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93章 调戏美女

第93章 调戏美女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在贺穆兰的印象中,古代的青楼楚馆应该是这样的:

    “大爷,来嘛~”

    “大爷,第一次来?”

    “大爷,我保证你会很快活哟!”

    ……

    以下省略各种妖艳诱惑五千字。

    但事实上,贺穆兰一进去就被吓到了。

    厅堂里跪坐的地方都有草帘相遮,根本看不清里面在做什么,就如同现代咖啡厅的那种卡座,看上去似乎一览无遗,事实上却是隐蔽性很强的。

    一楼厅堂正中有一个高台,上面坐着几个或吹笙,或弹奏箜篌的女子,衣着庄重,并不似娼妓之流。

    “那些是罪官贱籍。”人四见贺穆兰看的目不转睛,心中有些好笑,在她身边悄悄说道:“有些罪官贱籍虽然因为父母兄弟被罚入娼门,但难保没有其他亲戚朋友庇护,这样的女孩家没有几年就可以出去,而且也不必卖身。这种情况下,一般只做些优伶、讴者之类的活计,以后出去虽然嫁不到什么好人家,至少还是嫁的出去的……”

    他看了看那些草帘,“真正可怜的是那些草帘里的女子,在底层没有自己房间的大部分都是被卖进来或者自卖自身的女人,一点糊口的钱粮都没有,全靠打赏。但连房间都进不了的男人,能有什么打赏呢。这世上人人生来三六九等,在这娼门也是如此啊。”

    贺穆兰听的心中一片冰凉,也不再好奇的去左右张望。

    她的猎奇心理是满足了,可是只会让她的心更堵,既然如此,看这些女子是多么美艳多么有风韵,就成了一种“物伤其类”的卑鄙。

    说出这个话的人四就知道这位女将军会是这样的态度。

    或是怜悯、或是不屑、或是愤怒,大抵如此。

    这种靠着自己的能力,在军中这种男人都无法立足的地方博得赫赫威名的女人,是很难理解进入这里,成为迎来送往的女人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

    有些人生来下贱,就如同他们跟在若干大人身边的这四个家奴一般,他们祖祖辈辈都是家奴,生下来也是家奴,将来的子孙也都还是家奴。

    但男儿还能靠着自己的武勇和忠心换取主人的信任,脱离这个世代为奴的可怜身份,他们的子女后代还可以成为自由之人,但这些女人们一旦入了此门,就如同在脸上烙了印记一般,怎么也无法恢复如初了。

    娼门的妓子,甚至是连怀孕的能力都没有的,所以她们即使回复了自由之身,也没有什么去处,晚年也过的不好。

    她们长期服用“水银”来避孕,很多人因此而短寿。有的人即使服用了水银也会怀孕,这时候强行落下孩子就会损伤身体,有的死了,有的再也不能受孕。

    娼门就像个大磨盘,进去的时候都是整的,出来的时候全都是支离破碎。

    鲜卑人原本是没有娼□□伶的,北方女人生存不易,即使是寡妇再嫁也容易,女奴十分抢手,就算是部落主,女奴也可以为他生孩子。拥有很多女人是非常富贵的证明,所以鲜卑人很难理解将一堆女人放到一个地方,不为延续子嗣而存在。

    大魏建立初期,汉人负责制定国策和律法,这种原本是汉人惩罚罪人女眷的陈规,十分容易的得到了士族和贵族们的支持,于是一间间娼门被建立了起来,以罪官贱籍和私娼并存的方式成为了各族男儿们新的去处。

    大魏连年征战,死的大部分都是鲜卑男丁,汉人们的数量膨胀式的增加,鲜卑人可以娶汉人的女子,可汉人的男人却娶不到也不愿意娶个性鲜明的鲜卑族姑娘,时间一长,各种需求也自然出现。

    除了袁家邬壁那种满是胡人姬妾的地方,也有了以“南朝美女”、“胡姬压酒尝”这样为噱头的青楼楚馆。犯官之后、罪奴的家人,都会被卖到这些地方来,这其中的苦楚, 非外人可以道也。

    身为鲜卑人的家奴,像是人四这样的人以前只用担心自己的子孙会变成家奴为主人在战场上卖命,现在还要多加上一条——担心自己的妻女因为他们犯了错误落入到这种可怕的地方去。

