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69书吧 www.69shu.io,最快更新重生专属药膳师最新章节!

    作者有话说:有大幅度修改过的40章。

    之前都是亲到脸蛋,这回竟然抱住了。

    苏青淇彻底愣了,眼里满是错愕。

    楚侯爷却若无其事的松开手,温柔的说了一句:“阿淇,小心点!”如果忽略他喜服下微微僵硬的身体的话和袖子下暗搓了几下手指。

    众人看到这一幕都大叫“好!”

    赵曦然更是笑得跟只狐狸似得,看吧,他一一出手果然不同凡响。

    接下来众人简直看花了眼。

    苏青淇悲愤了,差点没抓狂,她觉得姐夫肯定是故意,不然怎么这苹果在她咬上去的时候突然偏向楚侯爷那边,害得她被楚侯爷抱了好几次。

    投怀送抱!

    还是她主动的。

    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太丢人了有木有?

    最后,赵曦然也不好做的太过分,两人终于成功的咬到了大红苹果。

    成功了,苏青淇终于松了口气,楚侯爷却微微有些遗憾,可惜不能做的太明显,不然多抱几次也不错。

    阿淇的身体软软的,抱起来手感真好!

    经过这次闹洞房,他和阿淇的关系又更近了一步,虽然没有达到他的目的,但来日方长,不是吗?

    “怎么这么快就成功了,我还没看够呢……”有人意犹未尽的嘀咕了一句。

    众人闻言,又是哄堂大笑,有人大嚷着:“继续!”

    “好了,时候不早了,咱们不能坏了三弟妹的洞房花烛夜!”心里有愧的赵曦然连忙开口。

    这话一出,众人也知道好歹,离开的时候纷纷给了他们一记暧昧的眼神。

    等新房恢复了平静,苏青淇终于松懈了下来,整个人瘫到在大红喜床上。

    “阿淇,累了?”

    楚侯爷瞅了她一眼,嘴角微微一勾。

    “是啊,累惨了,好想睡!”苏青淇嘟囔了一句,其实是不知怎么面对楚侯爷,她尴尬了。

    “咳咳!”楚侯爷突然咳了一声,“阿淇,今晚是咱们的洞房花烛夜。”

    什么?

    难不成楚侯爷还想干嘛不成?

    苏青淇心里的那丝尴尬瞬间烟消云散,撑起身子,有些震惊的望着楚侯爷:“所以呢?咱们又不是真的夫妻……”

    楚侯爷目光微微一闪,暗叹阿淇果然还有离开的心思。

    “阿淇,明天会有嬷嬷来拿帕子。”圣上对他关照着呢,就算他没有高堂,有些步骤就由皇后娘娘代劳了。

    “啊?”苏青淇立即惊醒,拿帕子?

    不就是所谓的验清白嘛,坑爹啊,怎么还有这个事儿。

    成亲真是麻烦!

    “拿给谁?”

    楚侯爷学着阿淇躺在大床上,和她并排躺在一起。

    人多的时候不觉得,现在只有他们两人的时候,苏青淇有些不自在的挪了挪身子,楚侯爷假装没看到她的小动作,笑着回道,“是皇后娘娘派人过来拿。”

    皇后娘娘不是楚侯爷的高堂吧?

    当然,苏青淇只是想想而已,也没要深究,不过她很快回过神来,侧过头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侯爷,你应该有准备吧?”

    楚侯爷咳了一声,见阿淇脑子已经转开了,也不逗她了。

    “早准备好了。”

    “那就好,早点歇息吧,都快半夜了。”苏青淇也没追问,她翻出两张崭新又带了淡淡清香的大红被子,卷起其中一张鸳鸯大红被子,留下另一张大红被子给楚侯爷,有了被子的阻隔,也没在意楚侯爷就躺在身边。

    她都累死了,哪里还有精力管其他。

    就当多了男闺蜜吧!

    这新房里只有一张大红喜床,就算烧了炭盆,够暖和,但她也没打算让楚侯爷睡榻上,更别说去其他屋子睡了。

    就算楚侯爷府里管理的甚为森严,但她不想落人话柄,毕竟除了楚一,楚二知道她和楚侯爷的交易外,其余人并不知道。

    不一会,楚侯爷就听到了她的小呼噜声。

    楚侯爷嘴角一勾:“……”看来他阿淇是真的累惨了。

    撑起身子将帐幔放下,然后在她旁边躺着,拉了另外一张大红被子盖在身上。

    大红喜床上,两人各睡各,分外和谐,烛台上的龙凤红烛依然噼里啪啦的燃烧着。

    第二天,宫里的嬷嬷过来了,仔细的检查过一条染血的帕子后,笑着拿走了。

    从头到尾,苏青淇都囧囧有神。

    特别是得知那条血帕竟然是昨晚一个□□的青楼女子的后,苏青淇已经不知作何感想了,只能感叹一句:楚侯爷做事真周全!

