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175章 心属黑山

第175章 心属黑山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武英殿。

    贺穆兰来这里时带了缝合针,却没有带线。但因为有夏宫土著“赫连公主”在,很快就找来了肉色的丝线,光润到贺穆兰都觉得它是个艺术品。

    而这位公主居然还问她:“要不要金线?我有纯金的线,还有银线……”

    贺穆兰很想和她说,尘归尘,土归土,等一切全部腐烂之后,丝线也许也跟个腐烂,毫无痕迹,可是如果埋了根金线,被后世考古的人捡到,岂不是要绞尽脑汁想这根金线是干什么的?

    为了救救可怜的考古学家们不要胡思乱想,还是免了吧。

    她叹了口气,看着一旁堆成小山一般的首级……

    他们甚至没有被做过最简单的防腐处理,在这个春节都过了的初春,已经隐隐有些让人无法直视的造型。

    贺穆兰穿起针线,开始工作。

    赫连止水、赫连明珠和赵明在尸和首之间穿梭,按照自己的记忆把他们拼凑起来。大殿里原本还有几个人看守,到了后来,实在是熬不住了,捂着嘴全部跑了出去。

    赵明等所有人的全部走后明显放松了下来,是不是还抱着哪个幼小孩子的头颅哭上一两次,四公主则是连面巾都湿了。只不过她是那种比较矜持的女性,哭起来的时候也是那种隐忍的模样,看着让人十分难受。

    赫连止水反倒是最冷静的。大概是因为他已经经历的太多了吧,他在分不清究竟谁是谁的时候,还会安慰别人“反正是一家人,不行就别缝上了,就这么葬了吧。”

    假以时日,赫连止水也许也能成就大业。

    他具备这样的素质和胆量。

    一百多具,贺穆兰整整忙活了两天。在这两天里,赫连家的姑侄和赵明一直陪伴着她,赵明还细心的掏出锦帕给她擦汗。为了防止病菌感染,贺穆兰在最后出去的时候,让人送来了新衣服,把他们的衣服全部脱下来烧掉了,双手也用粗盐摩擦过后清洗干净。

    匈奴人比汉人还在意这个,认为尸体不全便不能去寻找祖先。匈奴人甚至有荒野中孤鬼四处寻找自己的手臂的传说,所以拓跋焘才知道此举对夏国人的意义,一定要抢回首级来,又命令贺穆兰进行缝合。

    立威他已经立够了,如今正是要施恩的时候。

    赫连定被誉为“国之柱石”,又是宗室,他这便是做给其他宗室看的。

    一离开武英殿,赫连止水便给贺穆兰跪下,端端正正地磕了三个头。

    “武英殿中得恩公教诲,让我放下过去。如今恩公又让我家人能够安心上路,请受我一拜。”

    “你看着这样的场景,得牢记自己活下来有多么容易。日后要好好的活下去才是真的。”贺穆兰搀起赫连止水。“你曾外祖父是个非常厉害的人,他历经四朝,应该更明白你的处境,多多和他相处,你会受益无穷。”

    贺穆兰最怕的就是他被人撺掇着弄什么复国,什么复仇,那日子就不要过了。赫连定还没死,这些沉重就让他一个大人背负吧,这么小的孩子,应该好好享受自己的人生才是啊。

    “我在朔州城外和平原公交战过一次,他安然撤走了。我不知道我们以后会不会再和他交战,但如今夏国已破,朝臣将士皆以投降,想要再起是不可能的事情,说不定日后还有你们父子并肩为我大魏征战的那一日,为了那时,好好保重,好好练习骑射,学习学问。”

    贺穆兰想了想,好像该说的都说了,也就垂手伫立,笑而不语了。

    赫连止水接受了她的叮嘱,跟着前来接他的宿卫们离开了。

    “赫连明珠”看着赵明,似乎很不愿意她离开自己去皇帝身边。这样也正常,自家的宫女装成宦官已经够糟心的了,又阴差阳错被皇帝要去身边,人生地不熟,伺候的还是为皇帝,说不好就要掉头……

    这么一想,贺穆兰有些同情起赵明来了。

    “公主,我想和花郎君单独谈谈,可以吗?”

