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239章 无惊无险

第239章 无惊无险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69书吧 www.69shu.io,最快更新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

    丘林莫震心中焦急万分,因为他不知道后方的王将军如今怎么样了,也不知道涿邪山的拓跋焘如今如何。

    在他的内心里,自然是认为皇帝更加重要,可王将军这个人,只要和他相处过,就会深深的敬爱他。

    这让得到王将军断后前往涿邪山的丘林莫震尤为痛苦。

    贺穆兰一直认为王将军已经具备了类似于“圣徒”的气质,这并非褒誉过度,而是他真的是那种大度无私、全身上下都充满了善意和智慧,在这常年征战的军中依然保持着正直和怜悯的长辈。

    丘林莫震身后的右军将士显然比丘林莫震更为低沉,一路上虽然行军速度极快,可是几乎没人说话,每个人都是闷头疾奔,连回头一下都不敢。

    “我们一定要救到陛下!”丘林莫震突然高声叫喊了起来:“我们能出来,是无数右军将士拼死换来的!一定要救回陛下!”

    “是!”

    此时所有人都只怀着这一个信念,没命的朝着涿邪山方向奔去。

    可涿邪山下,早已杀机四伏。

    没有人比柔然人更了解柔然的地形,无论是从兔园水方向来的援军,还是从地弗池方向来的援军,都有伏兵等候。

    春夏相交之际的牧草极为茂密,让人马得到了很好的隐藏。大檀是把王庭给烧了,却不代表柔然的实力就大损了。

    游牧民族的帐篷永远不是最重要的,牛羊和人口才是最重要的。青壮的汉子和骑兵早已远遁,抛弃下老弱妇孺的他们心中自然不会轻松,但正因为如此,他们就更加的痛恨魏人。

    当丘林莫震率领着两千多骑兵路过一片草原时,就立刻遇见了这批伏兵。

    铺天盖地的箭支射了出来,直接让一群魏国骑兵坠落马下。丘林莫震刚刚下令骑兵分散躲避箭支,就从他们的两侧突然出现了无数挥舞着套马索的牧民,这些人的动作何其熟练,丘林莫震还未来得及再下令,他的战马就被一根套马索拉住,然后那柔然牧民驾驭着两匹马把他的马硬生生拉了过去。

    丘林莫震如今只有两个选择。一是任由敌人把他拉过去,然后近身落入一群敌人之中拼杀;二是现在跳马,在马下和即将接近的敌人拼杀……

    他能当上右军的抚军将军,虽然和他受到拓跋焘的青睐不无关系,但拓跋焘认命一个人从来不是只凭喜好,他自然是有过人的胆量和武艺的。

    丘林莫震估计了下双方的差距,立刻下令:“不要弃马,靠近对方身侧发起攻击!对方只是牧民!”

    其实柔然的牧民随时都可以成为战士,但丘林莫震这样一喊,顿时镇定了军心。被套中了马的骑士巍然不动,只用尽所有骑术留在马背上,当马朝着敌人的方向被拖拽过去时,他们从马側突然冒了出来,挥舞着武器向着拿着套马索的蠕蠕们砍去!

    谁也没想到这些人居然一点也不惊慌。所谓伏兵,就是趁敌人惊慌的时候才能起到奇用,可丘林莫震从心里就轻视这些蠕蠕,即使对方人数和自己这方差不多,也不觉得他们敌不过这些人!

    如果这时候逃跑,反倒真是全部白送了性命!

    被瞬间拉到近前的骑兵们反倒更加英勇无畏地攻击了起来,丘林莫震砍断马脖子上的套马索,带着一群骑兵继续冲杀,将两侧的牧民逼得窜逃开去,这才继续攻击对方的骑射兵,又逼得那些骑射兵远遁了。

    一场伏击结束,丘林莫震轻点伤亡人数,只死了两百多人,对方则丢下了四百多具尸体。可是即使伤亡不大,丘林莫震依然痛心不已,可是如今正是救驾之时,连留下来打扫战场的时间都没有,他只能下令立刻继续行军,离开此地。

    贺穆兰带着虎贲军和几百个高车人行军速度已经是极快,加之丘林莫震又遭到一次攻击,一场恶战结束之时,丘林莫震几乎和贺穆兰是前后脚的功夫。

    丘林莫震没时间打扫战场,可那些蠕蠕却放不下两军留下的装备和身上的财物,又绕了回来捡便宜,正被贺穆兰的人马撞个正着。

    一边是急行军、一往无前的虎贲军;一边是下了马,跪在地上蹲在地上拨人衣衫盔甲的柔然人,贺穆兰只是一见这样的场景就产生了不好的联想,还以为前面的丘林莫震已经遇害。

    打扫战场,原本就是属于胜利者的权利。

    “传我号令!”贺穆兰面如沉水:“替死难的兄弟报仇!”

