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114章 周而复始

第114章 周而复始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坐在织机前,贺穆兰的感觉很复杂。

    这就像你原来有一个满级、橙武的力量型英雄,还骑着拉轰的坐骑,仓库里满是游戏币,满地图小伙伴都求你带的时候,服务器突然回档了,你一夜之间回到解放前,要等级没等级,要装备没装备,坐骑是家中养着的老红马,最糟糕的是……

    你还没转职成英雄,只是村民甲。

    贺穆兰搞不清自己是和上次一般在幻境里,还是真的回到了过去。但她想了想,觉得那寇天师就算是本事再强大,也不可能把一个人丢到过去,否则他还要找她来找寻什么答案,直接自己回到过去改变历史就是了。

    因为抱着这样的想法,贺穆兰心理上没什么负担,过的也非常轻松。

    不就是幻境嘛。上次她从幻境里出去,只是一眨眼间。

    但即便如此,贺穆兰还是有些不适应。

    比如说……

    面前这玩意儿怎么用?

    贺穆兰有些呆滞的坐在织墩上,翻遍花木兰的记忆,也找不到这个东西该怎么用。换成任何人十几年不碰这玩意,估计那点记忆也都早抛之脑后,找不到任何痕迹了。

    “木兰啊,今天织了几……咦?”花母走进屋子,见贺穆兰呆坐在织墩上,皱起了眉头。

    “你答应我每天至少织两尺的!一天到晚跟着你阿爷学武可不行!前两天还有人家来跟我提亲,我说你平日里爱好是织布,你至少要练熟练才行啊!”

    “哦哦哦,我这就织,这就织……”贺穆兰知道袁氏到底有多唠叨,而且她这才知道原来逼婚从十八岁时候就存在了,一时间对花木兰同情无比,一边尝试着拉开那个吊着线的奇怪装置……

    嘎吱。

    “我的天啊!你怎么又把综弄断了!”花母傻了眼。“你前几年就已经会控制自己的力气了啊!”

    贺穆兰干笑着看着那几根吊线缠在了一起,使劲踩了踩踏板。

    咯咯咯。

    “天啊!别踩了别踩了!纹综断了的时候硬踩蹑机的话,织机会……”

    轰!

    “会散架……”

    花母瞪大了眼睛。

    “花木兰!”

    贺穆兰浑身一凛,心虚的抬起散了一半的织机,将它往后抬了抬。

    “木兰,你怎么回事?你已经很久不这样了!你还要让阿母操心多久啊?你阿姊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孩子都有了,可你现在还是只知道舞刀弄剑,我叫你织布收收心性,你就这么收……”

    花母开始了碎碎念。

    “阿母,昨天又来了一张军贴是不是?”贺穆兰知道花母最在意的人是花父,所以直接祭出王牌。

    “我心也乱啊,阿母。所以我才把织机弄坏了……”

    才怪。

    花母不再说话了。好像贺穆兰站口说出“军贴”的那一瞬间,连整个屋子里的空气都突然凝结。

    三十八岁的花弧正当壮年,可是腿上已经落下了风湿性关节炎的毛病,一到天阴下雨、天气变冷,就会有刺骨般的疼痛,根本站不起身来。

    这毛病折磨了他十几年,到后来贺穆兰穿过来时,花父已经是半残废状态,一下地就要拄拐的地步。

    “你乱有什么用呢。”花母的眼眶变得通红。“现在正好是冬天,他连下地都难,军贴还是你阿弟接的。老天怎么就这么不长眼?花家那么多户,为什么就送到我们家来!”

    花家堡聚群而居,每一户都人数众多。花弧的哥哥早已战死,留下一个儿子叫花克虎,如今也在军中,再细算下来,花家已经每一户都除了不少男丁,只有花弧,早年因为受伤被特许回乡,怕是这么多年下来,军府的资料也不全了,居然要一个残废上战场。

    “阿母……”贺穆兰想起了自己来的目的。

    无论是什么答案,反正一定不会是留在家里看阿爷送死,然后被花母想办法嫁一个陌生人,过着连孩子都生不出,天天被嫌弃的日子。

    “不如,我去吧……”

    ***

    晚上。

    “不行!”花父猛地一拍案几。“我说不行!”

