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249章 不想无知

第249章 不想无知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闾毗心绪不定地回了自己的王帐,恰逢乐浪公主正在和阳哲先生聊天,见到他这幅颓唐不堪的模样,顿时错愕不已,急忙询问。

    柔然诸部之中,如今恐怕只有他所在的部族是毫无折损的,几次大战,他都因为抽身事外而保存了实力,所以诸多柔然降臣里,闾毗也是最受器重的,甚至连乐浪公主和其女都得到了魏国的重视,不但派出军奴照顾,拓跋焘还特地见了一回,赏赐了诸多珠宝。

    闾毗也很忙,柔然破灭已经是定局,如何争取柔然降将的地位和势力也就成了他们每次里联合起来要做的事情。

    他大仇得报,吴提、婆门等众多王子被软禁起来,眼看也不可能有什么好下场,这辈子最多就是个安乐翁,而他对柔然的归属心早就在长久以来的倾轧和内斗中冷淡了,与其做一个败亡国家的国王,俯首称臣,还不如就在魏国做一将军,天高云阔要好的多。

    所以自归附拓跋焘以来,他的情绪可以说是极好的,部将从者如云,又有拓跋焘的看重和赏赐,还从未有过这般颓唐的样子。

    闾毗什么事情都不瞒其母,即使遇到这种遭遇,也依旧一五一十的和她说了。他是阳哲看到大的,和自己孩子也没两样,说起自己尴尬的遭遇来,一点也不觉得羞窘。

    乐浪公主一生跌宕起伏,阳哲也是胸中有大丘壑的人,有这样一对长辈在身边,闾毗在心性上,就要比同时期的宋国国君和魏国国君要差得多。

    大檀一直不忌惮他,也是因为如此。

    闾毗把狄叶飞告诉他的原委说了一遍,惨着脸说道:“可笑儿子觉得她无一不好,他确实处处都好……”

    “就是个男的。”

    饶是乐浪公主一生经历颇多,听到这种奇事也忍不住咋舌,待听到狄叶飞询问闾毗“柔然为何而战”之时,不光是乐浪公主,连阳哲都“啊”了一声。

    乐浪和阳哲自然不会把柔然当成故国,就连北燕,在北燕天王把斛律给杀了,又将乐浪强嫁给大檀之后,也不见得有多热爱,这一群人,是真正没有家国之念的人。

    可是即使如此,她嫁入柔然这么多年,见过那么多悲剧,那么多妻离子散,心中当然也有很多不忍。

    乐浪公主微微愣了愣神,随后握住了儿子的手。

    “幸亏狄叶飞是男人。吾儿虽好,却配不上这样的人啊。若她真是女子,你到时候说不定还会引火烧身。”

    “母亲这是何意!”闾毗不服气地叫道:“明明是那狄叶飞欺骗我在先,你却说起他的好来了!”

    阳哲和乐浪公主无奈地对视了一眼,见闾毗还在兀自生气,只好不再提这个话题。

    闾毗腹中有气,来这里正是排解的,和乐浪公主两人说过之后果然胸口闷意顿减,又讨论了下被俘虏的吴提等人,这才离去。

    “刚才那话,公主其实可以不必说的。他年轻气盛,你越夸奖狄叶飞,越是打他的脸面。”

    阳哲等闾毗走远了才开口。

    “实在是天佑大魏,不管是万人之中取敌酋首级的花木兰,还是秘密出使高车成功而返的狄叶飞,皆是年轻俊杰。听说南凉的王子秃发破羌现在也在佛狸麾下效力,眼见着长孙翰等名将后继有人,魏国至少还要再强盛个二十年了……”

    “所以我才担心昊儿因为狄叶飞的事情对魏国留有心结。如今柔然已灭,北燕是无论如何也去不得的,除了魏国,其余北方诸国皆是风中残烛。刘宋坚持纯汉,结盟可以,归降恐怕也没有什么好出路……”

    乐浪公主忧心忡忡。“眼下看来,只有在魏国才能保全我们一家。”

    “他情窦初开,正遇到这么件阴错阳差的事情,一时不忿是正常的,等再遇见了喜欢的姑娘,也就看开了。”

    阳哲因为乐浪公主把自己归为“一家”而唇角上扬。

    “公主,你觉得魏帝提出来的……”

    “月牙儿才四岁,那皇子才刚刚出生没多久,这婚事现在就订下来……”乐浪公主觉得有些滑稽。

    “鲜卑人早婚,也不能早成这样……”

    宫廷龌龊之事太多,万一早夭了呢?

