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127章 救人一命

第127章 救人一命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贺穆兰所在的黑一和其他两支百人队扫清了这支柔然游兵,开始留下来打扫战场。

    所谓打扫战场,就是花木兰的亲兵陈节所说的那一幕:

    “我也见过不少战死之人,他们的东西都被瓜分了个干净。衣服、战马、武器、铠甲,拿走他们的有蠕蠕,也有自己人。”

    “每一个人都是全副武装的进了这座大营,渴望着用手中的兵器建功立业。可到了最后,别说尸首,连能够立衣冠冢的东西都没有。”

    贺穆兰是法医,是从各种凶杀现场和尸体中查验真凶之人。她虽行的是破坏尸体之事,为的却是最终的真相。

    她从不认为自己曾经破坏死者的身躯是种罪过,她知道有许多同行在解剖前都会沐浴更衣,有的还会念念经什么的,可是她从来不这么做。

    若真有“好兄弟”,找的也不会是他们,而是那些让他们无辜枉死之人。

    可是眼前这一幕,和正义无关、和真相无关,甚至与仇恨都毫无关系。

    每个人都高高兴兴的在战场上翻捡,从这群同袍的行为中,贺穆兰瞬间就理解了为什么强者的军功最高。

    因为最强者根本不需要自己去和别人抢“军功”,别人会安静地等在一旁,由你先挑选。

    最强者拿的最多,自然军功最高。

    黑一的百夫长先挑。他杀的不多,但他份位高,而且花木兰所在的黑一“一火”也给他长脸,所以他先拿,没有人有意见。

    在他之后,就是战功最为卓绝的贺穆兰了。

    “火长,你怎么愣着?我们杀了这么多蠕蠕人,军功足够升入正军啦!”杀鬼难以抑制声音中的兴奋。“大部分都是你杀的,你看看,哪些是你干掉的!”

    所谓“哪些是你干掉的”,便是让她挑选甲胄最齐全、兵器最好,看起来富有一些的尸体,待她挑选完,割完首级挂在马后,其他人才会开始动作。

    贺穆兰看着一地的尸体,没有任何兴致和任何人去讨论这件事。

    可是她现在是火长,其他人都眼巴巴看着她,她也不可能扫兴到说“我不挑了”这样的话,所以她伸手一指若干人。

    “你。”

    “我?”若干人莫名其妙的一指自己。

    “你一直跟在我旁边,你来帮我挑吧。后续的事情也交给你了。”

    打扫完战场后,便是割首级带回去记军功,大魏还没有先进到有专门的军功官记录军功,因为鲜卑军中连识字的人都很少。

    “我?我?”若干人跳了起来,“为什么是我!我又不是你的亲兵!”

    “因为我救了你一命。”

    贺穆兰成功地用这一事实堵住了他的抗议。

    “我现在很累,交给你了。”

    她刚刚从入武状态里出来,人确实疲累的很,却没有她表现出来的疲累。

    大战之后,离开入武状态,各种困惑自然而然也会出现。

    例如“这些人真的是我杀的吗”、“我居然也可以这么残忍”之类的想法不停地钻入脑海里,她知道自己的价值观和这个世界的价值观又发生了抵触,所以只能远远离开,暂时将自己脱离一会儿。

    她无所畏惧,却制止不了疑惑的产生。

    智慧的代价是矛盾,这是人生对人生观开的玩笑。

    贺穆兰走开了,若干人嘟嘟囔囔地在尸体堆里翻捡,他出生大族,虽然鲜卑人再怎么大族也没汉人世族的积累,可是眼光还是有的,好东西差东西一眼就分的出来。

    若干人咬着牙弯下腰去,搜着那人堆,在尸体堆里挑选了一会儿,拣出十来具尸体来,当做是贺穆兰的军功。

    其他人见他帮着花木兰挑完了,欢呼一声,开始进行“扫荡”。

    “老子为什么要做这种事……”他把碍手碍脚的东西掀开,开始找寻这些尸体身上值钱的东西,再把完好的甲胄和随身的短兵刃卸下来。

    他抓着自己的宝刀,开始一一砍下他们的脑袋。他的刀是他阿爷曾经用过的佩刀,吹毛断发,不过是微微用力,那脑袋就咕噜噜滚下来,滚在他身边一圈。

    若干人有些恶心地踢开几个头颅,嘴里还不忘碎碎念:“难怪我阿兄说到了右军只有自降身份的命,我这么奋勇杀敌……”

    突然间,他愣住了。

    杀什么敌啊!

