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226章 两军对峙

第226章 两军对峙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损失了三分之一人马的尔绵辛领着部将仓皇东逃,生怕撞上了西进的鲜卑人,被大军踩成肉泥。

    柔然人对“忠诚”和“死战”并无什么信念,存于心中的唯有“保存实力”,这一支队伍仓皇东逃,没遇见鲜卑人,倒先遇见了也正在向金山进发的闾毗一行人。

    闾毗原本速度不慢,只是他为了掩饰自己的行踪,先是向东做出寻找妹妹的样子,而后折返西边的金山,所以反倒落在了贺穆兰之后。

    他担心着高车部族已经被尔绵辛带领大军攻破,再一看前方折返王庭的队伍里并没有高车人的踪迹,更无高车相随,顿时心中定了一定,继而便是疑惑不解。

    尔绵辛是吴提帐下如今实力最强的部落主,柔然遭到魏人攻打,吴提让他来高车,原本是寄予厚望,希望能带着青壮回来支援的,如今一看,怎么似乎像是吃了大亏的样子?

    闾毗带着大军前来高车部族,本就是想着趁机打退尔绵辛的部将,结了高车之围,顺便刷刷心上人的好感度,最后顺理成章的接受高车部族的效忠的……

    如今尔绵辛不再攻打高车了,他的小盘算也落了空,更是一头雾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因为高车素来和顺,闾毗也没想到他们会真的誓死反抗,更想不到自己的心上人如此神勇。他不便出面,便点了一位心腹,这位心腹同时也是西边领地的部落主,便充作刚刚率部路过这里往王庭支援的部落主,去打探一番消息。

    一个时辰后,那心腹回来了,却带回来一个让闾毗足以心惊肉跳的消息。

    高车部族附近出现了大批鲜卑骑兵,各个骁勇善战,尔绵辛还没打下高车部族就被这支部队袭击了,在损失三分之一的兵马后,为了减少损失,只能收兵返回王庭复命。

    闾毗不疑有他,他在王庭和尔绵辛也打过数次交代,知道对方头脑简单,一旦不敌无计可施跑回来也是正常,只喟叹自己少了一个赢得高车人好感的机会,便带着兵马稍作隐蔽,等尔绵辛的大部离开才继续西进。

    “主人,现在怎么办?我们还去金山吗?”

    一个部将心中担忧,问闾毗道:“如今金山南麓很可能已经被鲜卑人攻占了,我们现在再去,无异于自投罗网……”

    “先去附近看看,是不是虎贲军。”

    闾毗知道西线的魏国人马早已经前往王庭,在西边留着的只有几支有着特别任务的部队。他把自己的母亲送去了虎贲军中,料想此时母亲应该早已经被送往了后方,所以虎贲军才会继续往北攻打。

    既然如此,虎贲军的将军应该知道他的身份,他去高车部族和他会面,应该没有什么危险。

    “可是若是高车已经被虎贲占领,就算是虎贲军,我们去也没什么意义啊!”那心腹苦着脸,“说不定我们还要被魏人打回来!”

    只是若是高车部族已经被魏人占领,再想从魏人的手中赢得高车人的归附,那就实在是很困难了。

    魏人以军功为生,能攻占高车部族应当是个大功。虎贲将军和他无缘无故,断没有把这个大功拱手相让,将自己的俘虏和从众让给他去打王庭的理由。

    若是要打,也是虎贲将军自己领兵去打了。

    所以他这几个心腹劝他不必再去,便是希望他能不要再节外生枝。

    “你们哪里懂我要去干什么!”闾毗捂着胸口的玉坠,脸上满是笑意。“我又不是去打仗的,和那虎贲将军会一会又有什么关系?”

