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122章 能者多劳

第122章 能者多劳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黑一,右军新兵营里的第一,公认的随时可以升入正军之人。莫小看新兵营的第一,要知道,正军的第一,百夫长里的第一,千夫长里的第一,最早的时候,也都是新兵营里的第一。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一个人的成就如何,很多时候在新兵营里就看出来了。

    典范,是一个可以催促着人不停向前的力量。

    所有人都仰望着、期待着。比试时,会点你出来做演示。操练时,下意识都以你那火作为基准。人人的眼光又羡又恨,既是羡慕,也是厌恶,你的名字会不停的被人反复念诵,每个人见到你不是露出“久仰大名”的惊叹,就是“原来也不过如此”的鄙视。

    贺穆兰从来没有被这么多人期望着。她从上小学开始,成绩只能算是中上,若不是并没有表现出什么过人的天赋,她爸也不会一天到晚愁着她日后能做什么,最终在她大学的时候让她填报法医学的专业了。

    冷门专业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他可以帮她把坑找好,跳进去就不用出来了。

    她从未名列前茅,也没做过什么“第一”,所以,当无数人看着她,在她的身上贴上“右军新人第一”的标签时,她的压力可想而知。

    这不是幼儿园里抢一朵小红花,也不是上学时拼什么班长,这是一个强者为尊的地方,无数眼睛看着你,窥伺着你,看你做到什么地步,等着你倒下的时候踩着你上去。

    这一切,甚至连掩饰都不需做。军营的一切,都干脆利落的让人一目了然。

    就算是贺穆兰所在黑一的一火里,几个伙伴间自己都会相互比较。那罗浑是家传的枪术,阿单志奇是用枪,普桑普战两人也用的是长枪,胡力浑虽然用的是矛,其实和枪没什么区别。

    对了,贺穆兰用的也是枪,谁叫她穷呢。

    这一火里,大半用的是枪,你的枪快,我的枪狠,你的枪法好,我的枪法势大力沉,哪怕只是相互切磋,心中都要比较。

    花木兰曾经存在的火,是一个实力普遍偏弱的火。她是其中隐藏的王者,是久久才出鞘一次的利剑,所以每一次出鞘,总是让人特别惊艳。

    而贺穆兰不是,她是已经亮出去的利刃,人人都要打量打量她的剑刃锋不锋利,剑身是不是强韧,能不能渴饮敌人之血。

    当然,你打量剑身是没问题啦,可是要打量……

    “你到底在干什么!”贺穆兰忍无可忍地拍掉吐罗大蛮伸出来的手,一记肘击震的他后退数步。

    “一早上你就绕着我屁股后面转,到底要摸什么?”

    难不成他们看出自己女人的身份了,想要验明真身?

    贺穆兰心中突然一凉,脸色也渐渐冷了起来。

    她与花木兰差这么多吗?花木兰可以在军营中藏上十二年不让人知道她的性别,她就只能藏上几天?

    “老子就想看看你鸟儿有多大!”吐罗大蛮咧着嘴叫嚷了起来。“他们说你力大,腰力肯定也强,我们几个比过了,果然是鸟儿大的力气更大些,来来来,让兄弟们看看,到底力气大成这样的是不是比别人多个头!”

    “多什么头?”贺穆兰将吐罗大蛮一把推到旁边,开始系皮盔的带子。

    咦?

    啥?

    贺穆兰猛然一下子反应过来。

    比什么?

    他们都比过了?

    到底是怎么比的,哪些人比的?

    贺穆兰木愣愣地看着早上还留在屋子里的众人。除去每天清晨都要出去练戟的狄叶飞、永远不合群的那罗浑,其他众人都在屋子里。

    想到他们早上一溜人出去嘘嘘方便,顺便再比一比……

    ‘那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你小子还装傻……”吐罗大蛮诡笑了起来。“不是特别大就是特别小,哪个?哪个?一定是特别小吧?”

    “恩,特别小。”

    都没有。

    贺穆兰不怎么在意的回答。

    谁料她答的这么随便,吐罗大蛮反倒不以为他小了。

    真小的人,应该自卑的立刻跳脚才是,而不会这么若无其事。

    该不会……

    吐罗大蛮用余光瞟了眼贺穆兰的K下。

    不会真的和他的力气一般大吧?

    那得多大啊!

    说话间,狄叶飞进了营帐,放下手中的武器就开始喝水。

    狄叶飞喝水的姿势总是特别优美,他用那修长的手指捏住水囊的长颈时,人人都希望他的手捏的是什么特别的东西。

    “咦,刚才说的那么热闹,到底说什么呢?”

