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309章 扬威军中

第309章 扬威军中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么多人来守护她的安全,无论是不是她要求的,于情于理都该人家吃饱饭才是。

    可她家只有两个厨娘,而且厨上也没准备这么多人的吃食,她原本想着陛下赏的粮食就算年后来六十几个汉子也够吃了,如今这两百六十人要想要吃饱饭,现做肯定是来不及……

    “陈节!”

    贺穆兰想了想,对陈节招了招手。

    陈节脚一滑,露出一副“果然是我果然太聪明能干也是个问题”的表情,耷拉着脑袋“在”了一声。

    “去开库房,把我的细绫取一匹出来,换些管够的吃的过来……”

    贺穆兰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陈节。

    虽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但她知道陈节甚是聪敏,虽说人多了点……

    好吧,不止是多了点。

    但她相信他一定搞的定的!

    陈节拖拉着脚步,在蛮古幸灾乐祸的眼神里去忙活了。

    ‘嘿,叫你小子一直卖机灵!机灵是那么好表现出来的吗?老子要不是笨,也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蛮古心中大乐。

    ‘聪明人才被坑,笨人就做笨人的事就好了!’

    贺穆兰每日清晨都要练武,练武后才用膳,所以厨上准备做最多的是各种汤水,汤和粥是不会凉,而且越炖越香的。

    但今日的清早分外诡异,贺穆兰和蛮古练着武,小校场上几十号汉子一边肚子咕噜咕噜叫看着他们比划,一边大声叫“好”。

    练到后来,蛮古也实在架不住这么多双眼睛退了下来,反倒变成几十个汉子车轮战轮流去给贺穆兰喂招。

    以往这种情形,贺穆兰只在一种片子里看过,就是那种出场牛逼哄哄的大反派,一边练武一边叫手底下人过招,把手下人打的阿达阿达乱叫手下人还要大喊“xx好厉害属下实在不敌”的那种。

    然而反派既然是反派,最后总是要输在一个横空出世的穷小子身上,此人必须集各种穷d丝的大成与一身,而且还要有个美貌无比的青梅竹马,而这个反派恰恰又看上了他的青梅,于是乎d丝逆袭的故事经久不衰……

    每次一遇到这种剧情,贺穆兰就由衷的想说一句:

    “小子,你还是去和反派搞基吧。为了超越你而追逐你什么的,难道不该走那种片场吗?”

    哎呀发散思维一下子扯远了。

    贺穆兰头疼的看着对面如丧考妣的卢水胡汉子。

    “我的剑名为磐石,重达百斤……”贺穆兰看了一眼地上碎裂掉的单刀,“我和亲卫练武,亲卫用的都是高车的锻铁剑……”

    那汉子双目含泪的抓着只剩半截的单刀,嘴里喃喃着“碎了碎了它陪了我好多年居然碎了我连菜刀都买不起我到哪里去买刀以后我难道要用棍子吗”……

    其见者流泪,闻者伤心,逼得贺穆兰不得不开口许诺:“咳咳,我库房里还有不少刀剑,等会我让蛮古去给你取一把。”

    说时迟那时快,虎目含泪的汉子眼里的泪光刹那间收了个干净,用着卢水胡人特有的憨厚笑意大大地点着头。

    “多谢将军了!”

    “将军将军,俺仰慕您的武艺已久,请和我过几招!”

    “将军将军,他们武艺不行,我可是卢水胡青年之中第一人,来来来,让我来给您喂招!”

    “花将军,我也是使剑的,请您指点!”

    ……

    贺穆兰被一群汉子围着,只得做出了一件从未做过、大大灭自己威风的事情……

    啪嗒。

    磐石落地。

    “各位都是好汉,若是伤到了就不好了,我们还是就空手比划,如何?”

    贺穆兰暖暖一笑,态度风光霁月至极。

    卢水胡人:……老子衣服都脱了,你跟我说这个?

    ***

    也不知陈节是怎么做到的,二百六十人的吃食,他竟是不到半个时辰就全部准备好了,虽然这吃食……

    “还是胡饼够味!又管饱又能夹肉!”一个汉子吃的满嘴流油,“花将军真是大好人,我们干活,其他人家能给我们喝口粟米粥就不错了!”

