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悍妻守则 > 第24章

第24章

作者:浪花点点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美梦成真医品宗师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卫景阳皱着眉头开口道:“难道舅舅就任由二皇子妃带走姐姐,没有阻拦吗?何况舅舅怎么可能会让卫家人进门。”

    虽然如今陈家和卫家还没有撕破脸,但是两家的关系早已降至冰点,他舅舅怎么可能会放卫老夫人进门。

    小青摸了一把眼泪抬头讲道:“不是的,当时将军不在府内,夫人和老夫人也出去了,奴婢也找不到老太爷,二皇子妃那时候是来找大小姐的。在二皇子妃要离开的时候,正好和准备过来看少爷的小姐撞上,王妃拉着小姐的手就不放,在门口生生拉着小姐上了马车,还是小姐机灵说要奴婢送东西给少爷,奴婢才得以过来报信。”

    卫景阳皱了皱眉头,突然瞪向丫头道:“什么时候的事情,给我说实话,不然不但要发卖了你,还要发卖你全家,”卫景阳已经从小青的话中听出了一些不和谐的地方。比如卫老夫人是怎么知道的,若是他姐姐刚被带走,卫老夫人不可能比小青还快,就把信送去陈府。

    小青听到卫景阳的话后,立刻哭哭啼啼的说道:“小姐被二皇子妃带走,奴婢第一时间让管家去找将军和夫人,之后就回到府内寻找老太爷。可是奴婢没有找着老太爷,那边卫老夫人就让人传信过来,奴婢害怕,就冲过来让少爷做主。”

    小青当时就想着让陈将军做主去救人,但是一时间他们根本找不到家中的主人,小青越想越怕,若是小姐出了什么事情,将军让他们全家陪葬都有可能。想到这个,小青就跑过来找卫景阳,至少这个人能够在家中无大人的时候给小姐做主,何况瑞王府可不好惹,就凭着少爷是少将军的师弟,必定能够救出小姐,只要小姐好好的,她就算保不住这条贱民,至少父母不会被她连累。

    卫景阳听到小青的解释后,心里大概明白怎么回事,再次开口道:“表哥他们在家吗?表姐没有说过什么。”

    小青低着头过了好一会儿后才答道:“当时找不到老太爷,奴婢也去找了大小姐,可是大小姐说皇子妃不会伤害小姐,让奴婢不必惊慌,还说就算真被二皇子看中,那也是小姐的福分。”小青这是在表面忠心,刚才她听到卫少爷问起大小姐和大少爷的时候,就明白少爷已经知道了某些事情。

    卫景阳看着跪在地上掉眼泪的丫鬟,对于小青的回答他还是比较满意的,于是开口道:“你先起来,呆在院子里别乱走,等接回我姐姐后你继续伺候,我会把你一家子都接过来,以后你们一家就跟着姐姐,不可马虎。”

    小青刚想站起来,听到卫少爷的话后,立刻跪着重重的磕头道:“谢谢少爷,谢谢少爷。”

    出了这事,没有照顾好小姐,不管事情对错,她和家人都很可能会被迁怒。结果卫少爷不但没有迁怒她,还准备接她父母兄弟过来,这对小青来说,就是极大的恩赐。要知道小姐个性温和,只要不做错事情,就算偶尔偷个小懒,小姐都不会责骂他们这些下人,小姐的性子是真正的好,小青知道这样的性子可不是装就能够装的出来的。

    卫景阳并未理会这千恩万谢的小丫头,就在卫景阳匆匆忙忙走出院子去找韩锐商量的时候,远处闪过一道黑影,黑影眨眼就站在卫景阳的身边。李焕还以为给了他的小徒弟一个惊喜,可是结果,小徒弟不但不喜,居然还理也不理会他,还把他当成一块石头一般,跨出一步就从他身边绕了过去。

    这是什么情况,李焕眨巴了几下眼睛,他这些时间辛辛苦苦跑了多少路,去了多少地方,才给这小徒弟寻来泡澡的药材。可是现在这徒弟居然一点情也不领,对于一个一心为小徒弟着想的李焕来说,简直就是致命的打击。

    李焕一闪身再次出现在小徒弟前边,还把手里的几包药给提起来,在卫景阳眼前晃动着,也不顾小徒弟黑脸开口道:“阳阳师傅可是好不容易给你筹齐了药澡的药材,你不知道这些天师傅跑了多少地方,自从那天收了你后,为师就没有一天是歇着的,阳阳不会是怪师傅把你丢给师兄了吧。”

