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307章 突遇暗杀

第307章 突遇暗杀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69书吧 www.69shu.io,最快更新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

    贺穆兰收下了盖吴,最高兴的自然是陈节。

    不知是命运非要把陈节和卢水胡人纠缠在一起,还是陈节的同情心使他总是怜悯受苦之人,年少的盖吴和陈节很快就成了好友,甚至让蛮古都嫉妒起来。

    陈节和蛮古,可还没有好到无话不谈的地步。

    “什么?你母和舅舅都是伪造的?是卢水胡族人为了掩饰你的身份……”陈节扫视了一眼盖吴。

    “难怪你也算是少主,却邋里邋遢,连饭都吃不饱。”

    “我已经让别人担了这么大的风险,自然不能再叨扰人家。他们家里也不富裕,再加我这一张嘴,更是过不下去了。”盖吴的表情黯淡起来:“其实也有人给我介绍脏活儿,我忍着没去,想再熬熬看,还好熬过来了,不然……。”

    陈节一生下来就是军户,他家是大户,过的并不辛苦,所以还有一丝年少者的天真之气,待听到盖吴的话,忍不住开口:“什么是脏活儿?倒夜香吗?”

    一旁听着的蛮古翻了个白眼。

    “我们抓的刘宋的那个燕七,就是干脏活儿的。杀人、绑架、偷盗、骗取钱财,这都是脏活儿。还有些打家劫舍的事情,也是脏活儿。”

    陈节听了忍不住一凛。

    “盖吴,你可别做这些,让将军知道了,会把你全身骨头都打断的!”

    “我现在怎么会做脏活儿!”盖吴叫了起来,“我恨不得日日在将军身边听他的教诲,怎么会干这种事!”

    “想听我们家将军教诲的多了……”陈节骄傲地挺了挺胸,“你好不容易得到这个机会,要珍惜啊!”

    “你们几个别闲谈了,走了。”贺穆兰从里屋出来,换了一身皮铠。“今天源司马的私兵入营,我们要去迎接。”

    陈节和蛮古立刻从台阶上站起身,口中称“是”,一个去给贺穆兰等人备马,一个拽着盖吴低声问道:“你有马没有?”

    “原本是有的。”盖吴尴尬地低下头:“后来实在没法子,卖了换米了。”

    “一个战士无论如何,都不能抛弃自己的战马。”贺穆兰听到盖吴的话,忍不住唏嘘,“你们卢水胡人一点营生都没有吗?何至于潦倒到如此地步?”

    “能有什么营生?羌人还能贩马,杏城是出了名的久旱之地,连养马都不行。”盖吴喃喃自语,“何况赫连大王定下的赋税是交七留三,哪里养得活家人。”

    “陈节,去把生辰牵来给他。”

    贺穆兰想了想,吩咐陈节。

    “咦?那匹马……”

    陈节愣了愣,待发现贺穆兰不是开玩笑,一脸意外的去牵马了。

    “你既入了我门下,我便赠你一匹马作为礼物。这匹马名曰‘生辰’,是我昔日伙伴的坐骑。他是一个真正的勇士,曾经救了我一命,我希望你能不负这匹马上一位主人的英名,好好用它。”

    生辰在她这里只是替马,一个月都骑不了一回,不如送给盖吴,至少他只有这一匹坐骑,定会爱惜。

    宝马和美人一样,若没人欣赏,亦会郁郁而终。

    盖吴听贺穆兰那话的意思,那位骑马的勇士应该是死了,而且是救贺穆兰而死的,忍不住心中惋惜。

    一想到这样一匹有故事的马给了自己,盖吴恨不得对贺穆兰肝脑涂地,发誓自己也会为她舍生忘死才好。

    陈节将一匹高大的黄鬃马牵来给了盖吴,盖吴虽然过的潦倒,但他从小就跟着盖天台走南闯北,见识可能比贺穆兰还广,一见到这匹马就知道这是一匹上好的柔然马,心中更是欢喜。

    生辰已经很久没给贺穆兰骑过,走起路来都有些拖拉,待被盖吴牵住缰绳的时候还忍不住甩了甩脖子。

    盖吴也是会驯马之人,一边抚摸着它的鬃毛安抚它,一边让它嗅自己的气味,直到彻底安静下来了,这才翻身上马。

    生辰稳稳地立在地上,并没有挣扎。

    此时所有人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谢谢师父!”

    盖吴兴奋的牵着缰绳。

    “这马真不错!”

