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98章 投怀送抱

第98章 投怀送抱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贺穆兰都不知道自己是用着什么样的心情把舞儿送走的,她觉得自己的表现真是LOW坏了。

    这姑娘的一定是把她当成“不能人道脾气古怪穷酸刻薄的怪大叔”了。

    尤其是她后来要求她脱下自己的中衣,小心翼翼的撕开自己中衣缝的那个口袋,掏出十来片金叶子时,贺穆兰发誓那姑娘已经要哭了。

    ……姑娘,不是我不送你这些金叶子,不过姑娘我出门在外开销也大啊,一下子救济别人一下子又遇见打劫,留下这点东西真是拼了老命了。她还有阿单卓要投喂,真没法一掷千金……

    到了晚膳的时候,几个下人顶着有些诡异的眼神请她和阿单卓去用膳,贺穆兰先是不知道这院里伺候的下人为何这样看她,再一想,明白过来了。

    一定是刚才被伺候的事传出去了……

    那姑娘不是说不会乱传吗?

    哎,她自己作死说自己不能人道,就不要怪别人了。

    “花姨,我怎么觉得他们老看你肚子下面?”同样洗漱的干干净净的阿单卓看了看周围侍者的表情,有些奇怪地挠了挠脸:“你最近在闹肚子吗?”

    “没有。”贺穆兰硬邦邦地回他,然后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问了他一句:“你洗澡的时候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吗?”

    “发生什么?”阿单卓抓了抓脑袋。“就是澡豆比别的地方的都香些,其他也没有什么不一样的。”

    难不成阿单卓没有享受到她这边的待遇?

    也是,若是真有美女伺候,以阿单卓的性格,怕是叫的她这边都听得见了。

    “无论如何……”贺穆兰拍了拍阿单卓的肩背,在他耳边悄声说:“都不要透露出我是花木兰。”

    为了花木兰的声誉着想,还是不要把她的名字报上吧。否则野史里就要多上一条“花木兰赶路时把钱缝在内K里”这种坑爹的东西了。

    ‘是因为盖楼老爹身份可疑吗?’

    对花木兰盲目崇拜到狗血的阿单小弟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不会说的。”

    楼老设的晚宴并没有如同贺穆兰想象的那般奢华,也没有什么美女跳舞助兴。在见识过袁家邬壁那种恨不得把老虎豹子都端上桌的宴席后,贺穆兰面对的也很自如,并且恪守客人的本分,不时敬敬主家的酒,表示下感谢。

    盖楼侯是一个热衷与交友之人,从年轻时就颇有好交友的名声。致仕后也不服老,他子孙多,都在各地出仕,他就到处跑,这家住几天,那家住几天,俨然一副“老年游”的样子。

    无奈他辈分高,权位重,全家谁也拦不得他,只好任由他在每个子孙家里长住,并且吩咐家里所有人在老爷子住的时候都要听他的。

    此地的主人也不是盖楼侯,这处宅子是盖楼侯买下来给在这里就任的儿孙居住的,不过他那孙子大部分时候住在上党郡的太守府,很少来这处私宅,这里倒像是盖楼侯的别业了。

    “老朽在这里住了有好几年了,这宅子本是我儿子的,去年刚刚升任了代郡的刺史,这里只留有孙子。我妻妾子女都不在这里,见到两位小友,心中甚是欢喜,来来来,我们喝上几杯。”

    盖楼侯又举起杯子,先饮为敬。

    花木兰酒量不差,贺穆兰前世也挺会喝酒,所以她也端起杯子喝了起来,还好声好气的劝解盖楼侯少喝一点。

    “我年少时是千杯不醉的量,老了倒是不行了,喝多了胃就疼。不过我那孙子却是遗传了老汉的好酒量,等下他回来了……”

    “老太爷,少主回来了。”

    一个下人跪在屋外禀报。

    “刚在说他,来的正好!”楼老站起身,大笑着和贺穆兰两人说道:“我孙子在此地太守府做个主簿,虽是太守的属官,却也能干的很。你们都是年轻人,应当互相结识一下。”

    他高兴的站起身,去外面迎了一个青年人回来。

    阿单卓和贺穆兰无奈的对看了一眼,早知道要这般呼朋引伴,还不如住在客店里,虽然一不安全二很简陋,但至少不需要这样交际应酬。

    无奈人来都来了,就算是出于客气,和这里的主子还是要搞好关系的。他们只好站起身来,也出席相迎。

    “阿翁,你急急忙忙把我叫回来是要我见什么人?”

