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111章 番外她叫花木兰(下)

第111章 番外她叫花木兰(下)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贺穆兰因为电击住院,N市刑警队的技术科里忙成了一团乱。

    首先,贺穆兰在实地勘验尸体时被村民拉的捕兽电网误伤到,这已经属于刑事案件,刑警队的那些小伙子们差点没把那农民给活吃了。

    其次,那尸体因为人为的破坏,已经找不到什么有用的证据,可那农民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这件事就耗了他们不少时日,贺穆兰又住院昏迷不醒,可以说刑警支队里一片人仰马翻。

    刑警支队的技术科里原本就只有四个法医,有一个法医三十七岁了才解决个人问题,求爷爷告奶奶希望婚嫁能休满法定晚婚规定的假期时间,以让他完成“晚育”这个伟大的任务,技术科的科长心一软,给他批了假,准他这段时间不用上班。

    于是再加上在家休养的贺穆兰,技术科一下子就少了两个人,偏偏N市这个刑警支队是骨干队伍,案子经常转到他们这边来,这一下子,技术科科长再怎么内疚,也要打电话让贺穆兰去上班了。

    花木兰原本就在家里呆的心发慌,虽然顾卿没事就来陪她到处晃晃,可贺穆兰毕竟和她不同,她三十岁就“致仕”了,可这里的女人要干到五十岁才“退休”,听说贺穆兰还是什么干部,要工作到五十五岁。

    这么一想,她就觉得任务很重。

    她只杀过人,还没有剖过人呢。

    “木兰,我知道你有时候还会头晕,强忍着像是发呆的样子,不过现在工作上需要我们,你就尽力克服一下吧。”

    贺父虽然疼爱这个小女儿,可是他也是一名老警察,队伍上需要,一声令下,外面下刀子都走的那种。

    什么头晕,发呆?

    “没有,我伤已经好了。”花木兰捏了捏拳头。

    贺穆兰那次全身的电击似乎让她的身体更适应于她,毕竟她虽然带来了天生的神力,可这个身体是从来没有练过武的,她也在公园里打过拳,却没发现这具身体有什么生涩的感觉。

    虽然依旧皮肤嫩滑,可是骨骼和筋脉并不脆弱,即使她一拳击打到木头上,皮肤也只是微微红了红,没有任何其他损伤。

    她和顾卿商议过这个问题,顾卿最终只能解释那次电击相当于道家的“渡劫”,给贺穆兰伐髓洗经了一次。

    至于“渡劫”是啥?

    花木兰表示她不太了解。

    “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贺父感动地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哥哥去追逃犯去了,这阵子我也要出差。这阵子你就在食堂吃吧,有事给我们打电话。”

    这便是贺家一家子的日常生活。贺妈妈早逝,一家三口就是这么糊着过的,花木兰对吃食堂还有些好奇,也没提什么异议。

    第二天,花木兰就穿上那身“制服”,去市局报道了。

    衣领微微的紧绷感让她变得精神起来,一想到这是贺穆兰的“战袍”,花木兰就有种油然而生的满足。

    在这个时代,女人可以不必在揭露真身后惊慌失措,甚至可以堂堂正正的穿着“战袍”行走于世间。

    顾卿说,披上这件“战袍”之人,是维护社会治安秩序,保护公民的人身安全、自由和合法财产,保护公共财产,预防、制止和惩治违法犯罪活动的正义使者,是很了不起的人。

    虽然那一大段话花木兰没有完全听懂,但那串“保护”、“惩治”、“制止”之类的词眼,让她的心十分安宁。

    她可以不必靠杀人来生存,而是以保护别人和制止坏人犯错来安身立命,这确实是个很了不起的工作。

    所以在上班的路上,她看到有几个小孩踢倒了垃圾桶,立刻上去制止了。

    要保护公共财产!

    “立起来!”花木兰板着脸,“你们在破坏公共财产!”

    “呜啊啊啊啊!警察打人了!”

