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316章 狭路相逢

第316章 狭路相逢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考虑到这个时代感染了是件很可怕的事情,无论赫连止水怎么一力坚持,贺穆兰还是休息了一天才让他继续骑马。

    赫连止水有着自己的坚持,即使贺穆兰表示这些卢水胡人的伤药很好,而且她包扎和卢水胡人包扎没什么区别,赫连止水还是坚持要求贺穆兰替他包扎。

    这时代的小孩子懂事的早,受到的教育和熏陶也和现代人不一样,赫连止水有一点无法避免——赫连止水是贵族,而卢水胡人只是一群杂胡。

    在他看来,卢水胡低贱且粗手粗脚,即使贺穆兰再怎么觉得大家平等,也无法抹杀多少年来教育和环境所产生的隔阂。

    以贺穆兰的角度看,止水只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孩子,拓跋焘派他跟上是为了获取赫连定的信任,也是为了表示大魏对赫连定的诚意。

    替他上药是没什么,可不顾身体想要强行出发,却是无法接受的,毕竟赫连止水身份已经十分重要了。

    在斟酌之下,贺穆兰亲自带着赫连止水赶路。

    “哈哈哈哈……你怎么侧着身子骑马……哈哈哈哈……不会掉下去吗?”卢尔泰一看到赫连止水骑马的姿势就大笑了起来,恨不得笑的栽下马。

    赫连止水面色难看地将合拢的双腿打开了一些,恼羞成怒地吼道:“不是我腿伤了,何必这么骑马!”

    “哈哈哈,知道你腿伤了,哎哟啊哈哈哈哈,上次我看人这么骑马还是个小女孩,你真是赫连公的儿子吗?这么大的人了,骑一天马而已,就必须要花将军带着……”

    “尔等不过是一介杂胡,竟敢……唔,唔唔唔……”

    赫连止水不解地回头看身后的贺穆兰,后者正捂住他的嘴,不赞同地摇了摇头。

    随着他一声“杂胡”出口,气氛诡异地滞了滞,卢尔泰爽朗的笑容蓦地收了起来,成功的不再调笑他。

    只是除了不再调笑他,连看他一眼都不看了。盖吴更是从贺穆兰身后驾着马出了列,挤进卢水胡人之中安抚着什么。

    贺穆兰放下赫连止水的手,不由自主地叹了一口气。

    赫连止水的曾外祖父张渊是那么的老谋深算、眼光卓绝,赫连定也算是一时人杰,可这个孩子还是有着纨绔子弟的习气,并且没吃过苦。

    要不是贺穆兰知道他本性不坏,只是因为经历过太惨痛的事情所以性格有些乖戾以外,队伍里要有这么一个□□,她早就撂挑子不干了,非把他蹬出队伍不可。

    这孩子也是聪明,发现气氛陡然一变,立刻楚楚可怜地抬头问她:“花将军,是不是我刚才气话说的太重了……”

    “这种话以后休要再提。即使是陛下,也从未在这些卢水胡的勇士面前称呼他们是杂胡。”贺穆兰不赞同地看着他:“你现在确实是拖了我们后腿,我亲自带着你多有不便,可是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你应当忍耐才是,对着卢水胡人发火,甚至口出恶言,不是君子所为。”

    赫连止水的脸一白,呐呐地说不出话来,最后只把头低了下去。

    杏城附近多山,如今又是冬天,策马疾奔起来的风能把人脸给刮伤。贺穆兰在北地早已经习惯了这凌冽的狂风,赫连止水原本还想维持他自己的风度,结果被风吹了一早上差点掉下去几次后,乖乖地回身倒着坐,把自己窝在贺穆兰温暖的斗篷里,直接装死。

    卢水胡人看都不会看他一眼,当然更不会笑话他,只有路上的行人纷纷侧目,对着赫连止水指指点点。一个小伙子侧着身子坐,还将脸倒埋在一个汉子怀里,自然能引发无限的遐想。

    贺穆兰是个不重视别人看法的人,一路上没有遮遮掩掩,你爱怎么看怎么看,可是赫连止水却不是这样的人,一路下来,恨不得两条腿赶快好,再也不受这异样的眼光了。

    转眼间一日过去,几百人直奔长安城留宿。过了长安,再西行三日便是秦州。夏国刚定没多久,打了这么多年仗,百姓还没有恢复过来,长安是赫连定的封地,镇守了近十年,赫连止水对其十分熟悉,西行路上需要补给,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长安。

    他们要去杏城是秘密的探查,自然要乔装改扮,贺穆兰用糯米汁做的胶水给自己贴了一脸的大胡子,不用热水是化不开的。而赫连止水穿着的是普通人家的衣服,看起来像是个小仆。

    两人带着亲兵、家将,还有几百个卢水胡壮丁,一看便联想到秦州赫赫有名的“天台军”,所以在入门时,反倒惹出了麻烦。

    门卫不放他们进城。

    赫连止水刚要发火,却被贺穆兰伸手拉到了一旁。他身后的陈节熟练的从怀里掏出一包东西,和城门官说了一会儿,又塞了点东西后,一群人终于被放行了。

    赫连止水哪里见过这样的场景,张大了嘴奇怪地问道:“陈将军刚才给了他什么?怎么突然态度大变?”

    不但放他们进去,还亲自给他们引路。

    为什么呢?

