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274章 有使来朝

第274章 有使来朝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凯旋而归,拓跋焘虽然没有大赦天下,但也下令魏国一个月内解除宵禁,允许百姓彻夜狂欢,庆祝胜利。

    宫里听说也有种种的庆祝活动,拓跋焘一入宫就被各种庆祝活动绊住了,加上宫中没有皇后,许多事情是窦太后协助治理,可她毕竟是保太后,有些事情无法擅自做主,都在等着拓跋焘回宫,这一来二去,拓跋焘真是事务缠身,根本抽不出时间来处理一些闲暇之事。

    若干狼头在平城有自己的住所,若干人到了平城就去了二兄在平城的房子。他原本想邀请贺穆兰来京宅一起住,后来一想到贺穆兰是个女人,而他二兄向来聪明,万一发现了火长的身份不好,就没提这事。

    狄叶飞一到平城就跟着崔浩去了崔府,他招降高车人有功,若不出意料,以后就会在崔浩这位“高车招抚使”手下做一个武职官员,他在京城没有住处,又和崔浩有师徒的名分,住在他家也是正常。

    崔浩养着庞大的门客,狄叶飞身份在主子之下,门客之上,众位朋友都不担心他会被怠慢。

    库莫提在京中也有王府,这些王爷在京城都有自己的府邸。不过因为拓跋焘的皇宫建的都算是寒酸的,这些鲜卑王爷的王府也不敢建造的太奢华,以贺穆兰的眼光看,也就是后世那些仿古酒店的水平。

    库莫提父亲早亡,母亲改嫁,家中只有一个妹妹,早已经嫁了出去,府邸空旷的很,全靠老奴打理。一到京城,库莫提也盛情邀请贺穆兰去叙叙旧,只是贺穆兰自己另有打算,最后也就婉拒了他的相邀。

    贺穆兰哪里也没住,只住了鸿胪寺安排的礼宾馆,她是来京城叙职等候封赏的将军,按例应该住在礼宾院里。拓跋焘说他没事会来找她安排一些事,她考虑到住在别人家拓跋焘不方便上门,所以即使多方邀请,最后还是住了礼宾馆。

    魏国因为是个多民族混居的国家,和周边诸族、诸国来往甚密,负责接待外宾的鸿胪寺地位也十分重要,礼宾馆更是占地广阔,里面不但有贺穆兰这样上京来的各地文武臣子,还有其他国家得知魏国大破柔然之后前来道贺或进献礼物的异国使者。

    贺穆兰刚刚被鸿胪寺官员领着进入礼宾馆就吃了一惊,因为按照胡族的礼仪,以左为尊,她住的地方正是在礼宾馆的左边,隔壁就是北凉、北燕、库莫奚以及其他国家派来贺喜的使臣们所在的住所。

    “这位使君,这安排的地方不对吧?”贺穆兰吃惊地看着这足以接待异国王室的院落,“我们一共只有三人……”

    莫说贺穆兰,就连跟着贺穆兰一起来的陈节和蛮古都吓傻了。

    “这是陛下的安排。”那礼官态度谦卑地说道:“陛下说,隔壁就是北凉使者们住的院落,他们此次前来带了不少勇士,将军也是世间少有的英雄,住在这里,正好可以煞煞他们的傲气。”

    北凉在夏国被灭的时候就上表请求归附了,如今是魏国的蜀国。因为他们臣服了,拓跋焘也就找不到什么合适的理由去收拾他们,而且先是攻夏,然后又攻柔然,确实也没心思再去征讨北凉,对方愿意归附,年年纳贡,拓跋焘也就应下了,一边接受北凉的朝贡和称臣,一边腾出手去对付柔然。

    如今柔然已灭,魏国周边的都是小国,近两年内不会再起什么波澜,北凉也大概也是担心拓跋焘哪一天一抽风又去打他们的国家了,所以每次来平城的时候也会带上一些国中的勇士,以显示虽然北凉归附了你魏国,但也不是国中就没有能打仗的人了。

    北凉是卢水胡建立的国家,八年前灭了西凉,从此成为西边最大的国家,和柔然接壤。拓跋焘和崔浩等人都一直认为北凉偷偷和柔然暗地里有结盟,和刘宋也一直交好并且有联系,苦于找不到把柄,如今柔然灭了,拓跋焘自然打起了凉国的主意,想要贺穆兰住在这凉国使臣的隔壁应当也是另有意思。

