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327章 赫连定VS拓跋提

第327章 赫连定VS拓跋提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事情过去之后不过几日,从平城出发的库莫提一行人就到了。

    倒不是这个时代的骑兵速度有多快,而是疆土太小的缘故。

    当年贺穆兰回忆花木兰的记忆,从拓跋焘出征到破灭柔然只用了两个月不到,在她印象中似乎是连行军都不够的时间,可真的到她用脚丈量土地以后,才知道自己如何想的太多。

    平城在山西大同,柔然就在内蒙古,说是跨了国界线,其实隔后世就几个小时,放在这个一人三马的骑兵时代,也就是几天的功夫,算上大军补给,两个月把整个柔然踏破了,都算是慢的。

    到后来魏国破灭夏国也是如此,平城在山西,夏国在陕西……好嘛,又是跨一脚就出去的地儿,就算迂回着走也就不远。

    怪就怪一个北方小鸡脖子到鸡心居然划出了十六国来,弄的每个胡人建立的国家都小的可怜。能存活到这个时候的国家,纵然国土面积经过吞并已经很大了,但跟后世一统之后庞大的疆土比起来,还差的远呢。

    也难怪贺穆兰印象中“北伐”他喵的要经过几年的准备行军几个月最终才可以打起来,一打又是几年……

    地大、人多、城多嘛!

    隔北方这些屡经战乱的地方,除了国都什么城市都是小矮城,城池外面更是地广人稀一马平川,骑兵跑起来就像是飞似的,举全国之兵有时候都凑不齐五万,其中三万还是后勤辎重人员……

    这么一想,北魏如今常备军十万左右(不包括后勤),而且拓跋焘还在筹建虎贲军、高车军等其他部队,就以军队的人数和战马的数量来说,已经是让天下震惊,四方骇然。

    能养活这么多军队,就更是让人惊悚了。

    库莫提和赫连定是前后脚到的长安,长安百姓和官员已经有些不耐烦一次次的迎接,索性快马出去安排,把迎接库莫提和赫连定入城定在了同一天。

    原本赫连定只不过躲到了长安隔壁的杏城,理应来的很快,可赫连定一知道要回长安,说什么也不肯一副落魄战败的样子回去,愣是在秦州费了一番波折,备齐了皇帝该有的仪仗,这才跟着赫连止水和前来迎接的羽林军等人往长安回返。

    这么一来,就耽搁了不少时候。

    赫连定的行为虽然让人觉得古怪,但就从政治层面上来说,他做的却不是无用功。

    他如今还没有归附魏国,是以“夏国”和“西秦”两国国君的身份前往平城的,虽然三千骑兵死了绝大部分,可剩下来的依然是百战之后的精兵强将,就算是为了国体,也不能让他们果体出现在人前。

    二来他曾是“平原公”,镇守平原地区,长安便是他的大本营。

    他当年弃城而走,说过自己一定会再回来——这个再回来自然是风风光光光明正大。

    可如今他被羌人埋伏杀的丢盔弃甲落荒而逃,原本从西秦王室国库搜刮来准备献给拓跋焘做礼物的奇珍异宝,也被羌王的人马抢了去,真是里子和面子一点都不剩,再回去就完全没有“衣锦还乡”的意思了。

    鉴于以上的这些(让贺穆兰无语的)理由,赫连定和颍川王拓跋提进入长安境内的时候,倒像是来拼脸的。

    “平原公安好!平原公威武!”

    得知赫连定前来长安的百姓和昔日部下闻讯而来,一个个在长安之外跪地迎接。有些匈奴族的老人更是激动的不能自已,跪下身来亲吻赫连定的战马踩过的土地。

    在他的身前,是两百个骑着白色战马的亲卫队伍,打着“赫连”的旗号,每个人都身着明晃晃的的银色铠甲,白马银盔,潇洒健朗,端的是一番国君风范!

    赫连定见长安的故交百姓前来迎接,还有老者捧着长安城外渭水里的清水给他饮用,忍不住两眼含泪,翻身下马就要接过那老者的好意。

    “父亲,如今您不同往日,不可随意饮用别人递过来的东西,还是儿子为您喝了这水吧。”

    赫连止水担心有人趁机下毒,忍不住上前一步,准备去接那老者手中的大碗。

    “这种事,怎么能让别人代替?”赫连定揉了揉儿子的头,伸手把他推到一边。“若是我死在迎接我的人之手,那天底下的人都不会笑话我愚蠢,而是唾弃那个幕后主使之人,更何况,我认识这老者……”

    他眯了眯眼,肯定地说道:“夏国大乱时,我攻回长安,是你带着族人和家中壮丁骗过城门官,替我开了北门,是不是?”

    那老者见赫连定还记得他,忍不住泪流满面,连连点头:“是,是,正是我!想不到殿下还记得我!”

