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106章 意外之财

第106章 意外之财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在春暖花开的时节赶路,比正月里寒风如刀要舒畅的多,尤其是骑马之时。

    贺穆兰以前就是马术爱好者,可是从未真正的骑马赶过路。到了古代以后,骑马已经成了家常便饭,风霜如刀也都已经渐渐习惯,她大概能理解为什么花木兰□□在外的皮肤和面色是这种颜色了,被风吹久后,脸是无法保持如少女般的娇嫩的,甚至连白皙都不可能。

    就连狄叶飞,也都是经不起细看的“美人”。

    正因为如此,贺穆兰分外怀念现代。怀念那些姑娘们即使女扮男装去打仗,也已经能漂漂亮亮的影视剧们。

    “呸!”贺穆兰吐掉不小心吃进嘴里的沙子,看了看前方驿路上一边跑一边拉便便的马儿们,无力望天。

    她的越影明明是宝马,阿不,是凯迪拉克那种级别的座驾,为什么她还是要受风吹日晒呢?

    说好的“吹面不寒杨柳风”呢?

    阿单卓看着一边骑马一边露出各种古怪表情的花姨,忍不住摇了摇头。

    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这样了。以往在赶路过程中,若是出现什么不好的事情,她就会露出这样一幅沉溺于过往的神色,一边叹气一边自言自语。

    花姨的胸中一定有一个奇妙的世界吧。

    所以她才会是那么不一般的人。

    “不行了,我快饿死了,我们在路边……”

    “贵人出行,速速回避!”一个身插彩羽的驿官飞马开道,一边呼喝着一边向前奔驰着。

    贺穆兰和阿单卓对视了一眼,赶忙将马驾到路旁,然后飞快的下马。

    官道是修出来给人走的,大魏也没有任何规定官道不能走什么人。但官道的右侧却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皇亲国戚或者军报急传,方可有人在这个方向疾驰,否则驿路上的驿站看到有人违令却不下马回话,驿官们是可以直接射杀的。

    皇亲国戚或有圣旨在身的队伍有身插彩羽的驿官开路,传递军报之人则是身插军旗,这两样打扮在官道上一望便知,因为装束往往和赶路的人截然不同,身上插的标记也极为显眼。

    彩羽出现,那就是真正的贵人,所以贺穆兰和阿单卓下马让到一边,免得冲撞了惹麻烦。

    这就是古代,特权阶级横的连路都不让人走。

    贺穆兰闷闷地想。

    彩羽驿官打马过去后不久,整齐的马蹄声从大地的另一边传了过来,阿单卓先开始还伸头看看热闹,待发现是一堆白马,立刻和其他人一样弯下腰,连头都不敢抬。

    鲜卑人视白马为吉祥之物,除了祭祀所用,能用白马做仪仗之人,只能是皇亲,即使是皇后也不可用白马。这群人身上全部穿着猎装,显然是刚刚狩猎回来。

    上党到平城之间正是太行山脉,山林众多,草木茂盛,这时候春猎选择来这边的猎场,也是平常。

    一群穿着猎装,骑着白马的仪仗骑士先行过去,之后是一架宽敞的金漆马车,马车上标有“吴”字的徽记。而后是一群真正的卫士,皆穿两档铠,身佩武器,马虽颜色不一,不像前面那些白马一般一根杂毛都找不到,但俱是上好的战马。

    车驾和骑士过去后,后面跟着的就是满载着猎物的马车了。野鹿、山猪等各种猎物堆积在车上,更有金雕、鹰隼这样的猎物被挂在车旁的木架上,乍一看去,满眼都是畜生的尸体,贺穆兰只是看了一眼,心里就忍不住碎碎念起来。

    看到斑羚了,国家保护动物。

    我擦!金钱豹!金钱豹都杀啊!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玉带金雕……这鸟儿让它在天上飞有多好,杀了做什么!

    贺穆兰用余光看了一眼,实在是痛惜的不行。

    “真可恶。”阿单卓在车驾过去的时候也看了几眼,只是这几眼,他就骂出了声。“丢人!”