    这是生来下贱者的噩梦之地,是上层大人的狂欢之处,也是无数女人们悲喜一生,无法逃离的地方。

    人四并不想踏入这样的地方,因为他会勾起他曾经为奴时的那些苦痛记忆。

    但花木兰是一个受人尊敬之人,而她以一个女子之身踏入这么一个女人根本不愿意进来的地方,为的是救出另一个素昧平生的女人,这样的言行让他压下心中的不适,扮演好自己该扮演的角色。

    他已经自由了,但心上的桎梏却不是那么容易消失的。

    幸运的是,他的儿子、他的孙子,将可以扬首挺胸的走在阳光之下,拥有属于他们的美好回忆。

    ***

    贺穆兰的心情很复杂,阿单卓比她还要复杂。

    ‘还以为会见到许多女人簇拥上来,结果只是看到一片竹帘、珠帘、草帘什么遮住的场面。’

    ‘原来门口那几个美艳妇人只是招揽客人的,里面的姑娘都看不到脸。’

    阿单卓也不知道自己该安心还是可惜,其表情之迷茫足以让庭中伺候的下人会心一笑。

    一见就是个初哥呢,不知道哪位姑娘能得了便宜。

    一行人穿过有着高台的厅堂,出来一个年约四十的中年妇人,长得很是平庸,但是一见就会生出亲切之感。她看了看走在最前面的阿单卓和走在后面的贺穆兰,心中和门口的接待妇人有了一样的推测。

    不过她却没做出门口妇人那样区别对待的样子,只是迎上前来,温和地笑道:“我是此地的女首,你们唤我莫母就好。各位第一次来吗?”

    娼门负责管理的女首称呼底下的倡优妓子都唤“女儿”,所以她自称为“母”,倒也还算合适。

    “第第第一次来……”

    阿单卓有些磕磕巴巴地回她。

    贺穆兰皱了皱眉。

    虽然不是很好,但也差强人意。

    “那各位是来消磨时间呢,还是过夜?”

    “过夜。”

    阿单卓咽了口唾沫。

    莫母看了看阿单卓的贺穆兰和人三人四,眼神尤其在贺穆兰身上多注视了一会儿:“那您过夜的时候,这几位是……”

    总不能这么多人点一个姑娘吧?

    贺穆兰干咳了起来。

    “咳咳咳,他们在门口守卫,我贴身保护。”

    “您这话说的,都过夜,还怎么贴身保护啊?!总要给我们这的孩子们留点脸面吧?”

    莫母瞪大眼。“还是您觉得我们这不安全?您放心,我们这可是平陆最好的楼子,就算是官家小姐、南边来的美女,这里也有不少呢。”

    她是见这一群人都是鲜卑人打扮,才特地介绍了南边的美女。

    贺穆兰给了阿单卓一个眼色,阿单卓咬了咬牙,学着拓跋晃的样子微微扬起下巴,傲声道:

    “本少爷初来此地,听得此地艳名,慕名而来。本少爷不要胭脂俗粉,把你这最好的女人叫来……”

    他拿出一片金叶子丢了过去。

    “伺候好本少爷,本少爷……”

    “可是这位少爷,你这点钱不够见月娘的啊。”

    莫母接过金叶子,颠了颠,依旧好声好气地微笑着,“月娘的夜资是五两金子一晚,茶水、听曲、铺床叠被的打赏是一两。您这片金叶子最多二两,只够听曲和打赏的。”

    我&……&%……%¥#!

    这女人是金子做的吗?见一面听她唱个歌就要一两金子?睡个觉要五两?多来几次都能把全身贴满金子了!

    不过是平陆的一个妓子,又不是天上的仙女,五两金子够他打一把好剑,换一身好皮甲了!

    阿单卓捏着拳头一脸愤慨,贺穆兰怕他爆发,装作替主子打抱不平的样子挤上前去:

    “莫母这话说的,你说她是最好的,我们怎么知道?想要五两,怎么也要见到人再说。我家少爷不要庸脂俗粉,你这曲子唱的再好,难不成我家少爷还是三岁娃娃,睡觉要人唱歌哄不成?”

