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133章 他的身份

第133章 他的身份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究竟是什么人?潜伏在右军意欲何为?”

    此人是典型的鲜卑男人,喜欢干脆了当的解决事情。

    “你既起了杀意,必定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不能让我得知,既是如此,可见你并不磊落,我若在这里把你杀了,也不过就是为军中出去一个奸险小人而已!”

    “这位将军,我连您是什么人都不知道,我杀您做甚!”贺穆兰见他连剑都拔了,索性破罐子破摔:“您要杀要砍,那自然随您。但你所说的都是欲加之罪,要我束手等死,我却是不愿的。”

    她也抽出腰侧单刀,一咬牙拼了:“我会用照夜明光铠,自然是因为我见过它,但这不代表我就是奸人。明光铠虽然稀有,但也不是世上无双,谁说一个小兵就不能熟悉?就算我是奸细,哪个奸细会经常接触明光铠,真有这样的人,难道不浪费吗?”

    “那你到底是在哪里见过这照夜明光铠?”

    “在下不能说。”

    贺穆兰只能做高深莫测状。

    “这世上有此铠甲的,不是皇亲,便是……”

    他说到一半,突然愣住了。

    这世上用此铠甲的,只有皇亲和陛□边的宿卫。

    除此之外,还有皇帝。

    如今的大可汗是个尚武之人,虽然年仅二十岁,却自有一番恢弘气度,让人不得不拜伏与他。

    大可汗不耐烦穿汉臣建议他穿的龙袍,反倒是一年到头甲胄和皮衣不离身。他身边的宿卫,各个都着明光铠,而且皆是武艺高强之人。

    这是因为大可汗习惯于亲临前线,身先士卒,以至于身边宿卫不得不和皇帝穿的一样,为的是混淆敌人。

    武艺高强,熟知明光铠,在军中打熬,气度不凡……

    应当不是白鹭官。

    白鹭官不会不认识他。善于刺探消息的白鹭若是不认识军中的险要之人,那也就白混了。

    那就可能是陛□边的宿卫,来军中刺探什么事情的。

    是了,听说大将军被人参了“克扣粮饷”、“偏袒中军”,京中建议让拓跋范来黑山大营坐镇三军的呼声很大。

    算一算,大约就是上次大点兵之前的事,若是那时候派了心腹过来探查……

    那也不会从右军起步啊……

    右军一群普通军户,能有什么用?

    贺穆兰见这位高大汉子话说到一半突然傻了,连手中的剑尖都朝下,也悄悄把单刀收了起来。

    剑尖朝下是没有了敌意,或是示好,若是他一回过神,自己还提着刀对着他,怕是真要结下梁子。

    她先前听到那一大串“拓跋什么”就觉得不好。能让皇亲来派出刺客,惊得他这么谨慎的,一定不是什么一般人物,大约也是拓跋家的人。

    一口又说出中军将军尉迟夸吕的名字,更是让人吃惊。

    两人都在胡思乱想,一时间剑拔弩张的气氛荡然无存。

    持着“照胆”的将军猜测此人可能是皇帝隐入军中的耳目,倒对他没有什么敌意了。他与皇帝从小一起长大,自诩没做过任何对不起朝廷和皇帝的事情,便是有宿卫军在军中,也查不出他什么错来。

    他心中坦荡,也就不惧任何探子,当下收起“照胆”,扫了一眼花木兰。

    “你就准备以后一直在右军待着?”

    身为陛下的宿卫,应该在中军里查探才是。

    贺穆兰也不知道这位将军怎么好生生的突然对她和颜悦色起来,而且说话还特别和蔼,顿时有些受宠若惊,心情大起大落之下,说话都有些吞吞吐吐:

    “啊,那个……我是觉得在右军见识的东西会多些……标下见识浅,也没上过几次战场……所以才……”

    也是,陛下的宿卫军都是从鲜卑大族、宗亲王室里找,最要紧的是忠诚,真要上过战场的还真不多。

    他若是因为大将军之事而来,去受歧视最多的右军,反倒是看到的多些,历练起来也安全。

    只可惜他是中军的将军,即使知道中军被偏袒多时,也不能说出任何不对。否则这下面的队伍不用带了,中军那一票“公子军”也得罪完了。

    “既然是一场误会,之前就算是本将军得罪了这位兄弟。我叫库提莫,你若是有什么难处,不妨来中军找我。”

    此人生的是身材高大,姿容甚伟,当他和颜悦色之时,真是很难生出不满来。

    所以说“颜值”的重要性啊,就算是之前差点命丧他手,贺穆兰也只能怪自己不够谨慎,见他道歉,立刻就坡下驴。

    “不敢,是标下……标下……”

    她能说什么?

