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213章 番外凶残的正能量(上)

第213章 番外凶残的正能量(上)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番外凶残的正能量

    “你为什么下手毫不犹豫?”

    “因为慈不掌兵。”

    ……

    这是什么鬼回答?

    你以前是法医,现在是重案组,不是将军啊我咧个去!

    那负责心理咨询的指导员擦了擦汗,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的心理学都白学了。

    要不然就是这个女人脑子不太好,脑回路和别人不一样!

    指导员原本想吐个槽,抬眼却看到花木兰眼里出现了一种很深沉的东西,深沉到指导员连任何轻慢的话都说不出口。

    那像是千帆过尽后的欣慰,又像是在黎明前回首刚刚正在过去的黑暗,无论是哪一种,都足以让他动容。

    这位指导员最后只能干笑着说出这样的话。

    “呵呵……这回答,还是挺特别的……你的问卷做完了,可以走了。”

    花木兰非常认真地道了谢。

    因为面前这指导员给的卷子提了许多奇怪的问题,那些问题问清了许多她过去不曾想到的问题,直指她的内心。

    在做那份卷子的时候,花木兰开始回首自己的过去,在道德和责任的天平两端,她究竟有没有无愧于自己放上去的砝码。

    对她来说,过去的人生、那些军中的生活,便是抛却自己女人的身份,抛却那些怀疑,试着以男人、以鲜卑军户的方式去生活。没有性别,没有异议,她是被“保护家人”的信念推着一步一步走到了最后。

    是对还是错有什么意义吗?

    在那种情况下,她已经做到自己能做到的最好了。

    那指导员似乎也没想到这个女人这么郑重其事,还在纠结着到底是也回个鞠躬好呢,还是搀起她说些客气的话呢,这个叫贺穆兰的女人就已经开了门出去了。

    “为什么下手毫不犹豫吗?”

    那个负责学生心理状态的指导员问她为什么会不犹豫,因为她知道,有时候一时的不忍,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糕。

    她经历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走逃跑的孩子,那孩子却引来了滚滚大军,差点将他们全灭在柔然;

    她经历过稍稍犹豫片刻,昔日的同袍被万箭穿心;

    她经历过太多这样的事情,便不敢再犹豫,也不敢再痛苦。

    真正当上将军以后,她才明白最沉重的是什么。

    她做出选择,将士们只随着她去做,不问原因。

    这种信任和托付,是要她以“我负责”来回报的。

    杀人有什么好犹豫的呢?

    她的双手早就沾满了鲜血。

    花木兰出了屋子,没有一会儿,几个教官和重案组的领导感兴趣地推门进屋,问起这位“指导员”贺穆兰的心理状态如何。

    “她很冷静,而且从问卷上来看,她并不喜欢无谓的纷争。”

    那指导员其实是重案组特别请来的心理学家,专门研究犯罪心理学的。伪装成“指导员”,也只不过是想放松贺穆兰的心神。

    他摘下眼镜,揉了揉鼻梁,继续说道:“我看不出她有嗜血的倾向。她很克制,有很强的自控力,也善于保守秘密。说实话,若不是你们重案组要她,其实她的性格更适合做特工之类。最主要的是,她不犹豫并不像是内心残忍,倒更像是吃过亏,所以不敢再犹豫了。”

    “她能吃过什么亏?她不过是个法医,我们调查过她的背景和求学经历,家中几乎都是司法工作者,她母亲虽然早逝,不过也不是意外身亡,而是生病而已……”

    重案组的领导听到他的话,有些错愕。

    “我只是研究心理学的,又不能看穿别人的内心。”那指导员合上卷宗。“就我看,没有什么问题,相反的,你们捡到宝了。她的意志很坚定,思维方式也是直来直去,最适合做这种‘惩恶扬善’的工作。”

    要是陷入各种倾轧、派系之间,什么工作都做不好。

    只有这种性格的人,才能成就大事。

    当然,能成就大事,不代表结果就好。

    “那她以后不会出现凶性大发,突然把人质毙了的事情吧?”