    听到这是拓跋焘的命令,贺穆兰也不好推辞,带着两个亲兵就住了进去。鸿胪寺不但拨给了贺穆兰这座比较大的院落,而且还送来了四名男奴四名女奴,作为她在京中时伺候她的侍者。

    “啊……这难道是传说中的棉被?”蛮古看着屋子里典雅的陈设,有些蹑手蹑脚,不敢随意乱动,待看到屋子里矮榻上那铺好的床褥,立刻吓了一跳。

    这时代,棉花北方并未种植,有钱人家用的是丝絮被,没钱的人家用的是动物毛皮比如说狗皮做的被子,有的干脆就是厚布,棉花作为被子里填充物的极少。蛮古只听说过棉花的名声,没见过真的棉被,一看到这蓬松的被子,立刻叫了起来。

    贺穆兰随手摸了摸那棉被,面子和里子都是丝的,里面填充的却是是棉絮,不过因为是秋天,所以被子不厚。

    即使如此,也够让贺穆兰泪流满面了。

    终于睡到棉被了!

    终于不用睡皮毯和毛毯了!

    抖一抖都有皮屑和灰!

    “确实是棉被。那枕头里是蚕沙。”贺穆兰高兴地说道:“连亲兵所住的配房都如此,我那主室定是更不错。”

    她原想着拓跋焘自己的宫殿那么省,礼宾馆的住宿条件应该也就马马虎虎,却没想到拓跋焘对自己省,对客人倒是大方,不但被子是丝绸和棉絮制成的,就连屋子里都装饰的毫不俗气。

    她却不知道这礼宾馆都是崔浩和一般文臣与拓跋焘据理力争的结果,不但如此,从建筑图纸到里面的陈设和用具,几乎都是崔浩等人带着鸿胪寺的人一点点布置出来的,所以才如此舒适大气。

    若真让拓跋焘来决定,怕是这脱线的君王又要说出类似“反正以后都是我的国家做那么好干嘛”的话,只修一个简陋的建筑了。

    贺穆兰等人刚安置好行李,又把越影等战马送到院子里配置的马厩中休息,就见到有一长脸的汉子站在他们院子的门口,似乎在等着通传什么。

    贺穆兰刷马的时候穿的是便装,她这个人又没什么王八之气,见有人打量他们的院落,就大大方方地走了过去询问何事。

    那长脸汉子把她当成了花木兰的随从,从怀中掏出一个木函道:“我是柔然闾毗殿下的侍者,奉主人之命,将这封帖子送到虎威将军花木兰手上。我家主子就住在不远的集贤院中,希望虎威将军能够抽空一叙。”

    想不到北凉的使者没有先伸头探脑,倒是隔着好几个院子的右贤王闾毗找过来了!

    他应该在魏国有自己的消息获知渠道,否则也不会他们刚刚一住下,帖子就到了。

    贺穆兰接过那木函,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告诉郁久闾殿下,就说若是有空,我一定和他去欢饮一杯。”

    长脸的汉子听了一惊,对方这口气……

    “您是虎威将军?”

    “是。”

    “小人太失礼了。”那长脸汉子吓得半死,直接跪了下来五体投地道:“小人竟没认出将军来,请将军原谅。”

    “我又不是什么大人物,你没认出我有什么好吃惊的。”贺穆兰好脾气的笑了笑,“帖子我接下了,你回去吧。”

    那长脸汉子仍是磕了好几个头,这才敢站起来,恭恭敬敬地后退着离开这处院落。

    “看来柔然大败后,不但柔然的平民心中惶恐不安,就连这些归附之臣也不例外。这人是右贤王身边的侍者,以前应该也算是有些地位之人,如今见了将军没认出来却害怕的要命……”

    蛮古出来时正看见了这一幕,他与柔然打了近十年的仗,心中一时有感而发,不由得叹息出声。

    贺穆兰握着木函,正准备回应蛮古的话,却听到一声发音并不怎么标准的鲜卑话传了过来。

    “成王败寇,自古如此。柔然败了,若还趾高气扬,那就是取死之道了。”

    贺穆兰最讨厌别人在旁边偷看完了然后偷偷评价这种事情,所以等她回头一看,即使看到说话的是个身材高大长相英俊的青年,心中也十分不喜。

    那人也不知是没察觉到自己的行为很唐突,还是生性如此,亦或者是干脆瞧不起花木兰,所以继续微笑着说道:

    “花将军是取了柔然大汗首级的英雄,那侍者害怕是正常的。”

    “这位使君,柔然人来拜访我家将军尚且知道在门口等候,再送上帖子,您带着人过来,却连做客之道都不懂吗?”