    “咦,你也觉得可惜?”贺穆兰以为阿单卓和她感触一样,问出声来。

    “我们的祖宗规矩,春猎不可射伤身怀幼崽的母兽,那车上的斑羚和豹子腹部都高高隆起,显然是因为正在孕期逃不远所以才被抓住的。春季不猎杀公兽而杀戮怀孕的母兽,所以我才说‘丢人’。”

    阿单卓是彻头彻尾的鲜卑孩子,在北方长大,一直遵循着鲜卑人的传统。对于阿单卓来说,春猎是为了射杀发情期数量过多的公兽而存在的,因为母兽的数量就那么多,有些公兽为了交1配会伤害到怀孕的母兽。

    他很少见到有人在春节猎杀这么多母兽,心中的愤慨自然难平。

    贺穆兰缺乏这一方面的常识,见阿单卓的痛惜还在她之上,不过对的不是动物,而是人,忍不住也多打量了几眼。

    这一打量不得了,他们面前的车驾突然停住了,从队伍前方跑来一个骑着白马的骑士,看前进的方向,正是朝着贺穆兰和阿单卓而来。

    “花姨,这一群人里不会有人耳朵好到这样吧?”阿单卓露出受了极大惊吓的表情,“我只是小声发个牢骚……”

    贺穆兰也有点傻。

    她都和路边的路人们一般乖乖下马让道了,举止表现的这么谦卑,怎么还能引人注意啊?

    还是说花木兰的“王八之气”就算隔着三里路都能让人看出来,然后专门跑来折节下拜?

    贺穆兰已经在绞尽脑汁的花木兰到底有没有认识什么姓“吴”的贵人了,以至于连路过打个照面对方都要特地来打招呼。

    至于说是找阿单卓麻烦的?

    贺穆兰一点这样的猜测都没有。首先他声音很小,只有自己听到了。二来他们说话的时候都是弯腰行礼状,马队过去的声音那么大,就是嘶吼都不一定听得见,更何况只是两个弯着腰小声说话的人。

    咦,不对!

    既然是弯着腰,对方怎么能看的到花木兰的样貌?

    那白马骑士驾着马到了贺穆兰二人的身前,连马都没有下,就这么倨傲的看了一眼他们……身边的越影。

    越影是御赐之马,和如今北魏皇帝拓跋焘的座驾是同母所生。这匹马是征西凉的时候拓跋焘赐下的,它如今正当壮年,因为照顾的好,身材魁梧,皮毛乌黑光滑,任何时候都颇有风度的昂着头。

    这样的一匹马,在驿路上的一群驮马之间出现,实在是太鹤立鸡群了,以至于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

    “你这马不错,大宛马?”那骑士凑近后才越发感觉到这匹马的神骏,倨傲之气也少了一些,立刻翻身下马,伸手要去掰越影的牙口。

    大宛是西域古国,盛产一种汗血宝马,大宛马比中原的马要高上许多,皮毛光滑如缎,四肢也极为强壮,一望便知。

    ……

    居然不是因为看到了花木兰,而是因为看上了越影?

    这算是自作多情,人不如马吗?

    贺穆兰神色古怪的看了看那个骑士,又看了眼越影。

    这坏小子前蹄已经在来回的在地上摩擦了,这可不是它紧张,而是它想攻击的信号。

    坏了!

    贺穆兰赶紧闪身上前,一把拉住他的手。

    “这位大人,我的马儿性子烈,请你……”

    “你居然敢拉我的手?”那骑士扫了一眼贺穆兰全身上下,发现她虽穿着鲜卑人的衣着,身上的裘衣似乎也不是什么狗皮兔皮之类的货色,但也都是旧的了,心中冷笑一声,张口喝道:

    “我乃吴王身前近身侍卫,你居然动手,难不成是刺客?”

    啥?

