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323章 杀人者王斤

第323章 杀人者王斤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善射营听令,放下弓箭,进行整备!”

    高深提着灯笼站在众人之前,就像之前无数次操练时做的那样,对着善射营下达了命令。

    几乎是条件反射似的,一个个士卒将箭支还于箭筒,停止了脊梁站好。

    “高将军……您……您不是死了吗?”

    一个善射营的射手垂下手中的弓箭,不敢置信地看着高深的脚下。

    老人都说,人有影子,鬼是没有的。

    然而那盏灯笼不但照出了高深,也照出了高深的影子。跟着高深一起来的百姓在牢狱外大声呼喊着:

    “没死!没死!是王斤那狗官想要杀人灭口!”

    “你们别被蒙骗了啊!他们故意要让你们杀大官!”

    “被关在里面的是魏国的将军花木兰,你们杀了好人,就闯祸了!

    “高将军可不会骗人!”

    贺穆兰走出牢狱时,没想过高深竟然会救她。

    两人隔着善射营八百射手遥遥相望,以目光为礼,互相都为对方的勇气而感到钦佩。

    若说高深之前拼命想要搭上贺穆兰的那艘船的话,如今他已经成功了。贺穆兰从不亏待朋友,更不会怠慢恩人。

    “吾乃怀朔花木兰,虎贲军左司马,领‘虎威将军’将号。”贺穆兰从怀中取出自己的将符。

    将符和将牌不同,这东西真的可以调动人马,主将会把将牌交给亲卫表明身份,却不会把将符交给别人。

    “想来各位同袍是受人蒙蔽,所以才对我和我的朋友们下了杀手。”

    她高举着虎形的将符,让它在火把下被照的清清楚楚。

    善射营的人被这位新任的校尉带来,原本就是迷迷糊糊的。

    大半夜的,有人告诉他们高深在捉拿卢水胡乱贼的时候被杀了,这位新任命的校尉需要调动他们去大牢里镇压逃犯、捉拿真凶。

    他们平日里素来敬重高深的人品,一听说高深被卢水胡人杀了,顿时怒不可遏,也不管这个新来的校尉能不能服众了,先跟着他大干一场才是。

    等到了大牢门口,果不其然,一群牢中关押的犯人正在往外跑,其中不乏他们熟悉的犯人,也有不少卢水胡人。在这种愤怒的情绪下,善射营人人使出浑身本领,把这些犯人逼回了牢中。

    但此刻高深又活了,而所有的事实都告诉他们,他们陷入了一场阴谋之中,差点沦为别人手中的凶器……

    有些脑子灵光的,立刻就对着贺穆兰行了军中的礼节,表示自己的臣服。

    这里的百姓和射手们不明白前因后果,那位身为王斤心腹的新校尉却是一清二楚的,见到这种情况,不死心地指着贺穆兰的将符大喊。

    “莫给他骗了!虎贲军的将军怎么会带着卢水胡人?那将符一定是假造的!”

    “我也是假造的吗?我又为何会死而复生?”

    高深冷哼一声。

    “花将军,你莫理他,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他大势已去,如今还在虚张声势。”

    “恕吾等不能听命!”

    善射营的卫长大声反驳那位校尉的话。

    “您奉令来的时候说的是高将军死了,所以继任高将军的职位,如今高将军还活着,镇戍校尉还是他,我们不能听您的差遣,抱歉。”

    “你……你们……你们都反了!反了!”

