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284章 又见故人

第284章 又见故人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贺穆兰是第一次上朝,各种影视剧里倒是见过不少,但现实中亲自参与这样的事情,足以让她一个现代人好奇不已。

    拓跋焘少有的穿上了自己全套的礼服和冠冕,他体格本就高大,玄色绣金的深衣衮袍穿在他身上,只把他撑的犹如天神降世一般。

    贺穆兰立在贺赖雄的身后第四列,那是贺赖家子弟和派系站的地方。贺穆兰站在这里,自然是引起了无数人的打量,有些后排的鲜卑军户出身之人直接就露出了敌意的眼神——大概在他们看来,贺穆兰成名之后,依然还是走上了寒门们惯常走的攀附权贵之路吧。

    对于这些,贺穆兰也有些不太自在。拓跋焘之前和她提过,让她入朝是不可能的,一来贺穆兰的政治触觉很不敏感,她并非来自从小就各种博弈的高门,所以一旦进入朝堂,只会被啃的渣滓都不剩。

    贺穆兰只能待在军中,但又不能只在军中。拓跋焘认为她有治国的能力,只是不擅长人和人之间的倾轧,只要慢慢锻炼就好了,所以她必须有一个崭新的□□,一个可以出人头地却不会被朝中忌惮的□□。

    这次大朝从天色刚亮开起,直到一个时辰后,才封赏到贺穆兰这些出色的将领。由于贺穆兰在黑山的这几年表现的太过耀眼,所以当拓跋焘的封赏旨意一出的时候,顿时群臣哗然。

    拓跋焘新成立了两支直接受他指挥的军队,一支是由黑山原本的精锐组成,名为“虎贲军”,左司马是花木兰,右司马是源破羌。

    另一支名为“高车虎贲军”,左司马是斛律光斗,右司马则是出使高车有功的狄叶飞。

    这和黑山的虎贲营可不同!独立成军的军队虽然一开始人数不会多,但是只要是有实职的,可以随着皇帝的意愿任意扩充人数。虽然拓跋焘在圣旨里说一开始组建的虎贲军只有五千人……

    可是以源破羌的身份,这么一支五千人的人马,还是右司马,难道能衬得上么?这位皇帝陛下肯定打的是日后扩军的想法!

    从哪儿扩?

    当然是精简下来的黑山众人了!

    相比之下,高车虎贲军都没有那么吸引人了。

    谁都看得出这是朝中为了安置那些高车青壮而立的军队,只要是魏国人,自然都希望能带的是鲜卑军队,而非异族。

    “启奏陛下,臣觉得这封赏对于花木兰太过了,他只是一普通军户,从军不过两年,就算立下再大的功劳,也不可以直领侍卫军……”

    出来反对的是朝中的尚书令刘虞,他是崔浩的死忠,原本心中就憎恶贺穆兰以下犯上,此时见贺穆兰一跃好几级,直接从一黑山大营的主将升到直属皇帝管辖的左司马,几乎都要比一些贵族出身的鲜卑高门要升得快了!

    只是朝中的“潜规则”,汉臣不可以插手军中的任免之事,刘虞虽然说的有道理,但他触犯了“规则”,立刻就有人出来打脸。

    “我们鲜卑人向来以军功分尊卑,什么时候大魏有了这样的规矩,只要是普通军户,就不能直领侍卫军了?”

    龙骧将军步六孤堆出列,冷声笑道:“若是这样,那天底下的军户都不要拼命了,反正也出不了头。”

    他统领羽林军,虽然自己出身鲜卑大族步六孤,但手下多有军户出身,所以对汉臣的“唯门第论”向来十分反感。

    “你……”

    “我什么?”

