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95章 替你报仇

第95章 替你报仇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世上有一句话,叫做计划赶不上变化。

    若干人什么都安排的很好,甚至连她闹事后赖猴一定会蹦出来都猜到了,却没想到贺穆兰根本就认不出赖猴,还差点把赖猴的脑袋当皮球踢爆。

    阿单卓的少爷当得糟糕透顶,堪称世上最惨不忍睹的呆头鹅,听说那姑娘还莫名其妙的晕了过去。

    虽然莫母那表情似乎觉得是他们为了方便密谋什么事情才弄晕了她似的,但贺穆兰记得出门时月娘还好好的,那就一定是阿单卓做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拜他之前烂透了的“抖威风”所赐,贺穆兰绝对不会怀疑阿单卓是趁她出门的短短时间“欺负”了月娘,阿单卓干的事一定是让人悲愤欲死的那种,否则一个花魁一定不允许自己倒的那么难看。

    她和他什么都做的不好,闹事从一开始就闹成的笑话,莫母客气的找不出一点茬,他们两个演戏演的自己都心虚的要疯掉,赖猴莫名其妙自己跳出来,可若不是莫母关心则乱出了错,说不定这一趟都白来。

    所以当贺穆兰安全的在那间让人羞耻的屋子里救出张李氏时,连贺穆兰自己都觉得老天实在太眷顾她了。

    她隐约听到她低声喃喃“佛祖”什么的,忍不住叹了口气。

    这么乱七八糟也能救出她来,不是“佛祖保佑”,还能是什么?

    .

    贺穆兰找到情况不怎么秒的张李氏,第一件事就是检查她的伤势。

    “你们竟然这般虐待她?”待贺穆兰查看了张李氏□在外能见的部分,吓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嘴里的断齿没有得到很好的处理,貌似这个时代也没有什么好的处理法子,断掉的牙根已经有发炎的倾向,并且向更深的地方蔓延。

    指甲看似还在手上,实际上已经被某种外力强行剥开了手指,只有根部和一些残留部分连着。贺穆兰只是稍微看了看就知道她当时会有多疼,甚至连自己的手指也疼了起来。

    这种情况最好的办法是全部把它们拔掉,因为指甲和成年人的牙齿不一样,过上一段时间就会长起来,否则那些淤积在里面的鲜血和损口也容易产生炎症,现在是冬天还好,到了天暖和起来,就会致命。

    可是贺穆兰根本无法想象命运该如何再摧残一次这个妇人。拔去所有的指甲让它重新生长?这可不是剪指甲这么简单的事情。

    这个时代是没有抗生素,也没有消炎药的。

    花木兰打仗前为什么会把箭埋在污秽的土壤里?因为这是军中的惯例,古代人从很早就知道如何利用细菌和破伤风摧毁别人的身体。

    贺穆兰觉得即使她面对着的是一具尸体,也没有这么的难过。

    怜悯和善心居然会带来这样的恶果,若这也是佛祖的安排,那他为何不张开眼睛看看他的信徒们究竟受的是什么苦?

    其他伤口她看不到,但她也能想象这些衣服遮蔽下的身体情况有多么糟糕。

    莫母听到她的控诉吓了一跳,慌乱地摆着手说:“没有没有,奴婢为何要做这种事!她来这里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子了。”

    “不是他们。”张李氏扯了一下嘴角,“是在狱中受的罪。”

    莫母听到她的解释松了口气,她也不想收容这个女人在这里,毕竟全城都知道她的儿子为了他母亲死在狱里已经跑到太守府去告状了。

    一个已经死了的女人出现在娼门,这种联想足以让其中牵扯的所有人胆战心惊。可是她也不能把这女人丢出去,因为丢出去她必死无疑,若是她死在其他什么地方,先别说她还有没有良心,这平陆不是人人都是心被狗吃了的,顺藤摸瓜摸到她这,就说不清是她折磨的她还是别的什么人了。

