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221章 乐浪公主

第221章 乐浪公主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说起乐浪公主的一生,可谓是跌宕起伏。

    她原本是北燕天王冯跋和王后所生之女,是嫡长之女,因为从小就长得美貌,所以从记事起,就一直学习各族语言、后宅的平衡、如何与男人相处的技巧,可以说,她一生下来,就是为了做一位皇后或者王妃做准备的。

    北燕的其他公主都很嫉妒她,也为她未来会走上的道路羡慕不已,直到北燕被柔然说动,愿意和柔然结盟,共同对抗北魏……

    北燕在魏国的东边,此时东北都是苦寒之地,虽产盐,但因交通断绝,无法四国通商。北燕南边是海,东边是高句丽,北面是契丹和库莫奚,再远点是柔然,西边便是渐渐壮大的魏国,可以说被硬生生遏制住了扩张之路。

    柔然愿意进献没有被骟过的种马来求娶他的女儿,并且点名要那位贤名在外的乐浪公主。此时燕州骑兵并不强大,乐浪公主作为被牺牲掉的女儿,嫁给了柔然献马求亲的斛律,便开始了她悲剧的大半生。

    她生的确实貌美,几乎拥有女人所有的美德,斛律登上汗位,整个柔然都是他的疆域,又娶得身份尊贵、样貌美丽动人的公主,更是志得意满。

    只是没有几年,柔然就生了乱,斛律可汗被作乱的步鹿真驱逐去了北燕,因为乐浪公主的原因,斛律可汗在北燕算是过的安稳,也打消了回柔然的想法,继续在北燕过着他驸马的生活。

    然而这时,大檀却在柔然起兵平了叛,将步鹿真一伙给杀了。

    斛律可汗此时以为大檀是“清君侧”的将军,急急忙忙要向北燕借兵回返柔然,北燕自然是借了,可到了半途中,军中哗变,有人散布谣言说这些人去柔然就是炮灰,打完了也回不了故国,北燕的将士们原本就不愿千里迢迢为一个异国的败亡可汗打仗,此时再听回不了故国,便有人受到怂恿,开始逃跑。

    至于斛律可汗,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在一片混乱中被一个燕兵给杀了。

    斛律可汗死,闾毗年幼无法理政,大檀登上了汗位,进献比斛律可汗更多的牛马请求结盟,又要求娶乐浪公主为阏氏,和北燕永结秦晋之好,所以乐浪公主冯氏又一次再嫁,成为了大檀的阏氏(妾室),开始了继续在柔然周旋度日的日子。

    这位公主确实厉害,无路是在哪个男人的手中,都十分得宠。她长得漂亮,身为北燕的公主,又是上任可汗的可敦,身边还有来自燕国的侍卫和女仆伺候,根本就不需要看大檀可敦的脸色。

    渐渐的,她就和大檀的妻子分庭抗礼,在后帐赢得了一席之地。闾毗那样尴尬的身份能登上右贤王之位,和乐浪公主在后帐的胜利也不无关系。

    至于她自己对这段人生怎么看待,这就不足以为外人道了。

    贺穆兰听到这段故事的时候,脑海里立刻就勾勒出了至少一百万字的传统言情故事。

    来自汉人小国的公主,原本是天之骄女,为了配得上她的尊崇地位而学习,一朝变为和亲公主,好在夫妻也算恩爱,虽有龃龉但因为柔然规矩的原因并没有受到轻视,不是王后,却胜似王后。

    一朝间,天翻地覆,正妻变小三,昔日的可敦要匍匐在其他女人的脚下,亲吻别人的脚背,即使再怎么难过,也要为自己的国家和丈夫的国家缔结盟约,保护自己的孩子不受伤害……

    无论是在哪个小说网站,这样的题材都能写出至少出现十个男配,各种霸道王爷爱上我的故事。

    可惜乐浪公主没有遇上爱惜自己的老天爷,写出来的现实却是这么不堪。

    私下里,夏鸿将军对贺穆兰说了世人的一些猜测。魏国一直都有传言,说斛律可汗的死是阴谋,是大檀和北燕王之间的谋划,因为斛律已经失势,而大檀却已经掌握了大半支持,加之大檀更有野心、更有能力,北燕王在两人之间选择了大檀,所以牺牲了斛律和乐浪公主。