    两位大臣的争执让许多人把目光看向贺穆兰,却发现自己看不透贺穆兰的深浅。贺穆兰的脸上既没有欣喜若狂的表情,也没有因为别人反驳而愤怒的神色,他只是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好像现在讨论的是别人的事一般。

    以他的这个年纪来看,也实在太沉得住气了一点。

    就凭这不骄不躁,许多大人就高看了他几分。

    原本因为贺穆兰的出身,以贺赖氏为主的鲜卑老派贵族们就支持着贺穆兰,加上贺穆兰和崔浩交恶一事,更是让不少鲜卑人为主的朝臣想法子稳住他的位置。

    对于这些鲜卑贵族来说,新成立一军表示要空出许多的中层军官,这些都是家中子弟可以博得出身的职位,再加上贺穆兰本身身份不高,升迁有限,光看着这个位置是侍卫军首领的人,都有些鼠目寸光。

    “这件事我心已决,你们不必争执。”

    拓跋焘表现出力挺贺穆兰的态度,而且不容动摇:“北凉国派了三王子沮渠牧犍前来朝贺,代表国主提出和我国结成秦晋之好的建议,我已经同意了。他们欲将兴平公主出嫁于我,我准备明年春天让李顺为主使,花木兰为副使,领新成立的虎贲军出使北凉迎亲,左司马的官位刚刚足够,我还嫌低了呢。”

    此言一出,除了一些知道北凉国前来朝贺目的的大臣,许多人都是一惊。

    拓跋焘后宫里的嫔妃大部分还是以鲜卑贵族为主,也有一些地位不高的汉女,但基本上来说,后宫里的权利都是给鲜卑女瓜分了,实力十分平均。

    北凉国嫁来公主,一开始封的肯定就不低,也打破了拓跋焘的后宫由鲜卑女人一家独大的局面。

    但凡鲜卑八大贵族,家中都有女孩在宫中,听到这样的消息顿时心中直打鼓,恨不得把那个兴平公主一口给咬死。

    正儿八经出使外国的使者,尤其还是迎亲的使者,身份官职当然要衬得上使者的身份。若是为了出使而临时抬高使者的身份,也是诸国常常做的事。

    不过不管怎么样,花木兰成了四品的左司马,直接隶属于皇帝,升的也太快了。胡人大多以左为尊,左司马代表她的官职还在南凉王子出身的源破羌之上!

    高车虎贲军是为了安抚高车人而立的军队,由最为服众、且熟悉高车情况的斛律光斗为左司马,这是高车一族的族人们自行讨论推举出来的结果。

    狄叶飞是狄氏的子弟,又是斛律光斗的义弟、崔浩的弟子,加之无论是出使高车也好,还是后来生擒吴提也好,都是大功,当上高车虎贲的右司马,大多还是希望他能监视好高车人的动静,又不会引起高车人的反感。

    狄叶飞知道自己该效忠的是谁,他头脑清楚,又因为被阴险小人所害所以越发希望得到拓跋焘的器重作为庇护,拓跋焘给他这个官位,一方面确实认为他出使有功,使北征柔然少了许多杀戮,二来也是为花木兰做掩护,让她的高升显得不那么扎眼。

    拓跋焘一意要抬举花木兰,加之又是大朝会,即使一群人再不愿意,也不敢扫了他的兴头。

    不过拓跋焘却不愿花木兰为难,见许多人还有不平之色,点了点堂下的库莫提:“我早知你们不服花木兰高升,拓跋提,你把花木兰的军功册读给他们听!”

    库莫提会被点,自然是之前有所准备,立刻出列,从宫人手中接过花木兰的军功册,开始读了起来。

    “始光五年九月,斩敌四人,下获。始光五年十一月,斩敌十一人,下获。神元年十二月,斩敌四十三人,中获……”

    “神元年正月,斩敌十七人……神元年三月,斩敌二十三人……神元年四月,斩敌七人……”

    贺穆兰从军的第二年刚好改了年号,她是承前启后的时候进的军营,所以库莫提一点一点的读着贺穆兰的军功册,一开始还没什么让人注意,甚至有点乏味。

    可从神元年,也就是贺穆兰参军的第二年开始,这军功的数字就开始骇然起来了。

    要知道他之前一直都是火长,不是什么将军,记录的都是她一个人的军功!

