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欲擒故纵1总裁,深度宠爱! > 214.结局篇腹黑的易总(6000+)

214.结局篇腹黑的易总(6000+)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百一十四章

    陆衍跟着易宗林眯起眼,狐疑地看着他,“易大总裁,你这话里,似乎还暗藏着话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易总你的情况似乎也不比我好到哪里去啊……你现在不也是孤家寡人么?”

    易宗林嘴角微微勾了一下,而后,闲定自若地抿了一口红酒。

    陆衍打量着易宗林脸上的神情,双眸眯成一条线,猜疑地道,“莫非……”

    这一刻易宗林从椅子上站起了身,对陆衍道,“怎么样?还有精神陪我打一局吗?踺”

    酒醉还有三分醒,何况陆衍这个在交际场合摸爬打滚多年的商人,这点酒不过只是让他染了几分醉意罢了。

    陆衍放下酒杯,一跃从椅子上起身,“来就来,怕你不成?犬”

    易宗林弯了弯唇,“既然是较量一下,不如就让赢的人有些彩头吧!”

    “我赞成,你说吧,什么彩头?”陆衍刚放出话,忙又补充,“事先声明,我不跟你玩钱……我这小虾米还不至于不自量力到跟你这个大鲨鱼对抗!”

    易宗林嘴角呈现一抹慵懒的笑,“彩头很简单,我赢了,有件事我要你替我去跑一趟,而如果你赢了,你可以无条件跟我提出任何要求。”

    “你说的是真的?”

    陆衍旗下的一个酒店刚好落成,近日便会举行竣工晚宴,陆衍目前正愁这个酒店的宣传,而如果在酒店的竣工晚宴上易宗林能够出席,那这个酒店的名声就会声名大振,所以,陆衍对于易宗林所提出的这个彩头,表现出极大的兴趣。

    “当然,什么要求都可以。”易宗林嘴角噙着一抹似有若无的笑。

    “OK,赌了!”陆衍不惧地看着易宗林,“我还就不信我这一两年苦练高尔夫,还赢不了你!”陆衍信誓旦旦地道。

    易宗林仍是轻淡的笑。

    陆衍随即接过球童递来的高尔夫球杆,把其中一只丢给易宗林,成竹在胸地道,“开始吧!”

    易宗林挑了下眉,嘴角的笑意默默地加深。

    ……

    陆衍很受伤。

    尽管这一两年易宗林都在治病,可他的高尔夫球技居然丝毫都没有退步。

    易宗林赢他赢得轻松利落,此刻手撑着高尔夫球杆,嘴角勾着笑,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陆衍把球杆随手扔向球童,哼一声,“愿赌服输……说吧,你要我去哪里为你跑一趟?”

    “华庭公寓。”

    “华庭公寓?思俞的住处?”

    易宗林点头。

    陆衍随之嘿嘿一笑,“怎么,你这次回来根本就不是来处理公事的?”

    易宗林黑兀自迈开了步伐,黑沉的眸子变得深晦、精亮,下一刻道,“只要你替我办好这件事,我必然重重感谢。”

    陆衍赶紧追了上去,“易总裁,你可要说话算话啊,我肯定不负你所望……”

    易宗林嘴角勾起一抹笑,“一言九鼎。”

    ...............................................................................

    “Prince,你可以去玩一会儿,这画待会儿再画。”公寓的沙发上,傅思俞温声叮咛Prince。

    Prince小小的身子,此刻站在画架前,专心画着一个彩色的卡通小动物。

    Prince扭头回答傅思俞,“妈咪,我很快就画好了。”

    “如果累的话,就休息一下哦,不要那么拼命!”傅思俞柔声地道。

    Prince乖巧点点头,“我知道了,妈咪。”

    傅思俞倚在沙发的扶手上,托着腮,满足地看着认真作画的儿子。

    她的宝贝儿子真的好优秀,在学习方面,没有一件事需要她操心,尽管他也爱玩,偶尔也会淘气,但他就像是一个小大人一样,他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什么时候不该做什么。

    傅思俞就这样静静地看着Prince,脸上皆是欣慰。

    不过一会儿,Prince作完画,从花架上把画纸拿了下来,开心地跑到她的面前,“妈咪——”

    傅思俞疼爱地把Prince揽到自己的身边,“小宝贝,画完了?”