    贺穆兰却想到了花生,花生套的这匹马来给她献上时,也是这么的兴高采烈。

    一想到花生,贺穆兰心中忍不住悲凉,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跟着夸耀几句盖吴会驯马云云。

    等她驾马远远的走到前面了,盖吴这才心中不安地问身边的陈节:“为什么师父看起来不太高兴?”

    陈节见贺穆兰没注意后面,小声道:“你这马的主人叫花生,是个柔然的奴隶,被将军收到身边做随从,结果将军养伤时恰逢柔然人逃窜,花生为将军引开这些柔然人,最后死在他们手里了。自那以后,将军就把生辰留下做了自己的坐骑,也不在提花生的事情。”

    陈节想起那位少年,嗟叹了一句:“他确实是个不错的人,胆大心细,而且把将军照顾的无微不至,连洗澡都站在门口守卫,若说将军最信任的人是谁,大概就是他了吧。”

    洗澡也会站在门口守卫……

    把将军照顾的无微不至吗?

    俗话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盖吴想了想,他自己的阿爷死了,如今最亲近的理应是师父,若是他像是侍奉自己的父亲那样侍奉师父,师父应该也会欣慰吧。

    师父会送自己这匹马,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期盼在其中呢?

    盖吴越想越多,只觉得自己这几日过的实在太舒坦,一点都没有“孝敬”贺穆兰的意思,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他会好好表现的!

    “哎,还是贵族好啊,虎贲军的人还没有募齐,源司马的私兵就先到了。哪像我们家将军,光杆将军一个。”

    陈节小声唠叨。

    “还让将军去迎接,这不是给下马威吗?”

    贺穆兰虽然是左司马,但这不代表右司马就不重要了。源破羌身份贵重,又有善战之名,加之自己的私兵就有五百之众,无论是地位、实力还是资历,都远远甩了贺穆兰好大一截。

    贺穆兰最了不起的,是她过人的本事,但一个人的力量再大,也斗不过千军万马。贵族的私兵乃是精锐,装备和身体素质都要远远超过普通军户,有些厉害的私军如同库莫提的鹰扬军,各个都是以一敌三、敌五的老兵。

    源破羌带着私兵入伍,在话语权上比现在一无所有的贺穆兰重的多。

    是以陈节才这么为自家将军担心。

    盖吴知道私兵的厉害,却不知道源破羌是谁,便开口求问。

    “这位司马原是南凉的王子,后来南凉被西秦所灭,他就带领南凉的精锐逃到了我国,投奔了先帝。陛下登基后,赞赏他的武勇,让他领兵做了将军。”

    陈节对源破羌知道的也就这么多。

    “他是南凉的王子,却在我们将军之下?”

    盖吴露出一个“我师父好了不起”的表情。

    时人多重出身,哪怕是破落的王子,也要比普通的军户更加受到人们的尊重,盖吴也是如此。

    待他听到这位王子居然官还没有自家师父大时,也就更加的与有荣焉。

    “军中王子实在太多了……”蛮古不以为然地说道,“鲜卑宗室十个倒有九个在军中,更何况一个南凉的王子。我们魏*中靠军功说话,源司马没有我们家将军军功高,就得屈居我们家将军之下,本该如此。他领着那么多私兵都没有立下和我们家将军一样的军功,难道不该压他一头吗?”

    在这些军户看来,有出身和私兵不过是□□高些,真要挣出军功来,还是靠本事。花木兰本事大,拳头大,蛮古虽然以前是她的主将,现在却要屈居他之下,可心里没有一点不服气。

    源破羌若真是不甘屈于贺穆兰之下而起了什么不该动的心思,那也是他自己自取其辱。

    虎贲营的军营在宫城以北,是一片新立的军营。若是拓跋焘从宫中出发到虎贲军营,不过穿过一片宫城就行了。

    可贺穆兰等人并没有资格穿过宫城去军营,所以必须要从东城所在昌平坊绕外城一圈,才能到达军营的位置。

    贺穆兰每天清早出发,督促军营的建立,有时候要到傍晚才能回来。源破羌则是负责后勤之事。

    这是肥差,贺穆兰却不想插手,素和君曾提点过她,她现在没有自己的人马,若是贸然插手这些,别人只会认为她争了权不算,还要夺利。源破羌有人马要养,后勤交给别人反倒不放心,不如让他来。

    他并不是蠢人,就算要动什么手脚,也不会耽误虎贲军的大事。

    这些军中的倾轧若不是素和君细细提点,很多贺穆兰都想象不到。有时候即使知道了,她除了耐心的遵从“规则”,也几乎改变不了什么。

    这种无力感有时候让她无所适从,不过日子还长,她也不急……

    “嗖!”