    这个汉子还能边吃边说话,更多的是连话都不愿意说,只顾着往嘴里塞,唯恐张口掉了饼渣的。

    贺穆兰从穿越到北魏来就不爱吃这里的东西,唯有胡饼吃起来有些像前世的杂粮饼而得到例外。但即使如此,也架不住年年吃月月吃军营吃行军吃,此时再见胡饼,有种隐隐想吐的感觉。

    可陈节做的没错,在这时候要想一下子买齐二百多人的吃食,唯有一次能做出十几个的胡饼最节约时间,他只要把东西两市跑一遍,包圆了胡饼送到昌平坊来,喂饱两百多个汉子是绰绰有余了。

    这些汉子啃胡饼啃的津津有味,导致贺穆兰和陈节几人吃着麦饭喝着羊肉汤都有负罪感,原本奉为美食的早膳也吃的食不知髓,匆匆用完就放下了。

    一干卢水胡汉子大快朵颐,待吃了个肚儿圆以后将手一拍。

    “吃饱肚子好干活,花将军,您说要干哪个,大伙儿抄家伙上就是!”

    “就是,要干翻谁,您给个话,我们上!”

    贺穆兰原本还觉得这些汉子鲁直的可爱,待听到他们的话,心中却是一寒。

    人说“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若吃不饱饭,活不下去的时候,是没办法谈礼仪道德的。盖吴坐拥三百尚武之人,却无法喂饱他们,也不能让他们感受到荣誉,时日一长,不是他们抛弃盖吴另起炉灶,就是盖吴带着他们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若她没有收下盖吴为弟子,这个过程有多长呢?

    十天?二十天?三十天?

    说不定一个月后,平城附近就多了一支人人惧怕的流氓地痞队伍。

    卢水胡如今只是因为不服管教而被魏国忌惮,平时并没有什么劣迹。若是他们开始聚众哗变、杀人越货,卢水胡人的恶名就洗不掉了,魏国也势必要狠狠地约束他们才是。

    如此滚雪球一般的滚下去,民族之间的矛盾渐渐变大,到了最后,谁也说不清为什么会有仇视之情了。

    这世间的仇恨是不是一开始都是这样结下的?若是那些胡人们都能活下去,是不是就不会造反?

    羌人也好,白龙胡也好,最初是不是因为活不下去才走上这条路的?

    那为什么会活不下去呢?这又是谁的责任?

    贺穆兰越想越是心惊,到了后来,几乎到了冷汗淋漓,口不能言的地步。

    望着院子里乱七八糟坐了一院子的卢水胡人,贺穆兰最终却没让他们去“干”翻什么人,只朗声说出一句话来。

    “各位都是大好男儿,怎能为一顿饭而轻易许诺?诸位的大好本事,应当用在有意义的地方,我这小恩小惠,当不得各位这番好意。”

    “花将军,你这人好是好,就是太虚伪!”卢尔泰擦了擦嘴巴,大声叫道:“咱们愿意来保护你,虽说有盖吴少主的请求,可我们也不是什么人都跟的。否则凭我们的本事,去混个打手护院,岂不是天天都吃香喝辣?我们愿意跟着你、保护你,自然是觉得您是个大大的英雄,和那些吸人血的贵人们不同。”

    “您也是普通军户出身,您的一顿饭,自然和那些贵人们的一顿饭不一样。您当我没看到那位小哥的苦脸?都是穷人家出身,我们吃了您的饭,自然就要为您办事,否则就是我们没脸没皮了。”

    卢尔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兄弟们,我们可是那般混吃混喝之人?”

    “不是!”

    “既然不是,我们就要打起精神来!哪怕来行刺的是天王老子,也给他们打回去!”

    “是!”

    贺穆兰自认并不是容易被感动之人,可听着这一群汉子们的嘶吼,心也仿佛被热油滚过一般烫的快要炸裂开来。

    他们还不知道自己可能面对的是自己的同胞,也许遇到那些行刺之人,他们也不会如同自己说的那般“打回去”,可即使如此,此刻他们真心实意的感情,她已经收下了。

    “是,是我太虚伪了。”

    贺穆兰豪爽地点了点头。

    “如此,就要多劳烦各位了!”

    “将军好说!”

    “有我们这么些人在,除非出动羽林军,否则谁也不能摸到你半根头发!”