    她的女儿要背负“克死皇子”这样的名声,人生就算是毁了。

    “更何况,我自己身不由己就算了,还让我自己的孩子再遭受这样的命运,心中实在是不甘。阳先生,你素来足智多谋,你帮帮我,先拖上一拖……”

    乐浪公主一想到自己玉雪可爱的女儿,心中就是一软。

    “……我想想办法。”

    阳哲凝视着乐浪公主蹙起的眉头,沉吟着点了点头。

    只要你请求的,我总是要做到的。

    ****

    狄叶飞脸上挨了闾毗一记结实的重拳,脸颊肿起老高,这属于“仪容不整”,本来是不可以去见皇帝和诸位大臣的。

    但素和君知道拓跋焘的性格,又知道狄叶飞并非轻浮之人,便示意他尽量低头不要造次,引着他进了大帐。

    柔然可汗大檀被当众割了头颅,众王子被俘虏,再加上柔然诸部纷纷归降,已经等于宣告了柔然的灭亡。如今柔然和高车归附之人太多,营帐有些容纳不下,拓跋焘从不想着撤退,大腿一拍:

    ——“继续往北打!”

    柔然的北面是漠北高车和漠北的柔然诸部,王庭所在的草场和牛羊是最好的,但北面也有不少部落,仅仅漠北高车就有几十万人口,牛羊马匹无数。

    由于南边的高车归顺的容易,所以众大臣依旧想要联合北面的高车人,一起去迎击漠北的柔然残部,特地将狄叶飞和几位高车族长唤了来,弄清楚北方的局势。

    狄叶飞对北方并没有太多了解,但他是出使高车的使者,出于尊重,拓跋焘也点了他来。崔浩是“高车使”,日后高车的事宜都是他负责的,所以也出席此事。至于其他诸臣,大多分管内务,要为这么多新增的人口和牛羊做安排。

    狄叶飞胆气再高也不过就是黑山大营一位百夫长,莫说见皇帝,连库莫提这样的将军平日里都是没有资格去见的。等他被素和君引进大帐里之后,眼见着一屋子达官贵人、重臣名将,不需要别人吩咐,自己就先迫于这股压力跪了下去。

    此时高车几位族长还没来,拓跋焘和崔浩等人好奇地看着狄叶飞,尤其是拓跋焘,他之前在贺穆兰口中听过他的事情,此时好奇之心更盛,再见狄叶飞低着头跪着,立刻开口道:

    “你抬起头来,你是功臣,不必跪着说话。”

    狄叶飞谢了恩,站起身来,众人一看他的脸颊,顿时心中大叫可惜。

    这屋子里,若论相貌,最好的自然是崔浩,狄叶飞虽美艳,但崔浩的气质远不是现在的狄叶飞所能比的。

    但崔浩一到而立之年就留了一把胡子,一望便是男人,就没有这狄叶飞来的显眼了。这样一位美姿仪的年少将军,脸上却有一片明显是挨了揍的痕迹,怎么能不让其他人可惜?

    也真下的去手!

    “你这脸怎么回事?”拓跋焘睁大了眼睛,“你和谁斗殴了吗?”

    军中互相争斗乃是重罪,狄叶飞吓得连忙摇头。

    “并非斗殴,是末将不小心……”

    “谁不小心打了你?”

    拓跋焘是打破砂锅问到底。

    狄叶飞暗暗叫苦,说吧,那是丢人丢到皇帝家了;不说吧,就算是吃个哑巴亏;若是胡说,那便是欺君之罪,也得不到好。

    他只是低下头:“陛下,此事说来话长,和我出使高车也有些关系。”

    “那你长话短说。”拓跋焘唤狄叶飞来就是为了听他一路的见闻的。“几位族长还没到,时间空闲,你说吧。”

    狄叶飞本就担心闾毗因为这件事和魏国结怨,此时拓跋焘相询,便从自己开始出使之事说起,件件桩桩,仔仔细细的说了起来。

    大帐内的众大臣有许多都有出使的经历,但哪里经历过这样奇怪的事情:一介男子之身,居然被敌国的高官当成女人,甚至掏心挖肺地给予方便,到了最后,那敌国的高官竟然是自己国家的盟友,怎么也兜不出去了。

    至于他如何抢了赫连定的马,如何杀了使者,由于内容实在是惊险,帐中诸人都听得极为入神。听到赫连定如何杀出重重包围之时,甚至有人大喝了一声“好”字。

    “这赫连定,确实是极有韧性之人。”拓跋焘没想过他回国之路这般艰难,忍不住起了爱才之心。

    “无论如何,这人我一定要收服了!”