    “遵令!”

    一时间,虎贲骑连替换战马都没有做,直接对着地上乱窜的柔然人发动了一次冲锋。无数战马践踏过他们的身体,无数的刀枪剑戟让他们了解了什么是利刃加身,不过一个照面,这些贪心的蠕蠕们就被砍杀了干净。

    剩下几个活口,还是贺穆兰刻意留下的。狄叶飞带着几个会柔然话的高车人询问了一遍,得知他们是被左贤王留在这里的伏兵,其实只有一千个左右的骑兵,其他都是普通的牧民,而且丘林莫震已经杀出去了,不由得心下一松。

    如今是战场,已经由不得贺穆兰怜悯,几个虎贲骑杀了那几个活口,毫不拖沓的继续追赶丘林莫震。

    而丘林莫震,早已吸取之前伏兵的经验,并不率领麾下山上,而是先到了山脚下,立刻吹响号角,打出旗帜,等待山中其余驻扎的同军迎接。

    ***

    “陛下,山下号角响了,应该是援军到了。”

    库莫提从高处回返,禀报拓跋焘:“看旗帜,像是右军的人。”

    “右军?难道是长孙司徒?”

    拓跋焘一喜,“那岂不是可以直接从右边冲杀出去了?”

    “不是长孙司徒的人,来人数量不多,怕是哪处大营得到消息来的。”库莫提打消了拓跋焘的主意。

    “陛下,一切以你安危为重,最好不要以身犯险。我们越是从容不迫,敌人就越惊慌。”

    如今已经是第三天,涿邪山所有的通路早就已经被围住了,那些潜藏在山里的蠕蠕除非是不露面,只要一露面,一定会被截住。

    寇谦之推断最近可能下雨,山下对山上传讯,都是靠两边对吼汉话,汉话柔然人很少听得懂,寇谦之的预测让露营在山间的拓跋焘等人已经开始焦躁。

    还好援军到了。

    拓跋焘听到库莫提的话,站起身子,对着身后的儿郎们吼道:“都起来活动活动筋骨,再躺下去要疲了!听到号角声没有?等号角齐鸣,就是发动攻击的时候,做好迎击的准备,敌人很可能狗急跳墙!”

    “那就等着摔断他们的腿!”

    一个宿卫笑着叫了起来,惹起一片哄笑。

    拓跋焘率先拔出佩剑,开始示意库莫提和他练剑。皇帝都开始练剑了,身边的宿卫军和羽林军、鹰扬军也三三两两的较量起来。

    库莫提说的没错,刀剑相撞的声音,山下的号角声,以及从昨天开始遍布全山的鲜卑人都让隐藏在山腹中的吴提惊慌起来。

    按照柔然可汗的命令,闾毗应该早就已经赶到了涿邪山。去闾毗那里的使者知道山腹密道的入口,应该会带着奇兵直接奔袭到山腰,一起生擒或杀了拓跋焘才是。

    可是如今都第三天了,闾毗没来,本不该这么快来的援军却来了……

    “左贤王,我们还是撤吧?现在撤还来得及。按照鲜卑人这样的搜法,很快这里就会被找到了!”

    这条山腹里的密道是一处洞穴凿穿的,草原牧民有不少会在洞穴里祭祀,这里是萨满们一处祭祀山川的地点。

    鲜卑人虽然不知道这里,但他们人数众多,总会找到。

    吴提也等不下去了,他被派来这里生擒拓跋焘,原本就是大檀意欲传位给他,让他立功的。可是闾毗不知是不愿意帮他,还是真的因为他妹妹失踪在后帐的缘故,根本没有前来。

    大檀的旨意,一看就是让吴提继承汗王,让闾毗当这日后的左贤王。柔然这么多部落,可能只有闾毗的大军还保持着足够的实力。

    “闾毗,你就是柔然的罪人!”

    吴提伸拳猛地砸向山壁。

    “我们走!回汗王那!”

