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之贾赦为皇 > 第66章 断袖

第66章 断袖

作者:区区某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美梦成真医品宗师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签收?”林如海一脸茫然的狐疑问道。

    仆从用力的点头,表示自己一字不差的重复了回话。

    林如海的眉头旋即拧了起来,起身正准备出去迎接皇子大驾光临,就见皇子一溜串的走了进来,打首的正是前太子,如今的忠义亲王。

    待诸皇子恍若自家般的坐下,林如海才发觉了端倪,看着文书上的签收回单,不知不觉话语就带了一丝的颤音,“敢问这位小将,大皇子呢?”一二三四五七八十一十二,九个成年皇子,如今却少了军功赫赫的大皇子司徒熠,这位如今可以响当当的皇位热选人物!

    “这……”领命护送的昭武小将面上露难色,偷偷打量了一眼上首悠哉喝茶的司徒咏,犹豫了半天正踌躇该如何组织词句呢,就听见上面响起一悦耳的声音,但此音调中有带有一种金戈铁马征战沙场的铿锵锐音,容不得任何拒绝。

    “老大,被本王气跑了!”

    林如海拿着文书的手一抖。

    众皇子垂头:老大跟老二一路斗文又斗武,把他们兄弟才智都碾压成零了还不够,最后太子……呸,忠义亲王要跟人比绣花,把人活活气铁青,出门散步,至今没散回来。

    司徒咏倚着楠木交椅,看也不看林如海,一双眼睛瞧着窗外的芭蕉树,不远处依稀有几个小丫头在说笑,忽地想起了什么似的,便开口道:“林大人,听说荣恭侯爷与你有亲,还在祭祖南下的时候上门拜访过?”他父皇要真是里里外外都查过一遍,那叫他们来,无非是做个“恶人”。

    “回王爷的话,荣恭侯爷乃是小臣的大内兄,小女前些时候走亲戚,故此侯爷送小女回家。”林如海垂头敛去心中那突如其来的恐慌感,躬身毕恭毕敬的回道。

    这司徒咏纵然被废太子,可皇太孙依旧是司徒承乾。他们的万里长征只打赢了微弱的一小仗。既然选择了七皇子,如今也只有一路走到底。否则,一次不忠,百次不容。

    偷偷抬眼打量了一眼至今未说过话的其余皇子,林如海心里默默一声叹息。有太子珠玉在前,纵然其他皇子有得天之才,也被掩盖了光辉。

    这般人物,自己送上前去,不过小小的浪花,掀不起任何的风浪。

    “嗯。”司徒咏咂舌了一声,面上露出一丝的笑意,环视了一圈屋内众人,收敛心中那微妙的得瑟,对着林如海情真意切道:“本王观林大人面色不佳,是否身体微恙?如今盐务繁重,林大人你还得好好保证身体才能为国分忧,不枉父皇对你的信任!”听说你给我爹送扬州瘦马,真贴心无比!

    不知为何,听着总有一股话外之音,林如海心思百转,面上又是添惶恐之色,“王爷您严重了,小臣有幸舔为盐御史一职却未能护一方百姓,导致盐价混乱,百姓生活贫困,实乃失查之际,无能无德。”边说,林如海噗通一声下跪叩首,面含悲戚,哽咽道。

    司徒咏眼眸一闪,错开林如海朝他下跪的方向,伸手扶起,“林大人严重了。我与几位皇弟如今奉父皇之令,已到扬州,还望林大人签完回单,我们可以自由查证盐务。”丝毫不管话题转移有多么生硬,司徒咏指指林如海手上的文书,“您也身为人父也知晓这话,儿行千里母担忧,父皇说我们还是孩子,怕我们迷路被拐子拐了,特此命白小将一路护送。”

    林如海:“……”

    孩子,呵呵!