    狄叶飞并不知赫连定厉害,也不知道赫连定如今做了什么,见拓跋焘如此说,只是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又继续说起金山一战的事情。

    待说到贺穆兰带着虎贲骑千里救援,最终把柔然人吓跑之时,许多人提起的心才放了下来。

    “你说没烧成的煤会有毒气?”崔浩却关心的是其他事情。“高车人会炼制这种毒煤吗?”

    “这……我也不太清楚,等几位族长来了,您可以问问。”

    狄叶飞从小对有学问的人心怀敬畏,见这位姓崔的高车使白面微须,气度俨然,和旁人与众不同,恭敬道:“不过与其说是炼制出来呃,不如说还没有炼制完全,所以才有危险,要炼这个,就要废掉不少煤。”

    “崔太常从不说无谓之言,你问起毒煤,究竟是何意?”古弼和崔浩同朝为官,开口相询。

    崔浩摸了摸胡须,笑着道:“我在想,若是能用什么罐子把那毒煤装了,攻打敌人的时候用投石器抛进敌营里去,毒烟一起,岂不是能兵不血刃的赢了?”

    旁人没见过那毒烟,狄叶飞却是见过的,见崔浩居然用这种笑眯眯的语气说起这么可怖的事情,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心中对这位汉臣更加敬畏了。

    “不好,毒烟虽然有效,但用这种办法赢了,未免有些胜之不武。再说,如果风向不对,毒烟误伤了自己人,岂不是成了诸国的笑话?”

    拓跋焘否定了崔浩的说法。

    “崔太常要是感兴趣,可以让匠人研究一番,但不可沉迷这种歪门邪道。”

    拓跋焘是典型的好武之人,对这些小伎俩不怎么看得上。

    偶尔作为奇招用用还可以,若真是当成打仗前的依赖,他第一个不同意。

    还好贺穆兰不在,若是她听到此刻崔浩正在想法子制造出古代的大规模化学武器,一定惊的是张口结舌。

    没一会儿,高车氏族的几位族长都来了,拓跋焘好生接见诸人,又引荐了崔浩。他们之前都见了这位“高车使”,知道高车人日后的命运就掌握在这一帐子的达官贵人手中,态度不免更加谦卑。

    之后谈起想要攻打漠北高车诸族时,斛律族长和狄氏的族长都自告奋勇的要带着族人去劝降,因为漠南漠北的高车部族都是同族,只不过因为地域不同而被柔然分割成南北两片,他们刚刚归降魏国,又没有经历过大战,正是想要立功心切的时候。

    此事正投了两方的下怀,于是一下午的时间,所有人都在商议继续北伐的细节问题,连狄叶飞也被抓着问了许多的话。

    得了差事,又被拓跋焘许诺日后高车诸族可以在漠南放牧,这些高车人都高高兴兴地称呼拓跋焘为“大可汗”,愿接受他的驱使。

    拓跋焘心中高兴,手上也松,当下又赏赐了一笔,急的古弼又跳脚又吹胡子,恨不得把拓跋焘的脸捂上才好。

    帐内气氛大好之时,拓跋焘又看到了跪在那里的狄叶飞,想到“狄花木兰”的辛苦,想到自己欣赏的那位虎贲将军花木兰也三番五次夸奖过他,忍不住笑着问他:

    “狄叶飞,你出使高车部族有功,又在路上截过赫连定的战马,生擒柔然的左贤王吴提,这都是不世的功勋,待我大军班师回朝之后,一定会重重赏赐你。除却你该得的赏赐,你还有什么心愿,不妨说来……”

    他正准备说“我都允了”,却听到古弼“咳咳”一声,打断了他的话。

    这是拓跋焘的老毛病,之前贺穆兰千里救驾之时,拓跋焘也曾说过这样的话,还是若干人的二哥示意贺穆兰才没敢要什么。

    古弼等大臣都习惯了拓跋焘随意的性格,古弼更是经常出声打断他的兴头,可怜拓跋焘一句“我允了”还没出口,顿时被满帐大臣们集体风寒的咳嗽声噎的活活缩了回去,只好有些可怜巴巴地看着狄叶飞,那眼神像是在说“你看,我也没办法,我倒是想大方呢。”

    狄叶飞再笨,听到这一片咳嗽声也明白了,当然不敢说“您封我个博望侯”之类的话了。事实上,他心中野心虽有,却还依旧懵懂,真要问他想要什么,他也说不出来。

    “陛下既然答应你满足你的心愿,只要不是太出格,自然是可以允的。”古弼也不好这么拂拓跋焘的面子,狄叶飞此次出使确实有大功劳,别的不说,牵制住高车人,等于让柔然人断了一臂,少了无数青壮参战。