    “阿留啊,我在城门口遇见两个很有意思的人,尤其是那个叫做木兰的军户,是个很有见识之人。你今年考绩下来也许就要高升,不妨和此人结交一二,若是对方还没有什么归属,不如邀请一番,说不定对你有所裨益。”

    他会这样说,是料定三十多岁的人正是希望施展抱负的时候,他能说出“吏治败坏、官员腐化、三长制和宗主督护制让政令朝令夕改”之类的话,说明是已经站在很高地方看问题的人,他孙子年轻,正需要这样不仅仅看到好的一面的良师益友襄助。

    楼老在门口和孙子小声地对着话,脸上的关心溢于言表。

    盖楼留根本不担心没有人用的问题,就凭他的家世,大把的人才都会挤破头来求他留用,只是他也知道自己祖父看人很准,所以一点也不敢怠慢,整了整衣衫,这才进得屋来。

    贺穆兰和阿单卓在席边等了一会儿都没见到两人进来,心中刚有些不耐烦,一个青年就进了屋,灯火辉映下,那个青年俊朗的脸庞一下子映入了两人的眼底。

    双方见面都是一愣。

    贺穆兰发愣,是因为这个穿着一身官服的男人长得极为俊逸,若单论气质张相,还在崔琳那个美男子之上,脸型是鲜卑人常见的方脸,所以比崔琳更添了几分硬朗。

    看他年纪颇为年轻,绝不超过三十岁。这时代的人普遍长得显老,说不定二十五岁都没有也不一定。

    盖楼留发愣,是因为他根本看不出在屋子里的这两人有什么出众之处。前面那中年男人一看就是军中回来的,无论是从腰侧的剑还是站立的姿势,和他家几位哥哥都是类似;

    而后面那个黑脸的少年,除了身材魁梧些,就真没什么可以让人眼前一亮的,连表情都是一副迷茫憨厚的样子。

    一个是军户,大约在沙场上历练过,一无亲兵二无随从,要么闲赋在家,要么郁郁不得志,这年纪正是将士们刚刚开始建功立业的年纪,居然出门连一两个随从都没有,混的不算好。

    后来的应该是军户出身,但没上过战场,也很少出门,不太通人情世故。

    盖楼留对两人做了一番评判,脸上顿时露出和煦的笑容。他知道这样的人都不耐烦复杂的交际,所以索性大方地先道了个歉:“在下盖楼留,我家阿翁虽早早叫我归家,无奈太守府如今正忙着春耕之事,是以有心无力,到这个时分才来见两位客人,实在是惭愧。”

    他跪坐在席边,给两人致了个礼。

    贺穆兰和阿单卓连忙回礼,“阁下因公忘私,这是值得称赞的举动,怎么会惭愧呢?反倒是我们,素昧平生就得主家的招待,这才是惭愧。”

    ……

    真是惭愧啊,还劳你们费心洗澡的事。

    “你们就不要客气来客气去了,阿留,也不要把你在官中的做派带回家。大家坐下来尽情享用酒菜,话话闲情才是。不要把饭吃的一点滋味都没有了。”楼老豪爽的笑了起来,请所有人入席,又让下人重新换过席案。

    搞半天,原来不是菜色不够丰富,吃食不够精致,而是这些有钱人家,根本是要吃上好几轮的……

    还好之前都在喝酒,没有大吃特吃,差一点就丢人了。

    阿单卓却是大吃特吃了一顿的,等新的炙菜上来时,他悄悄打了个饱嗝,看着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菜肴犯愁。

    这怎么办?

    要是不吃,主家会不会觉得他嫌弃他们招待的不好啊?

