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欲擒故纵1总裁,深度宠爱! > 67.男人如果不无耻,不无赖,人类又怎么能够繁衍生息?(6000+

67.男人如果不无耻,不无赖,人类又怎么能够繁衍生息?(6000+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六十七章

    不,不……

    傅思俞摇头,定了定神。

    她先不要自己吓自己,一只钢笔说明不了什么,而且,如果他真的还记得她,他根本不可能将这支钢笔留下来。

    想到这里傅思俞惶然的心才慢慢平复下来窠。

    久久看着这支钢笔,遥想着过去,她失神了很久。

    晚上十一点易宗林才回来,她洗完澡,擦拭着头发从浴室里出来,正好看到他有些疲累的松着松领带燔。

    她怔一下,刚好被他瞧见,他笑了笑,停下了动作,朝她走来。

    “刚洗完澡?”说这话的时候他已经反转过她的身子,从后面将她抱住,嗅着她刚刚沐浴完的好闻味道。

    还不习惯跟他这样亲昵,加上那支钢笔给她带来的惊吓,她的脸有些泛白,下意识地挣了一下。

    他却不让她挣扎,手紧紧地抓住她不安揉着毛巾的双手,在她的后颈上亲了一下,“对面的房子你去看了吗?”

    受不了他说话时拂过她颈子的热气,她缩了一下脖子,脸庞微微泛红。

    昨晚就知道她容易害羞,他没为难她,笑了一下,便送开了手,将脖子上的领带拉了下来。

    她开口说话,“我没有去看,因为我不需要你送我房子。”她在床沿坐了下来,一边擦拭着头发,以掩饰她此刻面对他的不安。

    他低头解着手腕上的表,“为什么?”语气不轻不淡,听不出情绪。

    她回答,“我们只是单纯的交易,最好互不相欠得好。”

    他动作滞了一下,抬起眼睛看向她。

    她刚好也在看他,不小心就对上了他幽暗的黑眸,心脏顿时停跳了一秒。

    他收回目光,将表放在桌上,解着衬衫扣子道,“那就意思一下,每个月三千的租金,就当是我租给你的,绝对比外面的房子便宜。”

    三千?对面那栋楼?天,这个地段没有三万一个月也租不下来,他这哪是意思一下。

    “还是不要了,我明天就去找房子,不在市中心也无所谓。”还是分清楚一点好,免得以后牵扯不清。

    他脱下衬衫,走向她,倾身将她的下巴抬起,一本正经道,“早上已经不想起来了,还要住到离公司很远的地方,你是担心我去公司不迟到吗?”

    无可奈何对上他迷离的目光,等反应过来他话底的意思,她已脸色赧然。她又没有要他跟她住!

    看到她脸上漾起的红云,他笑了笑,却仍然霸道,“就这么定了,明天我让申秘书帮你搬家,嗯?”他抬起她垂下的双眸,逼她面对他。

    她根本不敢正眼看他,因为他上身现在没有穿衣服,那结实精壮的古铜色胸膛就在她的眼前。

    昨晚还没怎么看清,这会儿却是彻彻底底看清楚了他的身材。

    结实的肌肉,漂亮的人鱼线,他的身材好得就像是伸展台上的男模。

    她的脸变得更红了,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连话都说不出来了,等她回过神来,他已经去了浴室。

    浴室里传来他沐浴的水声,她捧着滚烫发红脸坐在床沿,懊恼自己怎么会这么经不起男色。

    ……

    易宗林洗好澡出来时,她已经拉好被子躺在床上,看起来已经睡了。

    他关了灯,爬shang床,身子直接覆了上去,从颈子慢慢往下到锁骨,细细啄吻。

    她再也佯装不了睡熟,推着他的身子,睁开眼,“今晚能不能不要……我好累。”她的身子直到现在还处于酸痛中。

    他捧住她发烫的小脸,笑了,“你必须习惯下来,因为这可能是你以后每晚睡觉前的必修课。”

    她的脸顿时涨红,即使在昏暗的光线下,也能看清。她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来,“无赖。”

