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欲擒故纵1总裁,深度宠爱! > 130.真是好羞,好窘啊(6000+)

130.真是好羞,好窘啊(6000+)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一百三十章

    傅思俞一觉醒来,发现Prince并没有在身边。

    心一惊,立马下床奔出房间。

    别墅有三层,厅却是挑空的,所以站在二楼的走廊上,傅思俞已经看到坐在厅里沙发上正跟佣人一起玩的Prince。

    佣人在指导着Prince组装一个飞机玩具,小家伙组装得很开心,也很认真酢。

    佣人站在一旁,很耐心地指导,旁边还放着很多需要组装的玩具。

    傅思俞松了口气从二楼下来,佣人率先看到她,恭敬地唤了一声,“傅小姐。牙”

    Prince听到声音,一回头,看到傅思俞,像只热情的小鸟飞向了傅思俞,“妈咪。”可爱撒娇地抱住傅思俞。

    傅思俞将Prince抱了起来,沉着的目光看着那些玩具。

    佣人见状,上前对她道,“傅小姐,Prince醒了,我怕他吵醒刚睡下没多久的您,就抱他下来玩了……这些玩具都是易先生在您和Prince没来之前就已经让我们准备了,Prince很喜欢。”

    Prince指着沙发上已经被他组装好的一个帆船模型,开心道,“妈咪,你看,那是我拼的……”

    Prince从小就喜欢玩益智类一些的玩具,看到孩子这样的开心满足,傅思俞摸了摸孩子的额头,看他没有流汗,轻轻一笑,“宝贝好棒!”

    Prince从傅思俞的身上滑了下来,继续跑去玩模型。

    佣人走到傅思俞面前道,“傅小姐,晚餐已经准备好了,您准备用餐吗?”

    傅思俞愣了一下,才发现别墅里那盏巨大的水晶灯已经点亮,窗户外似乎是暗的。“现在已经是晚上了?”她问。

    佣人笑着回答,“是的,傅小姐,现在已经是晚上七点了。”

    傅思俞窘迫。原来她都睡了一个下午了,难怪肚子真的有些饿了。

    佣人见傅思俞没有答话,微笑着说,“傅小姐,您是不是想等易先生回来一起用餐啊?”

    压根就没有想到易宗林的傅思俞脸色立即就有些僵。

    佣人笑着道,“申秘书之前有打电话回来,他说易先生要处理公司的事,可能会晚点回来,叫您不用等易先生一起吃饭了。”

    她才没有想着等他呢!

    心里虽然是这么想的,但她没有打算在佣人面前挑破她和易宗林之间的关系,避免以后在这里感到尴尬。

    “嗯,麻烦你了,开饭吧!”

    “好的。”

    傅思俞走向正专注玩着模型飞机的Prince,“小宝贝,不玩了哦,要吃饭了……”

    “妈咪,我不饿,下午的时候我已经饱饱的了……”Prince回答她,头也没有抬,圆溜溜的眼睛认真地研究着眼前的飞机模型,似乎在思考接下去如何组装。

    傅思俞自然不允许小朋友跟玩具玩得连饭都不吃,正要上前责备,站在一旁的另一位佣人走到了傅思俞身边,恭敬低头道,“傅小姐,六点钟的时候Prince已经吃了一些点心,现在应该是不饿的。”

    原来如此。“好吧,你饿了再跟妈咪说。”

    小家伙乖巧应了声,“知道啦!”

    傅思俞冲小家伙努了下嘴。

    ……

    对于易宗林这样有钱有势的人来说,拥有一个一百多平的餐厅并不让傅思俞感觉到意外,让她感觉到意外的是这里的食物。

    晚餐真的超好吃,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今晚厨师所做的东西刚好又是她爱吃的。

    这就因此让她产生了一个疑惑。

    易宗林家厨师的水平至少有五星级大厨的水准,可是以前,他怎么经常都要她做饭给他吃呢?虽然她的厨艺也不差,但她怎么也比不上五星级的大厨吧!

    对此,傅思俞百思不得其解。

    晚上,因为时差的关系,傅思俞根本睡不着。

    Prince洗了澡以后,穿着可爱的卡通睡衣,眼睛也睁得滚圆的。“妈咪,我们以后就要住在这里了吗?”

