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131章 绝妙的主意

第131章 绝妙的主意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狄叶飞白天被泼了水,又被按在地上许久,水帐有见势不妙的熟人跑回来喊人,这一来一去,已经费了不少功夫。他被人上下其手,衣襟自然是剥开的,后来打起架来,浑身是水,这大漠外的寒冬有多冷,可想而知。

    打架的时候自然是一身汗,冷也感觉不到,待一被几个将军的帐下拿下,被风一吹,狄叶飞身上外面有水里面有汗,就算是铁打的人也受不住要生病。

    他原本就是心事重,在火里时,偶尔还能说说话,否则也不会胡力浑和吐罗大蛮拉他壮胆的时候他也去了。可是他自己心里却清楚外人怎么看他,也知道外人怎么想他。

    他从小苦练武艺,就是为了像所有鲜卑军户之子那样,上战场证明自己是个铮铮铁骨的男儿,但到了军中,也并不是一开始就能上战场,更不是上了战场就能成为英雄的。

    他武不如花木兰,文不如若干人,就连为人处世都不如阿单志奇,到最后,除了“脸”是最出众的,还是不如许多人。

    就连花木兰这样根本就是为战场而生之人,都还蛰伏在这右军里,领着二转的军功……

    他想要堂堂正正证明自己,还不知道要多久。

    狄叶飞心焦难耐,又想在右军的大比中一鸣惊人,晚上就格外劳累。白日要操练,晚上也练武,恰逢今日又受了寒,还被右军的统帅直接指着鼻子骂“招蜂引蝶”,顿时身心俱疲,所有内忧外患一下子爆发出来,发起烧了。

    被压到副帐的时候贺穆兰就担心过这个问题,所以狄叶飞穿着的是他们几个匀出来的干衣服,也睡在所有人的中间取暖,可还是烧了起来。这时代发烧是很可怕的事情,若干人等人顿时惊吓万分,手足无措地看着贺穆兰。

    “花木兰你不是懂医术吗?快给他治啊!”

    “狄美人身子骨这么弱吗?老子当年淋了一夜雨也没病过啊!”

    “你还喊他狄美人,还嫌他不够堵吗?”

    一群人七扯八拉说了半天,眼巴巴看着贺穆兰,就等着她拿主意。

    “这里什么都没有,我能有什么法子!”贺穆兰擅长的是外伤,对于这种发烧,一不能验血看病毒性的还是细菌性的,二又没有药,也只能干瞪眼。

    她一下子站起身来,就去帐门口找夏鸿将军的亲兵说明情况。

    都是右军,贺穆兰等人又不是敌人,这亲兵也乐于卖个人情,立刻就去禀报了。没一会儿,王副将来了,还带了一个医帐的郎中,进了副帐。

    一群人围着狄叶飞问了半天郎中,这郎中是汉人,虽也会说鲜卑话,却说得不太好,什么“外感风寒内有郁气”之类的话说的所有人云里雾里,只好看着汉话说的好的若干人和贺穆兰。

    若干人喜欢看兵书,贺穆兰对中医词汇转鲜卑语再转汉语这门高深的翻译也不了解,但大约知道确实是感冒发热,心中有些焦急。

    王副将见他们着实担忧,开口道:“郎中的意思是他吹了风受了寒,又有心结,所以一起发作,便烧了起来。现在要给他施治,最主要的还是让他解开心结,否则病还是不会好。”

    狄叶飞如今已经昏睡,高热已经让他有些抽搐,贺穆兰知道这王副将是个好人,便一揖到地,只顾求他:“王副将,狄叶飞高热不退,如今在这副帐里也是受苦,还请王副将将他移到一个暖和点的地方去,我们几个在这里受罚就是了。”

    “哎,我也只是个副将,哪里能把他移到其他地方去。如今你们几个都是戴罪之身……罢了,我去找几个火盆来。”

    王副将一咬牙,出去找火盆去了。

    那郎中给看了看就要回去熬药,这种病在军中是常事,风寒会传染,他是郎中,生病最是麻烦,会耽误许多事,所以知道狄叶飞是什么毛病后,就要回医帐去熬药,让杂役送来。

    王副将送来了火盆,贺穆兰等人将他四周放了火盆,又央着王副将送了热水和毛巾、水盆来,她让其他人脱光了狄叶飞的衣服,所有人轮换着用温水帮狄叶飞擦拭身体降温,擦完了就用几床毛毯给他盖上,也不穿衣服。

