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243章 起死回生

第243章 起死回生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69书吧 www.69shu.io,最快更新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

    拓跋焘擅用骑兵的本事天下闻名,莫说这么一群柔然人想跑掉,就算是一只鸟想在这个夜晚飞走,都得看鲜卑铁骑愿不愿意。

    柳元景已经在考虑是不是要咬舌自尽了。

    “柳先生,你跑吧,你一个人藏起来应该很容易。”婆门哭完以后,命令一个柔然贵族拿出一袋金子,送给柳元景。

    “我汗父说过,若是我们还有再起的机会,只能依靠南边的宋国。我的兄长只是被俘,说不得魏国人就要选个傀儡出来当汗王,我不见得能成下一任的可汗,若到时候我还有机会逃出来,一定会联系上你。”

    柳元景在柔然王庭的身份是婆门的“先生”,而他确实也教了婆门不少东西,至少这个孩子在这个血腥的夜晚,确确实实的长大了。

    “你……你……”

    柳元景之前对婆门的评价并不高,若不是他是大檀的儿子,他其实是看不起这个人的,此时见婆门居然让他逃走,不由得吃了一惊。

    “你走吧,藏起来也罢,逃跑也罢,快点走!”

    婆门抹掉眼泪。

    “我们就要投降鲜卑人了,你若被发现,一定没有什么好下场的!”

    “可汗,你……”柳元景一咬牙,深深凝视这个孩子:“你多保重!我一定会信守承诺,我宋国也一定会信守承诺!”

    话一说完,他立刻掉头向南而去。

    他是汉人,往南边跑,又有多国的路引文书,是很容易逃掉的。

    婆门等柳元景走到没影,这才下令所有人往东边而去。

    “大可汗,为何往东?”

    任谁都知道东、西、北三个方向,东边拓跋焘的队伍势力最为庞大,绝无突围的可能,往另外两个方向,倒有一拼的可能。

    “高车是我们的奴隶,即使我们柔然如今积弱,难道会向奴隶低头?”婆门一改刚才嚎啕大哭的样子,微微昂首:“至于闾毗……”

    他的脸上露出一丝怨毒。

    “我的汗父一直认为他即使不满斛律可汗的事情,也一定是为了柔然考虑的,谁也没想到他居然会降了魏人。我们柔然满盘皆输,可以说全是此一人之过,这样彻头彻尾的小人,我便是死了,也不会落在他手里!”

    落到闾毗手里给他邀功吗?

    他绝不向仇人摇尾乞怜!

    “你们大概也都要知道,我们此次是怎么也逃不了了。”这个孩子一夜之间国破家亡,母亲和姐妹又被父亲丢在了王庭,可以依赖的先生也跑了,不得不学着大檀往日的样子说话。

    “可即使是投降,我如今是柔然的可汗,也只会向魏国的可汗投降。你们都是柔然最后的勇士,必须得做出柔然勇士的样子来,否则被魏人瞧不起了,柔然无非就是另一个高车罢了!”

    他的心中其实恨不得找个地方哭个痛快才好,却不得不忍到身体微微发颤,继续说道:“只要我柔然勇士的性命还在,他日寻得妇人结合,草原上又到处都是我们柔然的子孙。无论接下来我们要受到什么样的屈辱,都得给我……”

    “活下去!”

    婆门仰起头,高声怒吼。

    他吼完这三个字后,心头显然也是激动难平,连连喘气。

    若说之前那些柔然的贵族和部落主已经在思考投降后如何好好生存了,在听到婆门的话后,忍不住还是心潮激荡,跟着回应:

    “柔然不会灭种!”

    “大可汗说的是!”

    “我们每个人都生他几十几百个孩子,整个草原又是我们的!”

