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317章 艺高人胆大

第317章 艺高人胆大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玉翠发出“啊”的一声,并非因为癸水来了,而是看到了一道不该出现在这里的背影。

    她的癸水确实来了,不过那是她早上就发现的事了,但是她一直都忍着不适没有说,便是想借由这件事为自己谋取一些有利的局面。

    她大可以借由自己来了癸水要求独处,或者支开身边名为侍女实为监视者的诸多女将。

    但玉翠刚才太惊讶了,那种惊讶已经到了她无法掩饰的地步,所以“啊”的一声出口,为了不让车中的侍女发现她的不对,她不得不接着“哎呀”一声,将原本想要利用的癸水直接暴露了出来。

    好在她的猜测不错,狄子玉这个青楞小子一听到她癸水来了立刻面红耳赤,被她成功打岔了过去。

    玉翠是赫连明珠身边贴身的女官,可以说,赫连明珠亲近的人,她都能轻而易举的认出。而那道让她惊讶不已的背影,不是别人,正是赫连明珠的侄儿赫连止水。

    赫连止水原本被托付给曾外祖父张渊照看,后来被接入了平城,绝不会出现在远在夏地的长安。

    这样的结果让玉翠心如乱麻,几乎不能维持一贯的冷静自持。好在她如今告诉众人自己癸水来了,女人来癸水就是心绪不宁身体疲倦的,无论是女将还是狄子玉都不疑有他,反倒尽快找了一家客店安置玉翠。

    而另一边,小心翼翼跟着狄子玉商队的贺穆兰在看到玉翠从马车上下来后,便派了陈节去办手续,在这群羌人住下的客店旁也安置了下来。

    长安何其庞大,规模大的客店容纳几百人都是可以的,狄子玉和贺穆兰住的是长安坊内最好的两家客店,只隔着一条街,两边都有单独的院落,有四层楼高,为了能监视对面的动静,贺穆兰住在了最上层,而对面的狄子玉大概也是为了看管玉翠,将她置于顶层的主室里,自己反倒住了侧室。

    从二楼开始,每一层上楼梯的地方都有侍卫严密看管,玉翠住的房间门口更是把守着四个女将,那一层上也有六个打扮成西域武士样子的壮汉来回巡逻。

    若不是贺穆兰认识玉翠的长相,她几乎要以为狄子玉已经抓住了赫连定,将他乔装打扮成女人了!

    “你可看清了,对面的确实是翠姨?”为了安全起见,赫连止水和贺穆兰住在同一间,一听到贺穆兰打探回来的消息,顿时惊讶地叫出了声。

    “她应该和家父在一起才对,难道家父已经……”

    赫连止水面如金纸,无力地跌坐于地。

    “坏了……家父落在他们的手里,一定是……”

    “我在路口仔细看了一会儿,除了玉翠,我没发现还有谁被看管起来。我倒不觉得赫连公被抓住了,大概是羌人突击赫连公的时候抓了玉翠,所以将她严密看管起来。”

    贺穆兰的逻辑能力十分强,她推理了一会儿,便很冷静地劝慰赫连止水。

    “先不说我们推断赫连公是去了杏城,就算不是去了杏城,在长安这地方,狄子玉自投罗网,就算赫连公在他们手里,我们也能把他救回来。”

    她从地上拉起赫连止水。

    “你父亲如今还靠你去救,切莫做这小女儿状。我到希望赫连公在他们手里,如今他们在明我们在暗,也不是没有任何办法。”

    赫连止水仰起脸,满脸期冀地望向贺穆兰:“花将军此言当真?”

    贺穆兰原本就想去会会玉翠,问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如今无论是赫连定在杏城也好,还是已经死了也好,都不知道情况,可玉翠原本被当成赫连明珠公主去长安劝降,后来是和赫连定一起到西秦去的,如今应该跟在赫连定身边才对,只有她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众人之中,只有她武艺最高,这件事当仁不让的就落在了她身上。

    “自然当真。”她点了点头。“我去想法子将玉翠救出来。你在长安旧识可多?”