    高深敢一个人来,便是笃定了一旦真相大白,死了心跟王斤走的人绝没有多少。

    王斤是长安太守不错,但军中一向是鲜卑军户担任将职和普通士卒,彼此之间千丝万缕,一旦一个人做错了事情,整个家族都蒙羞,所以对于士卒们来说,上阵杀敌可以,听从指挥也可以,但是以下犯上、杀害忠良,要是真的做了,是要被除族的。

    贺穆兰自己就是大魏军中的标杆人物,虎符这种东西,更不是可以随便作假之物,善射营的人不敢真的冒犯贺穆兰,也不愿得罪贺穆兰,油滑的卫长就把高深推了出来,不再趟这场浑水。

    此时贺穆兰已经笃定自己不会不明不白死了,转身推开牢狱的门,招呼陈节等人出来。

    当贺穆兰的身影重新出现在牢房里的时候,所有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叫了起来:

    “将军!”

    “师父!”

    “花将军!”

    “花木兰!”

    “我就说天命是在我这边。我可是有天子庇护之人。”贺穆兰笑呵呵地看着惊喜交加的众人:“和我一起堂堂正正的出去。”

    刹那间,所有人似乎都相信她的话是真的。仿佛天上真的有一位无所不能的老天爷,庇护着她,让她屡屡逢凶化吉。

    贺穆兰领着众人出了牢狱,这其中有不少是真的犯人,还是高深亲自抓进来的,一见高深带着善射营的人站在门口,而那位刚刚还在发号施令的校尉已经被捆了起来,顿时吓得跪了下去。

    “哟,是你们那,怎么,也跟着花将军出来了?”高深见到这群真犯人就笑了起来,“既逃过了一命,日后就更要好好做人,否则都对不起老天送你的这条命……”

    “是是是,我等日后一定改过自新……”

    一群犯人老老实实地认错,不但乖顺无比地回了牢狱,有的甚至还劳烦高深和家人传句话,报个平安。

    贺穆兰和高深并无深/交,只不过是夜晚被他莫名其妙的抓了起来,又照顾了一番,更不知道他的为人如何。可是当见到连犯人都能心甘情愿的俯首回去牢房之中,还有些犯人敢向他提出请求,只要是脑子没坏的人,都能推断出高深平时的为人。

    只凭这一点,贺穆兰就觉得他和自己是同道中人。

    贺穆兰这一夜由危转安,又由安转危,直至被高深搭救,可谓是一波三折,身心俱疲。偏偏她还有更多的事情需要处置,完全无法休息。

    “敢问高将军,想要杀了我的是谁?”

    贺穆兰挑了挑眉:“又为何非要杀了我们不可?”

    “乃是长安城的太守王斤。我把您的身份一禀报,他立刻就拍案而起,吩咐左右刀兵将我拿下,又险些将我杀了……”

    高深摸了摸胸口位置。

    “花将军,如今长安还是不安全,我护送您出城吧……”

    “你们谁都走不了!”

    一声怒喝之后,太守府中刀兵大作,站在牢狱大门外的百姓们吓得惊慌失措,一个个大叫着“杀人啦杀人啦”跑进了院子。

    王斤又怎会是束手就擒之人?他能当上长安太守,自然也有自己的嫡系人马和家中带来的私兵,这些人汇集在一起,人数足有他们数倍之多。

    王斤之前不敢动用私兵,怕落人话柄,而现在这种情况,若不能把所有人都交代在这里,日后他就会有□□烦。

    就算外面流言传的太狠,所谓死无对证,有他阿母庇护,他性命无虞。

    王斤亲自带私兵来,那就是不死不休。被捆着的“新”校尉露出绝望的表情,拼命地挣扎着:“完了,这下我们都要死了……”

    “善射营,战斗准备!”

    “是!”

    唰,唰,唰。

    箭上弦,刀出鞘,所有人聚精会神地凝望着入口,等待着即将来到的敌人。

    他们曾是同袍、是故交、是朋友,而如今,双方各为其主,不得不为了自己的生存而拼杀。

    贺穆兰领着卢水胡人站在弓箭手的前面,为他们担当护军。

    羌人们原本不想帮贺穆兰的,可这王斤摆出一副赶尽杀绝的样子,也只能暂时放下前嫌,互相合作,保命要紧。

    狄子玉看着被陈节和盖吴等人护在身后的玉翠,嘴巴张了又合,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出口。

    倒是玉翠看着这背水一战的情形忍不住开口唤起贺穆兰:“花将军,可否也给我一把武器?我武艺虽不行,自保还是可以的。”

    贺穆兰点了点头,却在全身上下摸了一圈也没找到武器。她的越影和磐石、战甲都落在客店里,乌金匕也在开锁的时候折断了……

    “用我的!”

