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266章 花将军救命

第266章 花将军救命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柳元景派出去的人在贺穆兰回到客店前就回来了,被一直留意着后院情况的陈节看在了眼里。

    贺穆兰是回家示警的,却没遇见她的堂兄,还被袁氏耽搁了一会儿,所以回来的时候陈节已经急的不行了。

    “哎呀将军你总算回来了!那个白衣服的家伙一直都没出来,可是不停有伙计往后院跑,有几个还是从外面回来的!”

    贺穆兰却有些不以为然。

    “没出来就行,只要他还在这客店里,迟早要被瓮中捉鳖。你只盯着后院,我盯着前门,不让他们跑了就行。”

    “您说他一个敌国奸细还这么多事干什么?老老实实的离开不就行了?”

    陈节实在不能理解这些个聪明人的想法。

    “还有,那个佩剑的家伙出来过一回,眼睛像是刀子一样扫了我藏起来的地方一眼,我不知道是不是给他发现了。”

    “应该是接应的人吧,看样子是保镖武夫一流。”

    贺穆兰眼前出现一身黑衣,整个人的气质犹如出鞘之剑的那个剑客。

    他的气质和学“杀人枪”的那罗浑很像,所以他打量她的时候她不但不觉得冒犯,还觉得有些亲切。

    那罗浑和她第一次比武的时候,也是用这种又技痒又忌惮的眼神看她。

    此时日已西斜,再过几个时辰就会天黑。怀朔是军镇,城门落锁比其他城镇要早些,贺穆兰知道以白鹭官们的能耐,只要等城门关闭,这两个奸细就算是插翅也跑不出城去了。

    除非他们真会传说中的轻功、易容术什么玩意儿。

    贺穆兰正在想着如何对付柳元景,柳元景此刻却也在想着怎么对付贺穆兰。

    “你说花木兰家好像出事了?”

    柳元景把那几个探听消息的人仔仔细细的问过。

    “是,我去的时候正遇见一个男人带着一个郎中往他家跑。我怕被他们撞见,所以偷偷跑了回来。还有一个人手在他家那里盯着。”

    那伙计不知道当时贺穆兰也在场。

    “带郎中的话,应该是生病了吧?”

    “难道是花木兰的家人生了病?”

    柳元景大喜过望。

    “花木兰此时不在军中就在柔然,现在对柔然人的仗已经打完了,若是花木兰知道他家有人生病的消息一定会回来探望!我们在这里多等一会儿,埋伏一些人手,说不定能把他伏击!”

    “柳郎君,你为何对这个花木兰这么上心?”燕七不能理解他在敌国的土地上怎么这么莽撞。“对方好歹是个将军,先别说能不能这么容易抓到,就算抓的到,难道我们还能把他押回国吗?”

    他只是个游侠,不是什么门客,对这类事情并不关心。

    “谁说我要把他押回国?”柳元景笑着敲了敲案几。“我只是心中有些疑惑的事情,非要擒了他才能知道。等我的迷惑解了,是杀了他还是如何利用,自有我自己的想法。”

    他看向燕七的剑。

    “听说你的杀人剑举世无双,不知你对上这位花木兰,是否能有胜算?”

    燕七十几年来也不知听过多少这样的怀疑,但他也算是慎重地人,一按自己的剑鞘,沉着脸说:“我没见过这人,不知道他的情况,也不知道他有什么本事,无法估算。”

    “此人身长七尺,身材瘦高,能在几百人的包围下自由来去,军中传闻她力能扛鼎,用一把巨大的重剑,名为磐石……”

    柳元景越说燕七的脸色越坏,到了后来直接跳了起来。

    “那男人是不是眼睛细长,嘴唇薄唇色淡?他那剑是不是双手剑,用一铁环腰带束在腰上?”