    等他闪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问出了口。

    “因为这是魏国主义特色。”贺穆兰好笑地回答了他,见赫连止水一副懵懂的样子,笑着说:“因为我们付了买路钱。”

    “什么?买路钱?家父在的时候,这里从未有这样的规矩!”赫连止水不敢置信地说:“谁准他收买路钱的?收了给谁?大魏竟也愿意养着这么多蛀虫?”

    “你叫什么,以前平原地区也有城门费,只不过不敢这么明目张胆而已。”卢尔泰冷笑了一句。

    “你再叫下去,给钱也没用了,我们非得给扣下来不可。”

    赫连定带着人离开长安直奔西秦以后,魏国就又把长安打了下来。城门官都是军中退下来充当卫戍部队的,所以吃黑吃的更重。

    就在几人刚刚穿过城门,正商议着哪里可以安排这么多人的食宿时,又有一支丝毫不逊色于他们人数的商队进了城。

    商队是所有城市都欢迎的一群人。他们走南闯北,使南北的货物可以交通,又从不吝啬金钱,税交的也高,而且人数越多的商队越受欢迎。

    这一支商队似乎是凉国以西来的,有的做西域胡人打扮,为首之人高大威武,年纪颇轻,骑着凉国产的宝马,身后还跟着一辆马车,马车外的车辕上坐着两个侍女,看样子这马车载的是商人首领的女眷。

    西域人和汉人不同,西域人经商经常带着妻子或孩子,哪里容易生活甚至还会安家在哪里。长安在东西交通之处,又是大城,进来这么一支商队虽然很壮观,但并不怎么让人奇怪,可等赫连止水和贺穆兰看到那首领的长相时,顿时吓了一跳,立刻低下头,一个蹲下来像是捡东西,一个立刻将脸对着马鞍,装作整理马具。

    那支商队的首领似乎也对这边这么多卢水胡人很感兴趣,但他把前方的蛮古错当成了这支人马的首领,仔细打量了好久以后移开了目光,似乎没有找到自己想知道的东西。

    这一群人过去后,一大一小忍不住松了一口气。装作捡东西的贺穆兰立刻直起了身子,惊讶出声:

    “他怎么也在这里!不是该在秦州吗?”

    赫连止水脸色更坏。他和那位首领有些熟悉,属于面对面绝对认得出来的那种,他在这里,那他的身份是藏不住的。

    “……无论如何,我们先找个地方住下,最好离他们远一点。”

    贺穆兰看了看身后的卢水胡人,又望了眼蛮古。

    “他站得考前,他们似乎把你当成首领了,若是有所接触,记得不要穿梆了。”

    她说的郑重,蛮古立刻重重地点头。

    “将军放心,我会小心。”

    ***

    凉国打扮的行商队伍已经走出了一阵子,见狄子玉频频回头看后面,他身边做管家打扮的汉人谋士王栋忍不住开口相询:

    “主公可是看后面那群卢水胡人?虽然看起来勇猛,但他们的首领似乎是名不见经传的人物,应该是分裂后的天台军一支。”

    天台军分裂后各奔东西,夏国到处都见得到。有做佣兵的,有做山贼的,也有混入市井糊口的,所以王栋才有此一说。

    “倒不是那些卢水胡人……”狄子玉的气质比起最初来几乎有天壤之别。他顿了顿,继续说:“敢这个时候到处跑的卢水胡都应当没有什么问题。我是觉得刚刚那个捡东西的背影……”

    他摸了摸下巴。

    “怎么看起来那么眼熟?好像哪里见过似的。”

    “狄子玉!你是要憋死我是不是?”

    他身后的车子里突然传出一声女人的叫嚷。

    “既然进了城,快让我去如厕!”

    “女人就是麻烦,她还在摆她公主的架子!不过是个假的,装个几天,真把自己当主母了……”狄子玉嘟囔了几句,人却乖乖的策马到了车边,指挥几个族人去找合适的客店。

    “喂,你忍着点。我说你也娇气,车上解决就是了!”

    狄子玉撇了撇嘴。

    “你要再这么麻烦,我就把你杀了!”

    “你杀呗。杀了我,没人能带你找到大王。”

    玉翠在车子中哼了一句。

    “你说赫连定躲到了长安,长安这么大,到底怎么找?”狄子玉气的挥动着马鞭:“我虽说愿意娶你,可也要你替我找到赫连定才行。你别提前就摆主母的架子,你爱慕我,我可对你没什么怜香惜玉的心思,小心我……”

    “哎呀……”

    车中一声惊叫。

    “怎么了!”

    狄子玉知道玉翠不是娇气的人,惊得滚鞍下马,赶紧打开车门。

    车辕上四个侍女名义上是侍女,其实都是他母亲贴身的女将,各个都有不输给男人的本事,玉翠根本无法出车子一步。

    车中还有一个会武的侍女,寸步不离的盯着她。

    车子里,那贴身的女将面色阴沉地皱着眉头,玉翠原本是跪在车中的,如今正半蹲着身子,捂着腹部面露痛苦之色。

    见狄子玉开了车门,玉翠斜着眼睛瞟了他一眼,嘲笑道:

    “不是要我小心吗?”

    狄子玉一时语塞,掩饰地开口问道:“你到底怎么了?”

    玉翠拢了拢自己的衣袖,又半跪了下去。

    “没什么,只不过是癸水突然来了。”

    她尚且没有什么害羞的表情,闻言的狄子玉却变成了一张大红脸。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