐应该当时就知道他是卫景阳,所以刚开始对他多油佛照,如今可能就真把他当成师弟看,所以对他宠爱有加。

    毕竟在家中韩锐就是最小的那个,在师门韩锐以前都是小师弟,没有更小的孩子给他宠爱,如今他成了韩锐的小师弟,韩锐这么多年没有纾解的弟控或者师弟控终于浮出水面,完全是一副不可收拾的场面,恨不能时时刻刻都亲手照顾着。

    韩锐刚才并未在意少年的靠近,如今却没有想到这少年居然知道多年前的事情,不过韩锐也饿仅仅的看了一眼少年,之后又开始闭目养神。对于他来说,皇上叫他带着卫景阳,韩锐总有些担心,皇上不会给他出什么幺蛾子吧,他就这么一个师弟,而且非常对他胃口,韩锐一点也不想卫景阳被其他人注意到,若不是师叔从中作梗,阳阳就是他一个人的徒弟。

    见卫景阳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少年又开口道:“虽然阳阳确实名声有些差,人也笨了些,但是我想他肯定不坏。我们小时候认识,那时候阳阳很可爱,也一点不笨。一直到他娘亲去世后,没过几年就有留言传出阳阳又蠢又笨的事情,还把阳阳养的那么胖,所以一定是有人故意这样做的,可惜我人微力薄没能帮到阳阳。对你和你说了这么久,还没有问你名字呢?其实就算韩少对阳阳稍微好一些,那也不过是报恩。你作为韩少的师弟,也该多谅解,毕竟阳阳受了怎么多的苦,那么都该帮帮他,况且我相信阳阳,他是肯定不会和你抢韩少的。”

    卫景阳看着面前喋喋不休的少年,脑洞开的确实有些大,卫景阳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些人居然把卫景阳和韩少的师弟给分开了,听着少年的语气,所有人居然都把他当成了两个人。不过那些人嘴巴确实忒坏了点,什么叫韩锐口味重,难道京城很多人都知晓韩锐喜欢男子不喜欢女子的事情不成,毕竟喜欢男人这事也不是多光彩的事情,瑞王府就任由大家这么揣测不成。

    卫景阳看着少年用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盯着他,笑道:“问别人名字前是不是先介绍一下自己,我叫卫景阳,你呢?”

    少年听到卫景阳的话一时间原本没有反应过来,张嘴就道:“我叫吴弘毅,你说你叫什么?不可能吧!你不会是骗我的吧……你不应该很胖很胖,很傻很傻,为什么一点也没有瞧出来啊?”

    吴弘毅一脸震惊的看着卫景阳,刚才他突然反应过来后拔高了声音,好在吴弘毅还记得他们在说瞧瞧话,所以立刻就捂住嘴,下巴都快惊掉了。在愣了好一会儿后,才把外边传的卫景阳形象问出口。毕竟现在的卫景阳和人们口中形容的相差太多太多,根本无法让人相信现在站着的偏偏少年就是胖如肥猪的卫景阳。

    卫景阳看着一脸震惊反应不过来的吴弘毅笑着点头道:“我干嘛要骗你,少年傻不过是装出来给大家看看的,以前吃的胖也不过是为了活命而已,如今有师兄给我撑腰,我自然不需要把自己弄成那副样子不是。”

    看着身边含笑的少年,韩锐嘴角微微翘起,这小家伙这是在给他自己洗白呢,也确实是这样,以前没有人给阳阳做主,害的他根本不敢展露锋芒,有他和陈家,阳阳再也不想要遮遮掩掩的活着,爱怎么活就怎么活,任何像要伤害阳阳的人,都得先从他身上踏过去。

    就在这时候,宫门口皇上的仪仗出来,少年对着卫景阳快速道:“阳阳你应该还记得我吧,我是你表姨的孩子阿毅啊,你以前小时候就爱叫我小红,你想起来了吧,没有想起来慢慢想,你每次叫的时候我都会和你吵架,然后你会哄我,赶快想起来,我先回去跟着我爹,等下到了西山猎场咱们在说话。”