    一个教官想起她抬手时的干脆,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你是在质疑我的专业度吗?”

    那指导员瞟了一眼他,“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你这是因为自身不够优秀、心理又很脆弱而造成的自卑感作祟,不是真的担心。换句话说,你在怕她,怕她的优秀。”

    那教官被说的脸色犹如猪肝,闭嘴不在说话了。

    “不会就好,不会就好……”

    一个领导打圆场,笑着将此事轻轻揭过。

    ***

    一年后。

    “你怎么把歹徒全部击毙了!”

    颜思明气急败坏地指着花木兰大骂:“你不会好生生地凶性大发,发了狂吧!这下子好,人质是没事了,可也把我们当成杀人狂了!”

    花木兰拍开颜思明的手,心中也有些忐忑不安。

    她在大魏征战的时候,遇见这种用百姓做人盾的敌军,向来是杀到片甲不留的。因为能做出这种事的人一定是尝过这样做的甜头,如果轻易放过,下一次他们还会故技重施,到那时候,就不一定有“花木兰”来杀鸡儆猴了。

    “可是王局长说过,如果遇到危害到公众安全的情况,可以将歹徒击毙。”花木兰寒着脸复述着上司交代他们的事情,“歹徒挟持了公交车,若不趁早击毙,说不定又会惹出什么事来。”

    “我们都已经控制了车辆了!”

    “可是对方也有枪,还声称身上绑着炸弹。我是按规矩来的,全部是爆头,一枪毙命,绝对不可能引爆他们身上的炸弹。”

    花木兰继续用那种“我没错”的表情望着他。

    颜思明在这种神情中败下阵来,举手做了个投降的姿势。

    “好好好,你是英雄,你是巾帼豪杰,现代的花木兰,行了吧!”

    他挫败地猛捶了下桌子。

    “下次能不能不要这么拼!你就不考虑自己和人质的安全吗?若是有个万一,就算你杀了再多的歹徒,在舆论的压力下,我们也不得不把你给调走。他们都是这样的,只要外面舆论一出,就拿我们顶包!”

    “不好了不好了,头儿,公交车上有人用手机把贺穆兰拍下来发到网上去了!”

    重案组一个成员慌慌张张地冲了进来,手中拿着自己的手机,“你看你看,转发量过两万了!我的天,这事现在本来就是时事热点,谁这么缺德,还给贺穆兰的脸来了个特写!”

    听到这个组员的话,所有人都吃了一惊,把头伸了过来。

    照片确实是个特写,从车顶悄悄翻入车窗内的贺穆兰击毙了挟持人质的几个歹徒,颜思明则是解决了挟持司机的那个,这照片拍的正是贺穆兰拉下面罩,对颜思明伸出大拇指,做出“任务达成”的手势。

    贺穆兰的五官其实很是寻常,但这一身特警的制服实在是太抬人了。尤其花木兰久为将军,浑身上下自有一番沙场上历练出的气度,绝非电视剧里“陀枪师姐”之类可比,这伸出大拇指淡淡一笑的表情,竟英姿飒爽到人移不开眼。

    相比较而言,站在司机身边瞠目结舌的颜思明则像是个小丑,怎么看怎么可笑至极。

    照片的标题是“女特警单人击毙五歹徒,同伴惊呆了,233333”。

    23333你妹啊,都被劫持成人质了还有心思拍照,这是有多粗神经啊!

    什么同伴惊呆了,哪里呆了!

    颜思明抓过手机,咬牙切齿。

    “头儿,你可别摔!我新买的,没第二个肾了!”

