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225章 与谁共享

第225章 与谁共享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尔绵辛从跟随吴提以来,从未遭受过这般的奇耻大辱!

    不过是一些如同牛马畜生一般的属族,竟然也逼得他的大军损失了三分之一的人马。

    若不是入口狭窄,大军难以通过的话,后面留下镇守的大军可能都要遭殃。

    先头部队损失惨重,山中还不知道有多少高车人,他们此番冒险上山,竟是连高车人的毛都没有摸到一根!

    昔日在左贤王帐下时,人人都拿他和鬼方作比较,虽然许多人嘴上不说,其实心里都认为他不如鬼方。他渴望战功来证明自己,可吴提对鬼方的信任甚至超过对自己的叔父匹黎先,但凡有大战、有重要之事,都是鬼方出战,自己做副将。

    鬼方是出身贫贱,但吴提信任他,把自己母族的表妹嫁给了他,又赐给他部落和牛羊,早已不是昔日马奴的身份。尔绵辛辛辛苦苦熬到鬼方终于死在魏国人手上,又恰逢魏国大军压境,王庭需要高车人护卫,派出他来召集高车的人马……

    只要他点召了这些人,以后岂不是都是他的部下?

    结果高车人全跑到山上去了,誓死坚守也不愿意投降,更别说交出自己的人马。

    尔绵辛被这样的结果气的起了一嘴泡,他几乎都能听到王庭之中那些嘲笑他的低贱之人,会笑话他怎么连一件容易的差事都办砸了。

    更可怕的是,他出来之前信誓旦旦一定会带着高车人回来,大檀可汗可不似左贤王,他若没有带着高车人回去,又逢柔然多事之秋,能不能还有命活下来都成问题!

    一时间,尔绵辛感觉喉间一甜,气急败坏地问身边的副将:“我让你出发去找的援军呢?右贤王的人马有没有消息?其他几个部族呢?”

    “去右贤王领地的人倒是回来了,说是没有右贤王的命令,他们不能出战。其他几个部族有些说会借我们兵马,但王庭现在也要人,所以每个部族只能出五百人……”

    “五百人能做什么?就算八个部族都出五百人也没有多少!”他愣了愣,转身问一个随从:“八个五百人是多少?”

    那随从数了数手指,苦着脸摇头。

    “你呢?八个部族都出五百人是多少?”

    尔绵辛又问一个可怜的随从。

    帐下一个副将实在看不过去,开口道:“尔绵将军,两个五百是一千,所以是四千人啊。”

    “四千,四千怎么够!我这次光奴隶就带了两千,他们居然只给我这么点人,是打发贱族吗?”

    尔绵辛气的挥鞭猛抽大地,“竖起左贤王的王旗了没有?告诉他们是我尔绵部借人了没有?”

    那几个副将都点了点头,心中却不以为然。

    尔绵部在东部为尊,又是左贤王的人,可西边确大多是右贤王的领地。

    西边水草不丰,实力又弱,所以许多东部的部落主看不上西部的已经是常事,平时看不上人家,现在又像是老大似的上门借人,能借给他五百人,都算是看在左贤王以后可能称汗的份儿上了。

    柔然现在正在和大魏作战,人人都在仓皇的或往中央的王庭逃窜,或往北面的东部敕勒撤走,在这西边的金山下能借到四千兵马,已经不容易了!

    “那人马呢?人马都在哪儿?”

    尔绵辛之前还以为自己会大胜,所以没指望他们的人马,只想着有备不时之需才去借人。

    如今一看,高车人软硬不吃,除了硬打下来让他们看看厉害,根本没有任何路子可走。

    “约好明日一定会到的!”

    尔绵辛的部下刚刚因为大败而回,烧伤烫伤毒伤无数人而士气大跌到惨不忍睹的地步,老天爷却还像是惩罚尔绵辛不够一般,又派出使者彻底吓傻了他们。

    “将军,将军,南边出现一支魏国队伍!人数约有四五千!”

    追赶牧民而逃回来的柔然骑兵们立刻冲到主将面前,七嘴八舌地禀报着路上的见闻。

    “好多魏国骑兵,朝着北面来了!”

    “打着猛虎的旗帜,为首之将是个年轻人!”

    “一见面就把我们冲散了,还把高车人的牛羊抢了!”