    他和魏人结盟,又是身为柔然的右贤王,那不过是魏国一个小小的虎贲将军,又不是直勤王室,他与之结交已经是折节,对方若是个聪明人,对他也会恭恭敬敬。

    更何况他还带着八千骑兵,西部又是他的领土,随时都可以纠集起上万的大军,便是迫于他的实力,对方也不会拿他如何。

    只是不知道花木兰怎么样了。

    素和君答应过他,会给西面的将军们送信,虎贲将军自然也是收到了信的,定不会怠慢狄氏的“阿其火”。

    听说这虎贲将军也是位年少的将军,花木兰长得又如此绝色,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就连自己都如此珍惜花木兰,那虎贲将军说不定一见她,也升起了爱慕之心……

    闾毗如此一想,顿时心中一紧,立刻传令众儿郎,加速行军,明日中午之前,务必到达金山南麓。

    ***

    狄叶飞经历一番曲折才到达金山,其中的艰辛困苦自然一言难尽。

    贺穆兰和其他同火将高车人接下山来,她是魏国的将军,又是庇护了部族里老弱妇孺南下的友军,更是受到了高车人狂热的欢迎,金山南麓的牧场里重新安营扎寨,又宰羊杀牛,捧出美酒,欢迎这支虎贲军的到来。

    贺穆兰从进入柔然开始,一路踏破牧民的部族,所到之处,无不哀嚎哭泣一片,何曾有过这般被人捧上美酒,待若上宾的一刻?

    就连和她一起前来高车部族的虎贲军也觉得就算是为了这一刻,这么多天的急行军也算是值得了,虽然没有美人儿,但好酒好菜,又成功和高车人会了师,自然是尽情狂欢,享乐一番。

    没有美人儿自然是遗憾,虎贲军们和高车部族的汉子们一起纵情高唱,摔跤比试,贺穆兰则是被诸位高车部族的族长拉着问东东西,直到半夜才得出空儿来。

    等傍晚一直到午夜的狂欢散了场,一群昔日同火这才拉着狄叶飞溜到他的营帐中,总算是清净了几分。

    狄叶飞在山下时就已经和这些同火们拥抱了一会儿,这一次单独相处,情绪更是激动,忘形地和他们一一相拥,互诉衷肠。

    “哎呀,柔然的风沙就是大,把我们的狄美人都吹黑了一点……”

    胡力浑抱了抱狄叶飞,笑着埋怨柔然的水土不好。

    “看见你没事,我们就安心了。”

    阿单志奇接着抱了抱狄叶飞。

    “我们远远看到山脚下那些烧起来的高车时,真的是吓坏了。”

    “是我们自己烧的,当做火墙防御而已。”

    狄叶飞也笑了笑,和阿单志奇一抱即离。

    吐罗大蛮则是十分夸张的张大了臂膀,挺起胸膛对着狄叶飞说道:

    “你一定受了不少委屈吧?没事,我吐罗宽厚的胸膛在等着……啊!”

    吐罗大蛮被狄叶飞当胸揍了一拳,痛的弯下身子。

    “你的手怎么还是这么黑啊!”

    普桑普战兄弟各自和狄叶飞抱了抱。他们年纪大了狄叶飞不少,也沉稳的多,他们知道狄叶飞这次若是回返一定能立下赫赫功勋,也乐于和他交好,每个人都送上了几句祝福之语。

    狄叶飞从头到尾带着轻松的笑意,待和那罗浑拥抱时,后者扭开头不看他的脸,只轻轻拍了拍他的背脊,这才红着耳朵小声说道:

    “你的双戟我给你带来了,回头我给你拿!”

    “那真是太好了!”狄叶飞露出惊喜的笑容,“我这里没有趁手武器,马上大战在即,我正发愁,你可真是帮了我一个大忙!”

    狄叶飞离开黑山大营时已经升做了百夫长,和那罗浑一个营帐,他走后,许多东西都留在了营帐里,交给了那罗浑保管。那罗浑此次来柔然,想着也许能见到狄叶飞,便把他的兵器也一并带了来。

    狄叶飞倒了柔然一直用柔然常见的马刀,只是他比较用惯了双戟,武艺便打了个折扣,此时双戟重新回到他手里,自然是兴奋不已。

    “狄叶飞,我怎么觉得你好像长高了一点?”吐罗大蛮嚷嚷了起来,“走之前还没有火长高,现在好像快和火长一样高了!你们高车人难道长得比别人慢?”