    一声破空之声猛然传来!

    贺穆兰原本正在思考问题,听到这声破空声立刻伏下身子,那箭支从她的身侧划过,疾疾地朝着她身后而去。

    蛮古和陈节都是军中出身,盖吴更是从小在各种风雨里历练过来,三人发现有人偷袭,立刻拔出武器策马围在贺穆兰身侧,四处寻找箭支射来的位置

    贺穆兰却把目光望向路边的一处客店。

    二楼有一间房间的窗户并没有关,可以见到那扇窗子还在摇晃。

    平城之内并没有多少高大的建筑,一般客店或酒楼不过也就是两三层,三层的都很少。那客店因为位于东城,大多是富裕人家投宿,贺穆兰日日从这条街上过也没有遇见过危险,却没想到今天遭到了袭击!

    四人等了一会儿,没有发现第二箭射出来,陈节便小心翼翼地跳下马,环顾四周好几次后,弯腰去拔那根箭。

    这箭并不像是长弓射出来的箭,箭身又粗又短,尾羽也稀稀拉拉,看起来倒像是……

    “京中居然有重/弩的弩矢?”陈节捏着箭身把它拔了出来。“不怕被抓出来判个谋逆之罪吗?”

    魏国对兵器并不管制,只有重nu和床nu这样的武器除外。

    盖吴原本也是精神高度集中,可当看到陈节拔出那支箭后忍不住大叫了起来:“陈节,丢掉!那箭头有毒!”

    在阳光的照射下,弩/箭的箭头幽幽的闪着绿光。现代的du药并不会泛绿或泛蓝,这是因为古代的du药提取技术落后导致的颜色残留。

    陈节闻言手一抖,那支箭落在地上。盖吴下了马,撕了半片袖子,用袖子包起箭头放在鼻子下嗅了嗅,脸色顿时难看至极。

    贺穆兰指了指那家客店,蛮古立刻冲进楼里,直奔二楼。即使在门口,也能听到客店里的大骂声,动手声,以及人从梯子上滚下去的声音。

    蛮古长相凶恶,身材高大,又是鲜卑人,做这种事请反倒比贺穆兰几个更有威慑力。

    不过片刻,蛮古那张凶狠的脸从二楼打开的窗户里伸了出来,后面还追着几个跑堂打扮的小厮。

    “将军!”

    蛮古探头对着下面张望。

    “屋子里没人,是空的!”

    “和你说过这间屋子没人住,你这莽汉怎么不听呢!”

    上面喧闹不堪的声音又一阵传来,间或拉拉扯扯要蛮古赔钱的。

    盖吴还蹲在地上,一边嗅着那支箭,一边像是这样还不够似的,居然用手上的布擦了擦箭头,舔了一口。

    “呸!居然是新鲜的!”

    盖吴不停地吐出唾液。

    “你在做什么!”

    贺穆兰吓了一跳。

    “你怎么把毒给吃下去了!”

    “师父,没事,这毒不见到血不会发作。”

    盖吴将那支箭小心翼翼的提起来。

    “若你口腔溃疡……不,若你口中有细小的伤口而不自知,你等会就要被毒死了。”

    贺穆兰露出不赞同的表情。

    盖吴似乎很有把握,他脸色凝重的拿着那支箭,对着贺穆兰恭敬道:

    “师父,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那客店人来人往,贺穆兰又不是管辖京城治安的官吏,自然不能封锁这间客店,若是让陈节或蛮古守着客店的大门,她还担心他们落单糟了毒手,只能将他们召回来。

    盖吴一唤她,她立刻走了过去。只见盖吴面色难看的捧着那只粗短的nu箭,对贺穆兰说道:“师父,这箭头抹的毒,是我们卢水胡人制的。”

    “什么?”

    “你没被毒坏脑子吧?”

    蛮古和陈节叫了起来。

    “它制作麻烦,除了我那几个叔叔,其他人都不会折腾这个。我担心是我的叔叔们接了什么买卖,所以才针对您。”

    盖吴心有余悸地看着手中的箭。

    “这毒见血封喉,我不知道他们怎么敢在平城的大街上用。难不成是疯了?”