    赵明用哀求的眼神看向赫连公主,后者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独自走开了。

    贺穆兰莫名其妙地看着她走近自己。

    赫连明珠捂着自己的心口,觉得那里有一种酸胀苦涩的感觉正在不停地扩散,揪心到她几乎要说不出话来。

    她知道宫廷中不似夏国的武英殿,她这样的长相和身材,根本要不了多久就要暴露身份,到那个时候,还不知道能不能善终。

    她如今心中已经有了花木兰,拓跋焘如果要强迫她,她一定是誓死不从的。可若真死了,她又如何能舍得从未开始的感情就这么无疾而终?

    至少最后一次,一定要说出来罢。

    “花郎君,我能这么喊你吗?”赵明仰着头,凝望着贺穆兰。

    贺穆兰挠了挠脸。

    她知道在这个时代,男人被称为郎君是很正常的事情,排行老几就是几郎,有些人家十几郎二十郎都有,不过她来自后世,总觉得“郎君”就跟“相公”差不多,赵明柔声唤出“花郎君”的时候,贺穆兰鸡皮疙瘩顿起,汗毛直立,颇为不自在地说:

    “你还是唤我花木兰吧,我没有字,鲜卑名字和汉人名字都是花木兰。”

    赵明点了点头,“花木兰,日后我们还有再见的机会吗?”

    等我进入深宫,我们还有再见的机会吗?

    “会有机会的。陛下马上就要北征柔然,一定会去黑山的。伺候陛下的宦官一直都随军,很是辛苦。你负责穿衣,总要贴身伺候,一定也要去黑山的。”贺穆兰倒是一点都不伤感。

    “那时候我应该在右军了,你到了黑山大营,寻到机会来找我便是。在右军随便找个人问下就行了。”

    “……黑山?若是一直贴身伺候,就一定会见到你是吗?”赵明升起一丝希望,“我一点也不想做黄门,也不愿做什么宫女,我情愿做你身边的……”

    “朋友吧。做朋友,不要说什么侍女奴隶之类的话。”贺穆兰只要一想到身后还有几十张嗷嗷待哺的嘴,就有想要哭的冲动。

    “你是个坚强的女人,等我当上了将军,若有可能,试试看能不能让你恢复自由之身。”

    贺穆兰这一句话,足以让赵明眼泪涟涟。

    “不过,你一个女人,想要在陛下身边伪装宦官的身份实在太难了,而且你的长相又这么美艳……”贺穆兰担忧地看着她,“你不如照实将自己的情况和陛下说了吧,做宫女比做宦官总是要自在些的。”

    “大夏宫中的宫女,除了留下来伺候皇后和太妃们的,全部都赐给有功的将士了。”赵明苦着脸说。“若是那样,我还不如继续扮成男人呢。说不定宦官和女人相似,还能混过去。”

    无论是有功的将士还是狄子玉,她一个都不想嫁。

    玉翠在狄子玉身边,总是安全的。玉叶也被玉翠要去了,她的两个心腹都已经不需要担心了,她又有什么可惧的呢?

    而且,若是宫女的话,大军出征便不能随军了吧……

    赫连明珠将目光游移到花木兰的身上。

    不能随军,便不能去黑山找他。

    贺穆兰颇能理解这种不愿意随便找个人嫁了的想法,一想到有一个女人要和她一般,从此在一群男人中苦苦掩饰自己的身份,先天条件还这么差(雾),贺穆兰就升起一种同命相连的同情来。

    “你万事小心。”

    贺穆兰想不出其他安慰的话。

    “实在不行,和你家公主多商量商量吧。”

    虽然贺穆兰觉得一位刚刚亡国的公主,敢为了自己的宫女忤逆圣旨是希望渺茫的事情,不过她毕竟已经嫁了一位将军了,也许还有些左右。

    nnd,皇后到底去哪儿了?

    谁给个说法啊?

    赫连明珠点了点头,看着贺穆兰,朱唇不停地张合,最终只是退后几步,行了个礼,开口挤出几个字来。

    “花木兰,我去了。”

    有时候,寄托便是断送。

    不寄托的话,也许还有可能。

    赫连明珠看着平静的目送着她离开的贺穆兰,一步一步地去了。

    无论经受什么样的挫折,她都会隐瞒好自己的身份的。

    无论什么样的羞辱……

    无论个屁啊!