    是标下穿您裤子太熟练的错?

    “库提莫将军?库提莫将军?你在不在?在不在?”

    一群家将呼啸而来,想来是主将走的太久,出来找寻了。

    库提莫也觉得尴尬,对那边呼喊几声回应后,就和僵在原地的贺穆兰说:

    “我知道你身份麻烦,你放心,我不会和任何人说你的事的。陛下待我亲如兄弟,你若有要帮忙的只管说,我若能办到,一定鼎力相助。”

    说完后,他一个唿哨叫过自己的马,翻身上马,朝着迎接而来的众将汇合,一起向着远处去了。

    只留下更加茫然的贺穆兰。

    什么身份麻烦?

    他看出她是个女儿身了吗?这么厉害,只是抓着喉咙掐一掐……

    我擦!

    我没喉结!

    贺穆兰打了个哆嗦。

    花木兰虽然也有隐隐的喉结,并不明显,但要仔细一捏,就知道根本和男人的不太一样。但这个时代,不知道是营养不良的多还是发育的晚,男的喉结不显的也有不少,所以她这点破绽根本不算是什么问题。

    这下子贺穆兰更是心乱如麻,一下子想着完蛋了自己女子之身被看破了,一下子想着这将军人品真不错,看出来了她的身份居然还替他隐瞒,有什么问题还要她去找他……

    就是扯到陛下是什么意思?什么亲如兄弟?

    在显摆自己后台硬吗?

    亲如兄弟,莫不是宗亲?

    库莫提,库莫提……鲜卑语的“库莫提”,是“苍鹰”之意。

    鲜卑人大多喜欢以动物的名称起名,例如现在这位皇帝拓跋焘,鲜卑名为“佛狸”,翻译成汉话,便是“巨狼”的意思。如今能直呼皇帝“佛狸”之人,世上已经是没有几个了,也许窦太后能喊一喊。他现在没有皇后,那些姬妾是不能直呼其名的。

    鲜卑人起了汉名之后,并不抛弃鲜卑族原本的名字,要么当做字,要么当做号,在鲜卑人里,还是叫着原来的名字,比如说吐罗大蛮,读起来倒像是“吐个大木耳”,那罗浑是姓“那”的,罗浑才是他的名字,意思是“水蛇”,胡力浑的“力浑”则是“毒蛇”。

    贺穆兰皱着眉头嘀咕了半天,总觉得这个库提莫熟悉的要命,待仔细一想,立刻知道了他是谁。

    黑山大营里姓拓跋的一共只有两位,一位是拓跋焘的王叔“拓跋延”,这位是黑山大营一成立就在此坐镇的老宗亲,已经年过四十,这男人看起来至多二十多岁,一定不是拓跋延。

    还有一位,便是中军赫赫有名的鹰扬将军“拓跋提”,十六岁入军营,五年内获得军功七转,位当正将,领“鹰扬军”精锐八千的宗室将军。

    拓跋提的父亲河南王拓跋曜逝世的早,所以他的身世要比其他宗亲单薄。但拓跋曜生前是武艺出众的武勇之将,又和先帝是关系亲密的兄弟,所以军中无数将军都出自他的帐下。

    拓跋提是他的长子,从小骁烈有乃父之风,他自父亲薨了以后,这些为国捐躯的王亲之后都是在宫中和拓跋焘一起长大的,接受的是同样的教导。

    只是他偏好武艺,或者说只能偏好武艺,韬略等汉人的学术学的是一塌糊涂,人人提起他来,也只能想到“他有乃父之风,会是个好将军”云云,事实证明,他也确实一到十六岁就来了黑山,帮着拓跋焘冲锋陷阵去了。

    他虽在中军,但“鹰扬军”是中军精锐,鹰扬军大半都是他父亲的旧部和家将,所以将令一出,莫敢不从。拓跋提只听从三军的大将军拓跋延和皇帝拓跋焘两人调遣,便是尉迟夸吕的面子也是不卖的,和尉迟夸吕的关系也不好。

    拓跋提是坚定的皇帝派,从一开始到后来都是孤臣,按照花木兰的记忆,这位将军后来授勋时也是军功十二转的牛人,是和花木兰一般身怀紫绶金印的上柱国武勋。

    只是一个是解甲归田的田舍女,一个后来是手持使节行走四方的车骑大将军,若不是他和汉臣关系不好,一直都是在军中坐镇没进过朝堂,否则还真不一定只是个车骑大将军。

    一个皇室宗亲、精锐中的精锐、就算是后世的花木兰都要仰望之人,为何无缘无故要帮他?