    至于北燕,那些士卒后来四散逃回燕国,并未有什么惩罚,也几乎验证了魏人的这种猜测。

    柔然人则是欣然与大檀和北燕重新缔结了盟约,柔然人原本就有继任者娶前任的妻子的习惯,所以乐浪公主从可敦变阏氏依旧很受尊重。

    倒是闾毗身份尴尬,像是闾毗这样身份的王子,以往柔然的历史中也不是没有,甚至还有登上汗位的,所以也越发引起别人的担忧。

    贺穆兰要护送的,竟然是这样厉害的女人,几乎是让贺穆兰高山仰止的对象,自然是小心慎重。而另外一个大人物则是乐浪公主四岁的女儿,根据贺穆兰一向不招小孩子尤其是小包子喜爱的特点,她的烦恼也已经写在脸上。

    好在阿单志奇家里是有个一样大的孩子的,所以贺穆兰特地把阿单志奇带到了身边,准备让他照顾小女孩,自己则照顾乐浪公主。

    贺穆兰曾想过乐浪公主会坐着马车来、骑着马来、甚至步行前来,却没想到乐浪公主会驾着高车而来。

    是的,你没看错,是“驾着”高车。

    远远的,几辆敕勒人的高车被一群侍卫护着往他们的方向而来,若不是贺穆兰确定高车部族的老弱妇孺大半已经在此,还以为高车还有掉队的妇孺,刚刚赶上呢。

    为首的高车之上有一个全身裹在斗篷里的妇人,手中带着狼皮的手套,驾驶着高车,看起来就像是高车族群里常见的那种健壮妇人。

    可真到高车驶到近前,贺穆兰才发现那个斗篷里的妇人并不“魁梧”,更称不上“健壮”,等到了近前,她跳下车,后面几个驾高车的车夫也跟着下来,出声询问:

    “请问哪位是虎贲将军?我们家夫人和女郎按照约定来了。”

    这也是之前说好的,等他们进了高车部族之中时,并不以“公主”、“小公主”称呼,而是称呼“夫人”和“女郎”。

    贺穆兰为了表示郑重,今天把一身饕餮战甲都穿上了,就是为了让高车人和乐浪公主能不小瞧她这位年轻的将领。待她穿着一身拉风的铠甲,驾着越影越众而出的时候,确实是震了震这些车夫,纷纷对她抚胸行礼。

    贺穆兰在马上对他们矜持的微微侧了侧头,算是还了礼,又转身问为首的妇人:“请问,冯夫人和女郎是不是在后面这驾马车里?我是男人,可否方便上前亲迎?”

    她不了解柔然的规矩,也不知道北燕的规矩如何,但至少不失礼,能提早询问一下,总是对的。

    果不其然,贺穆兰这样的“体贴”让为首的妇人颇为满意,她点了点头,摘下头上的风帽,对贺穆兰抚胸微躬,用熟练的鲜卑话说道:“将军客气,我的女儿在车中安睡,我嫌他们驾车不够安稳,所以亲自驾车,倒让您见笑了。”

    风帽一摘,贺穆兰顿时觉得眼前一亮,那灰扑扑的斗篷之下,居然藏着一位这般风姿卓绝的妇人!

    贺穆兰到了古代,美人儿见过的不多,曾经花费三两金和阿单卓去看的那个花魁,也及不上她一根手指头。

    “赵明”也许算是个美人,但如今也才十六七岁的样子,没有完全长开,所以倒没有面前这位成熟妇人有风采。

    乐浪夫人的头发只是盘在了脑后,并无什么装饰,斗篷之内穿一件密不透风的白狐皮裘衣,因她身材纤细,丝毫不见臃肿,倒衬得她极为文雅动人。即使贺穆兰是个女人,也不禁低了低头,好压抑住自己嘭嘭跳的内心。

    这位夫人已经四十岁了,尚且有这样的艳容,在她少女之时,更可见一斑。她在柔然可谓颠沛半生,却依然不忘保养好自己的容貌,显然也是个会爱惜自己之人。

    贺穆兰赶紧下了马,颇为热情的派人拉着他们驾过来的高车,朝着已经安排好的地方指引。

    “我真没想到夫人会驾着高车而来,旅途辛苦,请先休息一会儿,营帐已经为您准备妥当了。”

    “既然是混入高车人中,自然就要像是高车人。”乐浪公主微微笑了笑,拉起风帽遮住自己的脸。

    “劳烦将军了,不知道将军尊姓大名?”