    几个小屁孩哭着逃跑了,只留下一群路人对她指指点点。

    “这女人耍什么威风?现在的警察啊,就知道欺负弱小!”

    “一个垃圾桶,倒了还有环卫工扶起来,扯什么公共财产,公共财产难道不是我们这些纳税人买的吗?她的工资还是我们发的呢!”

    花木兰被指指点点的背后发寒,木着脸快速离开了。

    “抓小偷啊!抓小偷!”

    ……

    这世界这么乱吗?

    偷东西的人满大街走?

    花木兰想到自己家乡那些打开门都没人进去拿东西的房子,再看看路边摆放着一堆琳琅满目商品的店,了然地点了点头。

    家徒四壁的话,确实可以夜不闭户。

    “抓小偷啊!我的包!我的身份证!我的单反相机!”

    追着一个小偷跑的大学生已经快要跑不动了,现代社会的大学生体力都不太好,跑这么远简直要人小命。

    可是作为一个靠家里给伙食费生活的年轻人,丢了一个月的生活费加以后吃饭的家伙简直就不能活了,正是这股信念逼着他一直追着前面的小偷猛跑,但他明显没有前面那个专业逃跑运动员体力好。

    所以,当他突然看见街角出现了一个穿着藏青色制服的警察时,他露出了“终于得救了”的惊喜表情。

    而那个小偷,则是脸色已经难看到连转向跑都来不及了。

    “警察叔叔!抓小偷啊!”

    咦,好像不对?

    警察叔叔有这胸吗?

    转眼间,他发现警察叔叔变成了警察阿姨,脸色沮丧了起来。

    女警察大部分是文职。

    她们不会管这种事吧?

    警察要预防、制止和惩治违法犯罪活动!

    花木兰见到那小偷出现在视野里,顿时精神一震,加速跑了起来。

    她的平跟皮鞋在地上踢踏而发出噔噔噔噔的声音,路上的行人们看见这个女警察像是一阵风一般追上了那个小偷,然后在他反抗的时候只是一抬手一个肘击,就把他按在了地上。

    哇!

    难不成他们见到了难得一见的女刑警?

    花木兰将那小偷用脚踩在地上,以前她经常这样对付柔然的俘虏。她的巨力保证了她用力踩住别人肩背时,对方无法动弹,所以,她得以空出双手,将那个包从小偷手上摘下来。

    跑的快要死掉的大学生看到花木兰时,眼前浮现的就是英姿飒爽、长相却只能用平淡形容的女警察一脚踩着小偷,一手挑起自己背包的样子。

    他那个包里,有他的单反、镜头、手机,还有钱包和摄影器材,重量不轻,可是这个女人只是用一只手指轻挑,就把它提了起来。

    “女……女王大人……”

    他傻乎乎地喃喃出声。

    花木兰打开那个大包,从里面掏出钱包。

    周围许多看热闹的路人以为她要取点钱做好处费,都皱起了眉毛。有些人将手机悄悄调到拍摄模式,对着花木兰使劲拍,但这些花木兰都不知道。

    她只是偶尔听贺穆君闲聊时说过抓过一次贼,结果却把钱包还错了人的事情,所以按照兄长的建议从钱包里找到了失主的身份证。

    当核实确实这些东西是面前清秀的大学生的东西无误后,花木兰将这个大包递给了他。

    “你的东西,下次要注意保管好。”花木兰踩着小偷,有些伤神。“这个人怎么办?”

    顾卿没告诉她,制止别人犯罪后怎么搞啊!

    “谢谢女王啊不,谢谢这位警察同志!”

    摄影系的大学生泪流满面的接过自己的全副身家,感激涕零地说:“我已经托我同学报警了!谢谢您!太谢谢您了!回头我给您送锦旗呐!”

    他抱着自己的装备,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才好。

    路上多少人都让开了,结果还是警察同志温暖!