    难道真是英雄惜英雄?

    凭什么?

    就因为自己给他穿了下裤子和腰带?

    贺穆兰的脸色扭曲了起来。

    不是这么囧吧?

    ***

    贺穆兰神魂不思的回了右军的同火之中,若干人等人已经干净利索的挑好了战利品,也把首级割了放好了。现在每一战得到的柔然人战马都有不少,这些空马拿来载战利品和头颅正是合适。

    只可怜这些马来的时候驮的是自己身穿甲胄的主人,被拉走的时候只有主人的甲胄和主人的头,不知马儿要会说话,究竟会说什么。

    反正没几匹马叫的和越影似的,还“咦嘻嘻嘻嘻……”

    贺穆兰心情不好,脸色自然也带了出来。阿单志奇等人给贺穆兰指了指她的战利品在哪几匹马上,见她不但没有喜色,连表情也没有多少,禁不住都是一愣。

    贺穆兰虽然最不重这些东西,对军功和战利品看的很淡,但大家在兴奋的时候,也很少扫兴。如今他们欢天喜地,按贺穆兰以前的习惯,也应该跟着微笑才是,怎么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花木兰,你脖子怎么了?”狄叶飞眼睛尖,一下子叫了起来。

    花木兰的身体此时还没有被晒黑,冬天阳光不大,就是风吹得厉害,贺穆兰脸颊全是被风吹出来的红褐色皲纹,非常难看,但是她的脖子和身体各处还是比较白皙的。

    此时脖子上一片淤红,自然醒目的很。

    狄叶飞一叫,一火人全部都围了过来。

    “火长,你刚才和谁打架了?哪个不长眼的尾随你了?是不是上次惹狄叶飞的那帮人?”若干人问了一大串,最后问出最关心的问题:“你有没有吃亏啊?”

    贺穆兰在军中虽然不像阿单志奇和胡力浑那样好交朋友,但也从不主动惹事,要说仇家,所有人还真只能想到那一批人。

    他们都知道贺穆兰的武艺,轻易三四个人是进不了身的,就算是五六个人,想要压倒贺穆兰掐住脖子,像她力气这么大的人能压住的,也不知道有多大力气,所以他们根本没想到只有一人,总觉得肯定是许多人围攻她了,才让她吃了这么大的亏。

    “没吃亏。”

    贺穆兰不好解释自己到底为何脖子上全是淤红,只能回答若干人最后一个问题。

    这几个人都不是姑娘家,不好盘根问底,他们心中已经有了自己的猜测,又听贺穆兰没有吃亏,顿时各个都喜笑颜开,觉得畅快极了。

    “就知道咱们火长不会吃亏!”若干人笑着说道:“对方伤了手,还是伤了脚?被揍得如何?”

    “……”贺穆兰脸色怪异了起来。“啊……被碰的……”

    她不由自主的朝着若干人的下S看去。

    若干人被她看的忍不住双腿一紧,笑的更欢了:“原来是这样,揍得好!揍得好!叫他们再盯着狄叶飞!”

    “什么盯着狄叶飞,你们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贺穆兰再迟钝也知道他们说的不是一件事,奇怪地嘀咕。

    “知道知道,我们不会乱说的。不会是火长干的,火长怎么会做这种事呢!”若干人牵着马往回走,“不过火长,下次有这种偷偷教训人的机会,带上我们一个,让我们也出出气!”

    “……你想的太多了。”

    “哎呀,你们老说我想的多。我这叫聪明知道吗?聪明的人才想的多……”

    “火长啊,我发现你老是关心狄叶飞啊,啧啧啧,这种借口尿遁偷偷报仇,事后还不留名的事情,做的也太英雄了点,若狄叶飞是个姑娘,都该以身相许了,兄弟几个以后要向你学学,说不定媳妇儿就有了啊……”

    “滚!”贺穆兰。

    “滚。”狄叶飞。

    一群人说说笑笑,打马回营,待回到营帐,贺穆兰眉目间的沉郁还在,惹得狄叶飞若有所思,阿单志奇心中异样。

    待到夜晚,一群人借着“集体尿尿”,跑出营帐,偷偷琢磨起来。

    “你们说,火长白天是不是吃了亏啊?不然这么不高兴?”