    金银在民间见到不易,更很少流通。能在身上随身带着金子和银子之类的珠宝当做盘缠的非富即贵。就算这月娘要价很高,也不至于开口就是五两,这里的鸨母明显看出阿单卓是个青嫩小子,一上来就想要漫天要价。

    阿单卓一出手金叶子就出去了,这钱铁定是要不回来了,她要不把事闹大了,那赖猴怎么出来?

    阿单卓大概也是想到了这点,立刻接腔:“就是!五两金子也得看过那‘月亮’好不好看才行,要是个大麻子脸呢?”

    人四差点没捂住脸哀嚎。

    这一张口浓浓的乡村风是怎么回事?说好的鲜卑贵少爷呢!

    果不其然,莫母好脾气的样子也凝固在了脸上,转眼委委屈屈地说道:“这位小少爷话说的,我们家月娘可是朝中犯官之后,真正的大家娘子,无奈沦落风尘,这才出来见人。便是平陆的县令亲来,没有五两金子也是见不到她人影的。您说她一脸麻子,这不是坏她名声吗?

    “那就让她出来一见!”

    贺穆兰伸出手,“要不然,就把金叶子还我们。”

    莫母在这里待了五六年,什么粗鄙的人物都看过了,还没见到这种一身名贵裘衣却比贩夫走卒还要会讨价还价的。

    她原先以为贺穆兰才是主人,或者是长辈,带着子侄来开荤的,如今却见她处处咄咄逼人,不像是带着子侄来开荤的,倒像是让家里子侄彻底不要再来娼门似的,当下柳眉一蹙:

    “这位朋友说的,凡事还有个先来后到。月娘目前有客,虽不是渡夜,但毕竟也是我们的客人。您又不能确定您家主子今夜就要了月娘,我去将她带出,岂不是连其他客人都得罪了?”

    贺穆兰心中一喜。

    啊哈哈哈,就是要得罪人啊!

    就是要弄到打起来啊!

    贺穆兰发誓自己这辈子都没有摆出过这么贱的表情:“我家少爷说要最好的,就是最好的!你敞开门做生意,难不成还把客人往外赶不成?罪官贱籍不是有钱就可以见到吗!”

    花姨骂的好!

    阿单卓心中雀跃。

    快打起来吧!痛痛快快打起来,打完了事好回客店去!

    “您难不成是来闹……”莫母拿着金叶子正准备掷回去喊人打他们出去,不经意的用余光扫了一眼手中的叶子,一下子愣住。

    “没错,我们就是来闹……”

    阿单卓得意洋洋的将手扶在腰间的重剑上。

    “罢了,公子既然想见我们家月娘,那是给我们脸面。”莫母突然变得痛快起来。“几位请跟着侍者去雅间稍等,我这就去把月娘请来。”

    咦?

    请人?

    都已经准备大打一场的阿单卓傻乎乎的看着莫母,像是她突然说的不是人话似的。

    而贺穆兰比阿单卓还要吃惊,难不成这月娘本来就只需要二两金子,先前只不过诈他们,想要他们多掏钱出来?

    这这这……这也太狡猾了吧?

    阿单卓张嘴想要再说两句,莫母却像是担心阿单卓会变卦似的,一说完话就扭身亲自往二楼而去。

    阿单卓还想再上前几步再说些什么,几个侍者迎上前来,请他们往另一边走。

    来吵架的,结果却弄成皆大欢喜。

    这是多么苦逼的一种结局。

    .

    半个时辰后,装饰的雅致大方的房间里,一身红衣罩体的秀美女子,蹙着眉头看着面前的两只呆头鹅。

    是的,无论是穿着黑裘的黑面少年,还是穿着半旧裘衣的瘦长汉子,通通都散发出一股“让我先想一想不要来打搅我”的气息。

    这让月娘心中有些羞恼。

    她原本和东平一望族的郎君聊得正好,却被莫母想尽法子叫了出来,二话不说就给带到了这间,还被反复叮嘱不可得罪两位贵客。

    她是罪官贱籍,不可挑剔客人。对她来说,赎身也是无望,只能想尽法子往上爬,若能得一权贵之人护庇,也就不必过这迎来送往的日子。

    那郎君她想尽法子才让他对自己有些兴趣,原想着莫母不敢得罪的一定是什么“贵人”,所以虽然有些遗憾,也没有太过难过,却没想……

    这两人,怎么看也不像是“贵人”的。

    一个不过是十七八岁的少年,长得犹如地里刨食的老农,又似铁匠铺打铁的力士,虽穿着一身名贵的裘衣,怎么看怎么像是小孩偷穿了大人衣服。

    一个是个年约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浑身气势倒不像下人,却是一副下人做派。可说是下人吧,哪有主家叫了娼伶来“渡夜”,却有个下人陪同的?