    赫连止水点点头:“长安有不少我父亲的旧部,虽然如今已经没有出仕了,但家中几百家丁武将还是有的。”

    “好!我晚上去夜探羌人住的高楼,你则由卢水胡人保护去找你父亲的旧部。若赫连公真在楼中,便烦劳那些旧部们攻进楼里救人。若是不在楼中,我们再从长计议。”

    贺穆兰心中大喜,语气也欢快不少。

    “我现在就去找卢水胡人商议此事!”

    二楼中的卢水胡人们正在大吃大喝,他们赶了一天的路,实在是辛苦的很。

    由于之前赫连止水说错了话,卢水胡人和赫连止水之间有些小龃龉,等贺穆兰领着赫连止水进了二楼卢水胡人们的地方时,双方都有些颇不自在。

    贺穆兰像是没看到他们的不自在一般,开口朗声道:“我晚上要去夜探对面的飞云楼,劳烦你们保护赫连止水出去跑一趟,找几个他家昔日的旧交。若是情况不对,还要请你们诸位护送他出来。”

    几个卢水胡汉子听了忍不住一愣,盖吴更是开口直接问道:“师父要去对面的飞云楼?不如徒儿也陪您一起去吧?!”

    几人竟是连赫连止水的事提都不提。

    这些贺穆兰不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了,将神色越发僵硬的赫连止水向前推了一推:“我一个人目标反倒小些,偷偷摸摸潜进去应该无事。倒是他武艺不强,长安城如今情况又复杂,需要诸位多多照顾。”

    “这没什么,徒儿派些身手好人又机灵的陪他去就是。”盖吴点了十几个人出来,俱是相貌平庸年纪又大的沉稳汉子,他们也许并无特殊之处,但都是经验丰富的老兵,配合赫连止水也不显得扎眼。

    天台军里年纪越大的人经验越厉害,是以赫连止水见盖吴一点便是十几个老兵,便知道他毫无敷衍他的意思,忍不住脸一红,对着十几个卢水胡人鞠了鞠躬,权当是之前说话放肆的赔罪。

    卢水胡人都是直率性子的汉子,见到赫连止水谦逊起来,都脸上带笑,大有一笑泯恩仇的意思。

    他们昔日走南闯北,又世居夏地,对长安城熟悉无比,待听到赫连止水要去的几个地方都连连点头,俱都知道是哪里。

    贺穆兰正在心中高兴,冷不防听到卢尔泰突然开口说道:“赫连小郎君既然在长安认识不少人,那长安肯定也有不少人认识赫连郎君。他若就这么出去,很容易被人发现。如今明面上羌人有这么多,还不知道长安有多少羌人埋伏着,我觉得,赫连小郎君最好乔装打扮一番再出门。”

    贺穆兰自己就贴着一脸大胡子,自然知道乔装打扮的重要,闻言上下扫了一眼赫连止水,连连摇头。

    “他身量不高,而且气度文雅,若是打扮成贩夫走卒,反倒不像。而且他带着你们这么多人,能乔装成什么样呢?”

    赫连止水不过十三岁,身量未开,面容白皙英俊。他从小在汉人高门的曾外祖父家中长大,一举一动都是按照汉人高门的贵公子培养的,和卢水胡人们在一起时,这群卢水胡人很容易被当做他的保镖一类,若打扮成其他身份,真是不伦不类了。

    赫连止水知道卢尔泰的担心有理,贺穆兰说的话也是事实,不由得紧张起来。

    他父族母族皆显赫,从小衣食住行无不精细讲究,这个已经成了习惯。人的衣着好改,行为习惯是改不了的,只有这时候,赫连止水恨不得自己能像个街头市井的小无赖一般,可以换一身破衣混入卢水胡人之中才好。

    卢尔泰却狭促地笑了笑:“乔装改扮成我们卢水胡人的小子自然是不成,不过打扮成女郎却是可以的。我们卢水胡人经常被人雇佣做护院,护着一个主家的小娘子出来游玩,最是合适不过!”