    一群人吵吵的尔绵辛心中怒气更胜,拿起鞭子没头没脸地就对他们一顿猛抽:“好好说话!一个人说!你们想吵死老子我不成?”

    这些原本就是溃兵,给贺穆兰的队伍吓破了胆子,一个还算镇定的说了南边出现四五千精兵的消息,并且把自己怎么发现了牛羊,那附近可能还有高车人的事情都说的清清楚楚。

    “怎么办?我们是不是南下抢些高车人的牛羊回去算了?”

    一个副将愁眉苦脸到脸上都是褶子,“等魏国的骑兵一到,山上的高车人要是趁乱和他们联合,我们说不定一点人都不剩了!”

    “不可南下,万一正好碰上那些鲜卑人,后面又有高车人夹击,正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另一个副将猛地摇头。“我看,那些牛羊不能要,我们大军出击却被高车人打败,回去一定会受责罚,若是带着牛羊,他们说不定以为我们是为了抢这些东西而输的……”

    “就这么撤了,岂不是便宜了这些高车人?”尔绵辛咬牙切齿。“我就这么败给高车人,以后不要在柔然立足了!”

    “将军,我觉得倒不必这么忧虑。不是出现了一支鲜卑人的骑兵吗?我们正好可以回去禀报,就说我们去金山的途中遇见大队鲜卑人马,力不能敌,所以只能铩羽而归……”

    一个将军突然语出惊人。

    “败于鲜卑人之手,总好似败于贱族之手上。鲜卑人能征善战,我们再把人马数字说多一些,就说金山已经被鲜卑人包围,就算大汗再不讲情面,也不会责怪我们的。”

    此次魏国大军来袭,沿路踏破大量的部族,西线听说也有鲜卑人的兵马,若是半路知道高车人在这里会盟而遇上,也是寻常。

    能对上鲜卑大部兵马还带了三分之二的人回来,已经算是了不起的战绩了。

    “这……这不是作假吗?”

    一群将领和部落主纷纷四顾,见每个人脸上都有疑色,顿时心中不安。

    “若是给左贤王和大汗知道了……”

    “不会有人知道的!告诉所有儿郎全部闭嘴,否则回去之后,也只有死路一条,他们会知道轻重的!”

    一位部落主立刻插话。

    “我觉得可行。趁着魏人还没到,赶紧离开!”

    “那……那我们借来的兵马怎么办?是不是要去给他们报个讯?”

    约好明天就到,万一到了以后看见大批魏国骑兵,岂不是都要枉死。

    “为何要给他们报讯?”尔绵辛狞笑了起来,“他们看不起我们,只借我们这么点兵马,等魏国人杀了他们,大汗就知道这里确实是有魏人,不是我们的托词。”

    “他们来这里,才叫来的正好!”

    尔绵辛的话让所有部将不寒而栗。只是因为一些微不足道的理由,竟要让四千勇士无谓地送命……

    不过若是他们真送了信,这些人也就知道他们不是和魏国对战撤退,而是仓皇逃跑了,确实不能送讯出去。

    死他们比死自己好,只能这样了!

    一时间,所有的将军和部落主下令丢弃不能骑马的伤兵,拔营撤退。

    可怜这些柔然骑兵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就急急忙忙的开始准备撤退,只留下一地狼藉和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伤兵。

    狄叶飞等人在金山的高处,看着山下的柔然人开始大举撤退,心中疑惑不解。尤其是狄叶飞,他原本还想着这敌将能多吸引一点人来,好让他和花木兰彻底将他们消灭在这里,结果这才伤亡不到一半,对方就开始撤退了。

    潮水般离开的柔然人退的十分干脆,连伤兵和辎重都不要了,唯有山脚下那些破损的拒马和高车,以及满地来不及收殓的尸体在提醒着今日清晨这里发生过一场大战。

    高车人各个自是喜不自禁,有些年轻人甚至就地欢喜的跳起了舞来,只有狄叶飞看着山下愁眉不展。

    “阿其火,你该高兴才是啊!你的智慧击退了敌人,我们理应为你而礼赞!”斛律猛兴奋地说道:“我们一个人都没死!一个人都没死!”