    原本要发怒的卫景阳听到李焕的话后,终于安静下来开口道:“师傅我姐姐被二皇子妃带走了,我奶奶说要把我姐姐嫁给二皇子做侧妃,我要把我姐姐救回来。”

    李焕听了卫景阳的话后思考了一下才开口道:“阳阳莫急,你姐姐被二皇子妃带走暂时不会有事。二皇子和皇子妃伉俪情深,根本容不下其他人,她怎么可能会给自己的夫君在选个侧妃,最多是在打你姐姐的注意。她好像有个弟弟,今年也该有十八岁了,已经娶了正头妻子,说不定她打的注意就是要把你姐姐嫁给弟弟做平妻。”

    李焕说道这里停下,他看了一眼卫景阳,又想到如今这孩子可是他钟爱的小徒弟,虽然徒弟是小讨债鬼,但是李焕就是很高兴,难怪师兄那么喜欢锐锐,果然徒弟是自己的才可爱。

    在卫景阳听的目瞪口呆的时候,李焕再次开口道:“若是你姐姐嫁给她弟弟,那不等于控制了你吗,我们大家都知道你只有那么一个亲姐姐。而控制了你,连带着我和锐锐肯定都要看在你的面子上,对她们容忍一番,这很不好,相当不好。乖徒弟拿着,师傅这就帮你把姐姐救回来,你在家里安心等着就成,对了,你姐姐叫什么。”

    卫景阳立刻回答道:“师傅我姐姐叫卫雪函,长的到你下巴左右,和我有些像,你若是见到了一眼就能够认出来。”

    卫景阳知道他师傅武功高强,所以相信他师傅李焕能够偷偷把他姐姐救出来。前边卫景阳拜李焕为师傅,其实心里有些不干不愿,毕竟这人疯疯癫癫,自从收了他以后,送了他几样兵器就没有在管过他,有师傅和没有师傅差不多。

    结果今天他这师傅回来,就给他带来了泡澡的药,这些药他听韩锐说过,自从韩锐动了心思想要收他当徒弟后,韩锐就已经开始准备,但是收集了这么长的时间,韩锐依然没能把药物收集齐,而他这便宜师傅,却短短半个多月,不知道奔波了多少地方,真的帮他收集齐了药物,就单这一份心思,卫景阳已经是非常感动。

    何况李焕脑子还不是很好,做事总没有正常人来的容易,所以从这一刻开始,卫景阳是真心把这个人当成了他的师傅,不管李焕以后怎样,卫景阳都会尊敬照顾他,也许还能够在他精神力足够强大后,治好这师傅的脑子,让师傅犹如正常人一般的生活。

    韩锐带着母妃过来,就看到他师叔把十几贴药塞进卫景阳怀里,接着人一闪就消失无踪。韩锐快步越过他母妃来到卫景阳面前开口道:“阳阳师叔来了,刚才有没有对你说什么。”

    卫景阳看向韩锐把刚才和李焕说的事情告诉韩锐,原本有些着急的瑞王妃在听到卫景阳话后笑道:“本宫就知道那丫头是个好命的,放心好了,有七皇弟去救你姐姐,你姐姐肯定不会有事,本宫这就去二皇子府,也该敲打敲打那小崽子,不能让他妻子这么整天蹦跶算计。等本宫把你姐姐接回来,在她出嫁前就先住在本宫的身边,看那个不长眼的还敢打她的注意。”

    瑞王妃是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二皇子妃敢在她眼皮子底下把人给劫走。前些日子她给卫景阳的姐姐和安浩合了八字,两人的出身时辰是极好极为相配的,旺夫旺子。这绝对是好消息,

    安浩母亲在润中时还是瑞王妃的润中密友,如今就算好友去世,能给好友的儿子说上这么一个极好的媳妇,瑞王妃心中也高兴。所以就先去了书信给安浩的大哥,等通知后安浩的大哥过来,就给安浩和卫雪函订婚,过上一年就可以成亲。

    就这么点时间,瑞王妃怎么都没有想到二皇子妃挖墙角挖到她这里来了,这让她如何不生气。她怎么也是大夏国的长公主,连皇上都对她礼让三分,那二皇子妃算个毛球,也该动她的人,简直找死,不找些事情给二皇子,那岂不是对不起二皇子妃。

