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悍妻守则 > 第22章

第22章

作者:浪花点点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美梦成真医品宗师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卫景阳做了热身运动后,跟着阿成练拳,上辈子他也学过军拳,不过和这边的总有些不一样,不过上手也是极快,毕竟瞧一遍卫景阳就能够记住所有的规范动作。但是今天的卫景阳状态非常不好,拳头砸在拳桩上软绵绵的,看的阿成直皱眉头。

    阿成在挥动了几拳,把拳桩砸的嘭嘭响晃动着,当他再次注意到卫景阳的时候,阿成忍无可忍,将军把人交给他学拳,卫景阳现在挥拳一副没有吃饱样子,已经让阿成忍无可忍了。

    阿成停下动作走到卫景阳身边呵斥道:“你今天没有吃饭,挥拳软绵绵的,连个响都没有,要是没有心思练那就别练了。”平时卫景阳练拳也不是这样的,虽然看着力气略小了些,但是好歹态度认真,做为师傅不怕徒弟笨,就怕徒弟不认识敷衍了事。

    卫景阳停下动作开口答道:“阿成哥不是我今天没有吃饭,昨晚将军压着我练习了半个时辰的字,我一用力手腕就疼。”

    原本挺生气的阿成听到卫景阳的话后,立刻笑了起来,伸手就拍拍少年的脑袋笑道:“原来你也被将军逼着练字了,真是可怜的小家伙,手腕疼就先别练拳了,留下暗伤可不好,你跟着我练腿劲吧。阳阳你真练了半个时辰的字,你小子可真够行的啊!能坚持这么久,他就做不到。”

    阿成真的非常佩服阳阳,遥想两年前他也曾经被将军逼着练字,那种滋味如今想起来,阿成都觉得他手腕隐隐作痛。好在他不过是个小兵,将军也没有规定他写的多好,所以当他学会写字后,就是难看了一点,将军也没有在勉强他继续学。

    至于面前的少年,将军收了当徒弟,那将军的要求肯定很高,阿成想着这少年天天被逼着练字,突然同情起小家伙来,被将军瞧上也不见的是件好事。对于大老粗阿成来说,练拳那时小事情,慢慢学总能学会,而练字就不同,那毛笔用力一捏就断,要想控制软绵绵的笔尖实在太难,那简直能要阿成的命,那段记忆让阿成痛苦不堪。

    卫景阳手腕得到了休息,也不在那么痛,在练完腿劲后,阿成已经拿来了药酒,招呼卫景阳过来,让这小子拿着药酒多揉揉,对伤有好处。卫景阳在和阿成道谢后,拿着药酒回去,季杰这时候已经等在院子里。

    看着死死盯着他的人,卫景阳气不打一处来,边脱衣服边恶狠狠的叫道:“看什么看,小爷我要洗澡,”练了一个时辰的腿劲,他现在浑身上下都冒着汗,衣服都湿透了。

    季杰看着炸毛的少年,也不动气笑眯眯的说道:“洗澡那就赶紧去,将军说了你练字不足半个时辰,这午饭就留着晚上一起吃。”

    卫景阳听了以后,气的把汗湿的衣服砸向季杰,看着季杰这个体力不怎的,居然没有避过被迎面的衣服砸的正着,这才心情好了一些,绕到屏风后面的浴桶中洗澡。

    洗好澡卫景阳感觉清爽许多,也不理会季杰催促他,慢条斯理的给手腕抹了药油,其实练字这种事情也急不来,要一点点积累,上辈子那手钢笔字,卫景阳就是练习了三四年,那个队友不不羡慕。

    现在既然用毛笔字,他在不喜欢,也得随大流。写不好那他就慢慢练习上五六年,怎么也该把字练好的,所以卫景阳准备等韩锐回来后商量一下,把每天一个时辰的量改成两刻钟,等到他适应后,逐渐增加时间。

    季杰这时候坐在案几边上,看着卫景阳搓揉好手腕,这才拿起毛笔慢慢开始写。很快季杰眉头就皱的老高,卫景阳这是写字吗?那纸业上赫然出现的全都是一字,在季杰眼里,卫景阳这就是敷衍了事,虽然看着那表情还是蛮认真的,但是写这么多个一字,真能把毛笔字练好。