    卫景阳对着说完后就急急忙忙跑掉的少年点点头,刚才少年说的名字他在脑海中并未想起来,但是当少年说他叫小红的时候,卫景阳就想起来了。

    确实当年卫景阳小时候总爱一个叫小红的小屁孩一起玩耍,每次小小的卫景阳一喊小红,小屁孩就立刻生气,嘟着小嘴气呼呼的和小伙伴理论,可是那时候的卫景阳小朋友就是爱看小屁孩一副生气的摸样,于是一个叫小红的小屁孩形象就鲜明的刻印在卫景阳的脑海中。

    韩锐见卫景阳久久注视着少年跑开的方向,伸手就在卫景阳的脑袋上敲了一下道:“想什么这么出神,我们要骑马跟上了。”

    原来这时候皇上已经说完要说的,因为不是正式才场合,皇上也免得朝臣们的礼节,说了几句后,就让朝臣带着家中的孩儿骑马跟上,这样的活动在大夏朝年年都有,时间不定。这是开国帝王定下的规矩,每年至少要举行一次,让朝臣所有人都要记住武力的必要性,免得安逸的生活让他们忘记当年老祖宗是怎么打下江山的。

    禁卫军开路,百姓早跪在两边道路上,头压得低低连抬头都不敢,卫景阳看着长长的队伍朝着城门外走去,他就跟在韩锐的身后,八月份的天气极为闷热,这时候太阳早已挂在当空,炽烈的阳光刺着眼睛,使得大部分人都不得不眯起眼睛才好受些。

    一路上队伍都没有停下歇息,卫景阳看着边上举着旗帜的士兵,不得不佩服他们的忍耐力,这么高的温度,身上穿着的盔甲应该滚烫滚烫,衣服也该是被汗水湿透了,想必难熬的很,卫景阳吞了吞口水,晒了大半个时辰他已经口渴了。

    韩锐放慢了些速度,和卫景阳并排前行,看着少年被晒的红扑扑的脸蛋,韩锐从马鞍边上抽出水壶递给少年道:“口渴了吧,喝一口,还有半个时辰大概就能够到了,在坚持一下。”

    卫景阳点点头道:“师兄我没事,又不是没有晒过,就是有点口渴。”最近一直都是韩锐照顾他,让他忘记这大夏天出门什么东西都可以不带,唯独不能忘记带水壶,尤其是在野外,想要喝都难,卫景阳可一点也不想去喝生水。这古代医疗条件极为落后,若是真喝下些寄生虫,或者蚂蝗什么的就够他受的了。

    韩锐点点头,却并未加快速度,一直和卫景阳保持着并排的趋势。卫景阳喝了几口水,感觉喉咙舒服很多不会在冒烟了,这才把水壶递给韩锐道:“师兄你也喝一口,这太阳真够猛的。”

    韩锐接过水壶喝了两口又从新递给卫景阳,告诉卫景阳道:“水放着,等下渴了就可以喝,师兄这边还有。”平日里卫景阳却是也会在烈日下训练,但是在训练场上都准备了大量的凉开水,训练的口渴时,过去喝就成,根本不会有口渴的困扰。

    那些京中的官员,有些带着水的自然舒服,有些头一次参加仆人没有给带水,这时候就喉咙冒烟,难熬的很。

    吴弘毅的父亲刚从外地调回京城,家里的仆人都是从外面带回来的,没有经历过这事就不懂没有给他们家主和少爷带水。吴弘毅咽了咽口水,在瞧见卫景阳咕噜噜大口喝水的时候,禁不住诱惑,就偷偷离开他父亲的视线,溜到卫景阳的边上。

    吴弘毅喊了一声道:“阳阳还有水吗?给一口解解渴,就一口我喉咙快烧起来了。”

    卫景阳刚好收起水壶,因为快到西山猎场,卫景阳也就不省着水壶中的水,转头看向吴弘毅笑道:“你来的可真及时,在过一会儿我大约就要喝完了,还有几口你拿去吧。”