    默默的翻阅奏折,看路过之地,各路府衙的大印,林如海眼皮抽抽,见大皇子在安徽与金陵交界处失了踪迹,心中纳闷,忍不住想要抬头看一看七皇子,但最终克制住理智,签下自己的名字,又盖上官印。

    一签完,司徒咏率先笑眯眯的告辞。他还有不得不探求的大事要完成!身形飞快的甩开暗中跟随的暗1卫,司徒咏奔赴城外,看着按着约定准备好行囊的司徒熠,眯着眼发自肺腑的叫了一声大哥。

    司徒熠吓的浑身鸡皮疙瘩竖起,板着脸严肃道:“殿下,你莫要惹事。”

    “怎么会呢,大哥,我只是习惯性想要打猎一番,要是不放心,不妨我们一起去?”司徒咏穿戴好夜行衣,笑着邀请。

    司徒熠果断拒绝,“殿下,本王还要散步回去!”

    看人甩袖离开,司徒咏眼眸一眯,拉拉弦,驾得一声朝城外跑远。

    于此同时,没了司徒咏,剩下的皇子便活跃起来。

    司徒烜捋捋发丝,露出淡雅的微笑来,在剩下的人中,他便是为首的存在,笑眯眯的开口,道:“林大人……”

    林如海面色露微笑,静静的等待接招。

    “本王觉得林大人既然深刻的认知到了自己的错误,不妨先留职查看,如何?”司徒烽忍受得了司徒咏当头,毕竟多年的习惯使然,但他看不下这个虚情假意的伪君子!

    长的又没那个死跩的太子……呸,司徒咏好看,偏要学他那一套!

    而且,这是江南。

    江南意味什么?

    甄家!

    原本还有金陵四大家族与甄家算平分秋色的地头蛇,如今四大家族瓦解,但甄家依旧在!在他外祖的地界上逞强,当他这个九皇子不存在吗?!

    闻言,林如海眼皮一抽,脑海瞬间空白一片。辛辛苦苦奋斗了十几年,如何一句轻飘飘的话就抹消他的功绩?

    “九皇弟!”

    “五皇兄!”

    见两人针锋相对,母族不显的皇子三,四,八三位皇子默默携手退出游湖去。七皇子司徒炆眼眸一暗,面无表情的也随之跨出门。

    走出了巡盐御史府,漫无目的漫步在街上。

    他的母族也在江南,不过,乃是商贾之家。

    唇瓣划过似讥似讽的自嘲笑意,司徒炆随意的朝沿街的商贩望去,相比往日繁荣的扬州城,如今略显萧条。走着走着,忽地脚步一滞,看着面前拥挤的人群,又瞥一眼商户的名称--华味亨。眼底划过一丝的狠戾。这专门针对上流贵族的店铺何时会涌进如此之多粗布麻衣的百姓。

    这店铺吴杉说背后主子是荣国府老夫人,如今……

    面带疑惑进了店面,还未站稳,便有满面堆笑的伙计来迎了。那不过十七八岁的店小二打量了一眼司徒炆,见他身上衣物虽素雅,却是料子上好,不由一打千,道歉着:“客官,这几日本店得少东家吩咐概不营业,对不住,这边有小份西梅子,区区小礼物,不成敬意,还望海涵。”

    “我……”司徒炆含笑,面上带了一丝的不解,好奇问道:“听闻内子言之华味亨旗下都是经营果仁甜点,何时还涉足了盐事?”

    店小二一听司徒炆开口,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道:“听公子口音,倒像是京城来的?”

    “嗯。”司徒炆环视一圈店内之景,漫不经心的点头应道。

    “客官远道而来,有所不知也是理当的,我们少东家有孝心,这几日停了贩卖赠送些米饭粗饼馒头易于果腹的食物,为祭奠老夫人的周年祭。”边说边面露得意之色,他上前一步,笑容愈发扩大,“这说实话还不是见百姓可怜,盐价上涨,若是直接赠送盐,岂不是引起大乱?我们少东家也是心善。”

    司徒炆脸色一僵,想也未想便问了出来:“少东家可是?”吴家之人?