    这是他们第一次当面说出“大可汗”的字眼,之前那鲜卑勇士手刃大檀,情势急转之下,未尝没有想趁机自立为可汗的宗室,只不过有柳先生所在的刘宋支持着,他们每人反驳,但心中不服,一定是有的。

    可大难临头,这位年轻的王子不但没有表现出惊慌失措的样子,反倒被激出了大檀当年的风采,有些跟着大檀一起出生入死的老人不免就想起当年的时光,也跟着心潮澎湃。

    可心潮澎湃一落,再看到前方连绵不绝,犹如天上的星子落入人间一般的火光,每个人都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浇的全身冰凉。

    无论如何能活……

    他们终究是败了。

    ***

    虎贲军杀入王帐之前时,每个人的眼眶都是一热。

    没有发生什么奇迹,他们那位年少不凡的主将,并没有杀出重围。

    在此之前,他们无数次期盼过有奇迹会发生,毕竟虎贲军很多人都和贺穆兰较量过,右军很多人都传说这位将军有在乱军阵中杀进杀出的本事。

    他们猜的都没错,贺穆兰自然是有杀进杀出的本事,可那是她一个人时。

    此时这浑身插满箭支、犹如刺猬一般的将军,若还能活命,除非是天上佛祖下凡,或者人间的神仙救命了。

    “不!”

    那罗浑的脸上鲜血已经凝固,凝结成一个硕大的血疤。此时这个血疤正因为他的面颊不住的抖动而变得更加狰狞。

    突围之时所有人都负了伤,待和虎贲军迎上的时候,除了他和素和君,几乎都站不起来了,所以一干同火之中,只有他和素和君又杀了回来营救贺穆兰。

    可这样的贺穆兰……

    这样的贺穆兰……

    这一个“不”字,是对自己无能的辱骂,是满腔不甘突破胸膛时的崩裂,是痛心太甚所引起的爆炸。每个人听到这撕心裂肺的“不”字,都忍不住鼻中一酸,想要落下泪来。

    如果没有贺穆兰,柔然人早就已经逃了,这场北伐,也会最终也没有达到灭国的目的,犹如那独自坚守在夏国长安的赫连定一般,变成魏国人心中的一根刺。

    可对于虎贲军来说,三军皆在,主将却失,这算是一种胜利吗?

    这简直是一种无法痛诉的屈辱!

    那罗浑和素和君弃马跳了下来,疾奔到贺穆兰身侧。在他们赶到之前,正有几个柔然人想把她直接碎尸万段,还好虎贲军来的及时,当初也让他们万箭穿心,好歹是替贺穆兰报了仇。

    再看看她身边散落一地的箭、已经卷了的无数刀刃,还有那浸满了鲜血的土地与尸体,几乎不需要想象,眼前就能浮现出贺穆兰之前是如何奋力的搏杀,才能撑了这么久的。

    那罗浑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撕开的贺穆兰的前襟,将耳朵贴在了她的心口上。温热的皮肤让他不由得精神一震,耳下那虽然微弱却依然还在轻轻跳动的声音更是告诉了他……

    “花将军没死!花将军还有心跳!快来人!来人!”

    那罗浑猛地直起身子,只觉得什么温热的东西一直从他的脸颊一直流到了嘴里,随着他大吼的声音吞了下去,既苦涩又温暖。

    他被这温暖的液体烫的连喉咙都热了起来,忍不住继续趴在火长的胸前,就为了担心这声音会突然消失。

    嘭。嘭。嘭。

    此时此刻,那罗浑只觉得这是世界上最美的旋律,哪怕是鲜卑人招魂的皮鼓、汉人高雅的鼓瑟之声,都及不上它万分之一。

    “什么?花将军没死?”

    “我就知道花将军不会死的!花将军那般厉害!”

    “那罗将军,你让我们也听听!让我们也听听!”

    一群人疯狂的向上涌,那架势似乎人人都想听一听贺穆兰是不是真的还活着。

    素和君从听到贺穆兰没死的那一刻就几乎是喜极而泣,见情绪激动的虎贲军还要往前挤,连忙高声让所有人往后退,又拉起跪在地上的那罗浑。

    “那罗浑,别听了,既然花将军还有口气在,赶紧先把伤口处理一下,然后去找大夫才是。”素和君生怕花木兰没有失血过多而死,倒被那罗浑一不小心压死了,出声提醒道:“我知道你们火里的人都随身带着干净的绷带,是不是?”

    “是!是!我的马上还有!小路,去把我马鞍下面的小皮袋拿来!”那罗浑忙直起身子,去掩贺穆兰的衣襟。

    夜晚昏暗,照明全靠旁边的人举着火把,那罗浑拢起贺穆兰的衣襟,不知为何却愣了一愣。

    ‘原来火长虽然手糙脸黑,胸肌倒是白的很,也滑的很,和狄叶飞差不多的。’

    那罗浑心中这念头一起,立刻甩了自己一个巴掌。

    ‘你真是病了,什么时候,居然还想这样的歪念头!’