    呜啊呜啊呜啊的警车终于来了,不知道是哪个围观的群众突然说了一声“警车果然每次都是事情完了才来”,于是乎,所有人都哄然大笑了起来。

    听到群众们议论的民警脸色难看的进入了人群,他们接到报警五分钟内就已经出勤,无奈这是闹市区,警车根本开不快。

    下来的两个民警听说已经有人制止了,心情还有些愉快,待看到踩着犯罪嫌疑人的是个女警察,面子上就有些下不来了。

    这是很微妙的性别歧视,客观存在,却无法诉诸于口。

    “这位女同志,谢谢你配合我们工作。请问你是哪个刑警支队的?”

    一个老民警沉稳的过去搭话,年纪轻的那个让花木兰抬腿,要给地上的可怜蛋铐上手铐。

    “我是刑警四大队的贺穆兰。”花木兰顺从的放下脚,却见那个年轻警察瞪大了眼,叫了起来:“咦?犯罪嫌疑人昏倒了!”

    他抬起头,“请问女同志有对他殴打过吗?他嘴角全是血。”

    “什么殴打!这个女警察就给了一记肘击一个巴掌而已!”旁边义愤填膺的群众们大声起着哄。

    “是不是跑的时间太长了体力不支啊!”

    “这年头好人都不能做吗?”

    花木兰心里却咯噔一下。

    她忘了她自己力气太大,那一记肘击……

    “先打120吧。”老民警无奈的看了看花木兰和那个大学生。

    “你们得跟我回局里做个口供。”

    ***

    “放屁!老子下面的贺穆兰是个女法医!不是什么刑警!你当我们刑警四大队各个都是神勇无敌的超人,连法医都能把人打出内伤来?贺法医前不久才因为电击入了院,休养到今日才回来上班!我说她怎么还没来,原来给你们带走了!”

    刑警四大队的队长歇斯底里地对着电话咆哮:“给我还回来!我这还有一具浮尸等着她呢!你要不给我送回来,老子就把浮尸给你们送去,在你们那解剖!”

    啪!

    队长挂了电话,“呸”了一声。

    “王建国那家伙就知道一天到晚给我找堵!贺穆兰抓了个小偷,非说人家暴力执法,把小偷打出内伤了。谁知道那小偷是不是自己给自己搞点毛病逃罪!快快快,派人把贺穆兰接回来!那浮尸还等着她!”

    “是,队长!”

    花木兰无比内疚的被带回了队里,技术科的科长和大队长都闻讯过来表示“慰问”。

    当听到花木兰老老实实承认错误以后,两个男人都笑了起来。

    “我知道你跟着贺队长和你哥哥学过不少拳脚功夫,不过打内伤也太夸张了。不要多想,好好工作……”

    技术科的科长眨了眨眼,“楼上,有个尸体等着和你约会……”

    自那件乌龙事情后,花木兰知道了原来都是警察,可是分科不同,管辖的事情完全都不同。她是法医,属于技术人员,要做的是对人身、尸体和物品进行鉴别并作出鉴定。

    虽然她认为自己去“抓贼”可能更得心应手,可是贺穆兰的饭碗总不能在她这里丢了,所以她总是兢兢业业的跟着到处跑现场。

    “呕……呕……”

    几个新来实习的法医在高速公路上跑到一侧狂吐。花木兰却冷静的蹲在地上,仔细分辨不同的尸块是来源于哪具身体,并且指挥相关人员把它们放在写着编号的收尸袋里。

    这样的事情她已经做过太多回,从战场上找回尸首都被割掉,或者身子都被劈成几段的同袍或部下,已经成了她习以为常的生活。

    即使是尸体也要得到尊重,这是她从亲兵陈节身上得知的道理。

    “你真冷静。”前来协助办案的重案组组长颜思明叹息着说道,“我和许多法医搭档过,但都没有你这么有……”

    他想了想,用了一个词。

    “有仪式感。”

    “你踩到眼珠子了。”花木兰皱着眉,指了指他的脚下。

    “啊?啊!”