    可是要继续吃……

    阿单卓苦恼的摸了摸肚子。

    吃不下啊。

    盖楼留是个风趣之人,而且很有一番大家族才有的洒脱做派。他并没有一上来就问两人的身份来历,而是先把自己的官职身份,以及对阿翁朋友的欢迎表达了一遍,又体贴的问两人要住几天,需不需要安排向导。

    “既然盖楼主簿是此地的官员,那在下正好有事请教……”贺穆兰微一沉吟,还是问出口。“在下来此地是为了访友,那朋友住在此地的小市乡,我上次来还是七、八年前,如今路径不太记得了,可否打听一下,小市乡具体该如何走,当地之人最缺什么,我好准备表礼。”

    “你要去小市乡?”盖楼留主持春耕,对此地实在太熟,当下不假思索的说:“从城门东出去,行约十里外,有一座‘仙市山’,我上党四处是山,壶关城东高西地,这小市乡就在地势较高的仙市山下……”

    他只是略微一想,就露出了了然的神情:“小市乡确实有不少从六镇迁来的鲜卑军户,当地很多汉人也被编入了军户,负责为我大魏养马牧羊。小市乡的勇士在并州赫赫有名,阁下是从战场上回来的,怕是所访之友也是位将军?”

    “是位郎将。”贺穆兰没有多说,她怕说多了,这位主簿很快就知道她的身份了,“在下此次去拜访的是他的家人。”

    “原来如此。”盖楼留笑着说:“那边地势高,山间晚上颇冷,若准备表礼,不如带些厚重结实的布料,绸缎绢帛可以给他家的妇人。若是他家有老人,上好的炭不妨带上几筐,那边虽然是山,山上却没有多少可以烧炭的好木头。其他东西,就看阁下的心意了。”

    他也不知道贺穆兰到底有多少家底,没有胡乱建议什么,说的都是实用又不只争排场之物,就这一点,贺穆兰就对他升起了好感,感激不已。

    “多谢盖楼主簿提点。”

    楼老一直微笑着看着他们宾主尽欢的样子,间或在其中说个几句调节气氛。他们都是大家出身,又惯会做人,贺穆兰和阿单卓都过的很愉快,至少气氛还是很轻松的。

    散席后,盖楼留让下人搀着喝得微醺的楼老回房,自己亲自送贺穆兰和阿单卓去客院。贺穆兰推辞不过,也只好随他相送。

    “我阿翁年轻时就好交朋友,三教九流,贩夫走卒,王孙公子,他交友从不看对方的身份。有时候明明没见过别人,只凭着听闻的一些逸事,就能千里迢迢上门去拜访……”盖楼留一边引着两人走,一边有些羞蔹地说道:

    “他并非是个怪人,请两位来做客也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无非是觉得两位值得结交,而我也需要结识一些新朋友。”

    “楼老倒是性情中人。”

    贺穆兰点了点头。

    “实不相瞒,我们家原在平城,我是这支的长子,家中阿爷在上党为官,我便跟随父亲来了此地。我的朋友故交多留在平城,所以我家阿翁一天到晚替我操心,总觉得我如今朋友太少,过去的朋友又没时间走动……”

    盖楼留脸上满是温情,“我痴长了二十余岁,竟还让家里年迈的阿爷操心。”

    “看的出,楼老对你寄望很高。”贺穆兰夸奖了一句,“在下也觉得阁下与楼老都是可结交之人,可惜在下来壶关也只是路过,否则常和楼老把酒共话,也是一大乐事。”

    贺穆兰的话隐含的意思很明显了,我也觉得你们很适合做朋友,但我毕竟不是本地人,和你那些平城的朋友一样,是无法长来往的。

    “木兰大哥若有心,经常走动一二也无妨,我家必定以贵客之礼相迎。”盖楼留貌似不经意地问了一句:“还不知道木兰大哥和阿单兄弟住在何处?”

    “我祖籍怀朔,如今住在梁郡。”贺穆兰只是微微一顿,便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来历。

    阿单卓则直接说道:“我是武川的阿单氏族出身,在大魏立国之前,我们家族一直是盖楼部落的战士。”

    “居然是一家人。”盖楼留看阿单卓更是温和了几分,“小兄弟一望便是勇士的样子,我一点都不吃惊。”

    说话间,盖楼留将两个人送回了客院,头也不回的疾步就往主院奔。

    “少主,你这是要去何处?”他的长随和侍从们被盖楼留的急切吓了一跳,一边追上主子一边示意举灯之人快速上前开路。

    “去阿翁的院子。这阿翁,那客院里的客人怎么可能是我招揽的起的!”盖楼留越想头越疼,脚下几乎飞了起来。

    他一路风风火火的闯到主院,此时楼老喝的熏醉,意识已经有些迷糊。他毕竟一把年纪,身体再硬朗也不如小伙子,见孙子进来,还有些含糊地笑道:

    “知道你孝顺,不过我喝的不太多,还不需要你伺候……”

    “阿翁,你请回来的那个中年男人,是怀朔花木兰!”