    他这一下打的又急又快,所有人闻声都忍不住看了过来。

    “那罗将军,你好生生打自己做什么?”一个虎贲骑士吓得大叫了起来:“莫非……莫非……花将军不好了?”

    “你才不好了!”

    那罗浑恶狠狠地瞪视他一眼,他的家传武学练得是杀气,这一瞪之下,那个虎贲骑士全身寒毛直立,立刻噤声。

    “来人帮忙!”

    素和君经常四处奔走,身上也有上好的伤药,鲜卑军户都是世代从军,家中也有不少备的好药的,一群人围在贺穆兰身边,乱七八糟的掏出一大堆东西来,却怔愣着不知道从哪里下手好。

    即使这火把将贺穆兰四周照的通明,可他们毕竟不是郎中。很多人都知道箭支不能乱拔,尤其是要害位置,一旦拔了,反倒会送命,所以从素和君到那罗浑,全部跪在贺穆兰身侧,却无从下手。

    “我们……要不然,我们先止血……还是先把腰上那伤口裹起来?”

    贺穆兰身上最大的一处伤口在腰上,前后贯穿,她自己用腰带上移堵住了伤口,但触目惊心之处,足以让胆小的女人直接晕倒。

    那罗浑拿起绷带,咬着牙对素和君说:“你们几个把将军抬起来一点,我来缠!”

    几个骑士抬手的上去搀扶,一个骑兵突然“啊”了一声。

    那罗浑从来就不是好脾气,听到他“啊”了一声,立刻一巴掌呼了过去。

    “这时候了,还叫什么!”

    “不……不是……我搀将军的胳膊,胳膊上也有伤!”

    那骑士吓得要死,贺穆兰被称为“玄衣木兰”,所以无论是自己买还是别人送的,衣衫大多都是黑色的,黑衣服沾了血不太明显,这些人没发现她胳膊上还有一处大的伤口,可一摸之下,手上全是黏腻的手感,又有铁锈味,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自然是吓得立刻松手,被那罗浑拍了一巴掌。

    那罗浑刚刚举着洁白的绷带环上她的腰,听到胳膊上还有伤口,立刻让人用刀割了她左边的袖子,露出一截修长的胳膊出来。

    那胳膊上有一处明显的伤痕,应该是之前中了流矢,流矢擦过胳膊,却破了一处血管,所以流出来的血实在是不少,再一看那只胳膊,大大小小无数伤痕,不是箭伤就是刀痕,那罗浑拿着绷带的手一僵,再也缠不下去了,捂着脸痛苦的嚎叫起来。

    “我做不了!我真做不了!”

    这么多伤口,先处理哪一个,另一个都在逐渐恶化。

    他只是个战士,又不是大夫,就算把贺穆兰全身都绑起来了,难不成就看着他活生生在这里耗死?

    “我们得先救他,若连我们都不救他,他就更……”

    素和君拿手按住那罗浑的肩膀,准备劝说。

    谁料这个动作似乎是刺到了那罗浑的哪根神经,一下子蹦了起来。

    “都是你!都是你的馊主意!我们火长从来都不是冒险的人,也没什么野心,若不是你一直鼓动,说让大檀跑了我们北伐就没有了意义,他何以这般逞强?你为了功劳,活生生逼死了火长!”

    “那罗将军,你冷静点!”

    “那罗将军,放开白鹭官大人啊!”

    几个虎贲骑士跑去拉那罗浑。

    “还有你们……”那罗浑扫视过所有的虎贲骑士。“还有我……”

    他揪住自己的胸口的衣衫,痛苦地弯下身子。

    “若不是我们求功心切,想要天大的功劳,又怎么能逼着他这么冒险?他年轻威望不够,总是想要让我们敬服他的。但凡我们济事一点,也用不着他在千军万马之中取大檀的首级……”

    其他人没有那罗浑和贺穆兰这般同火从小兵一起升上来的情谊,但虎贲骑和贺穆兰相处也有几月,自是知道这位将军的人品和心性都极为高洁,再一听到之前他们对于去迎接高车人的闲言碎语也许都传到了这位将军的耳里,都忍不住在心中叹了一口气。

    也许,他确实是太年轻了……

    他们虎贲军资历老,又想要功劳,也许是把他逼得太狠了点。

    他们……

    他们也不是没有过错的。

    素和君颓靡地闭上了眼睛,慢慢地舒出了一口气。

    他是白鹭官,虽从小机智过人,可除了在花木兰身边当杂役的日子以外,从未在军中历练过。此时他的内疚和罪恶感比所有人都要更甚……

    可他难道就该在这里痛哭流涕吗?

