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04.04|

作者:七尾八爪九条命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美梦成真医品宗师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恶魔们往往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不仅是因为和聪明人说话更为省事,还因为聪明人总喜欢自作聪明。但在拥有着强大的种族天赋的同时,他们也同样具备着其他种族所拥有的劣根性。对人性的把握原本是他们最擅长的事,但是正因为擅长,拉克西利亚才会不把精灵出身的莉莉丝看在眼里。

    爱德蒙采用的手段并不高明,却恰恰击中了领主们的软肋。正因为他们的目无下尘,爱德蒙的计划才有成功的可能性。而幸运的是,他赌对了。

    拉克西利亚已经彻底走投无路了。从莉莉丝口中得到的消息对他而言不啻于救命稻草。但他还保留着基本的警惕心,为了避免莉莉丝说谎,他并没有拷问莉莉丝新位面的坐标,而是从她隐藏得最隐蔽的一枚空间戒指里搜出了她平时和爱德蒙联络用的双向影音传输显像仪(简称双面镜),回到第三领,在苏玻拜耳的监护下和爱德蒙取得了联系。

    苏玻拜耳人如其名,性情傲慢自大,除了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从来不把别的事情放在眼里。其他的领主可能会对新位面的利益动心,他却只关心自己能从这件事里找到多少乐子。

    拉克西利亚是色|欲领主,在这方面有着超乎寻常的天赋,苏玻拜耳对他觊觎已久,但色|欲领主在这方面偏偏很直,一直在上下两位女领主枕边斡旋,而从来都对自己敬而远之。借着这次的机会,苏玻拜耳好不容易得偿了多年的心愿,对爱德蒙的好感度不禁涨了几分。他和拉克西利亚正是恋奸|情热的时候,拉克西利亚一提要他帮忙定位爱德蒙的坐标,苏玻拜耳就同意了,为此不惜从本体上调来了三分之二的力量,守候在了拉克西利亚的身边。

    而与此同时,爱德蒙正忙着在基督山岛上大动土木。一百多名巫妖被从半位面里抽调出来,分布在岛屿各处咏唱着繁冗的咒语。几十吨闪耀着各色光芒的魔法材料就被随随便便地堆在山石和沙滩上,随着咒语的咏唱而一分分沉入了岛里。

    掌握了位面的一部分构成本源,尤里西斯不难通过和法则的沟通发现他们正在做什么。这些咒语和材料,无疑是制作巡游界石的方法——根据他从爱德蒙那里获得的记忆,在瑞恩世界的潜规则里,第一个发现新位面的人有权制作这样一块界石来宣誓自己的主权,界石在位面中巡游到的所有无主之地,都会被默认为归那个人所有,而其他人无权抢夺。

    但他不明白,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种地步,为什么爱德蒙才会想起来制作这样一块界石。明明白白地说,巡游界石的效用并不是很大,它的象征意义要远远高出其实际意义——运动起来比拉着巨|大磨盘的幼小骡子还要慢的巡游界石,你能指望它在一百万年里运动多少光年?别说爱德蒙现在已经摆明了旗帜要和深渊联系,就算他是从自己降临的第一时间起就制作了这样一块界石,时至今日,它能绕着地中海转上一圈么?

    这种行为简直可以称得上愚蠢和铺张!而那群巫妖偏偏还干得热火朝天,一个个兴奋得连头盖骨上都冒着莹绿的光泽!

    尤里西斯看不清爱德蒙的打算。他知道爱德蒙一定是出于某种理由、而且一定是有着某种稳操胜券的把握才这样做的,但他偏偏弄不清楚爱德蒙的理由到底是什么……这让他的心情变得暴躁起来。

    似乎从一开始就是这样,爱德蒙有什么打算,他从来都看不清楚。他一度以为自己能看穿爱德蒙的所有想法,然而力量越是强大、对爱德蒙的了解越深、甚至得到了对方的一部分记忆……他却越能够清楚地明白,自己和爱德蒙之间隔着一条巨|大的鸿沟。这不是因为年龄和阅历而导致的,而是因为两人之间隔着的位面壁障。

    爱德蒙是恶魔,恶魔的思维天生就与人类不同。他们能够轻而易举地了解到人类的思想,甚至顺着人类的想法去计算揣度,人类却无法去按照恶魔的方式思考生活;爱德蒙和他生活的环境也不同,他接受了十年的王子教育,又被当作娈chong在后院教导了七年,爱德蒙却是在契约之神的神殿中长大、在混乱的深渊中一步步成长……

    尤里西斯垂下眼眸,目光落入了自己掌纹交错的手心。缔结了婚姻契约和灵魂烙印之后,他能够清晰地感觉到爱德蒙对他的喜欢。但不管这种喜欢究竟是哪种喜欢,会有人把自己喜欢的人当作棋子在手掌上翻|弄捻玩、毫不顾惜对方的意愿么?也许这就是恶魔的行|事作风……但尤里西斯不能接受,或者说是不能忍受!