    陈节跟在蛮古身后,有些不高兴地出了声。

    “放肆,这位是我凉国的三王子沮渠牧犍殿下!”

    高大青年身后有一侍者大声呼叱,被沮渠牧犍一眼瞪了回去。

    “是下人不懂事,将军勿怪。我们在礼宾馆住了半个多月,等候陛下回宫,这座昌武院一直没人住,今日见到有人搬来,所以过来敦亲睦邻一番。”

    沮渠牧犍的皮相实在是好,说起话来诚恳之极:“我原以为也是哪国的使臣前来,没想到是大名鼎鼎的花将军住在隔壁,正巧鄙人对北征柔然之战也好奇的很,不知可有机会请将军到我院中一叙?”

    贺穆兰倒是奇了,自己还没出礼宾馆的门,先是收了闾毗的帖子,又被这北凉的王子相邀,她都不知道自己哪里这么红了,这平城这么多的功臣,偏偏跑来邀请她。

    贺穆兰正愁着怎么拒绝沮渠牧犍的盛情相邀,恰巧拓跋焘就送来了枕头。

    “花将军,今日陛下在宫中设下晚宴,大宴各位功臣。下官奉陛下的御令,请您现在梳洗更衣,随下官等一起入宫。”

    拓跋焘传御令很少用宦官,都是用宫中的文官做“天使”,沮渠牧犍架子摆的再大,也不敢和这些天子近臣对上。

    更何况他国使臣结交武将传到皇帝耳中也未免有些不好,沮渠牧犍见御使来了,立刻和贺穆兰匆匆告别,带着几个随从返回自己的院中。

    那几个文官直到沮渠牧犍走了,这才重新摆出对待自己人的笑脸:“将军,陛下赐下了衣冠鞋帽,请您更衣吧。”

    花木兰出身普通,全身上下最好的衣裳也不过是那两件半旧的玄衣,和若干人贡献出的褶裤。今日在宫中大宴,像贺穆兰这样立下大功的将军是肯定要入席的,可他既没有时间准备礼服,也没有像样的衣服可以换。

    好在拓跋焘在这种小事上反倒细心了起来,提早派了礼官给贺穆兰送去新衣,又让礼官陪同她入宫,以免礼数不周出了丑。

    贺穆兰对拓跋焘的细心对待自然是心中熨烫,礼官们奉上衣衫,她也不扭捏,拿了衣服就回主室净面更衣去了。

    .

    安昌殿内。

    拓跋焘目送着礼官走出殿中,忍不住调笑身边的赫连明珠道:“想不到你竟如此细心,我都没想到花木兰可能没有入宫穿戴的礼服,你居然还能抽空提醒了我。”

    不但提醒了他花木兰根本就没有衣服穿,还提醒了他那位将军是草莽出身,也许连礼仪也不通晓。

    赫连明珠低着头没有出声,她被花木兰狠狠拒绝,原本应该心中恨他才对,可花木兰此人实在是太过完美,即使他拒绝了她,她心中除了难过和羞愧,一点恨意都生不出来。

    这也大概和她在花木兰身上投入的都是单相思有关,若是两人曾经相爱过,又或者花木兰给过她什么让人误会的暗示,也许她此番也就不是遗憾,而是由爱生恨了。

    所以当拓跋焘召了礼官上来去宣贺穆兰参加晚上的晚宴时,赫连明珠挣扎了好一会儿,还是大着胆子和拓跋焘上了之前的谏言。

    她终是无法看着花木兰出丑。

    那样的英雄,不应该受到别人的嘲笑才是。

    拓跋焘随口夸了她一句细心,她居然没有立刻回话,倒让他有些好奇。

    在拓跋焘身边伺候的人都是经过白鹭官调查的,之前拓跋焘兴致一起,觉得赵明有些意思所以把她带到了身边,白鹭官却不敢马虎,在夏宫众人身边调查了一番。

    这些白鹭官查出赫连明珠公主身边并没有什么得力的宦官,只有两个得力的女官,其中一个叫“玉翠”的,在城破之前就消失不见了,这位女官据说性格沉稳坚毅,一直保护着赫连明珠公主不受宫中阴谋诡计的迫害,之后赫连明珠被许给了狄子玉,另一个叫“玉叶”的女官被要了回去,却没人提起“玉翠”,想来应该是在城破时出了什么变故。