    就算要赎罪,他也只和花木兰赎,轮不到他们置喙!

    “你继续自怨自艾吧,我还要救人!”

    素和君表情冷漠地攥紧了牵头,继续跟着一群熟悉包扎的老兵处理贺穆兰的伤势。

    此时她的衣服已经和许多伤口黏在了一起,天色又黑,一群人正是手忙脚乱无计可施。

    就连素和君都已经觉得这是天妒英才……

    “将军!将军!陛下派了一群医官来了!还有一位神仙,一位神仙!”

    那虎贲骑领着一群人冲了进来,嘴中“神仙”呼喊个不停。

    素和君一听到神仙,就怀疑是那位颇有“仙名”的寇谦之到了,待一抬头,果不其然,为首身材高大的老道骑着一匹黑色的大马,身后是一群鲜卑巫医和宫中的御医。

    那虎贲骑会大叫“神仙”,是因为这些马的脚下都像是凌空腾跃一般,根本听不到马蹄之声。那些医官像是也被这情景吓得要死,抱马脖子的抱马脖子,抓马缰绳的抓马缰绳,若是贺穆兰还醒着,就能发觉,这些人的表情,和后世那些倒霉坐了超速驾驶的汽车后惊魂未定的神情差不多去。

    寇谦之一骑飞奔到火把最盛之处,也不见他如何动作,人群就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像是被人推了一把一般,活生生分出了一条路来。

    他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驾马来到贺穆兰之前,翻身下马,一把抓住贺穆兰的手臂,把了把脉搏。

    “总算是还有一口气!”

    寇谦之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玉盒,似是十分惋惜地摇了摇头,打开了那个玉盒。

    这玉盒样式古朴,玉质清润,一看就不是凡物,寇谦之一打开盒子,周围众人纷纷闻到了一种奇异的清香,他们忍不住好奇心抬头去看什么那么,就见寇谦之取出了一枚青色的丹药,捏开贺穆兰的下巴,往她口中塞了进去。

    “寇天师,花将军人事不知,如何能吞的下这枚丹药?”

    素和君担忧地看着他的动作,开口叹道:“便是好好的人,这么大一枚丹药,也得用水送下去啊!”

    “这是昔日我恩师成兴子留下的丹药,凡人只要还有一口气,都能吊住在三日之内不死。此药入津则化,一到嘴里就会自动咽下去,否则世间那么多濒死之人,难道人人都能张口不成?”

    寇谦之先前有些懊悔惋惜,可药一旦救了人了,倒不再执着,捻须一笑道:

    “也是他和我师门有缘,只要他不死,我便能把他救回来。还劳烦素和使君为我准备一处可以治人的地方,将花将军抬到避风的地方去。”

    “能随便移动吗?”

    那罗浑从寇谦之一出现开始就升起了无限希望。

    “不会有事?”

    “这三日定保无事,否则我这‘天师’之名,可以换人了。”

    众虎贲骑低头去看贺穆兰,只见她自服食那药之后,虽然脸色依旧苍白,但气色却不像是刚才那般青黑了,立刻精神大振。

    一群人立刻收拾出大檀的王帐,小心翼翼的将贺穆兰放在那虎皮大褥上,寇谦之让道童去去准备器物,寇谦之是道首,道童自然也不少,东西带的特别全,没一会儿,一座王帐就变成了医帐。

    虎贲军众人惴惴不安地守在帐外,他们之前见到了这寇道长施的“仙法”,都对这位在大魏闻名遐迩的“天师”报以十二万分的希望,可是他们还没站一会儿,就见其他医官和巫医全部都走了出来,一脸愤慨。

    “为……为什么他们都出来了?”