    他不能容忍自己这样单方面地被人“了解”着,却永远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爱德蒙划下的这道界限,把他的世界和尤里西斯割裂开来。他把尤里西斯扯进了原本永远不会去涉及的世界,却又仅仅让尤里西斯以可利用的身份参与……也许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打算过把尤里西斯当作地位平等的人去对待?

    这样的喜欢……也算是喜欢吗!?

    不知不觉间,他紧紧抿住了双|唇。

    正在心情愉快地指使着矮人工匠在一块空地上打造空间门雏形的爱德蒙忽然感觉到了尤里西斯的情绪波动,不由得微微挑了挑眉。

    自从缔结了婚姻契约以来,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感觉到尤里西斯的情绪变化了。虽然有点不太情愿,但爱德蒙不得不承认,自己在缔结契约的过程中干了一些很是让人诟病的事情……但他理直气壮地认为,自己之所以会那么做,全都是因为对尤里西斯的喜欢,所以,尤里西斯……嗯,哪怕是一点点……他难道不应该稍微地理解一下自己么!?

    爱德蒙觉得,他都能够迁就尤里西斯的小脾气和不给面子了,尤里西斯好歹也应该体谅一下他的心情,做出点让步吧?要知道,伟大的、高贵的、(划掉)无耻的(划掉)深渊骨龙爱德蒙二世陛下,近两千年的龙生中还从来没有这样迁就过一个人呢!

    ……但是感情生活不顺利,还是会让龙感到有些小烦恼啊。

    爱德蒙回味了一下十几天前的美妙欢愉,又展望了一下未来的幸福生活,痛定思痛,终于还是迈动了他尊贵的脚步。他悄无声息地走到了尤里西斯的身后,忽然间咳嗽了一声,笑眯眯地道:“尤里西斯……”

    尤里西斯面无表情地回过头来,阴恻恻地道:“有事?”

    爱德蒙:“……哦,我以为你会对巡游界石感兴趣,现在看来,我是想多了。”

    尤里西斯:“……哦,恭喜你还保留着基本为龙的自知之明,你的确想太多了。”

    “……啊,本来还担心你在岛上无聊,想带你去参观一下我的宝库呢。”爱德蒙转了转手上的戒指,笑yinyin地道,“既然你看起来一点也不感兴趣……那就算了吧。”

    他用十分遗憾的语气说道,转身就走。尤里西斯脸色阴晴不定,终于还是叫住了他:“……你不打算对我解释一下巡游界石的事情么?”

    ……巡游界石?爱德蒙心里忽然冒出了一个念头。他慢悠悠地转过身,露出了十分诧异的神情:“解释?解释什么?”

    看着他的无辜表情,尤里西斯简直气得脸色发青。有些事情一旦起了个头,再接着说下去好像就没那么难了。他冷冷地讥讽道:“我听说巨龙都是又贪婪又吝啬,爱德蒙阁下更是在深渊里广传‘吝啬领主’的美名,原来在如此守财的巨龙看来,制造一个完全派不上用场的巡游界石是根本无足挂齿的小花费么?”

    爱德蒙震惊地看着尤里西斯半晌,不可思议地道:“光明之神他老母的,尤里西斯,你是在过问我的财政大权么!?”

    尤里西斯:“……”

    过,过问财政大权你妹啊!!!

    他恼羞成怒地转身就走,却忘了自己背后就是山岩,险些一头撞了上去。而爱德蒙却手臂一撑,就势把他禁锢在了自己的双臂之间,笑yinyin地吹着他的耳朵,声音如醇酒般缱绻醉人:“尤里西斯,我的小王子……你真是让人感到宝贝。”

    尤里西斯转身推了他一把,却完全没能推动,反而被爱德蒙倾身逼得更紧了。一阵熟悉的热潮从四肢百骸涌了上来,从指尖到脚尖,从晶莹的耳|垂到少年尚未发育突兀的小巧喉结,尤里西斯整个人都泛起了一片浅浅的红,如同晨曦染上的霞光一般布满了眉梢眼角。

    爱德蒙的唇温柔地抚过他的额头,又在眼睑上辗转片刻,湿漉漉地舔过他的颊边唇畔。他低声笑着,喘|息一般地道:“要想让有分量的猎物上钩……怎么能不布下足够华丽的陷阱呢,我的小王子?”

    霎那间仿佛夜幕撞上了晨曦,光明追逐上黑暗,尤里西斯睫毛微微颤动,目不转睛地看向了爱德蒙的双眼。漆黑的双眸里仿佛有闪电鸣动,却比不过尤里西斯心底掀起的狂涛。他忽然间伸出双臂,抱住了爱德蒙的脖颈,踮起脚尖恶狠狠地咬上了对方的嘴唇。

    解释……解释!

    ……到底是谁先行让步已不可查。虚空中展开一道华丽的大门,倏忽消失不见。炎热的空气里徒留紧紧缠绕的气息,不远处灌木的枝条上,两只蝴蝶羞答答地伸出了尾巴,开始了明媚的欢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基督山伯爵]大执政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七尾八爪九条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尾八爪九条命并收藏[基督山伯爵]大执政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