    他有杀过人吗?

    一直给围着砍,都还不了手,还是同火救下来的。

    搞半天,这堆尸体里都没自己的份儿?

    摔!

    全给花木兰忙活了!

    贺穆兰从一群忙活的同袍们身边走过,他们有的已经开始剥掉死者的鞋子。

    柔然人穿的都是皮靴,这些鞋子又暖和,走起来又轻稳。柔然汗国里有高车一族,这一族善于冶铁,做出来的兵器不弱于汉人,有时候在柔然人身上也能搜到一两把。

    这无疑是敌人的噩梦,同袍的狂欢。

    她将马留在了原地,想着更远一点、没有什么血腥味的地方走去。

    贺穆兰检阅的是一条说不清令人多么厌恶的死人队伍,她踏着血泊往前走,想要找找看有没有活下来的什么人。

    贺穆兰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升上这样的想法,也许潜意识里,她觉得自己杀了人,应该用“救人”来弥补自己的罪孽吧。

    她竖着耳朵,想要听清楚这些尸体里的动静。但是她觉得这估计是种枉然,在同袍打扫战场寻找战利品的时候,有活着的同伴早就被救出来了。

    可也许是老天听见了她内心的声音,就从她身侧的不远处,发出了一声细不可闻地碰撞声。

    这是金属碰撞的声音,绝不是她的皮靴踩在地上会发出的,所以她静下心来,在四周一片喧哗的动静里竭力去找寻那碰撞声。

    咣。

    咣。

    咣咣。

    贺穆兰猛然后退,找寻自己人的尸体。

    “是不是有人还活着?无论是什么声音,再弄出几声!”她大声叫了起来,在听到的方位开始翻找。

    一具具没有了生命气息的尸体被推了开去,只有咣咣咣的声音依旧在传出。她从一个微微凹下去的地方拖出了一个全身是血的人,此人脸上血迹模糊,大腿上有一条长刀或者其他什么兵刃砍出来的伤口,血流的到处都是。

    他还能动,多亏与有些尸体和马的尸体在他的上方交叉形成了一个空隙,所以他没有受压,也没有被人发现补上一刀。和大部分被砍掉了脑袋的自己人比起来,他是幸运的。

    只是流血过多已经使他意识模糊,也没有力气推开身上的尸体堆。贺穆兰听到的咣咣咣的声音,是他拿手中的断刀去敲尸体堆里死人兵器的声音。

    ‘为什么……’

    此人支撑了许久,就想着外面有人能把他拉出去解困,此时终于见到有人将他救了出来,再看见贺穆兰的脸以后,终于像撑不住了一般,一下子昏了过去。

    “你醒醒,醒醒,你是哪一营哪一火的?”贺穆兰动作利索的解开此人的裤带,将他大腿根部捆紧,又扯掉旁边死人的衣服,一把按在他的伤口上。

    布料大概不干净,恐怕会感染。可是此时是在战场上,也顾不得干不干净了,先止血才是。

    这人穿的还不算穷酸,头上的帽盔应该是不知道滚到哪里去了,衣衫上全是血,身上压着的全是柔然人的尸体,柔然人外才是自己人,想来最先倒下的他也是一位猛士。

    贺穆兰在他腰间摸了下,没有看到军牌。

    大部分人把军牌挂在腰间,是因为为了获取军功,双方砍的都是头颅。若是军牌挂在脖子上,脑袋一掉,军牌也掉了,反倒认不出身份,久而久之,大伙儿情愿放在裤腰带上。所以才有“把命挂在裤腰带上”之说。一来是指首级可以挂在裤带上,二来则是表示着自己身份的军牌。

    此人腰间没有军牌,倒让贺穆兰愣了愣,也没有多想,只一把将他抱起,向着同火那边狂奔。

    “那罗浑!狄叶飞!阿单志奇!这还有个活的!”贺穆兰一边跑,一边朝着同火们呼喊。

    在战场上割首级有什么了不起的?

