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250章 帐中惊魂

第250章 帐中惊魂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贺穆兰的大帐没有热闹太久,因为魏军的大军又一次开拔了。

    漠南已定,现在需要解决的是柔然北方的漠北高车和漠北柔然人,现在是夏季,游牧民族放牧四方,魏人却无论来去都是大军出击,能够大获全胜是很自然的事情,拓跋焘想要趁着秋天来临之前结束这场战争,便率领大军继续北进了。

    如今留在后方大营里的,不是伤兵便是俘虏,要么就是守军。虎贲军原本主帅受伤,是不能继续跟随王师上阵的,可是贺穆兰不忍心阻拦他们的前程,便向拓跋焘求了个恩旨,让这支虎贲军直接归拓跋焘掌管,一起去北伐了。

    若干人跟着古弼走了,狄叶飞跟着高车人走了,就连那罗浑等人也都跟着虎贲军一起去挣个前程,留下受伤严重的贺穆兰和阿单志奇等人,在后方大营里养伤。

    一夜之间,喧闹的大帐似乎静寂了起来,就连贺穆兰也忍受不了这般冷清,在喝完一口水后慢慢地坐了起来。

    “营里现在还剩多少人?”

    “我没出去看过。”花生摇了摇头。“将军还是养伤要紧。”

    “总觉得心跳的好快。”

    贺穆兰捂住自己的心口。

    “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

    “寇道长走之前吩咐过你不要多思,要静养。”赫连明珠刚进帐,听到贺穆兰的话忍不住劝她。“是不是看同袍都走了,心里有些难过?”

    赫连明珠虽然是个女人,但也是从小跟在兄长身边长大的,知道有些男人责任心非常强,一旦看到别人都在辛苦拼杀,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时,会油然升上一种无力感。

    但贺穆兰却不是这样的人,她天生并不好战,会老是问营里还有多少人,确实是因为自己心生不安,总觉得要发生什么大事似的。

    但现在大局已定,还能发生什么大事呢?

    不过是自己杞人忧天罢了吧?

    寇谦之跟着大军走了,他预报天气的本事太强,医术也极为高明,拓跋焘舍不得他这样的人才,开始真正的重用起他来。

    崔浩需要安置归降的高车族人,这处王帐是柔然人留下的行军营地,十分简陋,并不如后方地弗池大营和兔园水大营完善,所以在大军开拔前几天,崔浩就前往兔园水大营接待各方的高车人,顺便调动后方的大臣,将这次征战的战利品源源不断的送回魏国去。

    柔然是穷,可是牛羊马匹却不缺,柔然人经常迁徙,携带财产不易,喜欢把值钱的东西换成金子,打成饰品带在身上,这样所有的财产就在自己身上不会丢了,所以有些家底的贵族和部落主身上还是能搜刮不少东西的。

    素和君来过几次,给贺穆兰说过一个数字,在目前为止,归降以及俘虏的柔然人已经有二十万了,漠北大概还有差不多的人口,俘获的戎马牛羊百万余,这些东西一旦涌入关内,关内牛羊都要大贱,得到的战马至少能装备十万骑兵,所以不能一次投入国内,还要在漠南放牧一段时间,分批进入国中。

    这样的处理方式让贺穆兰大为赞叹,在这几千年前的胡族政权中,竟然有人已经了解“通货膨胀”的可怕,尽力让关内的物价不至于崩溃,关内人民的财产不至于缩水严重,这岂不是一种先进?

    但贺穆兰回想了下花木兰出征前后的物价,不由得还是惋惜了一番。

    北魏没有钱,都是以货易货,即使朝廷没有把所有牛羊马匹赶入关内贸易,但皇帝赏赐的牛羊马匹,以及将士们虏获的战利品都是自己的,一旦征战结束就要换成自己所需的东西,哪怕是这一部分涌入国内,也足以把国内的牛羊马匹市场给搅乱了。

    花木兰出征前,花家一个月吃不了几顿肉,不过五年后,羊肉已经便宜到可以几天吃一次,军户们也不必为没有战马发愁,只要去军府出示军贴,就能以极为便宜的价格买到军府驯养好的战马。

    像花小弟在家养的战马,就是军府送到军户家里代为饲养,军府每个月给补贴的战马。到了需要的时候,军府就要把马领回去。

    魏国后来不停征战尚有余财,和此时北伐柔然得到了大量物资有着分不开的关系。要知道五胡乱华之后无论人口都不足魏晋时期的五分之一,北方土地开垦和出产的速度远远不如南方的刘宋,这些牛羊足以支撑魏国很长一段时间的用度了。

    至于那些失去了牛羊马匹的柔然人?