    狄叶飞见他一进帐,所有人都不说话了,随口一问。

    “我们在讨论哪个的鸟最大,目前看,好像是花木兰的最大……”吐罗大蛮刚说一句,被胡力浑扔了个磨刀石过去砸个正着,待他意识到和他说话的正是男装丽人狄美人,立刻不自然地讪笑:“不过你的鸟就不用讨论了,哈哈哈,哈哈哈……”

    你肯定是没有啊。

    女人嘛。

    唔唔,哥哥我多体贴,在你面前荤段子都不开了。

    狄叶飞喝的一呛,剧烈的咳嗽了起来。那脸颊顿时通红,一双碧绿的眸子也泛起水光,看起来“又羞又臊”。

    “鸟?什么叫我的鸟……”

    美人朱唇里吐出这字眼来,吐罗大蛮和胡力浑顿时就脸红了,阿单志奇也不自在的将眼睛瞟向其他的方向。

    家中的阿云啊,为夫对你真是情比金坚,每日里诱惑如此巨大,我天天都在饱受煎熬,恨不得赶紧回家去抱你一抱才是。

    他和满军帐大光棍不一样,他是真正的开过荤有过正常夫妻生活的,孩子都三岁了,见到美女想到的也比别人更多。

    真是阿弥陀佛。

    “什么叫我的鸟就不用讨论了?”

    “含羞带臊”的狄叶飞其实是气红了脸,这个十九岁的少年当下一扒裤子,露出自己的马赛克来,不甘示弱地说:“老子也是男人!不小!”

    “唔,咳咳咳咳咳……”

    贺穆兰当下一锤胸口,吐血三升。

    虽然知道狄叶飞以前经常喜欢在营帐里遛鸟以示自己是男人,可是这般形象破灭真的好吗?

    尤其贺穆兰还和后来那位冷艳的镇西将军相处过,霸王花一下子变成逗比人妖男的感觉太惊悚了!

    狄叶飞同志天生毛发少,所以皮肤才显得尤其光滑,可连那里都没有几根,那真叫一个一览无余!

    贺穆兰仰天巨咳,咳的震天动地。

    她还以为自己反应够大的了,结果其余诸人的反应比她还大。

    胡力浑当场就“嘤哼”一声,脸色苍白地倒在吐罗大蛮的怀里。普战普桑两兄弟互相搀扶着才勉力不倒下去。

    阿单志奇的表情就像是看到仙女突然K下长了个大象鼻子,哆哆嗦嗦的摸了摸自己的眼睛,在确定不是眼花以后顿时有自戳双目的冲动。

    此时那罗浑刚刚在外面不知道做什么回来,一掀营帐的帐帘,就看到碧眼儿媚眼横波,瞟了他一眼。

    那罗浑顿时如同全身触电,酥的脚底都在发麻,再一看……

    刷拉。

    这一定不是在很的。

    那罗浑木讷地放下帐帘,继续出去游荡了。

    狄叶飞从一入军开始就被人各种调戏,传言也越传越是怪异。从一开始别人只是觉得他女扮男装,到后来笃定他就是女扮男装,再到后来无论什么时间都有人想要和他一亲芳泽,狄叶飞已经憋屈的快要变态了。

    此时他乍一暴露,见到众人吓得魂飞魄散的表情,心里涌上一股难以言喻的快感,这快感扭曲的他表情更为倨傲,他微微昂着性感的脖子,抖抖□,骄傲地把自己的某物收了起来。

    “哼!”

    被小爷的尺寸吓到了吧!

    .

    “一火出列!一火!”

    负责操练黑一新兵的是右军中的猛将乙弗蛮古。这是一位典型的鲜卑猛将,最喜欢冲锋陷阵。

    人人都笑称他除了脑门没有伤口,身上就没有哪一处无伤的,是个养伤时间比出战时间还多的家伙。

    他也享受杀戮和伤痕,嗜血的*让他底下的小兵怕他比怕敌人还厉害。

    贺穆兰听到蛮古发怒,心中咯噔一落。

    因为早上狄叶飞刺激的那一出,他们火里的人都在魂游天际中,只有她因为有花木兰的记忆“打底”,对狄叶飞偶尔的恶劣略有准备,没有太过出格。

    可是一到操练时候,他们这火除了他和狄叶飞,其他人不是同手同脚,就是动作慢半拍,就连平时最认真的那罗浑,也一副被鬼上了身的样子,平日里的阴鸷全部变成了“!!!”的呆囧表情。

    蛮古点出一火,拿起鞭子劈头盖脸就把他们抽了一通。

    “早上没吃饭?嗯?还是昨晚上都没睡?啊!”

