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纸上人 > 第24章

第24章

作者:脂肪颗粒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雪兰笑盈盈地看着烟枪,问那姓白的:“我听说这玩意上瘾,不是好东西。”

    “哎。”姓白的一副你不识货的样子,“没事,这烟是个小玩意,抽抽试试,不喜欢就扔了。不过这北平城里,但凡有那么一两个钱的,谁不抽这玩意啊,不抽的都过时。您且试试,真的很好,作者都说用了之后思绪如泉涌,写文章时抽再合适不过,试试试试。”

    “那成,您放下吧,我今晚上试试。”雪兰说。

    “行,那我走了,明天见。”姓白的弯腰说。

    “明天见,您慢走。”雪兰笑着送他出门。

    一回来发现李氏正望着那烟土,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

    见雪兰进来了,她气愤地说:“你可别抽这玩意,不是什么好东西,那姓白的不安好心。”

    雪兰好奇了,怎么李氏一个没文化的妇女,竟然也知道这玩意不好。

    “你不知道,娘小时候在戏班,遇过数不尽的可怜人,里面的丫头小子,哪个不是穷苦人家卖出来的,但十个里头有八个是叫这烟土害的。有些地主为富不仁,想要农民家的土地了,就教唆那家的男人抽大烟。染上瘾后,没了大烟不行,只好卖家卖地,卖儿卖女,结果不光土地没了,连一家子都成了奴婢。所以这东西不好,千万不能沾。”李氏道。

    “我知道,放心吧。”雪兰把烟枪和烟土都锁在了柜子里,笑说,“今天晚上咱们去拜访许编辑,自从咱们来到北平,人家照顾了咱们许多,咱们都还没谢谢人家呢。”

    “是啊,是该去见见,也省的人家说咱忘恩负义。”李氏道,“怎么突然就把许编辑换了呢?人家干的好好的。”

    这天傍晚,雪兰三口人来到了许编辑家门口。

    许编辑一家对雪兰她们的到访十分惊讶,尤其是许编辑,他惊讶地望着雪兰,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许编辑有两个女儿,两个儿子,大女儿在上艺术学校,小女儿在念中学,还有一对双胞胎儿子,刚七八岁大。

    许太太年纪不小了,胖胖的女人穿着棉袄,头上挽着一个大髻子,对雪兰她们十分热情,还招呼她们上桌吃饭。

    “不了,不了,吃过了。”李氏忙客气道。

    许编辑的大女儿极为惊讶,拉着雪兰的手说:“你竟然就是雪后山岚,我真是太惊讶了,你……你才这么小……爸爸无论如何都不肯跟我们说你的事情,没想到……”

    “姐姐好。”雪兰叫了人。

    许姑娘却激动了,拉着她的手,一直说自己特别喜欢《燃秦》。

    许编辑却挡开了女儿,问雪兰:“先生,您来我家是有事吧,不妨书房谈。”

    雪兰跟许编辑走进书房,一坐下,许编辑就问道:“先生这几日还好吧?我也不知道编辑部派了谁去您身边。”

    雪兰看着许编辑道:“我要先跟您说一声抱歉,我让您为难了吧。”

    许编辑笑着摇摇手:“没什么,没什么。”

    “许先生知道吗?他们给我的编辑叫白黎飞,不过才认识几天功夫,已经给我送大烟抽了。”雪兰有话直说。

    “什么!”许编辑皱起了眉头,愤声说,“又是姓白的!早听说他教唆手下的作者吸大烟,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民国写作这行赚钱很多,哄着作者染上烟瘾,就跟地主哄着农民卖房、卖地、卖自己一样。除了一天到晚给报社写文章,还能有什么出路呢?

    而作者也许最初只是试试,可是烟土刺激人大脑兴奋却是真的,到后来也许不抽烟就完全写不出文章了,这就陷入了一个死循环。

    真是好狠的招啊!这么绝,谁还继续给你们报社写文章。

    所以雪兰想离开《京郊晚报》,但这需要许编辑的帮助。

    “许编辑,我想离开报社,您能帮我吗?”雪兰问。

    许编辑愣了一下,微微迟疑,他说,“你离开倒是能离开,只是会遇到你难以想象的不平事,作者与报社之间的对抗,作者总是弱势的一方。以前也有一个作者负气出走,你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吗?”

    雪兰道:“愿闻其详。”

    “报社找了个枪手,继续在报纸上连载那位作者的小说,那位作者虽然去了另一家报社,可是又有什么用呢?大部分读者根本不知道作者换了。而报社和书商之间关系深厚,他们不但压着那作者的稿费,还压着那位作者的书,作者气不过,想告他们,可是又怎么告得倒呢?”许编辑叹了口气说,“你不如忍忍,等写完了书,拿到钱再说。”

    “先生也知道他们会压着钱了,那么现在走和以后走又有什么区别呢?不过逼我写新故事而已,连大烟都能教唆我抽了,黑了心肝的东西。就算是赌这一口气,我也要带着雪后山岚这个名字走。”雪兰说。

    “你……你不封笔了吗?”许编辑惊讶道。

    “是我想得太简单了,入了这趟浑水,却没有选个干干净净的报社,我虽然是个小女子,可也不齿他们的行为,所以我必须走,而且要走得潇洒,要对得起《燃秦》和雪后山岚的名字。为此,如果需要我写文章,那我就继续写。”雪兰说。