    拓跋焘等人再怎么想也没想到一位公主居然会去那全是死人的殿中守灵,所以只把这位赵明当做了“玉翠”,暗地里派了宫中有经验的老宫人看了,都说一定是女人而非宦官。

    拓跋焘见她做事确实勤勉,性格又细心,加之拓跋焘身边不爱用宫女,也就这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是有时候恶劣心气,逗弄逗弄这个面皮浅的家伙,也权当是给自己减压了。

    他自觉在自己要比那公主要英明个几百倍,“玉翠”但凡有些脑子都知道在他身边要比在一个亡国公主身边更有前途,所以拓跋焘行事虽然恶劣,却一点也不愧疚。

    拓跋焘原本不是心思细腻的人,只不过他身边接连出了两个女扮男装的官员,有一个还是宦官,所以对“赵明”也有些好奇起来。他发现自己只要一说花木兰,对方就有些不自在,再想到贺穆兰之前对这位假宦官颇为照顾,而赵明也曾衣不解带的照顾她的伤情,顿时升起一个好笑的猜测。

    ‘依花木兰那性子,怕是看出赵明是个女人,所以才多方对她照顾,可她却不一定知道。但凡女子,总觉得无缘无故对自己好的,必定是对自己有意思,又或者要投桃报李一番,我身边这位假宦官,不会对花木兰生出了好感,恋慕上了,所以才这般关心吧?’

    拓跋焘面色怪异地抽动着脸颊,按下汹涌而上的笑意。

    ‘哈哈哈,花木兰到底是怎么掩盖自己身份的,这赵明照顾她这么多月,居然都没让她看出她们都是女的吗?赵明也是心细如发之人,否则我早就把她赶走了,怎么对待花木兰这事上这般糊涂?’

    拓跋焘越想越好笑,只觉得自己这位真女官假宦官喜欢上了花木兰这样的假男人,真是天底下最可怜的事情,忍笑忍都要腹痛了。

    他招招手正准备让赫连明珠上前说话,再逗弄她一番,却见到一个侍卫急匆匆进殿通报,说是古弼求见。

    古弼侍中的职位等同于半个宰相,但凡内政和国防之事都是他负责的,此时急忙求见,必定是有要事。拓跋焘立刻收回了手,正襟危坐后请了古弼上来。

    这位要臣和好说话的崔浩可不一样,若是有个不对,是真的指着鼻子骂的。

    古弼并不是鲁莽的大臣,可进来的时候却脚步不稳,显然内心动荡极大。拓跋焘见到他的样子心中也有些不安,连忙出声问道:“古侍中可是有要事上禀?”

    ‘废话,不是有要事上禀,我就好生生的穿着礼服等着吃饭了,何必要跑到这里来一趟!’

    古弼心中腹诽,持着手中的急报就向着拓跋焘禀道:

    “柔然大破之时,西边也向统万送来信件,竟是西秦来求援的信件,说是赫连定已经攻破了天水,杀了西秦大将姚献,西秦全境覆灭,仅剩小城南安苟延残喘……”

    “什么?”

    一直准备等处理完柔然之事就腾出手去招安赫连定的拓跋焘猛然跳了起来。

    “奚斤呢?不是让奚斤派兵盯着长安吗?”

