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240章 大展雄风

第240章 大展雄风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右军也许不是最厉害的,但右军的斥候却是公认的机警过人,所以没有多久,就有消息传来,两个瘸腿的柔然人先是找到了一群埋伏的骑兵,然后那群埋伏的骑兵一支去了涿邪山,一支继续往西行了。

    贺穆兰略微想了想,就推断出涿邪山估计还留下了贼首,而西边,则是柔然残存势力的位置。

    她快速的和虎贲骑的将军们议论了这件事,几乎所有的将军都对返回涿邪山没有什么兴趣。

    因为无论贼首是谁,在涿邪山上,只要抓到对方,功绩都归于皇帝。

    皇帝在涿邪山,哪怕为了皇帝的安全,涿邪山也会被彻底搜一遍。那个人不可能逃得出去,哪怕千军万马来接也一样。

    魏国的军户都是直奔着军功去的,军功就是一切,谁也不想为别人做嫁衣。

    这便是贺穆兰的尴尬之处,她带兵时日尚短,只不过是因为右军出声,名头又极大,否则这么一个二十岁的小年轻,没个两三年的压服是不可能完全服众的。平日里都是大胜自然看不出来,一到这种时候,就有些指挥不动了。

    还好,贺穆兰的队伍里有一支完全不必在意军功的队伍。

    狄叶飞带着的高车人,并非军户,是无所谓做什么的。而且狄叶飞一心想要在皇帝面前做出一番大事来,证明高车人并非只能做工匠之流,此时看到贺穆兰为难,立刻站了出来。

    “花将军,那支骑兵不过几百人,我带着高车勇士去追赶吧。”

    狄叶飞在马上行礼。

    “末将请命去抓那贼首!”

    “你的人是不是少了点?”

    贺穆兰知道山间应该还藏着一些人,加上这些骑兵……

    “对方仓皇派出救兵,应该士气正低,又是在我们大军扎营的山下,几百人已经足够了。”狄叶飞自信地一笑:“若是实在不敌,哪怕吼一嗓子,涿邪山也能涌出千军万马,那贼首有何难擒?”

    “好,你既然有如此自信,此事便交予你,万事小心。”

    贺穆兰听着有理,点了点头。

    “其余众人,跟我追击西边的骑兵,不许靠近,直到发现敌方大营!”

    蒙古草原这地方,四周宽广一片,若不是有山川河流作为标志物,千里茫茫根本就不识方向,大檀扎营的地方一定是隐蔽但开阔的地方,否则不利于骑兵驱驰,也没有办法放牧。

    一路上,斥候不停的来回回报那支骑兵的行踪,贺穆兰等人也从一开始的兴奋到后来的疲倦到最后的疑惑不解……

    这是在西南而非西边,谁能想到柔然人会往西南跑?

    正常人都会往西北逃窜才是啊!

    行了不过两个多时辰的时间,他们终于发现了那一片柔然大营。

    正中一座皮室大帐华丽无比,帐顶被涂成金色,在游牧民族心目里,金色是十分神圣的颜色,能用金色的皮室大帐,里面住的是谁,显而易见。

    可围着皮室大帐的帐篷足足有十几层,黑压压的帐篷压的虎贲军一行人心头都沉甸甸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么多营帐,冲是一定冲不破的,发起夜袭也不切实际,没看到还有那么多没住在营帐里的柔然骑兵在巡逻吗?

    可要是硬碰硬,这几千虎贲骑,还真不一定能打的下这处王帐。就算打的下,死伤也会惨重至极。

    每一个事实都告诉他们最好牢牢盯住这里,等候大军到来再发动攻击,可每个人都不甘心到手的功劳就这样飞了,只能死死地盯着那边。

    “可恶,那些高车人要是不跑就好了!”

    一个虎贲骑士骂了出来。“若是他们不跑,现在我们就有两万骑兵,怎么也踏破那处王帐了!”

    “人家家小都不知如何,不愿和我们一起打仗也是正常的。换成我,我也没心思去打仗……”一位年纪较大的虎贲骑兵替高车人说了句话。“不过将军,你向来足智多谋,现在一定有办法是不是?”

    说完,他用期盼的眼神看向贺穆兰,就好像这样她马上又会行出什么妙计一般……

    贺穆兰的“智将”之名是足智多谋的崔浩都夸过的。更难得的是,她的武力值也惊人的很。

    若不是她出身实在不好,哪个贵族家里有了这么一个子弟,瞬间就能带领家族成为皇帝身边的望族。

    即使贺穆兰现在只是个普通的鲜卑军户,还有汉人的血脉,此一役后,她的家族也会因此水涨船高,至少家中男子从此在军中不会再有任何波折了。

    几千双眼睛眼巴巴地看着她,希望她能出什么主意,把这里给吃下来,可贺穆兰自己心里清楚,有些仗是可以依靠地形、人心等等因素因势利导出奇制胜的,而有些仗,只能靠硬碰硬。

    这便是以正合,以奇胜的道理。

    没有哪一个将军能一直靠奇计致胜,一生之中,更多的仗是堂堂正正的摆下大军打下来的,最多有一两场胜得特别漂亮罢了。

    贺穆兰心中苦笑一声,前世花木兰连斩七大将,那是因为那些人都是拼命朝着拓跋焘去的,若是目标是她,早就死的不能死了,这一世还想再破……

    “花将军,我倒是有一策,就是极险,不知道你敢不敢试一试!”