    一群人熙熙攘攘地吵闹了起来,这种氛围实在太像是军中,虽然不过短短的半年,贺穆兰却觉得离那金戈铁马的日子太远了,此时见他们七嘴八舌,不但没有烦躁的感觉,反倒由衷的发出微笑。

    直到那熟悉的声音又传入她的耳中。

    “花将军,晚上包饭吗?”

    ***

    “其实不需要这么多人。”

    贺穆兰苦笑着看着身后一大群人。

    “而且我们骑马,你们不一定……”

    “将军不要操心我们,我们也有马,城里没草场,我们养在城外。”一群汉子们笑着回答贺穆兰。

    “花将军您骑马在前面,我们一定跟上就是!”

    昨日便约了源破羌在虎贲新营相见,虽然昨日以有事搪塞过去,今日若是再推,未免有些不给面子。

    贺穆兰手段不够圆滑,但这种得罪人的事情也不肯做的。而且若日后传出花木兰被区区一支箭就吓得不敢出门的事情,恐怕也会传为笑柄。

    可她再怎么厚脸皮,让两百多个这样打扮的卢水胡汉子跟着她去虎贲军营……

    真的好吗?

    就这样,贺穆兰第n次感受到“万众瞩目”的感觉,可第一次是这样恨不得大家别看她的。

    任谁骑着高头大马,后面追着两百多个衣衫褴褛的汉子,都会觉得不自在。

    好在很快就出了城,但贺穆兰可以肯定的是,以素和君那无孔不入的白鹭官们的本事,她带着两百多个胡人招摇过市的消息就会传入那位陛下的耳朵里。

    而且还是卢水胡人。

    她马上就要出使北凉了,身边多出这么多卢水胡人,真的没问题吗?

    贺穆兰泪流满面的骑着越影往前走,有种干脆还是下马牵着走算了的感觉。

    再看看左右的陈节和蛮古,他们的表情比她的还迷茫。若说将军骑马是惯例,可亲卫骑马,身后跟着两百多步卒,实在是让人不适应。

    一行人就这么表情各异地出了城门,那守城门的城门官甚至还翻来覆去的反复看了贺穆兰的将牌无数回。若不是城门官早就习惯了贺穆兰清早出城去虎贲新营,怕是此刻已经把他们当做可疑人士给拿下了。

    这些卢水胡汉子倒是各个都趾高气扬、精神抖擞的样子,似乎有位这样天下闻名的领头者十分荣幸。

    待到了城外,贺穆兰看着一马平川的官道,再看看身后穿着草鞋、狗皮靴等乱七八糟鞋子的卢水胡人们一眼,不由得犯难。

    “花将军,你别管我们了,我们跟的上。再往前一点,我们的马就可以骑了……”

    汉子们大大咧咧地示意她不要在意,贺穆兰拗不过他们,骑着越影一路小跑,朝着虎贲新营而去。

    “将军……将军……”

    陈节听到身后连续不断的脚步之声,瞠目结舌的望着后面的卢水胡汉子们。

    “他们……他们居然……用跑的……”

    贺穆兰没有回头也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心中实在是酸涩。

    “嗯,你也别回头,马不要骑的太快。”

    那一阵一阵的发足狂奔之声击入贺穆兰心底,让她忍不住神色肃穆。

    这支卢水胡人,当得起后世那赫赫有名的“天台军”之号。即使是鲜卑军中,也极少有这种方式急行军的情况。

    他们真是用自己的双手、自己的双脚,在这大地之上奋斗至今的!

    平城城外来往的旅人们都好奇地注视着这一幕:在最前方,骑着黑色大宛良马的将军带着两个亲卫,正一路小跑的往某处山谷而去。在他们的后面,穿着各种肤色的魁梧汉子们埋头苦追,虽累的气喘吁吁,却人人都有喜色。

    这些人有些面有菜色,有的衣衫不整,但任何一个人拎出来让人看了,都只会发自内心的赞一声“好汉子”。

    这“好汉子”赞的不是形貌,而是他们的言行举止,这是真正在沙场上历练过的满足,虽发足狂奔,却甘之若饴。

    “什么情况?哪位将军又新弄出来的练兵之法?让人跟在马后面跑?”

    一个走南闯北的行商问身边的朋友。

    “那前面骑着大宛马的将军是什么来路?”

