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139章 血泪之罪

第139章 血泪之罪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王猛将那把剑挑在脖子上的时候,就将自己的生死置之于度外了。

    他们若不砍,就只能僵持着等到大将军闻讯而来,那他在这里的作态也就达到了目的。

    他们若砍了,自己的死就会彻底激发右军的愤怒,愤怒的右军会撕碎面前的一切,一个全新的右军会在他的鲜血中浴火重生,右军爆发出来的怒气会让人知道勇士的鲜血不光鲜卑人有,汉人有,杂胡也有。

    他拿自己的命,为右军博一条出路。

    有他这个副将出头,花木兰这个戴罪之人也不算有什么大罪了。法不责众,只有右军人人都觉醒过来,才有生的余地。

    他看着面前僵硬起来的刑军,轻蔑地一笑。

    匈奴以左为尊,鲜卑以左为尊,柔然以左为尊,可这究竟是什么道理?

    只因为冠以“左”、“右”之名,就如同他身为汉人一般,从此勇士便分出三六九等了吗?

    贺穆兰眼前看见的不是那个和善的王副将,而是一个殉道者。

    她实在是想不起来王副将是怎么死的了,但一定不是死在这里。可即便是如此,她也忍不住担心的要命。

    卢日里也不该在那时候死的,但还是死了。

    王副将会不会不该在这里死的,可是提早死了呢?

    所以贺穆兰开始挣扎了起来。

    刑军先前捆在她身上的绳索绷得直直的,因为用尽了全力,贺穆兰的脸上露出赤红的颜色,连牙齿都被咬的“咯咯咯”作响。

    “我真傻……那罗浑,你小刀带了没,先给花木兰把绳子解了……”

    若干人一拍脑门,伸手找那罗浑要刀。

    那罗浑从怀里掏出小刀,还未递过去,却听见贺穆兰冷声说道:

    “不用了!”

    哔啦。

    令人牙软的拉扯声后,贺穆兰身上的绳索被彻底挣断!

    她整个上半身的肌肉都紧绷到无法恢复的地步,绳索在皮肤上拉扯的痛楚,让贺穆兰的头脑更加清醒。

    她将断绳掷到那些刑军的脚边,在这群人见鬼了的神情中向前走去。

    刑军们和刑官曹一下子就想起了贺穆兰能与神灵鬼魂通灵的传闻。

    这哪里是人!

    这不可能是人!

    “咦,那花木兰要做什么?”库莫提向身旁的家将说道:“你去听听,看看他要做什么。”

    “是!”

    “夏将军,末将也去看看情况!”

    打扮成亲兵的素和君一下子跳了起来,也奔下点将台。

    ‘求大可汗让我来军中果然是来对了!’

    素和君兴奋得连脚步都轻快了十分。

    ‘在京中哪里能见到这么有意思的事情!这么有意思的人!’

    贺穆兰走到刑官曹的身旁,对着王副将行了个鲜卑人的大礼,然后转身向那举着剑的刑官曹质问道:

    “你说我有罪……”

    她表情转趋平淡,沉声说道:

    “我有何罪?”

    “你妖言诡语,捏造鬼神,岂能说无罪?”

    “收殓战死同袍的尸身,便是罪吗?”贺穆兰凝视着那个刑官曹的眼睛。“那些尸身属于谁呢?属于你吗?”

    她冷笑了起来。

    “大魏的哪一条规矩规定了,战死者的尸身属于军中所有?”

    “死去的人,便不是同袍了吗?若是我死了,便要连自己的东西都保存不住,像是刍狗一样的被丢在那些发臭的沟里吗?我的阿爷阿母将家中的所有积蓄托付我手,换来我的铠甲,我的兵刃,我的战马,我的鞍鞯,是为了什么?”

    “从小呱呱落地那一刻起,我们就必须肩负所谓应尽的义务!责任!命令!这些我不抵抗,可这是我的铠甲,我的兵刃,我的战马,我的鞍鞯……我的!”

    贺穆兰咬牙切齿地低声嘶吼:

    “还有我的尸首,也是我的!”

    花木兰的梦魇是战死。

    因为她若死了,她的衣衫甲胄全部会被剥光,她的身份不可能隐藏的住。

    连战死者最后的尊严都没有,这样的国家,真的是一个正在逐步文明的国家吗?真的是值得为之付出一切的国家吗?

    贺穆兰逼问:

    “我的东西是全家人饿着肚子攒出来的,为什么不能让它们在我死后送回家去,再换成粮食?”

    刑官曹哑口无言。

    她再问:

    “我的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已经为了大魏豁出了性命,为何不能让我的魂灵和寄托回到我阿爷阿母的身边?”