    赫连明珠瞠目结舌地看着收回了手的赵倪,后者满意地点了点头。

    他刚刚把自己的手从她那……她那……虽然是隔着裤子……

    “果然是无根之人。这就对了,若是被我捏到了命根子和卵蛋,你就要受一次苦了。要知道,男人死在净身的地方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赵倪看着已经傻了的赫连明珠,露出一个微(狞)笑。

    他选择突然“袭击”,便是不准备给他任何可以伪装的机会。

    若是一个男人混进了宦官的队伍,那后宫无数人就要丧命了。

    “我是赵倪,陛下身边的宦官之首,大家都唤我赵常侍。你要是有一点不对,我就让你比净身那时候还要痛苦,明白了吗?”

    什么净身……

    赫连明珠已经陷入了“我被一个宦官袭击了下x,我被一个宦官袭击了下x”的无限循环中,就连赵倪对他微笑,都没办法挤出一个笑脸。

    赵倪以为她是听不懂鲜卑话,便用匈奴话又说了一遍,然后让人带她去皇帝身边谢恩了。

    啧啧,虽然皮肤不怎么好,可是长得倒还水灵,看来去势的比较早,皮肤都还和男童时一样。

    赫连明珠迷迷瞪瞪地被带到了拓跋焘身边,拓跋焘此时正在批阅奏折,见她谢恩了,随便摆了摆手,让她站在旁边。

    赫连明珠刚松了口气,就听见拓跋焘抬起头来,伸了个懒腰。

    “我要更衣。”

    拓跋焘对着左右宦官说道。

    “伺候吧。”

    更衣?

    赫连明珠看了看外面。

    这青天白日的,又不要睡觉,更什么衣?

    她是“侍衣黄门”,凡是要更衣的事情,她都要在一旁。

    赫连明珠跟在右边那个宦官身边,看着对方恭敬地问皇帝:“请问陛下是在这里,还是去后面?”

    ……

    这是书房啊。

    跪坐着批阅奏折的地方,怎么更衣?

    在这里睡觉不会着凉吗?

    “还有竹简没看完,就在这里吧。”

    拓跋焘应他。

    那宦官后退着出去拿什么东西了,留下拓跋焘和赫连明珠大眼瞪小眼。

    拓跋焘似乎是对这个小宦官影响深刻,用匈奴语笑着逗他:“以前伺候女人的,是不是伺候男人,很不习惯?”

    赫连明珠猛点头。

    “伺候男人应该比女人更容易吧?女人的衣服可真不好穿……”他摸了摸脸。“唔,也不好脱……”

    赫连明珠瞪大了眼。

    ……

    好……好生不要脸……

    拓跋焘看着赫连明珠那木呆呆的样子,大笑出声:“哈哈哈,忘了你是宦官,脱衣的事情是由宫女做的,不是笑话你不是个男人,你别往心里去。”

    赫连明珠刷地低下头,心里百感交集。

    他们夏国,就灭在这样的皇帝手里。

    这样的皇帝……

    她有呕血的冲动。

    没一会儿,另一个宦官捧着一个东西上来,那东西似乎是个铜壶,上面有个漂亮的把手,做成翅膀的形状,下面是一只怪兽,兽口大张,做咆哮状。

    赫连明珠好奇地看着那个铜壶,拓跋焘看到他这个样子,想起他是个宦官,顿时升起了一阵同情。

    真可怜,没用过这个吧?

    在女人的宫里当宦官,估计也就跑个腿传个话,做点脏活儿。

    ‘我就让你看看这是做什么的。’

    “那个……赵明是吧?”拓跋焘想起她的名字,用匈奴话唤道:“来伺候朕更衣。”

    赫连明珠低着头走上前,哆哆嗦嗦的将手放上拓跋焘的衣襟。

    “你放我胸口做什么!”拓跋焘莫名其妙的将她的手放到自己的带扣上。

    拓跋焘将腿微微分开,指了指自己的脐下:

    “我要如厕,你连更衣都不会吗?”

    一旁举着铜壶的宦官也蹙着眉头,不满地看着她。

    居然还要陛下亲自教导?

    赫连明珠的手哆嗦的更厉害了。

    她……

    她怎么忘了……

    还有这种更衣!

    天啊!