    这时代信息闭塞,他们只知道平原公去西秦做了一件大事,却不知道赫连定把人家西秦皇族全部砍了,连国土都占了下来,如今是要去平城接受赐封,正式归附的。

    但这并不能干扰到他们对这位英雄的热爱。如今夏国已灭,众多亡国的王子中能混的像他这样富有传奇色彩的,简直是世上难寻。

    赫连定抓起粗陶碗一饮而尽,将碗又递给那老汉:“我自然记得你,若没有你们一门的帮助,我那时候就成了无家可归的丧家之犬。你姓乌,休屠人,是不是?我记得你,我永远也不会忘记自己的朋友!”

    赫连定在众人热烈的目光下和那老者行了个拥抱礼,贴面三次后这才又翻身上马。

    此时众人对赫连定的崇拜和爱戴已经达到了一个极点,长安城外震天喊着赫连定的声音,几乎让长安里那些奉命前来迎接拓跋提的官员和将领们把头皮都急炸了……

    要是颍川王这时候来了,看到这种景象,还不知道如何是想。说不定还以为对方是想给他个下马威!

    到底是那个不长眼也不长脑子的人想出来的主意?说什么劳民伤财又兴师动众,不如让他们同一天进城算了!

    长安缺这点财帛吗?这么多人一起涌进城,长安可容纳的了这么多百姓的拥挤?万一发生踩踏事故,岂不是更糟糕?!

    “阿嚏!”

    在队伍最前列持着节杖等着迎接赫连定,却发现赫连定三里路走了一个多时辰还没走到城门口的贺穆兰,莫名其妙的打了个喷嚏。

    “将军难道是着了风寒?”

    陈节抬头看了看头顶的太阳。

    “奇怪,今日不冷啊。”

    “师父是不是鼻子里进了灰尘?”盖吴递出一块帕子:“今日大军出动,到处扬灰,有沙尘入口鼻之中也是常事。”

    “奇怪了,有灰也不会卷到这边来啊。”贺穆兰接过帕子擦了擦碧水,轻声问身边的盖吴:“你到底借出去多少金子?”

    在杏城的卢水胡人穷的恨不得当裤子,赫连定在杏城躲藏的时候,过的就是有一顿没一顿的日子,当赫连止水过去的时候连眼泪都下来了

    ——他英明神武英俊不凡的老爹,已经过的像是叫花子一样了。

    赫连止水哪里见过自己父亲这么狼狈落魄的时候,而赫连定见到自己这幅样子被魏国的羽林军和儿子看见,顿时也是一张大便脸。

    好在花木兰这位主使不在,副使步六孤又是个圆滑的人物,加之赫连止水和卢水胡盖天台的儿子都去接他了,他的脸面也就挽回了一点,没有再如何扭捏,反倒直接提出了要求……

    他想把自己拾掇拾掇干净,整的像是个人物再走。

    这要求当然不过分,可难就难在杏城这地方,除了马确实不缺,但凡铠甲、兵器都缺的要命。

    他们逃命的时候为了让马力保持到最快,所有的负重都丢了,现在要再捡回来,到哪里捡去?

    狡猾的步六孤将军当即表示出来的急,身上没带财物,置办不了东西,可以把羽林军的东西借给他用。

    赫连定也不干,传了羽林军的铠甲衣着后,倒像是他们这一群人成了魏国的附庸了,所以赫连定只能自己想办法。

    卢水胡人是典型的“赚一块花五块”的性格,整个杏城上下要是有人有良好的储蓄习惯,也不至于把赫连定饿的形销骨立,养了许多天也喂不回来。

    于是乎,惭愧于他们卢水胡人没有把朋友照顾好,还把人差点饿死的盖吴小朋友,慷慨的表示自己身上带了六十斤金子。

    好在盖吴还有些脑子,没说把这六十斤金子送给他置办装备(若是他爹盖天台就说不定了),而是虚晃了一枪,说这六十斤金子是花木兰借给他改善卢水胡人生活的,可以先借给他。

    毕竟赫连定富得流油,他抢了西秦的国库,如今在西秦的人马团团守着这笔财富,莫说六十斤,再来六十斤他也还得起。

    当初羌人抢了赫连定的奇珍异宝后也很高兴,想找地方变卖。无奈金银这种俗物赫连定是不会当贡品给拓跋焘的,所以带来的都是不常见的宝贝,而且都打着西秦王室的印记。这些东西太过扎眼,羌人坐拥宝物无法出手,只能用自己的金子。

    这金子兜兜转转到了贺穆兰和羌人的手里,一来她能得到这么多金子原本就靠着羌人的帮助,二来牢狱之灾中羌人死了十几个人,他们的家人都需要抚恤,所以贺穆兰权衡一番后,一百斤金子只拿了二十斤,剩下的八十斤都给了盖吴。

    这些金子,经过盖吴和卢水胡人们的商量,留了二十斤作为日后东山再起的资本(你确定够?),剩下的扛回去给族人们改善生活、抚恤死者的家属。

    赫连定听了这些金子的用处也肃然起敬,拿了以后肯定自己会还,而且还会奉上利息,连本带利的还。

    不过,盖吴刚刚到手巨款就又因为“义气”送出去了,心中有些失落和后悔,这么也调整不过来,哪怕他又把自己人那份的二十斤给了族人也觉得难以填补,所以一见到师父,忍不住就问了出来。

    “真的会还吗?”