    赫连定自立为帝,据守长安以来,一直都算安静,既没有招兵买马,也没有胡乱蹦跶。

    拓跋焘为了招抚赫连定,让他在征柔然的时候不要有异动,把他的亲妹妹赫连明珠都送去劝降了。加之他的儿子赫连止水也好生生的在他老丈人那里,有常山王拓跋素照看,所以赫连定也不敢轻举妄动。

    一直以来长安传回来的消息都很平静,所以所有人都轻忽了赫连定这个睡着了的老虎。

    古弼也是苦笑:“西秦国的国主乞伏暮末求救之信一到,常山王也是诧异不已,连夜派了人去奚斤帐中,后来派出探子进入长安调查,原来赫连定在三个月前就已经分批让将士趁夜离开了长安,只留百姓佯装守城将士骗取奚斤的防备。我们在征讨柔然之时,赫连定也一路向西,把西秦给灭的差不多了。”

    西秦也是十六国中的一国,是乞伏鲜卑的酋长建立的国家,十几年前也强大过,还灭了南凉,只是后来残酷暴虐的国君乞伏暮末登基之后,西秦日渐衰败,国力凋零,可谓是众叛亲离,贤臣名将纷纷离开西秦,或是惨遭迫害,曾经强大的西秦沦落到三不五时就被北凉和胡夏攻掠的地步。

    赫连定经常征讨西秦,西秦百姓只要提到赫连定两腿都发软,他带着一万奇兵攻打西秦,西秦将士只要一看到赫连定的旗帜就纷纷溃逃,于是给他一路势如破竹的打到了王城之下。

    乞伏暮末也是鲜卑一族,他旁边的北凉已经归顺魏国,夏国也灭的就剩长安,这位国主就也生了让西秦归附魏国之心。只是他把西秦经营的太差,就连拓跋焘都瞧不上他,所以这件事就这么一直拖着,想来在拓跋焘的心里,虽然派出大军去把西秦灭了虽然麻烦一点,却要比接受他的归附每年送些便宜货收益要多。

    听说从去年起,西秦已经开始大片大片的饿死人了。

    “赫连定到底想干什么?他难道想把西秦灭了,在西秦重新立夏?”拓跋焘思考了一会儿,突然拍案又起。

    “是了,他不是要西秦,他是要北凉!好大的胃口!”

    谁说赫连定一定会归降?

    谁说赫连定一定会顾及妹妹和儿子的安危?

    他真是看错了人,竟把他的妹妹给他送了去,结果对方还不是拍拍屁股就离开了长安,跑去攻西秦了?

    拓跋焘脸色又红又白,原本晚上准备大宴群臣的好心情也荡然无存。他当然不是生气赫连定虚晃一枪带了轻骑去没西秦了,也不是因为赫连定根本不管使者的劝降依旧任意妄为,而是他心中笃定这赫连定一定最后会为他所用,却莫名其妙的跑了!

    跑了!

    “陛下,现在不是关心他要什么的时候,而是西秦的国主求援,赫连定已经围住了南安一个月,我们到底要不要出兵去救?”

    古弼对打西秦一点兴趣都没有,西秦如今国力是北方诸国中最弱的,土地也贫瘠,就算打下来也没什么得益。

    大军一动,又是粮草先行,救下乞伏暮末也就得到一个烂包袱而已,可谓是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拓跋焘想法也和他差不多,而他现在烦躁的要命,恨不得把桌子都给砸了消消气。

    “不救!一个西秦,随时可以灭了,为何要为它消耗粮草?”

    拓跋焘咬牙道:“他真是让人出乎意料。他到底在想什么?我给的诚意还不够吗?我甚至愿意封他为王,他却情愿去打那边陲小国,也不愿接受我的诚意!”

    拓跋焘自认自己以诚待人,他连赫连定和赫连昌这样的人都愿意用,自然希望别人也能真心归附。

    北方十六国经常互相征战,今日你在这里为官,明日你可能就在那里为官,你今日在这里为王,明日可能在那里为将,魏国有不少十六国时期小国的后裔,如今都在好生生当着官,他抛出这样的招揽之意,却被对方打了一个巴掌!

    “可是陛下……”

    “陛下!陛下!平城门外来了一支使节队伍!”

    一个礼官叫喊着在殿外禀报,并不敢入内。

    拓跋焘心中烦躁,对着门外骂道:“什么使节,来的这么慢,随便找个地方先招待了就是,还要入宫禀报?鸿胪寺官员呢?”

    没一会儿,门外有一个苍老的声音响了起来,再一听,正是如今的鸿胪寺卿。

    这位鸿胪寺卿朗声在门外说道:“陛下,这群使节实在身份奇异,我不敢擅自安排。”

    古弼和拓跋焘对视一眼,请了鸿胪寺卿进来。

    如今诸国都来朝贺他北征柔然的功绩,鸿胪寺从一个多月起也不知道接待了多少,此时却有什么使节身份奇异?