    这两个主子不像主子,奴仆不像奴仆的,居然好像还很嫌弃她!

    她都已经特意仔细装扮一番再进来的,可即使她这般明艳动人,这两人也均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这位郎君……”月娘被激起了脾气,“是不是觉得奴婢蒲柳之姿,入不得阁下之眼,所以您才这般长吁短叹?”

    “什么短叹?”阿单卓和贺穆兰已经被这样的局面弄的六神无主,都在打算是不是该掀桌子嫌弃这月娘不好看,闹事一番比较好。

    只是这样似乎有些太缺德了,说不定以后这罪官贱籍的生意都没法子做了。

    可不这么干吧,难道真要在这里过夜?

    阿单卓被月娘的问话打断了思绪,迷迷糊糊地抬起头来……

    从耳根子一直红到了脚趾头。

    他一直以为狄叶飞狄将军是天底下最好看的人了,尤其是“狄姬夫人”的扮相,那真叫一个“绝代佳人”,看的阿单卓都不敢抬头。

    可正因为他知道狄叶飞是个男人,所以虽然他长得雌雄莫辨,艳光四射,阿单卓心里还是觉得怪怪的。不要说对他产生什么绮丽的想法,就算见到,也只能生出“哎呀花姨的朋友都好怪啊”这样的想法。

    可是这位“月娘”,是个不折不扣的妖娆美人。也许知道阿单卓是鲜卑人,她特意穿的是窄裙,脖颈修长,一片酥胸如凝脂白玉半遮半掩,素腰一束,不盈一握。

    ‘这腰,应该一掐就断了吧?’

    阿单卓无意识的动了动手指。

    ‘她大腿还没我胳膊粗吧?’

    第一次见到这种女人的阿单卓分外的面红耳赤,口干舌燥,连心跳都比平日里多跳了几跳去。

    贺穆兰也是晃过神来才发现这姑娘真是漂亮。

    古代的化妆术十分骇人,嘴唇点成奇怪的形状那是常有的事,这姑娘嘴唇微厚,索性没有画唇,眉毛也只勾勒了几笔,却描画出一副含笑含俏的面容,红唇半张间,连贺穆兰这个女人的心都荡漾了一下。

    像这样满身风尘妖魅的女人,想在外面生存,怕是不容易吧?

    贺穆兰一下子就想偏了。

    月娘见一大一小两个男人都在正眼看过她后脸色有了变化,心中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尤其是那小的,脸色红到这种地步……

    难不成还是个童子?

    想到这个,她捧起案上的水酒,一双洁白莹润的手托着碧绿的酒杯凑到了阿单卓的身边来,娥眉淡扫,柔声道:“这位郎君怎么脸红的这般厉害?这屋子里点了不少火盆,你穿着这裘衣,不热么?”

    她不说阿单卓还没发现,一说身上的燥热更加厉害了。这雅室内用无烟的银丝炭点着火盆,里面实在是暖和的很,熏得人昏昏欲睡。

    阿单卓还穿着出门穿的那件裘衣,这时候后背已经汗如雨下,但他和贺穆兰心中有事,没有顾忌到这个,此时阿单卓顿时将心头和身上的燥热找到了理由,接过酒仰头喝下,然后连忙三两下将身上名贵的貂皮裘衣褪下来,搭到月娘的肩头。

    “这里确实热的很,我见你衣服穿的太少,身上不冷吗?”阿单卓扫了一眼月娘的胸,被那明晃晃的的白吓了一跳,“你就穿我的裘衣吧,我的衣服刚脱下来,暖和。”

    月娘摸了摸身上的裘衣,心中复杂。黑貂皮得来不易,这少爷就这么轻易的搭在她的肩头为她御寒,这件裘衣要折换成银钱,怕是她要每日不休的陪上一个多月的客人才能换得,虽不说价值千金,一两百金还是要的。

    难怪姐妹们都说遇到一个良人,胜得辛苦几年。

    她顿时感激的拢了拢身上宽大的裘衣,笑着说道:“郎君竟将这裘衣送我御寒,真是大方的很,奴婢感激不尽。”

    她风情万种地施了一礼。

    贺穆兰意外地挑了挑眉。

    阿单卓这小子不会在美女面前意志力这么薄弱吧?糖衣炮弹还没有开呢,就借花献佛把若干人的衣服送出去了?

