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233章 历史的分水岭

第233章 历史的分水岭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贺穆兰派出去巡逻的队伍里有一支一直尾随着闾毗的人马,在打探一阵后发现了不对,立刻回来禀报。

    闾毗没有往东,而是往南了。

    东边是王庭的方向,而南边只有魏国人铺开的辎重营地。魏国人擅用骑兵,尤其是深入敌后、纵横穿/插,攻其弱点,所以辎重繁重,向来是在后方留下大营,然后只带着十几天的补给出动,一路以战养战。

    攻打柔然的作战太过顺利,顺利到拓跋焘又一次使用了游骑兵。从四月开拔到五月初打到柔然王庭,整个距离早已超过了两千里,可谓是古代的“闪电战”。而拓跋焘也不是一个只喜欢用“险招”的将领,后方四座大营,每一座都有重臣名将留守确保万无一失,其中最大的一座作为策应,甚至连崔浩和步堆将军都留在了那里。

    最右的两座辎重营地,一座是地弗池的大营,在涿邪山的西北面,因为西线几乎没什么战事了,所以只有万人看守;一座是兔园水的大营,在涿邪山的东北面,由右军的几位大将看守,其中就有丘林莫震。

    贺穆兰想象不出有什么理由值得闾毗往南走。

    难不成要直接归附魏国?或者去接回自己的妹妹和母亲?

    贺穆兰将自己的猜测告诉了素和君,有这一位最会分析情报的白鹭官在,她几乎多了一个参谋一样的援手。

    而后者的分析让所有人惊讶。

    “大檀难不成孤注一掷,到南边去了?”素和君眉头紧锁,“这个时候是大檀最虚弱的时候,闾毗应该去找大檀报仇了,可是他却不往王庭而去,去了南边……那只能说明大檀在南边……”

    “大檀怎么可能在南边?大檀应该在……”

    应该从金山往西遁逃在对啊!

    贺穆兰差点说漏嘴。

    “大檀这时确实应该在王庭坐镇,但他已经行将就木,一个快要死的人,无论要如何赌一下都是正常的……”素和君应该是对大檀十分了解,“尤其他要死了,他的几个儿子却一直在内讧,也许其中还有什么缘故,是我们不明白的。”

    贺穆兰这个时候分外痛恨自己消失了一部分的记忆。

    她知道大檀是从金山往西跑掉的,但是在跑掉之前究竟做过什么,却一点也记不起来了。

    也许花木兰也不太清楚,或者前世这个就是机密,总而言之,贺穆兰的脑子里毫无印象。

    “继续探查吧。”素和君迅速下了结论。“一边继续攻破西边所有可以接应闾毗的营地,一边南下探查。地弗池戒备森严,黑山大营的守军又会很快过来接走冯夫人,应该无虞。闾毗一心想要复仇,却对大魏没什么敌意……”

    真是这样吗?

    想起闾毗屡次送出情报的留有余地,素和君突然也不敢如此肯定了。

    ***

    涿邪山。

    拓跋焘的人马被困在涿邪山里一天了。

    追赶大檀的队伍原本就又疲又累,等拓跋焘下令无需再追的时候,所有人马就立刻在涿邪山下开始休息,补充饮水和食物,准备回返。

    拓跋焘的部下跟随他追击敌人已经不是一次两次,所以一切的做的非常驾轻就熟,打猎的打猎,做饭的做饭,牧马的牧马。

    没有一会儿,打猎回来的人突然回报,说是在涿邪山上发现了一只白鹿,角冠硕大,比其他鹿要雄壮的多,而且跑的极快。

    鲜卑人以鹿为祥瑞,见到了鹿就表示非常幸运,有好事发生。涿邪山附近并不是鹿群出没的地方,能在这里见到鹿本就非常少见,更别说是很少见过的白鹿。

    鲜卑人尚白,连婚礼的礼服都是白色的,这一支白鹿的出现,简直就像是上天的某种预兆,所有人士气大振,拓跋焘担心有诈,没有出去寻找白鹿,便派了库莫提去查看。

    照理说,这种奇怪的事情发生在敌人的地盘上,应该是小心再小心的。可鲜卑人对于白鹿的崇拜实在是太狂热了,而拓跋焘继位以来,从未见过任何祥瑞。他年纪轻,对于这种事本身就好奇,又是白鹿……