    卢尔泰的话一出,众多卢水胡人的脸上都露出有趣的笑容,有几个卢水胡儿郎更是连连点头。

    “是是是,小郎君气质斯文,面容也俊秀,装成女娃娃最是相像不过!再找一定锥帽来,谁也猜不出小郎君是小女郎啦!”

    贺穆兰莫名地看了看赫连止水,只见他从额头到耳后全涨成了红色,脸上更是有气愤的表情。

    可卢尔泰诸人笑虽带笑,可说话时的表情也是无比认真。他们都是闯荡北地的老油条,会提出这个意见,也许有几分挤兑或者故意让赫连止水难看的意思,但这意见绝不会错,对赫连止水的安全也确实有好处。

    陈节原本站在屋子门口守卫,听到卢尔泰的话,顿时一个回头,兴奋地叫了起来:“将军,上次你叫我买的胭脂水粉还在我那,有一大半没用完呢,要不要我拿来?”

    这一嗓子喊完,再也没有人注意赫连止水什么表情了,有几个卢水胡人“啊”了一声,用极为诧异地眼神看向贺穆兰,似乎无论如何也无法将贺穆兰和涂脂抹粉联系起来。

    盖吴则更是露出一副“我师父居然是变态”的表情,眼睛圆睁,嘴巴微张,几乎魂不守舍。

    “啊,那堆东西你还没丢?”贺穆兰想起之前用过的胭脂水粉,意外地问道:“你留着呢?”

    “将军给狄司马用的东西都是精贵的胭脂,一盒顶我半个月月俸,我哪里舍得丢!”陈节摸了摸头,“上次您在房里给狄司马用完,让我丢掉,我舍不得,就收起来了。原本想着要是遇到心仪的姑娘,我就给她用了……”

    他嘿嘿地笑着,全然没注意到满屋子里的卢水胡人都露出满脸迷茫惊讶或是了然的表情。

    赫连止水当然听说过“喋血美人”狄叶飞的名声,他和花木兰的友情甚笃,花木兰甚至为他闯过崔太常府的事情更是传为平城的佳话。

    可是花木兰在房里给狄叶飞涂脂抹粉……

    这信息太惊悚,以至于让赫连止水忘了刚才的尴尬,一下子呆愣了起来。

    “那就这么说了,陈节再出去一趟,买一套少女的衣衫,再找一顶锥帽回来。我等下给赫连止水描画一下,让他装成女郎和你们一起出门。记住,买匈奴女子的衣裙,鲜卑女和汉女的衣衫都不方便行动,匈奴女子下面是裤子,一旦出了什么事情,他也好跑掉。”

    贺穆兰当机立断的做了决定,转头问赫连止水。

    “这样可好?”

    “好……好……”赫连止水梦游一般的回答完,见陈节已经得令跑出屋子了,这才激灵一下,如梦初醒。

    “好?好什么?”

    他刚才是不是答应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听到他的问话,卢尔泰等人都是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盖吴则和赫连止水一般,还未从梦游一般的状态中解脱出来,嘴里不住喃喃着:“是师娘?不是师娘?若不是师娘,要叫什么?可他不是女人,也能叫师娘?难怪他不让我叫师娘……”

    这一段绕口令的话除了他自己谁也听不懂,贺穆兰向来大而化之,也不刺探别人的*,即使盖吴在喃喃自语,也没仔细听他说什么。

    长安十分繁华,各民族的人都有,所以成衣店到处都是。没一会儿,陈节就捧了一套桃红色的衣衫裙裤回来,甚至还买了一双女孩子的鞋。至于锥帽,更是镶着漂亮的鸟羽,显然价格不菲。