    起先他们还不了解贺穆兰为什么要这么干,待看到擦过几轮以后温度果然有所下降,顿时对贺穆兰信服极了。期间送药的杂役见了他们这么折腾病人,还大骂他们草菅人命,无奈贺穆兰的同火都信任贺穆兰,而不是这劳什子杂役,他见没人听他的,放下汤药,气呼呼就走了。

    这一折腾就折腾到了下半夜,火盆上的热水都烧干了,再也没有温水给他擦拭,贺穆兰看狄叶飞也不抽搐了,硬捏开他下巴把药灌了进去,一群人坐在狄叶飞身边,开始发起了愁。

    “还有几日就要大比了,狄叶飞病会好吗?”吐罗大蛮打架打得痛快,对即将到来的惩罚也不是很在意,只关心后几日的大比。

    大比三个月一次,若错过这次,又是三月。正军除了看重军功,也看重大比的排次,他们出战少,各个都摩拳擦掌,就等着此次挣个脸面呢。

    “你还关心大比。明日一早还不知会怎么处置我们。若是要把我们也丢去杂役营,以后也别大比了。”

    “哎,我阿兄要知道我被捆到校场丢人现眼,回头还不砍了我!”若干人双手直搓,“都是那群家伙无耻!以多欺少,还叫了那么多人!我们不过是不想挨打,怎么要和他们一样受罚!”

    “是我不好。”贺穆兰忍不住内疚。“光想着给狄叶飞出气,让那些人不要小瞧了他,却忘了军中之人好勇斗狠,怎肯善罢甘休。下次遇见这事,救了人就该走了,不能再生事端。”

    “再来一次,我还是这么做。”

    一旁坐着的那罗浑突然开口。

    “像这种人,打死了都算是便宜了。”

    “就是就是!”

    “狄美人连我们都没摸过呢!”

    “这三九寒天,泼水跟要命也没两样了!”

    “你们说,让狄美人留胡子怎么样……”若干人突然冷不防开了口。“他是高车人和西域胡女之后吧,所以眼珠子才是绿的?听说高车男丁未成婚前是不会蓄须的,狄叶飞现在还未成婚,脸上光洁,皮肤又白,才老是给人当女人。可是要是留一脸胡须呢……”

    狄叶飞留一脸胡子?

    众人纷纷开始遐想起狄叶飞留一脸胡子的情形来。

    “……若干人,你出什么馊主意!狄美人要是留了一脸络腮胡,那能看吗?”胡力浑抬手就要打若干人。

    若干人抱着头,叫了起来:“可是你想想看,他那张脸,确实不去惹事,别人都会惹他啊!军中那么多无事生非之人……”

    “不能留。”那罗浑想了想狄叶飞的脸,顿时觉得长了胡子各种难受。“会被人当……”

    他想了想,找不到合适的词,只要用了个比较像的说法。

    “……当妖怪。”

    “就是就是。你出的什么馊主意!”

    吐罗大蛮自“成为男人”以后对女人彻底没了兴趣,对那事也害怕了起来,还不如自己弄呢!

    现在就指着狄叶飞的脸,再想象着一双柔软的酥手过日子了,若是长出胡子来的话……

    “我倒觉得若干人的主意有点意思。”贺穆兰摸了摸下巴,想起十几年后的狄叶飞。

    那时候他也没有胡须,皮肤还是那么光洁,只是西北风沙大,皮肤和许多白种人一样,粗糙到不能细看。

    但还是那般美的惊心动魄,足以冒充绝色胡姬到袁家邬壁去做狄姬夫人。

    若是能拿一大把络腮胡子遮蔽掉那绝色的容颜,说不定也是幸事。

    “花木兰,你也跟着若干人发疯?别说你不喜欢狄叶飞的相貌!刚入火时,你都让狄叶飞睡你旁边。现在一转头是个大胡子美人儿,太吓人了吧!”

    胡力浑还在那胡搅蛮缠。

    “瞎说什么呢,那是因为狄叶飞比你们都干净,阿单志奇也是。”

    贺穆兰哑然失笑。

    “狄叶飞是值得敬佩的努力之人,你看他每日起的那般早,就是为了勤练武艺,好奋勇杀敌,若只是因为容貌的缘故就受人歧视,这是这个世道的错误,不是他的。相貌对他来说已经是负担,而不是优点,我们身为他的火伴,应该为他着想才是……”

    贺穆兰知道这群同火人人都对狄叶飞有“怜香惜玉”之情,就连她自己都有些这种倾向。

    “他长得漂亮,自然人人爱看。可是你们毕竟都是男儿,应该多想想女人嘛。若是看惯了狄叶飞的长相,以后找媳妇儿看谁都看不中,岂不是太可怜了?”

