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216章 高车大局

第216章 高车大局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素和君又追问了几句,发现那叫花木兰的女子是个碧眼美人儿,差点破功笑了出来。

    碧眼,还美人儿,除了那个出使的高车百夫长狄叶飞,还能有谁?

    当初他跟拓跋延推荐高车的百夫长狄叶飞时,也时考虑到对方的脸实在雌雄莫辨,最适合做使臣,即使被抓住,生存的几率也大些。

    脸长成这样是很占便宜的,君不见崔浩崔大人以前出使诸国时,风靡万千男女,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乐于和他结交么?在“爱美之心”这点上,无论什么民族什么性别,都是一样的。

    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狄叶飞还能把闾毗迷到情愿求援的地步。

    闾毗是谁?他从小被各路柔然美女包围,母亲又是艳绝燕国的公主,见多了各种美女的他,想不到喜欢的狄叶飞那种冷冰冰类型的。

    一定是狄叶飞拿花木兰的名字当挡箭牌……

    狄叶飞不怕被花木兰暴打吗?

    素和君的面前浮上“花木兰”那寡淡普通的长相,顿时有种肚子要笑裂的冲动。哎哟哟,这太有意思了,他一定不戳破,等花木兰屡屡得功的时候,这闾毗听到花木兰的大名,一定蛋都要碎了。

    大消息,惊天大消息!

    这么有意思的事情,他一定要回去说给陛下听啊!

    素和君笑眯眯地应承下他的请求,但过几天回返拓跋焘军中的时候,说的是什么,那就不是闾毗可以知道的了。

    不管怎么说,素和君和闾毗的对话引起了闾毗对“花木兰”的想念,他派出使者已经有一段日子了,也不知道“花木兰”到底有没有说服高车族人,让他们不要牵扯到柔然王庭的事里。

    还有大檀,最近眼线说他半夜一直在咳嗽,应该是当年肺部中箭的旧伤又开始发作了。王子们争斗不休,俨然就是他父亲斛律当年坐上汗位时的样子,这种命运又降临到他和他子孙的身上,岂能不怕?

    希望他能活的久一点,活着看到吴提杀了所有的王子吧。

    “右贤王在吗?”

    一个声音从帐外响起。

    “左贤王请您去趟王帐,听说是南边的魏国有动静了。”

    闾毗抬了抬眼,听到是心腹的声音,便“嗯”了一声,开始收拾起手边的东西。

    一张柔然王庭迁徙路径的地图被他丢入了火盆,终是没有交给素和君。

    ***

    金山南麓。

    柔然吴提王子和其他各路王子对附属高车部族的征召之令,已经下达到了金山会盟之处。

    春季从来都不是打仗的季节,即使南下劫掠也只会不用放牧的冬季。能在这个时候征召,一定是又要打内战了。

    大檀之子……

    听说大檀这几年身体越来越差,想来柔然这些王子们都坐不住了。柔然汗位的继承从来都是强者为尊,这让每一任可汗都十分强大,但也造成每次汗位更迭时柔然就要血流成河。

    高车几大部族的族长都开了会,高车没有王族也没有首领,所有部族的族长便是议会的成员,凡事都事讨论解决。所有人都不想接受征召把族长的青壮送去各自的主族那里,可是又都怕这些王子真的起兵报复,或者获胜的那个王子继承汗位,狠狠地报复高车。

    “怎么办?这是内战,不是南下……”斛律氏的族长斛律光斗猛锤大腿:“难道要我们自家人打自家人不成?我不能接受!”

    “谁能接受呢?还是狄主真好,拍拍屁股就去魏国了,听说现在被封在敕勒川,带着部民们祭祀祖先呢……”狄氏已经在狄叶飞的游说下动了归顺大魏的心思,现在再想起狄主真的决定,顿时对他的“先见之明”佩服不已。

    “怪不得大檀一开始传出身体不好的消息时他就劝我们去投奔魏国,原来是早就看出这之后的危机了。我只可恨当初没有咬牙和他一起去……”