    这个俊朗的男人露出夸张的表情,往后连退几步。

    这是一场监狱押运车在高速上发生事故后产生的连环车祸,其车祸现场惨不忍睹。监狱押运车里押运着几个重要的犯人,其中有南边一个贩毒为主的黑帮元老成员,此次是押运到B市指认某个重要嫌疑犯的。

    结果行到N市路段,突然押运车出了事故,和一个油罐车相撞,油罐车倾倒,又引发连环事故,押运的警车也没有逃过一劫。

    整个高速路段到处都是尸块和碎片,B市是中央所在,得到消息的公安部立刻派了精锐成员组成小组,专门前来查清这起车祸究竟是人为还是意外,到底那个元老当时是趁乱逃了还是已经死了。

    N市的老法医几乎都被抽调过来了,负责着不同的路段。

    贺穆兰虽然才二十八岁,但因为父亲的缘故,还没毕业就在法医队伍里实习,也算是经验丰富之人,所以才有了重案组组长颜思明对她产生兴趣的一幕。

    花木兰把自己路段的证据全部收集完全,就和自己的同事们准备归队回去检验了。她的同事们已经人人都面有菜色,有的还嘟囔着诸如“我这个月都不想吃肉了”之类的话,只有她迫不及待的想赶回去,想要将那些尸体想法子认清身份。

    这些破碎的躯体,对他们的家人一定很重要。

    ***

    两日后。

    “怎么样?有没有发现什么?其他路段的都没找到那个毒枭。他有很严重的胃病,而且大腿内侧有纹身。”

    颜思明其实并不需要老往这个法医队跑,虽然为了这个案子,全市的法医都集中到了这个最大的司法鉴定中心加班加点,但他表现出的热情明显是对花木兰的。

    花木兰已经两天没好好休息,所有人都在对她寄予众望,而她收拾回来的尸块也是最多的,这无疑加大了她的工作力度。

    DNA鉴定科的同事已经累倒掉两个了。

    “你能不说话吗?”花木兰已经明显感觉精神力无法集中,这是人太过疲累的缘故。她收起手上比对的图集,推开颜思明。

    “我很累,我要出去喝口水。”

    花木兰揉着太阳穴来到茶水间,觉得自己随时都有可能倒下。可是亢奋和疲惫同时存在于她的身体里,拉扯的她无法安心休息。

    “贺穆兰,我听说你之前还制止过一个……”颜思明假装要在茶水间给水杯装水,走进来准备搭讪,却愣着神,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花木兰听到背后的声音,立刻转过身来。

    “怎么了?”

    花木兰奇怪的看着满脸通红的颜思明。

    “那个,贺穆兰……”颜思明捂着半边脸,不自然地望天。“你裤子……你白大褂……我的天啊!法医队还有女的吗?”

    “都下班回家休息了,我们是换班的。”这案子折磨了多少人没回家,女法医本来就少,大部分已经年近四十了,一来身体不如年轻人,而来上有老下有小,怎么也要安排轮换。

    “我去……”颜思明吐出一口气,像是早死早超生的架势快速说道:“我说贺穆兰,你去女厕所看看吧。”

    花木兰莫名其妙的去了女厕所,一下子惊呆了。

    这是怎么回事?

    她大腿受伤了吗?可是不疼啊!

    她今日也没有接触尸体,早上全是整理图集。

    到底怎么回事?

    花木兰蹲在蹲坑上,感觉什么噼里啪啦往下掉。

    待她低下头,立刻意识到怎么回事。

    癸水。

    她从未来过的癸水……

    不是说先天之气会让女人像个男人吗?

    她呆若木鸡。

    这是怎么回事?

    .

    “咳咳咳,贺穆兰,你还在不在?”颜思明的声音在门口响了起来。“要不要我,去给你买点什么?”

    “买点什么?”

    惊呆了的花木兰只懂机械的回复。

    “那啥……那啥……买那啥……”颜思明像是做贼一般看着门口,生怕有人来。“你平常用什么牌子的?”