    “那将军我确实不认识。”行商见多识广的朋友眯着眼睛看了好一会儿。“不过我国境内的大宛马就那么几匹,这将军应该非富即贵……”

    花富贵还不知道别人如何议论他们,直到到了一处离官道不远的草场附近,才陆陆续续有人出来,牵着一大群马。

    这些马大部分都是良种,和这些汉子破破烂烂的衣着比起来,任何一匹马站在他们身边都像是偷来的,可这些马对主人亲昵的态度却做不得假。

    直到现在,贺穆兰才算是真正松了一口气。

    两百多个汉子翻身上马,和带马前来汇合的族人遥遥抱拳感谢。这些人大概就是之前说过的“不能出来”的朋友们,远远对着贺穆兰行了个礼便转身离开了。

    虎贲新营门口。

    衣冠齐整、身着铁锈红色衣袍的五百私兵们整齐划一的站在营门之外,在虎贲右司马源破羌的带领下迎接贺穆兰。

    如今日已高升,一群私兵身着皮甲,内着袍服,虽是冬天,也被太阳照的汗流浃背,加之等的时间也长,有些人不由得露出烦躁的表情。

    源破羌的私兵大都是从南凉跟出来的亲兵,有一些是他死去的兄长们的心腹,有一些是南凉那些破国贵族的子弟,源破羌年纪不大,虽能统辖他们,但他们心高气傲肯定是有的,他有意把他们拉到门口静等,也是为了磨磨他们的性子,锉锉他们的锐气。

    不一会儿,源破羌听到了远处传来的马蹄之声,在这里的都是在行伍之中打滚的宿将,一听这马蹄声,再看看尘头,便能估算来的有几百人。

    “敌袭?”

    源破羌心中一惊。

    “不,哪个敌人能不声不响打到平城外?若真是敌袭,几百人只够平城外的驻军塞牙缝的。”

    源破羌心中安定,便又看了一眼身后面露各种惊疑之色的部将们,出声警告:“不要妄动,先看看情况。”

    马蹄之声越来越近,随着马蹄声而来的,还有一阵阵奇异的怪味。

    有些像是集市之中咸鱼膻肉、鸡鸭鱼鹅夹杂在一起,又被太阳炙烤过的古怪气味;还有些像是邋遢了几个月的抠脚大汉们聚集在一起,齐齐脱了鞋袜的味道。

    这味道实在是让人心中不喜,源破羌再落魄时也是王子,最注意仪表,等看到贺穆兰领着一大群穿着古怪、身上散发出各种气味的汉子来到军营之前时,哪怕他涵养再好,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脱口而出:

    “花将军,莫不是你以为我带着私兵给你下马威,所以……”

    他看了一眼她身后奇装异服的卢水胡人,苦笑着说道:

    “……砸场子来了?”

    莫说是贺穆兰,便是任何一个人看到贺穆兰带着的这群人,都会生出这样的想法。

    若是不喜源破羌的行为,以贺穆兰现在的威望和身份,在若干家、贺赖家或库莫提那里借上几百个精兵撑场面是一句话的事情。

    可他偏偏带着几百个市井之徒,有些一眼看去还是杂胡的市井之徒前来虎贲军营……

    “此事一言难尽。”

    面对源破羌此等的猜测,贺穆兰也只能翻身下马以示绝无此意。

    随着贺穆兰下马,陈节、蛮古和一干卢水胡人也纷纷滚鞍下马,动作干净利索,显然都是经常行军之人。

    看到这些人可能确实是老兵,并非贺穆兰四处找来羞辱秃发家的私军的,源破羌的脸色才算好了一点。

    贺穆兰领着两百多号卢水胡人进入军营,和源破羌并肩而立,用春秋笔法大致说了下自己遇刺的事情,然后这些人都是自己弟子找来的朋友,热心护卫云云。

    时人爱豢养私兵,就连游侠儿都是呼啸着聚众山林,也有大量的破落贵族家中带着许多家人四处流窜,源破羌自己就是如此,自然对这些卢水胡人心有戚戚焉。

    如此一来,他的态度又更好了一些,可他身后的私兵们却不是如此。

    卢水胡人当过佣兵,不过佣兵是什么?