    那店小二昂头得意因此未看出他面色有变,自豪上前一步压住声音,带着一丝神秘的腔调,道:“我家少东家如今都传开了,可是堂堂的荣恭侯爷!他老人家四十知天命而立的年岁,浪子回头金不换呢。如今感恩回馈……”

    司徒炆越听脸越黑,手在袖中攥起,嘴抿得死死的。

    当真是山中无岁月,一出山,计划都被毁一半。

    ---

    正被怨念的罪魁祸首司徒锦也拉着贾赦,轻车简骑,昼夜不休朝着江南而来,如今正到扬州界外。

    “皇上,你到底有什么不放心的啊,不都是安排好了吗?”贾赦被马车颠得眼冒星星,双手紧紧拽着正勤奋批奏折的人,不解道。

    “叫我老爷,别一句话就露底。”司徒锦张嘴,用十分正经的语气说道。平心而论,下江南不仅为了一帮熊儿子,也算自己一趟试炼之旅。

    他想离开皇宫,好好想想自己对贾赦到底是麻心思。

    而且,明间多高手,没准就遇到神机妙算的大师能解开他们互换之谜。

    “好的,老爷!”贾赦从顺如流的改口,但是下一秒却是悲愤非常,“老爷,您就算微服下江南,能不能要几个仆从来伺候一下?大老爷,我从来没有……嗷……”马车一颠簸,贾赦朝后一仰,直接摔去,因先前拉着司徒锦的衣袖,直接用力过猛撕拉一声,袖子断开,然后--“呕”的一声,直接吐个天昏地暗。

    司徒锦揪着贾赦下马车,命令戴权进去收拾。

    扶着大树,吐个痛快之后,贾赦漱漱口,刚想掏出手帕擦擦,看着在手上的半截袖子,呆滞,眼瞅着半截袖子飘舞着。

    司徒锦见状眼眸一暗,瞬间脑海回旋起旖1旎的一词--断袖。

    “这质量也太粗制滥造了吧?”贾赦一开口毫不留情打断了司徒锦的遐想,但忽地感受到一股莫名的视线,心头一颤,讪讪一笑,“爷,这可不能怪我,是马车……那啥赶路太急,路况不好!”

    司徒锦伸手,直接果决的拿回自己的袖子,没道理,只有他一个人深思,纠缠,太不公平了!带着一丝淡淡的鄙视,“那是你自己娇生惯养,起不了快马!”

    “八百里战马!”贾赦伸手比划,“我的爷,我只是个纨绔,能骑马射兔子这水准!”

    司徒锦听着一唱三叹的三字,面无表情的刚想说话,忽然觉得背后有股阴风刮起,拉起贾赦下意识的头一侧,一只漆黑的长箭擦边而过,伴随呼啸而至的风声,稳稳的扎在树桩上。

    贾赦:“……”

    回过神后,贾赦忙不迭的朝司徒锦上下打量着,你没事吧?刚才那一箭,他若没看错,是朝着他而来。皇帝这是又救了他一命。

    “无事。”确定贾赦无恙,司徒锦又颇为享受贾赦担惊受怕后就旋即关注自己的焦急眼神,心情颇为舒坦,慢慢转身看向长箭来的方向,心里就怒火燃烧,一点也舒服不起来。

    百步之外的山坡上,青天白日之下有一全身黑的人正慢慢的收回弓1弩,一双眼眸似笑非常的看了两人一眼,便转身驾马飞驰而去。

    就一眼!

    司徒锦眯着一双细长的凤眼,眸子里闪着怒火之色,他若没看错,那个孽子!

    狠狠的拔出射在树桩上的箭,司徒锦解开牛皮纸包,拍开贾赦好奇摊上来的脑袋,浑身散发着怒色,展开来一看:父皇,不用谢!对了,日后,莫要以五十步笑百步,当然,若有什么问题或是用具,我这应有尽有。

    孽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红楼之贾赦为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区区某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区区某某并收藏红楼之贾赦为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