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178章 拱手让人

第178章 拱手让人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赫连定果然是想绕过柔然返回夏国。”

    库莫提敲了敲手边的案几,对这位将军生出了莫名的同情。

    夏国已经被灭,赫连昌虽然没被抓到,但就上邽那样的小城,被攻破也就是时间的事情。

    等赫连定经历九死一生终于回到夏国,物是人非,大军包围,而他一心想要辅佐和保护的皇帝早已诛灭了他的族人,连年幼的外甥都没有放过,他会如何自处呢?

    站在库莫提身后的贺穆兰,想的是和库莫提差不多的事情。

    她想起那句“虽有名马,祗辱于奴隶人之手,骈死于槽枥之间”的句子来。这赫连定,实在是她见过的少有的智勇忠义皆全之辈,而且长着一张颇符合这个时代审美的国字脸,仪表堂堂,是个很容易让人信服之人。

    可这个人的命,也实在太差了一点。

    若是当初赫连勃勃选定的继承人不是赫连昌,而是赫连定,也许夏国败的没有这么快;若是他在赫连昌残暴的时候造了反,也许夏国也有的救。

    但他恪守臣子和弟弟的道义,尽忠职守,反倒酿成了今日的祸事。

    帐内之人大概都是在同情赫连定的,一时之间陷入了沉默之中。

    大将军拓跋延敲了敲案几,示意所有人醒过神来,开口说道:“前往金山的这群高车士卒实在是功勋卓著,此番赫连定的下落被他们探出,再推断出他们行军的速度和路线,只要反向去阻截,便能生擒赫连定。”

    当初是素和君说服拓跋延派出这些高车人联络高车部族的,其他人并不看好这支队伍,只有拓跋延力排众议,一意给出支持,让他们前往北面。

    如今他们虽未联络到高车部族的主要部落,却找到了赫连定的下落,也算是大功一件,足以让这些背后嘀咕的家伙们闭嘴。

    拓跋延一面欣喜于素和君所说没错,一面又觉得那个叫狄叶飞的果然不是只长了脸,心中喜悦之下,便想安排狄叶飞所在的右军去拦截赫连定。

    “拓跋将军,此时不能派黑山大营里的人去阻截赫连定。”

    反对之声乍起,一个人掀开了营帐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几个随从和部属。

    来人颌下虽有胡须,但贺穆兰一见,还是有一种“我擦女人也能当官了”的感想。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身为辅国大臣,正当壮年的太常崔浩。

    贺穆兰在救援拓跋焘的时候就和这位崔太常近距离相处过,这人长得比韩国那个男明星李准基还要美,尤其是一双桃花眼,看的人浑身不自在,要不是他留了一条长胡子表明性别,说不定后世除了“女将军”,还要有个“女宰相”的传说。

    要知道拓跋鲜卑和慕容鲜卑不同,拓跋鲜卑盛产虎背熊腰的八尺大汉,慕容鲜卑盛产绝色的美男子和美女,拓跋鲜卑建立的北魏,对美男子的标准都是朝拓跋焘和库莫提这种类型的靠近的。

    想来这位年轻之时,什么貌比潘安,风度翩翩,都不算是言过其辞。长成这样,在全是鲜卑老爷们的朝廷中站住脚,而且颇受别人敬重,那一定是有非常过人之处。

    崔浩的地位,无论在朝中还是军中,都不是可小觑的,即使在场的许多鲜卑贵族家中也许和汉臣有所争斗,但见了崔浩进帐,全部都站起身来,恭恭谨谨地行礼问好。

    就连身为王爷和一军主帅的拓跋延,也没有拿大的继续坐在那里,而是站起身来,算是迎接了这位太常卿。

    北魏军中朝中,凡是汉人,隐隐都以崔浩为首,军帐中的汉人参军见崔浩来了,人人眼中都是神采奕奕,一副脑残粉见到男神的表情。

    崔浩也确实是男神级别的,北方几个高门,首推清河崔氏和范阳卢氏,而崔浩的母亲就是范阳卢氏的嫡长女,身为两大豪门之后,就连他平日里穿什么样式的衣服,第二天都有许多人疯狂模仿。

    拓跋延虽然表现出尊敬崔浩的样子,但任何一位主帅被打断了谋划,态度都不会太好,所以拓跋延看着在军帐中央站定的崔浩,疑惑地问他:

    “所谓兵贵神速,如今我黑山第一个接到消息,自然是由我们去阻拦最为容易,为何不能派人前往?”