    盖楼留博闻强记,这花木兰以前在京中几乎是个传奇人物,无数士族子弟、名门小姐都想要结识与她,后来没有成为“保母”,柔然王子也没有成功求娶到她,只是带着一堆赏赐回了梁郡,大伙儿都在扼腕。

    今日这个中年男人一说自己“祖籍怀朔,现居梁郡”,再一想他名为“木兰”,却没有报上姓氏,三十多岁,出身军中,却连个随身亲兵都没有,盖楼留何等细心,一联想起来,立刻就确定了“他”的身份。

    她怎么可能有亲兵!亲兵是要出入相随,贴身不离的,在乡间一个女子身后跟着女子多不方便?她家又不是没有女眷!

    楼老喝的头脑不清楚,居然还笑着回孙子:“我知道是怀朔来的啊,他和我一照面的时候就说了……唔,出身怀朔,那是我家老太婆的同乡嘛。还姓贺?贺赖家的还是贺兰家的?嘿,不会和你阿婆是同族吧?”

    “阿翁啊,哪里是姓贺,是姓花!”

    鲜卑语贺和花发音相近,花家确实是从贺赖家出来的,所以世居贺赖的附近,也在怀朔。

    “咦,有姓花的鲜卑人家吗?”楼老嘀咕了两句,突然想到一个人,吓得顿时酒醒了一般。“你说什么?花木兰?哪个花木兰?那个花木兰?”

    “叫花木兰,又是军中出身的能有几个?上下千年,怕是都找不出第二个!”

    “这不可能!”盖楼侯差点跳起来了。“我今儿还让仆首派了一个家妓伺候这位木兰,据说他甚是勇猛,那家伎出来的时候脚步虚软,脸色酡红,两眼还含着热泪。送她回去的时候,这家伎穿着他的衣服,收拾房间的下人说无论是浴室还是房里,到处都是欢爱的痕迹,显然客人很是满意。”

    “我见那叫‘舞儿’的家妓伺候的好,还让人赏了她一副镯子……”

    须发皆白的楼老磕磕巴巴道:“这……这这这怎么可能是女人呢?”

    !!!

    盖楼留觉得自己的三观都碎了。

    女人和女人,难道也能恩爱吗?

    还是说花木兰原本就是女儿身男儿心,不过是投错了胎?

    “会会会不会是误会……”盖楼留也结巴了起来。“那那家妓……”

    哪里会是误会,那家伎要发现花木兰是女人,难道不会回禀主家吗?

    这花木兰什么情况?

    还是他猜错了?

    “要不然,是我料错了,也许是同名同地?”盖楼留觉得自己晚上一定是喝多了,脑子才这么混乱。

    “快快去叫白日伺候的舞儿过来!”楼老对着身边伺候的人大叫起来,“速速带过来!”

    “是!”

    舞儿白天里能出去伺候贵客,已经得了许多姐妹的羡慕。而后她伺候的好,郎主还赐了一副银镯,更是被人酸了一下午。只是她自己心里是有苦说不出,莫说是伺候的好了,她根本脱光了衣服都贴上去了,那客人也没多看她几眼,反倒是把她丢到床上就不管了,洗完澡出来还把她撵了出去。

    她走的时候又羞愧又害怕,一想到伺候不好的下场腿都软了,百般诱惑后反倒被赶出去的羞耻让她泪盈于睫,原以为一顿打是肯定少不了的,谁知道也不知这个客人做了什么,人人都觉得她伺候的好,还对她多有褒赞,连郎主都赐了镯子,还让她休息几天。

    这客人对她如此体贴,人品极好,她投桃报李,虽然羞窘,可是暗暗发了誓,就算死也不能将他“不能人道”说出来。

    所以当她被提到主人屋子里,质问白天可有伺候好的时候,舞儿羞红了脸,点了点头,蚊子哼般地说道:“那位客人甚是……甚是勇猛。奴婢一下子就被扛了起来……”

    舞儿的话一出,一老一小两盖楼彻底傻眼。

    “你此话可当真?”

    舞儿有些害怕地把身子伏的更低。

    “不敢瞒着主人,确实如此。”

    盖楼留几乎漂浮着乱走一般的令人将舞儿送走,第一次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怀疑。反倒是楼老长舒了一口气,庆幸道:“还好,还好。”

    “还好什么?”