    贺穆兰第一次见到这种毫不讲理、栽赃嫁祸之人,直惊得眼睛瞪得浑圆,任由他抽回手去。

    越影见他的手过来了,立刻高昂着头,迅速地抬起前蹄……

    “咦嘻嘻嘻……”

    随着它独特的招牌叫声,可怜的白马骑士肩膀上中了一记,被狠狠地踢了出去,半天爬不起身来。

    阿单卓不忍直视地捂住了眼。整个花家只有喂马的花小弟和身为马主人的花姨能随意碰触它。它是真正的战马,在战场上厮杀过的,对待陌生人已经有了条件反射式的凶狠。

    “桑多尔,哈哈哈,除了被女人甩巴掌,你还有被马踢的一天!”几个关注着这边的侍卫骑士立刻哄笑了起来,这让那个倒在地上的骑士更羞辱了。

    他挣扎着爬起身,摘□上的鞭子就要去抽越影。

    贺穆兰勃然大怒,已经做好他敢抬手就唿哨越影将他活踢死的准备,越影瞧不起人的从鼻子里喷了喷气,它身量高,见人都是俯视的,这被踢远的小子还没它主人高,它的不屑之心更盛了。

    阿单卓气的人直抖,而一旁看到这一幕的商人和赶路人们都扭头不愿多事,有的甚至准备调头离开了。

    桑多尔的鞭子越举越高,贺穆兰已经把手指放在了唇边……

    “住手!”

    一声轻喝后,一个身材微胖的矮小少年从人群里走了出来。

    他的前后左右都是护卫的将士,银甲的近身侍卫和玄甲的久站之士将他紧紧的包围在其中,护着他往贺穆兰身边走来。

    “桑多尔退下,这般好马,怎能对它动鞭子!”

    那小孩老气横秋的下了令,刚才还横眉怒目的白马骑士立刻顺从的退了下去。

    阿单卓和贺穆兰心中都有些意外,他们都没想到这个“吴王”居然是一个看起来不过九、十岁的小孩子。

    小孩子打什么猎?不该好好在家学射箭才对吗?

    难不成天生武勇?

    贺穆兰用余光扫了一眼这个小胖子,从那微凸的肚子和脸上挤的眼睛都变小的肥肉,便可以看出这个孩子不爱运动。

    拓跋晃的儿子才三岁,那这个小男孩应该是他的某位弟弟,否则也不会被封王。想不到拓跋晃的弟弟还是个讲理的好孩子,知道不能对别人的财物动……

    “确实是好马,和我父皇的宝马很像。来人啊,把这匹马带走,给他五十金,阿不,给他一百金,就当是本王买马的钱了。”

    北魏交易东西向来都是布帛粮食,能出手就是百金的,不是鲜卑贵族,就是北方高门,就算是拓跋晃出门,身上都没带那么多钱,不过是几袋合浦珠而已。

    吴王之语一出,旁边许多路人都露出羡慕的表情,恨不得这匹马是自己的,能够轻轻松松得到这几斤金子。

    说好的讲理呢?

    说好的好孩子呢?

    这个比拓跋晃熊多了啊!

    “慢着!”贺穆兰见真有人拿金子过来,立刻躬身回道:“这匹马乃是战马,性子桀骜不驯,除在下外,无人能够骑乘。贵人身份尊贵,为了不伤到您的贵体,请不要……”

    “谁说本王要骑它?”小胖子撇了撇嘴。“本王只是见它长得好看,就算不骑它,把它放在马厩里天天看,本王也觉得高兴的很。”

    这死孩子!

    贺穆兰的“肉掌”又开始痒了。

    噔当!

    古代一斤十六两,一百金的金饼足足六斤多重,好大一包东西就这么丢在贺穆兰的脚下。那丢下钱的侍从露出一副“你小子真走运居然还有钱拿”的表情,微微仰着下巴想看贺穆兰弯腰去捡钱的样子。

    咯嘎。

    贺穆兰将拳头捏的作响,见还有人看了看越影的屁股,兴奋地大叫道:“殿下,这马居然没煽过,这是种马啊!以后再找几匹母马来,就可以……”,忍不住火了!

    你娘的种马!

    你全家都是大种马!