    他大笑,“男人如果不无耻,不无赖,人类又怎么能够繁衍生息呢?何况这种事有时候也不是只有男人想。”

    傅思俞气得脸都红,抡起粉拳就打在他的胸膛上,可是拳头还没有打到,就已经被他的手压在了床上。

    她是真的又羞又恼,抬起腿蹬他,“鬼才会想……”

    他讶异挑了下眉,“昨晚似乎是你先来找我的……”

    “……”

    他果然就是个奸商,时时刻刻就等着人往他的诡计里钻。

    他抚上她的脸,“永远别试着挑衅我,你不是我的对手。”

    他总是能够看穿她的内心,让她无处遁形。

    “你又在怕我了?”他双手捧住她的脸,“不过你害怕的样子,纯真得真的很让人心动。”

    前一秒还在威逼利诱,这一秒却已经甜言蜜语,看他疼惜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真的以为他是很喜欢她的,只有她自己知道,她能离他越远就越好。

    果然,他只是口腹蜜剑……他缠绵地吻了上来,将她的睡衣扯了

    下来……

    ……

    第二天早上跟易宗林一起离开酒店,她气得一句话都没有说。

    不仅是气他昨晚,还气他今天早上……

    起床的时候,他居然若无其事地嘲笑她,“看来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动物,昨晚不知道是谁一直叫我不要停……”

    她气得用枕头将他的脸蒙住,就差没有谋杀他。

    她恨得咬牙切齿,上车坐在他身边以后没有半点的好脸色,将一分一秒都不愿跟他多呆的情绪表现得一览无遗。

    车子终于在远泰集团的大楼前停了下来,她快速打开车门,恨不得远离他越快越好,却不想,双脚还没来得及落地,身子就已经被他揽到身边。

    她气呼呼道,“你要做什么?”

    他低头啄了一下她的额,闲适道,“记得跟池意断得干干净净。”

    混蛋!

    在心底骂了这么一句,傅思俞挣开他,双颊气鼓鼓的下了车。

    -------------------------------------------------------------------------------------

    远泰一切如常,员工看到她跟往日一样恭敬的唤她“傅小姐。”

    她一次次勉强撑着笑回应,直到走进电梯。

    电梯里面的她,脸上没有半点笑意,脸色甚至是苍白的。

    从电梯里走出来,助理看到她,很开心地迎了上来,“傅小姐。”

    她跟助理点了下头,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助理挪揄道,“傅小姐您和池总都两天没来公司了,大家都说你们一定是在秘密筹备婚礼……傅小姐,什么时候请我们吃喜糖啊?”

    直到看到傅思俞的脸上没有一丝笑容,助理这才止住了嘴,惶惶然地问,“傅小姐,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傅思俞摇了下头,随即开始低头整理自己办公桌面上的几份文件。

    助理忙上前帮忙,道,“傅小姐,这些琐事您交给我处理就好……”

    傅思俞淡声道,“不用了,你去帮我找一个纸箱来吧!”

    “好的。”

    助理走开没几步,突然身子一僵,慢慢回转过身子,惊恐望着傅思俞,问,“傅小姐您要纸箱做什么?”

    傅思俞将手边的文件整理好,回答,“我要离开远泰了。”

    “什么?”

    助理难以置信,下一秒飞一般地奔到傅思俞身边,“傅小姐,是因为你结婚以后要相夫教子了吗?”

    傅思俞鼻子有些酸,嗓音变得艰涩,“不是。”

    “那……”

    傅思俞抬眼环顾了一眼熟悉的四周,声音略微的悲凉,“我跟池意已经分开了。”

    助理震惊捂住嘴,难以置信。

    傅思俞虽然努力遏止着心头的酸涩,这一刻还是禁不住红了眼眶。

    “怎么会……”

    傅思俞抽了抽酸涩的鼻子,没有多做解释,坚韧的,一边收拾着办公桌上自己的东西,一边交代助理,“我所有在跟进的项目,你记得交待给辛秘书,还有前几天池意在美国谈的项目,对方开出的价我觉得不是很合理,你记得让辛秘书转告池意对美国那边要小心……”

    助理久久愣在原地,直到看到傅思俞抱着纸箱走出办公室,这才不舍地追了上去。

    助理还来不及跟傅思俞说一些挽留的话,傅思俞已经在办公室外面的走道上碰见了池意。

    他们的脚步同时怔住,四目相对。

    池意明显昨晚没有睡好,双眼布满血丝。

    他的目光最后落在了她手中抱着的纸箱上。

    ……

    池意办公室的落地窗前,他们一起看着远方。

    他率先开口,声音有些倦怠,“离开远泰,是他的决定,还是你的决定?”