    “我花姓,名曰木兰,夫人唤我木兰便是。”贺穆兰看着突然脚步一顿的乐浪公主,微微侧头看去:“夫人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起我儿子的一个朋友,似乎也是叫这个名字。”乐浪公主不动神色地看了看花木兰的眼睛,又问道:“花将军是不是从未来过柔然?”

    “是,我是第一次随着陛下亲征柔然。”

    贺穆兰还以为冯夫人是质疑她的年轻,不免收了收笑容。

    “夫人问这个是……”

    “不是,我只是觉得这世上的事情真是很巧,两个不同国家的人,竟然能叫一样的名字……”

    “木兰这名字实在是普通,莫说男子,便是女人也有不少人叫的,我已经习惯了和别人同名了,夫人不必感慨。”

    “说的倒也是。‘木兰’——富饶,倒是典型草原儿女的名字。”乐浪公主也不知道是说给谁听,自言自语了几句,低着头继续走。

    贺穆兰一提起这个名字就是泪。

    在军中,各种“木兰”大约就和前世的“建国”、“建军”一样的多,好在姓花的就她一个,否则一叫就重了名,半点气势都没有了。

    花富贵,花富饶,更可怕的事,这名字如果起在女孩子身上,还有另外一种祝福的含义——花多子。

    在游牧民族的心目中,富饶和富贵就是牛羊成群,多子多福,可一个大姨妈都没来过的女人怎么“木兰”嘛……

    摔!

    乐浪公主和贺穆兰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到了营帐之前,乐浪公主回身吩咐抱下车里熟睡的公主,歉意地笑了笑。

    “我的这个女儿一到马车或者马上,没有一会儿就会睡着,算是怪癖。只是若是惊醒,总免不得哭闹一番,让我好生苦恼。”

    如何贺穆兰记得没错,乐浪公主的儿子郁久闾毗后来成了魏国朝中的大臣,分管柔然降部事务,官虽不大,权利却不小,还管着柔然一年两次朝贡之事。而他的妹妹,正是拓跋晃那个苦命太子的妻室,把十一岁的拓跋晃小弟弟就按倒在裙下的牛掰姑娘。

    这么一想,贺穆兰更觉得这个世界荒诞了。

    这位公主比拓跋晃大了四岁,拓跋晃十一岁时,她也不过十五岁而已,两个小孩子,就这么玩出一个儿子来了?

    这叫大龄女青年和男青年们怎么活啊!

    所以贺穆兰怀着敬畏的心情,看着乐浪公主身边的力士抱出了那小小软软的公主,跟在了乐浪公主的身后。

    小小的公主被裹在一件桃粉色丝绸为面的大斗篷里,想来应该是南方刘宋的织物,不知为何到了柔然。这小女孩面色健康,裹在桃红色的斗篷里,越发显得白嫩可爱,眼睛闭着,那长长的睫毛如同扇子一样,即使贺穆兰没有仔细看她的长相,也一眼就看到了她的睫毛。

    汉人一般没有这样长这样浓密的睫毛,不过贺穆兰的同火狄叶飞也是这样的眉眼,而她又不是很喜欢小孩,所以看了几眼,也就收回了目光。

    “公主果然是冰雪可爱。”贺穆兰拱拱手:“夫人请入帐,有什么需要,不妨和这位说。他是我的副将阿单志奇,负责保护夫人的安全。”

    “有劳了。”

    乐浪公主很明白自己的样貌在一群男人之中会引起什么样的骚动,所以即使她已经是四十岁的妇人了,依然在帐子里用丝巾蒙住自己的脸,这才请了阿单志奇进帐。

    贺穆兰一心想着狄叶飞和高车部族的事情,无暇亲自照顾乐浪公主,所以便派了诸人之中最心细、也有孩子的阿单志奇照顾她们,自己去安排那么多高车老幼的吃喝拉撒和行军向南的事情。

    可怜阿单志奇还没弄清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被丢来照顾这个据说叫“冯夫人”的大人物,顿时心中忐忑不安,将贺穆兰在心中骂了个一通。

    他是有妻有子没错,可也没有和“大人物”相处的经验啊!