    右军许多人想起家中砸锅卖铁,只为了让他们能多几分在战场上活下去的机会,恨不得把家当掏空的情景,失声痛哭。

    身为贵族的若干人不能理解这些人的痛楚,但他想起没有了家奴的自己陷入险境的日子,似乎也能理解为什么阿爷和阿母不许他去右军了。

    谁都希望自己的家人能活着回来。若不能活着回来,至少有尊严的死去,也不失为来了这世间一遭。

    刑官曹们并不是各个都是铁石心肠,他们何尝不知道军中这一喝兵血的陋习不合理,可是鲜卑人以前是部落制,部民都是奴隶,部落主是奴隶主,奴隶主拿走死去奴隶的一切已经成了习惯,有些陈规陋习是根植于血液中的,见的多了,也就麻木了。

    现在听到贺穆兰的责问,他们的口张张合合,欲言又止,王副将只感觉脖子上的剑似乎往下滑了几分,脸上的不屑也收了起来。

    贺穆兰觉得北魏不合理的地方太多了,也许因为花木兰是鲜卑人,世世代代都是军户,就连她也不觉得这些有什么不对,只想着不死来避免这样的结局,却没想过这样的事情到底是不是正确的。

    “那些有罪的人,难道不是以‘同袍’之名去偷盗别人血泪之人吗?”

    贺穆兰继续向前。

    “只不过是拾起那些血泪,将他们塞回身体里,不至带着怨恨离开世间的我,何罪之有!”

    提着剑的刑官曹不知所措,想向旁边的同伴求助,贺穆兰趁他扭头,蓦地将拿着剑的刑官曹一把提起,推倒在身侧,挺身护在王副将的面前。

    “就是,何罪之有!”

    “我若死了,也想留个全尸!”

    “你们死了,难道不想让家里人有个可以寄托的东西吗?”

    “我家就剩我一个男丁了啊!我若也战死,那些战利品就是我的血肉,要供养我的妻儿的!”

    右军之人的唾沫向着刑军和刑官曹的脸面啐去。

    站在贺穆兰身后的王副官见到贺穆兰一点激动的样子都没有,讶然地望着她的背影。

    这孩子,说这些话,好像不是真要给自己讨个公道呢……

    那么,只是转移刑官曹的注意力,好把自己从利剑加身的危局中救出来而已?

    傻孩子……

    他是故意把剑架在自己的脖子上的啊。

    王副将心中郁闷着贺穆兰莽莽撞撞地让他的盘算落空,可是嘴角却不自觉的浮上了一个笑容。

    能被人这样放在心上,真好。

    能有这样一个冷静的孩子,不被虚荣和荣誉冲昏了头脑,知道自己要什么,知道什么可以做,真好。

    假以时日,右军大概会有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吧。

    .

    贺穆兰当然没把自己当做一回事。

    这种落后生产力的时代,能以一己之力推动整个世界改革的,只有皇帝。像她这样的人,莫说只是个小兵,就是什么要臣,当触动了所有人既得利益的时候,死了也就死了。

    她拷问的,不是这些刑官曹,而是他们这些鲜卑人的良心。

    至于外表鲜卑人内里是个汉人的自己,不过是借着这些拷问达到自己的目的罢了。

    他们动摇了,所以王副将活了。

    若是他们没有动摇,那这个军营也没有什么救了,从上烂到下,她还有什么可留念的呢?

    寇谦之想要让她找寻的答案,她模模糊糊似乎窥探到了一点,却又摸不清楚。

    贺穆兰的身边聚集了越来越多的右军之人,而校场外大概也有不少其他军中的人得到了消息,或被他们刚才惊天动地的吼叫声所震动,成群成群的过来看热闹。

    夏鸿将军一直不动如山的站在点将台上,直到对峙之举快要到爆发的时候,这才踩着稳重的步子下了点将台。

    右军的将军们簇拥着主帅,跟随着他的脚步一步步向着刑官曹们而去。这位一贯以宽和一面对待别人的主帅,脸上冷肃的犹如年轻之时,就这么以挺直了腰杆的姿势,向着刑军们而去。

    他是右军镇军将军,刑官曹们只是职位重要,论品阶却是和他没得比的,只是先前他们的狂妄让他们忘了身份的尊卑,如今夏鸿带着十几个将军手扶长剑向着他们走来的时候,纷纷都弯腰行礼。

    右军的将士们让出一条道路,这位中年将军似乎又重新找回了年轻时的锐气,对着那几个刑官曹说:

    “你们离开吧!”

    “夏将军,我们是奉大将军的命令,带花木兰……”

    “我们正在大比。”夏鸿眼光如炬,扫过那说话的刑官曹。“大比未完,就算大将军亲来,也要等我们结束才能抓人。”

    “可是花木兰明明已经夺冠了!”

    “他是夺冠了,可大比还没完。”

    夏鸿拔出佩剑。

    “大比未完,擅闯校场者,乃是蔑视禁约,驰突军门,此谓轻军之罪。”

    若论军法,他比谁都要熟悉。

    他已经被这些东西束缚的太久了。

    “……犯者,斩之!”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少了点,因为我儿子吵着要去超市玩,明天就要上班了,可我这两天一直在家里码字,想想看也是对不住我那儿子,所以只码了3000,去陪我乖乖儿子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