    狄子玉从腰上取下佩剑,递给玉翠。

    玉翠毫不扭捏的接了,甚至还道了一声谢。

    到了这时候,狄子玉再看不出之前玉翠对他是有意利用,那他就真是白活了二十多年了,一时间心中悲痛难抑,几乎喘不过气来。

    最伤人的不是心有愧疚,而是毫不在意,犹如生人。

    大敌当头,贺穆兰哪里管的了他们这种儿女情长,也转身找善射营的卫士们要了一把武器,就这么站在阵前。

    王斤是不敢出阵的,牢狱前的空地也不大,一群人要往里面涌,贺穆兰和卢水胡人、羌人们堵在最前面,饶是外面人数数倍于他们,竟是没有一个能冲进来。

    “奉劝尔等不要为虎作伥!今日王斤残害忠良,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总是要有个决断的!到时候王太守能逃过一命,诸位却要做了垫背的替罪羊!”

    高深素来机警,否则也不会这个年纪就混到高位,被拓跋素当做倚重之人。他一边抵御着王斤私兵的攻击,一边扯着嗓子动摇对方的军心。

    “莫听他的鬼话,他早就给那些杂胡收买了!”王斤离得远远地,命令自己的心腹们大声呼喝,盖住高深的声音。

    贺穆兰之前根本不认识王斤,甚至连王斤的名字都没听过,要说对方为何会如此将自己恨之入骨,真是一点都不明白。

    若是能避免争斗也好,可现下这局面却是致死方休。外面的都是大魏的将士,这番自相残杀,简直是莫名其妙。

    贺穆兰冲杀了一阵,只听得外面哀叫一片,里面高深也在喊“别打了别打了”,耳边响着全是熟悉的鲜卑话,她伤的也都是军中的大好男儿,不知为何越打越憋屈,越打越愤怒,心中简直就是怒火中烧!

    “王斤小儿!你竟让我大魏的大好男儿折损在此处!若我出去后不能将你绳之于法,我枉生为人!”

    贺穆兰雷霆震怒之下,竟把身后镇狱的狴犴石像高举了起来,朝着王斤投掷了过去!

    这一击的力气何等之大,世人都听闻过贺穆兰的武勇,却不知道她竟可怕到这种地步。

    几百斤的怒目狴犴挟着巨大的力道向着王斤地方向而去,可能会撞上石像的那些私兵们一个个都惊慌失措的大叫着躲开,有的干脆就跪了下去抱住脑袋,直到那石像挟着劲风已经到了王斤近前,他左右的侍卫这才拉了他一大把,让他猛地后退了一步,避开那座石像。

    一声巨响之后,狴犴的石像重重地落在了地上,引得一地飞沙走石。王斤被侍卫拉的向后坐倒在地,看着面前不远处的石像简直是魂不守舍,腿软的站都站不起来了。

    传说龙之七子“狴犴”最憎恨犯罪之人,一遇见恶人就要把他吃掉,所以常常被人们塑做雕像,放在衙门和牢狱的大门两侧,或是绘在牢房的门楣之上做为装饰。

    会吃人的龙子自然长得不会面目慈祥,它的形象狰狞而有威严,跌坐于地的王斤一见到面前的吓人头像,顿时害怕的叫了起来。

    “妖……妖怪……此人是妖怪!啊啊啊啊啊啊!”