    素和君却突然驾马上前,开口说道。

    “若是此计能成,也许踏破此处王帐便在顷刻之间,只是对于将军来说,实在是险之又险……”

    贺穆兰知道素和君素来足智多谋,但喜欢用险招。和贺穆兰喜欢因势利导不同,素和君向来喜欢玩弄人心。

    前世花木兰能够生擒鬼方,便是因为素和君用一千士卒做饵,虽然伤亡极大,可是所灭之人数,又何止十倍?

    “你有何计?说来听听。”

    贺穆兰下了马,席地而坐。

    “诸位也来听听。”

    素和君笑了笑,跪坐于地,把自己的想法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随着他越说越快,旁边几位将军脸色越变越怪,待说到后来,阿单志奇直接开口叫道:“这不可能!这样太冒险了!我宁愿等着陛下的大军赶到!”

    “涿邪山的柔然人已经进了王帐,他们没有抓住大可汗,此时必然是要撤退,若是他们再次西遁,谁能找的到他们?就凭我们这些人,连追赶的都来不及!”

    素和君摇了摇头,“虽是险招,但人人都知道花将军的武艺过人,若是真能……”

    “我也觉得不合适。”

    虎贲军一位副将说道:“若是对方根本不在乎这些,一言不合直接下杀手,到时候花将军陷于千军万马之间,如何能够援救?”

    虎贲军虽然贪功,但也知道能遇见花木兰这样豁达且潜力无限的主将是很难得的,这个计策等于把成败全系于花木兰一人之身,这位副将权衡了下利弊,觉得有些为了功劳卖了主将的意思,遂不愿意同意。

    贺穆兰将此计推敲了一遍,却觉得可行。

    蠕蠕人马虽多,但蠕蠕人却不是悍不畏死的鲜卑人,加之这里的蠕蠕大多是被裹挟而来的柔然牧民,精锐的骑兵早就已经派去了地弗池和兔园水,若是乱象一生,也许真能不费吹灰之力的攻破此地。

    “可以一试,不过有些细节,还要再斟酌一番……”

    所以贺穆兰思考了一会儿,召齐所有虎贲军的百夫长和将军,一起就地商议了一会。

    得知贺穆兰的想法后,所有人都担心不已,只有贺穆兰洒脱一笑。

    “你们若是不想我死,便来的快些,声势做的浩大些,否则一旦拖的时间长了……”

    “我不死也得死了。”

    ***

    正如素和君所料,吴提派出去宣告失败的使者一到这处营地里,大檀便知道大势已去了。

    此时他已经是日薄西山,全靠巫医的虎狼之药维持,待听到这个消息,喘着气对身边的汉人说道:“柳先生,你我辛苦布置的准备全部都没有奏效,我派出去五个儿子,如今没有一个回返……”

    他生了八个儿子,可堪大用的只有几人,吴提是他最期盼也最放心的,所以才被派去做了最重要的一节,如今也不知生死。闾毗并未来王帐,也没去涿邪山,想是已经生了叛逃之心,大檀心灰意冷之下,话语也就更加有气无力。

    “这是长生天在帮着鲜卑人,我柔然已经全力以赴,毫无保留,只盼宋国能够牢记承诺,帮助我柔然的牧民度过冬天。只要一息火种尚存,来年草原上便都是我柔然的孩子,总算留下了希望。”

    那位被称为柳先生的年轻人不过二十来岁的样子,全身上下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气度。他身材颀长,五官有着南方人特有的精致,虽穿着胡人的胡服,可无论是神态还是动作,都绝不似胡人。

    这一定不是在胡地长大的汉人。

    “我们陛下已经陈兵黄河以南,魏国虽表现出强硬的样子,但以佛狸的个性,并不会在柔然久战,以免南方有失。大汗只要坚持到秋天到来,柔然必可安稳。至于我们的承诺,自然是一定会应允的。我刘宋富甲天下,便是北凉、北燕,也经常接受我们的帮助,柔然是我们的盟友,我们又怎么会吝啬这区区的粮草?”