    刘宋的使臣来了,也不过就安排在朝会之前提早见一面而已。

    鸿胪寺卿整了整衣衫进了大殿,恭敬地给古弼和拓跋焘行了礼,这才不紧不慢地说出了来意。

    只是这来意一说,顿时把拓跋焘和古弼骇了一跳。

    “陛下,来的使者自称是夏国使臣,奉国主赫连定之命,与三个月前就已经出发了,辗转才来到平城。”

    鸿胪寺卿微微皱着眉头:“胡夏已被我大魏所灭,所以我们鸿胪寺不能承认他夏国使臣的身份,但那使者却说,夏国之主愿意以西秦国为礼,赎回赫连明珠和赫连止水两位王室的自由之身。还说……”

    他大概觉得这话也是奇怪,所以表情古怪。

    “那位使臣说,我们送过去的公主是假的,狄子玉娶得并不是公主。只要陛下愿意善待赫连公主和赫连止水,他看到了陛下的诚意,便会带着西秦的国土归附我魏国。”

    赫连明珠之前一直把自己身子缩到阴影里,生怕别人注意到,可此时鸿胪寺卿的话一出,赫连明珠顿时迅速地捂住了自己的嘴。

    因为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她一定已经惊叫出声了。

    “什么假公主?”

    拓跋焘只觉得脑子里全部乱成了一团。

    “那公主不是狄子玉自己求的吗?狄子玉不是满意的很吗!”

    ***

    西秦,南安。

    “主人,您不能这么做!”

    玉翠看着下令屠灭西秦皇族的赫连定,忍不住出声制止:“魏帝不会接受一个这样的西秦的!谁都知道魏帝有一统中原之志,若西秦皇族俱灭,人人只会认为是魏帝授意您做的,到时候北方诸国的国主就算为了保全族中的性命,也不会再轻易投降了!魏帝会怨恨您的啊!”

    赫连定只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就打下了西秦全境,等到了南安之时,西秦国那些佞臣和宗室纷纷投降,开了城门自己出来受俘。西秦国主乞伏暮末无奈之下,只好用车载着空棺材出城投降。

    若现在攻城的是拓跋焘,那么乞伏暮末和西秦王族就全部活下来了,至少还能做个安乐公,因为拓跋焘需要给诸国做个样子。

    可赫连定却不是。他是自立为帝的君王,又是以一万残兵破了西秦的,不能再留下任何可以反复的势力,动摇他的胜利。

    他没有庞大的魏国做后盾,拖不起也反复不起。

    灭了西秦的皇族,是最稳妥的做法。

    玉翠原本是被魏国当做“赫连公主”去招降的,若去的真是赫连明珠,也许赫连定也就降了,可待他一看到来的是谁,顿时怒火中烧,连扇了玉翠两三个巴掌!

    “若不是你雀占鸠巢,我又何必如此费事,还要打下西秦送给那佛狸小儿。”

    赫连定神色冷淡地扫视着玉翠。

    原本力谏的玉翠突然脸色一白。

    “我的妹妹,不可能就这么阴差阳错的嫁给狄子玉那个草包。如今整个魏国都知道‘赫连明珠’嫁了狄子玉,我若不弄出点大的动静,她一辈子就只能隐姓埋名做个奴仆之流!”

    当赫连定说出“草包”之时,玉翠的脸色由白变红,咬着唇无法反驳。

    因为赫连定说的一点都没错。

    “我怎么可能让明珠如同货物一般被送给那个草包?即使是名义上的也不可以。”

    赫连定冷笑了一声。

    “我必须要让拓跋焘大张旗鼓的把我夏国的公主送回来,我的妹妹,绝不能一辈子做魏帝宫中的一个奴隶。”

    “我知道你是为了我担忧,但我已经是丧家之犬,还有什么可以再失去的呢?只要我的儿子和妹妹能自由自在的活下去,我这番费力谋划也就还有些价值了。”

    赫连定对着那传令官轻描淡写的一摆手。

    “都斩了,头颅挂在城门上。”

    佛狸伐,若你真能如你表现的那般仁慈宽宏……

    就算我这条性命,送了你也无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