    “神元年七月,俘虏奴隶数百,中获。神元年八月,斩敌七十,杀敌酋两人,大获;神元年十月,破柔然大帐,杀敌将四人,斩敌四十,大获……”

    “神元年十一月……神二年一月……神二年三月……”

    若是一个人在柔然经常扰边的月份有军功还可以接受,可她当初不过一亲兵、一副将,月月都出战四次以上,每次都斩敌数十,就十分可怕了。

    这时代杀敌不是砍西瓜,真心拼杀起来,一天都不一定杀了几个人。加之柔然人喜欢逃跑,往往一露败象就已经全部溃散,没过几日又卷土重来。

    等她进入军营后的第二年,几乎每个月都有上百斩获,按照日子分摊,每天至少杀了三四个敌人。

    可黑山大营再怎么是久战之地,也不可能每天都要打仗的!

    在场的朝臣大多都随过军,或者干脆就是将领出身、家中有人在军中任职,自然知道以一个普通军户,有着这样的战功,早应该升到更高的位置。

    要是哪家贵族的儿郎有这样的战绩,真是做梦的笑醒了,早日升到龙骧将军也不是不可能。

    而库莫提的军功册还在继续读着:“神三年元月,夏国护驾有功,大获……神三年……生擒鬼方,杀敌三千,俘虏两千;神三年……破柔然部十七座,俘虏一万八千;神三年……接应柔然阏氏冯氏入关……”

    “神三年……斩大檀首级,杀敌……”库莫提第一次顿了顿,继续又说道:“杀敌数,不可计。”

    他抬起头来解释。

    “当时花木兰已经送走了素和君等一干使臣,单独断后,此时柔然帐中有一万二千人,花木兰撑到虎贲军来救时已经重伤几近不治,也没人关心斩敌多少,所以此处反倒模糊。”

    朝中无数大臣都听过贺穆兰冒充使臣的侍卫拖住柔然大帐的事情,却没想到她居然是独自断后,并杀掉大檀的,顿时一个个神色骇然。

    有些个年轻的将领和高门子弟,看着贺穆兰的眼神几乎就是狂热了。

    这是一个尊崇英雄的年代,对个人武勇的尊敬已经到了最鼎盛的时候。

    无论是谁,从这一堆赫赫的战功和斩敌数里都能听出花木兰的可怕之处。

    鬼方之战,她以极少的人数对上数倍于自己的敌人,依旧杀敌三千,俘虏两千,擒了敌方的主将……

    但以杀人数计,单独死在她手下的敌人,两年多早已破了上千。若是死在她所领的军队之手的,还不知有多少。

    这般光辉的战绩!

    “以花木兰的军功,如今已经九转,勋爵为护军将军,左司马尚且低它一级。”库莫提合上几本厚厚的军功册。

    “诸位使君,以他的军功,若不是出身实在太低,早已经可以和各位互称同僚了。”

    一时间,金殿上鸦雀无声。

    就连早已知道她战功彪炳的崔浩等人,在听到这种“大数据”之后,都以复杂地眼神看向那位满脸不自在的年轻人。

    是的,贺穆兰不自在极了。

    她都没想过自己手中早已经满是鲜血,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她还未功臣,可万骨枯……

    若是她的爸爸和哥哥知道了,一定会吓得半死吧。

    贺穆兰的成绩太可怕,活生生堵住了所有人的嘴。如今并不是“齐整人伦,分明姓族”的晋朝,升职全看出身也不尽然,拓跋焘一力要用他,又有贺赖一族保他,他也不算是普通寒门,勉强算得上鲜卑自己人,军中势力立刻一片缄默,就算是承认了她新的官职了。

    而站在崔浩身后的狄叶飞,原本因为得封“高车虎贲右司马”的喜悦一下子被贺穆兰的功绩衬的连渣都没有了,在她这可怕的战功面前,军功只有可怜的五转的狄叶飞,只觉得脸上烧的可怕。