    他眼见着天大的功劳送上门来,却不能去取,怎么会罢休?

    “因为陛下想要一个活的赫连定。”、

    崔浩将一只手负在背后,另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长须,看起来说不出的高深莫测。

    “若是赫连定死了,这便不是大功,而是给你们惹祸了。”

    “我们小心一点,生擒了赫连定便是!”

    夏鸿的想法和拓跋延差不多,都是担心一旦拖延,给赫连定跑了。

    若论才能,赫连昌还在赫连定之后,对魏国的威胁,也是赫连定比赫连昌更大。赫连昌虽是君王,那是因为他排行最长,在夏国人心目中,平原公赫连定的威望要比赫连昌大得多。

    这也为赫连定家人那悲惨的结局埋下了伏笔。

    “我大魏兵强马壮,凡是大战,无有不胜,所以几位将军很难理解赫连定的处境。”崔浩是出了名的“辩士”,他看着几位眼睛冒光的参军,微微颔首,继续说道:

    “夏国的国都被围困,赫连昌让他放弃镇守的长安,回去救援,这原本就是很难的抉择,赫连定不但做了,而且还在途中调转方向,带着几万精骑,抱着有死无生的想法来我国的朔州行事,心中一定早就已经存了死志。”

    “他在朔州外血战,领着惨军败退,又遁入柔然辗转回返,无非就是想着统万城高墙厚,能守到他回去的那一天而已。可如今要是有魏国的兵马从夏国方向拦截他,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像是这样的将军,要么就是死战到底,要么就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落到西楚霸王的下场罢了。”

    众人在他来之前原本就在同情赫连定,如今听到崔浩的分析,感怀之色更甚,像是库莫提等和赫连定打过交道的将军,立刻就露出了认真倾听的神色。

    崔浩见自己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心中也是一松。

    军中最重军功,而军功中的“上获”,便是俘虏敌方的将帅,这是哪怕拓跋延这种地位的将军,都无法抵挡的诱惑。

    能因为他的一席话而真的听进去,可见这赫连定的才能,确实已经到了连敌国的宿将都心心相惜的地步。

    崔浩心中也可惜这位命运多舛的平原公,继续说道:“所以,虽然我们知道赫连定要从西海故郡回返夏国,却不能派我们的人在那里守着。”

    “那怎么办?总不能我们也进入柔然,绕个大圈子去追他吧?那可不行,那容易把我们派去高车的人暴露了!”

    镇军将军夏鸿皱着眉出声。去高车的士卒多是他的麾下,他心中一万个不情愿做这种事。

    “若想毫发无损地把赫连定带回平城,只能派夏国的降将,装作偶遇将赫连定的样子,将他接回统万城。人到了熟悉的地方,又遇见熟悉的同袍,便会放松精神,等到了统万,有赫连定的幼子和其他夏国的降臣降将安抚,又有赫连昌屠戮他亲眷的事实存在,想来赫连定便不会以死殉国了。”

    崔浩见有几个将军露出像是噎住了的表情,叹了口气,躬身下拜:

    “本官知道黑山得到这个消息,是军中出使高车的使者冒着生命危险送回来的,这军功也理应黑山大营所得。但如今形势不同,各位将军请以大局为重,待赫连定降服我大魏,陛下必不会忘了黑山诸位将士的功劳。”