    王斤被侍卫搀扶起来后,吓得掉头就跑,连战局也顾不上了。

    这牢门口的狴犴石像可是有一对!谁知道花木兰会不会冷不防又丢了一个石像过来?被这个砸中,不死也得死了!哪怕擦到也会重伤!

    妖怪,都是妖怪!

    “花将军威武!”

    “虎贲无敌!”

    “降者不杀!”

    陈节和蛮古都是军中出身,最会叫阵和震慑,他们一见贺穆兰如同雷霆万钧般出了手,震得所有士卒都目瞪口呆,立刻大声呼喝起来。

    只见贺穆兰抛了石像后,手中武器也落在地上,索性不用武器,只凭一双拳头,舞的虎虎生风,触者无不倒地,简直如同凶神一般!

    在这种时代,将领的强大甚至可以让一支军队都丧了胆,花木兰的名声原本就传的极为厉害,再加上眼见为实,长安城里一些投靠王斤的将领率先就带着人开始撤了。

    这些将领们撤了,王斤也跑了,私兵们碰到贺穆兰和卢水胡人这群宿将做头阵,直打到天亮也攻不下牢狱的大门,又被善射营的弓箭射的伤亡惨重,顿时也萌生了退意。

    就在这时,太守府外传来了震天的高呼。

    “高将军莫怕,我们来帮你们了!”

    “杀人者王斤!杀人者王斤!”

    “杀人者王斤!”

    “杀人者王斤!”

    似是几万人一起高呼的声音在太守府的四方响起,其声音有老有幼,有男有女,一群人齐齐呼喊,简直是振聋发聩,就连长安城外都听得清楚。

    “这是……”

    贺穆兰惊骇地望着太守府外。

    “他们醒了。”

    高深挥刀劈下,畅快地大笑了起来。

    “他们醒了!哈哈!他们终于醒了!”

    ***

    太守府。

    王斤原本已经退入府中,开始搬动库房收拾细软,准备要逃,可刚刚被护卫们送到门口,又吓得退了回来。

    整座太守府的府外,每个街道、每个路口,全部都挤满了百姓。胡人的政权都不禁武器,他们拿着家里的刀枪棍棒或是弓箭,齐齐都涌到了太守府外,将太守府围了个水泄不通。

    这下王斤莫说想要逃出去,哪怕是伸个头,也会被愤怒的百姓给打死!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王斤也算是做到了常人所不能。魏国治下几十年,还没有那一次百姓齐齐围攻太守府,将太守逼得不敢出门的。

    民不惹官是百姓们惯常的容忍,可这王斤实在算不得好官,平日里贪赃枉法,不可一世,经常强迫百姓为他服徭役,动辄抄家搜刮奇珍异宝,早已惹得长安城怨声载道,就差一把火了。

    这里也不乏夏国原本的旧臣或乡绅,因为王斤的治理太过不堪,便率了护卫和家丁一起闹事的,所谓人一多胆子就壮,不是每个人都有高深那样的胆量,可一旦几千个人,几万个人站出来,那气氛互相感染,就连老弱妇孺都跟着站了出来,一起齐声讨伐那王斤。

    贺穆兰等人在牢狱外听到太守府外震天的高喊,知道他们已经请到了最强大的援军,其结果也自然是一目了然。

    私兵和长安城的守卫再怎么大胆,也不敢向全城的百姓挥动屠刀。更何况贺穆兰和高深很快就举着将牌平息了城中的不安,让守卫各司其职,百姓们也听从高深的劝告没有真的砸了府衙,或者把王斤千刀万剐。