    若说他的官职如今已经差不多追上贺穆兰了,可毫无疑问,抛去他高车使臣的身份,他是配不上如今的官职的。

    有了宣读贺穆兰战功的那一场,整个接下来的封赏,许多人都魂游天际,像是梦游一般。

    这时代的人心思比较单纯,比如独孤家的独孤诺、陇西李氏的子弟李清等人,纷纷在接受封赏时表示自己的功劳及不上自己得到的官职,希望皇帝能够降低他们的赏赐。

    看的出来,贺穆兰已经刺激到这些年轻人了。

    好在拓跋焘头脑还清楚,他知道自己为何要给这些高门这么高的将位和赏赐,一一驳回了这些毛头小子们冲动之下做出的举动。不过正因为他们的心性十分单纯,让拓跋焘心中有些触动,将他们的名字记了下来,准备将他们调入自己的宿卫军中任职。

    能进宿卫军,才算是真正的天子近臣,一步登天,他们也可以说是沾了贺穆兰的光了。

    封赏的朝会进行了近三个时辰,一直从破晓时分进行到正午左右。除了拓跋焘留下来留宴的大臣,大部分得到封赏的功臣们都要去库部,拿自己的恩旨去领回自己得到的奖赏。

    一时间,前往库部的路上欢声笑语,有些大族子弟或者身份如长孙翰这样的,并不会亲自去库部领自己的东西,而是择日派遣家中的家人来领这些封赏。

    有些府邸就在京中的,将恩书送到库部,也自然会有礼官把东西送到他们的宅邸之中。

    贺穆兰原本不想自己去领赏赐的,如今她太扎眼,光出殿之时,就有许多人对她表示出了交好之意。

    但她不像其他大臣,可以经常出入宫中,她不需要上朝,除了今天,也只有拓跋焘召她的时候才能入宫了。

    而她如今确实要用钱,而且用的钱不少。

    贺穆兰当上了虎贲左司马,等虎贲军的将士一到齐,她从此要在平城郊外的大营练兵,看样子并不是只住几个月时间,虎贲军如果要扩充,可能住几年十几年都有可能,那寻一个合适的宅子住就迫在眉睫。

    此外,她当了虎贲左司马,虎贲军虽有皇帝的内库养着,但她要花费的一定也不少,加之她当了官,总要宴请同期得到封赏的同僚、部将,花费也不会少。

    帮过她的贺赖家要准备礼物、崔浩那里也要准备赔礼的礼物。她明年要出使凉国,少不得要置办一些东西,再带几个会卢水胡话的随从,否则连卢水胡话都不会说。

    这么算下来,她还真是个穷光蛋。

    而且一直都没有脱贫。

    狄叶飞和她想的大概差不多,所以两人出了殿以后一商量,一起去库部提取自己的封赏。

    路上遇到了不少也要去库部的功臣,那些和崔浩一般地位的倒是一个也没看到,这么一算,就算贺穆兰一步登天了,还是挺d丝的。

    有些人大概也是这么想,狭促的不免就开玩笑一般地笑话贺穆兰几句,例如“将军看样子和某一样是个穷鬼嘛”之类的话络绎不绝。

    等和狄叶飞到了库部,贺穆兰忍不住张大了嘴巴。

    大魏的宫廷占地面积挺广,但宫室不多,大多是广场一般的空地和各种配殿。这库部在宫内一处巨大的广场之后,大概是为了方便搬运物品,四边都有人马通行的道路,一隅里还养着不少骡马,停着不少车。

    而现在,整个库部的官吏大概全部都已经出来了,有些按照手中的记录把东西分好,有的则直接派人撞上骡马车辆,朝着宫门的方向运走,还有一些小吏扯着嗓子大喊着什么,整个场面嘈杂无比,人声鼎沸,而堆在空地之上的无数大箱子更是让人眼睛发直,恨不得翻开看看里面都是什么。

    贺穆兰身边的“穷鬼”们立刻欢呼了雀跃了起来,快步朝着库部发放奖赏的地方奔了过去,生怕去晚了还要排队。

    毕竟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库部的官吏肯定是优先处理大官们的赏赐的。如今已经正午,肚子都饿的咕咕叫,早去早走,免得又饿又累。

    一阵风般掠过贺穆兰身边的人群让她顿住了脚步,面带苦色地向着狄叶飞看去:“狄叶飞,这跟赶集都差不多了,我们是不是改日再来?”