    其实赖猴比莫母还要头疼,他虽然放不下张李氏,但他却从来没想过要把她怎么着,莫母这里多的是各色或妖艳动人、或温婉可爱的女人。

    他只是看她漂亮温柔,想讨来尝尝有媳妇孩子热炕头是什么滋味。

    江仇如今这么一做,全城都以为是他干的一切,慈苦大师颇得人望,他走路上都有人想敲他砖头,游侠们也想暗算他。

    要不是他东躲西藏,早就已经倒了霉了。

    江仇把张李氏送给他,原本就是想警告他,让他知道他一个无赖泼皮,像他那样的身份,随时都可以让他生不如死。

    江仇想要他屈服,彻底为他卖命,这张李氏是奖赏,也是警告,更是会让他随时死在街头的毒药。

    莫母愁眉苦脸,这哑巴亏何止赖猴吃了,她也吃了不少。往日里仰仗江县令的本事扫平一些麻烦,他要把麻烦送上来的时候,她也不能不接着。

    贺穆兰不知道他们这些烂账,这些事自然有花木兰的朋友若干人处理。她手上微微一用力,弯腰将她脚上的拇指粗的锁链“啪”的一下从中扯断,让它们垂在张李氏的脚边。

    “即使你没虐待她,像是狗一样拴着她难道就是好的?罢了,像你这样以压榨女人血泪为生之人,哪里知道怎么尊重他人的尊严!”

    她腹中有一团怒火,又无法发泄出来,只好用莫母出气。

    莫母自知理亏,又不知道这男人有什么身份,她觉得自己先前的种种猜想果然已经得到了印证,那少爷明显是幌子,这男人才是首领。

    就凭他徒手就能拉断铁链,这一定是了不起的勇士。鲜卑人以武勇立国,今上又最重勇士,这样的人能得到宫造的金叶子,也没有什么不正常的。

    所以莫母被他教训的头都不敢抬,更不敢为自己解释什么。

    她只在心中担忧的胡思乱想,考虑着过几天是不是要带着积蓄干脆跑了算了。反正她早已经脱了籍,待在这里也不过是图有个归属而已。

    命都要没了,归属有什么用?

    赖猴被抓,若是不能活,她难道还要陪葬?又不是真的弟弟!

    贺穆兰骂了莫母一句,那种无力感没有丝毫减轻,反倒更加烦躁了,她准备搀起地上的张李氏,却发现她双腿根本无力行走,倒不是自己要倒卧在那里。

    她一把捞起张李氏,将她抱在怀里。

    反正她是个女人,也不怕毁了她什么清誉。

    待她将张李氏抱在怀里,才发现她轻的跟一根羽毛似的。

    她力气确实比一般人大上许多,也有很多男人会夸耀自己的力气,说抱起女人就像是“一根羽毛”似的,可事实上没有谁能真轻的像是一根羽毛。

    这女人,已经瘦得形销骨立了。

    张李氏只觉得一阵温柔的力道将她包围住,然后她就落到了一个宽阔(?)的胸怀里。这让她忍不住低下头,紧闭着眼睛。

    被狱卒侮辱时她不觉得羞耻,可是这样的自己,连说话都会漏风的自己被这样抱着,让她全身心的觉得难过。

    “你莫难过,等我们出了这里,一切会好起来的。”贺穆兰叹了口气,知道一切安慰的话都不管用。对于一个受过伤害的人,你说“会好起来的”有什么用呢?

    “待你伤养好了,就和你儿子一起,找个安静的地方生活吧。新的地方,新的开始。你这般坚强,一定能过的很好的。”

    张李氏闭着眼睛,像是没有听到。

    良久之后,这才点了点头。

    贺穆兰抱着张李氏往外走,阿单卓和人四拖拉着赖猴往外走。莫母不安又惊惧的跟在他们之后,只是走到一半,就有一群人慌慌张张地跑了出来:

    “莫母莫母,有一堆官兵在门口和城门官打起来了!江县令都带人过来了,城门官带着一群鲜卑人堵了我们这的门口,不让人出去,也不让人进来!”

