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318章 劫财劫色

第318章 劫财劫色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古代的院子墙都不高,这让贺穆兰等人有了很大的方便。众人翻墙进入飞云客店的后院后,马不停蹄的直奔飞云楼而去。

    贺穆兰可以说是轻而易举的潜入了飞云楼。这些羌人虽然打扮成西域人,可其实本性却不会改变的,在这些老油条面前,几乎是被玩弄于鼓掌之间。

    “谁?”

    把守着楼梯口的羌人敏锐地回头提防。

    “你也太多疑了吧,什么风吹草动都要看看……”

    他的同伴打了个哈欠,果不其然听到几声鸟飞的声音,不以为然地拍了拍那个羌人的肩膀。

    “看,是鸟吧?”

    “这大晚上,客店里怎么会有鸟?我去看看。”

    “要看你看,我困死了,没精力跟着你东跑西跑。”

    尽职尽责的羌人去打探后面的动静,刚离开拐角,他那同伴背后就中了一筒吹筒的晕针,眼睛一翻晕死了过去。

    几个卢水胡汉子轻手轻脚的把这个羌人倚在栏杆上,做出一副睡熟了的样子,招招手示意贺穆兰上去。

    爬起来最麻烦的就是一层,越到上面,反倒守卫越松散。贺穆兰对卢水胡汉子们点点头,脚步轻快地上了二楼。

    至于那个看看动静回来的汉子会有如何下场,就不是她关心的问题了。

    上了二楼后,从二楼到三楼只需要翻越一层栏杆就上去了。贺穆兰上了三层,找到一个没人注意的角落,将背后缚着的鬼爪放下去,不一会儿,十几个卢水胡汉子就沿着鬼爪而上,陆陆续续的爬上了三层。

    三层到四层则有不少来回巡逻的武士,楼梯口也有强壮的精锐武士。贺穆兰掂量着自己若是要硬闯过去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如此一来,肯定要把一楼的羌人全部惊动。

    贺穆兰才刚刚皱了皱眉,盖吴就已经给了几个汉子一个手势。猛然间,忽然听到一楼那个机警羌人的声音响起:

    “楼上有人没有?和我一起的突然晕过去了,来个人看看!”

    这羌人大概平日十分沉稳,跑到三楼来求救,二楼和三楼的武士立刻分了几个过来查看,给卢水胡们或掩口打晕,或用吹筒放倒。

    一旦守卫有了缺口,想上去就变得容易的多。他们在缺口位置将鬼爪抛上去两个,再找一个在三层绕紧,缠在腰上,没一会儿,那个善于攀爬的汉子就沿着三层的屋檐爬到了四层,用鬼爪下面的牛筋绳把他们全部拉了上来。

    要找玉翠也是容易,整个四层只有她的房门门口站着的是女将。另一侧住着狄子玉,门口也是守卫森严,到了这层,便没有什么技巧可言了,只能硬碰硬。

    他们的时间不多,盖吴也不想有人折损在这里,一群人从角落里猛然跳将出来,打了对方一个出其不意,贺穆兰也顾不得怜香惜玉了,出手就是雷霆手段,直接重击了两个女将的颈侧,以她的力气,大概连颈骨都要骨折了。

    其余卢水胡人和羌人们缠斗在一起,有个羌人拿出一个哨子吹了一声,尖锐的哨声响彻了整个飞云楼,卢水胡埋伏在楼下的队伍立时发作,把楼下的羌人拖住,让他们不能上楼去增援。

    贺穆兰哪里会错过这卢水胡人为她争取的时间,当即一抬脚踹开了玉翠的房间,闪了进去。

    贺穆兰一进门,便有两杆□□两把单刀对着她的面门袭来,她反应极快,一个下腰避开,伸出一只脚踢飞了一把单刀,闪到侧面警戒地看着屋内。

    玉翠正被一个女将控制在后,贺穆兰脸上贴了胡子,玉翠认不出她来,却觉得这身形说不出的熟悉,只顾着眯着眼睛仔细打量贺穆兰。

    “阁下是何人,为何要擅闯女眷居住的地方?”