    那都是野路子,莫说补给辎重粮草都要自己想办法,像这样吹角连营、军帐齐备的军营更是从未有过,更别说那广阔的校场、来来回回摆弄各种器械的后勤兵卒了。

    所以这些卢水胡人一进军营就用各种羡慕和好奇地眼神东张西望,偶见几匹好马被人牵着走过,眼神里都是炽热的东西。

    他们仿佛已经看见当这座大营满布将士时雄壮的操练声,鼻子里似乎也闻到了擂鼓出征时誓师酒的清洌之气,那马鸣嘶嘶,刀剑出鞘的交杂之声更像是完美的乐章,一下一下激荡着他们的耳膜。

    幻想是最美好的东西,每个男儿都有金戈铁马的梦想,更何况卢水胡人几百年来曾无数次和正规军并肩作战,直到十六国时北方一片混战才沦为不入流的人马。

    他们好不容易碰上一个英明的领袖盖天台,结果就在乱军之中被长孙翰斩了,之后虽然分崩离析,可心中那些热血却是没有熄灭的。

    这些男儿热血澎湃,源破羌的私兵们却一脸嫌弃鄙夷的看着这些草莽之徒,有些卢水胡人连双鞋都没有,裹着草和破布缝合在一起的怪东西,甚至还有人连腰上都没有腰带,只用草绳胡乱束做一团。

    源破羌敏锐的发现了自己部下的那些心思,又发现那些卢水胡人们对此是一种不屑一顾的坦荡,顿时明白这些人应该是有真本事的。

    正是这些真本事让他们无视了他那些部下的骄傲,因为他们的骄傲不在于身份和衣着,而来自于对自身力量的自信。

    想到这里,源破羌露出在黑山军营时那副可爱的笑容。

    “花将军,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他亮出两个小虎牙,对贺穆兰建议:

    “不如让两边都活动活动?”

    ***

    一个时辰后。

    “呃!啊!我认输!我认输!”

    “莫打脸!我认输!”

    “我就不认输,有种你打死我!呃啊!你还真打死我?”

    校场上一片鬼哭狼嚎之声,两百卢水胡健儿对上精挑细选的两百源家军,几乎是以吊打对手的气势不停的赢着拳脚。

    这些私兵除了平时的操练和出征,其他时候都有贵族养着,从不为生存发愁,而这些卢水胡健儿除了每天必备的练武,寻常做些苦力、或是搬运东西都是常事,一身腱子肉简直能撑爆衣衫。

    他们将什么街头乱斗、乱军中活命的本事一齐上来,顿时打的这些私兵丢盔弃甲,恨不得抱头鼠窜才好。

    贺穆兰和源破羌也算有些私交,源破羌的私兵心高气傲是她早就知道的,而且在黑山时他也是这么打击左军的气焰,贺穆兰明白他的想法,所以就让这些卢水胡汉子们下场去“玩玩”。

    这一玩,就玩出了这个结果。

    莫说只是想让他们知道草莽之中也有猛士的源破羌,就连贺穆兰都没想到这些汉子们有这样的本事。

    能坚持到最后还跟着盖吴的,果然都不是庸人。

    这些汉子也有意让花木兰看看他们的本事,手上的功夫绝不收敛,可就苦了这些私兵,被打的要命不算,若是不幸被压在卢水胡人的身下,闻着对方身上传出的阵阵汗味和异味,真是恨不得大哭一场才好。

    两百个汉子轻松赢了对手,满场里除了源破羌手下几个特别强的老家将,几乎是哀鸿遍野,躺倒一片。

    卢尔泰能屡屡出头,自然武艺不弱,他稳稳赢了之后,带着几个卢水胡汉子前来向贺穆兰致礼。

    “花将军,幸不辱命,还好没丢了您的脸。”

    贺穆兰笑着点了点头,心中当然高兴。

    “你,你究竟在哪里找来这么一群……”

    源破羌脸上震惊之色无以言表,到后来甚至站起了身子,直接站在点将台边沿看着他们比斗。

    眼见这些汉子一个个对贺穆兰尊敬无比,更是让他暗暗心惊。

    贺穆兰见这些卢水胡人莫名其妙的扬了威,也为他们心中快慰。

    “啊……”

    她看着狂热到恨不得将这些卢水胡人收入帐下的源破羌,轻笑了起来。

    “自己送上门来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