    所谓“逐鹿中原”,这是难得一见的预兆,值得去探索一番。

    库莫提带着一队人去山中打探,果然是有白鹿,而且白鹿速度飞快,绝非一般鹿的速度能比。

    拓跋焘听到果真有白鹿,立刻兴致勃勃的带着一群精锐去山中寻找白鹿,试图活捉,库莫提和其他精骑也一直相随,追赶那白鹿到了某个狭窄之地。

    就在这时,不知从哪里来的雪水冲刷而下,冲毁了山谷一侧的道路,无数石块杂木随着磅礴而下的雪水砸了下来,直直把通往营地方向的道路截断了。

    骑兵倚仗马匹,道路被截就无法通行,另一侧的路通往涿邪山的西麓,涿邪山西部全是荒石和杂草,拓跋焘派出一支队伍去西麓打探,却失踪在山中,再也没有回来。

    这么一来,就算拓跋焘等人再笨,也察觉出来情况不对了。

    大军驻扎,他们带着几千精锐来涿邪山搜寻白鹿,原本是十拿九稳的事情,却在夏天遇见了水流直下,连道路都被冲刷到全是大石,若不是人为的原因,就找不到其他的原因了。

    可是若说敌人有埋伏,此时西边虽然失踪了一支几百人的军队,可没有砍杀嘶喊之声,也没有大队兵马杀来,这般好的优势,却再没有下文了,不符合带兵的常理。

    拓跋焘有意亲率部队去探个究竟,却被所有人制止,尤其以库莫提反对的最为激烈。

    “陛下,若是对方人数不多,就是希望我们靠近而发动袭击,岂不是正中了敌人的圈套?山下有大军驻扎,只要陛下一时半会没回去,几位将军就会派人上来搜寻的,等发现道路被毁,自然有兵卒清理道路,我们现在不该轻举妄动,而是应该原地以逸待劳,等着其他将军来援才是!”

    “若是西边的敌人人数不多,此时我先发制人,肯定能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就算是大檀的人都在涿邪山,也不过几万而已,更何况扎营时已经派人全山都搜索过,山上根本就没有人。对方能有多少人?”

    拓跋焘则是担心迟则生变,“若是对方晚上发动袭击,我们一无营帐,二无天险,岂不是被动挨打?”

    库莫提和几位将军苦苦相劝,最后库莫提带着鹰扬军数百人亲自去打探,几个时辰后回来,只剩下一半士卒。

    “陛下,西边早有埋伏!”库莫提双目皆赤,“那西麓的山路高处全是潜藏的弓箭手,只要一靠近,立刻万箭齐发,前面的兄弟,怕是早已遭了毒手了!”

    “什么?哪里来的弓箭手?”

    拓跋焘此时后背生寒。他已经惊觉自己落入了一个天大的陷阱之中,而这个陷阱,可能在他们来到涿邪山之前,就已经开始细心谋划了。

    “陛下,此时无论如何也不能妄动了。对方弓箭手虽多,但弓箭手却不能离开屏障作战,我们只要在这里等着大军前来相迎,那些弓箭手也不敢离开原处,否则我们的骑兵一开始进攻,他们只有原地等死的份。”

    库莫提脸上全是忧色,“山下有几位老成的将军,发现情况不对一定会求援。长孙将军西线的大营就在附近,我们只要撑上一天,必有人来援救!”