    韩锐并没有理会偷偷接近卫景阳的少年,阳阳在京城中并没有什么朋友,这个少年看着虽然有些胆小还话唠,但是在看卫景阳的时候并没有显示出恶意,阳阳也需要交一两个朋友。

    一个多时辰后,皇上的圣驾终于来到西山皇家猎场,皇上进了行宫休息,朝臣们没能进入行宫,毕竟光朝臣爵爷之类的就有百来个人,加上他们带在身边的嫡子庶子,现在人至少有两三百个人,安排在行宫不现实。所以很快就有侍卫带着他们朝着皇家猎场走去,在那边早有宫人准备好了帐篷,宫人按照级别安排所有官员入住。

    卫景阳这时候累的半死,有段时间没有骑马了,就算去看师傅和师伯他都和师兄一马同骑,这次实在累坏了,而且他大腿上的肉也被磨的火辣辣的疼,这还是韩锐体谅卫景阳骑马少,在马鞍上加了两层毯子的结果。

    韩锐很快就吩咐宫人送来清水,让卫景阳洗漱后才允许他趴床上休息,拍拍少年带着晒后的红晕的脸颊,韩锐说道:“阳阳你大腿没事吧,要不要检查一下,给你抹点药膏,不然明天继续骑马会很难熬的。”卫景阳年岁还小,身上皮肉也细嫩,像骑马磨蹭久了就会发红,若是不去管就会发炎恶化。

    卫景阳点点头,任由韩锐退下他的裤子,大腿内侧火辣辣的疼痛让卫景阳难熬,但是他又不能喊疼,一个男人这样的细皮嫩肉可真不见的是什么好事,连骑马久点都受伤,这让他在古代还怎么活,难道以后他都坐马车,或者干脆轻功赶路不成,总不能每次骑马赶路后都去抹药。

    看着少年大腿内侧被磨红的皮肤,韩锐无奈的拿起药膏,这孩子锻炼非常努力,体能也极好,偏偏身上这皮肉还细腻了,不过是骑了一个多时辰的马,就能够伤成这个样子。韩锐有些心疼,也不知道是不是该怪罪阳阳皮肤太好了,京城公子哥不少,也没有几个是这样娇气的。

    微凉的药膏摸上去,卫景阳舒服的直哼哼,很快就在药膏清凉的作用下舒服的睡过去。

    太阳西斜,山上比山下风大,因此凉爽许多,皇上终于休息够了,摆驾从西山行宫来到西山皇家猎场。卫景阳这时候也休息够了,吴弘毅刚被他父亲拽走去熟悉那些公子哥们,韩锐掀起帐篷的门帘走进来道:“阳阳走了,皇上要过来咱们要过去候着先。”

    卫景阳点点头跟着韩锐朝着宫人已经搭好的台子那边走去,禁卫军手里拿着旗帜腰间挂着佩刀目不斜视的守卫着,很快韩锐就带着卫景阳站在该站的位置,等候皇上驾临。

    卫景阳无聊的站着,想着狩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刚才可是听吴弘毅说皇上准备了鹿狐狸虎豹和一些小动物,若是他们能够猎到,不但可以得到猎物还会得到奖赏。对于卫景阳来说,没有什么比奖励来的吸引人了,这样的天气原本就该留在家中,练练武练练字什么的,这样跑来晒太阳和傻子有和区别,说的直白一点就是找虐。

    皇上带着爱妃身后跟着大太监走上铺着红毯的台阶,端坐后所有朝臣给皇上下跪,呼喊了万岁后,皇上一抬手说了句平身,大家这才站起来,卫景阳虽然极为不愿意,跪天跪地跪父母,对于跪其他人为景阳一点兴趣都没有,但是入乡随俗,作为一个有理智的穿越人士,在实力不够前他不会做任何有碍于小命的出格行为。

    就在大家都等待皇上发言下命令的时候,突然对面传来一声阳阳,可把所有人都给惊动了。卫景阳转头,就在这一瞬间他看到远处一道流光,那是极快的速度,朝着台上明黄色的身影射去。卫景阳瞳孔一缩,心念电转间,只见他大喊一声:“危险”人已经飞扑向皇上。