    却不知这帕子不是什么血都能染的,作假什么的,瞒不过经验丰富的老嬷嬷们,还会毁了自己的名声。

    用过早饭后,新婚休沐的楚侯爷舒适的窝在起居室里处理一些累积的事务,楚一在一旁服侍。

    苏青淇则在折腾清点自己的嫁妆,将它们收纳入私库,这回她的陪嫁只有明兰和吴嬷嬷,冯嬷嬷以及冯氏的丈夫丁大柱,儿子丁石头。

    丁大柱和丁石头两父子被苏青淇派去打理姐夫送的大庄子。

    作为怀宁侯府的当家主母,苏青淇觉得自己只是名义上的,对管家一点想法都没有,整个怀宁侯府没有偷奸耍滑的下人——因为府里都是护卫,除了服侍她的明兰和两个嬷嬷外,其余都是男人,没有什么乌七八糟的事儿。

    新婚夫妻两人第二天就这么诡异又和谐的各过各的。

    这一天,苏青淇作为新嫁娘并没有下厨,她将嫁妆清点好入库后,和楚侯爷一起吃过午饭,就开始按照自己的心意布置属于自己的休闲室和药膳房

    这是楚侯爷特许的。

    虽说她不怎么喜欢女红和画画之类的,但绣架和画架是必须有的,反正屋子够大,可以隔开还几个隔间。

    闲暇的时候打发下时间也好的。

    最重要的是药膳房,幸好楚侯爷的听涛苑够宽大,厢房多,连后罩房都十分宽敞,因为这个是必须保密,所以听涛苑后罩房的小厨房没了,改成了药膳房,反正药膳房也可以当小厨房,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是按照苏青淇画的图纸定制出来的。

    一连三天,是苏青淇终于将自己的东西和书房整理布置好,三天过后,本来该新嫁娘回门的,可是她家在江南,路途遥远,回门是不可能的。

    但回门礼是必须要送的,所以苏青淇便和楚侯爷商议了一下,派陈伯管家送了一份回门礼到江南去。

    送完回门礼,苏青淇才真正的轻松下来。

    楚侯爷要上朝,苏青淇没事做,便在府里弄了个暖房种菜,这里的冬天绿色蔬菜太少,不过有了二姐苏青涵弄出来的温室大棚,她跟风的弄个暖房也不出格。

    上没高堂,下没糟心的妾室通房,怀宁侯府除了楚侯爷,就是她最大,苏青淇为自己抱着一条粗壮的金大腿沾沾自喜,嗯,为了以后的小日子,不能掉以轻心。

    除了熬制必备的五色药汤外,苏青淇还得到特许,从楚侯爷的药材库里拿了些药材做了一些《食经》里一些珍贵的药酒和药丸存着。

    大姐怀孕五个多月了,想到古代女人生孩子都是在生死门上走一遭,便多做了一些孕妇和胎儿需要的药丸。

    这些药丸均是苏青淇费力从药材里提炼出来的精华凝固而成的,特别珍贵。

    可以说是救命的仙丹也不为过。

    谁知什么时候能用得上呢?未雨绸缪十分必要。

    而且做药丸特别费劲,费的精力最多,密封保存的时间最长。

    按照食经的等级划分,食膳是最低等,也是最容易做的,其次是药膳,药汤,再其次是药酒,最后是药丸。

    她现在只能做最低等级的药丸。

    如果可能,她都想直接将五色药汤做成五色药丸。

    不过她正朝这个方向努力。

    每天做些药酒药丸锻炼精神力。

    这一点楚侯爷最为赞同,特别是听她说了那些药效后,更是大力支持。

    因此,苏青淇每天虽然忙碌,但日子却过的舒服极了。

    至于夫人交际什么,楚侯爷不在乎,各种夫人邀请聚会什么的,直接推掉,甚至还很支持她宅着捣鼓各种东西,为她搜罗大量的药材,简直是要将她宠上天的节奏。

    楚侯爷对她那么好,她也会回报一下,时不时下厨给楚侯爷做一顿美味,在这个寒冷的冬天,吃羊肉火锅最滋补。

    想到自己成婚半个多月了,还未吃过一顿羊肉火锅,苏青淇觉得太不应该,怎么将这道美味忘了呢。

    想到就行动,她招来之前管理过庄子的冯嬷嬷,劈头就问了一句。

    “冯嬷嬷,咱们的庄子里还有羊吗?”

    冯嬷嬷笑着回道:“有,还不少呢,夫人没发话,庄子里的下人都不敢宰杀。”

    苏青淇自从成为怀宁侯夫人后,下人们的叫法也发生了改变,苏青淇有些无语,她才十五岁,就被叫夫人,总觉得自己老得太快,太伤了。

    但这是规矩,苏青淇只得老老实实的受着。

    苏青淇闻言心里高兴,便吩咐冯嬷嬷让她家男人快点送一头羊过来。

    她亲自下厨!

    等杀好的羊送过来后,苏青淇换了一件轻便的天青色袄子,正准备去厨房的时候,一个护卫恭敬的出现在她面前。

    “夫人,武昌侯世子打发人来,说有急事要见夫人!”

    苏青淇一惊,连忙追问:“有没有说什么事情?”

    “回夫人,来人说世子夫人被一个莽撞的丫头撞倒在雪地里,濒临流产。”

    “叫人备车。”

    苏青淇一听,大吃一惊,也顾不得问为何在武昌侯府暂住的二姐没出手,连忙换了一身栗色貂皮袄,裹上银狐轻裘披风,揣了两个小瓷瓶,带着明兰和楚侯爷给她的两个护卫——楚十一和楚十二匆匆赶去武昌侯府。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极品全能学生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有个总裁非要娶我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闪婚试爱,家有天价影后

重生专属药膳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月微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月微蓝并收藏重生专属药膳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