    狄主兵是狄主真的堂弟,掌管着“主兵”部族。因为高车人以火为尊,以锻造兵器为荣,掌管着知识的主真可以南下,他却被柔然人的眼线一直控制,没有他那种决断敢于南下。

    如今机会一纵即逝,这时再说,已经晚了。

    狄主兵的埋怨引起天穹庐里一片静默,过了一会儿,袁纥氏的族长袁纥寒霜开口犹豫道:“要不然,我们干脆也投奔魏国算了。魏国如今如此强大,等柔然一被攻破,势必有大片草场要空出来。我们如今在柔然已久,也不求能得到柔然的土地,只要摆脱奴族的身份,能够自由的在这里放牧就行了……”

    “魏国从头到尾都没有对我们做出过任何承诺,只派出了一些使者而已。魏国答应了分封我们土地吗?答应了我们以后能够不做奴隶吗?就连狄主真现在是不是真的活着我们都不知道。万一他们说的是假的,只是想让我们帮着打柔然人又怎么办?”

    护骨氏的族长年纪最长,提出不同的意见。

    “如果只是要我们帮着打柔然,没必要还把我们的老弱妇孺转移走啊!”狄主兵瞪他:“这已经足以表现出诚意了!”

    “这也叫诚意?万一是要把他们做人质呢?”

    护骨连加冷哼。

    “你们这些年轻人,是不知道南方人的狡诈!”

    斛律光斗见狄氏的族长和护骨氏的族长要吵起来了,连忙居中调和:“你们先别吵,别吵!狄族长说的在理,但护骨族长的话也不是不能参考。如今最重要的问题是,那些王庭的来人怎么办?”

    他满脸烦躁地低吼了起来。

    “妈的,这些使者才来了三天,已经要了十个少女过去了。现在他们又动不动就为自己的主子而打架,却要我们的勇士去拼斗!到底是反是顺,要给个话啊!”

    这些王子的人天天都找他们要女人要牛羊,又催着他们集中青壮跟着他们回去,能拖几天呢?

    再拖几天,大军都要来了!

    “这……”

    所有族长头都疼了起来。

    “我反正不会跟着去内战。我不想在战场上见到我的兄弟,为了畜生们对自己的族人下手!”

    狄主兵第一个站起来。

    “不管你们怎么做,我们会跟着魏国的使者走。”

    “狄……哎,怎么就走了!”

    斛律光斗看着摔帐子出去的狄主兵,叹了一声。

    “这急性子……这……哎!”

    狄氏营地。

    对于金山南麓会盟的各个部落来说,柔然各部王子来人的事情简直就是个噩耗。

    敕勒人为柔然提供了无数的牛羊马匹、刀枪剑戟,甚至连青壮都要送入柔然军中,组成杂军。但柔然的部落主都不是傻子,自然知道敕勒族的青年留在高车还能提供许多补给,敕勒的高车更是好物,否则敕勒人也不会被人叫做“高车”一族。

    所以柔然对治下的其他民族压迫都极狠,只有对高车人,还算是有些分寸。但即使是还有些分寸,对于高车人来说,已经是莫大的屈辱了。

    去年冬天,柔然人已经几批南下劫掠过,甚至在初春的时候还派人征召了一批人东行,原本想着一个春夏也许能恢复过来,结果还没有几月,使者又来了。

    这些使者多年来在各大部族嚣张跋扈惯了,他们出身各大部落主的家庭,宣召的又是“王子”的命令,每每到了附属部族的族中都是颐气指使,恨不得把别人整个部落都端回去。

    人人都讨厌这些“使者”,和魏国派来给他们送礼物的那些高车使者比起来,这些人简直就像是粪坑里的臭虫,你恶心的要命,还不能踩死。

    前些天,柔然王子吴提派了使者来到狄氏族中,要求他们在两个月内备齐骏马五千匹,牛羊三千头,足够装备一千个骑士的武器甲胄。

    还要一千个狄氏的青壮跟随出战。

    狄氏虽然是高车人里最大的部族,但此事正是春末,去年的牛羊已经宰杀了不少食用了,今年的牛羊还没有长成,牛羊三千头足以让族中之人撑到牛羊长肥,此时却要交出去……

    再说骏马是他们拉高车的工具,一旦献出,高车就废了,部族就无法好好的迁徙,没办法迁徙,这里的水草吃完了,牛羊就要挨饿,难不成靠人推车不成?