    不过季杰虽然看着不舒服,却并没有提出来,等下将军看了以后,必定会收拾这小子。跟着将军身边的人都对他极为尊重,只有这小子每次见到他都阴阳怪气的,季杰虽然不计较,但是心里还是不高兴的,他就准备让将军责罚一下这小子,压压这小子嚣张的气焰。

    韩锐一直没有回来,卫景阳在季杰的监督下,写下了五六张一字,季杰早就坐的不耐,现在坐在走廊那边,一边乘凉一边监督卫景阳,确保卫景阳这半个时辰内都一直拿着毛笔。

    好不容易写完字,卫景阳揉着手腕,季杰终于让仆人摆饭,半大小子吃穷老子,卫景阳这时候肚子早就呱呱叫了,洗净手就迫不及待的抓起筷子开吃,至于手腕酸痛,老是夹不住菜也不管了,季杰看着桌子上掉满汤菜,顿时没有什么食欲。

    韩锐走进室内,就看到卫景阳风卷残云,即使拿不稳筷子也拦不住他饿扁的肚子。韩锐看着季杰问道:“怎么不动筷子,菜色不和胃口,阳阳今天字练的怎么样。”说着又让仆人添筷添碗,他已经在宫中陪着皇上吃过,但是并未吃饱,加上阳阳吃的那叫一个香,就勾起了韩锐的食欲。

    季杰在韩锐问起的时候放下手里的筷子道:“没什么胃口,他练的字你去看看就知道,我就不说了,不过他确实拿足了半个时辰的毛笔,将军我既然完成任务,那就先回去了,早上一大早被你叫醒,我回去睡午觉。”

    看着离开的季杰,韩锐夹起一块鱼肉踢掉鱼刺放在卫景阳碗中后问道:“你怎么招惹季杰了,他看着好像很不爽的样子。”阳阳平日里很喜欢河鲜,今天这鱼却动也未动,韩锐就知道阳阳手腕难受,鱼也懒得去吃了,所以才动手为小家伙夹,每次看到小家伙吃的一副满足,韩锐内心里就有一种成就感。

    阳阳原先又胖又丑,如今在他的教导纠正下,不但瘦了下来,人也越长越精神,又聪明又可爱,虽然脾气不是很好,不过韩锐就是越来越喜欢。

    卫景阳吃掉碗里的鱼肉,示意韩锐在给他夹一些,看着韩锐又夹起一块,这才满意的说道:“谁知道他怎么回事,也许和女人一样,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我今天可没有招惹他,他让我练字,我就足足练了半个多时辰,肚子都饿扁了,他才肯叫摆饭,而且那家伙一直对着我皱眉头,看着他我写字的心情都没有了。”

    季杰要是听到卫景阳这句话,肯定会气死,他还没怎么着呢!这小子不但把脏衣服往他身上丢,居然还敢告他的状。

    韩锐看着一副气鼓鼓的少年,好心情的笑起来:“季杰大约是觉得你字写的不好,所以才会皱眉头,你当没有看到就好,若是我有空,我陪着你写就是了,不用那小子看着你,吃晚饭我看看你的字到底写的多糟,能糟糕到让季杰无法忍受的地步。”

    卫景阳一边吃一边反驳道:“才没有,我都觉得我越写越好了,以前我都没有练过,能写完整一个字已经很好了。”

    面对卫景阳这样不上进的思想,韩锐也是无语,能把一个字写完整也值得炫耀,要知道世家中的嫡子五六岁必定能读能写,那里像阳阳这样,都已经十二岁了,还在为写出一个完整的字沾沾自喜。

    吃晚饭韩锐走到案几边上,看着这一叠纸上的一字,终于明白季杰为何会脸色难看了,就连韩锐心里也难免不高兴,这小子今天这半个时辰根本没有好好练字,拿一个一字敷衍他。

    不过当韩锐把一张张纸都拿起来后,看着最开始那根本没有任何美感的一字,到逐渐熟练起来,至少有些像他昨晚写下的一字后,韩锐心情总算好起来,这孩子并未敷衍他,只不过是拿最简单的字来练手,孰能生巧,只要阳阳能把一字练好,其它的就没有问题。