    花木兰,快来救我!

    谁要给他更这种衣啊!

    ***

    “怎么感觉谁在喊我……”

    贺穆兰站起身,走到门前打开门,朝着门外四处张望了一下。

    “我怎么没听见谁找你?”若干人纳闷地招呼贺穆兰回来。“肯定是你听错啦!”

    “是我听错了吗?”贺穆兰四处看看,确实没有人在附近,自她缝合赫连定家人的尸身后,陛下和库莫提都给她放了假“调整心情”,除了若干人这小子,也不会有谁跑来打搅她。

    “你别给我顾左右而言他,都说夏国的明珠公主来找了你,狄子玉还因为公主多看了你几眼和你打了一架,到底是怎么回事?”若干人凑到贺穆兰身边,“那公主好看吗?狄子玉武艺如何?”

    “你是被素和君附体了吗?”

    “什么?”

    “没什么。”

    贺穆兰一把推掉他凑过来的脑袋。“明珠公主不是来找我的,她找的是她在武英殿里看守的宫人。至于那狄子玉,谁知道什么情况,大概是误会了吧。”

    贺穆兰到现在还忘不掉对方最后那如丧考批的神情。

    被一个亲卫打败,大概是很让人难以接受的事情。

    对于他们这些天之骄子来说。

    “那就是你公主确实对你产生了兴趣啰!”若干人哈哈大笑了起来,“想不到你长得虽然并不英俊,还挺讨女人喜欢的!”

    “说起来也是奇怪,我那天不在陛下身边……”贺穆兰想起若干人一直跟着古弼,便开口问他:‘为什么陛下没有把明珠公主收入后宫,也没有夏国公主被纳为妃妾呢?”

    “赫连昌那个皇后带着一群宫妃公主以死相逼。”若干人想起那晚的情景,也觉得可笑,“她大概觉得陛下害怕失了‘仁义’的名声吧。而那天夜里陛下大概是太累了,没空和她纠缠,就叫人看守后宫,回去休息了。”

    “之前狄子玉有透露过他和四公主两相爱慕的意思,所以陛下就单独带出了四公主,让人给狄子玉送去了。”

    “原来是这样……不是陛下没有看上夏国的赫连公主,而是那些公主都好端端还在坤德殿里,没能见到陛下?”

    “各个带着连头都看不清楚的冠冕,谁知道什么样子。夏国的女人好像很喜欢戴这种帽子。”若干人没听到什么劲爆地消息,很无聊地随口带过。

    “花木兰,听说你谢绝了陛下的赏赐,没有留下来当宿卫,也没接受将军之位的封赐?”若干人用不赞成地语气说道:“你这样会被人说不识抬举的。而且,你不是一直想当将军吗?”

    不想当将军,那么努力准备大比做什么!

    “我要回黑山。黑山还有许多同袍等着我呢。”贺穆兰的语气是那样理所当然。“我离开右军去鹰扬军的时候,答应过阿单志奇他们。”

    若是说去了鹰扬军就不回右军了,那等于是背叛了右军。

    可若是为了去宿卫军,连鹰扬军都忘了,那等于是背叛了鹰扬军一起拼命过的兄弟。

    要是为了当将军,而不管不顾地抛弃所有过往,就守在拓跋焘的身边效力,那便是背叛了整个黑山大营。

    她从黑山出来,还要再回到黑山去。

    若干人听到贺穆兰的话,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那般的沉默了。

    这让贺穆兰突然想到,若干人是非常喜悦地去了古弼的身边,学习那些他最想学习的东西的。

    这样的话,有点像是谴责若干人抛弃了旧友。

    贺穆兰暗暗后悔,拍了拍他的手背。

    “不要想太多,人各有志。我喜欢黑山,是因为我单纯喜欢那种抵御外敌的成就感。说起来你也许不相信,当我随着陛下攻城的时候,我很怕统万城就这么破了……”

    “咦?为什么?”

    哪有攻城的人怕城破的?

    “我怕。你说我懦弱也罢,妇人之仁也罢,我很害怕看到城破的情景。你想过城破后会发生什么吗?”