    贺穆兰猛地往身后瞪去。

    莫母吓得一下子跪倒在地。

    “奴婢不知道您的来意,奴婢以为有人来砸场子,所以报了官。”

    楼子里,原本莺声燕语的场景突然一下子不见了,听到门口有官兵对峙,那些无论是在厢房里还是在厅堂中的嫖客们都穿着衣服惊慌失措的想要出去。

    这其中也不乏在平陆有权有势之人,不过这间娼门比不上其他地方的,所以大多是平陆当地的富商望族在里面享乐。

    他们不知道门口发生了什么事,一边领着下人去门口打探消息,一边口中说着类似于“江县令又搞什么敛财的把戏”、“有人捉奸捉出这么大动静”之类的话来。

    待发现不是江县令搞什么把戏,是有七八十个城门官和二十几个鲜卑人打扮的武官将门口控制了,这些人都露出难看的脸色,悄悄的又想溜回去。

    这江仇在平陆一手遮天,早就惹出许多事情来,无奈他身后后台硬,又没人动他,所以大家也只能忍。

    平陆之前富庶,这些富商也过的舒服,此时见江仇有了对头,也乐于见他倒霉。许多人连看热闹的胆量和心思都没有,也不觉得凭着一堆城门官就能真的把江仇怎么样,既然这样,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当今日他们不在这里。

    贺穆兰领着阿单卓和人四抓着赖猴,抱着张李氏走到门口,正听到江仇在外面喊话:

    “方震,本官平日里待你不薄,你竟要反了不成?”

    方震?

    若干人口才这么厉害,居然让方震直接倒戈了?

    还是说她说了若干人会庇护他的家人,他就索性跟了若干人?

    方震知道今日不能善了,索性把脸撕破:

    “江大人这话说的,下官是东平郡的郡兵,平陆的城门官,自然是为大魏效力,听上官的命令。江大人虽然官职比下官高,却一不是下官的上司,二不是大魏的天子,有什么反不反的!”

    几个鲜卑武士见他这么硬气,立刻叫起好来。

    江仇脸色黑的如同锅底,一旁手持火把的皂吏和衙役顿时鼓噪起来,骂方震吃里扒外的,骂他会咬人的狗不叫的什么都有。

    “你们到底来这里做什么!”

    “上官有令,下官只负责围着这里,至于有什么事,下官也不知情啊。”

    方震笑嘻嘻地回他。

    江仇见方震软硬不吃,又有“上官”做倚仗,也不啰嗦,指挥着一群皂隶衙役之人上前冲门,要去救那赖猴。

    赖猴关系到他许多敛财的路子和秘密,绝不能落到官家手里!

    .

    此时贺穆兰已经到了门口,身后跟着一群又害怕又想看热闹的各色人等。

    人二眼睛尖,见贺穆兰出来,立刻用鲜卑话叫了起来:

    “将军可安全?人找到没有?”

    “一切还算顺遂。我怀中的就是张李氏,阿单卓肩上扛着的是赖猴。”贺穆兰几步走到围着门口的人堆里,顺利和他们会合。

    一旁立刻有鲜卑武士上来捆住赖猴,又为难的望着张李氏。

    贺穆兰将张李氏放下来,小声对她说道:“你且等着,我等下替你报仇。”

    张李氏莫名其妙的看着她,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贺穆兰和人三人二吩咐了几句,她找阿单卓要了那件大裘衣,又从怀里拿出一块帕子遮住自己的脸面,挤出笑容问阿单卓:

    “可看的出是我?”

    “……看的出。”

    “那这样呢?”贺穆兰解散头发,让自己披头散发。

    “不是熟人看不出。”

    “这衣服倒是好用,就是有些施展不开拳脚。”

    贺穆兰笑了笑,这一身裘衣又黑又大,什么身形都遮住了。

    “就是怕刀枪无眼,等下要是毁了这件衣服,若干人不知道会不会要我赔啊。”

    她活动了下肩膀,向人一要了自己的佩剑磐石,冲入场中!