    卫景阳洗完手跑来案几边上对着韩锐叫道:“师傅一次练半个时辰很累人的,我手腕都酸痛的要死,连筷子都拿不好。能不能一天练半个时辰,一次练一刻钟啊,这字一时间也没有这么容易练好,要慢慢来,等我习惯后在慢慢增加时间。”

    韩锐放下手中的字,伸手就在卫景阳的脑袋上来了一下,低声呵斥道:“在过一个多月就要入学了,就你这狗爬一般的字,不赶紧练习,难道要到书院里被人笑话不成。这样练习虽然刚开始手腕会疼几天,不过只要过上五六日你就能够适应不会在疼,所以好好给我练着,一个月后你的字如果还是这样样子,那就在加一个时辰练字,武功可以慢慢练,没人在意。这字可是脸面,要是写不好,丢的不是卫侯府的脸面,而是你舒服我的脸面。”

    卫景阳揉了揉被敲疼的脑袋,听了韩锐的话后,想到若是真被这些古人笑话字写的差,卫景阳绝对会憋屈死,所以这练字还是势在必行了。

    韩锐看着少年沉默下来,知道这小子是下定了决心了,这些时间相处下来,韩锐多少能了解阳阳的个性,这孩子不服输,也够努力。至于字这件事,对于一直都没有拿笔写过,确实挺难,韩锐还是能够理解阳阳的。当初他让那些亲卫练字时,那些个小子一个个的表情可比阳阳还黑。

    伸手揉揉少年的头韩锐笑着说道:“好了别多想,一个月只要你好好练习,至少能让你把字写的规整了。现在我带你去拜见师祖,随便把拜师礼给行了,等行了拜师礼后,你就是我正在的徒弟,以后你的任何事情师傅都会给你做主,再也不会有人敢欺负你。”

    卫景阳点点头,虽然心里不还是不太愿意拜这个比他还小的男人为师,但是韩锐真的对他很好,对于一个真心为你着想的人,卫景阳没道理不喜欢。

    这次韩锐就骑了一匹马,卫景阳坐在韩锐前边,韩锐一手拉着缰绳,一手抱着少年,一夹马腹就朝着护国寺赶去,护国寺在京城的香山上,秋山学院就在护国寺边上的一座小山头上,阳阳以后到秋山学院,就可以经常去护国寺,他师傅武功高强,相信师傅会愿意经常指点阳阳,这对阳阳来说好处极多。

    韩锐这次入京是皇上召见,等到论功行赏后他还是会被外调,阳阳到时候就算住在瑞王府,韩锐依然怕卫景阳招到欺负,他师傅极为护短,只要师傅承认阳阳这个徒孙,就没有人敢动阳阳,要知道皇上极为看重他师傅,任何对师傅不敬的人就是对皇上不敬,这京中还真没人敢对他师傅无理。

    两刻钟后韩锐带着卫景阳来到护国寺山下,他指着边上的小山对卫景阳说道:“那边就是秋山学院,等到过一个多月你就会去那里读书,师傅不求你读的多好,但是至少要明事理,辨事非。”

    卫景阳看向秋山学院,学院依山而建,阶梯影影绰绰,屋舍在高大的树木间若隐若现,现在看着并没有什么人,应该是学院放假了。上辈子的卫景阳并未真正的入学过,幼儿园除外,所以这辈子在上一次学卫景阳心里略有些复杂。

    韩锐并没有给卫景阳多少时间,他一抖缰绳,聪明的骏马立刻明白的朝着小道上跑去。虽然护国寺有上百的阶梯,不过韩锐却每次都直接骑马从小道上直接跑上去。他还记得第一次来拜师的时候,韩锐那时身体不好,但是依然跟着父亲走完那上百的阶梯,在他走完阶梯后就因为中暑脱力晕过去,却稀里糊涂就成了师傅的徒弟,这让他父亲高兴了整整一年,原本他父亲在带他拜师前想了无数个可能和办法的。