    卫景阳这时候听的是云里雾里,不过大致意思他算是明白了,他师傅肯定能把姐姐救出来,而且王妃为什么要说师傅是七皇帝,什么意思,他师傅难道还是皇子不成,卫景阳这时候有些糊涂了,怎么都没有人告诉他京城中那些复杂的人际关系,他师傅怎么就变成个皇子了,这世界变化的节奏实在太快了一些,让卫景阳略适应不过来。

    瑞王妃风风火火的带着几个侍卫和嬷嬷赶去二皇子府,可不能让鲁莽的七皇帝坏了雪函的名声,她要在之前把那和她极为对眼的小姑娘接回来。若不是她小儿子对女人不行,瑞王妃怎么也要把这样晶莹剔透的姑娘留给她儿子,不过如今安浩那小子极为喜爱卫雪函,那小子的父亲就是个情种,他哥也是,想来这孩子也不会差到那里去。

    卫景阳也想跟着去,不过被韩锐制止了,他母妃过去就行,师叔就算过去一般人也不会发觉,但是去的人多了难免会被外人知晓,就算卫雪函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但是名声也会遭到损伤。

    韩锐让卫景阳安心等着就是了,对于卫府韩锐已经没有什么耐心了,既然卫老太太这么不识相,韩锐不介意给他们些教训。在阳阳没有开口前,韩锐并不会轻易去弄死卫侯府中的人,阳阳在卫侯府受了这么多的委屈,总该要卫侯府那些人尝尝那种滋味,不过卫老太太还嫌死的不够快这么欢的蹦跶着,韩锐总给送些礼物给她。

    不过现在师叔已经把阳阳增强体质的药送来,韩锐决定先把这事情放一放,母妃刚才也说了要把阳阳的姐姐接过来,他倒要看看在瑞王府谁还敢动卫雪函。那些个人真是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二皇子最近也太能够蹦跶了,或者那些黑衣刺客就是二皇子的人,虽然上次查出的所有证据都直指太子,但是太子真有必要这么做吗?

    这也是韩锐一直没有动手的原因,毕竟太子如今只要安安分分,不犯什么大错,只要等到时间到了就能够顺利接手皇位,何必动他们瑞王府这从来都不产于皇位之争,他们瑞王府只忠心于皇上。

    拉起身边少年的手韩锐说道:“阳阳走了,我帮你煎药,你等下就去泡澡,在过些时间你就该去学院了,若是内力能够更进一步就好,就算被人盯上也有还手之力,毕竟师兄不能时时刻刻呆在你身边,阳阳的实力提升上来我才能够放心。”

    卫景阳看向韩锐,明白韩锐的心思他乖巧的点点。卫景阳看了看院墙外边,心里虽然依旧担心姐姐,但是他知道有师傅出马肯定不会出差错,何况还有瑞王妃出马,他姐姐肯定不会出事。

    不过卫老太太,卫景阳心里已经对卫家烦闷到了极点,不过想到卫老太太做了这样恶心的事情,卫景阳也想让卫老太太尝尝其中滋味,怎么可以在让他姐姐受到伤害后还想过太平日子,老太太不是想把孙女嫁给二皇子当侧妃吗?卫景阳觉得他该成全老太太。

    韩锐把所有的药材到倒入浴桶中,他的手放在木桶边上,很快浴桶中的水就翻滚起来,药物的香味逐渐浓郁起来,却并不是特别难闻。

    翻滚了大约一刻钟后,韩瑞收回手,木桶中依然热气蒸腾,韩锐转头看向卫景阳道:“赶紧进去泡着,不然药力都被散发浪费掉了。”

    卫景阳看着热气腾腾的木桶,他再次确认的看向师兄,真要他这个时候泡进去,就算不被煮熟了,那一得变成三分熟不可。韩锐见卫景阳抗拒,也没有在跟卫景阳废话,伸手拉过少年,腰带一扯,衣服直接滑下少爷如今略显单薄的肩膀,裤带一扯,卫景阳顿时直接被韩锐脱的光溜溜。

    韩锐的目光从头到尾欣赏了少年一遍,还是不够结实,虽然师叔已经收集了不少的药材,他这边也要加紧,他手中的就缺了百年老参,这东西也是极为重要的药引,不过这两天已经有了消息,韩锐势必会弄到手,一起都只是为了面前这个让他看着赏心悦目的小小少年。