    他向来机灵,向来为了衬托出赫连止水女郎的身份尊贵,连成衣和配饰买的都是精致的,以至于陈节和贺穆兰报出自己买行头的价格时,都忍不住直龇牙,显然很是肉疼。

    贺穆兰向来记账不算账,闻言也只是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又拿来陈节带来的胭脂水粉和眉黛,稍微为赫连止水描画了一下,一个容貌清秀的女孩子就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贺穆兰的化妆方式和时人的化妆技巧不同,她刚刚穿来花木兰家时,就被花木兰阿母袁氏那可怕的化妆术荼毒了一番,吓的全家老小都惊慌失色,从此袁氏再也不提贺穆兰再穿回女装涂脂抹粉的事情。

    但贺穆兰的淡妆是偏向自然的,这也是为什么狄叶飞服用五石散毒/瘾发作时她为他涂脂抹粉几乎没什么人发现的原因。

    在贺穆兰的描画之下,赫连止水只是长相较硬一些的女孩,他还没长胡子,脸上绒毛都还在,眼角眉梢画的柔和一些,也就难辨雄雌了。

    赫连止水原本还以为贺穆兰将他化成了女子常见的那种大白脸红胭脂,额头贴了花黄,等在铜镜里照出自己如今的长相时,忍不住惊叫出声:“哎呀,这是怎么画的,想不到将军竟有张敞的本事!”

    贺穆兰历史不好,这些卢水胡人更是没听过张敞是谁,一听到赫连止水的话,齐齐露出迷茫的表情来。

    赫连止水从小在当世高儒的张渊膝下长大,看的是汉人的经典,见众人迷茫,反倒不好意思的按倒了铜镜。

    “汉书里说,汉宣帝时,京兆尹张敞的夫人因眉角有伤,所以张敞每日要替自己的夫人画完眉后,才去上朝。有人因为这个把这件事告诉汉宣帝,认为他怠慢公务,张敞就说‘闺房之乐,有甚于画眉者’,意思是,在闺房中,比画眉更过分的情趣之事都有,我又不耽误国家大事,就给我夫人画个眉,又何必问他个究竟呢?所以众大臣和汉宣帝就不再提这件事情……”

    他典故说了一半,就觉得自己的例子比的不太对,好在他是男孩,也没有想太多,只是停住了接下来的话。

    “原来是这样。不过我这就是随手画画,这和画画差不多,我没想那么多。”贺穆兰听了这段典故,觉得大涨知识,也对那位为夫人数十年如一日画眉的张敞生出些好感。

    她看到赫连止水穿戴女儿衣冠、化了妆描的柔和点之后没有不自在的表情,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赫连止水原本就是匈奴人,匈奴少女和少年的服装相差不大,加上贺穆兰画的不是大花脸,他自然就放松了。

    “赫连小郎君,你懂得真多,不愧是太史令家的公子……”

    卢水胡人们则十分佩服有知识的人,卢水胡人从汉代开始为汉人打仗,也因此显名,所以对汉代的历史尤为有认同感,听到赫连止水随口就能说出一段汉书里的事情,各个收起调侃的表情,表现出尊敬的神态来。

    赫连止水也不明白为何自己只是说了一段典故卢水胡人们就前后截然不同,但对方对自己友好总比有龃龉好,所以心中一乐,随手带上锥帽,和贺穆兰打了个招呼,便领着十几个卢水胡人出了客店。

    只留下盖吴脸色更加古怪,嘴里不住嘟囔着“师父画眉,师父给他画眉,师父……师娘……”云云。

    贺穆兰将赫连止水送走时,天色已经渐渐泛黑。魏国的律法是夜有宵禁,而原本的夏国是没有宵禁的规矩的,长安在赫连定治下时夜夜灯火大亮。

    可如今由于长安已经被魏人收复,天色一黑,各处摊点和行人都往家里赶,唯有客店依旧点着灯笼灯火通明,店中一楼厅堂内留着不少用晚食的客人。

    贺穆兰摸了摸脸上用糯米汁黏上的大胡子,暗想着这样进入对面楼里,即使见到玉翠对方也许一时也忍不住她来,索性忍痛一把撕掉了胡子。

    “花将军,你准备怎么混入对面?”

    卢尔泰见贺穆兰把佩剑磐石都取下来了,忍不住咋舌道:“武器总是要带上一把的吧?”