    “为何不行呢?我的武艺不弱,力气又这么大,阿爷您不觉得老天将我一个女子生成这般样子,自然有它的原因的吗?”贺穆兰知道只要说服花父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军贴都来了,难道您要去送死吗?”

    “谁说我一定会死!”花父鼓着眼睛。“我以前可是百夫长!手下率着十个火,屡战屡胜,否则军府也不会给我说媒,让我娶了你阿母!”

    “可是您腿有伤啊,难道您一天到晚不下马了吗?阿弟才八岁,您若是有个万一,我们一家怎么办呢?”贺穆兰拧着眉,“还有,您走了,难道让我来种田吗?反正横竖都找不到好办法,我情愿去打仗,您留在家里。”

    “你根本就不知道战场是什么样子的!你是个女人,哪怕就算扮成男人,也随时都可能暴露身份。洗澡怎么办?睡觉怎么办?以为你有万夫莫敌的力气就能……”

    “我知道!”

    贺穆兰想起花木兰的那些回忆。

    “我会小心的。阿爷,让我去吧。”

    她跪□子,曲线救国:“我会小心小心再小心,隐瞒好身份。我不会死的,我和您保证,一定活着回来,早点回来。”

    “阿爷……”

    “夫君,你让木兰去吧。”花母突然抱着儿子哭了起来。

    “你若走了,我怎么办?木托怎么办?怀朔这么多寡妇,你没看到别人家孤儿寡母日子怎么过的吗?木兰力气那般大,即使到了军营也不会吃亏,可是你那条腿……拖着那种身子怎么打仗?去送首级吗?”

    花父给花母哭的心烦,斥责声不断。花木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个劲地问“阿爷要去打仗吗”、“阿姊也要去?”之类的话。

    贺穆兰看着家中哭声,问声、呵斥声乱成一团,心里也是烦躁。

    “就这么说了!阿爷,您即使不让我去,我也会去的。您的马肯定跑的没我快,等我到了军营把名字一报,等您到了也从不了军了!”

    “你!”

    “阿爷不要担心,我知道该怎么做的。”

    “我就是不准!”

    她知道该怎么做的。

    她一定要隐瞒身份,接受官职,升职加薪,登上人生巅峰,早点见到那位拓跋焘陛下,弄清楚寇谦之要的答案。

    无非就是早点见到通关BOSS而已。

    反正都是假的,就当是玩一场真人RPG游戏,待通关之后,一切都会好的。

    到那时,花父和花母还在家里带孙女,花小弟还在伺候怀孕的媳妇,阿姊在怀柔好好的做她的长妇,花木兰也依旧是那个相识满天下的将军。

    不过是重新经历一次花木兰的人生,她有那么多记忆,还有百战之后锻炼出来的身手和身体素质,唯一欠缺的就是经验。

    经验,难道不能积累吗?

    ***

    军贴一次来的比一次急,等十天以后,花家已经连得了四封军贴。

    这也难怪,如今到处都要用兵,新兵训练起来太过浪费时间,只要征召原本营中的老兵,立刻起复,就能马上投入战斗。

    花弧原本是百夫长,一入军中,最低也是百夫长,其实活下去的几率比别人大得多,也更容易建功立业。

    只是他腿上有疾,如今却算不得什么好事了。

    花母日日以泪洗面,花父硬是咬着牙不松口,阿姊得到消息后回来过一次,待听到贺穆兰的想法,比花父花母还要吃惊。

    “你疯了,你是女儿家,在军营里要暴露了身份,会遇到什么你知道吗?”她已嫁做人妇,料想自己知道的事情比身为女儿家的妹妹要多,立刻大声的劝说她。“那些男人们会把你撕碎了的!”