    拓跋焘既然留下了那些贵族和部落主的性命,自然是不会大肆杀害他们的,只不过以前柔然人就过得很苦,日后怕是更加辛苦了。

    “主人,你要如厕吗?”

    花生轻声在贺穆兰耳边说了一句。

    贺穆兰点了点头,花生递给他一个宽大口径的陶罐,然后拉着赫连明珠出了帐子,没有一会儿,花生走了进来,把那罐子拿走放在了帐子一角。

    如今过去才七八天,贺穆兰已经可以坐起身了,不得不说她的恢复力实在是强的惊人。

    但有些事情还是无法下地做的,比如如厕,比如进食。

    现在贺穆兰都觉得自己已经馊掉了,吃喝拉撒睡都在褥上,比女人坐月子还可怜。要不是后来花生来了,她还不知道要尴尬多久。

    花生从未见过女人脱了衣服是什么样,贺穆兰洗澡时被花生看过全身,到了这个时候,再羞窘也无法了,赫连明珠表现出不想伺候她排泄的事情,这些便落在了花生头上。

    赫连明珠包揽了贺穆兰的吃喝,还有给她擦身梳发。

    至于下半/身的清洗,从第四天贺穆兰的右手可以动了以后,基本就是她自己来了。

    她人生中最大的危机,总算是有惊无险的又混了过去。

    如今已经是六月,阴历的六月热的惊人,即使是在北方的蒙古草原,一到了中午,帐篷里又热又闷,贺穆兰全身的伤口更像是蚂蚁咬噬,痒麻难当,恨不得抓个痛快才好。

    黑山大营建在黑山头之后,是个通风透气的地方,夏天也有大风吹拂,凉爽的很,不像这里,又在营帐,热的发燥。

    她有几十个奴隶,可出行只带了骑术最好的花生,所以连打扇子的人都没有。

    天实在是太闷的时候,花生也只能把帐帘全部掀开,再给她扇扇风,赫连明珠用冷水给她擦擦,治标不治本。

    贺穆兰现在已经是只穿着夏衣,袖子也挽到肩膀处,太热的时候,她甚至还会让花生把裤筒也卷起来,露出两截小腿。

    现在贺穆兰总算知道花木兰为什么会晒得四肢黑躯干白了,大约在军中操练也要挽袖子挽裤腿,只掩着身子,所以才变成熊猫的样子。

    一晃眼到了中午,又是一日最热之时,贺穆兰实在热的不行,就叫花生去给他端盆冷水来擦擦。

    赫连明珠已经去准备午饭了,花生想到贺穆兰帐内无人,忍不住有些犹豫。

    “要不然,等赵明来了我再去?”花生微微弯腰,“帐里一个人都没有,万一主人要喝水或方便都没人伺候。”

    哪家主将不是亲兵成群,军奴无数?只有他们家将军,贴身伺候的只有他一个,亲兵一个伤了还在地弗池大营,一个倒好,被主将打发出去随军赚军功去了!

    “无事,你去吧,帐外不是还有看守的卫士吗?实在不行,我唤他们进来。”

    贺穆兰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还会沦落到伤残人士的地步,挥挥手让他先去。

    花生从不忤逆贺穆兰的命令,见她实在热的难受,满脸不情愿的出去了。

    花生出去还没有多久,外面就出了事。

    嘈杂的喊杀声突然从远处传来,贺穆兰的五感何其敏锐,那杀声一起,立刻大叫了起来:

    “帐外侍卫派人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何事!”

    “是!”