    拓跋焘实在说不过库莫提,先前去探路的人马又一直都没有回返,再加上之前莫名出现的“白鹿”,他带来的骑兵里已经甚至有些“妖邪”作祟的想法,士气存疑时不可拼命,拓跋焘斟酌一番,只好原地驻守,又派了一部分人去东边冲毁的道路处探查,看看还有没有可走的道路,或者可以清理的余地。

    一时间,涿邪山上愁云惨雾,从拓跋焘到羽林军各个心头犹如压了重石,他们大部分人只随身带了粮食袋,能装的东西有限,被困个两三天恐怕就要渴死。

    等到了不得已的时候,哪怕万箭加身,要闯还是得闯。

    而山下等候的将军和寇谦之等人很快就发现了山间的异动,派出人马一看,涿邪山上原本还算宽敞平缓的坡地,不知被山上不知从哪儿来的水冲到到处都是山石和木头的地步,顿时大叫不好,开始发动士卒清理起大陆,又派善于攀爬的士卒火速去山中寻找拓跋焘的踪迹。

    这不知不觉间,一夜就过去了。

    拓跋焘等人将战马围成圈,在战马圈中休息。甲不离身,兵不离手,又有大军清理道路的声音,总算是安心了一点。

    此时,所有人心头上都疑云重重。

    这不知名的敌军,究竟要把他们困在涿邪山做什么呢?

    就算能困,也不可能困太久,这么短的时间,又能发生什么?

    ***

    “花将军,西边所有的柔然部落四散而逃了……”出去在四周巡逻的高车部族很快就发现了情况不对,回来禀报。

    “北面的也开始逃了。”虎贲骑的一位副将也收队回营,“他们连帐篷和牛羊都不要了,我们追击了很长一段路也没有追上,只能带着牛羊马匹回来。看他们的样子,好像发生了很可怕的事……”

    “花将军!花将军!”斛律部族的族长斛律光斗急匆匆的奔到帐下,“王庭被烧了!王庭没了!”

    “什么?”

    “陛下不可能烧柔然的王庭!”

    “柔然可汗死了吗?”

    贺穆兰、素和君和狄叶飞异口同声的询问。

    “我也不知晓!是我之前派出去往东打探消息的族人送回来的消息!”斛律光斗脸色难看。“柔然人都说是鲜卑人烧的,许多老人和孩子被烧死了。现在柔然人都已经不相信投降能活了,拼命往北或者往西逃……”

    王庭也有许多高车和其他族的奴隶,高车人手艺精湛,王庭里养着许多高车的工匠,若真很是鲜卑人烧了王庭,这些高车工匠的仇这辈子也没法子报了,他们和鲜卑人之间必定要留下龃龉。

    斛律光斗更担心的还不是这个。

    如果王庭被破,大檀被杀,柔然就等于已经被灭,高车人如今寸功未立魏国人就赢了,就算他们归附,日后无非就是从柔然人的奴隶变成鲜卑人的奴隶,这根本就不是他们要的结果!

    “王庭不可能是我们烧的。陛下还要巡幸阴山,怎么可能要一个残破的王庭!”

    素和君摇头连连,痛呼出声。

    “一定是蠕蠕自己烧的,他不想给陛下的急行军留下任何物资!陛下补给要出问题!”

    “现在我们怎么办?去天山下和陛下会和?”

    狄叶飞见可能没仗打了,只希望能带着高车人最后再得一份功劳,立刻用渴望的眼神看向贺穆兰。

    大檀一定没死。

    一定没死。

    我的蝴蝶翅膀不可能扇的这么厉害……

    贺穆兰一切的依仗来自于花木兰的记忆,如今情况乱成一团乱麻,她心中比任何人都要急切和紧张,拓跋焘的危机有可能不是来自于弹尽粮绝,而是……

    而是……

    对了,陛下前世是为了追击大檀才被骗进涿邪山的!

    王将军是死于救援的路上的!

    涿邪山!

    西道!