    贺穆兰此言一出,人人都想起那次去游寨的经历来。

    那一行八人除了吐罗大蛮,竟是没一个下得去嘴。

    “你们都看我干什么!我当然喜欢女人!”吐罗大蛮一见所有同火都看着自己,立刻恼羞成怒。“你们还说试试女人,都是骗子!”

    “……”

    是你太不挑好吧。

    “火长这话说的,像你不是男儿似的。”阿单志奇把火盆里的火拨了拨,随意地调侃了一句。

    “咦,说的也是,居然说‘你们毕竟都是男儿’,我就知道火长想一人独霸狄美人,嘿嘿,给我抓到话头了吧!”

    “火长不会和汉人也喜欢男的,所以才不要找媳妇儿吧?火长,我虽然没有狄美人的姿色,可是也皮滑肉嫩,又爱干净没跳蚤,你考虑考虑我……”

    若干人嬉笑着叫了起来。

    贺穆兰也发觉了自己口误了一回,但见这些人居然没一个往歪处想,尽是些黄腔,心下也是一松。

    下次说话要注意了。

    “狄叶飞还不知道愿不愿意呢。他脸上这般干净,应该也是爱惜……”

    “留!”

    猛然间,所有人都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留……留胡子……”

    狄叶飞突然开始发声,也不知道醒了多久。

    贺穆兰等人围做一团,对着狄叶飞嘘寒问暖。狄叶飞目光一扫,眼中竟有几分水气,看的众人心中难受,他却扯了扯嘴角,笑了起来:“若干,若干人主意好的很……”

    他高热之后全身乏力,几个字说了半天才说完。

    “我留……留胡子……”

    话一说完,似是心事完全放下,头一歪,又昏睡过去。

    .

    这么折腾一夜,天色都快亮了。狄叶飞生病这种小事自然不会有人禀报给夏将军,但夏将军的心腹王副将知道了,清早还是告诉了夏鸿。

    夏鸿本身并不是尖酸刻薄之辈,只是他为人正派,看不惯妖风邪气,本来一个汉人在鲜卑军中立足就难,若再弄出些什么不好的名声,更是艰难,所以格外注重荣誉,对狄叶飞这种不男不女之人就有些偏见。

    但真要弄出人命来,就不是他想看见的了。

    古代大部分会死人的疾病在死亡之前都是持续高烧,他一想狄叶飞白天本来就受了罪,又被他的话一堵,万一不想活了,活生生病死也是有可能的,当下就嘱咐王副将安排医官好生医治他,早上去校场也不必去了,先在营帐里把病养好了,处罚暂时记下,等病好了再罚。

    王猛本来就对狄叶飞这个人颇多感慨,他和夏鸿不同,夏鸿好歹还是汉人大族出身,他就是一个世居住北方的汉人家庭出身,魏国立国,他作为最早的一批汉人被收归军户,在军中也受过不少歧视,直到成为夏鸿的亲兵,才得以施展自己的抱负,成了一名将军。

    这世上,有些歧视和敌意会同岁月一般流逝,有些则不会。对于“异类”的排斥,王猛比任何人都要了解。军营比外面的世道压迫更多的东西,它会压迫柔情、压迫弱质、压迫美貌、压迫和军中所需的一切不相同之物。

    王猛虽是个汉人,但他找对了主将,他找到了“同类”,得以生存的很好。不幸的是,狄叶飞不可能再找到比他还美的主将了,而觊觎他美貌,认为那是优点的人,狄叶飞多半也不会屈服。

    所以当“花木兰”这个异类出现时,他立刻就知道这个人不会仅仅只做个小兵,过着浑浑噩噩的日子,那么,归顺不了“主将”,就找一个强大的“火伴”,也不失为生存的法子。

    王猛觉得狄叶飞今日会病成这样,和他也逃不了关系。他想当然的把狄叶飞凑到花木兰一伙儿,结果让武艺高强的花木兰等人为他出头,方惹出今天的祸事来。

    他心里是这么想的,自然不免对狄叶飞更加关心,无论求医送药,还是花木兰想要热水热毛巾,火盆烈酒等物,他都想法子送来。

    以至于到后来,王副将派人小心的把狄叶飞送到医帐去了以后,就连那罗浑这样冷面冷心的人都忍不住叹了句:

    “这个王副将……看起来是个好人呐。”

    军中这么温和的将领很少了。

    更何况还讲道理,也不用怪异的眼光看狄叶飞。

    “是个好人,而且是个很可靠的人。”花木兰先前在王猛手下当了许多年的杂号将军,自然知道这是个有勇有谋又有宽宏之心的好将军。

    就是死的早……

    咦?他死的早吗?