    狄叶飞原本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情况,此时吐罗大蛮一说,帐中人人都关心了起来,拉着他们背贴背一靠,比起了身高。

    贺穆兰自当上将军后,已经久不和他们胡闹,此时随他们摆布,也只是嘴角噙笑,乖乖的和狄叶飞背贴着背。

    只见狄叶飞和贺穆兰身高已经相若,几乎看不出高矮了。

    女子发育的较早,身高在十七八岁就已经定型了,男人却是缓慢生长的。狄叶飞少时个头不高,长得又像是女人,所以越发容易被人认错,等到了长个子的时候,长的又不是很快,一直是他的遗憾。

    狄叶飞见自己还能再长,自然是高兴极了,他扫了一眼帐中火伴,发现没有若干人和杀鬼,便开口准备询问,可刚刚开口,又抿了抿蠢,不敢再言。

    依火长那护短的脾气,若是若干人和杀鬼还在,她又升为了将军,一定会将他们要到帐下的……

    此时不在,多半是已经……

    贺穆兰刚刚转过身子,见狄叶飞欲言又止的样子,心中一哀,脸上也显出悲戚之态。

    “你想的没错,杀鬼确实是不在了。”

    她看着狄叶飞瞪大了眼睛,又接着说道:“若干人却是没事,他得了一位贵人青睐,去做侍官了。”

    狄叶飞先是一辈,而后听到若干人没事,心中又一喜,顿时百感交集,半天才出声:“杀鬼……杀鬼他是怎么死的?”

    众人之中,除了那罗浑就属杀鬼武艺最高,而且他性子谨慎,并非冒进之人,若说他战死了,狄叶飞心中是不信的。

    说起杀鬼,满帐俱静,刚刚的欢喜也全部都没了,贺穆兰叹了口气,开始将杀鬼的事情一一道来。

    “……竟是这样……”

    狄叶飞怅然不语。

    “我们会给杀鬼一个清白的!”胡力浑咬紧牙关,“杀鬼根本不是这样的人!他还想以后接家人出来住,让他阿母含饴弄孙,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

    “那皮甲也有疑点。不过这都是我们北伐回去的后话了。”贺穆兰心中也不好受,“我们好不容易团聚,当说些开心的事才是。狄叶飞,听说你遇到了赫连定,究竟是怎么回事……”

    “是赫连定吗?我只看到赫连的旗帜,并不知道是谁……”狄叶飞愣了愣,“那人抓到没有?”

    “没有。”

    贺穆兰摇了摇头。

    “此事说来话长……”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一群同火效仿黑营之时,大被同眠,抵足而谈,说道兴起时,不免大叫几声,引得各自帐外看守的亲兵出声询问。

    正是因为这些亲兵的存在,让狄叶飞察觉此时他的同火们都已经越行越远,朝着“建功立业”的道路在前进。

    而他虽立下了不少功劳,可就今时今日而言,还是及不上诸位同火的。

    一时间,狄叶飞有些难过,又有些急躁,更多的是一种同火渐行渐远无法追赶的无力感。

    但他转头一看含笑听着他们笑闹的贺穆兰,心中却又忽然一下子安定了下来。

    十人之中,属花木兰武艺最高强,人品最出众,且有同龄人少有的冷静,自然是他们之中走的最远的。

    可即使如此,他也依然回过头来,拉所有人一把。

    即使他在柔然,这位火长也没有忘了他,吐罗大蛮曾说,火长会留在西线,是因为他自愿请命的缘故,因为这个,虎贲军还对他颇有意见,全靠素日的威望弹压。

    有一个人,从不抢功,也不会拿你牺牲;

    要冲锋时,他站在你的身前;

    要撤退时,他为你断后;

    到了论功行赏时,你只要站在他的身边即可……

    这样的花木兰,怎能不让人敬若亲人?