    没有办法,谁让雪兰最初低估了《燃秦》呢?在后世百花齐放的年代,文学也是借着互联网等传媒工具迅速发展的,人们写故事的幻想和创造力也如同科技的发展一样,是在20世纪达到顶峰的。一篇《燃秦》看似简单,可是在娱乐和通俗文学还没有充分发展的年代中,其实是一种创造性的力量,引起轰动是必然的。雪兰却因为害怕自己的文学素养不够,而擅自将这篇文章当做后世那种烂大街的穿越文,随便发在了一张通俗小说报纸上,如今会有这些麻烦,也是她自己造成的。

    她想要封笔,是因为她已经不需要赚太多钱了,作为一个已经死过一次的人,金钱这种东西够花就行,无需执着荣华富贵和名望声誉。但这不代表她能随便被百黎飞那样的竖子摆弄,别人想要害她,她是不忍的。

    许编辑踱来踱去,一语不发,似乎正在沉思,过了许久,他忽然道:“好!那就走,我带你一起走,我要带雪后山岚走,看谁拦得住!”

    “许先生……”

    “不过这事还需要细细周翔,咱们要走的痛快,让他们拿咱们没办法,你若信我,就全权交给我。”

    “我自然信你,我们母女三人,多受您照料,今后还要继续麻烦您。”

    “不麻烦,只要您还继续写文章就行了。”许编辑一脸高兴,“那么,您先不要露出马脚,别让姓白的发现,只等我准备好了,就带您离开。”

    于是从这天起,雪兰虽然还是继续给《京郊晚报》连载《燃秦》,却写得慢了,只说自己思路断了,要慢慢来。实则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只等许编辑的消息。

    这天,姓白的给雪兰送来了读者来信,他一共叫人搬来了七个纸箱。

    “先生快看,这么多读者给您来信呢,我猜都是阻止您封笔的,您怎么舍得一直支持您的读者呢?”他小心翼翼地提到。

    “说得是,我也舍不得,再想想吧,我一个姑娘家,想法总是多变的。”雪兰幽幽地说。

    姓白的笑道:“先生有如此才华,况年纪轻轻的,封笔岂不可惜,还是莫轻易作此想法的好。”

    雪兰点点头说:“白先生说的是。”

    姓白的又说:“对了,先生觉得那烟草如何?用完了吗?用完了就再问我要。”

    “用过两回,怪呛人的,不过用过之后,思维确实敏锐了不少。”雪兰说。

    “那您再多用两回,习惯就好了。”

    姓白的离开后,雪兰冷笑了一声,然后开始查看信件。

    果然,封笔一事引来了一大波争议。

    报纸上,一方说雪后山岚装可怜博同情,实则以退为进;另一方群情激奋,大骂无聊之人扼杀了一个好作者。不过主力军秦风先生和点墨流风都不在,所以很快这股争论就偃旗息鼓了。

    可是今天却收到了这么多读者来信,大都是鼓励雪兰的,希望他不要封笔。

    “山岚先生,请您不要理会那些人的话,一定要继续写故事,我支持您。”

    “他们不过是看您的书红了,所以眼红嫉妒,您千万不要被他们影响。”

    “山岚先生这么不容易,那些人真讨厌……”

    信太多了,根本无法一一回复,然而雪兰还是在这些信里找到了几封非常特别的。

    “先生莫要难过,这世上总有自以为占着大义就骄横跋扈之人,我很喜欢先生的作品,希望今后还能继续听下去。如果先生有任何难题,不妨写信给我,在下不才,也定然尽力相助。”

    这是那个看不见的人送来的信,寄信人郑童飞,随信而来的还有一只玉兰花的标本书签,用紫色花汁染了,十分鲜艳,味道也极为香甜。反面写了几句话:“我闻到了它,摸到了它,将它做成书签,回赠与先生,同是天涯飘零人,相逢何必曾相识,飘花零叶,与君共勉。”

    雪兰挺稀罕这书签的,就夹在了自己书里。

    还有一个叫王程彦的人,这个人其实经常写信来,不过他非常特别,总是写文言体,还写一大堆文绉绉的东西,雪兰一看就头疼,索性每封信都回同一句话,谢谢您的支持。

    而这次除了文言体正文外,他还写了一张纸,纸上写满了“拜托”二字。雪兰好奇,所以绞尽脑汁去读正文,结果发现他拜托的是,一定要继续写故事啊!如果你看了批评的文章不高兴,我花钱雇人去殴打那些说你坏话的作者……

    雪兰差点笑喷了,以前看他写了一堆文言体,还以为是个老学究,没想到是个小年轻啊。

    最让人没办法的还是下面这两封信,秦风和点墨流火居然分别给她写了信。

    点墨流火是第一次来信,他,写了一笔狂草……

    雪兰半个字都不认识。

    不过人家点墨流火在《长虹》上写评论推荐《燃秦》,这才让《燃秦》有了声望,后来又站出来力挺《燃秦》,可说是忠实读者。就是有点粉的太过了,简直到了一粉顶十黑的地步,报纸上吵得这么厉害,他占了主要功劳啊。

    拿着这张写满狂草的纸,雪兰十分忧愁,她很想知道点墨流火写信来干什么,是不是来谴责她软骨头,投降之类的啊?

    秦风倒是写的工工整整的钢笔字,可惜每个字都认识,连起来就让人头大了,又是个写文言体拽文的……

    雪兰猜,这封信一定是用极文雅的措辞来骂她的。

    说起来,雪兰现在这么多事,都是这个秦风搞出来的。你说他没事站出来,谴责咱一篇发表在小黄报上的小说干啥呢?纯粹吃饱了撑的啊。

    算了,看不懂扔墙角,谁叫他们一个狂,一个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纸上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脂肪颗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脂肪颗粒并收藏纸上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