    这样的功劳,若是无伤大雅的心愿,答应了也算是一段佳话。

    古弼将“不是太出格”说的重了些,狄叶飞听在耳里,心中不由得感慨一声。

    他们这些普通的士卒,平日里自然是把“大可汗”看的比天还大,在他们的想象中,皇帝要做什么,只要一言既出,是谁也无法阻止的。可事实就在眼前,原来即使是皇帝,也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皇帝尚且无法随心所欲,他一个乍然立功的杂胡高车,若是真有什么非分之想,那才是自取其辱了。

    一时间,他的脑中闪过无数心愿,可无论想到哪个,似乎都不是自己内心最想要的。

    突然间,狄叶飞想到了在柔然的所见所感,想到了自己一直以来想不明白的事情。想到了火长深夜为火伴写信,想到了闾毗派出使者送信自己却看不懂的羞窘……

    他在想,为什么自己有那么多不懂,有那么多无力,有那么多想要的东西,却不知道真正要的是什么。

    除了相貌,除了一身不算顶尖的武艺,他实在就是个平庸之人,若没这番机遇,也许一辈子就耽误在军中,混着一个不大不小的职位,受着旁人轻视的眼光。

    狄叶飞在思考,帐中的人都是有涵养的大人物,自然不会催促与他。拓跋焘和几位爱才的大臣见狄叶飞为了“心愿”想的如此慎重,自然也开始好奇他会要什么。

    狄叶飞知道这是他一生中可能最重要的一次选择,也是以后再难得的机遇,所以思考的越加慎重。

    ‘我和这些大人物到底差什么呢?’

    他冥思苦笑,余光扫过诸位气质不凡的大人。

    ‘我想要找到的答案,究竟要如何才能了解?’

    狄叶飞眼前闪过闾毗的茫然。

    ‘我……我……我究竟缺什么……’

    他的脑海里最终出现的,是火长和若干人手持兵书,惬意谈论的样子。

    终于,狄叶飞伏下了身子,诚恳地对着诸人说道:“末将目不识丁,出使柔然以来,颇受其困。军中识字之人太少,末将便是想学也找不到机会,如今陛下问末将有什么心愿……”

    “末将想学文识字。”

    他以首叩地,重重地说出自己的要求。

    他缺的是什么呢?

    这世上也许没人能回答他。

    但他会自己去寻找。

    ——就先从识字开始吧。

    ***

    不知狄叶飞是哪里打动了崔浩,也许是他的长相,也许是他身为普通军户却不肯屈服的韧劲,也许是他求取知识和学问的姿态,所以他得到了一个天大的机遇,这机遇,甚至比他出使高车得了功劳更大。

    他得到的,是这个没有科举出仕的世界里,人们最看重的东西,是普通军户即使在军中苦熬也无法得到的一种东西——“出身”。

    崔浩所在的清河崔氏是北方第一门阀,而这位年轻的族长却收了狄叶飞为关门弟子,要教导他学问。

    当然,像这样日理万机的重臣,自然是不会亲自为狄叶飞开蒙的,但崔浩身边多的是族中优秀的子弟,崔家的家学也是北方赫赫有名,连拓跋皇族都无法就读的有名之地,狄叶飞要学,崔浩想教,自然有无数人可以教他。

    就连狄叶飞自己,也被这天下砸下来的好事给震晕了,以至于一整天都在傻笑。崔浩答应他,等班师回朝之后,狄叶飞便在他身边接受教诲,辅助他处理高车事物,直到识文断字为止。

    除了被古弼收为侍官的若干人,这已经是贺穆兰的火里第二位一步登天,得到机遇的年轻人了。

    “噗!我说,你能不能别笑了,看起来太瘆人……”

    贺穆兰被赫连明珠和花生伺候着用些吃食,蓦地一见狄叶飞的傻笑,忍不住把一口稀粥喷了出来。

    狄叶飞原本长得美貌,笑起来的时候自然是惊心动魄的,可现在他的脸颊青紫,左高右低,看起来就十分怪异,笑起来的时候就更让人难受。

    就像是一副绝世名画,活生生给人泼了奇怪的染料一般。

    “可是,我好高兴啊,火长。”

    狄叶飞听到贺穆兰的话,笑的绿眸更加幽深了。

    “我实在是太高兴了……”

    “高兴你就大笑,别这么……”

    “火长!火长!天热了,你裤子还够不够?我帮你更衣?”

    贺穆兰话音还未落,若干人一头扎进了帐篷,又拿着几条裤子。

    “我把我兄长的新裤子给……咦……”

    若干人见了帐中的情形,眨巴眨巴眼睛。

    “狄叶飞怎么了?中邪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