    Prince踮起脚坐在了沙发上,把画纸递给她,“你看……”

    鲜艳的色彩,完美的比例,诙谐的卡通造型,铸就了眼前这活灵活现的小鳄鱼。

    “小宝贝画得真好!”傅思俞由衷称赞,在Prince帅气的小脸蛋上亲了一下。

    Prince却在此刻有些失落地耷拉下脑袋。

    傅思俞注意到,问,“怎么了,小宝贝?”

    Prince把画纸放到一边,伸手把傅思俞抱住,“妈咪,你说爹地看到我做的画,他也会夸奖我吗?

    ”

    傅思俞温柔对孩子道,“小宝贝这么棒,爹地肯定会夸奖的啊!”

    这几个月,傅思俞都没有跟Prince提到她跟易宗林已经离婚的事。

    当然,她一直都想跟Prince说清楚,但她始终担心Prince的承受能力,再加上她现在正怀着身孕,她怕自己现在无法照顾好Prince,所以她决定等她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以后,她再把她和易宗林之间的真实情况告诉Prince。

    目前她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Prince轻轻咬唇,“可是妈咪,爹地已经离开了好久好久了……”

    在孩子看来,四个多月,已经是很长很长的日子。

    她还记得当她跟孩子说易宗林这次出差可能会比上次更久的时候,孩子那天的心情顿时跌落到了谷底,但孩子最后却反过来安慰她,说他会听话等爹地回来,叫她也不要太想念易宗林,他会陪在她身边的。

    她当时听完后真的很感动,觉得老天给她的最好的恩赐就是带给了她这样一个懂事的儿子。

    想到这里,傅思俞疼惜把Prince抱了过来。

    Prince却轻轻挣脱,认真对傅思俞道,“妈咪,阿姨说了,妈咪肚子里有小妹妹,我不能再让妈咪抱我了……”

    傅思俞摇摇头,疼爱地亲了一下Prince的脸颊,“没事的……让妈咪抱抱你,妈咪已经好久没有抱你了……”

    Prince这才小心翼翼地依偎进傅思俞的怀里。

    傅思俞无限爱怜地把Prince拥住,忍不住又在Prince的头顶亲了亲。

    Prince满足地靠在傅思俞的怀里,撒娇地蹭了蹭,“妈咪,你想爹地吗?”

    “……Prince很想爹地是吗?”傅思俞成功把话题转移。

    Prince小鸡啄米般点头,“妈咪,爹地很快就会回来,对吗?”

    “对的,爹地把美国那边的公事处理好,他就回来了。”傅思俞亲了亲小家伙的鼻子。

    Prince稚气的小脸庞这才展露出一抹笑颜,“等爹地回来,我要爹地妈咪一起带我去游乐园玩……现在我长大了,游乐园里的设施我都能玩了!”

    傅思俞点点头,“乖,现在去玩一会吧……功课晚上再做。”

    “嗯。”

    Prince离开沙发,跑到房间玩去了。

    傅思俞目光里散发着母爱看着孩子,直到孩子跑进房间,她眼底的目光才逐渐地黯淡了下来。

    孩子对易宗林的感情那样的深,她在以后的日子里真的能够让孩子遗忘掉这个人吗?

    就在傅思俞沉浸在兀自的思绪中时,一道突兀门铃声传来。

    傅思俞顿然回过神,起身前去开门。

    从猫眼里看到站在门外的人,傅思俞起初一愣,然后才把房门打了开来。

    “陆总?”

    她和易宗林离婚以后,她与陆家的交集就少了。

    当然,原因不是她不想再跟陆衍做朋友,而是陆衍身为易宗林最好的朋友,她若跟陆衍深交,总让人感觉有几分的尴尬,不过陆衍这几个月来也打过好几通电话关心她。

    陆衍走进房间,把手里提着的一些东西放了下来,“这是我送给你肚子里未出世的小宝宝的礼物。”

    陆衍拿来的东西是小女孩玩的一些玩具和小女孩的衣物,全都是粉嫩粉嫩的颜色,让人甚是觉得可爱。

    傅思俞不愿意与陆衍做过多的客套,由衷对陆衍道,“谢谢。”

    陆衍兀自在这个小公寓里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习惯性地环顾了一眼四周,“这里就是恩同的家?”