    门外几个侍卫应了声,立刻派出一人去打探。

    贺穆兰此时心头的不安越来越重,几乎到了坐立不安的地步。

    无奈她的腰上还有伤,膝盖上的箭拔了以后,左腿也几乎无法自如的屈伸,即使有寇谦之的灵丹妙药,也必须静养一个多月才能下地行走。

    要想和以前一般恢复如初,就要看休养的如何了。

    正在她惊疑不安的时候,那嘈杂的声音越来越大,另有兵器碰撞之声、唾骂声,越来越清晰可闻,明显那些发出噪音的人已经靠近了这里。

    这下贺穆兰更是彻底无法安心了,她从枕下翻出一把匕首放在手边,皱着眉头又问了一声:

    “打探的人回来了没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隐隐约约听到了“反了”、“逃窜”之类的话。

    “回花将军,出去打探的人还没有回来!”

    “这么久?”

    “末将等也不知怎么回事,但营地里戒备森严,应该没有大事。”

    这几个士卒显然对魏军的实力十分自信,听到贺穆兰担心的询问,居然还笑着安慰她。

    可惜这人话音还未落,贺穆兰就听到帐外的某个士卒一声大喝:“你们是什么人!速速离开!”

    “发生什么事了?”

    贺穆兰抓起匕首,逼着自己冷静下来听外面的动静。

    在长久搏杀之声和数声惨叫过后,一群人冲入了大檀的王帐。

    此时贺穆兰知道对方是敌非友,外面的士卒应该是都遭了毒手,自己又是这样的情况,不能轻举妄动,便装作还在昏睡的样子,只好好当她的“活死人”。

    眼睛却偷偷眯了一点点缝,观察他们。

    【这是什么人?伤的这么重居然还没死吗?】

    一个骨瘦如柴的男人看到贺穆兰全身是伤的倒卧在虎皮里养伤,忍不住露出“果然有人”的兴奋表情。

    他们一开口,贺穆兰背后顿时冷汗直冒。

    说的居然是柔然话!

    这里是柔然人留下的大帐,也就关押着许多酋首和柔然人的俘虏,原本这些俘虏是由右贤王和黑山的大军看管的,可是右贤王和黑山大部随着拓跋焘离了营地之后,管理也就松散了些。

    这些被关押的人里有个厉害人物,不但自己逃了,还把整个营帐里关押的人全部放了出来,这些人乍得自由,顿时四散逃窜了个干净,这几十个人是同一部族的兄弟朋友,逃的时候就一起走了。

    他们见往外逃的都被鲜卑人抓了回去,索性一咬牙,朝着里面走,果不其然,在小心绕过一些卫士之后,他们有惊无险的摸到了王帐附近。

    大檀被斩首之后,王帐应该是空的,因为他们都知道鲜卑的大可汗一定是住自己的皮室大帐的。他们本想在王帐里躲一躲,结果在半路上就遇见了往外走的士兵,杀了以后赶到了王帐,却发现王帐外有不少卫兵守在门外。

    这时候他们已经知道猜错了,可惜行踪已经暴露,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和他们斗了起来。

    他们人多,虽没有武器,却还是在牺牲了五六个人后成功把那些鲜卑卫兵杀了。照理说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帐里的人应该会跑出来看看,却发现帐子里一点声响都没有。

    不是软脚虾,就是个聋子!

    怀着这样的轻视之心,他们进来王帐,结果软脚虾和聋子都没见到,却发现诺大的王帐里只躺着一个伤重等死的男人,满帐都是药味,连他们进来了都没有睁开眼。

    伤重的人意识不醒是正常的,这些人见没有了危险,立刻放松了下来。

    他们还想留着这个“大人物”做人质,一时半会也没想杀了他,只靠近看了看后,便后退几步商量了起来。

    他们凑上前的时候,贺穆兰紧张的差点暴起杀人了,只靠咬着舌头才让自己安定下来,好在他们没有动手,否则贺穆兰拼着死在这里,也不能给这么一群柔然人折辱了。

    堂堂虎威将军花木兰若被一群柔然败卒给俘虏做要挟,简直是奇耻大辱!