    在卫景阳无比悲愤中,他被点中的穴道再次被解开,还未等卫景阳反抗,就被韩锐一把拉起,接着就在卫景阳尖叫一声,紧闭双眼中直接被丢进木桶中。

    卫景阳原本以为会被焖熟三分,结果木桶中的药液虽然有些烫人,但是也紧紧能够让他感觉热,并没有到他无法忍受的地步。卫景阳有些不敢置信,刚才明明还在翻腾的药液,怎么就不烫了,难道是因为他练习了内功的原因,身上的皮肤感觉不到烫了。

    怕自己身体感觉出来毛病,卫景阳如今就剩下一个办法,他喝茶的时候还是能够感觉到烫的,于是卫景阳低头就在墨黑的药汁中舔了一下,结果并没有感觉到滚烫的温度,反而苦的卫景阳想哭,明明闻着还带着药香,结果却是这么个味道。

    韩锐怎么都没有想到少年居然会调皮的去尝药汁,要知道这种药物中和在一起,味道是听独特的,闻着还蛮舒服,但是若尝起来那味道却是极为古怪的。看着少年瞬间吐出药液,整张脸皱成一团,韩锐不厚道的“噗”一声笑了出来,和阳阳在一起总是能够让他放松精神不自觉的就高兴起来。

    韩锐在被卫景阳瞪了一眼后,笑着从桌子那边拿来茶壶递给卫景阳道:“感觉漱漱口,这味道可不好去除,”在卫景阳漱口后,嘴里依然残留着奇怪的味道,韩锐把手里顺带拿来的桂花糕递给卫景阳道:“吃一块压压味儿。”

    卫景阳在看到韩锐递到眼前的桂花糕后,立马不客气的吃了起来,咬了一次又一次,一点也不介意被韩锐喂到嘴边,皆因他的手如今沾满了药液,若是从作弄他的师兄手里接过桂花糕,那桂花糕也会染上药味,卫景阳可不愿意在尝试一次那种*的味道。

    看着眼前的桂花糕越不变越小,卫景阳盯着那可恶的修长优美的指尖,立刻报复性的咬了上去,叫你作弄我,叫你作弄我,咬死你咬死你……卫景阳心里愤愤不平的想着。

    韩锐看着少年犹如倔强小兽一般的目光,虽然指尖上传来疼痛,但是少年可爱的表情还是取悦了韩锐。卫景阳见韩锐一直盯着他笑,被笑的发毛的卫景阳终于松开嘴转移话题道:“师兄你是怎么做到的,明明这药液刚才都沸腾起来了,怎么我进来的时候却并不是很烫。”

    卫景阳心里却想着这实在太不科学了,这家伙完全忘记了什么精神异能也是不科学的,这内力也好像不科学,轻功这种有违于牛顿定律的事情又如何科学,何况区区翻滚的药液却不烫这种不科学的事情。

    卫景阳瞪了一眼打算一直观摩他泡澡的人道:“师兄是不是可以离开了,难道师兄要一直陪着阳阳到泡澡结束不成。”卫景阳以为这样一说,韩锐就会离开,在韩锐敏锐的目光下泡澡,卫景阳心里还是有小小的压力,尤其是卫景阳想起刚才被某个人扫了好几眼的胯间。

    韩锐这眼神告诉卫景阳对方是觉得他小鸟小,但是他如今才十二岁,都还没有开始发育,等过上几年他一定会比韩锐这个师兄更客观,也因为这次韩锐说不清道不明的眼神,以至于将来受苦的还是韩锐自己。

    毕竟卫景阳这精神暗示不单单能够作用在别人身上,却还能够作用在自己身上,比如上辈子卫景阳感觉自己稍微矮了一些,就试着使用精神力对自己的大脑进行暗示,暗示他还能够在长高一些,结果没有多久他就长了两厘米,当然精神暗示也不是万能的,卫景阳就知道他无法让自己重新变矮,所以使用起来也是需要谨慎的。

    韩锐看着木桶中努力气鼓鼓瞪着自己的少年,笑着摇摇头道:“我不能走,我走了谁给你加温,若是药液凉了,药效就没有了,所以别在闹腾了,赶紧认定运行功法,师兄会在边上给你护法,只有你实力强大了,就可以给你姐姐做靠山,等你到了你师父那般的厉害时,就再也没有人敢轻易动你。”

    卫景阳瞟了一眼韩锐,难怪韩锐的手一直都压在木桶边上,原来是为了给他保持药液的温度。想到这般做韩锐会一直消耗内功,卫景阳心里有那么点小小感动,他和韩锐非亲非故,韩锐对他这么好,要是他如果是你的,他一定会以身相许,卫景阳显然已经忘记他家韩锐师兄喜欢男人的事实。