    究竟怎么死的?

    贺穆兰绞尽脑汁想了起来,大约是因为死过一次许多记忆模糊了的原因,她怎么想也想不清楚到底王将军是怎么死的了。

    “罢了……这人情我记下,若日后有法子,我……”贺穆兰小声嘀嘀咕咕了起来,“我去救他?哎哟,他到底是怎么死的啊?好像不是战死的?”

    “你们几个……”

    副帐外的帐兵鱼贯而入,将贺穆兰等人捆了起来,往外押去。

    “校场受罚!”

    ……要死要死要死要死。

    千万不要是脱裤子打臀杖!

    贺穆兰一张脸黑到不能再黑,心比黄连还苦。

    .

    好在夏将军大概考虑还要留点人去打仗,不能罚重了,所以所有人都只是被鞭笞了十下,而且大多抽在肩背等处。

    贺穆兰长这么大没挨过这样的打,十鞭下来,满身冷汗,还要强忍着不要像旁边的人那样哎哟哎哟乱叫。

    自己军中行刑没有刑军的刑官曹那么狠,虽然人人抽了十鞭,但都没有破出口子,也不可能感染,只是淤红一片,要养上一阵。

    由于贺穆兰和那罗浑、狄叶飞三人是伤人最多之人,军功也被扣了一半,暂时戴罪立功,没有降到杂役营或者新兵营去,但丢人是肯定的了,吐罗大蛮就差没有哭着回去。

    万幸的是,狄叶飞毕竟年轻体壮,心思放开了一点后,病倒是一天天好了起来,只有那一夜最为凶险。

    只是贺穆兰这一群人都受了伤,白天操练加上身上的伤势,虽然没加重伤势,但几日后的大比却是不想参加了。

    大比若成绩太差,反倒不如不去。反正三个月后还有,到时候再来就是。

    贺穆兰回想了一下,花木兰一鸣惊人那次,似乎也是下一次的大比,升入正军后饿得不行那次。那次右军里没有那罗浑,也没有阿单志奇,所以排名是她第一,狄叶飞第二,如今有了不少过去不在右军之人,也不知道结果如何了。

    反正第一一定会是她的。

    贺穆兰身上有伤,却不上药,直说自己身体好,虽然受了鞭子,却不是很痛。但晚上还是趴着睡,原本晚上出去练武也不去了,同火之人也就知道她不是一点影响都没有,大概是为了维护“火长”的面子,兀自逞强。

    几个人私下里偷偷想着该怎么扒了火长衣衫让他乖乖上药,狄叶飞却被送了回来。原来在医帐被巫医熏了半天药草后,狄叶飞被证实宣布“妖邪”已出,可以回去了,他在医帐天天听着外面鬼哭狼嚎,再大的病也巴不得好了,赶紧回了营帐,只是精神还不是很好。

    再过了几天,狄叶飞神色更差了,贺穆兰等人十分奇怪,先想着大概是他担心好了以后的刑罚,可等他领了鞭子回来,那神色还是越来越焦躁不安,同火忍不住就问了。

    “狄叶飞……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不会还在伤心夏将军的指责吧?

    “你们看……”狄叶飞欲哭无泪的指了指自己的下巴,“这都快半个月过去了……”

    “咦?看什么?什么都没有啊?”若干人眯着眼看了半天,挠了挠头。

    “笨!”胡力浑喜笑颜开,“就是因为什么都没有啊?”

    “你们在打什么哑谜?”

    吐罗大蛮也凑过去看了下。

    “哎呀,狄叶飞,你这胡子怎么细的跟羊毛似的!”

    “狄叶飞?狄叶飞你怎么了?你别吓我!”

    若干人众人叫唤了起来。

    “火长!火长!你别顾着热饭了!狄叶飞吐血了!”

    狄叶飞络腮胡计划,失败。

    作者有话要说:

    狄叶飞他本来就毛发少的可怜,没长出来就刮掉还好,长出来更打击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