    一个女将抖动手腕,将那单刀舞的让人眼花缭乱,一边提防贺穆兰出手,一边试探贺穆兰的来路。

    贺穆兰自然不会跟他们多啰嗦,捏粗了嗓子哈哈大笑起来:“果然有个美人在这里!俺最喜欢美人,来来来,跟我去寨子里当压寨夫人!”

    她在军中久待,粗鲁的汉子也不知道见了多少,此时捏粗了声音扮成大老粗,无论是声音还是做派都说不出的相像。这些女将虽然不相信这么一个人带着诸多不明身份的刺客进入飞云楼是为了当采花大盗的,可显然问也问不出个名堂来,索性仗着人多又攻了过来。

    这几个女将应该是学过合击之术,女人身量和力气要比得过男人是很难的,但是在敏捷和悟性上却不弱于男人,合击之术有许多种流传下来,这几个显然学的就是比较普通的一种。

    贺穆兰左支右闪了一会儿,察觉出她们之间的破绽,在一个女子劈刀砍过来时候非但不闪,反而微微弯□□子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和腰肢,将她一把举过了头顶!

    这一下又快又刁钻,被举起来的女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手腕就痛得钻心,那刀也掉落在地上,叉着腿在半空中乱叫。

    玉翠原本还在仔细打量着来人是谁,待看到贺穆兰这抬手的功夫,顿时想起一个人来!

    魏国的后起之秀,被誉为“力能举鼎”的虎威将军花木兰!

    莫非是花木兰到了?

    这一下玉翠又惊又喜,只强忍着脸上的欢愉,掐住自己的虎口,以痛楚让自己平静起来。

    在一旁控制住她的女将是众女将之首,她见一炷香过去贺穆兰还未被拿下,心中已经知道遭遇了真正的高手。而外面没有救兵进来协助,走廊里反倒有兵刃碰撞之声,显然对方还有援兵,她心中一急,喊了声“得罪了”,抽出佩剑,居然横剑架在了玉翠的脖子上。

    “我不知道阁下是何人,但既然是为这位女郎来的,就当知道……”

    她话刚说了一般,却被突然大变的局势吓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来人竟然半点不顾玉翠的安危,把高举着的女将朝着她掷了过来!以这蛮子的力气,真要被撞到,玉翠要死,她也要被撞个分筋错骨的下场!

    这女将只是想挟制玉翠要挟贺穆兰,却不是想杀了玉翠。狄子玉等人还等着玉翠帮他们找到赫连定,而且这玉翠和少主狄子玉显然是有情的,若真伤了,不死也要死了。

    左右权衡之下,不过是眨眼间,那女将就做出了决定,抛下手中的剑,拉着玉翠后退了几步。

    顷刻功夫,被贺穆兰掷过去的女人就掉在玉翠原本站着的地方,摔得晕死了过去。

    贺穆兰见玉翠之危已解,立刻专心对付剩下几个女将。她们原本学的就是合击之技,首领在看守玉翠,又被摔晕了一个女将,剩下几人完全不是贺穆兰的对手,三招两式就被贺穆兰打的嘤哼倒地,给她一手提一个扔了出去。

    扔了女将们出去的时候,贺穆兰看了外面一眼,狄子玉已经带着一堆羌人冲过来了,只要几分钟的时间就能到,她的时间不多,再也不想多耽搁,调头又入了房间。

    “啊!你……你竟然……”

    贺穆兰刚用房间里的家具堵住门,就听到一声惊呼,侧头一看,只见玉翠头发披散,手中拿着一根细长的金笄,而一直保护着她的那个女将却心口一点朱红,显然是糟了玉翠的暗算。

    玉翠平日里是个十分得体的人,哪怕寄人篱下,也打扮的端庄有度,她是匈奴人,高髻之上靠长笄固定,这主笄被拔下,顿时叮叮当当掉了一地的头饰,加之她心情紧张,倒显出几分少有的柔弱来。