    “……”

    阿姊,你说的真文艺,真含蓄。

    这一日,贺穆兰在家里劝说数次后毫无进展,心中烦闷又急躁的心情猛然爆发,站起身子穿上鞋,头也不回的跑出了屋外。

    她只是在这里呆上一个时辰,一刻钟,都觉得是浪费时间。

    她恨不得肋插双翼,立刻飞到那黑山大营去,救下阿单志奇,救下莫怀尔,救下若干人那一群枉死在黑山头的同火。

    反正历史就是这样继续的,无论他多坚持,最后都会屈服。

    何必在这里蹉跎!

    贺穆兰迈着大步,开始往集市走去。

    她要提前去看看武备。

    贺穆兰一穿越就在南方的梁郡,还从来没有到过花木兰的家乡怀朔。

    怎么说呢,这真是一个奇怪的地方,人人都带着武器,走路时迈着的步子像是要追风一般。

    好像时间宝贵到要随时追赶。

    这里女人在街上走是很正常的事情,整个怀朔城大部分都是鲜卑人和一些长得像是鲜卑人的胡人。男女都穿着宽大的裤子,只不过女人会在裤褶外穿上窄裙,男人则是直接这样行走。

    先去看看武器?

    贺穆兰想到花父交给花木兰的单刀、长枪、弓箭和皮甲。除了皮甲穿了不少时日以外,单刀和长枪在战场上都很快就损坏了。

    可是打造一把兵器很费时间,她只能想法子买一把现成的、质量过硬、够重的武器。

    怀朔有不少铁匠铺,里面有不少人在挑选兵器。

    大部分是父亲带着儿子,也有儿子陪着父亲的。

    他们无一例外的,表情都很凝重。握着刀或者剑的时候,就像是握着救命的稻草,不停的观察每一寸刃、每一处细节。

    “这个不能砍骨头。”一位老父审视完一把刀以后,和身侧的儿子说道:“因为刀锋太锋利了,经历过几场战事以后很容易砍卷。”

    那儿子摆出无所谓地态度,点了点头。

    “是这样?那阿爷你选吧。选好我带走就是。”

    这样的对话在铁匠铺里无处不在。她甚至还看到有两个男青年在挑贴身的武器,一个边挑边带着微笑问另外一个人:“你有没有什么遗言?这次我们去的不是同一个地方。”

    这般的随意,却突然让贺穆兰打了一个哆嗦。

    这一瞬间,贺穆兰突然觉得从军不是那么美好的事了。在她看起来犹如儿戏一般的RPG,这些男人也许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可怕。

    但他们都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之前不是说过了吗?若是我活下来了,我就照顾你的家人;你若活下来了,就照顾我的家人。唔,兰奴不准你照顾,就算我死了,她嫁了别人,你也不许娶,知道不?”那男人带着笑意笑着嘱咐朋友。

    “啊,瞬间觉得活下来都没什么动力了。”另一个人拿出匕首戳了戳旁边放着的皮子,待戳软后点了点头,选了那把匕首。

    “那还是我们都活下来吧。”

    .

    “这位女郎,你来小老儿的铺子是?”那店铺的老板见贺穆兰愣在原地半天,好心过来问话。

    听到“女郎”二字,一屋子年轻的男人都朝着贺穆兰的方向看去,待看到贺穆兰的长相身材,又纷纷收回视线,继续以看情人的目光看着手中的武器。

    被红果果的鄙视了……

    贺穆兰突然意识到花木兰十八岁还没有嫁出去,也许不全是因为癸水没来的原因。

    这么高挑的姑娘,大部分男人都比她矮,五官又一点都不柔和,完全无法让男人产生“□一热”或者“鼻子一热”之类到处热的遐想。

    但那又怎样……

    贺穆兰胸中升起一股豪气。

    “店家,把你店里最重的兵器拿来!”

    “好嘞!”

    “花木兰”又不靠脸吃饭!