    “吴王殿下。”贺穆兰厉声道:“这是军中的战马,屁股上有军中的标记,您不妨看看,它是从哪儿出的马!”

    越影见有人要动它的缰绳,长嘶一声人立而起,状似疯狂,吴王身边的护卫之人担心吴王被误伤,立刻护着他走开。

    这马这般神骏,吴王更加见猎心喜了,兴奋地指着一群人去抓它。这时贺穆兰突然一声厉喝,有几个心眼多的就看了一眼那马屁股,见那烙印是鲜卑战马烙印的三角形,便知道应该是战马无误,再一看烙印正中是“四御”二字,顿时吓得结结巴巴起来:

    “殿殿殿下……是四御,天子六厩的四御,这是龙马!”

    “龙马”,指的是专供皇室用马里,负责养陛下战马的“四御”所出之马。

    皇宫里的六厩都养了马,有的是仪仗用,有的拉车用,有的是赏赐用,只有排“四”的马厩负责养皇帝所骑的战马。

    鲜卑将军是一人四马,战时轮换,以保证马的脚力不会减弱。拓跋焘喜欢身先士卒,他亲领之军又全是骑兵,马力就更为重要,常常是一人六马乃至八马替换,以防在战场上马中流矢。

    四御所出之马很少赏赐大臣,但只要赏赐出去,各个都是了不得的人物。

    “龙马”一出,吴王包括他的手下全都慌了手脚,那之前想用鞭子抽“龙马”的桑多尔更是吓得不敢出声。

    贺穆兰自然知道越影不是凡马,她还在花家的时候,花父每次一看到越影的屁股,就跟看到色中恶鬼看到美女的肥1臀一般,望的是目不转睛,满脸向往和与有荣焉。

    花小弟是“散马使”,就是替军中养马之人,自然对战马屁股的烙印熟悉的不得了,贺穆兰知道越影马屁股上看起来就疼的那个烙印是什么以后,对越影也十分同情。

    那就是马儿们的卖身契了。

    对于越影这么个闷骚的马,浑身漆黑的皮毛上多了个疤,一定很不爽吧?

    咦,它看不到屁股。

    啊哈哈哈,看不到屁股,所以才一天到晚动不动翘尾巴啊!

    看得到的话,尾巴怕是永远朝着烙印甩了吧!

    越影见他们见了自己“伟岸”的身躯后各个吓得不敢出声,顿时傲娇的一扭头,喷了面前一个侍卫满脸的鼻水,踢踢踏踏的小步踱到了贺穆兰身边,亲热的和她贴面,靠在她的脖子上。

    ‘都是些胆小鬼。’

    越影咦嘻嘻嘻地笑了起来。

    ‘只能骑那些胆小马。’

    它瞪了一眼桑多尔的白马。

    吴王拓跋余是去年年底刚封的王,那时候,太子拓跋晃刚刚离开京城,去北方的鲜卑山祭祀祖庭。

    太子走之前和皇帝有几次大的争执,此事很多宫中的侍卫与宦官都知道,也隐隐约约透露了一点出来。很多人都认为太子与其说是去祭祀祖庭,不如说是陛下嫌他在面前晃眼烦,所以打发的远远的。

    太子是替天子祭祀,要沐浴更衣,祭祀三月,再加上一来一回漫长的距离,等他回京,都快到夏天了。

    偏生在这个节骨眼上,比拓跋晃小五岁的拓跋余被封为了“吴王”,代替太子随侍皇帝身边,这不得不让人多想。

    但即使如此,吴王也不敢惹怒任何一个天子重臣。

    他心里知道,自己在皇帝心里的地位别说及不上兄长拓跋晃,就连他身边那个叫宗爱的宦官都不如,更何况他的父皇喜怒无常,若是真发了火,拖下去斩了也不是没可能。

    所以他难掩心中惧怕地微微拱了拱手:“敢问是哪位将军微服回京,本王年幼不懂事,还望将军海涵。”