    “什么牌子?”花木兰使劲回想。

    顾卿有和她说过这个。

    “ABC?”

    好像厕所上面的柜子里有那个。

    “ABC是个什么鬼?”颜思明红着脸嘀咕了几声。又大叫道:“你等着,我开车去给你买,你别出来。”

    蹲在厕所里的花木兰听着一阵疾跑声走远,迷茫的一塌糊涂。

    这感觉,大概就跟ED了许多年的阳痿患者突然发现自己能一柱擎天一般吧。

    总而言之,她低了低头,再看了一回,整个人都不太好。

    “每个月流这么多……”花木兰挠了挠脑袋。“会不会早死啊?”

    ***

    没多久,颜思明带着一大袋东西跑了回来,顶着亚历山大的目光,他拜托清洁大妈将那一大包东西给贺穆兰送了进去。

    花木兰接过那一大包东西的时候,比颜思明还纳闷。

    日用,夜用,加长,加宽,卫生棉条,丝薄,柔棉……

    ABC所有系列他大概都拿回来了。

    “颜警官,你还在外面吗?”

    花木兰扯开一包加长的,闷闷地问出声。

    ‘她一定感动的泪流满面,感激涕零啊!’

    没走,就等着那声谢谢的颜思明喜滋滋的。

    ‘不枉我被一超市的人像神经病一样的看!’

    “在,我在!还缺什么吗?”

    颜思明咽了口口水。

    她不会还想让我去给她买干净内裤吧?

    这个……这个……

    他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

    “颜警官,你是不是想诅咒我?”

    花木兰按照记忆把小翅膀贴在裤子上。其实已经脏了,可是现在也找不到换,等下拿一件干净的白大褂遮着,回家去换吧。

    “什么诅咒?”

    颜思明傻了。

    “这么多,还这么多类型,你不是想诅咒我流血流到地老天荒吗?”花木兰抱着脏了的白大褂,淡定的走出厕所,在洗脸池边洗手。

    “呵呵,呵呵,贺穆兰你真会开玩笑……”

    颜思明见她就这么穿着脏裤子走了出来,一点不自在的都没有,简直泪流满面。

    “这么一大包,花了多少?我等下拿钱还你……”

    “我还真没准注意,不然,你请我吃顿饭?”

    “……吃顿饭比这个贵,我工资很低的。”

    这女人!这女人!

    居然好心当作驴肝肺!

    “大概花了一百三吧。”颜思明面子上有些过不去,把手中已经找到的白大褂递给她:“喏,好歹遮一遮。”

    花木兰在古代已经习惯了亲兵陈节无微不至的伺候,当下拿过白大褂,抖开披上,动作娴熟无比。

    ‘我靠,我怎么感觉我跟伺候将军穿战甲的小媳妇似的……’

    颜思明憋屈地摸了摸鼻子,开口示好:“我送你回家吧。你现在身体不适,不能那么拼了。前天上班的法医就你还在值守吧?一天睡两三个小时怎么行?”

    “我去换个衣服就来,我不觉得累。”

    花木兰眨了眨眼。她说怎么自己才两天就疲惫成这样,以前她作战急行军三天没睡都有过,这具身体比她的年轻,应该更能熬才对。

    “你又瞎说,看你眼珠子都是红丝就知道熬不住了。让我送你。”

    “不能公车私用。”花木兰牢牢记着守则,“我坐出租车回去。”

    花木兰穿着白大褂,拎着自己的包,看着第十辆亮着空车牌的出租车呼啸而去,忍不住对着空气挥了一拳。

    “这位女英雄,女战士,女超人,上车吧,不要那么犟行不行?”颜思明要被这个女同志搞疯了。“你穿着法医的大褂,又从这里出来,鬼会载你!”

    他坐在驾驶室里抓狂。

    “我送你回家换衣服再回来工作,这就不算公车私用了!”