    玉翠自然不是柔弱的女子,她和贺穆兰并不熟悉,只有几面之缘,也不了解她的性格,更不知道这个冲进来的男人是不是贺穆兰,为了摆脱女将的监视,她趁她武器脱手杀了她,可玉翠却有自知之明,是决杀不了贺穆兰的,那么为今之计,唯有示弱,再静观其变。

    情况再差,也不会差过落入狄子玉手里了。

    “我是怀朔花木兰,赫连明珠公主的好友,受陛下和赫连止水的委托前来搭救赫连公。玉翠,你既在这里,敢问赫连公何在?”

    贺穆兰见屋子里唯一一个外人已经死了,也不再掩饰声音,大大方方的说明了来意。

    玉翠今日来了癸水,身体和精神原本就无比之差,又莫名其妙遇到敌人夜袭飞云楼,心中惶恐可想而知。当她听到熟悉的声音,顿时一口气泄了出去,跌坐于地。

    直到这时,她才发现自己的手腕和手掌上全部是长笄上滑落的鲜血,顿时喉头作呕,将那发笄一抛,在地上抹干净了手中的污血。

    “里面的是什么人!你若敢伤我夫人一根汗毛,我誓要将你碎尸万段!”

    狄子玉一时半会冲不过盖吴布下的人墙,又见女将们死的死伤的伤都被丢出了门外,心中大急之下只能朗声大叫。

    他也是个人才,见对面是卢水胡人,想着这里面的人应该是雇佣卢水胡人的主子,所以用匈奴话喊了好多声。

    贺穆兰是听不懂匈奴话的,狄子玉归顺魏国后学了一段时间的鲜卑话,可也说的不好,他用匈奴话骂了好几遍,贺穆兰反倒一脸迷茫地看着玉翠:

    “他在吼什么?”

    玉翠擦干净手上的血,咬着牙站了起来,待听到狄子玉喊得话,面色复杂地摇了摇头:“没说什么,就是些威胁花将军的话。花将军,你来的正好,我将这些羌人骗到这里来,原本就是希望能得个机会送信出去,好让陛下派人将狄子玉一伙一网打尽。”

    她见外面乒乒乓乓之声不断,心中知道花木兰为了救她肯定花了不少功夫,可她原本就是一枚废子,不值当这么冒险,当下从怀中掏出一封血帕,递于贺穆兰之手。

    “花将军,此书是汉字书写,你可认识汉字?”

    鲜卑将领多有不识字的,所以玉翠才有此一问。

    “识得。”

    贺穆兰接过血书,将它塞入怀中。

    玉翠见那血书贴身塞进了贺穆兰的怀里,不知道为何脸红了一红。

    此时外面已经隐约有了痛呼之声,而贺穆兰听到痛呼之声脸上有了焦急之色,玉翠一见便知道外面伤的是这位将军的人,当即一咬牙:

    “花将军,我走不掉的,我走了也没有什么用,反倒在这里能为我家主公拖些时间。听外面狄子玉的喊叫,他大概是把你们当成了打家劫舍的歹人,你索性将计就计,挟持了我出去,找狄子玉要些金银财宝,然后抽身而去。至于我为何在这里,赫连公又去了哪里,我都写在了血书之上,只要您脱身后仔细看看就知道了前因后果。”

    她从不肯麻烦别人,也不愿让别人为她送命,当即又捡起一把长刀,在那死去女将的心口又捅了一刀,掩盖掉发笄的伤痕。

    贺穆兰莫名其妙的看着她将死了的人又捅了一刀,然后捡起地上的发笄,在自己喉间点了一下,刺破了颈子上的皮肤,流出许多血来。

    “啊!”

    伤口不深,玉翠却叫的惨烈,外面的狄子玉听到声音后几欲发狂,赤着眼睛骂道:“你们这些卢水胡,为了钱财真是命都不要了!无非就是为了金银财帛罢了,要多少开个数,不要伤了里面的女人!”