    更别说一千个狄氏的青壮了。

    游牧民族迁徙放牧全靠青壮,否则夏天草原上狼也很多,出去很容易被狼群和其他动物袭击。真要把青壮要走这么多,无数家庭就没有了活下去的希望。

    一千个人的武器甲胄则是需要集齐全族之力,全力锻造三个月才能制作出来的,狄氏部落虽有存着的兵器和甲胄,却是最后的自保之力,不可能交出去。

    吴提在众多王子里是势力最大的,所以狄氏过的还算安稳,但如今他一反常态要东西要人要的如此急迫,狄氏众多部落的族长心中都升起了不好的预感。

    倒像是困兽想要一搏似的。

    狄氏因为有狄叶飞的存在,比高车其他大族都要轻松一点。毕竟使者是狄姓,总要为同族谋取福利,又有狄主真这个老族长先去了魏国稳固基础,狄氏更是比其他大姓多了一些保障。

    所以狄氏几个部落的首领在私下议论了一阵后,都一致决定先拖着这些使者,然后游说其他部族,等条件成熟了,再一起反抗。

    既然是拖着,自然是好酒好肉,待若上宾,这些使者蛮横惯了,不以为然,加之为了多享受几天,也就不再催促他们。

    只是只有几天的功夫,他们已经就把狄氏的营地弄的天怒人怨,甚至还霸占了狄氏的“天穹庐”,把住在天穹庐里的人统统赶了出来,只能风餐露宿,靠和其他族人一起挤。

    狄叶飞和他的一群高车同袍自从使者们来了,一直低调的在营地里活动,很少出帐篷。他们是魏国人,狄叶飞长得也确实好看,狄姓的人都有意无意的帮着他们远离这群使臣,每天为他们送吃的和水,替他们掩饰身份。

    直到右贤王郁久闾毗的使者也来了金山。

    闾毗的使者倒没有大张旗鼓,他镇守西境,西边的高车人里有不少是他的属族,但他不喜欢用高车人,所以西边零散的高车部族也就逃过一劫。此时他派人来,不但高车人诧异,连这些王子派来使者也诧异的很。

    谁都知道吴提现在正在争取闾毗的支持,其他的王子也都是一样,此时使者来了,自然有不少眼线就在他身边转悠。

    闾毗的使者要找狄氏的“阿其火”,因为狄叶飞之前打过招呼,很快他就被请到了狄叶飞的帐中。

    初次见到狄叶飞,这位使者也是被狄叶飞的“艳色”震慑了一会儿,但他毕竟是闾毗的心腹,所以很快移开了眼睛,取出一封信函说道:“我家主子的意思,请您务必记得你们之间的约定……”

    狄叶飞推开他的信,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不识字。”

    这是他最大的遗憾,也是短时间内无法弥补的遗憾。

    那使者却一点也不惊讶,若是这位识汉字了,才真让人吃惊。他点点头,却继续把信函放在他手中。

    “右贤王说了,这是信物,就算不认得也没关系,留下来也是凭证。”

    狄叶飞这才接下。

    “最近一段年时日,柔然王庭频频来人,各地的部落主也纷纷都来人要东西要牛羊要青壮参战,敕勒部族都很生气。此时只要能有件事挑起所有人的不满,这些王子的使者就能被驱赶走,到时候为了得到庇佑,便会归于右贤王大人的帐下……”

    狄叶飞见那使者开始满意地笑,又接着说道:“只是我们这么多人的安全如何保证?我们族中的老幼太多,一旦抵抗各路王子的报复,势必要死许多老弱妇孺。我们虽能为了生存一搏,可族中的希望便是孩子,不能有失。”

    那使者没想到这个女人想的问题如此多,也没有被“可敦”的位置冲昏了头脑,此时对她开始有些敬佩,语气中也不免带出几分尊重。

    “那依您的意见,是希望我们如何配合呢?”