    他能把自己儿子抛到天上去,能这么对小公主吗?

    乐浪公主见他紧张,不由得柔声说道:“请不要如此局促,坐吧……”

    她指了指下首的一个垫子。

    帐内十分温暖,因为知道有一个小孩也要来,所以四角都放了烧着木炭的盆子,地面则扑了厚厚的兽皮做地毯。

    今日要迎接这些人,所以还能稍作安排,等到了后面几天开始行军,就没有这么舒适了,可能一天的吃喝拉撒都要在高车里度过。

    阿单志奇整理了下自己的衣衫,正襟危坐,不敢抬头,只望着自己的膝盖。乐浪公主身后的女仆和护卫们互相笑了笑,眼神里都是戏谑之意。

    “敢问这位阿单将军,高车部族为何在此?”乐浪公主开口相询:“贵国来使说会护送我们前往黑山城,再转道去平城,又说会将我们混入高车人之中南下,所以我才驾着领地中高车人的高车而来。可我却没想到会有这么多高车部族和我们一同南下……”

    乐浪公主的脸上丝毫看不出有任何不妥的地方,其实心中却已经掀起了滔天骇浪。

    她的儿子什么事情都不瞒她,所以当初遇见一位狄氏的女子,名叫花木兰的,做了何种约定,她的儿子如何心系与这个女子,想要娶为妻妾云云,都曾告诉了自己的母亲。

    乐浪公主是看重出身之人,自然希望儿子能娶一位温柔娴淑或知情达理的贵族女郎,但这种看重更多的是因为担忧自己的儿子找不到志同道合、有共同价值观而产生的门户之见,而不是单纯的看重出身自哪里。

    生活的磨难已经让她了解有些东西是超越了出身和容貌的,听到闾毗在信中如何称赞花木兰的睿智、花木兰的冷静,她也由衷的希望那个女人是可以配得上自己儿子之人。

    尤其是后来她听说“花木兰”成功的说服了高车诸族附属他的儿子,又送出族中老幼妇孺好安心作战时,更加佩服这个女人。

    高车人数不少,能在金山会盟的更是大族,能以一个女子之身决定大事,这岂止是优秀?更别说儿子身边见过那位“花木兰”的人各个都称赞她是绝世的美人,如果才貌双全,那简直是优秀的无与伦比了。

    可如今她看到的事实,却是高车部族的老弱妇孺确实南下了,但不是去涿邪山避难,而是去黑山大营。

    而她所知道的那位“花木兰”,却是一位鲜卑将军的名字。

    木兰的名字是很多见,匈奴、鲜卑都多有这个名字,但柔然却是不多见的,这怎么能不让她心惊肉跳?

    乐浪公主觉得她的儿子像是掉进了什么阴谋里而不自知,反倒笑眯眯地往下陷。她一点都不担心他被人利用或者受到蒙骗,因为这些都是让他变得更加成熟优秀的一种方法,只有爱情……

    “爱”这种东西,对于从未有过的男人,所造成的伤害远比受到利用更加可怕。若是心目中的心爱之人利用了自己,那更是痛彻心扉,甚至能彻底摧垮一个人的意志。

    乐浪公主会来魏国,是因为她想摆脱自己如今的生活,过上自己想过的日子。

    什么家国大义、身份地位、名声气节,她都不在乎了。

    唯有自己的儿子,她不想他再遭受任何磨难。

    所以乐浪公主必须要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阿单志奇听到乐浪公主的询问,愣了一愣,然后恭谨地回答道:“冯夫人,此事我们也不了解。我们只是听从上命,护送这些部族南下而已。”