    半个时辰后,卫景阳张开眼睛,他双目中精神赫赫,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卫景阳感觉木桶中的药液淡化了不少,身体里的内力大涨了不少,浑身都暖洋洋的非常舒适。

    韩锐看着少年张开眼睛从水中站起来,身上皮肤依然白皙,那胯间的小东西安静的沉睡着,心里庆幸少年还未开始发育,不然这药液泡起来可没有这么舒服,毕竟药房中也有增强那啥能力的药材。

    韩锐提起水桶就从卫景阳的脑袋上倒了下来,温热的清水洗去卫景阳身上的怪物,卫景阳今天被惊吓太多次,如今却能够做到泰山崩踏前不动生色,任由师兄给他冲去身上的药渣药液。

    少年迈着长腿跨出木桶,拿起边上韩锐不知道什么时候准备好的干净衣服穿上,韩锐这时候脸色不是很好的靠在门边,吩咐院子里的仆人去把清理浴房,这才转身对换好衣服的少年道:“你姐姐已经接回家了,你要不要去看看。”

    卫景阳听了以后立刻点头道:“要当然要,对了师傅有没有来过,我还没有谢谢师傅给我寻找药材,师兄刚才谢谢你一直帮我消耗内力保持药液的温度。”卫景阳这声谢绝对是真心的,师兄为他耗费了大量的内力,不然泡澡前韩锐的脸色都很好,这会儿脸上不但显得苍白,而且还显得非常疲惫,这事情在韩锐身上极少发生。

    韩锐听到少年的话,嘴角微微翘起伸手在少年的肩膀上拍了一下道:“谢什么,我可是师兄,做这些也是应该的。好了,别一副愧疚的样子,你师兄我的内力深厚着呢,晚上一个时辰就练回来,别担心,明天师兄依然陪你泡药液。”

    两人说话间已经来到瑞王妃安排卫雪函的院子,这是一个靠近瑞王妃的院子,院子虽然不大,却布置的极为温馨。

    卫景阳看着院子中和瑞王妃说话的少女,身上并没有什么问题,应该是师傅和王妃去的及时,他姐姐并没有出什么问题。虽然姐姐和安浩的事情卫景阳没有坦白说,但是卫景阳早就看出安浩合姐姐两人是互相看对眼了,不然也不至于姐姐每次送东西都改成中午来,原先他姐姐过来看他的时间并不固定,现在这么固定,皆因安浩会在中午出现,即使到现在他姐姐和安浩两人也没说上几句话。

    姐弟两人说了话,卫景阳知道他姐姐虽然被二皇子妃带走,皇子妃在询问了一些关于他的事情后,却准备让丫鬟送她去娘家,还说要去卫府提亲,也就是那时候突然一个自称七皇叔的人拦住了要被送走的卫雪函,接着没有多久瑞王妃就来了,二皇子妃没有想到会惊动圣上最宠爱的七皇叔,自然不敢有所反抗,毕竟她要真被七皇叔杀了也就白死了,圣上的绝对不会追究七皇叔的。

    卫景阳在知道姐姐没事后,终于放下心来,瑞王妃这时候就撵人,卫雪函这丫头和她眼缘,她又没有个女儿,这次卫雪函算是在她眼皮底下被人欺负了去,瑞王妃已经有了收这孩子做干女儿的想法,加上他三儿子对卫景阳怎么看怎么有问题,王妃又是知道这孩子对女子根本不行,若是将来儿子真和他师弟有了关系,有雪函这一层,想必卫景阳也不能辜负了她儿子的。

    卫景阳摸了摸鼻子,他没有想到会被王妃撵出来,转头看了一眼同样狼狈的韩锐,两人都笑了起来。

    晚上卫景阳在修炼完内力,张开眼睛后很快就找出夜行衣,换上后打开房门就看到韩锐正好靠在他门口的柱子上,两人的视线顿时撞上。卫景阳对着韩锐打了个哈哈道:“师兄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觉。”

    韩锐伸手就在面前少年的脑袋上抽了一下道:“费什么话,你现在实力低微,我不跟着不放心。”卫景阳听到韩锐的话后,呵呵笑了两声,两人拉上蒙面巾,一高一矮两人快速闪过离开了瑞王府,去做那见不得人的勾当去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悍妻守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浪花点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浪花点点并收藏悍妻守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