    柳先生的话十分坚定,而他个人似乎也是很有说服力的,只可惜大檀太过虚弱,无力表示异议,只能点点头。

    到这个时候,对方撕毁盟约,他也没办法了。

    只能寄望于汉人的“信诺”而已。

    柳元景心中也是懊恼不已。北方胡人不善智谋,可北魏却偏偏和其余诸国不同,大肆起用汉人,拓跋焘更是多次下令征召高门的汉人入仕管理国家,以至于魏国的地方上内应极难引起混乱。

    刘宋如今正在崛起,可北魏征伐的速度也实在是太快,若真的等到北魏统一北方,宋魏之间必定有一场恶战。

    宋国并非像魏国一般有职业的军户,春夏秋都在耕种,并不能打仗,只有冬天可以抽调大批募兵。经过五胡乱华,整个中原大地人口锐减,即使是南方也没有休养过来,刘宋几代汉臣禅精竭虑,远交近攻,想尽一切办法拖延北魏吞灭周边六国的速度,可往往总是天不遂人愿。

    就好似天下的气运都给那拓跋焘一个人占了,每每欲要置之于死地之时,总能转危为安。

    这么一个鲁莽好功的皇帝,御驾亲征身先士卒也不知伤了多少次,就没有一次能让他死!

    朔州一战,宋国动用大批财帛,又将国中训练已久、聪颖机变的使者广布北凉、胡夏、西秦、北燕各国,到最后,也只说动了胡夏和柔然千里一战,若其余诸国都在那时发兵齐齐包围拓跋焘的羽林军,又何来后来的事情?

    几次三番这般失败,饶是柳元景毅力过人,心中也有些不安。

    他是相信“命运”这种事的。

    这一百年来,天运就像是故意要蹂/躏一番汉人,竟让这些蛮夷凌/辱着神州大地,而且每每出现英主,连汉人都忘了祖宗,愿意为之效力。

    柳元景正在心中叹气,大檀开口对他说道:“柳先生,我们今夜一过,就要拔营向西了,你们答应的东西,希望能在秋天到来之前送到。”

    他叫来自己的幼子,今年才十七岁的婆门。

    “我死后,若吴提没有回返,他便是新任的大汗。他会在北凉以北安置族人,我们和北凉也有盟约……”

    “物资会从北凉进入柔然,大汉不必担忧。”

    大檀咳嗽了几声,握住儿子的手,像是这样做,他身上年轻的生命力就会涌入他的身体一般。

    婆门上面有强悍的哥哥,从未想过有一天会登上汗位,即使这几天大檀一直在传授他以后如何做的经验,可心中还是惴惴不安。

    父亲冰冷的手握着,让他更感觉前途一片黑暗。

    “先生今夜要走?”

    “是,大汗明日向西,我却必须要想法子去南边看看……”

    “报!报!大汗!鲜卑人派出使者来了!”

    皮室大帐外惊叫声连连响起,显然有一群柔然人惊慌失措,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大汗,他们发现我们了!大汗!”

    “汗父,疼……”

    婆门挣扎了一下,发现挣不脱父亲的手,只得咬牙忍着。

    “来人,先送先生和王子走。”

    大檀立刻点出一百精壮的死士,对怔愣了一下的柳元景说道:“有他们保护,先生向南应该无虞。你曾发下毒誓,请务必记得你的誓言!”

    柳元景知道大檀是担忧鲜卑人已经围困了这里,急着将他送进去,当下也不客气,道了声谢,急急忙忙拉着婆门,跟着几位武士从后帐离开。

    可怜婆门连最后见一眼母亲都没做到,临走之时也身无长物,就这么被拉出了帐外。

    大檀叹了口气,他知道被鲜卑人发现了王帐,覆灭也就是顷刻之间的事情,只是不知道现在能不能稳住使者,先假装投降,等寻到机会,再往西逃……

    难不成,柔然真要毁在他的手里?

    ***

    贺穆兰换了夏将军给的那身夏衣,衣着光鲜的跟在素和君身后,由一群柔然精骑引着,往正中而去。

    至今贺穆兰还觉得素和君是个很神奇的人,这个人在柔然到处招摇撞骗,一下子是柔然王庭的使者,一下子是鲜卑来的商人,他的两匹马上装的不是食物,而是符合各种身份的装扮和信物。

    贺穆兰甚至看到他还带着一袋宝石。那一袋宝石任意拿一颗出来做成戒指,都能让后世那些明星名媛陷入疯狂。而他只是随便放在自己的皮囊包裹里,像是破石头一样塞在里面。

    贺穆兰问他时,他说有些民族不爱宝石爱黄金,有的不爱黄金爱宝石,他出来行走,总要随身带上一点,以备不时之需。

    随身带上一点,呵呵。

    刚刚脱离赤贫没多久的贺穆兰表示羡慕嫉妒恨。

    此时的素和君穿着一身鲜卑高官的服饰,而贺穆兰则充作他的亲卫。同和他作为亲卫的,是虎贲军里武艺最高的十几个将士。

    贺穆兰一群小伙伴里,武艺最高的是那罗浑和杀鬼,然后却排不上阿单志奇等人,而是虎贲军一些资历极老的将士。

    他们也许不是最厉害的,确实久战之后顺利生存下来的勇士。要想在千军万马中活下来,每个人都有一些自己的独门本事。

    素和君找的就是这么一群都有自己本事的老兵,陪着他一起去“冒险”。

    当然,最大的杀手锏是贺穆兰。

    正如素和君所说,像“花木兰”这样丢在人堆里都找不到的人,谁能猜到就是那大名鼎鼎生擒鬼方的猛将呢?