    他连珠弹一般问了一大堆。

    “我也只和他见过一次,那时天色昏暗,没看清他的长相。而且他闯大檀大营的时候没有带武器,武器都是从柔然兵士手里抢过来的,所以你问我他的剑是什么样子,我真不知。”

    柳元景苦笑,“就这些消息,还是之前我们在鲜卑的线人传回来的。磐石是鬼方的宝贝,后来落在花木兰手里。想来这种名剑也不会有什么人伪造。”

    磐石用的是陨铁,又重又沉,非力大者不能用。这世上力气这般大的,柔然有个鬼方,魏国有个花木兰,已经是天下难寻,就算再有这样的人,也不一定会选这种浪费材料的钝剑。

    所以他话一说完,燕七立刻拉起柳元景就要走。

    “我们不能在这里多待了!在你来之前,店里投宿了几个鲜卑练家子,有一个人就佩着你说的那种重剑,也是身材瘦高,身长七尺!”

    “怎么可能!花木兰身上受的伤我亲眼所见,就算没死现在也骑不了马,怎么可能来怀朔!”

    “你是不相信我?”

    燕七看着柳元景,冷冷哼了一声。

    “我的任务是送你去袁家邬壁,却不是听你的吩咐。我受了王爷八百两金子的报酬,可我若不高兴了,我也可以还他!”

    但凡聪明之人都讨厌武夫,因为这种人多半和他说不清楚自己的意思。后世有句“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说的就是这种事。

    燕七的任务是“柳元景平安到达袁家邬壁”,可柳元景出国是为了当探子,一个好的探子要在敌国探得不为人知的秘密。他在柔然大败特败,柔然王室从老的到小的一个都没跑出来,也就没什么煽风点火、背后支持的意义了。

    唯一一个可以用的右贤王,原来也早就倒向了鲜卑人,把自己的故国给卖了。这种人能够卖一次就能卖第二次,原本也好结盟,只是他苦于没有门路,也和对方联系不上。

    拓跋焘那样的人,一定知道闾毗的用处,不会让闾毗轻易离开平城的。

    他总觉得花木兰像是个女人,这种直觉太过强烈,加之他三番四次坏自己的好事,就让他产生了心病,非要看看他的真面目不可。

    若花木兰是个女人,只不过因为她太过武勇而不得已装成男人为大魏效力,那他们就能借此利用,让花木兰身败名裂,让魏军名声扫地。

    这世上无论是胡人还是汉人,对女人参军管着男人的态度应该都是一样的。

    鲜卑人里也多得是想要挑起事端争权夺利之人。

    那就是让她们走开。

    可恨的是燕七并不知道他心中的大志,只想着那八百两金子和他的任务。

    这种榆木脑袋根本就说不通!

    燕七也不需要说通,他的武力足够强大到柳元景这种弱鸡听他的了。

    就算柳元景其实并不孱弱,遇见燕七也没办法,他只觉得对方把他的腕门这么一扣,他全身上下都一下子虚弱无力起来。

    柳元景的几个随从大惊失色,正要动手,却被柳元景出声喝止:“不能弄出大的动静来!你们不要对燕大侠失礼,出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异样,没有的话我们走。”

    柳元景心存侥幸:“燕大侠不知,我在外出面都身穿斗篷,花木兰即使和我对面也不会相识,你实在是太小心了!”

    “你懂什么,我看那人的五感已经到了‘入武’的地步,但凡入武过的人都有奇特的本事,你觉得他认不出你,说不定他早就已经把你看破!”

    燕七一手拉着柳元景,一手扶着剑鞘,就这么悄悄出了屋子。

    后院直通向后门,这是为了接应之人出入方便。柳元景的随从出去一会儿立刻脸色难看地跑了回来。

    “后门那站着一个汉子,看样子是特地在那里守着的!”

    “难不成真的被发现了?”

    柳元景咬了咬大拇指的指甲,“要不然我们……”

    “是不是腰上带着大剑的那个人?”

    燕七突然出声发问。

    “不,只是个带着腰刀的……”

    “那就好!”

    燕七一手松开柳元景。

    “柳郎君,我杀了那人,你跟着随从们一起往城门去!”

    说完话,仓嗡一声龙吟,长剑已然出鞘!

    话说陈节还在后门外一处较为隐秘又能看到后门动静的位置守着,猛然间那后院的门突然打开,几个男人护着白衣的男子走出门外。

    不是花将军说的“奸细”还能是谁?

    陈节张口欲要大喊,只觉得突然右侧太阳穴隐隐刺痛,不及扭头,立刻向着相反位置急纵而出!