    傅思俞去给陆衍倒了杯水,“你别嫌弃这里,大房子不一定有小房子的温馨。”

    陆衍调侃道,“我倒不是嫌弃这里小,我是没有想到你那妹妹能把这个家打理得这么干净整洁……”

    傅思俞有些意外陆衍提到恩同时那熟络的语气,把水递给陆衍时,笑着问,“怎么,我妹妹什么时候给你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你妹妹的伶牙俐齿,绝不亚于你。”陆衍随即一本正色地道。

    傅思俞愣一下,“伶牙俐齿?”在她的印象中,她的妹妹可是很感性婉约的,跟伶牙俐齿绝对沾不上边。

    “唉,说了你也不会信,你妹妹每次见到我,都跟我有仇似的……偏偏在路上我还跟她遇到过几次,有几次见到她,她应该是要打车去上班吧,我好心停下想要载她一程,她不但拒绝,还说我这人不道德……”提起恩同,陆衍数落一堆。

    傅思俞笑了一下,“恩同的车子最近拿去修了,所以经常要打车去旅行社……她觉得你不道德,大概是因为你是有妇之夫吧!”

    傅思俞并不知道陆衍和袁琪已经离婚。

    陆衍闻之,淡淡一笑。陆衍并没有打算把他和袁琪

    已经离婚的事告诉傅思俞,因为,他和袁琪离婚的源头正是由于傅思俞,他不希望傅思俞为他和袁琪离婚的事而烦恼。

    陆衍随即拍了拍大腿,正色地转移话题,“对了,我今天来,其实是有事来找你的。”

    傅思俞在陆衍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恬淡的语气问,“你说。”

    陆衍轻轻叹一声,这才道,“Kingsly从美国回来了,你知道吗?”陆衍此刻当然是明知故问。

    傅思俞洋溢在脸上淡淡的微笑,因为陆衍提及的话题,笑意微微僵了一下,却依然从容和恬淡道,“嗯,他有来找过我。”她如实回答陆衍。

    “他跟你说了什么?”陆衍一脸慎重地问。

    傅思俞把身子轻轻靠在了沙发上,“他想要去看看Prince,但他觉得我可能会不开心,所以提前跟我只会了一声。”

    “除了这个,他没有跟你说别的?”陆衍又问。

    傅思俞终于感觉到陆衍的几番问话,似乎话里有话,她抬起眼帘,注视陆衍,“陆总,你是不是有什么想跟我说?”

    陆衍一直在等傅思俞开这个口,终于等待傅思俞开口,他重重叹了一声,深深凝望着傅思俞道,“我想Kingsly一定是跟你说,他这次回来是为了公事,并且他的身体已经康复了,他不过是想来看看Prince。”

    傅思俞跟陆衍点点头。

    陆衍却摇头,

    傅思俞困惑地看着陆衍脸上逐渐沉重的表情,下一秒看到陆衍从沙发上站起了身,走到公寓的落地窗前。

    陆衍脸上的表情是伤感的,凝视着透明玻璃外的世界,带着悲伤的声音缓缓地道,“思俞,你应该知道我前段时间去了一趟美国吧?”

    “我有看新闻,上面说‘陆氏’集团准备到美国开拓新的市场。”

    “我一向对国外市场并不感兴趣,你是知道的。”

    “那……”傅思俞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她曾经以为陆衍去美国是为了看易宗林,但易宗林很健康地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陆衍又叹了一声,以更加伤感的语气道,“我是去美国看Kingsly的。”

    傅思俞身子猛地一震,脸上原本的红润瞬间转为苍白,“他……他不是已经有康复迹象了吗?”

    陆衍倏地地转过身,“Cancer啊?医生早在十一年前就已经判定Kingsly活不过十年,而他现在已经奇迹地活了十一年,并且医生断定过他活不过这一年,你觉得奇迹会再出现吗?”