    她既不高大,也不魁梧,甚至连什么“龙精虎猛”之气都没有。

    “蠕蠕们应该是准备撤了,你看到刚才沿路没有?”那罗浑附耳在贺穆兰旁边说道:“那些蠕蠕见到我们来,已经吓坏了。”

    帐篷是被立木撑起来的,卸下十分麻烦,所以一旦开始解绳索,便是已经在做随时离开的准备了。

    他们到来之前,柔然人营地里干的热火朝天,显然不是刚刚扎营,那就是准备明日离开。

    若他们真等到明天大军赶到,恐怕又要让大檀跑了。

    “切莫得意忘形,我们可是在敌营里!”

    贺穆兰环顾四方,不自在的动了动肩膀。

    被这么多蠕蠕像是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着,能保持自在的,怕是只有前面招摇撞骗惯了的素和君吧?

    心理素质真是太强大了!

    “你们居然敢来!”一个柔然武士龇着牙骂道:“也不怕我们把你们撕了!”

    贺穆兰等人都听不懂柔然话,但也看得出他说的不是好话。

    “若不是我来这里给你们找一条出路,我们的大可汗早已下令十万骑兵将你们踩成肉泥了。”素和君微微一笑,“是我力谏众人,说你们一定愿意去南边生活,大可汗才来让我试试的。南边牧场广阔,水草丰美,岂不是比在外面颠沛流离要好的多?我为了你们而来,你们怎么倒要撕了我呢?”

    “咦?能去南边吗?”

    那武士愣了愣,然后又露出狰狞表情。

    “不对!你们没来,我们也放牧的好好的!”

    素和君已经看出那武士怂了,也不和他争辩,只大大方方的领着贺穆兰等人等待大檀的接见。

    那些武士果然没有再威胁他们,也没说什么嘲讽的话,只是态度依然不好,随时都像是能拔刀的样子。

    贺穆兰心中却是安稳了一些。如果连大檀身边的武士都对去南方有这样的反应的话,那这片营地的柔然人应该更愿意才对。

    没过多久,皮室大帐内有人撮唇作哨,一群骑士从大帐左右而来,这些人都顶着狼皮的帽子,模样甚是威武,行到近处,齐声吆喝,同时下马,分立两旁,一个年轻一点的骑士开口说道:“伟大的牟汗纥升盖可汗说了,若是来的是佛狸,大汗自当亲自见他,你不过是一位无名小卒,实难相见。”

    “你去和牟汗纥升盖可汗说,柔然的左贤王和四位王子都已经被我们俘虏,我是为了索要赎金而来,并非前来劝降。再问问大可汗见不见我。”

    素和君的头脸都藏在鲜卑皮帽中,对方看不起他的表情,可听到他的话,顿时吓得脸上的倨傲之气全失,和旁边的人商量了一下,立刻返身回帐。

    柔然的左贤王已经做了十几年的太子,积威之重就如当年当太子时的拓跋焘,听到连左贤王都被俘虏了的消息,一群柔然人惊骇莫名,看着素和君等人的眼神就更加惊恐。

    那骑士去了不过一会儿,又奔窜过来,脸色难看地说道:

    “大汗请你们进去。”

    说罢,那些骑士便上来搜身,防止他们带着兵刃入内。

    贺穆兰等人都知道使者见领袖一定是不能带武器的,所以来之前自是做好了完全的准备。

    那几个骑兵一点一点的摸过他们几人的身体,待到了贺穆兰时,贺穆兰强忍着把他抛出去的念头,由他在身上施为。

    他在贺穆兰衣襟和腰间摸索片刻,诧异地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她瘦长的身躯,继续往下。

    “你在摸哪儿!”

    贺穆兰一声低吼,推开那柔然人。

    这柔然人大概也觉得自己摸的地方不对,满脸难堪地继续往她大腿、靴筒等处查验,这才给她放行。

    素和君见贺穆兰发毛,笑着打趣:“你就给他摸摸便是,摸完了也好让他知道我鲜卑人的‘雄风’,自惭形秽一番,从此草原留下一段传说……”

    传说?

    什么传说?

    “无鸟将军勇闯柔然王帐?”

    ……

    我分分钟打死你这个八卦男信不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