    了不起的是救到了同伴。

    贺穆兰顿时觉得面前打开了一扇新的窗户,一扇足以赎罪的窗户。

    她身上属于花木兰的那一面让她奋勇杀敌,无愧于花木兰“虎威”的称号,她要在战场上活下去,不至于像是第一次死的时那般凄惨无助,她需要活下去才能救下更多的人。

    但是要在右军这种地方出人头地,出色到足以让皇帝注意,她就需要杀人,消灭掉不计其数的敌人。

    唯一庆幸的是,这场战争并非侵略,而是反击敌人几十年来的骚扰和劫掠,这让贺穆兰的价值观稍稍好受了一点。

    可是贺穆兰身上属于现代人的那一面也在同时不停的拉扯着她。

    她曾是保护群众生命安全的司法工作者,是伸张正义的“尸语者”,也是因为接触过无数失去生命的躯体,而愈发了解生命价值的普通女人。

    贺穆兰这倒霉的穿越经历,决定了她必须为自己根本不在乎的“军功”,而做出和之前所作的事情正好截然相反的举动。

    她曾是破坏者,可那是正义的。

    而现在,所破坏着的一切,是让她难以忍受的不义。

    但是她除了会杀人,也是会救人的。

    就算她只是个法医,人体解剖学、病理学、内科学、外科学、儿科学、妇产科学这些临床医学她也是学过的,她也曾临床实习过半年!

    她在法律之前,先是个医学工作者。

    救人,救人也是她的本行啊!

    贺穆兰抱着那个奄奄一息的人,欢快地朝着同火们奔跑着。冷风的清冽,呼吸到流畅空气的舒爽,让她的脸上露出动人的笑容。

    她在一大群人诧异的表情中,将那个奄奄一息的人放在伤兵之中,指着他大声问道:“可有人认得这个人?我在前面的地方把他翻出来的。他大腿中了一记,割破了血管,应该是因为这个而跌下马的。”

    她举目四顾,许多失去了同火的新兵们都满怀希望的跑上来掀开他的乱发,期望在花木兰这找到熟悉的同伴,结果他们一个个满脸焦急期许的跑上来,又一个个摇头叹气地离开。

    “都不认识?”贺穆兰傻了眼。“他倒的地方,身上全是蠕蠕,应该是个猛士才对,你们都不认识吗?”

    黑一和黑四、黑五的百夫长都走了出来,他们管着三营的三十个火,手下的人自然是人人都认得,可是却不认识这个人。

    “是不是黑二、黑三掉队的?”若干人想起一个可能。火长,我们是五队出战的。黑二、黑三追的急,说不定落下几个倒霉蛋。”

    黑三确实有落下的,因为没有同火相助,一开始就被砍成重伤,躺在地上生死不知。贺穆兰看了看这些伤兵,向几位百夫长问道:

    “如今我们已经追不上蛮古将军了,后路也已经清扫完毕。如今该如何是好?”

    军令是要求他们抗击扰边的柔然人,结果这群柔然人见到大军就四散而逃,各军将军也朝着各个方向追赶,蛮古跑的最早,影子都没了,黑营只是新兵营,可没有斥候和传令官,现在前后无助,真不知道如何办才好。

    百夫长是他们之中位阶最高之人,三个百夫长商议了一会儿,想到新兵锻炼到现在应该也足够了,便发号施令。

    “既然蠕蠕已经被击退,我们回营。”

    贺穆兰上了马,微微觉得不太对劲。

    她的马鞍边挂着枪索,箭囊却是在马前,如今马后却多出两大包东西,鼓成好大一团。

    她起先以为是战利品,没有多想,控马就往大营的方向跑去。

    等马儿跑动起来,战马的颠簸和冬日的寒风掀翻了若干人好意搭在后面的一大团布,那些狰狞的头颅也就一下子显现了出来。

    贺穆兰只是回头看了一眼,就立刻扭过头去,不愿再看。

    ‘这就是战争。’

    贺穆兰告诉自己。

    ‘战争是不义的,但是要在战争中活下来的人却无所谓义与不义。我并非为了自身的*而战,而是为了生存而战,此非不义。’

    何况,我今天还救了一个本该必死之人。

    贺穆兰嘴角微微翘起。

    贺穆兰所在的右军黑营率先回了大营,自然是引起一片侧目。

    尤其是贺穆兰马后那一大串首级,密密麻麻坠在马屁股后,犹如开了一堆由人头组成的血肉之花,更是让目睹者都为之震惊,继而对这个瘦长的汉子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战场上杀人,绝非容易之事。敌人会反抗,会和你比拼本事,往往一战下来,除非苦战,斩获首级三四个已经是顶天,像这样挂成一排,已经是新兵中了不得的战绩。

    要知道从军功一转到军功二转,也不过是斩敌十人而已。

    贺穆兰就这一战,已经足以有二转的军功,升为新兵的百夫长了。

    贺穆兰并不觉得高兴,她只想赶快找到黑山大营那处屠宰鸡鸭牛羊的热水间,赶紧洗个澡。

    身上的血腥气味已经笼罩着她,让她难以忍受。

    他们回到右军时,右军的营门旁早就守候着今日没有出战的新兵们,待看到他们的战绩,顿时喝彩了起来。

    “果然是黑一,这么多人头!”