    拓跋延看向库莫提,库莫提对着他点了点头。拓跋延大概还有什么不能安心的样子,库莫提便抬手对天上拱了拱,又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拓跋延无奈地揉了揉额角,再看着眼巴巴望着他的将军们,艰难地说道:“崔太常,我等自然是想以大局为重,可就算我们不要军功了,你可想过出使高车的那些士卒?这些斥候回返,说他们为了拖延赫连定的行程,削弱他们的实力,已经去冒险抢马,赫连定的铁骑曾在各国立下赫赫威名,一群装作牧人的士卒,要做出这样的决定,已经是豁出命去了……”

    “夏国离这里还有十几天的路程,我们要派人去平城和夏国送信,还要派出值得信任的夏国降将演上这出戏,耽搁的时间更多。若是这个时候错过了赫连定,让赫连定回返了夏国,我黑山军中的将士们,岂不是都白白牺牲了性命?”

    拓跋延是三军主帅,自然要为军中争取权益:“而且他们都是派往高车的使者,身份轻易不能暴露,现在无论是有没有抢到马,都会给他们带来危险。我不能就这样把军功拱手让人,这让我以后如何服众呢?”

    崔浩听出拓跋延口中的意思,直起身子道:“本官是高车使,便是为了高车事务而来。黑山军中出塞的一百多士卒和上百归顺的高车勇士,本官自然会为他们申请赏赐,家人族人各个有功。至于这抓捕赫连定之事……”

    他表情为难,虽然觉得拓跋延说的是对的,却觉得如此冒险,还不如放着赫连定回到夏国,哪怕日后再抓住,都比一个自尽死了的平原公要好。

    库莫提见两方陷入僵局,摇了摇头,低声说道:

    “崔太常,如果双方无法说服彼此,那不如两种方法都采取吧。”

    “什么?”

    “咦?”

    库莫提站起身,来到军帐的地图旁边,指了指夏国和魏国交界的地方。

    “崔太常既然认为夏国人去迎接更为合适,那就请您派人去统万城和拓跋素将军送信,让他谋划。但如果平凉地区的人马动作太慢,让我们的人反倒先遇见了赫连定,便用我们的法子。”

    库莫提知道以崔浩的本事,自然有法子让夏国境内的降将立刻出发迎接赫连定,所以算是送了崔浩一个人情,又给了拓跋延一个不让众将失望的机会。

    崔浩凝视着库莫提,似是感慨这个宫中的少年已经成长到可以影响到黑山大局的地步,心中欣慰之下,便抚着胡须,点了点头。

    “如此亦可,大将军,您意下如何?”

    拓跋延想了想,觉得没什么损失,他出动了人马,哪怕真没抓到赫连定,谁也少不了他们的功劳。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崔浩微笑。

    贺穆兰没想到结果会变成这样,跟着库莫提出门后,整个人还在发呆。

    她只知道柔然那边的人带来了赫连定的消息,却没想到狄叶飞居然如此疯狂,以几百人的数量去抢赫连定的战马。

    这是听起来就异常危险的事情,他居然就这么做了!

    库莫提见她差点一头撞在自己背上,皱着眉开口:“你在想什么?身为亲卫,这已经是玩忽职守了!”

    “我在想狄叶飞会不会有危险……啊,将军,是卑职失职……”

    贺穆兰看清说话的人是谁,立刻单膝跪下谢罪。

    库莫提知道出使的狄叶飞是她的同火,心中的不快散去了一些,好意告诉她:

    “你不用担心他,他来日的成就,说不定还在你之上。能让太常崔浩记住,要亲自去讨封赏之人,大魏还没有几个。”

    “咦?”

    “富贵险中求,花木兰,你就是太稳了,又总想着所有人都能活的好好的。这并不是能够飞黄腾达的道路。你名为‘木兰’,怎么一点都参不透呢?”

    库莫提随口提点了她几句,摇了摇头,漫步走开了。

    贺穆兰站起身,低着头跟在库莫提身后回王帐。

    木兰,富贵吗?

    她追求的,从来就不是富贵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