    柔然人分出一些人去把那些死掉的鲜卑人尸首抬进来,做出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其他柔然人则像是彻底松了一口气,或坐下来休息,或开始小声议论,显然一直紧张的神经终于得到了舒缓,不至于让人发疯了。

    这些人大概是囚禁的久了,每个人的眼中都流露出凶狠仇视的光芒。

    被关押在这处大营的,大多是大檀带出来的青壮牧民和精锐骑士,但这些人明显不是什么精锐骑士,倒像是难民一般。

    贺穆兰闯大檀大帐的时候用的是使者的侍卫身份,那时候人人都注意到衣着华丽素和君,自然对平平无奇的贺穆兰等人没有什么印象。

    等到了贺穆兰大杀四方的时候,除了王帐边的精锐武士以外,其余柔然人等都在准备西撤,自然也不曾见过贺穆兰的长相。

    加之夜晚昏暗,当时又实在太乱,除了对贺穆兰恨之入骨的婆门王子和过目不忘的柳元景,怕是没有几个人还能认出贺穆兰的脸来。

    【管他是什么人,能住在汗王的帐篷里,一定是鲜卑人的大官!反正我们逃了迟早要死,不如要挟了他,说不定就能逃出去了!】

    这个男子嘴里这么说,目光却放到了贺穆兰早上吃剩的稀粥上,一把冲到案几边端起木碗,稀里哗啦喝了个干净,连木碗底都舔完了。

    ‘我听到了喝粥的声音,他们看样子应该饿狠了,定是虚弱不堪,等我麻痹他们一下,也许能出其不意……’

    贺穆兰将手边的匕首再往褥子里塞了塞,小心不让他们看见。

    可怜贺穆兰听不懂柔然话,在战场厮杀久了,只知道一些诸如柔然话的“杀”、“死”之类的单词,等她听到身边几个柔然人数次提到“死”字,心中不由得捏了一把冷汗,不知道这些人讨论出什么个章程。

    偏偏她还不敢刺激了他们,只能紧闭着眼睛,继续装作熟睡的样子。

    好在贺穆兰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太过凄惨,卷起的袖子和裤腿上露出的都是伤口更是让敌人松了口气,否则怕是一进大帐就要大战一场了!

    听人数,这些人大概有好几十,贺穆兰就算是伤好的时候,一人对几十也要费些功夫,更别说现在伤成了个粽子!

    她只能暗暗祈祷花生和和赫连明珠回来的晚一点,别也陷了进去。

    【若真是大官,我们怎么会一路行来都没有多少守卫?看他伤成这样,连我们进来了都不知道,一定是离死不远了,所以才没人守卫。我们带着这样的人也走不远,反倒是累赘……】

    这群柔然人中年长的那个用嘶哑的声音反驳了同伴的意见,再看看喝干了凉粥的同伴,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我们藏在这里,找些吃喝,这人若是身份贵重,一定会有身份贵重的人来探望,哪怕只是个达官贵人身边的侍卫,我们要挟着出去也比乱窜着被鲜卑人再抓回去要好。】

    这几十个柔然人显然也是像无头苍蝇一般逃出来的,好不容易有个人给了个意见,其他人也就纷纷附和。

    【搜搜看可有什么能饱肚子的!】

    【这些鲜卑人连水都不给我们喝几口,老子快渴死了!先找水!】

    他们在王帐里翻找了起来,先是找到一把药草,放在嘴里嚼了几下后立刻就吐了出来。

    【呸!什么东西这么辣!】

    还有一个眼尖看到了放在帐子一角的水罐,立刻叫了起来。

    【果然有水!】

    他拿起来摇了摇,发现里面的水还有不少,兴奋地立刻举起水罐,咕噜咕噜就吞了几口。

    【你这小子太坏了!我们都没喝过水!】

    【给我们留一点!】

    【你是不想活了,居然敢一个人独吞!】

    一群柔然俘虏眼睛气的通红,急匆匆向着仰头海饮的男人冲了过去,却见他刚饮水入腹,就露出一副古怪的神情,不但把那宽口大罐猛地往地上一掷,还张口喷出一大口水来!

    几个迎上来抢水的柔然人一时不防,被这一大口水喷了满头满脸,岂止是气愤,简直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你独吞就算了,居然自己不喝也不给我们喝!】

    【你这……咦?什么怪味道?】

    可怜那“独吞”水的男人哪里还听他们在说什么,一个人伏在帐柱上,开始大声地呕吐。

    “呕……谁拿水罐……呕……”

    装这鬼东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