    就这一下子的功夫,一把寒光闪闪的利剑已经又递了过来。

    燕七练的是杀人术,出剑挥剑都毫无声息,他这偷袭之法很少失败,但凡武艺差点的,一出招就会被一击必杀。但他毕竟只是个剑客,不是在沙场里杀人无数的将士,在对“杀气”的感知上,还没有陈节一个年轻小伙子更熟悉。

    陈节几乎是凭着直觉避开了这一剑,刚才这一跃只需慢的刹那,又或是跃的不够远,太阳穴就要被戳个对穿,当真凶险至极。

    他看到那利剑出来,已经来不及喊,只能笨拙的拿起刀鞘先挡下这一剑,然后抽刀对敌。

    陈节的武功是家传,走的是汉人一脉的路子,燕七一见便看了出来,啐了一声:“大好汉子,居然为胡人卖命,你的先祖一定为你含羞!”

    陈节哪里管他说什么,他独自挡下他的利剑已经是吃力,寻得一个空隙立刻大声叫了起来:“花将军,这些人要跑啦!!!!”

    声音大的吓人,震的院里院外都在响。

    燕七和陈节缠斗,柳元景却被一群随从和客栈里的宋人内应护着往街外走,只要穿过一条巷子,就可以翻墙到达城门附近。

    这也是这个客店坐落在城门旁不远处的原因。

    然而柳元景刚刚跑出几步,却被突然出现的身影惊得停住了脚步。

    手持着巨剑立在他们不远处的,不是他一直以为还在养伤的花木兰还有谁?

    柳元景见过花木兰的身手,知道自己这边所有的人在一起都不是花木兰的对手,自己手/弩早就在逃命的时候用完了箭支扔掉了,他那三脚猫的几下在他面前挣扎更是自讨苦吃,此时只好用言语相讥:“你来拦我们,是不管你那同伴了?我那朋友名叫燕七,是刘宋第一剑客,你那同伴绝不是他的对手。”

    他悄悄的将身子藏在一个随从身后。

    “你们就几个人,若去的晚了,怕是要为你的同伴收尸了。你是要抓我,还是要救人,你自己选择。”

    柳元景现在是相信真的有人可以不靠长相就能认出敌人。

    就像他无论用眼睛怎么看这个人都是男人,可直觉就是告诉他这个人不是男人一般。

    “我的亲兵,若是遇见个刺客就随随便便死了,那也太没用了一点。”贺穆兰笑了笑,剑尖直指着柳元景猛然攻去。

    “而且谁告诉你,我们就这几个人?“

    贺穆兰话音刚落,在这客栈小巷左右的墙上、屋檐上,突然冒出了无数手持弓箭的弓箭手!

    每个人箭矢森然,对准着柳元景的位置,只要贺穆兰一声令下,那些弓箭手立刻就会把巷子里的一群人射成刺猬。

    柳元景冷汗淋漓,脑子里一片空白。

    ***

    “花将军,快来救我!”

    陈节的大腿被这燕七刺了一剑,还好他躲了开来,没有刺实,否则早已经被对穿了个洞。

    饶是如此,也痛得他脸色发白。

    这燕七好快的剑!好狠的手段!

    “来了!来了!”

    一个大汉不知道从哪儿蹦了出来,手中挥舞着一把长刀,向着燕七背后一劈!

    而另一个方位则出现了一个中年的汉子,眼睛已经瞎了一只,手中却拿着弓箭,不慌不忙地射向燕七。

    他眼睛虽然瞎了一只,可箭术却极为出色,燕七被大汉牵绊住无法立刻反应,那箭就这么擦着他的头皮过去,活活把他的发髻射的散了开来。

    “花将军,花老将军,你们来的好晚!”

    陈节苦着一张脸,看着自己划破的大腿。

    他称呼花木兰,从来都是“将军”,绝不会冠上个“花”字。

    从潜藏之处出来救了他一命的,不是别人,正是怀朔校尉花克虎……

    以及解甲归田多年的花氏族长,花平。

    这下子,燕七终于察觉到,自己一行人可能落入对方的陷阱之中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