    “是我的。”其实是易宗林的决定,他要她彻底跟池意划清界限。

    他转过身,布着血丝的眸子悲伤看着她,“一定要断得这样彻彻底底吗?你可以只当这是一份工作。”

    她也转过身,抬起眼睛看着他,“我不想他误会我对这里还恋恋不忘。”老天啊,为什么要让她这样残忍的伤害一个爱她的人?她这辈子亏欠的人还不够多吗?

    心头在淌着血,她的脸上却只有一丝丝的忧伤。

    “你真的那么爱他?”池意的声音微微颤抖,感觉是在用全身的气力在隐忍着一股情绪。

    她用全身的气力保持着身子的挺直,“是。”

    池意忽地擒住她瘦弱的双肩,有些激动道,“他已经结婚了,他不可能给你幸福。”

    她沉痛闭了一下眼睛,“我知道,我不介意,只要能呆在他的身边,我可以什么都不要。”她没有想过她有一天可以将违

    心的谎言说得这样的真实,这样的能力或许是在七年前跟易宗林分手的时候学会的。

    池意摇头,不断的摇头,最后悲意的笑,“我是多么的失败啊,这么多年,我那样努力的去爱你,却还是没能替代他在你心里的位置……”池意握紧的拳头不断打在落地窗上,那样的颓然,消极。

    傅思俞用力捉住池意的手,“不要这样,池意……”她眼眶染红,心疼地看着池意怒捶而渗血的手。

    池意倏地甩开她。

    傅思俞毫无准备,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

    池意深深吸了口气,仿佛遏止着心头的痛楚,他缓缓看向她。

    她挂着泪痕的小脸上满是自责和歉疚。

    他说,“我会去警告易宗林,如果让我看见你为他流一滴的眼泪,我绝不会放过他。”

    眼泪无法控制从她的眼角滑落,她喃喃喊着,“池意……”

    他赤红的眼睛里也包含着湿润,他眨了几下眼睛,然后,像没事一样,平静,无痕的留下最后一句话,“好好照顾自己。”说完,他头也没有回的走出了办公室。

    ……

    抱着纸箱失魂落魄地走在街头,她任由眼泪从眼角滑落至脸颊。

    远泰二十六层总裁办公室的落地窗前,池意瘫坐在地上,望着街道上那道渐行渐远的纤瘦身影。

    ……

    易宗林跟陆衍在恒集团的九十八层楼顶玩着室内高尔夫。

    看易宗林很精准的将球打进洞里,陆衍禁不住撑着球杆,微笑道,“看来傅思俞让你很满意。”

    易宗林道,“你爱多管闲事的毛病是越来越严重了。”

    陆衍不由笑道,“我是羡慕你坐享齐人之福,有唐舒曼和傅思俞这两个如花美眷环绕在身边,好不惬意。”

    易宗林道,“这远远还没有达到我想要的。”

    陆衍笑着道,“连我都琢磨不出你究竟想要的究竟是什么,报复吗?”猝然又发问,“你该不会是对小傅妹妹还没有忘怀吧?所以才会由爱生恨?”目光炯炯地看着易宗林。

    易宗林放下手中的杆,为了自己倒了一杯酒,若无其事地浅啜了一口,“游戏终有结束的一天,只是,现在还没有到那个时机。”

    陆衍直视着易宗林的眼睛,却无法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丝毫的端倪。他问,“你确定这个游戏到最后不会是两败俱伤吗?”