    “我看着腿也有些发软……”狄叶飞被这阵仗也有些吓到:“可是我们下次怎么过来呢?”

    两人站在那发起了愁。

    他们现在虽然已经升了官,但走马上任才第一天,手底下军队还没有建起来,算是光杆司令。

    这些官吏不一定给他们方便。

    “花将军!狄将军!”一个长相英俊的小伙子在人堆里看到了贺穆兰,激动的跑上前来,啪的行了个鲜卑礼节,这才笑着说道:“我是……”

    “独孤家的独孤诺,独孤唯的阿弟?”

    贺穆兰看着这熟悉的面容,忍不住心中感慨。

    这人十年后还来过花家求亲,如今却不过是个刚刚十九岁的少年。

    嘴上连胡子都还是软毛呢。

    这年轻人听到贺穆兰知道他的名字,顿时笑的咧开了嘴。他长得是典型鲜卑族人的样子,四方脸庞,仪表堂堂,是个阳光爽朗的汉子,可一笑起来的时候,竟有些傻气。

    他大概知道自己笑起来犯傻,刚笑出来立刻抑制住笑意板起脸,一脸仰慕地对着贺穆兰说道:“花将军英勇过人,我早就钦佩不已,却一直无缘结交。您认识我,又能说出我兄长的名字,是不是和我兄长认识?”

    贺穆兰点点头。

    “我在鹰扬军中时,多蒙令兄照顾。”

    “啊,那就太好了,我还以为你这样的将军,肯定不好相处呢!”

    独孤诺又傻笑了起来。

    “花将军是来领赏赐的?来来来,跟我来,你要从那边走,可挤不进去!”

    独孤诺指了指自己家那边。

    “我家中长辈和兄长的赏赐这次都由我来领,快要搬完了。等我把手续结完,你们接在我后面就行了!”

    贺穆兰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好事,和狄叶飞惊喜地对视了一眼,抱拳谢道:“那实在是太好了,先谢过独孤郎的好意!”

    独孤诺大概真的是很仰慕贺穆兰,全程贴在她身边,絮絮叨叨的问起她生擒鬼方、斩杀大檀的细节,狄叶飞原本站在贺穆兰身侧,愣是给他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挤到了远处。

    狄叶飞先是气这个贵族公子有些跋扈,可再看他只顾着对着贺穆兰连连发问的样子,又好像不是故意的,忍不住摇了摇头,绕了一步站在了贺穆兰的另一边。

    几人跟着独孤诺走到几个功曹和库部官吏那里,独孤诺显然家族显赫,几个功曹和官吏都对他恭恭敬敬,连带着对和他同来的贺穆兰和狄叶飞都十分热情。

    独孤诺指着两人将情况说了一遍,那些功曹和官吏连连点头。

    “没问题,还有三箱,装完封好就可以让你们领了。”

    再接过贺穆兰和狄叶飞的恩旨一看,几个功曹意外地看着年轻的两位将军,吓的合不拢嘴。

    一个是虎贲左司马,一个是高车虎贲右司马,都是位阶不低的将军,他们这才二十岁左右,日后还不知道前途会有多广。几个功曹对着两个名字都有印象,拿出簿子一查,表情更是热络:“哎呀,之前陛下身边的素和大人早就过来打过招呼了,东西已经都准备好了,也装了箱,就等着你们来取了……”

    他拿出手中的簿子,对着贺穆兰和狄叶飞指了指后面的空地:“来来来,在这里签上你们的名字,再按个手印,就可以提走了。”

    贺穆兰大大方方的拿起笔签了“花木兰”三个字,按下了手印。

    若是三个月前,让狄叶飞来领赏,一定会大大的觉得羞耻,因为他根本不识字,也不会写自己的名字。

    但如今功曹拿了册子过来,他提起笔,立刻笔走游龙的写了狄叶飞三个字。自他读书写字以来,几乎没有什么场合用得上自己新学的这个本事,如今终于可以堂堂正正的写上自己的名字,顿时胸中郁气一散,整个人也豁然开朗起来。

    这便是文字的力量。

    让无数没有文字的民族为它疯狂!