    他出行时,闾毗再三叮嘱他要对她尊重,要对敕勒部族的所有高车人尊重,因为此时高车人是他争夺汗位的关键。但柔然人对高车人的压迫已久,这个使者再怎么调整心态,也不是一时半会能改过来的。

    不过他毕竟是闾毗千挑万选的,还记得自己的任务。

    “我准备让族中所有的老幼往南撤,撤到南方去……”狄叶飞开始睁着眼睛说瞎话:“老弱妇孺不能打仗,还会成为重点报复的对象,留在族中,反倒会让我们族中的战士担忧。即使我们想为右贤王效力,但家人的安危一日不能保障,我们便一日不能彻底放开手脚……”

    “所以,我想带着族中老幼先去南边的山上躲避一阵子,等内乱结束了,再回返各族之中。至于族中的青壮,便听凭右贤王的调遣。”

    才怪。

    族中的青壮男丁,那是要集合起来直插柔然王庭的后路,断掉退路的。

    “这么大举迁徙……”

    此时北魏出兵的消息还没传到北面,这些使者更是早早就出发了,不知道南方现在的局势,第一个先想到的是这么多老幼迁徙会不会被发现,而不是事情可不可以做。

    “金山会盟之后本来就会有部族陆陆续续的离开,我们的青壮依旧留在这里,让老弱妇孺乔装成已经离开的部族就是了。”狄叶飞知道西境是闾毗的地方,他们离开不可能不被右贤王发现,索性先忽悠一番。

    “到时候请右贤王行个方便,若是看到我们的族人还请放行,给个方便。”

    “我知道了,我会回去和右贤王大人商议的,不但放行,若你们的族人愿意和我们结盟,我们甚至可以提供你们一路南下避难的物资和保护。”那使者回答的很干脆。

    “只是口说无凭,我希望你们也能拿出你们的诚意让我们看到,你们觉得呢?”

    狄叶飞这几日也正好想做一件大事,此时闾毗的使者来的正好,便轻轻一笑,眯起绿眼。

    “这是自然,还请您在我们的营中多住几天,看场好戏。”

    ***

    吴提是左贤王,阐丽可敦的亲子,身份尊贵,能在他身边随从的心腹,不是部落主的子女,就是后族的族人,像是鬼方这样由马奴升上来的心腹,已经找不到第二个了。

    所以这次拍出来的使者,也是一个大部落的继承人。他是阐丽可敦的亲外甥,母亲是阐丽可敦的姐妹,在吴提身边都受人迎奉,更别说“屈尊”来奴族的地方了。

    这位叫洛汗莫的使者带着一百多骑而来,一来就霸占了高车人视作“神圣之地”的天穹庐,将天穹庐里的人都赶了出来,又让狄氏送上美女和美食,在这几日里尽情挥霍。

    狄叶飞之前打探过,这个使者不贪杯,性子也不愚蠢,只有一样,好色。

    虽说狄叶飞很讨厌别人拿自己的外貌打主意,但有的时候,若能利用自己的外貌成就大业,对他来说也不算是什么大的牺牲。

    无非就是被人看看,算不得什么。

    所以他在狄氏一族中安排好了高车士卒和狄主真的族人,又在营帐中洗干净了脸,将头发和脸整理的分外整洁以后,刻意露出头脸,就经常在天穹庐旁边晃悠。

    原本屈贺余还劝他打扮成女人的样子的,这样刚容易让洛汗莫上钩,只是狄叶飞实在想象不到自己穿着女装是什么样子,而且草原牧民的男装和女装说实在话也没多大区别,他便拒绝了这个玩笑大于合理的建议。

    正如狄叶飞所预计的,洛汗莫无意中看到狄叶飞的脸以后,根本就不可能放弃了。

    “站住!前面那个女人你别走!绿眼睛那个!”

    狄叶飞脚步匆匆,根本不给他留住自己的机会。

    洛汗莫果然中计,正是因为那惊鸿一瞥,他对狄叶飞的惊艳更是让他如同小猫挠心,连忙追出帐外。他的随从等人自然不会看着主子跟个陌生女人跑了,也跟在身后。

    于是狄氏营地里便上演了这样一幕。

    狄叶飞在前方一路小跑,仗着自己先来的狄氏营帐,在营帐中东躲西藏。那洛汗莫虽然不识地形,但他霸道惯了,一路推倒杂物,直穿营帐,劈裂帐篷包抄近道,没一会儿就追上了狄叶飞。

    狄叶飞身材高挑,若从背影上看,并不像个女人。无奈狄叶飞的脸太过有欺骗新,草原女子高壮的也不知道有多少,洛汗莫是典型的草原男人,不喜欢娇小可人型的女子,对狄叶飞更是紧追不舍。

    两人一个人逃,一个人追,终于被引到了埋伏的地点,狄叶飞便停下脚步,丝毫不惧地转过身子,冷着张脸问:

    “你追我做什么!”