    从漠北迁徙到漠南,这些高车部族早已经疲累不堪。但为了避开两国交战时的混乱和伤害,他们不得不赶着高车以最快的速度南下,来到这个地方。

    此时贺穆兰已经行军了四五日,而高车部族则是从半个月前就出发一路向南,这才终于成功接到了南逃的高车族人,在往南一阵子,便到了魏国大军扎营的地方。

    沿着地弗池一线都是魏国大军的后方,不用再担心有柔然人再贸然进攻。

    听到阿单志奇都不了解,或者不方便告诉自己,乐浪公主的心中顿时忐忑不安,她谢过阿单志奇,又转而询问虎贲将军花木兰的事情,以及他的喜好、家庭云云,俨然像是一位看上了佳婿而想许配自己孩子的母亲,问的无比仔细,甚至连他有没有心上人都问了。

    “我们家将军的心上人?哪里会有这种东西!”

    阿单志奇听到乐浪公主问八卦这才自在了起来,哈哈大笑着说道:“我们家将军年少有为,黑山大营中许多有女儿或晚辈的将军都想把家中女郎说给花将军,只是花将军每次都吓得落荒而逃,直言‘柔然不破,何以家为’。如今军中各个将军都摩拳擦掌,就等着破了柔然,看将军再有何借口……呃……”

    阿单志奇突然想起这位冯夫人似乎是柔然的人,顿时噤声,抱歉地看了过去。

    “无妨,我也觉得柔然若是能被破,实在是太好了……”善解人意的声音轻轻响起,乐浪公主若有所思地沉默了一会儿,这才请侍女拿出一些金银制作的玩意儿,当做礼物赠与阿单志奇。

    阿单志奇高兴的接过了,表情却有些奇怪地看了看沉睡在帐中火盆边的小公主,忍不住心中打鼓:

    ‘火长不会有什么天赋异禀,专门吸引丈母娘和岳丈吧?这不知哪里来的冯夫人一见面就过问火长的感情状况,就算她的女儿长大也要十年,火长不可能娶这么个小女孩啊……’

    他又看了看乐浪公主。

    ‘若说是她自己想招婿吧,即使这位夫人看着年轻,也能看得出有三十岁左右了,我们家火长才二十不到,这……这有些……’

    这火长的桃花,开的还真奇怪?

    莫不是这位夫人家中还有个大女儿,所以才留意着?

    阿单志奇把金银塞进自己的怀里,摸了摸自己的脸。

    ‘火长那样貌普通的样子,居然能吸引这么多长辈的喜欢,想我英俊阳刚,怎么当年搞定丈母娘那么困难?’

    唔,一定是那身盔甲比较亮眼的缘故。

    一定是盔甲,盔甲!

    乐浪公主借口自己有些疲累想要休息,便支走了阿单志奇。等阿单志奇走后,她召来心腹,开口吩咐。

    “情况不太对,看这样子,高车人倒不像是和右贤王结盟,而是和魏人结盟了。你出去看看,数数外面的高车人大概有多少,再回来和我禀报。”

    “是,夫人!”

    她想了想,还是觉得有些不对,立刻又召来两个武士。

    “趁这些魏人还在安排高车人无暇顾及我们,你们火速去金山南麓方向追赶右贤王,将此事告诉他。高车部族若是生了异心,我担心他有危险。现在无人知道他和魏国结了盟,若是阴错阳差之下被误伤了,那就大事不妙了!”

    “可是夫人,我们也不知道右贤王在哪里啊……”

    现在到处都是魏国人,他们几个在外面奔走,很容易被当做柔然人杀掉。若是无头苍蝇一般乱找……

    “你们去金山南麓高车人会盟之地,在狄氏部族找一位阿其火,右贤王必在此处。吾儿人多,不易掩饰行踪,到时候便能找到。形势紧急,你们不得延误。”

    “是,夫人,我们现在就去。”

    几个武士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他们是右贤王的人,此时听到有关右贤王的安全,立刻就奔出帐去。

    乐浪公主慢慢踱步到女儿身边,跪坐下来,抚摸着熟睡女儿露在外面的耳朵和头发,轻轻叹了口气。

    “希望你的兄长在情路上,不要像我一样坎坷。无论是什么样的真情,一旦掺杂了家国大义,总是不能两全。这难道是诅咒吗?我的孩子也要承受和我一样的结局……”

    她闭了闭眼,亲吻女儿的额头。

    “只望你平安喜乐,一生远离忧惧才好啊。”

    ***

    虎贲军中。

    “花将军,这么多人怎么安排?”虎贲军原本的几位将军眉头紧皱地看着一眼望不到边的高车。

    “这不会把金山下所有高人的老弱妇孺都弄过来了吧?这要到了我们的地方,粮草一定不够用啊!”