    他已经不勉强她休息了。

    花木兰想了想,道了声谢,上了副驾驶,系上安全带。

    颜思明嘴角总算扬了扬。

    他大脚一踩油门,心情舒畅的开了半边窗。

    ‘妈的,今天都叫什么事!叫组员知道他又去买那啥又送一个长得不漂亮的法医回家,要把人笑话死!他一定是撞了鬼了这么在意这个女人!’

    “颜警官……”花木兰开口。

    “恩?想聊聊天吗?”颜思明俊朗的面容上浮起一丝笑意,“不过我在开车哦,还是……”

    “不是。”花木兰摇了摇头,指了指表,“你超速了。”

    顾卿说,执法人员不能知法犯法。

    “叭叭!”

    救命啊!

    颜思明心中一堵,一头栽在喇叭上。

    ***

    “颜警官,我怎么觉得你在往回开?”花木兰早就想问了,但对方面容太过严肃,她指了几次方向发现他朝另外一边开,就没有再吱声。

    可现在他在往回开,她就不得不开口了。

    “贺穆兰,等下也许会发生不好的事,你最好保护好自己。”颜思明沉着脸,“我听说你曾经抓捕过小偷,不过现在也许不是小偷这样容易解决的事了。”

    颜思明从后面两部车一直跟着就觉得不对劲,但他又不能做出太过激的举动。这是在闹市区,要再发生一次连环车祸,出事的就不是一个人两个人了。

    “我们被人跟踪了,至少三辆车。我怀疑和这次的毒枭车祸案有关系,所以我得想法子回去。”

    他虽然也是N市人,但自从被调入B市就很少回来,如今人生地不熟,他已经悄悄用传讯系统叫自己的组员做好准备了,可是因为担心贺穆兰受惊,他只得保持冷静。

    “是犯罪分子吗?”花木兰觉得手有些痒。

    “大概是吧。”颜思明苦笑。“我刚刚在司法鉴定中心,只带了一把枪出来,还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武器。”

    说话间,颜思明拐上一个弯道,对面突然又来了一辆大车,逼得他只能往下开。四辆车夹着他往一个停车场撞,直接把他逼停。

    从车上下来一堆手持铁棍西瓜刀之人家伙的人,敲着车门就让他们下车。

    花木兰本来就来了大姨妈,车子每动一下只觉得热血往下涌个不停,心中烦躁极了。

    “我要下车了,这群人应该是没有枪械。”颜思明拿出枪上膛,又把遥控钥匙从车钥匙上取下来。“看样子只是地方上的混混,可是敢逼停我们,一定不是什么普通混混。你要镇定,不要惹怒对方。”

    她对尸体冷静,不代表对待暴力也能够冷静。

    颜思明庆幸在□□枪械是管制物品,这些人大概是临时发现他出来了,所以派人来拦截,没有准备什么枪械。

    他一个翻身滚出车外,用遥控钥匙锁上车门。颜思明的身手极其敏捷,在鸣枪示警发现没人停手以后,当场开枪就连伤了数人。

    只是手枪的弹药有限,对方又人数众多,很快他就吃了亏,被人围起来痛殴。

    他身手再好,也不可能在这么多人的手底下讨了好去。

    颜思明也不知道自己身上挨了多少下,由于头部遭受了重击,脑袋也有些昏昏沉沉。

    猛然间,他突然听到了奇怪的声音。

    这声音像是骨头被砸断,又像是钢铁撞上了木头,总而言之,应该是械斗时经常发出的那种声音。

    “是组员到了吗?”颜思明模模糊糊的想,“贺穆兰锁了车门在车里,那些人一时半会应该拿她没什么办法吧?”

    “喂喂,你没事吗?”一双平跟皮鞋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好小的脚,最多36码吧?

    这群人里还有女人吗?