    “他那么个人物,还会欠你的钱不成?”

    贺穆兰好笑,“你是觉得转眼八十斤全没了,心中难受?那下次你行事就该记得不要热血上头,君子固本,你至少要留一半啊!”

    “真的会还吗?”

    别看他现在穿的光鲜,其实兜里面和他们一样——没钱!

    “别纠结了,若他真欠你钱不还,师父替你去还!”

    那钱可是她死里逃生才得来的!

    “师傅这么一说,我就放心了。”

    盖吴立刻露出了笑容。

    ……

    她是不是答应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赫连定入城弄的阵势滔天,官员们都暗自着急,贺穆兰作为前来搭救赫连定的武官之首,便跟着拓跋素一起去迎接已经到了城下的赫连定。

    赫连定如今是西秦国主,拓跋素是统万城的城主,按理该拓跋素和贺穆兰一起下马迎接他,可赫连定此番归降最多不过是个王爵,和拓跋素这个宗室也是平起平坐,拓跋素就有些不想下马。

    贺穆兰知道拓跋素和赫连定打了多年,不愿服输,可按照拓跋焘的想法,便是他亲来了也会下马去迎接赫连定的,情急之下自己先下了马,行了个礼就摆出要搀扶下马的常山王的样子。

    可是她力气极大,伸手不过在常山王的马鞍前一搭,也没见她怎么动作,常山王莫名其妙地下了马了。

    既然下了马,他也不好做出再爬上去的举动,只能对着贺穆兰一瞪眼,咳嗽一声和她并肩挤出笑容去和赫连定见礼。

    贺穆兰和赫连定几乎没有正面接触过,在战场上也看不清他的眉目,如今见了他,便知道世人夸奖赫连定相貌特异不假。

    这人眼睛狭长,脸型倒是匈奴人的方脸,而且鼻梁和嘴唇比例都极为协调,配上一双狭长的眼睛,看起来倒像是个汉人,还是威望极重的那种,还有法令纹。

    拓跋素和赫连定客气了一番,待到贺穆兰的时候,赫连定忍不住眼睛一亮,伸手过来握住她的双手。

    “花将军一直照顾我全家,我心中实在是感激……”

    他一边说着,双手一边用力,倒像是军中男儿平常暗暗考验别人本事的那种动作。

    贺穆兰心中十分狐疑,照理说她又收尸又照顾赫连家一家大小,怎么这人也不至于做出这样的失礼举动……

    被人握住一只手使劲用力什么的……

    贺穆兰心里有些不高兴,便装作更加热情的样子,也伸出一只手,反手将赫连定那只手也握上,看起来倒像是握手似的。

    “大王哪里的话,我只不过是奉陛下的旨意行事罢了,当不得您的感谢……”

    叫你用力!我不用力,你都不知道什么叫力气!

    贺穆兰手掌往内一顿,赫连定顿时满脸通红,鼻尖上已经开始冒汗。

    好在贺穆兰只是小小回敬一下,她正准备撤回手,猛听得一阵号角齐鸣,号角之中又有鹿笛啾啾,显然是一位拓跋鲜卑的贵族到了。

    拓跋素忍不住露出一丝笑容。

    “这小子,居然弄这么大排场……”

    号角之后,有八个穿着黑色毛皮大氅的骑士举旗开道,又有八个穿着白色毛皮大氅的骑士吹奏号角,随着旗帜和号角的登场,大地的震动声越来越明显,赫连定两百匹白马又算什么,只是刹那间,一整队(至少一千人)黑甲黑衣黑马的骑士出现在长安百姓面前。

    前来迎接拓跋提的长安将士们总算是泪流满面,顿时山呼起来。

    “黑山大将军威武!”

    黑甲骑士之前,身着狮子照夜铠的库莫提骑着乌云踏雪的大宛良驹飒然而至,其丰神俊秀之处,让无数长安女郎羞红了娇颜。

    贺穆兰目瞪口呆的看着如此拉风的场景,连还抱着赫连定的手掌都没有反应过来。

    ……!!!

    男人的面子之争,果真比女人凶残的多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