    洛汗莫一看着狄叶飞果然长得美貌,尤其一双绿眸更是勾人心魄,顿时色心大起,连冲几步。

    “我可是你们的主族吴提王子派出的使臣,你们狄氏这几日派出的美人都不够滋味,原来不是没有美人,是藏起来了!”

    那几个跟着洛汗莫的随从也是被狄叶飞横眉冷对的样子惊艳到了,连忙高声符合:

    “少主,我们把这个女人先绑回去,正好去问问狄氏那几个老家伙,为什么要用丑八怪敷衍我们!”

    “就是就是,这等美人儿,居然给藏起来了!”

    被这些人猥琐的眼神扫过全身,狄叶飞浑身上下鸡皮疙瘩直冒,心中的厌恶之情更是无以言表。见洛汗莫已经冲过来要动手了,他立刻紧握着藏于袖内的匕首,准备进行刺杀……

    “住手!放开她!”

    就在这时,一声吼声如霹雳般响起,震得诸人连忙看去。

    只见一个黑壮的小伙子低吼着冲了过来,直接推开洛汗莫。

    正是斛律家那个傻小子斛律蒙。

    原来斛律蒙自从狄氏也来使者以后就一直担心那日晚会时见到的狄叶飞,这才悄悄来了狄氏的营地寻找狄叶飞的下落,看他是不是安好。

    狄叶飞长得太过美貌,加之皮肤比高车人要白嫩,明显鹤立鸡群,他虽被狄叶飞拒绝,但心中一直对“她”念念不放,更是将狄叶飞当做心中女神一般的人物。

    这洛汗莫色中恶鬼之名在外,他心中实在挂念至极,就找到了狄叶飞的住处附近,结果就遇见这场追逐,跟着追到此处。

    他不明白,狄叶飞这样的美人被追赶为什么没有狄氏部族里的年轻人出手相救,一根筋的脑袋在他找到答案前就让他已经先出了手。

    洛汗莫本人相当武勇,并不是纨绔子弟一般的人物,否则吴提也不会对他予以重任。斛律蒙在同龄之人中虽然厉害,但和洛汗莫这样真正上过战场的人比起来,真是一只名副其实的菜鸟,没有几下就被打倒在地。

    “哪里来的愣头小子,耽误我的事情!”

    洛汗莫狰狞地笑道:“鸟毛都没长齐就和老子争女人,还想英雄救美?老子把你头砍了,让你当没头的英雄!”

    斛律蒙这时候才知道害怕,死命的挣扎起来,洛汗莫的随从上前将他按住,看着洛汗莫将斛律蒙吓到两眼无神,顿时也嬉笑了起来。

    此时的狄叶飞握紧了匕首,心中纠结挣扎。

    高车六族之中,以狄氏人数最多,斛律氏实力最强大,族中控弦之士最多。可以说,敕勒所有部落里,只要狄氏和斛律氏归顺了魏国,其他的部族也都会纷纷归附,不会再有其他的意见。

    斛律一族的族长谨慎多智,对于归附之事一直游移不定。若是他的儿子被吴提的使者杀了的话……

    若是斛律蒙死在这里,斛律一族不会善罢甘休,那么……

    狄叶飞看着洛汗莫抽出随身的佩刀,猫戏老鼠一般将佩刀在斛律蒙的颈边东量一下,西晃一会儿,好像在考虑从哪边下刀。

    只要斛律蒙死了,你的任务就能完成了……

    只要斛律蒙死在这里,斛律一族就和吴提有了矛盾……

    只要斛律蒙死在这里……

    斛律蒙毕竟还是个孩子,一时热血上头便要落得这样的下场,心中之惧怕可想而知。

    但洛汗莫这种逗弄人的法子倒激起了他无端的愤怒,所以斛律蒙强压住自己的害怕,只回头看了狄叶飞一眼,似乎只要看见他,就能抵抗住自己内心的恐惧一般。

    正是这一眼,让狄叶飞瑟缩了一下。

    此时斛律蒙的眼神和死于他怀里的卢日里似乎重合了,那眼神中的“不后悔”和“遗憾”像是烧灼着他的内心,疯狂地缭乱了起来。

    “不后悔……莫哭……”