    “有可能,他喜欢逞强,说不定身上有伤。”

    “可是火长上次被鞭笞都没有脱衣服上药啊……”

    “不然这样吧。”

    阿单志奇思索了一会儿……

    “我们除了要给火长讨个公道,也要关心下火长的身体。晚上他睡熟了,我们两个偷偷解了他的衣衫,看看身上还有哪里有伤。”

    “那天为首的几个刺头儿去了杂役营,今天让火长吃亏的应该不是他们,剩下的是谁也就一清二楚了。你们几个没事注意着点他们,一旦他们落单,把外衫脱了套他们头上揍上一顿,就当是出气了……”

    阿单志奇要坏的时候也是蔫坏,一群同火大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年纪,正是爱玩好闹的时候,立刻把头点的小鸡啄米,兴奋的不行。

    等到了晚上,贺穆兰睡熟了,阿单志奇和狄叶飞偷偷摸摸爬起来,同帐其他人拿了一根短蜡烛,点上后用衣服遮着光,悄悄围了过去。

    “我总觉得这事……有点像是你们对狄美人做的……”阿单志奇咽了口口水,显然虽然是他提的建议,但还是觉得不安的很。

    “花木兰醒了,会不会生气啊……”

    “生个什么气,都是男人,看看又不会少块肉,我们是好心验伤,他咽喉有淤,保不准肩膀胸口都有,真要掐起来,挣扎一番肯定会伤到周围。”

    若干人难得没有开玩笑,眼睛一扫狄叶飞:“火长对你最好,你去掀,若是有事,他也不会揍你?”

    狄叶飞骇然道:“我?我不行的!我没脱过别人衣服!”

    “谁会脱过别人衣服啊!”

    胡力浑好笑地顶了一句。

    那罗浑和杀鬼的眼睛立刻瞟向阿单志奇和吐罗大蛮去了。

    “……那是我媳妇儿,能一样嘛?”阿单志奇低吼。

    “那女的自己脱的,我什么都没做!”

    吐罗大蛮龇了龇牙。

    芦柴棒子一般,还不如不脱呢!

    其他人又把期望的眼神看向若干人。若干人捂住胸口,摇头连道:“我家女奴都是被脱光了洗干净丢到我床上暖床的,我也没脱过别人衣服!”

    “嘁!”

    “入阿母的!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几人压低了声音表示愤慨。

    “狄叶飞,还是你来吧。一来你和火长亲近,二来你手脚轻巧,我们都是五大三粗的……”

    “我来。”

    那罗浑突然冒了一句。

    “我来掀。”

    真猛士也!

    众人纷纷对那罗浑这种大无畏的献身精神表示了强烈的赞扬。

    那罗浑也是浑身发毛,总觉得九个男人围着另外一个男人商量怎么掀开衣服实在是很奇怪,但他说都说了,也只好搓热了双手,小心翼翼地凑上前去。

    这边,贺穆兰因为白天的事,睡得不怎么安稳。

    梦里一下子是那“库莫提将军”发现了她是女儿身,威逼利诱让她交出自己的越影和磐石,一下子是全营知道了她女子的身份,前赴后继的要来剥开她的衣服……

    她白日征战一场,原本是极其疲累了,只不过她在花家被那群游侠儿弄的十分浅眠,那罗浑的手只是一碰到她的前襟,她立刻就惊醒了过来。

    ‘想不到花木兰肌肉还是挺厚实的……’

    那罗浑想起自己怎么练都鼓不起来的胸肌,莫名地自卑了一会儿。

    ……谁在摸我胸!

    不想活了!

    贺穆兰眼睛一睁,猛地一拳伸出去,顿时揍得那罗浑哎哟一声,整个人飞了出去。

    待她仔细一看,只见八个火伴鬼鬼祟祟的围着一根蜡烛,在她身旁跪成一圈,活像是某种邪教在举行的仪式,顿时背后发毛,惊叫道:

    “你们到底在干什么!”

    “救命啊!火长醒了!”

    若干人发现贺穆兰睁开了眼,那罗浑又飞出去了,顿时吓得蜡烛往下一丢,抱头鼠窜。

    其余众人都是久经沙场(?)之人,立刻跟着也窜了出去。

    “你们别跑!说清楚怎么回事!回来!谁被子烧着了!给我回来!”

    作者有话要说:原本这个库莫提是用的“拓跋简”的原型,后来发现这个拓跋焘的侄儿年纪对不上号,这个时候应该才十一二岁,所以我修改了前面的人设,把117章的鹰扬将军拓跋简替换成了拓跋焘的堂兄弟拓跋提。

    这个拓跋提的鲜卑名字确实是库莫提,长得也是英俊高大,战功卓绝。最主要的是,在普遍早婚早生子的鲜卑人之中,他445年才有第一个孩子,也没有姬妾。生第一个孩子的时候他应该都三十多了,想来是有什么原因。反正我就拿来用了,别说前后文不同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