    玉翠脸上闪过一丝晦暗不明的表情,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花将军,不能拖了,再拖你的人都要死了。用刀架住我的脖子,送我出去吧。”

    “你……”

    贺穆兰感慨地望着玉翠:“你真乃奇女子也!”

    有这样的决断和忍耐力,且不说别的,就算她自己,也许都没有这般的智慧。

    玉翠只是笑笑,顺从的靠近贺穆兰的身边,贺穆兰移开堵着房门的家具,从大腿的匕首带上拔出匕首,架在玉翠的脖子上。

    “玉翠,我要出去了,你可准备好了?”

    “我无事。”玉翠脖子上的血流了贺穆兰一手,看着倒像是被匕首割的。“您说小主公也来了,还请照顾好小主公,他年纪小,不经事,千万不要让他涉险。我的主公……”

    她红了红眼圈。

    “就剩这一条血脉了。”

    贺穆兰郑重地点了点头,抬脚踢开房门。

    “找他要黄金一百斤。他出来也是为了找卢水胡帮忙的,钱带的足够。”玉翠压低了声音在贺穆兰耳边说道。

    随着贺穆兰抬脚踢开房门,盖吴等人立刻往后一跃,围绕在贺穆兰的身边。

    楼下刀枪相击之声不断,还隐约有客店主人或小厮害怕的惊叫声,贺穆兰定睛扫去,盖吴等人身上只有小伤口,倒是对方伤的反倒厉害些。

    说来也是,这种狭小的地方,人多反倒不好施展,盖吴等人都是老江湖,只是让别人过不来,又不是拼命,这点自保的本事还是有的。

    她微微松了一口气,望着对面的眼神却越发凌厉了起来。

    “你不是卢水胡人?”狄子玉见到对方的首领虽是个大胡子,却并不是卢水胡人微卷的褐发,也没有卢水胡人特有的鼻子,顿时一愣。

    “你是卢水胡人的雇主?”

    狄子玉还是一口匈奴话,贺穆兰心中一慌。

    坏了,她听不懂狄子玉说什么,怎么要求赎金?

    玉翠见贺穆兰突然不开口了,顿时明白过来贺穆兰的尴尬,立刻逼出眼泪,嘤嘤嘤地哭了起来。

    “狄郎,他刚才要侮辱我,我没法子,正准备自尽保全清白,却敌不过他,连想死都不成。我对不起你,是我连累你了!”

    此时玉翠披头散发,喉间有伤,而她之前一直以冷静沉稳示人,哪里这样软弱的哭过?狄子玉和她相处了大半年,若说没情那一定是假的,否则也不会这样惊慌失措,闻言顿时怒瞪着贺穆兰,似乎要用眼睛将她千刀万剐一般。

    “那我倒要谢谢他,否则你就死了。你放心,你便是真被侮辱了,那也是我无能,我不会嫌弃你的。”

    饶是贺穆兰什么都听不懂,背后也有些发凉。

    卢尔泰是个狭促的人,闻言大笑了起来:“哎哟哟,你真把我们的头儿当成不经用的软壳不成?他进去才这么短时间,杀人的功夫都不够,哪里有时间欺负你这情人。”

    他也是怕贺穆兰把狄子玉激怒了,反倒起了拼命的心,只好侧面提醒下狄子玉这时间不够花木兰侮辱玉翠的。

    果不其然,狄子玉脸色顿时好了点,看着一言不发的贺穆兰,狐疑地问道:“你怎么不说话?难道是个哑巴?”

    “我要黄金一百斤。给我金子,放我们下楼,我就把这女人给你。”贺穆兰将声音憋得沙哑,用汉话慢吞吞地说出话来。

    狄子玉会一些汉话,可他以为自己听错了,掏了掏耳朵问身边的谋士王栋:“我没听错吧?他要黄金一百斤?”

    见王栋点头,狄子玉冷笑了起来。

    “素来知道卢水胡人见钱眼开,却不知道你一个汉人也有这般胆色。”

    他看了看一群卢水胡人,再见被贺穆兰用匕首抵着的玉翠,突然开口:“你们若是愿意帮我把我夫人救下来送给我,我给你们一百斤金子。你们若是杀了这个汉人,我给你们一百五十斤金子,干不干?”