    “他们自备了粮食,你们不用担心。”贺穆兰已经和这次高车人的几位随行首领沟通过了,狄氏那个叫狄主食的首领说高车人准备了足够的肉食,可以一直吃到到达目的地。

    至于到达目的地以后,车中的羊羔和牛犊就能牵出来放养,再过几个月,又有了新的粮食。

    而且他们还在高车里养了兔子,兔子生的极快,用不了多久,又有食物的来源了。

    这几个将军听到吃饭的事情不用他们管,这才松了一口气。只要不用管吃喝拉撒,只要再过几天,他们就能到达营地,然后把这群人甩给后方的辎重队伍去照顾了。

    打下柔然最多不会超过半年,养着这些人半年时间的粮食他们还是有的,更何况他们自己也不是只想着吃魏人的粮食。这样的盟友自然值得尊敬,让这些将军十分高兴。

    更高兴地事情还在后头。

    高车这些妇孺带来了大量的武器和箭头,作为给予贺穆兰等人的礼物。虽说虎贲军不缺军备,但如今他们深入草原,补给不易,若是兵器损坏或者弹尽粮绝都是很难补充的,这些高车人送了这么多武器箭支,简直就是天大的惊喜。

    贺穆兰还想阻击以后西遁的大檀,如今实力自然是越强越好,她谢过狄氏部族和其他部族的礼物,欣然接受,又准备做出明日疾行南下的命令,却见到那罗浑骑着战马一路跑了过来。

    今日正是他带队巡逻,监看周围的动静。

    “花将军,东北方向出现一支敌兵,人数约有八千,应该是朝着地弗池大营的方向去的,再过半日时间就会和我们碰上。”

    此话一出,众将和高车人纷纷露出诧异的神色,不由自主的看向贺穆兰。

    贺穆兰此时脑中电光火石的闪过和左军几位将军巡逻时驱散走的那些柔然牧民。后来左军的将军们避过此事不提,她不想得罪同僚,也就没有多想,把这事忘了,如今想来,那些大概不是牧民,而是柔然的斥候。

    大军已经按照长孙大将军的命令奔袭王庭,地弗池一线全部是看管辎重和粮草的队伍,水源地附近扎营的地方也留有重兵把守,营中约有一万人马,加上杂役、后勤官员等,约有两万人。

    贺穆兰一点都不担心后方的营地会吃亏,但这些骑兵在到达地弗池前,就会先遇到这群高车人。

    “通传诸将,准备迎战。那罗浑,派伯鸭官回去求援,我们现在前方拖延一阵,等候大军到来。”

    贺穆兰不慌不忙的下令,仿佛胸有成竹的样子,倒是安定了人心,虎贲军立刻有条不紊的动作起来。

    都是训练有素的职业军人,虎贲军立刻开始调整马具和兵器,准备战马和替马,备好弓箭,准备迎击。

    西线少有柔然人,如今柔然人都往王庭方向跑了,难保这支骑兵不是哪个部落主胆大之下想要偷营的,或者有什么其他原因来了这里。

    如今当务之急,是不能让这些柔软人发现高车人也在这里,否则一旦消息传开,金山南麓的高车部族也许会有危险。

    贺穆兰其实心中也没底,但她知道不能让这些人南下,高车部族更是不能暴露出来,这些人都是族中老幼,原本就是为了躲避战乱而来到这里,不能让他们卷入战争之中,否则和高车人的盟约就没有了意义。

    此时地形一马平川,前无坚墙可守,后无群山可退,对方人数占优,要想大胜激起高车人的信心,就得想些其他法子。

    贺穆兰望着高车人连绵不断的阵势,突然想起了一个主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