    即使是莽汉蛮古,在抽狄叶飞的时候也避开了他的头脸,可见他的那张脸杀伤力有多么巨大。

    贺穆兰被抽的时候稍微换了个角度,尽量让鞭子甩在肩膀这样有皮甲覆盖的地方,但对方腕力不弱,还是生疼。

    胡力浑直接被抽到了耳朵,他只觉得耳朵里一阵炸响,大叫一声捂住耳朵,只觉得整个脑袋都在晃荡。

    “现在醒了?恩?一晚上对着这个娘娘腔,把脑浆子都射出去了?恩?”

    蛮古在其他新兵的哄笑声中把黑一骂了个通,最后斥道:“你们是黑一,黑一历来不出孬种,也不出操练时偷懒的家伙!都给我到那边去举石锁,六十斤的,火长一百五十下,其他人一百下!不举完不准吃饭!二火的数!”

    一顿鞭子加举石锁,把黑一里从早上开始浑浑噩噩的众人彻底惊醒了。

    能不惊吗?

    石锁一百下,晚食都不要吃了!

    怕是连拿碗的力气都没了!

    二火比他们还要郁闷,陪着数这种事吧,最得罪人。而且他们也想早点吃饭,练了一早上,能早点回去休息最好,下午还有马上冲刺的训练,那是要出营的,最是累人。

    一群人心不甘情不愿的跑到校场一隅,黑一众人一字排开,找到石锁就开始举。黑二的火长也是个妙人,见蛮古没注意这边,席地一坐,口中数了起来:“一,二,四五八,九,十二十三……”

    黑一众人见黑二这火长这么上道,顿时眼睛一亮,纷纷赞了声“好兄弟”,用力开始举了起来。

    贺穆兰闭着眼,只顾着默默在心中数着:

    一,二,三,四……二十三,二十四,一百一,一百二……

    “花木兰,花木兰,你一百五十下完啦!”

    黑二的火长负责数贺穆兰,他见她举得非常轻松,本就心中就已经够吃惊的了,如今他“放水数法”已经数到一百五了,可这人依然还在继续上举,黑二的火长见其他人都在看他们这边,忍不住小声提醒。

    贺穆兰睁开眼,纳闷地看着他道:“还有三十下啊。”

    “啊呀,你一定是数错了,举的这么累,数重了吧?你已经做完啦。”校场上人都没影子了,各个都已经回去吃饭了,黑二等人从站着变成坐着,盘坐变成伸长腿坐,各个都已经无聊到不行。

    普桑普战两兄弟根本就不是以力量见长,到第七十下的时候根本就已经举不起来。狄叶飞浑身是汗,皮衣外衣外衫全部都脱掉了,就穿个中衣在奋战,衣衫尽湿,若隐若现,引得黑二给他数数的那人心中大喊“艳福不浅”。

    贺穆兰不是傻子,黑二那火长这么一说,她便知道他是为自己放水。以前她上体育课时就遇见过别人给她压仰卧起坐放水的事,虽然她没要求别人这么做,但别人还是“好心”的给她减少了不少。

    说她脾气怪也好,说她死脑筋也好,贺穆兰这个人,无论是考试还是接受惩罚,从来不作弊。

    这是她父亲从小“鞭策”抽出来的教训。

    “谢过乞力火长的好意。”贺穆兰手中石锁并未放下。“只是在下心里一直这么数,若没做完,晚上觉都睡不着了。也许是我数错了吧,错了也就错了。”

    她承了黑二火长的好意,继续把剩下的三十个做完,这才抛下石锁,开始活动起整个肩关节。

    难怪花木兰身上肌肉流线感这么强,全是这么练出来的!

    多罚几次,肱二头肌都要起来了!

    她抖抖手,看着乞力火长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对他笑了笑,转身去看其他火伴怎么样了。

    吐罗大蛮居然已经举完了,像是水洗出来的一般躺倒在校场上,浑身上下都是土和汗融合而成的泥,大口喘着粗气。

    阿单志奇已经到了第九十几个,咬牙在硬撑,两只手一直在哆嗦,好几次都没有举起来,反倒差点砸了脚去。

    其他众人也没有哪个更好一点,狄叶飞已经是半跪着了。

    古代打仗,个人武艺倒是其次,更看重的是忍耐力和臂力。打仗是很累的,常常从早上出发,到下午才能和敌人交锋,那时候可能饭都没吃,人和人打架不是赛跑、举重这样的事情,砍杀一两个人以后,可能连手臂都举不起来了,因为敌人是会反抗,是会和你拼力气的。

    贺穆兰大约知道这样的道理,也知道蛮古为什么非要他们来举石锁。无论他们在之前想些什么东西,在举完这个以后,都已经累到不可能再胡思乱想了。

    贺穆兰静静地等所有人都举完了,仗着自己力气未尽,连扛带拖的把几个累得已经无法自己站立的火伴带回了营帐,黑二众人见他们都走了,也如释重负的站起身来,互相揶揄着回营帐喝水吃饭。

    “哎呀,你数狄美人,狄美人是不是女人?衣衫都湿了,你见没见到那个?”一个黑二的新兵猥琐的伸出双手,抓了抓。

    “没有。一点凸起都没有啊。”那人摸了摸下巴,“莫非是个平货?”