    “我在想,为什么他们退了。”

    狄叶飞喃喃自语:“他们不该退的,他们应该带更多的人来围住我们才是……”

    “退了才好!他们退了,我们就可以下山啦!”

    “谨防有诈,等两天再说!”

    斛律光斗拍了儿子一下头,呵斥他一顿。

    “阿爸你又拍我头!”

    “我拍拍看看水会不会倒出来一点!”

    此时地面传来一阵阵隐隐的轰隆之声,声音往上传,所以听起来特别明显。狄叶飞先开始以为是打雷,直到那轰隆的雷声中夹杂着阵阵人喧马嘶,他才意识到是怎么回事。

    “阿其火!族长,快看,南面又来了一支人马!”一个斛律部的小伙子登上高处,指着南面大喊。

    “是骑兵!”

    一群高车人心中惊骇,纷纷往下探看。只见远处尘土蔽天,无数骑兵奔驰而至,领队的将军身后竖着一杆鲜红的大旗,上面用黑色的丝线绣着猛虎的头像,而后各色旗帜飘扬,都是鲜红颜色,只是上面的图样并不一致,明显是副将们的牙旗。

    狄叶飞的脸上一下子就露出了喜色。

    “是我大魏的兵马!是我右军的虎贲骑!”

    右军以红色为旗帜颜色,是以只要一看,便能明白来了哪一支部队。

    虎贲军疾驰而来,贺穆兰见远处并无人马,便让众军齐齐吹响号角,震慑四方有可能存在的敌军,又派一探马举着她的虎贲骑去山下招摇,提醒盟友是自己人来援了。

    一刹那间,狄叶飞的眼泪潸然而下。

    离开黑山大营只不过半年的时间,可对他而言,似乎是已经许久许久没见过右军的大旗了。

    他背负着沉重的使命,一边是养育他长大的大魏,一边是赐予他血脉的族人,前有敌人威逼,后有军中的期望,加之闾毗的阴差阳错、柔然人的残忍本性,都将这个只有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压的愈发沉稳。

    可那沉稳之后,是举目四顾后毫无存在感的茫茫草原。以往他厌恶的惊艳眼光、那一尘不变的军中生活,还有那些脚臭、打呼噜、磨牙、总是打不赢的同火们,都变得可爱又越发怀念起来。

    这时候他才发现,若没有自己敬爱的见证之人,他获得的一切胜利和荣耀都毫无意义。

    而胜利和荣耀若不是与自己在意的人分享,那这一切也会失去了它原本的光辉,变成锦衣夜行一般的遗憾。

    此刻他迫切的想要与山下的花木兰分享自己一路的喜怒哀乐,他想念黑山大营的每一个人。

    他想把荣耀献给黑山大营,献给右军,献给黑营,献给那些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

    贺穆兰的虎贲军旗帜鲜明,行列整齐,神色镇定,在齐整的铠甲兵器映衬下,各个仪表非凡。当他们疾驰到山脚下的时候,高车人也对他们肃然起敬,几位族长看着狄叶飞,就等着他发号施令。

    可狄叶飞看着山下穿着饕餮战甲的战友,已经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他一定是为了炫耀,才穿这么一身来。他以前从来不在行军的时候穿厚重的铠甲,嫌穿的累赘……’

    ‘虎贲军不是鹰扬,如此急行军是为了什么?是了,火长以为我困在这里,一定是想尽快救我们出来……’

    几个高车人看他如此激动的样子,竟是说不出话来打扰。

    他们看着那个为首的将军下了马,徒步走到“拒马”和“高车”组成的阵势前,踩过柔然人堆积而成的尸体,对着山间抬起头来。

    在他的身后,跟着几个副将打扮的年轻人,似是担心会有埋伏,手中兵器不放,紧紧跟随。

    距离遥远,谁也看不清那将军的面目,可人人都能感觉到他的庆幸之意。

    他在庆幸自己来的及时,他在庆幸山脚下死的都是柔然人。

    那身穿饕餮战甲,披着殷红披风的将军终于露出了笑容,舒展开他的眉目,对着山上朗声长啸:

    “狄叶飞!火长带着火伴们接你来啦!你还不快给我下山!”

    “山……”

    “山……”

    “山……”

    “山……”

    “山”字响彻山间,狄叶飞擦了擦眼泪,却只吐出微不可见的一声……

    ——“嗯,来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