    他们终会一同前进,互相扶持,犹如当年在黑营一般。

    狄叶飞在众人的说话声,渐渐放松了心神,慢慢地睡了过去,即使在睡梦中,也依然含着笑意。

    他似是从黑山出发开始,从未这般的沉睡过了,只是一闭眼,立刻陷入了香甜的梦乡。

    几人聊了一会儿,发现身旁没有了声音,再扭头一看,狄叶飞已经睡了过去,不由得都禁了声。

    “火长,你有没有觉得狄叶飞比走之前更瘦了?”

    阿单志奇看了看狄叶飞的脸,摇头道:“看来柔然之行不轻松啊,他似是比以前成熟多了。”

    “我也觉得他好像有心事,不过刚见面,不好问。”

    胡力浑抓了抓脑袋。

    “睡觉吧,别吵醒他。”

    那罗浑给他盖好被子,吩咐门外的亲兵给他们都拿几床褥子来,外面的亲卫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依命而去。

    睡觉的铺盖很快就拿来了,众人围着狄叶飞睡做一团,霎时间,狄叶飞带着笑意的睡容又变成了皱眉之态,似乎是在梦中,又有那些磨牙的、打呼噜的、说梦话的烦恼前来纠缠,让他不能一展笑颜。

    可怜了帐外的亲兵们,这些将军既没有吩咐他们走,也没有吩咐他们留,只好值守一夜,各个顶个黑眼圈。

    到了第二天一早,虎贲骑巡逻的部队回返,立刻喊醒了帐中的众人,一群人爬起身来,浑然像是回到了当年还在黑营之时,将军又点军出战,吐罗大蛮甚至一跃而起,脱口骂道:

    “入你阿母的,老子睡得正好,又是哪个蠕蠕……呃?”

    哄笑声大起,贺穆兰随便整理了下乱发,出帐询问。

    “花将军,不远处出现了几支蠕蠕骑兵,人数约有一千,从东边和北面而来,似是直奔金山!”

    那巡逻的骑兵好奇地看了看贺穆兰,脑中想着同军众人所说昨夜所说的“香艳之夜”,不免脸上带出了几分,更是对着帐内探头缩脑。

    “一千人?难不成是昨天的那个柔然大将又纠集部将回返?”贺穆兰错愕了一会儿,“昨日不是已经撤退了,五十里之内没有敌军吗?”

    “是!昨日并无敌军。这两支部队倒像是从其他地方来的。”

    这什么情况?

    还有残兵?

    “启禀花将军,东边又来了几队人马,人数也在一千左右!”

    又有斥候来报,神色也迷茫的很。

    “似乎不是一个统帅!”

    贺穆兰想破了脑子也想不到这是被尔绵辛坑了的援军,正好那罗浑等人都在,便又召来几位虎贲军的老将,众人商议了一番,由几个副将各带五百人出去查探一番,什么情况。

    谁料没过多久,副将们就一一返回了金山的营地。高车人们原本还以为又有帐要打,各个摩拳擦掌,结果魏人打马回营,一点也没有开战过的样子,顿时人人吃惊。

    “将军,来者似乎是周围部落的骑兵,只是人数不多,一看到我们的旗帜就跑了……”

    那罗浑皱着眉头。

    “但是看他们的势头,倒像是来支援的援军。莫非真是昨日那大将又召集了诸部来战?”