    盖楼留疑惑不解。

    “还好这个木兰是个男人,我见舞儿下午伺候的好,想来这木兰也不是迂腐之人,晚上便又点了个两个家妓去伺候他们两个,冬日寒冷,暖暖床也是好的。”

    他家奴隶众多,冬日里让女奴暖床是惯事。

    “既然这木兰是男人,我也就不用担心做了糊涂事了。”

    ***

    贺穆兰奔波一天,累的要死,下午在浴桶里泡澡本就昏昏欲睡的,结果却被那丰腴女子的“香艳招待”吓得半死,完全清醒了过来。

    如今晚上喝了点烧酒,肚子里又吃了热食,如今一进摆了火盆的温暖房间,顿时困得不行。

    这家人也是客气,居然还有女仆捧着热水帕子上来,她把自己头脸擦了一遍,正准备叫她退下,却发现另一个女仆捧着一个奇怪的陶器过来,跪在地上。

    那陶器是一个趴伏着的女人,身子丰满,贺穆兰看的纳闷,完全没想到这美人器皿是做什么用的,待那女仆突然跪在她的脚下,伸手要去解她的裤带,顿时吓得往后猛退几步。

    “你你你做什么!”

    这家人实在是太奇怪了!

    “郎君在宴席上应该饮了不少酒,伺候你盥洗之前,自然是要方便一下啊。”那女仆指了指放在膝盖便的陶罐,将它举起来,以趴伏着的臀部位置对着贺穆兰的某处,了然道:“客人可是不习惯由下人伺候方便?那婢子就负责举着,客人自行方便就是。”

    ……

    什么方便?

    什么伺候?

    贺穆兰眨了眨眼,傻乎乎地看着那个陶壶,待意识到陶罐女人高高翘起的臀部上那个大圆缺口是做什么的,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是夜壶?”

    贺穆兰瞪大了眼睛指了指那个壶,为古代陶艺者的想象力深深折服!

    这他喵的太情趣了!

    情趣的不敢直视啊!

    那女仆莞尔一笑,似是已经见过不少客人吃惊于这个夜壶,当下点了点头:“正是夜壶。”

    “你你你放下来吧,我现在不想方便……”贺穆兰退了几步,“我若要如厕,自己会去厕房。”

    “恭桶奴婢已经铺好香灰,放在了那帘子后。”先前碰盆的女奴伸手一指某个竹帘,跪行后退几步,拜伏于地。

    “郎君既然想要休息,奴婢就不再打扰。床铺已经由其他婢女整理好,奴婢先行退下。”

    “如此甚好。”

    贺穆兰简直是欢送着这女仆出了门。

    妈啊,这地方绝对不能待了,明日买好礼物,果断要离开啊!

    这*的贵族生活,幸亏花木兰在的是随地便溺的军中,否则站着躺着用夜壶什么的太惊悚了。

    贺穆兰要了盆热水,去浴房胡乱擦洗了□子,漱了漱口。因为白天刚被惊吓过,所以还特地堵了门。

    直到洗漱完毕都没什么“美人攻击”,贺穆兰松了一口气,伸展了下筋骨,快活的往卧房而去。

    “辛苦了一天,总算可以休息休息了。”贺穆兰快活的蹬掉鞋子,往床铺中一扑!

    “呃啊!”

    “啊啊啊啊啊啊!”

    贺穆兰胸口如遭巨震,她感觉自己一跃之下,蹦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上。

    与此同时,被子里突然伸出一个鬓发如松的脑袋出来,鼻血直流,双眼含泪,捂着胸口不住惨叫。

    “你是何人?”

    贺穆兰摸着痛的要命的胸口,弯着腰龇牙疑问。

    这暖床丫鬟脱光了衣服正在替她暖被,听到脚步声过来还没顾得上娇羞,就被高大的贺穆兰一下子扑了个正着,顿时鼻子剧痛,酸的她眼泪鼻涕一起下来,鼻腔也热的如同火烧火燎,眼睛更是睁不开了。

    贺穆兰一看她光着身子,又有下午的“待遇”,顿时知道这女人是来干什么的了,脸顿时一黑。

    可是她理亏在先,好生生一记人肉炮弹把人砸的差点毁容,贺穆兰身高175左右,虽然身材瘦长却不瘦弱,怎么也有百来斤,她也担心的要命,凑上前去担心的看了看这个姑娘的伤势,非常专业的检查了起来。

    她翻了翻她的眼睑,然后摸了下她的鼻梁,为了担心被撞得得了脑震荡,还伸出手指问起话来:

    “现在你眼前有几根手指?”