    之前吴王还飞扬跋扈,混如一个蛮横无理的混世魔王,如今只是看了马印,态度立刻产生了翻天覆地的转变,登时惊得看热闹的众人目瞪口呆,恨不得上去把耳朵也竖起来听听是谁才好。

    不过他们终是不能如愿,有些圆滑的侍卫见吴王此番可能要丢脸,立刻呼喝着让玄甲骑士们将这些看热闹的人都赶走了。

    他们虽然想看热闹,但更想要命,一被驱赶,立刻跑的没影。

    贺穆兰又一次见到这“吴王”的横行霸道,心中对他实在不喜,再加上她料得自己说了自己的身份,这吴王及其属下就不再会怕她了,因为“花木兰”确实是个无权无职的过气将军,只在军中有几分威名,却是震不倒什么皇亲国戚的,所以她端出一副二五八万的样子,以照顾晚辈地口气说道:

    “在下轻车简从,只为赶路方便,又怎么能奢望人人都认出来?殿下只是想买在下的马,又不是强抢。不过这是御马,在下自然不敢卖,是才有了这一场混乱。不过是误会,殿下何罪之有?实在是言重了。”

    这话便是说自己穿的破烂,不怪别人认不出,而吴王确实给了钱要买,这话说的妥帖,算是退让一步,这小胖子也满足的笑了起来。

    吴王的属下全都松了一口气。若这位“将军”真要追究,吴王一定是没事的,不过他们就要被拉出去做替罪羊了。

    贺穆兰从地上一把抄起钱囊,递给吴王。

    “御马不可买卖,吴王殿下,请把钱收回去吧。”

    啧啧,六斤还真不轻。

    电视剧里那些一拍一百两纹银在桌子上的是怎么做到的啊?将六斤重的银子压缩成一个小银锭?

    外太空高密度银吗?

    “既然是误会一场,这一百金就当本王给将军压惊吧。”吴王虽然年纪小,却也是在宫里长大的人精,当场就把那一百金直接当了“道歉”之礼。而且还不给贺穆兰任何推辞的机会。

    “本王在路上已经耽误许久了,先行一步……”

    他拱了拱手,话一说完,迈着小短腿就跑了。

    那些侍卫看了看贺穆兰,再看了看昂着头的越影,给贺穆兰行了个礼后,也灰溜溜地上马的上马,护卫的护卫,一行人来的时候赫赫扬扬,走的时候倒有些落荒而逃的样子。

    吴王拓跋余头也不回的爬上了马车,车驾一起,众骑士继续保持队列继续前行。就不知道前面开道的彩羽驿官已经跑到哪儿了,等了半天没等到人来,想必那些半路上等人的行人们也搓火的很吧?

    等吴王之人走远,贺穆兰颠了颠手上的金子,笑开了眉眼。

    “阿单卓,这盘缠够我在大魏走一圈了吧?”

    阿单卓也是羡慕的口水都要留下来了。“嗯嗯,等找个金店将它化开,打成小金块,可以用上许多时候……”

    贺穆兰一想这东西也是白来的,索性把金子往阿单卓手上一递。

    “给。”

    “咦?啥?”

    阿单卓接过钱袋,好像完全没自信似的,干脆用抱的将这沉甸甸的金子放在了怀里。

    他见贺穆兰说的认真,偷偷打开了钱囊的一角。

    眼前出现了一块东西,在正午的阳光下金澄澄的照亮着四周。阿单卓露出太过耀眼而闭上眼睛的表情,颤抖着说:“真真真真是金子……好好好大一块……”

    “恩,给你了。”

    “给我我我我……的?”

    阿单卓把嘴张成了“O”字形,吓得腿都软了。

    “别说花姨不疼你……”贺穆兰得了一笔横财,心里也快活的很。“留着娶媳妇用吧……”

    ‘这么一大块金子。’

    阿单卓震惊地睁大了眼睛。

    ‘花姨到底要我娶多少媳妇儿啊……’

    作者有话要说:还有一更,我在码。

    小剧场:

    它瞪了一眼桑多尔的白马。

    越影:娘们儿马……我是纯爷们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