    贺穆兰听着众人的猜测,一点也不敢大意,立刻下令虎贲军做好战斗准备,又去拜访了几位高车族长,向他们借人。

    有狄叶飞的关系,又有贺穆兰带来的拓跋焘手谕,高车诸族不敢怠慢贺穆兰等人,立刻点了族中八千儿郎,跟随在虎贲军之后,在金山大营外做好了防御的阵势。

    闾毗一路带着自己率领的精兵疾驰金山南麓,在路上又遇见几支骑兵队伍。他是柔然的右贤王,西部又多有闾毗的属民,见到闾毗的王旗,自然都上来拜见。

    闾毗和他们一谈,方知是已经撤退的尔绵辛没顾上给他们报讯,险些让他们折在了魏人手里。

    闾毗有意收拢这些骑兵为己所用,所以一路将已经吓得惊慌失措的柔然骑兵们归于帐下,声势浩大的朝着金山南麓而去。

    这边贺穆兰也以为是尔绵辛又再次杀到,所以穿上了饕餮战甲,戴上了紫金束冠,带着虎贲军的骑士及高车的八千骑兵摆开了阵势,又有高车部族善射的青壮躲在大军之后,就等着敌军一到,万箭齐发。

    狄叶飞也重整兵甲,手提双戟,立于高车部族阵前,临时充当指挥的将领。此时若论人数,贺穆兰带领的虎贲军还在狄叶飞之下。

    一时间,号角争鸣,远处尘头四起,马蹄奔走时发出的那种交替而整齐的踏地声不停传来,贺穆兰下令弓箭准备,那支敌军却在远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并不继续向前。

    两方势均力敌,贺穆兰这般还有高车部族作为后盾,剑拔弩张之下,双方都紧张不已,几乎听不到什么异动的声音。

    唯有狄叶飞心中不安又难以置信地看着远处的旗帜,似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飞熊……

    怎么会是飞熊?

    难不成?

    “你可看的出对面是那支敌军?”贺穆兰低声问身边的斛律飞鸿。他是斛律部族长的大儿子,熟悉柔然的情况。

    斛律飞鸿也露出怪异的表情:“似乎是右贤王的军队。可是……可是不该是右贤王啊?他不是和阿其火……”

    有盟约吗?

    听到是右贤王闾毗的队伍,贺穆兰总算是稍微收敛一丝紧张。闾毗的母亲乐浪公主正被送往黑山城,就算对方再六亲不认,也不可能在这时候攻打魏军。一定是有什么缘故……

    果不其然,没有一会儿,对面阵中奔出一骑,那骑士在近处丢下武器,举着右贤王的王旗到了两军阵前。

    贺穆兰下令所有人不得伤害使者,那使者一直举着旗帜到了贺穆兰身前一射之地,这才在马上抚胸行礼,用鲜卑话问道:

    “柔然右贤王郁久闾毗殿下向您问好。请问这里可是由虎贲将军镇守?”

    贺穆兰闻言点头,朗声道:“虎贲将军花木兰也向右贤王问好。敢问贵军率领大军来此,是为了何事?”

    谁也不知道闾毗究竟要做什么,右贤王只是盟友,却不像是高车这样已经干脆归顺了的友军,所以贺穆兰一刻也不敢放松,一直注视着对方的神色。

    那人听到贺穆兰的话,呆愣住了,蹙着眉头又问了一遍:

    “您说什么?虎贲将军花木兰?您是花木兰?”

    他上下扫了花木兰一眼,猛地摇头。

    “您怎么会是花木兰,我们家右贤王正是为了……”

    饶是狄叶飞再怎么料事如神,也没想到过还有这样的一天,顿时捂住眼睛,不敢再看。

    那厢贺穆兰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眯着眼看向对面的大军。

    为首之人穿着一身华丽的铠甲,身材高大,看起来倒不像是柔然人,却有些像军中那些气度不凡的汉人将领。

    贺穆兰开口继续想问:

    “你们……”

    此时骑术精湛的狄叶飞不知为何,居然滑落了马下,引起了一片呼声。

    “阿其火!阿其火?你怎么了?

    搞什么名堂!

    贺穆兰心中恼火。

    两军对阵,正是互相比拼气势之时……

    这还让不让人好好装逼讲话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