    左贤王准备撤离这里,自然立刻有人动作起来。山间隐藏各处的弓箭手立刻回返山腹,一行人有条不紊地往着山下撤退。

    这个密道凿的并不长,而且并没有两头通,只是一个巨大的洞穴,还是大檀后来找人挖通的,只到西边的山腰而已。两头入口的特别隐秘,一个斥候从一块巨大的飞石下面钻出来,见外面没人,立刻招呼后面的人出来。

    因为是隐秘行事,这些人都没有带马,因为马会嘶吼发出声音。从骑兵变成步兵本身就有巨大的风险,吴提在心中又骂了一句闾毗,这才跟着前面的亲卫离开藏洞。

    可惜他们命不好,出来没多久就遇见了一支巡山的魏兵。

    那些魏兵喜出望外,立刻大喊大叫着追击他们,又吹响鹿哨。鹿哨的声音传了出去,引来更多的追兵。

    “左贤王,你们先走,我们断后!”

    一群死士立刻结阵防御。

    “西边有人接应,去找其他几位将军!”

    吴提根本不和他们客气,立刻带着心腹疾奔山下,没有片刻功夫,那群死士的惨叫声就传了出来。

    吴提不敢回头,一个劲的朝着隐秘的地方走,慌不择路直下,直接滚下山坡,全靠几个亲卫死死拉住,才没有酿成大祸。

    此时这里已经可以看见草原,剩下的大多是弓箭手,一群人惊慌失措的下了山,径直往西奔逃。

    可是茫茫大草原,没有马,怎么可能跑的过鲜卑的骑兵?吴提想了想,一咬牙吩咐几个心腹去找人接应,带着一群部下并没有走远,反倒在山脚下找了个地方隐藏了起来,只等着鲜卑人离开,或许还有逃命的机会。

    拓跋焘在山上听到山下一片混乱,心中正觉得奇怪,西边就冲上了一支队伍,定睛一看,为首之人打着右军的旗号,再看那个将军,正是自己派去右军的丘林莫震。

    拓跋焘心中大喜,知道此番危机已经是解了,立刻率领众人出山。

    王驾出行,号角一片,间或迎接客人的鹿笛响起一片,无论山上山下人人欢欣鼓舞,贺穆兰还未到涿邪山附近,就已经听到了那片响声。

    “看样子,危机像是解了?”

    贺穆兰有些错愕。

    这比花木兰那世也要来的容易的多了吧?

    上一世可没这么顺利!

    “将军,前方有几个蠕蠕人在往西边狂奔……”一个斥候驾马回来。

    大军出动,斥候先行十里是惯例,他们眼看就在涿邪山附近了,斥候也不由得放松,待看到几个蠕蠕在往西边奔跑,只派出一个斥候跟着他们,另一个飞马回来禀报。

    “如今涿邪山之围已解,找到蠕蠕隐藏起来的王帐行踪才是最重要的。”贺穆兰心中想到。

    “那几个蠕蠕必定是山上逃下来的败军,若是一路尾随……”

    贺穆兰心中有了主意,立刻一边吩咐几个虎贲骑前往涿邪山,报告拓跋焘他们的发现,一边命令全军更换替马,蓄养马力,只让训练有素的斥侯们继续悄悄尾随那些蠕蠕的逃兵,去寻找他们大部的行踪。

    此时虎贲军人人都知道救驾之功也许是没有了,可马上就要钓到大鱼了,不必救驾要差,而且破敌得到的功劳和战利品更大,于是一群人立刻下马休息,就地穿戴铠甲和武器,整个虎贲军都激动了起来。

    狄叶飞身后的高车人不懂鲜卑人为什么停了下来,狄叶飞看了眼贺穆兰,轻声解释道:

    “鲜卑人鸣起鹿笛一般都是发生了好事,涿邪山上鹿鸣一片,所以我们的陛下应该是安全了。将军想要将敌人一网打尽,所以我们要提早做好准备……”

    斛律蒙等人立刻露出敬佩的神情,对着已经翻身下马更换铠甲的贺穆兰赞叹不已。

    “这将军怎么这么聪明呢?”

    “就是,还是当将军的都这么聪明?”

    ‘是啊……’

    狄叶飞闭了闭眼。

    刚刚听到鹿鸣声时,他首先涌上心头的不是庆幸,而是不甘和遗憾。

    可火长,却是当机立断去寻找对方大部的行踪,毫不留恋救驾之功。

    无论是胆量、机变还是器量……

    他都和火长差的远啊。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极品全能学生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有个总裁非要娶我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闪婚试爱,家有天价影后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