    贺穆兰赫然惊醒,立刻下令拔营!

    “所有人准备急行军,包括高车勇士,随我一起南下,前往涿邪山!”贺穆兰脸色铁青,“追闾毗!闾毗一定是得知了什么消息,不是冲着大檀去的,就是冲着陛下去的!”

    “什么?”

    “我如今是主帅,我将令一出,你们听从命令就是。”贺穆兰哪有什么时间和他们解释。

    “两个时辰后,我要看到大军已经出发!”

    她下完军令,除了素和君,帐中所有的将军和族长都领了命令,急急忙忙的动作起来,只有素和君还不依不饶,跟着贺穆兰身后百般询问。

    “素和君,我记得你武艺也不弱……”她扫了一眼素和君。“你也穿上铠甲,带上武器,随我一起出阵吧。”

    “我?我还要回地弗池的营地去和冯夫人他们会合,来你这里只是顺道……”素和君一愣,“你究竟是察觉到了什么,脸色如此严肃?”

    “我怕陛下会追击大檀,中了敌方的埋伏!若不是另有所图,王庭这样重要的地方,怎么可能忍心烧掉?大檀已经活不了多久了,可他的儿子们都还年轻,他这么做,他的儿子们难道会同意?一定是有什么缘故。”

    贺穆兰又说道:“我如今消息不通,自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昨天走的闾毗一定知道!我们去追上他,一定能明白!”

    “闾毗的军中有我们的白鹭……”素和君听到贺穆兰的解释后脸色也大变,“若有什么不对,白鹭早该送出信来了。不,闾毗此人深不可测,也许他根本什么都没告诉心腹……”

    素和君立刻跺了跺脚,“罢了,我和你去一趟,不行我亲自去找闾毗!”

    和他撕破脸,相信他还要斟酌一二。

    他的母亲和妹妹还在他们手里呢!

    贺穆兰急匆匆命令大军开拔,虎贲骑本来就训练有素,立刻就整军待发,兵戈齐备。高车人第一次如此大规模出动,好在狄叶飞和其他几位虎贲军的将军早就对高车人进行了训练,至少还不算慌乱,一时间,浩浩荡荡的队伍开始蜿蜒向南,追赶闾毗的部队。

    一天的距离说快不快,说慢也不慢,若是闾毗一路有休息,贺穆兰的军队又一直急行军,自然是很快就能追上的,可是若是闾毗也是急行军,这就难说了。

    好在不过半天的功夫,虎贲骑的斥候就发现了沿路有休憩起营火的痕迹,说明闾毗行的虽快,但为了保持马力和骑兵的作战之力,还是有好好休息的。

    经过一天一夜的追赶,到了第二日的下午,贺穆兰的队伍终于远远的看见了闾毗的大军。

    而这时,闾毗在面临着一生中最重要的一次抉择。

    ***

    “二王子和三王子要袭击地弗池的大营?疯了吗?!”

    闾毗面上表现出荒诞的样子,可心中已经震惊的快要晕厥过去了!

    根据虎贲将军花木兰的话,他的母亲和妹妹早就被送到了地弗池的大营,和无数高车的老弱妇孺安置在一起,就等黑山大营的守军来接走。

    如今魏人都打到了王庭下,后方稳固,四面又都有大军,这个时候不可能有人突破层层封锁到后方去,所以闾毗从来不担心家人的安危。

    可这个时候,这个使者却告诉他,他们的队伍成功的离开了鲜卑人的视线,绕到了他们的后方?

    “并不是真要和鲜卑人硬拼,只是骚扰而已。不过如果对方真的后方空虚,依二王子的性格,也许真的会发动攻势吧?”那使者笑了笑,“另一边的大营也有三王子和八王子的队伍在骚扰,只要拖住两支大营几天就行。”

    “为何要我去涿邪山?”闾毗压下心中的惊骇,“可汗在涿邪山?”