    花木兰将手中的西瓜刀丢到一旁,担忧地蹲□子检查颜思明的伤势。

    她被颜思明锁在了车里,贺穆兰不会开车,她找遍了记忆也不知道怎么把车门打开,后来干脆是用脚直接踢开车门的。

    踢开车门后,她索性就拿那半扇车门当了盾牌,冲进人堆掀翻了一帮子混混。那些拿着棍棒和西瓜刀的强壮男人们大概是被她的“神勇”吓到了,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派出人围攻她。

    可是花木兰是谁?

    那是在几千柔然人里杀进杀出的猛将。

    她只不过在地上捡了一把西瓜刀,那单刀舞起来刀刀见血的声势就已经把许多人吓跑了。

    更别说她还把那车门立在脚边当盾牌使。

    我了个去!

    有那么大的盾牌吗?

    直呼见鬼的混混们伤了一地后,给再多钱也不敢赚了,一下子跑了个没影。

    花木兰是第一次在癸水来的时候作战。虽然敌人是赶跑了,可是肚子疼的要命,而且□感觉都血漫金山了。

    她丢开刀和车门后,跑过去摇了几下颜思明,却发现他半天没有回应,根据贺穆兰的本能记忆,她判定对方大概是头部被重击后造成的脑震荡。

    脑震荡后她不敢碰他,因为那样也许会造成二次伤害,所以她只能无奈地又捡起西瓜刀,守卫在他身边,等着刚才自己在车里报警后,那些同事们能快些出警。

    有几个勉强能站起身的混混想要跑,都给花木兰三两下放倒,彻底不能动弹。

    待颜思明的组员、120和N市刑警队的刑警们赶到现场时,只见到一地躺着横七竖八的混混,和满身是血,穿着白大褂,手持西瓜刀站在颜思明身边的女法医。

    “放开我们组长,你这个女凶手!”

    一个组员立刻眼睛通红的冲了上去。

    “瞎扯什么那!那是我们队女法医贺穆兰!”

    一个刑警满头是汗地拉住这个全副武装的家伙,和其他同事大叫了一声:“看什么啊,你们不会干活了?”

    花木兰见来了人,心中一松,手中的西瓜刀也丢了开来。

    哐当一声刀掉地后,花木兰浑身放松,只想捂住肚子躺下来。

    阿母啊!癸水来会疼吗?

    刚刚来的时候什么感觉都没有啊!

    这简直和腹部中了一枪差不多!

    “贺法医,你怎么样了?”从地上重伤的混混那里知道这里“尸横遍野”的情况全是贺穆兰造成的,颜思明的组员震骇莫名地跑过去检查她的伤势。

    一个女人这么能打,真是逆了天了!

    不会是什么隐藏的武林高手吧?

    “痛。”

    花木兰皱了皱眉,干脆坐在了地上。

    “哪里痛?医生!医生!这里还有个伤员!”组员连忙安慰她,“你制服这么多人,有受伤也是正常的,现在医疗水平这么发达,不会留疤的,我向上面申请,一定给你找最好的整容医生……你到底哪里疼?”

    “肚子疼。我癸水……我例假来了。”

    花木兰看着跑过来的医生,满脸求救地表情问道:“有治疗例假疼的药吗?”

    或者带了加长加宽型防侧漏的也行!

    她觉得快漫出来了。

    我擦……

    颜思明的组员如遭雷击。

    大姨妈在身还能干翻这么多人?

    所以,他那组长是被一个大姨妈来的女人比下去了吗?

    “这位壮士……阿不,这位同志……”他挤出一个笑容:“有没有兴趣……”

    “来我们重案组?”

    作者有话要说:小剧场:

    花木兰:能不能不要有癸水这个东西?

    贺穆兰:(脸红)……真对不住。给你留下的遗产只有这个……

    今天一不小心写的太快活了,瞬间爆种,写这一个下写了8000多字。其结果是我的脖子和胳膊不行了。所以今天说好的三更完不成了,今天已经双更了1W2千多字,再多脖子要废了。明日双更补上吧。我爱你们,MUA!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