    谁料阿单卓无所谓地摆了摆手,爽快地说道:“莫要客气,我是看你来招待我们来的急,连衣服都没穿好……

    “等我们走的时候,你记得把衣服还我就好。”

    来的急。

    衣服都没穿好。

    记得把衣服还我就好……

    咯嘎嘎嘎嘎嘎。

    月娘粉面微青,差点咬碎了一口银牙。

    ***

    刚刚还以为阿单卓其实是个天生情重的贺穆兰,在听到阿单卓的回应后差点没笑破肚皮。无奈她扮演的是下人,不可如此放肆,所以只能抿着嘴咬着唇,竭力忍住发出声音。

    月娘一时间下不了台,顿时觉得这肩膀上的衣服既不温暖,也不贵重,直像一座大山一般,要将她一直压到那地底下去。

    不过她迎来送往惯了,这点城府还是有的,暗恼是暗恼,用指甲掐一掐自己的掌心后又回复了平日里的笑脸:“能得郎君怜爱,已经是奴婢的福气,哪敢肖想郎君的东西。”

    她是当阿单卓故意装傻,不愿赐她东西了。

    “咦,你肖想了我的东西吗?”阿单卓纳闷地看了一眼已经面容扭曲起来的贺穆兰,突然恍然大悟:“哦,你说那片金叶子啊!那不是你的……咳咳吗?有什么肖想不肖想的……”

    “噗!”

    贺穆兰实在是忍不住了。

    月娘饶是在风尘中打滚了许多年,也没见过这样的人,她自己是个聪明人,也就不愿意相信别人是个傻子……

    可现在一看,果真是个傻子没错!

    她向已经脱了裘衣的阿单卓看去,他里面穿着一件新的锦缎夹袄,□穿着鲜卑人常穿的裤褶,腰间配一条剑带,剑环上扣着一把重剑。

    先前他穿着宽大的裘衣所以月娘没发觉,此时见这黑面少年虽然穿着夹袄,可臂上和胸口的肌肉结实,直欲爆出,腰上又配着剑……

    月娘心中七上八下,却不是激动的,而是吓的:

    “这位小郎君,是不是练过武?”

    阿单卓见月娘看他,男子汉的满足感瞬间爆棚,当下把手臂一举,自得道:“我鲜卑男儿,哪还有不习武的?我从五岁开始练武,至今已经十几载,等闲几个男人近不得我身。”

    从小习武。

    肌肉虬结。

    可能还是童男。

    这几个因素被她猛的联想起来,顿时花容失色,直欲逃走。这少年原本就体型魁梧,童男一定粗鲁,他居然还是个习武的……

    吾命休矣!

    ***

    贺穆兰和阿单卓进了这家娼门的时候,赖猴其实就在一楼,左拥右抱着在一处珠帘后和几个女人喝酒。

    这妓馆他虽然没有份,却在楼下设着一个赌局。有时候那些嫖客闲暇时,也会猜猜枚数,玩玩角骰什么的。赖猴可以说无恶不作,有时候也会拐卖好人家的女儿。只是这样的生意做起来危险,一不留神还会提到铁板,所以做的少。

    自古女人就和酒与打架离不开关系,赖猴的混混们在这里派上了用场,做做楼子里的打手保镖,把没嫖资的押回家去拿钱,只要能两边都有好处的事情,赖猴和他的手下都干。

    赖猴推开身边的姑娘,端着酒杯歪歪倒倒的凑到莫母身边去。这莫母也是个厉害人物,早些年也是犯官之女,可凭着这个身份,她熬了十几年,居然熬成了这里的头号人物,管着几十个姑娘。

    赖猴还仰仗她生财,也不敢对她不恭,只嬉皮笑脸地问她:

    “我见你把月娘从柳旭那里叫走了,柳旭也不生气?”

    “柳家郎是来听曲的,月娘弹和花娘弹没什么不同。”莫母摸了摸手中的金叶子,若有所思。

    “我见莫母今日里魂不守舍,莫不是看上那黑脸的少年,连手中得意的姑娘都情愿送出去不成?”