    “看那边,那匹马上全是武器!”

    “我的天,花木兰那火怎么牵了这么多匹马回来?三十匹有了吧?发了发了!”

    军营里一片欢声笑语,待知道他们跟丢了蛮古,许多校尉都不吃惊,反倒对他们十分同情。

    想来蛮古不照顾新兵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人人都已经习惯了。

    对于遭遇了游兵还能斩获甚多,他们更是表现出十分佩服的样子来。

    贺穆兰和一群同火回了营帐,他们之中除了胡力浑肩膀上有处小伤,其他人人都没有什么受伤,贺穆兰撕了胡力浑一件单衣,将他肩膀上的伤口捆绑了起来。

    “咦,火长,你会医术?”

    胡力浑见到肩膀上裹得漂亮的伤口,很难不控制自己往这种猜测上想。

    “嗯,学过一点。”

    贺穆兰随口回答。又把胡力浑单衣剩下的部分继续撕扯了起来。

    “火长,你撕我衣服作甚?”

    “撕成长条,煮过后晒干收起来。下次再出战,把这些带上,若是你们受了伤,打扫战场的时候顺便就包扎了,免得和今天那人一样,没给柔然人砍死,倒先流血流死了。”

    “啊,火长,你可真是懂得多啊。”

    胡力浑满足的看着自己的单衣被贺穆兰随手撕成长条。

    “那你应该撕我的衣衫才是。”若干人最倒霉,马后一个首级都没有,火里怕他面子上过不去,加之他们的马也没有地方放战利品了,就让他的马载了大部分战利品回来。

    此时他提着大包小包进来,一听到贺穆兰的话,顿时插嘴:

    “胡力浑几个月不洗一次澡,他那衣服,煮都煮不干净。我那还有新衣,你拿去撕吧。”

    贺穆兰抓着胡力浑单衣的手一顿,将眼光移到他的肩膀上。

    “别,别,火长你可别给我重新换!”胡力浑连忙求饶,“我觉得好的很,不需要换,真的!”

    再撕开一次,又疼又麻烦!

    “会感染。”

    贺穆兰跳起来。“会拦掉的!”

    “我身体好的很,不会烂!”

    胡力浑开始在帐篷里乱跑。

    “你莫跑,若干人,把你的衣服给我!”

    “好咧!”

    其他人大战过后已经累得要命,横七竖八躺倒一片,胡力浑在铺席间乱跑,贺穆兰一下子担心踩到这个,一下子担心踩到那个,追追闹闹间,负责送伤兵去医帐的普氏兄弟脸色苍白的进了帐篷。

    “火长,火长,我们救的那人醒了……”

    “醒了吗?是哪个火的……”

    “火长,那是个蠕蠕!”

    柔然人里也有和鲜卑人同祖同源的,长相毫无二样,混在一起时,根本看不出什么不同。

    但是柔然人就是柔然人,一张嘴,一问话,破绽自出。

    “蠕蠕?”

    贺穆兰闻言心中一沉,脚下没有注意,踩到了狄叶飞,后者痛呼一声,重重拍了一下贺穆兰的腿。

    此时贺穆兰已经感觉不到狄叶飞对她的“攻击”,心中荒突突的。

    “那人现在……”

    伏倒在他身上的柔然人,柔然人外死了的魏兵,还有他身上没有的军牌,一幕一幕,突然闪现在她的眼前。

    “是蠕蠕,还有什么好说的。医帐里的卫士把他拖走问了一番,直接就在空地上砍了!”

    普战脸色不是很好。

    “火长,他们会不会怪罪我们救错了人啊……”

    .

    嘭。

    那一扇窗户关上了。

    作者有话要说:嗯,贺穆兰和花木兰走的路是不一样的,她是我的女主角,花木兰是我的偶像,而我这个人吧,对偶像总是各种很好很好的,对自己笔下的“女儿”就比较变态。比如说尿崩的顾卿,啊哈哈哈。

    对了,本文是有CP的,虽然我比较慢热,而且感情总不是重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