    “就算看着那腿、那腰和那脸,都直的起来啊。你给他少数多少?”

    “十一二个吧。”

    “这么少?我都给我那个少数了二十啊。

    “这不是想多看看狄美人嘛,哈哈哈……”

    “火长?”

    “恩?”乞力真看了看自己的火伴。

    “我看花火长还有力气站起来把人扛走,是不是你少数的特别多?他不是举一百五十下吗?那应该比其他人还累才是啊!”

    “我是少数了三十个。”乞力真喃喃自语。

    “我说吧……”

    “可他自己没少数,把一百五十个做完了。”

    “什么?怎么可能!”

    六十斤的石锁,平日里他们操练,大多是举二十下,举到胸便可以。这人举了一百五十次,居然还能直着回去,还能把同火再扛回去!

    “是真的。”乞力真比他们还要惊讶,因为他是亲眼看着他抓举的。那样子不像是受罚,更像是正常的锻炼一般。“我亲眼所见。”

    黑一,冠军,果然名不虚传!

    “下次出战,若是可以……”乞力真望了望身后露出各种怪异神色的火伴,“大伙儿跟好黑一,遇险以后,尽量往花木兰身边靠。”

    “火长说这话好丧气。”

    “你懂个屁!这种人,早点混个脸熟,以后你活下来的机会都比你多些。战场拼杀,自己都危险万分,凭什么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一个毫不相干的人?”

    乞力真是出战过好几次的人了,见他不以为然,立刻就点醒了他。“我们都在一个百人队,总有并肩作战的时候,你愿意身边是只猛虎,还是羊羔?”

    这下子,黑二的人都明白了。

    ***

    此刻,猛虎君正认命的做孝子贤孙中。

    无论她怎么解释自己没偷懒,同火里的人都不相信她真做满了一百五十个。被放水的诸人纷纷露出“那怎么可能”的表情,就连最厚道的阿单志奇,都嚷嚷着“火长我们真的连抬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你就让我们躺着吧”。

    “我……&……¥……&¥%……#%!”贺穆兰在心中胡乱咒骂了一通,不知道是气自己干嘛坚持原则,还是气黑一的同火接受同袍的好意接受的这么心安理得。

    她以前一直以为他们都是认真、严肃、铁血的军人,就如后世那些钢铁之师表现出来的样子。

    真穿到军营里,她才发现,无论外表多刚毅、多男神,妈蛋……

    都是一群大老爷啊!

    “火长,我抬不起手了,喂我吃吧!”胡力浑眼睛都睁不开了,可是腹中唱着空城计,根本睡不着,只好使唤贺穆兰。

    她想了想,也觉得好笑,端起一碗饭,也不用筷子和勺,直接把碗扣在他脸旁边。“给,不用我喂,你自己伸舌头舔!明天还这样,我求人帮我做一堆大饼,中间掏空了,给你们挂脖子上,一歪头就能吃到!”

    “还可以这样?”阿单志奇大吃一惊,想了想后猛点头。“那火长,记得多做几个,下次练过头了可以这么干!”

    ……

    还真是给坡就滚啊!

    “火长,把我皮甲脱了吧!”

    “火长,我脱得就剩单衣了,冷啊!”

    “火长,我要喝水!”

    “火长!我……”

    火长你妹啊!

    我是火长,不是幼儿园园长!

    贺穆兰把手中的皮袄往狄叶飞脸上一丢,看了看一直没说话的桑氏兄弟和那罗浑。

    冷面人还是有冷面人的好处,至少不会折磨……

    “火长……”那罗浑懒洋洋地开了口。

    他肩背痛的连扶着地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你又是什么毛病?渴了?饿了?热了?冷了?”

    贺穆兰刚在心里夸他,他就开始作了!

    “我要尿尿……”那罗浑晃了晃,“快憋不住了,火长,你帮我把夜壶拿来,帮我接一接……”

    啪!

    贺穆兰直接甩帐子出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吃饭去了,二更在下午。

    小剧场:

    “我们都在一个百人队,总有并肩作战的时候,你愿意身边是只猛虎,还是羊羔?”

    贺穆兰:……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