    赖猴咧开了嘴。

    “你这无赖,嘴巴忒毒。我都能当他祖母了,还魂不守舍。”莫母啐了他一口,心中实在放心不下,索性把手中的金叶子从宽大的袖筒中露出来:

    “这不是普通的金叶子,这是宫造之物。”

    “什么宫造之物,不过是做的精巧些的叶子罢了。”赖猴伸手要去够那金叶子,被莫母一巴掌拍开。

    “你懂个屁!大魏的文官全靠皇帝逢年过节赏赐的财帛过日子,官造和宫造的东西也不是什么稀罕物。宫中之人有钱也没地方用,即使是金银也做的比别的地方精致些,就为了好把玩。这金叶子用赤金做了叶脉和叶茎,和普通富贵人家打成一片片薄片截然不同。”

    莫母回忆起几十年前自己家还显赫的时候。

    “那黑脸的少爷,怕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所以我才不敢招惹。”

    娼门归太常寺下的“乐部”管,除了一些官妓是专门侍奉官员的以外,大多数贱籍的女子除非赚的银钱多方可脱籍,否则要一直待到死为止。

    莫母其实早已经可以脱籍,但她出去也不知道能做什么,能怎么生活,所以她索性把这里当做她自己的家一般经营,轻易不愿意惹麻烦。

    可是赖猴却不一样,这人是出了名的滑溜之人,只要一有机会就顺杆往上爬。他与平陆县令江仇原本素不相识,就是靠他钻营的功夫愣挤到了他身边去,用自己地头蛇的身份为他做各种不方便做的事。

    只是做的多了,知道的事多了,把柄也多了,赖猴越来越害怕江仇杀人灭口。所以虽然江仇对他是越来越信任越来越好,俨然把他当做心腹的样子,但是他还是不得不防着他,隔三差五就换个住处,连睡觉都要在人多的地方。

    他早就想给自己留条后路,如今听莫母说到“了不得的人物”,顿时眼睛一亮,凑上去直勾勾的看着那片叶子:

    “不就是一片做的精致的叶子吗?兴许是别人见宫中造的好看,自己打的?现在金银又不怎么流通,做的好看些也不浪费。”

    “话虽如此,可是能见到宫造之物的人家,哪里又会是什么普通人家啊。”莫母叹了口气,似是在缅怀某种回忆,将金叶子在手中抚了抚,又塞入怀中。

    “看在这个的份上,我今日也不收那黑脸少爷一行人的夜资了,就这一片叶子,已经足矣。”

    “莫母莫母,我的好姐姐,明日那少年出来,你替我引见一下呗?”赖猴双手合十,“你要帮了我,你就是我的活菩萨,活神仙!”

    “你小子还不死心!”莫母冷哼一声,“别觉得那少年看着老实,我见他身边跟着的都不是俗人。尤其是穿沙狐皮的那个,怕是沙场上回来的猛将,专司护卫之事的。你别拍马屁拍到马腿上,被人家碾死!”

    “江仇现在越发变得丧心病狂了,连沙门都杀,寺庙都抢,我看他每次让我换的东西不是兵器就是钱粮,而且都是往北面运,心里也是一阵害怕。”

    赖猴头痛的很。“就算他现在给我金山银山,天仙美人,我也不想跟他干了。”

    “早就劝你不要与虎谋皮,你自己见钱眼开,又想威风,现在骑虎难下,自己受着吧。”莫母一直立着没动,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我让你住在这里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再想做别的?没门!”

    “那你不引见,告诉我他们现在在哪个屋总行吧?我自己想法子凑上去。”赖猴挤眉弄眼,“看在我死去的义兄份上,嗯?”

    “你……”莫母带着怒容伸出手……

    “莫母,莫母,不好了,不好了!”几个侍者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连扇自己几个嘴巴。

    “奴婢们知道自己言行莽撞,可是‘小雅’里的客人和月娘争执了起来,如今要砸屋子呢!”

    “什么?我不是吩咐过月娘要伺候好吗!”莫母整了整衣衫,“你上前开路,我们去看看。”

    “诶!”侍者。

    “诶!”赖猴。

    “你应什么!”