    几分钟后卫景阳他们来到小路的尽头,韩锐翻身下马卫景阳也跟着下来,韩锐在马脖子上拍了拍,这匹枣红色的马跑进到路边啃食青草。

    韩锐拉着卫景阳的手说道:“走吧跟我进来,这个时间应该只有师傅在,若是我师叔在,你就别理会他,他有些奇怪,你若是理会他,他就会围着你说上半天,没个完。”

    韩锐敲门,没过一会儿一个小童打开院门,韩锐跟小童打了个招呼,带着卫景阳就朝着他师傅常待的院子走去。

    内院很宽阔,卫景阳看着院中摆放着武器架,里面放满了武器,很多卫景阳都没有见过叫不出名字的,在韩锐踏入院子的时候,一个中年人走了出来,见到韩锐后原本没有神情的脸上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

    韩锐在见到对方后立刻一整脸色叫道:“师傅徒弟回来看您了,您身体可好。”

    只见男子朝着韩锐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为师身子骨硬朗着呢,高了也黑了,这些年在外边吃苦了吧,这小朋友是谁,”韩锐的师傅看着跟着韩锐身后的少年好奇的问道。

    他这徒弟年纪轻轻的,一张脸就面无表情,从小也没有什么朋友,这些年除了他那几个兄弟,就没见这小子带任何一个朋友过来。

    韩锐听到师傅的话后笑道:“师傅这是我收的小徒弟,您给看看资质怎么样,才不到半个月就能够独自练习内功了。”

    韩锐说着把卫景阳推到师傅面前,就在韩锐是师傅想要拉过卫景阳查看的时候,只见一个黑影突然从院墙上冲了过来,卫景阳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黑影拉上墙头,把卫景阳吓的够强,那墙头可有三四米高,掉下去就算要不了命,受个内伤妥妥的。

    韩锐的师傅看着没个正形的师弟,黑着脸看着墙头上的人呵斥道:“师弟你做什么,快把人放下来,吓到人孩子了。”

    韩锐这时候也反应过来,劫持走阳阳的是他师叔,立刻紧张的喊道:“师叔您赶紧把阳阳放下来,他年纪小,还没有学会轻功,要是不小心掉下来会受伤的。”

    这时候抓着卫景阳的男子,看了一眼院墙下的两个人笑眯眯的叫道:“师兄放心好了,我不会把这孩子弄掉下去的,我就查看一下这孩子的资质,能让锐小子这眼高于顶看中的小家伙必定不错。”

    说着就在卫景阳身上一阵乱摸,卫景阳黑着脸,要不是知道这人是韩锐的师叔,他都以为这人在猥琐他。

    韩锐的师叔在卫景阳身上摸了几下,突然一脸的惊喜,接着就一副着急的堂子对卫景阳说道:“你叫什么,今年多大了,行拜师礼了没有。”

    卫景阳在韩锐师叔灼热的视线下艰难的回答道:“回师叔公的话,我叫卫景阳,十二岁,师傅这次带我过来就是准备行拜师礼的。”

    韩锐的师叔听到卫景阳的话后,突然大笑了起来,还连喊了三声好,在韩锐皱着眉头觉得事情要遭,在卫景阳莫名其妙中,韩锐的师叔突然朝着韩锐的师傅喊道:“师兄我决定了,这孩子以后拜我为师傅,做我的徒弟。锐小子你也还只是个孩子,连婚都没有成,这收徒弟的事情就等你成婚后再说吧。”

    韩锐是师叔在韩锐的叫声下,韩锐师傅的呵斥中,提着莫名其妙的卫景阳就跑。在卫景阳想要张口询问怎么回事,灌下一大口风后紧闭上嘴巴,心里却想着这是个什么节奏,难怪韩锐会说他师叔有问题,别人抢亲,到了韩锐师叔这里就抢徒弟的徒弟,这怎么会是有些问题,在卫景阳看来这师叔公的脑洞开的太大了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悍妻守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浪花点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浪花点点并收藏悍妻守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