    贺穆兰用梦游一样的语气说道:

    “女人和孩子在尖叫,我们闯进别人的人家,拿走别人贵重的东西。有人反抗,因为那是他们的东西,为了夺走他们,我们要杀戮反抗的百姓,抱走别人的孩子做为奴隶……”

    “我们抢夺别人的女儿、别人的姐妹妻女,在宣泄一番后扬长而去,或是这些女人被我们掳掠,这些女人以后该如何生活呢?爱上强/暴过自己的男人?这是不可能的。仇恨会一直存在,延续到下一代的身上。”

    贺穆兰想起那样的场景,便觉得自己的价值观会在一次又一次的被摧毁后无法找到自我。

    “我始终觉得,我是为了保护什么东西而参军的。”

    贺穆兰如此说道。

    “我的战场,应该在黑山之北,去抵御那些想让我们的兄弟姐妹和亲人遭遇人间地狱的蠕蠕们才对。”

    若干人肃然起敬。

    “我竟不知道你是这样想的。火长,我也要回……”

    “你不一样,若干人。你是那么聪明,你能救更多的人。”贺穆兰笑了起来,打断了他的话。“何况连我们都看出北征柔然就在眼前,你跟着古弼将军,想来很快就要去黑山了。到时候我们并肩作战,你也能帮到我们,这样岂不是很好。”

    “而且平城还有你的兄弟,两人也有个照应……”

    “我还是回去大兄吧,你不提还好,一提我就觉得人生更加绝望了。”若干人一下子趴倒在屋里。“哪里有那么闲的宿卫啊!三天两头来找我!”

    “这不是好事吗?”

    “他说我武艺太差,一上战场就会死,天天逼我练武啊!天不亮我就要起来啊!说是练武,根本就是被他打得满地跑!”若干人猛一捶地,“大兄都没这么对过我!”

    “那是因为若干将军是你的主将,可以随时保护你。而狼头兄却是宿卫,不能保护你,只能保护陛下。”

    贺穆兰叹了口气,“有这样关心你的兄长而不自知,若干人,你真是好命。”

    “他只是喜欢捉弄我吧!”

    若干人满脸“你开玩笑呢”的表情。

    “你教人武艺就是把人揍得到处跑?那狄子玉在你这里学了什么?”

    “……我没把他揍得到处跑。”

    “咦?”

    “我就用了三招。”

    拧,拍,掷。

    “那那那……”

    若干人结巴了起来。

    “他们说你们大战三百回合,打到公主花容失色……”

    花容失色?

    贺穆兰回想了一下。

    “捂住眼睛算是花容失色吗?”

    若干人张目结舌,突然猛然拜伏在地。

    “我还被二兄揍什么啊!火长你收我为徒吧!我一定好好学武!”

    “哎哟,起来,快起来,别拉了!裤子掉了!你给我起来!若干人!”

    ***

    二月十三,拓跋焘处理好军政大事,认命常山王拓跋素为征南大将军,持节镇守统万,他率领大军,带着浩浩荡荡的牛羊马匹先返回平城,以震民心。

    根据这一次的军功,拓跋焘要对所有参与战事的文武论功行赏,还要赈抚死难的将士、分赐“功勋田”,夏国的要务繁多,即使全部用上夏国原班人马,也远远不够人数。

    贺穆兰骑着越影,跟随鹰扬、骁骑、虎贲三军返回黑山。大军在夏国的消息很快就回传到柔然去,他们必须快速赶回黑山,防卫柔然的进攻。

    更何况赫连定是跟着蠕蠕们一起撤退的,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两支大军在统万城外分师,拓跋焘和库莫提约好三月在和他在黑山相见,又笑着对贺穆兰说道:“你说你一定会在黑山名正言顺的当上将军。这次三军大比我是去不了了,等我到了黑山之时,希望你已经得偿所愿。”

    “遵旨。”

    贺穆兰在各方打量的神情中落落大方地回礼。

    拓跋焘爽朗地笑声又响起在众多将士的耳边,他实在是一位非常喜欢笑的君王。这样的笑声冲淡了不少离意,在礼官的鼓乐声中,两支大军渐渐越行越远,一支雄壮的长龙朝着东边而去,一支细长的队伍奔着北方而归。

    贺穆兰摸了摸身下的越影,眼神直视着身侧虎贲军的猛虎之旗。

    虎威将军。

    右军的虎贲骑。

    她一定会得偿所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