    那组员心中大叫不好,上来就扑自己的手机。

    要说警察,尤其是缉毒警和重案组的刑警最讨厌什么人,那一定是媒体和胡乱拍照的人。

    颜思明同届的禁毒系同学,已经死了二十多个人,大部分都是在执行公务时被跟踪的媒体或者其他方式曝了光,遭到了贩毒分子的报复。

    还有一些人也许自己没有事,但家人或者爱人遭到了疯狂地报复和蹂/躏,整个人都废了,过的如同行尸走肉。

    公众的力量如此强大,但公众的力量也容易让人利用。现代的科技如此发达,只要轻轻动一动手指,就能杀人于无形之间。

    来自古达的花木兰没有意识到伙伴们为什么各个大惊失色,南北朝时期,就算悬赏江洋大盗,那画影图形也是看不明白的,当年她花木兰之名流传甚广,但她出门买个米买个菜,谁也认不出她来。

    她不玩博客不上网,贺穆兰虽然上网,但也不玩微博,所以花木兰不知道“转发量”是个什么东西。

    所以所有人惊慌失措的时候,只有她好整以暇地继续坐在那,“出什么事了?你们怎么都一副天塌下来的样子?特写?什么特写?”

    “有人把你的照片拍下来四处传播了,如果给犯罪分子知道了,很容易查出你的身份和家人情况。”一个组员的朋友就是这么遇难的,说到这件事捏紧拳头,情绪有些失控。

    “被击毙的歹徒也有家人,也有亲戚朋友,他们不会记得这些歹徒是为了钱铤而走险,只会记得你是杀人凶手,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你的意思是,他们会向我报复?甚至向我家人报复?”花木兰开始察觉到情况不好了。

    “那,那个转发量是个什么东西?”

    “转发量就是有多少人看到了你的这种照片,然后把它拿过去再给别人看了。现在是两万人转发,看的人还不知道有多少。”

    颜思明再也坐不住了,一下子跳了起来。

    “事情麻烦了,贺穆兰你今天别回家了,我估计外面还有收到风声的媒体正等着呢,你今天就在单位不要走了,睡我们值班的宿舍!”

    “头儿,你去哪儿!”

    “找上面,找渣浪,删照片啊!”

    “看都看了,肯定有存,你总不能删别人硬盘里的吧!”

    花木兰看着所有人为她奔走着急,心里又感激又酸楚。她从古代穿越到现在,什么都继承了贺穆兰的,只有这份工作是她自己挣来的,她非常想做好。

    这个男人和女人都能一起工作的地方,实在是又神奇又美妙的世界,虽然也有很多她不了解的困难和挫折,但只要他们在一起,一定能……

    “贺穆兰,叫你克制,克制!”

    重案组的直系领导王局长迈着大步进了办公室,一拍桌子。

    “居然有记者打电话到我的办公室,问我对你击毙五个犯罪嫌疑人有什么看法,还说犯罪嫌疑人也是人,要给人机会改过自新,直接枪毙是不是不教而诛什么的!”

    妈的,都敢拿枪拿炮去杀人的人渣,能教好早教好了!

    要钱你去抢银行啊,劫持公交车算个屁!

    “都说了等待增援,你怎么又一个人上了!”

    王局长大概被记者问的心里发慌,脸色也是难看的很。

    “不是一个人。”

    颜思明撇了撇嘴,感觉自己存在感太低了。

    “还有我呢!我从前门上去吸引注意力的,否则贺穆兰能翻窗进去?”

    “还说!你是老同志了,不能劝劝她!”

    “当时那些歹徒不是说身上绑了炸弹嘛!公交车里那么多人……”

    王局长被噎的半死,又实在拿手底下几个心腹爱将没什么法子,搓火地抓乱了自己的头发,大叫了一声。

    “妈的!老子去请行家处理!”

    “行家?谁啊?”

    “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局的!”

    “太长了,说点听得懂的呗?”

    一个组员怪叫了一声,其他人纷纷点头。

    难为局长,明明有短小精悍的名字,还记得这么长的……

    “你们这群兔崽子……”

    王局长狞笑这出声。

    “老子放网警部公共关系科的软妹子对付你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