    卢日里的话语似乎还在耳畔。

    只要斛律蒙死了……

    小不忍则乱大谋……

    狄叶飞闭上眼睛,不忍心再看下去。

    洛汗莫举起佩刀,似乎已经厌倦了这种游戏,而想要吓唬美人让她屈服的目的似乎也已经达到,所以准备砍了斛律蒙了。

    在他眼里,这不过是一个奴隶之族里的少年,死了也不过就是死了。

    “要怪就怪你看错了人,看上了我……”

    “狄叶飞,无论什么时候,只要做到问心无愧便好了。这是这个世界的错,不是你的错,只要你问心无愧,便能一直昂首立于世间……”

    火长花木兰安慰他的话似乎还在耳边。

    对不起了,大魏的同袍们。

    我明明知道斛律蒙死在这里有利于我们……

    狄叶飞睁开眼,突然出声叫住洛汗莫。

    “不要杀他,我跟你走。”

    狄叶飞看着地上疯狂摇头的斛律蒙,凝视着露出意外神情的洛汗莫,继续说道:“杀了他,你就犯了众怒了。他是斛律族长的儿子。”

    若说美人之前的话让洛汗莫露出欣喜若狂的得意表情,那他后来的话就让他的脸色僵在了那里。

    斛律一族能征善战之名即使在柔然也赫赫有名,洛汗莫也不想惹这么个麻烦,当下收起佩刀,示意几个随从放开斛律蒙。

    “美人儿既然求情了,我就放了这个傻小子。”洛汗莫笑着一把抓住狄叶飞的手臂,将他拉到自己的怀里。

    “嗯,小美人儿身上味道真好,不像其他女人,一股子羊骚!”

    狄叶飞忍住将刀子□□他心里的冲动,瞪着地上的斛律蒙斥责了起来:“你还嫌连累我连累的不够?快滚!”

    斛律蒙犹如斗败了的公鸡,从地上爬起来,抹去自己正涌出来的眼泪。

    “狄家姐姐,你不要生气,我……我会娶你的!不论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会娶你的!”

    他嚎啕大哭着奔离了这里,哭声中满是对自己无力的后悔和无奈,足以让人心生同情。

    洛汗莫等人对着斛律蒙的背影哈哈大笑,仿佛看到了什么让人十分快意的事情。

    狄叶飞一直等到斛律蒙跑到没影子了,这才装作害怕一般缩起了身子,依偎入洛汗莫的怀中,将藏在袖子里的匕首向前一送。

    “你……呃……你居然……”

    洛汗莫只觉得心口一阵剧痛,怀中拥着的温香软玉也突然一下子挣脱了怀抱,走到一旁作呕了起来。

    那几个随从见到洛汗莫心口上插着的匕首,顿时吓得不清,一个要过去扶他,几个转身就去抓狄叶飞。

    “你这个小贱婢,居然敢袭击主人!”

    狄叶飞擦掉嘴边的秽物,冷冷一笑,做狼嚎状叫了起来。

    这是高车人独特的传讯方式,只是瞬间,从一旁的营帐和高车之内就跳出十几个和狄叶飞一起从黑山而来的士卒,人人手中都拿着兵器,身着甲胄,一看就是早就埋伏在这里。

    洛汗莫此时已经知道自己中计,无奈胸口剧痛根本无法开口,那几个随从见到这种情景,立刻放声高呼。

    “你们接着喊,喊的越响越好。”

    狄叶飞后退几步,退到安全的地方。他身前的高车士卒们不过片刻的功夫就把这几个人放倒,一刀一个了解了。

    无愧于心吗?

    狄叶飞看着远处的方向。

    天穹庐里,他的同袍们应该也已经把狄氏跟随洛汗莫的使者们都解决了。

    杀了柔然的使者,迫使高车人不得不归附大魏……

    到底算不算无愧于心呢?

    柔然人是死敌……

    应该算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