    傅思俞看着陆衍,沉浸在兀自的思绪之中,清澈的瞳眸渐渐失去了原本的光彩,“你的意思是……他的身体并没有好?”

    陆衍一派正色地道,“你以为这个世界的奇迹是很容易就发生的吗?”

    傅思俞陷入了一秒的呆滞。

    “我实话跟你说吧,Kingsly这次在美国诊断,医生说他最多不会活超过半年,你看他近几个月缺席了这么多公司重要的会议,你就该知道,他的身体已经严重到没有办法再打理公司……”陆衍沉重地对傅思俞道,眼睛里还充斥着隐约的湿润。

    傅思俞喉咙哽了一下道,“可是……可是他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他看起来是好好的。”

    陆衍随即反问,“他在过去的日子里也看不出来是一个病入膏肓的人,你知道为什么吗?”

    傅思俞因为看到陆衍眸底的湿润而微微怔忡。

    “因为他这些年一直都在吃药控制……药物能够抑制他身体机能的羸弱,提高他自身的免疫力,也能够消除他身体的病痛,但药物无法控制他体内Cancer的扩散……你永远都不知道,他半夜被病痛折磨而难以入眠、艰难匍匐起身拿药的画面,也永远无法相信他在法国治疗那一年承受了怎样的痛楚……”陆衍瞪大眼眸,把眼睛里的湿润收住,这才笑了一声,继续往下说,“当然,我现在跟你说这些,你可能也不会在意……”

    傅思俞这一刻的感觉就犹如海水本来只是以浪花的方式轻轻拍打她的双腿,但在瞬间海水掀起了惊涛骇浪,把她整个人都湮没了。

    而她的脑袋开始一片空白,胸口好似被海水堵住了一样,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脸色呈现死灰一样的白。

    傅思俞没有回答陆衍。

    陆衍接着说,“思俞,你跟Kingsly已经没有关系了,本来我不应该再跟你提起这些对你来说已经无关紧要的事……”

    陆衍所说的“无关紧要”这四个字,让傅思俞垂下了眼帘。“他虽然跟我已经没有关系,但他是Prince父亲,我当然也不会希望他有事。”

    陆衍点点头,“就算你恨他也是理所应当的,毕竟他曾经对你做过那么多恶意的事……只是,他在这个世界所剩的日子已经不多,所以我希望有些事,你能够体谅他一些。”

    傅思俞缓缓抬起眼帘看向陆衍,“你所指的是什么事?”她沙哑的声音道。<

    /p>

    陆衍顿了一下回答,“我希望你能够不计前嫌,当然,我不是希望你能够放下以前的芥蒂,跟Kingsly成为朋友,我只是希望你能在Prince的事情上,宽容他一些。”

    傅思俞等待着陆衍说下去,泛白的手指无力地抓着身下的沙发垫。

    “你能不能允许Prince跟Kingsly相处在一起,在这最后不到半年的日子里?”陆衍艰涩地对傅思俞道。

    这一刻,傅思俞把头扭向了窗外。

    没有人知道,她的脑子里此刻闪过的全都是昨日跟易宗林见面的画面。

    他看起来,没有任何的异常,她甚至以为他已经开始他新的生活,可是原来他……

    注意到傅思俞的眼睛周围有微微的湿润,陆衍乘胜追击地道,“Kingsly必须留在美国,因为那里的医生可以在他发生突发状况的时候,做出最有效的紧急救治,所以,如果你愿意让Prince跟Kingsly相处这最后半年的话,请你准许Prince转学去美国念半年的书。”

    傅思俞忍着眼眶的灼涩,回过头,极力顶着喉咙间的哽咽对陆衍道,“这件事我需要考虑……而且,孩子移居去美国念书,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陆衍点点头。

    “思俞,Kingsly来见你的时候并没有跟你说他的病情,说明他知道你会感到为难,他不想勉强你,所以把特意来美国看Prince说成是为了公事……我希望你能够相信,Kingsly他真的很惦记Prince,当然,有些人,他惦记着,但他只能放在心底。”

    ..............................................................................

    PS:现在就让亲们看到男主有多腹黑,哈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欲擒故纵1总裁,深度宠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乖乖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乖乖冰并收藏欲擒故纵1总裁,深度宠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