    贺穆兰略偏了偏头,看到狄叶飞的字迹,立刻讶然道:“你这名字写的真是漂亮,和你的字一笔,我的名字倒像是小孩的字了!”

    那几个功曹也纷纷表示狄叶飞的字写得好看。

    “真是惭愧,我写的最好的,就是自己的名字……”狄叶飞的眼睛里渐渐蒙上阴翳:“崔太常派来教我写字的那个门客,写的一手好字。原本是崔太常对我的一片爱护之心,怕我初学写字会走了歪路,才找了一个大家来,谁料……”

    贺穆兰见自己提到了他的伤心事,立刻转移话题。

    “啊,你看,那边几个在吵什么?”

    狄叶飞和独孤诺都被转移了注意力,朝着另一边看去。

    原来是几个将军不会写字,只好用按手印的。那边负责的功曹大概一下子搞混了,让两个将军的手印印反了,两个将军都对此不满,想要他重新再誊抄一份。

    可那功曹忙的脚都不沾地了,哪有这个功夫,立刻讽刺了几句,说是连字都不会写,谁注意的到是哪个的手印,谁按都一样!

    武将原本性子就直,被讽刺不会写字又没被好好的对待,立刻就闹了起来,又有一群库部的官吏来劝解。

    “无论如何,崔太常对我有恩,让我不至于像他们一眼受人折辱。”狄叶飞看着那边,脸上露出怅然的神色。

    “是我心性不坚,给他惹了麻烦,回头要好好给他道歉谢罪才是。”

    这里的“他”,当然指的就是崔浩了。

    “不识字又怎么了,十几年前,我们鲜卑八族里会写汉字的都少……”独孤诺不以为然,“我看这几个功曹就是占着认识几个字蛮横起来了。要是我,抽他们一顿,闹到陛下那也占理。”

    贺穆兰摇了摇头,再随便看了看,发现甚至还有在光天化日之下给功曹和库管塞钱的。

    收了钱的官吏办事效率立刻高了许多,不管是封箱还是做手续,都不拖泥带水,比起之前要死不活,简直天壤之别。

    贺穆兰再看了看身边对独孤诺和自己热络不已的官吏们,心中忍不住为大魏的吏治不清感到悲哀。

    没有俸禄、升迁也受出身影响的官制,能捞一把捞一把,多安排事情就是亏的想法已经成了官员们的普遍心态。

    短期内根本无法解决。

    很快独孤家的赏赐就处理完了,整整两排的马车拖着赏赐往外走。为首的礼官手持着独孤家的恩旨,坐在最前面的马车上,等送到独孤家在平城的宅子,家中下人还要大开正门跪迎赏赐。

    贺穆兰等人则方便的多,库部整理出来给贺穆兰的赏赐是十二箱,除了金银之外,还有布帛、毛皮、珠宝、马具、甲胄、武器和一些稻米。

    “花将军,原本按照你的战功,还有一百柔然男仆和两百柔然女仆的,不过素和大人说你大概不喜欢被赐人,所以全部换成金子了。这些奴仆另一个将军用金子跟你换了,我先告知你一声,免得你误会是小的们吞了……”

    那功曹将“奴隶已换金银”指出来给贺穆兰看。

    “确实如此,还是素和君细心。”

    贺穆兰心中实在万分感激,算是承了素和君的好意。

    “还有狄将军,你的赏赐里有牛五百头,羊五百只,全部在牧部,现在还留在平城外的牧场里,这个你也得自己去领,若是在牧部滞留超过一个月,就视同你不要了,我们不会补给你的。”

    功曹又拿出一张布帛,上面记录着狄叶飞的赏赐。

    “啊?还有牛羊?”

    狄叶飞伤脑筋地捂住了额头。

    “这么多牛羊,我总不能自己吃了吧?”