    阿单卓不知道花姨为何要进入已经明显可以看出胜负的场中,心中实在担心,也拔出重剑,要跟着她冲上前去,却被人四拉住。

    “花将军说不要其他人跟着,你去了反倒暴露她的行踪。”

    .

    江县令被重重手下包围,远看去,真叫一个固若金汤。只是守卫城门的都是真正的士兵,是由郡都尉亲自训练过的兵卒,而江县令招来的只是一批亡命之徒,资质良莠不齐,这些城门官再怎么不济手上功夫也是不弱的,否则肥差就被人抢了去,如今听了方震的话要挣一场富贵,各个都英勇无比。

    江仇已经觉得不大妙,想要趁着败势还没大显先逃了,谁料突然两个人影从他身边掠过,当真快如闪电一般,猛地向他冲了过来。

    他一声吆喝,立刻有人持枪持剑冲上前拦截,只是贺穆兰手中大开大合,那磐石锋锐不显却势大力沉,哪里是一般的散兵游勇抵挡的住的?

    她磐石施展开,真如挥舞着什么杀器,愣是从刀枪剑戟的缝隙中硬生生冲了过去。众狗腿挺长毛欲刺,非但伤不了贺穆兰,反倒因为挤的太近,兵刃差点招呼到自己人身上。

    到了后来,贺穆兰几乎是拿磐石当盾牌,脚下动个不停,如游鱼之滑,如飞鸟之捷,几步就到了江仇身边。

    此时他见势不妙,拿着手中的长剑就劈,贺穆兰一剑砍断他的宝剑,伸出手来抓住他的肩膀,猛地将他拉到身边。

    “江仇草菅人命,伙同此地无赖犯下冤案,致使张家寡妇张李氏家破人亡,做下不少冤案。吾等住在平陆衙门数天,发现江仇有私藏刀兵衣甲的嫌疑,现奉东平郡鲜卑太守之令,命汝等速速缴械投降,或可既往不咎!”

    人一拿着太守府的令牌,大声叫了起来。

    花将军抓到了江仇,这局面就翻不了盘了!

    贺穆兰擒住江仇,见江仇已经面无血色,顿时得意地笑了起来,待她想到自己掩住了脸面,即使笑他也看不出,索性伸出拳头,一拳击出!

    “砰!”

    贺穆兰一拳中了他的嘴巴,打的他齿咬唇破,哀嚎着叫出声来。

    江仇嚎叫着张开嘴巴,顿时几颗牙齿掉落于地,又有几颗被他吞了下去,待他发现的是什么,连声惨叫。

    砰!

    一拳揍到他的鼻子上,打的他鼻梁断裂,和崔琳一般从此是个歪鼻子。

    五官具毁,从此再也无法出仕。

    砰!

    一拳揍到他的肚子上,打的他五脏六腑犹如被重锤击打,当下呕出一口血,翻着白眼晕了过去。

    心肝都是黑的,不如当做摆设!

    .

    “你这歹人,既然殴打朝廷命官!”

    几个皂吏看到贺穆兰打死人不偿命的狠劲,色厉内荏的叫了起来。

    她像拖着死狗一样把江仇往回拖。城门官和方震等人为她开路,她挥舞着磐石,将还要反抗之人一个个拍到方震他们的身边去。

    江仇的脑袋在地上和碎石台阶不停的碰撞着,贺穆兰就这样一路将他拖回门口,瞟了一眼那些好奇地看着门口的嫖客和侍从们。

    “谁看见了?”

    贺穆兰捏着声音含糊地说道。

    “你们谁看见了?”

    “没有没有没有……”

    所有人齐齐的摇起脑袋。

    作者有话要说:小剧场:

    崔琳:……爱我就不要提起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