    “你看到的我有没有模糊或重影?”

    “你还能说得出话来吗?”

    这暖床丫头原本就委屈的不行,好好的差点被砸死,好在朝旁边让了让,只砸中了上半身,而且躲得快,并没有砸个正着,结果这客人却丝毫没有同情心,不但不关心她,还到处乱摸,又抠她眼皮又摸她鼻子,还把手指伸到她鼻孔里!

    真是气煞人也!

    莫非得了癔症不成?

    待看到贺穆兰伸出三只手指问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这丫头顿时一口气堵的不上不下,也顾不得装柔弱卖可怜了,想来自己鼻血眼泪鼻涕一大把也好看不到哪里去,索性自暴自弃地一闭眼,装死去了。

    “莫非真脑震荡了?我X,这可怎么办……”贺穆兰傻了眼,又不敢去摇这装死的丫鬟,起身就要唤人。

    “郎君莫走。”丫鬟见他要起来,顿时吓了一跳。

    暖床丫头即使得不到客人喜爱,也不能离开房间,夜间是要伺候如厕,端茶递水什么的。

    若是他出去说她还没伺候好人就把自己弄伤了,是要挨罚的。

    “咦,你头不晕了吗?”

    贺穆兰关心的坐了过去,“对不住,我没想到褥子下面还有人,你先躺着,我去打点热水给你擦擦脸。”

    她语气温柔,这暖床丫鬟还是处子,对男人并不如舞儿一般熟悉,见贺穆兰像是个良善人,心里暖了暖,也小声回道:

    “只是吓了一跳,奴婢闪的及时,没有砸的如何,只是胸口太疼,鼻子也酸辣的很,求郎君不要赶奴婢走,让奴婢躺上一躺。”

    “是我莽撞,你随意躺,躺多久都行。”

    贺穆兰看了看被褥上被鼻血染的通红一片,心里过意不去,将她搀扶起来。“你坐起来,莫要让鼻血流进去倒呛到喉咙。捏住这两边。”

    她伸出手指捏了捏丫鬟的鼻头。

    这丫鬟被她亲昵的举动弄的红了脸,“奴婢肩膀胸口都痛,实在是抬不起手来。”

    这话就是撒娇了。

    贺穆兰却以为是真的,伸手在她光裸的肩膀和肋骨上按了一通。

    “骨头没事,大概是软组织挫伤。”

    贺穆兰喝了酒,身上酒气熏人,体温也比平时高。她伸出手在这奴婢身上摸了一圈,暖床丫鬟又没穿衣衫,只觉得一双滚烫的手掌将她的要害之处揉搓抚摸了一通,顿时鼻子似乎都像是不通了,眼泪也收了回去。

    贺穆兰见这姑娘似乎都被撞傻了,又哭又笑的,暗骂了自己一句“夭寿”,扶她靠坐起来,抽身跑去端自己刚才洗漱过的热水。

    贺穆兰去端热水,卧房的门却被阿单卓一下子推了开来。

    他们之前赶路时同居一室都有过,阿单卓又惊慌的要命,推门动作极重。

    “花姨花姨,我床上有个不穿衣服的……”

    他一边高呼着一边冲进门来。

    “咦?”

    阿单卓和贺穆兰床上赤身楼梯的丫鬟你看我,我看你。

    那暖床丫鬟被撞得很惨,眼泪鼻涕鲜血糊了一脸,泪痕又把这些东西混合的更加可怕,此时披头散发,满脸是血,阿单卓话说到一般,脸上骇人之色更盛。

    “我的天啊,我那边还算是个女子,花姨这边怎么还闹鬼!”

    作者有话要说:晚上还有一更,大约10点以后。

    小剧场:

    这家人也是客气,居然还有女仆捧着热水帕子上来,她把自己头脸擦了一遍,正准备叫她退下,却发现另一个女仆捧着一个奇怪的陶器过来,跪在地上。

    婢女:……这客人怎么把擦洗下面的水和帕子擦脸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