    王斤是贺穆兰亲自杀进太守府绑了出来的,除了几个武艺颇高的侍卫,跟随在王斤身边的心腹早就在贺穆兰进太守府后院之前就落荒而逃。

    而这几个侍卫也是有趣,看起来像是拼命抵抗,可贺穆兰刚刚出手就知道他们留了手,果不其然,三四招之后,他们就吐血的吐血,中刀的中刀,躺倒了一地。

    原本关着贺穆兰等人的那件铁牢,如今正关着王斤。

    高深敲响晨钟之时,城门自然跟着晨钟的警报打开了,他派了几个认路的百姓一路向着统万而去,沿路报讯,将王斤的所作所为昭示天下。

    这些百姓一路报讯,一直到跑进了统万城,靠着高深的信物见到了拓跋素。

    拓跋素是镇守夏地的大将,得到报讯后惊得当天就发了兵。

    花木兰是陛下的心腹爱将,长安城是赫连定的发迹之地,无论哪个有一点损失,他这个大将军也不用当了。

    在这几天贺穆兰也没有闲着。狄子玉带着的羌人在动乱时想跑,却被太守府守着的百姓给绑了送了回来,也一起下了狱。

    得知长安的动乱,羽林军星夜赶路赶到了长安,因为有知道内情的玉翠在这里,所以赫连止水和玉翠一刻都不想耽误,在羽林军到的那一天就由盖吴等卢水胡指引着去杏城接回赫连定。

    贺穆兰应该要跟着赫连止水和玉翠等人一起接回赫连定的,拓跋焘派她出来调查此事,本就是想要让她再刷一轮声望,顺便卖赫连定一个救命的人情。

    可长安现在的局势却让她不能离开。

    一来牢狱里的狄子玉等人必须要由她和卢水胡人们亲自看管,二来贺穆兰不相信王斤杀人灭口只是为了黄金,有些事情,她还需要细细盘问。

    加之长安发生了动乱,高深和她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若是她脱身之后一走了之,便失去了仁义。

    更何况王斤犯了众怒,引起全城百姓围了太守府,他下狱后,拓跋素没来之前,贺穆兰就是长安城官职最高的军中将领,必须要负责坐镇长安城,以防真有前朝余孽或心怀不轨之人乘机生事,弄的“官逼民反”。

    若真是这样,那最先出头的高深肯定要受到重罚。

    原本这坐镇的事情高深也可以做的,但高深不敢。

    他为了救花木兰鼓动百姓,那是“形势逼人”。

    可若是他鼓动了百姓之后顺势接管了军队,那就是“作乱”了。

    贺穆兰也是为了高深的前途,不得不放弃救出赫连定的人情,只让盖吴带路,玉翠和赫连止水为副使,跟着羽林军去杏城将赫连定接到长安来。

    而她这么多天一边安抚长安的百姓,一边派人前去驿站传书白鹭官,将这里发生的事情送入京中去。

    拓跋素第三天上午就率着军队来了长安城。

    他原本以为来的时候会看到满城骚动,秩序混乱,却没想到进入长安时,一切井然有序,无论是迎出城外的长安官员,还是城门上依旧戍卫的守城将士,都和发生此事之前没有什么不同。

    不,还是有变化的,这些人的“气势”不一样了。

    走在长安街头的百姓不再愁眉苦脸,为着夏国灭亡后魏国统治而惴惴不安。所有的商铺门口都披红挂彩,像是庆祝着什么。

    小孩子敢跟在军队后面偷偷数着几匹红马几匹黑马,妇人们敢穿起艳丽的衣服露出娇媚的面庞徐徐而行……

    拓跋素第一次没有形象的东张西望,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即使在他统辖的统万城,也绝没有达到这种地步。

    不过三天!

    不过三天而已!

    “常山王,您在看什么?”

    贺穆兰和高深领着文臣武将迎接了拓跋素入城,见他四下张望,忍不住好奇地开口。

    贺穆兰也四处看了看,没发现有什么不对。

    和她刚来长安时,几乎没什么不同。难道说她和高深哪里做的不好,让这位将军不满了?

    “我在看……”

    拓跋素恍然大悟一般地叹道:“陛下会如此信任花将军,果然是有原因的……”

    贺穆兰一愣。

    “因为治理一地,要比打仗难的多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