    易宗林放声大笑起来,“我绝不会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何况,从七年前开始,我的生命里就再也没有摔倒这两个字。”

    “易总你可千万别这么早就说大话,因为爱情的魔力是很伟大的。”陆衍嗤笑一声,“别有那么一天,舍不得放手的人是你。”

    易宗林莞尔,“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会陪着她一起下地狱。”

    -------------------------------------------------------------------------------------

    回到酒店,傅思俞才知道池意命人将她留在池家的行李送来了。

    一行李箱这季节穿的衣服,还有一些她平常用的化妆品,再来就是……一个黑色的密码箱。

    傅思俞疑惑,因为她在池家并没有这样一个密码箱。

    试了一下自己生日做的密码,果然,密码箱开了。

    下一瞬,怔住。

    这密码箱里的东西居然是她放在床底纸箱里的那些旧物,她没有想到,池意竟连这个都帮她送来了。

    如果说当初留下这下这些东西只是因为自己偶尔还会遗憾过去,现在却觉得留下这些东西,根本是徒增伤悲……

    Queensly和Kingsly的爱情故事已经结局了,结局就是男女主背道而驰,再也没有交集。

    也许是时候扔掉这些东西了……

    深深看了一眼行李箱内那黑色的录影带,最后,她合上了密码箱。

    准备将密码箱拿去扔的时候,她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她拧了一下眉,接听了电话。

    她完全没有料到电话是易宗林打来的,这号码也是易宗林手机的号码。

    他磁性好听的嗓音在她的耳畔,“事情处理好了吗?”

    “嗯,我已经辞职了。”

    “午餐肯赏脸跟我一起吗?”

    昨天拒绝过一次,换来的是他当着洛威的面曝光他们的关系。

    现在,她还敢再得罪他吗?

    “嗯,去哪里吃?”

    “我已经让司机去接你,你来了就知道。”

    ……

    这是一家高级的法式餐厅,环境很好。

    易宗林很绅士,站起来将她拉好座椅,这才回自己的座位。

    这里的人虽然不多,可在这样大庭

    广众的地方跟他吃饭,她仍然有些紧张,只好哪里都不敢瞄,只低头吃饭。

    他虽然在吃东西,却对她的心思了若指掌,“这里是会员制餐厅,不会有记者拍照。”

    听到他这样说,她顿时松了口气,将脸慢慢抬起。

    他将切好的牛排递到她的面前,随口问了一句,“喜欢巴厘岛吗?”

    “嗯?”

    “这两天我要去印尼谈一个项目,刚好有几天的假期。”

    “去度假?”

    他瞥了她一眼,“不喜欢?”

    度假没有人不喜欢,何况是巴厘岛,她曾经去过一次,对那里的海景很是怀念,可是……

    她不想跟他去。

    “我这两天想去找工作。”言下之意,拒绝他的邀请。

    他停下用餐的动作,在将嘴里的食物咀嚼完后,他拿起餐巾拭了一下嘴,道,“工作的事,我已经替你考虑好了。”

    她震慑。

    他看着她,“我知道你在远泰是做销售部经理这一职,而且干得不错………我公司销售部最近刚好缺了一个人,你可以来恒集团试试。”

    堂堂远泰集团的销售部经理,被他一说,居然只适合在恒集团的销售部做一个普通员工,可见他这人平常是多么的嚣张自负啊!

    “我不需要你安排我的工作,工作我自己会去找。”

    “那就找一个能配合我时间的工作,如果找不到,就乖乖来恒集团。”

    配合他时间的工作?他指的是随传随到吗?任何一份工作都不可能让她对他随传随到,除非她就是在他的公司上班。

    看来她又没有选择了。

    对于他的霸道,她在心底抗议,嘴上却保持着沉默。

    她得罪不起他,洛威现在没事,只是他的一句话,可洛威有事,也是他现在的一句话,她只能保持着沉默,慢慢等待他厌倦的那一天。

    PS:谢谢亲们送的荷包和鲜花,冰会用心诠释此文,希望能诠释好一个腹黑霸道又深情的男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欲擒故纵1总裁,深度宠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乖乖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乖乖冰并收藏欲擒故纵1总裁,深度宠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