    “你的叔叔们难道不认识你吗?”贺穆兰抬头看了看那扇窗,“你跟在我身后,也不怕误伤?”

    “射第一支箭的时候可能没看见我,后面没再继续,说不定是注意到我了。”盖吴神色茫然,“也有可能来的不是我的叔叔们,只是他们新招募的部下。”

    天台军四分五裂,他只带走了一小部分人,大部分人都跟着他两个叔叔去找活路了。

    北凉和刘宋一直在拉拢他们,他们投靠了任何一方都有可能。

    “卢水胡若有这样的武器,陛下是一定非灭了你们不可了。”贺穆兰神情严肃。“重nu即使在军中也不多,这武器装配这么麻烦,在平城的东城居然就出现了一把,而且这还是紧邻宫城的地方,若白鹭官查出箭头du药的来历,你可知道有什么后果?”

    “这不可能是我们的武器!我们擅长马上作战,用的都是长弓和马刀,我盖家家传的是双刀,我两个叔叔用的也是双刀,这种武器这么贵,又不能在马上用,我们要它做什么。”

    盖吴脸色发白。

    “除非……除非是有人给他们的……”

    nu和弓不同,nu只要学会了如何使用机簧,人人都可以用,而且射程不知道要比弓箭远多少!

    贺穆兰见盖吴的脸色实在太难看了,知道他是担心以他如今的立场,免不得要和自己的族人内斗起来,所以才极为忧虑。

    “若是别人给他们的,能不能让他们推了这个买卖?他们是你的叔叔,难道不能反悔吗?”

    贺穆兰只能抱一丝希望问他。

    “不可能,我们天台军接了的买卖,是不会反悔的。哪怕是要杀自己的亲朋好友,要么不接,接了就一定要完成……”盖吴接着说:“若是失败,要十倍返还报酬。以我两个叔叔的个性,他们只会劝我帮着杀你,然后分我一半的钱,绝不会反悔。”

    “那只能去报给白鹭官调查了。”贺穆兰叹了口气,“敌暗我明,我总不能每天躲在家里吧?”

    谁知道哪里还有卢水胡人藏着?

    人来人往的客店他们都能潜进去,更何况其他地方。

    盖吴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从未想过才刚刚拜师没几天,就要面临这样的结果。

    拓跋鲜卑的白鹭官从晋时起就赫赫有名,若真是他的叔叔们在平城接了刺杀的活计,说不得就要被查出来。

    到时候说不得要连累所有在平城居住的卢水胡人,也许连杏城的族人都要被连累也不一定。

    短视!

    贪婪!

    他们还是老样子没变。

    盖吴看着自己的师父,突然双膝跪地,恨声开口:“师父,此事也许会连累到许多无辜之人,希望师父能给我几天去仔细查一查此事。若是误会最好,若不是误会,我定会劝服我的族人们放弃这个任务。”

    他双手伏地,感觉自己的脸烧的火辣辣疼。

    “请师父不要把这支箭交给白鹭官,我一定会解决此事的!”

    以往最维护盖吴的陈节却第一个不同意。

    “谁知道你要查几天,他们又会不会罢手?若是这几天里将军出了事怎么办?那是重/nu啊!三百步之外都能暗算的武器,我们总共只有几个人,怎么可能防卫的了暗箭?”

    陈节的话如连珠箭一般射了出来。

    “再过几天我们家将军就要随驾出京了,这个时候更不能出任何差错,你的族人若是犯了错,就该接受犯错的后果,怎么能徇私呢?”

    “是不是只要能护卫的了师父这几日的安全,师父就能给我几天的时间去解决这件事?”

    盖吴听到陈节的话,期盼地抬起头,望向贺穆兰。

    “我有办法的!请给我一次机会!”

    立在盖吴身前的贺穆兰想了一会儿,用盖吴断掉的袖子将那支箭包起,放在了马鞍后的袋子里。

    “起来吧,别跪了,你去试试看。”

    “是!是!”

    盖吴眼睛极亮的站起身,连连称是。

    “我知道你们卢水胡人若遇到事情无法解决,往往用比武决定结果……”贺穆兰叮嘱他:

    “今晚你到我屋里来,我教你几招克制你家刀法的本事。”

    她和盖吴比过好几次,早就知道盖家刀法的弱点。

    “若是你还打不过……”

    贺穆兰望着神情错愕的盖吴,轻笑着开口。

    “你就回来报个讯,师父我打上门去。”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极品全能学生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有个总裁非要娶我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闪婚试爱,家有天价影后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