    在那把重的要命的方铁锤被抱出来,而贺穆兰轻而易举的提起来掂量时,她又重新收回了整屋子人的目光。

    这一次的,是惊骇和佩服。

    任何时候,能折服男人们的除了美色,更多的是力量。当贺穆兰将这把重达六十斤的方铁锤像是玩具一般在屋子里舞动时,许多男人都忍不住往有遮掩的地方避了避。

    他们担心这女郎一下子玩脱了手,锤子飞出去砸烂别人的脑袋。

    “女郎好力气,家中父兄一定厉害的紧。”

    那铁匠铺的店家见多了家中亲属置办武器送人的事情,若是家中有习武的渊源,很多女儿家也会练一点防身。北方六镇经常受到柔然人和夏国人骚扰,城破也是常有的事,所以武风强盛。

    不过厉害到这样的,还是少见。

    “店家过奖了。有没有不是锤子,但是重量却足够的武器?”贺穆兰觉得这锤子还算趁手,但她用惯了磐石,总觉得这个锤子怪怪的。

    而且,若是她一直用锤,总感觉花木兰的名声就给她毁完了。

    举起铜锤砸烂别人脑袋什么的……

    不符合暴力美学。

    “还有一把月牙戟,不过价格不便宜。这是有个客人卖给我们店里的武器,他家里男人都死绝了,只能靠卖掉从前的兵器过活。”那店家一边摇头,一边命伙计从武器架上抬出那把月牙戟。

    “我是不想卖它的,那小孩说自己以后有本事了会来赎走。可是我看女郎这般厉害,父兄一定也不是寻常之辈,这武器到了你父兄手里,应该更有价值吧。”

    月牙戟一出,铁匠铺的男人们顿时疯狂了。

    这是一把典型的马上戟,除了月牙刃外,上有尖峰、曲钩,明显是为武将量身定做的兵器,而不是铁匠铺里常见的那些货色。

    贺穆兰一见这月牙戟就升起了想要的*,当下抛下铜锤,伸手去接月牙戟。

    这戟的戟身有一截都是生铁所制,所以比其他长戟要重,贺穆兰接过后顿觉入手一沉,杀气森森,只可惜屋子里挥舞不起来,于是只挑了几下,发觉好用,立刻点头。

    “确实是把好兵器,就这个了!”

    “这位女郎,这把长戟可否让我?”一个男人走上前来。“我是东城阿肆家的阿肆郎,正缺一把趁手兵器。您只是采购兵器送人,我却是接了军贴不日就要出征了,所谓……”

    “我也是接了军贴的。”另一个中年人走出来,“这位女郎,还是让我吧!”

    一时间,看见贺穆兰提着月牙戟威风凛凛的男人们,纷纷都希望能买下这把武器。他们很多人都把贺穆兰当成那种出身将门里的小姐,见惯好物的那种。能被她看上的武器,一定不会太差。

    铁匠铺的老板也不知道这把月牙戟会这么吃香,其实这戟并没有什么太出色之处,用的铁也不是什么极好的铁料,只不过月牙戟不常见,而这把戟又过重,所以才吸引人注意。

    真要在战场上厮杀,这般重的武器,若没有好马,就只能被它拖累。话说回来,用这种月牙戟的人,哪里买不起好马呢?

    贺穆兰也有着女人的天性,那就是疯狂大抢购什么的时候,她就更想要什么。所以她立刻抱住月牙戟不放手,和那店家直接说:“值几何?我要了。”

    “请问女郎用什么付?”

    此时货币混乱,买把兵器,赶羊的赶牛的送粮食的都有。

    “金子。”

    贺穆兰不假思索的回答。

    “承惠,三两金。”

    三片金叶子是吧。

    贺穆兰觉得价钱还算公道,伸手入怀去掏。

    待看到贺穆兰摸到胸口的衣襟,店中未婚男子各个面红耳赤的扭过头去。

    贺穆兰突然觉得店内一静,想起来自己现在穿的是女装,钱袋缝在袖筒里而非襟怀中,也忍不住老脸一红,伸手去摸袖筒……

    ……

    她突然僵住了,脸上浮现出尴尬的神色。

    她忘了自己现在是个穷光蛋。

    一掷千金什么的,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呵呵……”

    贺穆兰干笑着望向店家,后者看多了这种表情,已经准备让伙计把月牙戟放回武器栏上了。

    她看了看一屋子急切望着她的男人们,又沮丧又难堪地开口道:

    “我出门忘了带钱。”

    我*&*……¥¥#!

    这没钱的日子以后该怎么过!

    作者有话要说:下午还有一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