    那流光瞬间就噗的一声没入卫景阳的背后,卫景阳扑到在皇上身上,嘴里“噗”的吐出一大口血,那大太监眼见卫景阳扑向皇上,一掌就拍向扑过来的卫景阳,好在韩锐动作极快,直接和武功高强的大太监对了一掌,才没有让已经受伤的卫景阳在雪上加霜,这时候大太监也已经反映过来,刚才有暗器袭向皇上,这扑过来的少年是用身体去挡。

    皇上的爱妃大声叫着保护皇上,瞬间皇上的前边呼啦啦站着一排的禁卫军,把皇上的身影挡在后面。

    韩锐看着吐血的卫景阳着急叫道:“阳阳你怎么样了,别吓我。”

    卫景阳感觉身体犹如被大卡撞击一般,他张开嘴艰难的说道:“背,我背上好疼,好疼。”接着卫景阳又吐了好几口血,鲜红的血染红了明黄色的黄袍。皇上抱着怀中软到的少年,看着少年一口一口的吐血,知道少年受伤严重,很可能已经危在旦夕。

    皇上喊了一声快传太医,看着少年苍白无血色的脸开口询问道:“你有什么愿望,告诉朕,朕一定帮你实现,”这少年看着就像要不行了,韩锐又喊阳阳,皇上已经知道这少年就是他七弟喜爱之极的小徒弟,若是少年死了,也不知道他七弟会闹多久脾气,若是少年又什么愿望,他帮忙办妥当也算是安慰一下七弟。

    卫景阳是怎么都没有想到,因为身上穿着金丝软甲,这东西刀枪不入可比防弹衣,但是他却没有想到那暗器居然可以强悍若斯,速度和撞击力犹如沙漠之鹰般,就那反震之力都让他内脏受伤严重说不定就活不下去了。

    卫景阳握住韩锐的手,他的眼前阵阵发暗,张开染血的唇虚弱的道:“皇上赐婚,赐婚……”卫景阳无力说完最后的话,只能举起韩锐的手,希望韩锐能够帮他把话说完,可惜卫景阳终究没有撑住眼前一黑,意识就陷入无边的黑暗中。

    看着卫景阳闭上眼睛,李焕大叫了一声不,手里提着的刺客也被他丢在地上不管,冲到皇上身边,拉住小徒弟手喊道:“阳阳你别死啊,我才刚收了你当徒弟,你还没有打遍天下,怎么可以死,不能死,皇兄皇兄你赶紧赐婚给阳阳冲冲喜啊。”

    皇上看了看握住卫景阳手的韩锐,又看看自己的七弟,最终叹口气道:“好,既然这是卫景阳最后的愿望,朕就赐了这婚门事。”这时候太医已经赶来,伸手就给卫景阳把脉,告诉韩锐卫景阳内伤严重,要立刻用内力护住心脉,待他下针开药,卫景阳如果能够挺过去就能够活着。

    而皇上听到卫景阳伤的如此严重,立刻让太监摆开书案,拿起毛笔龙飞凤舞的写下圣旨,内容极为简短:韩锐卫景阳情深,酌赐婚于两人,待卫景阳平安长大,在行婚事。

    卫景阳伤的严重,韩锐一直使用内力内力护着卫景阳心脉,晚上太医已经给卫景阳灌下一碗保命的药,这才拔掉卫景阳身上下的针。

    卫景阳原本惨白的脸色如今正在逐渐恢复,太医示意卫景阳的命已经保住了,让韩锐休息一下,看了满脸疲惫的韩锐,太医想着难怪皇上会给两人赐婚,韩锐对这师弟确实好,韩锐又不喜欢女子,喜欢上这容貌俊秀的小师弟也正常,虽然年纪小了一点,不过在等上三五年,这少年张开了必定不会比韩锐差多少。

    卫景阳醒来后第一句话,就是询问韩锐圣旨在那里,这可是他好不容易求来的。韩锐见卫景阳醒过来,一直悬在胸口的心终于落下,醒过来人就不会有事,韩锐把太监送来放在桌子上的圣旨拿过来递给卫景阳,卫景阳瞧着圣旨上的内容,顿时又呕出一口血,眼前一黑活生生给气晕了过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悍妻守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浪花点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浪花点点并收藏悍妻守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