    莫说盖吴,就算盖吴手下一干卢水胡人,从来一没有过这么多金子。卢水胡人虽然能干,无奈老弱妇孺太多,即使赚得多,人均一分,往往也挣扎在温饱线上,一听到狄子玉想要用钱策反,一出手就是一百五十斤,忍不住咽了口口水,脸上露出憧憬的表情来。

    “卢水胡不坏规矩,我们被雇佣在先,就要先完成了雇主的任务。”盖吴开口用匈奴话说道:“这钱我们想赚,但我们赚了,日后就没有人找卢水胡做生意了。”

    盖吴虽然不知道为何救玉翠变成挟持玉翠,但他日后能当卢水胡人的首领,显然也有过人的聪慧。为了能安然脱身,为了能混淆狄子玉的视线,他主动把这个黑锅给卢水胡人背了。

    这是个天大的人情,要知道贺穆兰只不过是收了盖吴做徒弟,却不是收服了卢水胡做私兵,这其中有极大的不同。卢水胡认了这单生意,就等于和羌人结了怨,哪怕这群羌人是冒充成西域的行商,可两边都知道对方的身份。

    西域商人可不是用匈奴话交谈的。这些夏地的杂胡只要一个扫视,就能知道来者是什么种族的胡人。

    贺穆兰听不懂匈奴话,却知道徒弟正在想办法斡旋,当下心中暗暗说了声“得罪”,胳膊摆动,显然是要在把匕首更送进去几分。

    狄子玉表面上在策反,眼睛却一刻都没有离开过玉翠,见贺穆兰又要动手,顿时大叫了起来:

    “别动手,我把金子给你们就是了!”

    王栋闻言大惊,压低了声音对狄子玉说道:“少主,那钱是北凉那边……不能给这些人!”

    狄子玉如今心乱如麻,他原本就不赞同父母以他娶不到赫连明珠的名义反叛,可是迫于全族的压力,他不得不为羌人打算,所以才走到这一步。

    之前乱阵中玉翠差点死掉,他吓的魂飞魄散,这才了解了自己的心意,不但将她救了回来,还以查找赫连定下落为目的将她带在身边,看她对自己从未有过的温声软语,娇嗔爱慕,心中说不出的满足。

    如今玉翠被人挟持,也有他的大半责任。若不是他一路招摇,扮成富商的样子,又让她冒充商队首领的夫人,如今也不会惹来卢水胡人这样的佣军。

    金子可以再赚,人却不能再得了。

    狄子玉知道自己的想法瞒不过王栋,而且那钱也不是那么好拿的,若是丢了,他自己首先就要被父母打个半死,可即使如此,狄子玉还是强装镇定地说道:“这么多卢水胡人,又不会从天上飞了走,我们把钱给他,再派几个人跟着他们,我们人比他们多,外面又有人手随时待命,到时候把钱拿回来就是。”

    “这只是计划,不一定能成。这么多金子,若不能放在妥当的人手里,我们自己都要内讧。”

    王栋不肯答应。

    “我看还是……”

    言下之意,要舍弃玉翠了。

    “现在要找到赫连定,只能靠玉翠。”狄子玉咬了咬牙。“我说了算!若有什么责任,我来担!”

    “自古美*水,想不到这玉翠女官不是美人,竟也能做祸水。既然已经知道赫连定在长安,被找到无非就是时间的事情,您却咬定了不肯牺牲玉翠,这不是大丈夫的作为。”

    王栋叹了一声,自古放不下美人的都是失败者,如同虞姬与之霸王,或者吕布与之貂蝉。

    可他只是谋士,他劝阻无用,主公又有令,也只能吩咐左右去把那金子抬来。

    事情直到现在,才算是明朗了起来。

    因为这边有人质在手,楼上楼下的卢水胡和羌人反倒有了一时的安宁,并没有互相再械斗,只是拿着武器对峙。

    楼顶上没有了响动,楼下的人都不知道什么情况。等了一会儿,只见盖吴伸出一个头来,对着楼下喊道:“不打了,准备走。”