    “小雅是吧?我是护院的,我当然要先去!”赖猴对莫母挤了挤眼,点了七八个魁梧的汉子,一起朝那小雅奔去。

    ***

    小雅里,月娘搭着阿单卓的裘衣,正焚香奏琴。她沉醉于乐音之中,闭着眼睛或轻挑或细捻,动作柔美,琴音悠扬。

    她善于奏琴,很多客人就是冲着她的琴艺来的,明明是妖艳美人,弹起琴来却安静温顺,这种反差曾让许多男人一时按捺不住,将她按倒在琴上,将琴音奏成“情音”。

    但这里面并不包括阿单卓和贺穆兰。

    “嘶……”

    贺穆兰跪坐在阿单卓身后,一不留神瞌睡烦了,口水有些许溢出。她晃了晃脑袋,跪行几步,凑到前面的阿单卓身前。

    阿单卓两眼呆滞,脸上的红意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如今正直勾勾的看着案角。贺穆兰一看他这表情就想到了初中同桌上课时的样子,一时忍不住莞尔,偷偷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脖子。

    阿单卓只是走神,被她这么一戳,立刻清醒过来,浑身一哆嗦。

    这娼门中的姑娘都会妖法,居然会弹“*曲”。这乐音一响他就眼皮发沉,连脑子也迷糊起来,估计花姨也一样,不然不会这么长时间才戳他。

    从一进门开始就不顺利,阿单卓都有些沮丧了。

    “花姨,她弹得这么陶醉,伺候的也没不周的地方,怎么把事情闹大?”阿单卓极小声地在贺穆兰身边说道:“她长得这么漂亮,我都不想欺负她了。”

    贺穆兰诧异的看了眼阿单卓,再看了看月娘,忍不住一咬牙!

    “罢了,坏人我做了!”

    贺穆兰有些于心不忍的站起身,猛地一掀案几!

    “你阿母的!老子家少爷花了这么多钱来,就是听这个的?”

    贺穆兰的低吼声成功的把月娘从那种陶醉的境界中抽离出来,她一看案几都翻了,黑面少爷怒目而视,瘦长下人虎视眈眈,心中惊骇莫名。

    这这这,这终于要找由头来羞煞人的事情了吗?

    她就知道这黑面郎君找人伺候还带个下人奇怪,想不到竟是个如此疯癫之人,竟然想和下人一起欺负与她,还要她先低声下气的去求!

    月娘吓得肩膀上的裘衣都掉了,胸口压不住的起伏,那白酥的玉兔快要迸将出来。贺穆兰见了这种情形也是一愣,阿单卓更是鼻腔滚烫,撇着脸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只可惜这月娘遇见的是西贝货的贺穆兰,而不是货真价实的男人。阿单卓不知道该怎么凶,贺穆兰却是没吃过猪肉却见过猪跑的,当下也不去看她,继续指着月娘骂道:

    “不要给我家少爷弹琴,唱个十八摸!”

    她这话一说,月娘一下子哭的梨花带雨,楚楚可怜:“什……什么十八摸?”

    阿单卓也是一傻。

    “对啊,花姨,什么是十八摸?”

    难不成是当年军中的什么曲子?听起来……听起来……

    好生猥琐!

    ‘鬼知道什么是十八摸!’

    贺穆兰翻了个白眼。

    她也忘了是哪本书里见过的了,随便拿出来用用。

    “十八摸不会唱?那枉凝眉呢?什么?枉凝眉都不会唱?”贺穆兰自己都觉得自己恶劣的要命。

    “你东也不会唱,西也不会唱,只会弹琴?”

    “奴婢,奴婢会唱‘越人歌’。”月娘抽抽涕涕,用求救的眼神看向阿单卓。

    可怜阿单卓初哥一个,被个女人这么一注视,又是酥胸半抹梨花带雨的样子,顿时傻乎乎地开口道:

    “那就唱个……”

    “咳咳咳咳咳!”

    贺穆兰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阿单卓吓得一凛,话到嘴巴又转了回去。

    “那就唱个十八摸吧。”

    月娘:……

    还是让她哭死吧!

    作者有话要说:小剧场:

    这少年原本就体型魁梧,童男一定粗鲁,他居然还是个习武的……

    吾命休矣!

    阿单卓:(迷茫)你怎么吓成这样啊?我又不打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