    虎贲骑这一战死伤不少,阿单志奇等人更是伤势极重,所以虽然贺穆兰受了伤,依然有不少医官先去医治虎贲军命垂一线的士卒了。

    留下来的,大多是顶尖的医官和鲜卑族中一些善于跌打损伤的巫医,他们是受了拓跋焘的命令来柔然王帐以备不时之需的,但都想治了虎贲军的主将,好日后分得一些功劳,却被寇谦之赶了出来,怎能不气?

    “不过是一个妖人,竟如此自负!他也不怕治死了人!”

    一位御医气的胡须直动。

    “他以为自己真是神仙不成!”

    “我看那花将军已有死气,若不能尽早止血治伤,必定活不过一个时辰。可叹这老道居然有妖法,把我们给抛了出来!这花将军,怕是要枉死啰!”

    一个巫医晃了晃手中的铃铛,那铃铛声音诡异,震的一干虎贲骑心中毛躁,恨不得叫出声来。

    “我……我就怕完不成陛下的命令……”

    一个年轻一点的御医急的像是要哭出来了。“面前有病人却不给治,这……”

    那群出了王帐的医官议论纷纷,那罗浑实在是忍不住了,跳上去问道:“各位为何不继续医治我们的将军?难不成花将军情况真的差到这样了?”

    几个医官扫了他一眼,有一个脾气不好地当下就冷哼出声:“我们奉陛下的旨意来虎贲骑救人,哪里敢不施展医术?只是里面那老道说是要施展独门医术救你们的花将军,不得我们偷看。我们倒是想留在里面,可你试试看,你进的去吗?”

    北魏的国境大多在山西到内蒙古一代,这里原本就不是汉人大量居住的地方,名医更少,而汉人卓绝的医术,反倒大多由道教传了下来。

    若说这些御医不好奇寇谦之用什么法子救人,那一定是假的,可是能在土壤环境这么不好的地方混成名医或御医,自然也有自己的过人之处和傲气,寇谦之所说的“偷学”云云,他们当然也不得不避嫌。

    但这不是最重要的原因。

    那罗浑和素和君对视了一眼,齐齐伸手去撩那王帐的帐帘。

    可那帐帘就像是被人缝了起来一般,怎么也掀不开。素和君要了一把长刀,试图劈裂这帐篷,帐篷再扎实,无非就是牛皮所制,长刀一划,应该就有狭口,可任他怎么劈、戳、刺,这帐篷诡异的随着刀尖的动作随意伸缩,就是不见破。

    “这位寇道长在平城也十分有名,是真正的得道之人。昔日窦太后得了眼疾眼前白茫茫一片,也是这位道长治好的。只是他难得出手救人……”素和君只能安慰那罗浑,“他既然来了,肯定就有把握,我们就等等吧。”

    这般诡异之事都发生了,众人还能如何?只能等了。

    好在那些医官虽然气性大,但却知道轻重缓急,这边花将军被寇谦之包了,他们就去另外安置伤者的帐篷里,想法子为其他伤者减轻痛楚、救治一番。

    阿单志奇原本已经濒死了,被一位御医用金针吊回性命以后,堪堪活了过来,只要熬过这几个晚上,应该就能活下去。

    至于巫医趁夜举行巫祭、安稳人心等等,更是不必再提。

    担心贺穆兰的人都等在帐篷之外,希望能看到一些蛛丝马迹,可这寇谦之也不知道如何做到的,这种夜晚,帐篷里亮着那么多火把和油灯,帐篷上应该看到影子才对,可虽然看的出这盏帐篷亮的犹如白天,却没有丝毫人影映在其上。

    这下子,更让众人对这“寇天师”敬畏起来。

    不说别的,就凭这一手法术,在魏国传道已经是足够了。

    每个人都好奇帐中发生了什么,而帐中呢……

    那虎皮大褥上早就被铺上了干净的白布,贺穆兰衣衫尽除,露出一身可怖的伤口来。好在下/身还用一块白布挡了一下,寇谦之虽然年近七十,又是位“天师”,却也是古人,自当是避嫌。

    “这人魂魄不全成这样,居然还活得下来,先天真气之妙用,简直是骇人听闻。”他摇了摇头,看着贺穆兰一身箭支,拿出几把小刀和钳子。

    “就是此番……怕是要累死老道我啦!”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极品全能学生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有个总裁非要娶我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闪婚试爱,家有天价影后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