    小家伙玩了大半个下午,这会儿才想起问这个问题。

    傅思俞靠坐在床头,低头看着宝贝儿子稚气的小脸。“对啊……”

    小家伙侧过头问她,“我们是跟爹地一起住在这里吗?”

    “……是的。”傅思俞刚才有一秒的迟疑。

    “妈咪……”小家伙像莲藕一样胖胖可爱的小手抱住傅思俞,明亮圆圆的眼睛看着她,“我能不能不睡觉,等爹地回来。”

    Prince刚才在洗澡的时候就已经问起易宗林,她回答Prince易宗林还在工作。

    傅思俞沉下脸,“不行……小朋友必须在九点以前就睡觉。”

    Prince无辜瘪起嘴,“可是我睡不着。”

    “妈咪给你讲故事。”</

    Prince不依,看到傅思俞严肃的眼神又妥协了下来,咬着跟薄薄的唇,“好吧……那我明天早点起来,跟爹地一起吃早餐。”

    傅思俞这才收起严肃,换上温柔的神情。“好……你想听什么故事?”

    “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

    “好,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国家……”

    ……

    傅思俞不过只是跟孩子讲了半个小时的故事,小家伙就打起了熟睡的可爱鼾声。

    满足地看着孩子天真的睡颜,傅思俞过了很久才从床上起来。

    别墅的佣人已经把她的衣服放进了衣柜,她打开衣柜准备找睡衣去洗澡的时候,却在看到衣柜里易宗林的衣服时怔了一下。

    这画面真熟悉……

    两年前,在他市区的公寓里,他的衣服也是和她放在一起的。

    当然,他的衣服很多,尤其西装和衬衫,简直可以由深到浅分好几个衣柜,不过他经常穿的几件,就会放在房间里的衣柜里。

    当时他给她买的衣服也很多,因此她跟他一样,也是挑了一些自己比较喜欢的放在房间的衣柜里,方便换洗。

    以前每次打开衣柜看到她和他的衣服放在一起时,她总有一种满足的感觉,她以前不明白,直到今天才知道,原来,她以前总把这样的画面幻想成了家的感觉……好像,衣柜里挂着的就是男主人和女主人的衣服。

    不过现在她清醒了,也知道了,人们爱幻想,可是,幻想只是幻想,永远不可能成真。

    傅思俞打开衣柜里的几个抽屉,寻找着佣人为她准备的新的睡衣,指尖却在打开其中一个抽屉时泛了白。

    这是……

    她双目圆瞠,有些无法置信地看着抽屉里折叠得整整齐齐,却明显有经常佩戴痕迹的几条领带,怔忡半晌。

    黑色斜纹的,银灰色竖纹的……

    她一眼就认出了,这几条领带是她两年前在巴黎买来送给他的。

    当然,当时是为了洛威,她才会去讨好他。

    她以前也看过他系过她送给他的这几条了领带,但是,在两年后的今天,她没有想到,他还会去系这几条领带。

    如果他是个没钱的人就算了,但他的财富多得用不完,何况,他的身边总是围绕一些送他衬衫领带的女人,足够他一辈子都不需要去买领带,可他怎么还会留着他送她的?而且还是放在最常佩戴的地方?

    洗澡的时候,傅思俞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

    易宗林在晚上十一点的时候从外面回来。

    佣人看到他,敬畏地迎了上去。“易先生。”

    易宗林径直走向别墅的二楼,淡声问跟在身后的佣人,“傅小姐呢?”

    佣人一向惧怕易宗林的威严,丝毫不敢有任何轻松之姿回答,“傅小姐她用过晚餐就已经去房里休息了。”

    易宗林点了下头,没再多说。

    修长的双腿在路过二楼的主人房时,他本来没有停下脚步的打算,却不知怎的,脚步还是滞顿了下来。

    他深沉的目光,凝视了房门一眼,却没有伸手去推门。

    佣人见状,小声说道,“易先生,我已经跟傅小姐说了您今晚会回来,我想房门应该是没有锁上的。”

    大厅偌大水晶灯把走廊映射得氤氲光亮,易宗林的眸色比刚才幽深了些许,但他脸庞上清冷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一丝落寞在他的眼底一闪而逝。

    “她和孩子有什么需要,尽量满足她。”迈开步伐离开主人房的时候,易宗林交代身后的佣人道。

    看到易宗林去了客房,佣人微微错愕,半晌才恭敬回答了声,“是。”

    ……

    房里的傅思俞并没有睡,隐约听到房门外有隐约的声响,辨识出好像是易宗林的声音,她放下手里从床头抽屉里拿出的,应该是他平常会看的一本很无聊的财经杂志,竖起耳朵倾听着外面的声音,心却在怦怦直跳。

    他今晚是要在这里睡吗?