    “我有匕首。等天黑了,我摸到后门,想法子一层一层爬上去。”

    她臂力超群,做个引体向上简单至极。这时代的屋子都是木质结构,楼层较矮,她便是想借着自己过人的臂力躲开众人的注意,从偏门的地方一点点爬上去。

    只是她也知道自己这法子实在太依靠运气,神色中就不免带出几分犹疑来。

    “哈哈?我们还以为将军有什么好法子,竟是想一层层爬上去?莫说晚上还有巡更的人,若看到将军在攀爬会不会叫嚷,就算将军爬上去了,那上头这么多羌人,你还能把自己变不见了不成?”

    卢尔泰哈哈大笑了起来,连连摇头。

    “哦?难道诸位有什么办法?”

    贺穆兰自视甚高之心收起,耐心地请教卢水胡人们。

    “花将军忘了我们之前都是做什么的。”一个卢水胡人矜持地笑了笑,“我们天台军,原本就是什么活计都接的。这其中,自然也包括救人。”

    卢尔泰也是一副得意的表情,从腰间解下一个竹筒,晃了晃。

    “此乃吹筒,里面装满浸了蒙汗药的牛毛针,射/入人体时无声无息,只要片刻功夫,就会让人昏睡过去。”

    另一个卢水胡汉子则从背后包里掏出一副爪子,下面系着长长的绳子。

    “此乃蹬墙爪,下面是牛筋绳,绳子可长可短,最长时能拉出十丈高。到时候将军到了楼上,将这个放下去,我们便都可上去。”

    随着两个卢水胡汉子弄出自己的法宝,另一个卢水胡汉子也表演了自己的绝技——只要是他听过的声音,他都能模仿出来。他模仿贺穆兰说话时的声音惟妙惟肖,甚至连贺穆兰的一丝沙哑磁性都模拟了出来。

    还有一个特别会学鸟叫,连鸟振翅飞走的声音都会。

    正在贺穆兰瞠目结舌间,一个卢水胡汉子双手抓着墙,像是壁虎游墙一般飞速爬到了屋梁上,蹲在梁上对着贺穆兰眨眼。

    “诸位……实在是让人叹人观止!”

    贺穆兰张大嘴。

    “我竟不知诸位还有这样的本事!”

    此时盖吴也从那副梦游的状态中回复了过来,闻言骄傲地一笑:“我卢水胡从商朝随妇好女王东征西讨开始,绵延数千年,能一直到如今,可不是全是靠打家劫舍。当年河西的士卒,我卢水胡人占了一半,从西域到河西,何处没有过我们的踪影?”

    随着盖吴的介绍,又走出了几个汉子。有一人目能夜视,在黑暗中如履平地。有一人精通近身搏击,贺穆兰和他对练了几招,竟发现自己一时半会连抽身都不能,除非用足力气把对方弄伤,否则就要被他一直缠住。

    至于其他会用飞剑的、精通暗器、毒/术的,更是有好十几人。

    难怪盖吴说父亲的精锐都跟着他入京,他一个人都不愿意抛弃。这些人可真正是一些宝贝,远比能打架更有价值!

    更别说这些人还真的能打架!

    贺穆兰见到后来,几乎是两眼放光,连声音都在颤抖。

    她似乎已经看到了一支特种兵的雏形,一支几千年来都没有见过的新型兵种。有这些人在,也许可以做到兵不血刃,便能破城得胜!

    只是这些都是后话,如今的局势也由不得贺穆兰想这么远,她只知道,有这么一群卢水胡人在,她原本潜进对面飞云楼的把握,已经从六成上升到了十成,而救出玉翠的可能性,也从三分变成了七分。

    要知道,她原本只是想潜进去问问玉翠发生了什么,对能救出她来,是不抱有什么希望的!

    “好!太好了!”

    贺穆兰一击掌,大声称好。

    “众儿郎,随我夜探飞云楼!”

    卢水胡人们得到了肯定比得到金银珠宝还高兴,一个个慷慨激昂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随之迎合。

    “是,将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