    “那两位将军,我这就安排给你们装车,送回住处。”那功曹四处望了一圈,马车和骡车倒是还有,只是负责搬运的力士却没有空余的了。

    库部的官员有意讨好花木兰几人,一把拉过旁边另外一个官吏,稍微问了问,得知旁边那个等着装箱子走的不是什么大官,立刻指着那些力士说道:“你,你,还有你,对!你们把手里事情先放一放,给这几位大人先装了!”

    “你什么意思!”

    那个正等着领了赏赐回去的将军立刻炸毛,瞪大了眼睛骂道:“老子在这里等了半天了!你一句话就把人要走?!”

    “喂,不过是几个力士……”

    独孤诺刚刚开口,却被贺穆兰一把按住。

    “莫要争执。”

    贺穆兰摇了摇头,走到自己的箱子旁边略微抬了抬,试了试重量。

    每个箱子都有六尺长,四尺多高,端的是又大又沉,最麻烦的是,这么大的箱子,根本无法一个人抬起来——太不好用力了。

    贺穆兰抱了抱,发现用不上力,看着人高马大的独孤诺,正准备让他搭把手,突然想起来他后来求亲时连米都抬不动的情形,立刻话到嘴边又转了转。

    “狄叶飞,来帮我带个劲!不用你扛,撑着别倒就行!”

    话一说完,伸手卷起袖子,当先把一个不太重的箱子直接给撂到了马车上,又看着惊呆了独孤诺和一脸“你又来丢脸”的狄叶飞,忍不住错愕。

    “怎么了?这不是人不够吗?”

    几个力士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那个将军见到贺穆兰一个人扛起个箱子丢到车上,惊得眼珠子都瞪得浑圆。

    “你真是……好歹现在是个司马,居然干力士的活儿!”

    狄叶飞看了看身上的新衣服,边笑边摇头。

    不过他还是卷起了袖子。

    有狄叶飞帮忙,除了几个装武器和金银的箱子,贺穆兰略略卖了把力气就把剩下的全部送入了车中,还帮狄叶飞的也装了。

    几个功曹好奇的抬了抬最轻的那个——装丝绸的箱子,结果也要两个人才抬得起来。装武器的那个更是要五六个人才可以。

    结果贺穆兰只是叫来一个力士搭了把手,最重的那几个也都丢上了车。

    一时间,再也没有人争执什么力士够不够的问题了,所有人或明目张胆、或偷偷摸摸的看着捏着肩膀的贺穆兰,忍不住议论纷纷。

    “好了……总算可以回去吃饭了,饿得我实在是头晕眼花……”

    贺穆兰满意的看着装上车的东西,又一次为自己脱贫致富而心中高兴。

    狄叶飞倚着装着自己赏赐的马车,忍不住苦笑。

    “你倒是轻松了,只怕明日一过,花木兰、狄叶飞两个穷酸迫不及待自己装车的事情就要传遍平城了。”

    “能自己做的,麻烦别人作甚。”

    贺穆兰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

    “等这些力士,怕是要等到太阳落山。”

    “真是……”

    “花将军!”

    原本应该跟着独孤家的马车走了的独孤诺,因为想要再和花木兰多说几句话而留了下来,谁料却看到贺穆兰这傲人的本事!

    什么力拔山兮,什么力能举鼎……

    竟然都是真的,不是溢美之词!

    独孤诺突然狂奔几步朝着花木兰而来,整个神色都变得极为狂热。

    他一把站到了贺穆兰的身前,抚胸弯腰,大声叫道:

    “请您收在下为徒!”

    “咦?”

    “那不是独孤家的人吗?”

    “他和花木兰行礼做什么?”

    贺穆兰感觉到注意到这般的视线越来越多,一脸无奈地把独孤诺低下的头又抬了起来。

    只是她没察觉,自己扒着人家独孤小哥的下巴抬起来的样子,颇有些像是调戏良家妇女的浑人。

    她啼笑皆非的看着独孤诺满脸期待的样子,摇摇头好笑道:

    “乖,别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