    原来这一百斤金子不是放在一起的,而是分成了十份,分别放在一个信得过的羌人武士身上,看着像是行李包裹,里面却全是金子。

    十个重达十斤的袋子被丢了出来,顿时哐当哐当好多声声响,砸的卢水胡人们满脸雀跃。

    他们都知道这是意外得来的财富,按照贺穆兰慷慨的性格,怎么也要分他们一点,到时候他们也算是拜托赤贫,没有白来一趟。

    而狄子玉和王栋他们愿意给钱,也是因为卢水胡人的信誉太好,说了给钱放人,哪怕那雇主不愿意,卢水胡人们也会履约,是以羌人们竟是一点都不担心。

    贺穆兰看着卢水胡的壮汉们欢天喜地的把金子袋背在背上,似乎恨不得那袋子再重一点才好,忍不住低头看了看被“挟持”着的玉翠。

    羌人们都不是笨蛋,带着这么多金子肯定另有所图,可为了玉翠,甚至愿意把钱全部交出来,若非玉翠有着极为有价值的身份,就是狄子玉真的爱上了她,不愿意她有一丝一毫的损伤。

    如今来看,倒像是后者,因为狄子玉的眼神做不得假。羌人们虽然做出反叛的事情,可狄子玉性格不是那种城府深厚之人,这种焦虑又愿意付出一切的神情,绝不可能装出来。

    若真是装出来的,那狄子玉也太可怕了。赫连明珠没有嫁给他,确实是一番好事。

    而玉翠心计决断更是惊人,称之为女中豪杰也不为过。顷刻之间,她便把握了羌人的心理,以自己做棋子,不但不费吹灰之力就让他们脱险,还讹诈了羌人们一百斤金子。

    无论羌人准备拿这一百斤金子做什么,如今都做不成了。

    而这一切,都决定于狄子玉是否看重玉翠。

    玉翠赌赢了,贺穆兰却开始觉得狄子玉很可怜了。

    爱上这样一个女人,是狄子玉悲剧的开始。

    想到这里,贺穆兰不知为何低声对玉翠叹道:“这狄子玉,倒是对你情真意切,实在是可惜。”

    但凡利用“情”字的,除非自己不用情,否则两方纠缠,伤人伤己,到最后自己也痛不欲生。

    贺穆兰从未以情欺骗过别人,但从小到大看过的影视剧和各种文学作品也不知有多少,所以才发此感慨。

    玉翠听了贺穆兰的低叹,面上的神色却更加坚毅了。

    她选择这一步,固然尽了“忠”,却丧了“义”,失了“情”,实在是卑鄙至极。若她的主公脱了险,安然和赫连明珠重逢了,她就算是尽了自己该尽的忠。

    可若是狄子玉因为她的欺骗而有了个万一,她也不能原谅自己。她留在敌营,除了想要拖延时间,也是希望能找到两全其美的法子。

    若是找不到……

    大不了她把这条命赔了他就是。

    玉翠神色坚毅,表情严肃,看在狄子玉眼里却是贺穆兰低下头用言语调戏玉翠,顿时气得火冒三丈,大骂贺穆兰的无耻。

    好在贺穆兰也听不懂狄子玉说什么,还以为他丢了钱心中不爽,她得了一笔意外之财正高兴,又觉得狄子玉实在是可怜至极,所以不但不生气,嘴角反倒露出一丝笑意。

    狄子玉以为这个瘦长的大胡子是嘲笑自己,咬牙切齿一番才平息了情绪,恨声说道:

    “你们钱都拿了,可以走了吧?”