    “可汗在安全的地方,是左贤王在涿邪山。事实上,左贤王欲分功给右贤王殿下,所以才派出我来。”使者神秘的笑了笑,“涿邪山是几位大萨满祭祀之地,山中留有神迹,鲜卑人的大可汗佛狸此时应该被困在了涿邪山。左贤王埋伏了一支奇兵,就等着您和左贤王大人会合……”

    “能有什么奇兵?尔绵辛大败,他那点人还不够给人家塞牙缝的!”闾毗没好气的说,“佛狸出门动辄几万人马,我这些人,也不够他塞牙缝的!我就是想要佛狸的人头,也得冲的破层层阻拦!”

    “山腹中有暗道,还是几位萨满透露我们才知道的。实际上,从鲜卑人开始发兵的时候开始,左贤王和可汗就在谋划此事了……”

    那使者躬了躬身子。“请右贤王赶快带人去涿邪山,若是捉住佛狸,说不定魏人连黑山和敕勒川都要割给我们。等有了漠南,几座王庭都能建起来!”

    “有暗道,佛狸被困在涿邪山?”闾毗又问了一遍,“你确定?”

    “我出发之时,左贤王早已安排妥当,此时对方应该已经中计。”

    没有鲜卑人能够抵挡得住那样的诱惑,使者心中笃定。“

    若不是有暗道,我们怎么能避开那么多魏人,来到这里?为了避免两座大营接到涿邪山求援的消息,所以几位王子才冒死切断通路。骚扰敌方大营,也是为了让对方不能顺利的出征去打探消息,只要拖上几天……”

    “那可汗究竟在哪里?胡闹!分兵多处,此时可汗的安危怎么办?我派人去保护可汗……”

    “右贤王大人,可汗绝对不会有事!”那使者打断了他的话,“你此时应该考虑的是柔然的安危。柔然没有了,就算可汗安然无恙又有什么意义?我们当初派人去朔州为什么?和刘宋联合又是为什么?拓跋焘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闾毗咬咬牙。

    “好,我下令准备片刻,明早和你出发……”

    “不能晚上就……”

    “究竟你是右贤王还是我是右贤王?晚上行军,明早马全部都废了!现在的柔然可不是过去的柔然,找不到补给了!”

    闾毗一阵厉喝。

    “你说的话我明白了,你下去吧!”

    那使者毕竟不敢直接顶撞闾毗,微微愣了愣,行了个礼,立刻离开了大帐。

    闾毗等他一离开大帐,立刻心神涣散,跌坐于地。

    去涿邪山,还是去地弗池的大营?

    若是去魏人的大营,很有可能被对方当做是柔然这边的敌军,到时候会发生什么都不一定。

    可是若不去,等二王子和三王子到了,就会发现地弗池有太多老弱病残作为累赘,若是以高车人为弱点下手,也不是不可能攻陷。

    他的母亲和妹妹还在那里,兵荒马乱之下,会发生什么都难说……

    如果相信鲜卑人的作战能力,而跟着使者直奔涿邪山,从山腹的暗道直接去西麓的话,说不定能够活捉拓跋焘……

    不,他不需要帮左贤王,左贤王现在能用的人,可能还不到他的三分之一。只要他把拓跋焘活捉了,再杀了吴提,到时候莫说不用再考虑日后归顺如何归属之事,就算他自立为柔然汗王……

    游牧民族都有向俘虏要求赎金的规矩,他要是以拓跋焘为质要了漠南,从此和鲜卑划地为界,互不侵犯,也不是不可能。

    到时候拓跋焘在他手里,便是要求鲜卑人归还他的母亲和妹妹,鲜卑人也只能乖乖将她们奉若上宾。

    还有“狄花木兰”……

    他完全可以让鲜卑人直接把她交出来。

    他究竟该何去何从?

    是万无一失的寻回家人……

    还是满足自己心底掩藏最深的野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