    虽然过去已经跟他有过男女间最亲密的关系,但时隔两年,她对这样的感觉已经很陌生,何况,她以前就是个脸皮很薄的人,向来对这种事都是有些抗拒的,若非他以前引领着她,她恐怕……

    想到这里,傅思俞的脸已经红得发烫。

    该死的,万一易宗林现在推门进来怎么办?

    她这脸红心跳的样子,还不让他误会个半死?

    混账,她才没有想跟他做什么呢……

    傅思俞连忙下床去洗手间洗了把脸,等她回来,没有在房间里看到易宗林,也没有听到房间门外再有动静。

    偌大的房间里,只有Prince很小声的鼾声。

    然后,她爬上-床,关闭床头灯,什么也不管不顾了,抱着Prince,强迫着自己入睡。

    -

    -----------------------------------------------------

    翌日。

    傅思俞很早就醒了。

    睁开眼的第一件事就是看身边的Prince。

    看他趴着睡在大床上,占据了大床另一边的位置,她忍不住轻轻一笑。

    内心再次感叹,不管她做出什么选择,今后又将会面临怎样的生活,只要孩子在她身边,她就幸福满足了。

    准备起床给孩子做早点,像在美国时一样,她每天都会在上班以前亲自替孩子做好早点,可是,当她坐起身,眸光不经意环顾到周围时,她才突然意识到,她和Prince现在不是美国,而是在中国,易宗林的别墅。

    猛然想起昨晚在房间里听到易宗林的声音,傅思俞再一次环视了一眼周围。

    偌大的房间里,没有他的身影,空气里,也好像没有属于他的气息,足以容纳三个人睡的大床,也显然也没有他睡过的痕迹。

    看来,他昨晚并没有睡在这里。

    她当然不是惋惜他昨晚没有在房里睡,只是这种要跟他同一个房间的感觉,让她心惊,又不安。

    ……

    简单梳洗了一番,无意间嗅到空气里有隐约的花朵清香,她带着好奇推开窗,立即,一阵淡雅清香的百合花香扑面而来。

    然后,她整个人怔住。

    花园里,种满了盛开的百合花,一朵朵素雅洁白的百合,迎着清晨的露水,散发着淡淡的幽香,簇拥在一起,形成一片花的海洋。

    她一直都喜欢百合花,可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百合花,就像置身在梦幻童话中一样。

    恍然之间记起,她有次来别墅,似乎看到别墅前面花园的花坛里种满了这种纯白的百合花……

    于是,她打开-房门,来到了二楼的走廊。

    从走廊上,她可以通过别墅的大门看到前面的花园。

    花坛里,如她印象之中,一片的洁白之色。

    因为喜欢百合花,她曾经查过,百合要种植三年以上才开花,花期一般在夏季,且只有短短数天的花期。

    可现在并非夏季,眼前的百合却盛开得如此清纯美丽,让人不敢置信。

    “傅小姐。”

    一道声音打断了傅思俞的思绪。

    “呃……”

    傅思俞转过身,看到昨天带她来房间的那名年轻女佣。

    “你在看前面花园里的百合花吗?”佣人问。

    傅思俞点了下头。

    “是不是很美?”

    “嗯。”

    “这些花都是易先生请专家和园丁来这里培育的哦,比普通的百合花一年能多出一次花期,而且花香更淡雅。”

    “他……为什么种这么多的百合花啊?”傅思俞问。

    “我也不知道,可是易先生每天都要在房里放一束新鲜的百合花。”

    “哦。”

    傅思俞失神地看着那些百合花时,佣人已经默默地退下。

    ……

    回到房间,Prince刚好醒了,揉着眼睛喊着妈咪。

    傅思俞顿时抛掉脑海中的思绪,坐在床边抱住小屁孩,“小宝贝,你醒了呀……”

    Prince见是妈妈,懒懒地伸出手,抱住傅思俞,整个人像无尾熊一样趴在傅思俞的肩头上,还睡眼惺忪着。

    “妈咪,爹地呢?”