    贺穆兰点了点头,盖吴等人围做一圈,将贺穆兰和玉翠围在其中,护着她下楼。卢水胡人已经分布楼上楼下,见贺穆兰下了楼,立刻拥上来围住了他们,一起出去。

    就这样剑拔弩/张的到了一楼,狄子玉脸色铁青地说道:“已经到了一楼,不需要我们再相送了吧?快把我夫人还我。”

    贺穆兰见玉翠将头压的低低的,知道她内心也有愧疚之处,也就不愿再折磨这两人,只是点了点头。

    “我也守信用。你叫你们的人退出二十步,我带着我的人走。”

    她说的是汉话,王栋和身后的羌人们大声重复了一遍,羌人们抬眼看向狄子玉。

    狄子玉挥了挥手。

    “卢水胡人从不毁约。虽然我不知道卢水胡人为何开始跟着汉人糊口,但你既然能让卢水胡人信服,做出这种大事来,应该也是守信之人。”

    狄子玉把贺穆兰高高捧起,盖吴等人则露出满意的笑容。

    狄子玉原本是要找卢水胡做个生意的,只是天台军四分五裂,他却不知道找哪一支才好了,原本是要去杏城的,却因为玉翠说赫连定在长安而来了这里,这钱也就这么转一圈用另一种形式到了卢水胡手中。

    若是换了王栋,现在想法子也要和这支厉害的卢水胡搭上关系,想法子日后再行谋划他事,可狄子玉现在把贺穆兰乔装的大胡子恨得要死,情愿去找其他天台军残兵也不愿找这个欺/凌女人的狡诈汉人,所以决口不提合作之事。

    好在贺穆兰此行是为了了解玉翠为何出现在长安,此时目的已经达到,又白得了钱,等羌人一退,立刻让卢水胡人们背着钱后退到安全的范围,将手中的玉翠往前一推,自己拔腿就跑。

    玉翠被推得向前几步,立刻被早就准备的狄子玉抱了个满怀。玉翠一到手,他立刻大叫了起来:

    “把这群卢水胡全部给留下!将金子夺回来!”

    羌人人数数倍于卢水胡,飞云楼的楼里楼外都有羌人,贺穆兰等人强行杀出自然也是可以,但一旦这么做,他们的身份就全部暴露了。

    一群卢水胡人正背着重重的钱撒丫子狂奔,猛然间外面突然火光大起,周围传来了人声、脚步声、感谢声,以及他们最熟悉的——甲胄和兵器与身体摩擦之声。

    这下子,无论是卢水胡人还是羌人们心头都一片冰冷,虽然知道他们这么打斗肯定会惹来别人注意,但羌人们早就已经去前面塞钱打点过了,这个客店都被他们包了下来,只要掌柜的装聋作哑,不会有人去报官的。

    长安禁夜,能在晚上带着兵刃火把在街上这样公然走的,只有官兵。

    贺穆兰还在想着如何脱身,是不是要把自己的将军身份告知此地的镇守将军和太守了,就见着上千个全副武装的精锐士兵鱼贯而入,将整个客店围了个水泄不通。

    这些士兵后面跟着手拿火把的差吏,差吏们都满脸惶恐,显然也是临时接到了命令。

    卢水胡人和羌人们被魏国的正规军一围,各个都不敢动了。就连狄子玉也脸色苍白,不知道为何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

    一群身穿盔甲的魏国将士里走出来一个高大的男人,目光扫视了一眼飞云楼下的众人,尤其是为首的贺穆兰和被众人包围着的狄子玉与玉翠,朗声说道:“吾乃长安镇戍校尉,今夜太守府收到举报,说是有人聚众在飞云客店斗殴,所以太守命吾等将滋事之人带回去审问……”

    随着他的话语,他身后的执戈卫士们向前一步,抬起了手中的戈矛。

    “你们既然已经进入魏国,就得服从《大魏律》。在下是执行公务,希望你们不要抵抗,否则……”

    他嘿嘿一笑。

    “怪不得我们长安卫手下太狠了。”

    贺穆兰被这突然而来的变化惊得目瞪口呆,盖吴等人更是摸了摸背后的金子,心中大叫不妙。

    这世上最怕的是什么?

    猪队友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