    谁也没有想到孩子一开口就是问易宗林。

    “他……他应该已经起来了吧!”易宗林向来严于律己,以前这个时候,他一般都起床准备去公司了。

    “妈咪,你快帮我穿衣服……我要去找爹地,跟爹地一起吃早餐。”

    “呃……”

    “快点啦,妈咪……你好慢哦!”

    “……”

    帮Prince穿好衣服,她还来不及换下身上的睡衣,Prince就拉着她离开-房间,迫不及待要去找易宗林。

    傅思俞根本不知道易宗林昨晚是否有在别墅里睡,却又不好跟儿子说,硬被儿子拽着离开了房间。

    很是碰巧的,他们碰到一个路过走廊的佣人,Prince很有礼貌地问佣人他的爹地在哪里,佣人先是一笑,然后指了指距离他们最近的一间房。

    Prince开心极了,拉着她就往那间房去。

    傅思俞怕Prince一个人乱跑,只好跟着孩子过去,一时间也忘记了自己身穿着睡衣。

    Prince的身高刚好够得到门把,艰难地扭开门后,拉着她就进房间。

    Prince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却没有在房间里看到易宗林的身影。不过傅思俞注意到,房间的床头柜上有着一部黑色的手机和一支昂贵的腕表,是属于易宗林的。<

    这个时候,傅思俞听到浴室里传来一道水声,水声刚好在这一刻戛然而止。

    她低头正要告诉Prince,却发现Prince不知何时已经跑向了浴室。

    她下意识地追了过去,谁能想到,洗完澡的易宗林刚好从淋浴房走了出来,浴室的房门自动打开。

    由于没有料到房间里有其他人,且从来没有人敢擅自来到他的房间,易宗林是一边裹着浴巾,一边从浴室里走出来的。

    “爹地。”

    在Prince一声乖巧的呼唤声中,傅思俞脸颊迅速腾红,下一秒,她赶紧转过了身,本能地捂住眼睛。

    天知道,他下半身那黑乎乎的一团,刚才已经入了她的法眼。

    易宗林显然也没有料到会见到傅思俞,比起她羞窘的反应,他反而十分坦然地把下半身的浴巾裹好,低头看着此刻仰着稚气脸庞看着他的Prince。

    “爹地。”Prince又唤了一声。

    如果说他昨晚睡不着觉的主要原因,是想到傅思俞就睡在他的隔壁,那次要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个小家伙。

    这小屁孩,知道他是“爹地”后,不叫他,也不再要他抱。

    因此,此刻听到孩子这样亲昵地唤他,他的心头就像被无数的暖流灌注,整个人都柔软了下来,褪去了平日的冷傲和严肃,蹲下身子将Prince抱了起来,用自己的下巴蹭了蹭小家伙稚嫩的脸,“乖。”

    傅思俞慢慢转过身,看到易宗林下半身已经裹好浴巾,她这才放下遮掩住双眼的手,凝望着父子两融洽的这一幕。不过她的脸,依旧是红的,因为即使是看着易宗林那肌理分明的健硕胸膛,也着实让傅思俞的脑袋瓜子里勾起不少从前的回忆。

    “爹地,我要跟你一起吃早餐。”Prince搂着易宗林的脖子说。

    陆衍做代理总裁,留了一摊子的事等易宗林去处理,他本来不准备吃早餐,可孩子期盼的目光,让他轻轻点了下头。

    “Prince,你爹地要换衣服,我们先出去吧……”实在无法目视易宗林的胸膛,傅思俞急着想要离开。

    “爹地,那我去楼下等你哦。”Prince很乖巧,从易宗林身上滑了下来。

    易宗林很轻地应了声,“嗯。”

    “妈咪,我们走吧!”Prince拉着傅思俞的手准备离开-房间。

    岂料,易宗林在这个时候开口,“Prince,你让门口的阿姨带你去一楼餐厅,爹地和你妈咪有话要说。”

    “喔。”Prince看了傅思俞一眼,慢慢地松开了她的手。

    门口的佣人将Prince带去了一楼餐厅,房间里顿时只剩下了易宗林和傅思俞两个人。

    傅思俞背对着易宗林,久久没有转身。

    ------------

    PS:以后每天都会更新六千字以上的!今天没有更咯。猜猜,下章火热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欲擒故纵1总裁,深度宠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乖乖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乖乖冰并收藏欲擒故纵1总裁,深度宠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