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四个伙伴(二)

第四个伙伴(二)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火长,若干人掉头回去了。”同火的火伴有些不安。“你说若干人说的有没有可能是真的?”

    是真的也要当假的。

    这时候动摇军心,他们这一火都要被杀一儆百!

    “就他那个傻子,在家里被人伺候惯了,懂什么打仗?”火长夫蒙“嗤”了一声。

    “副将叫我们守住这个关口,就算来的敌人多,我们也只能战至最后一刻。这本来就是我们的命。”

    夫蒙看的开,也不如若干人想的多,所以反倒能安心等着柔然人来。

    他也没有阻止若干人乱跑,若是真是他说的那种情况,他们这些小兵回去请救兵一点用都没有。反正他再怎么也是个贵人,说不定真能请来救兵呢?

    希望他猜的情况不要出现吧。

    .

    若干人没命的赶马,朝着军营的方向奔去。他不觉得自己的猜测是错的,柔然人沿着黑山一线往南劫掠,难道就没想过可能会有人拦截?

    听说柔然如今的王子吴提甚是狡猾,说不定就是他定下的计策。

    若干人的马奔的极快,他父亲只是送他去军中谋前程,却不是送他去战场送死的,所以马是宝马,甲是宝甲,武器也不是凡兵,不过是片刻之后,就碰到了一支回营的部队。

    “报!有敌情!”

    若干人声音叫的响亮,穿着又不俗,身后还跟着四个彪悍的随从,没一会儿那支队伍就驻马不前,听他说明原委。

    “你说前面有埋伏?”那主将蹙了蹙眉头。“你可看到有多少人?”

    “末将来时,柔然人的部队还有一段距离,是以……”

    “你都没看到多少人,怎么知道会有大军埋伏?”

    主将脸色难看。

    “难不成会未卜先知不成?”

    “不是,那远处尘烟之上……”

    若干人将自己的见闻和担忧说了一遍。“是以标下觉得,即使那不是埋伏,人数也不少,还望将军去前方看一看,若真有敌人,也好多得些军功,若不是敌人,无非也就是白跑一趟……”

    “你小子真有意思。”主将扫了一眼他的衣甲,“姓甚名谁?”

    “标下若干人,三十六部若干国之后。”他沉声又催,“将军,不能再拖了!”

    “若干人,你可知若有军令在身的部队,其他部队不得干涉?若是我去了,你那军的将军以为我是抢军功去的,同僚之间日后就不要相处了。这时候又不是酣战求援,我去了就是去救急的。只凭你的猜测……”

    那主将也知道若干家的来历,听说中军有一勇士如今真出名,也是姓若干,怕是和这家伙一族。

    只是那个进了中军,这个进了右军;

    那个红的他都有所耳闻,这个听都没有听过……

    是什么样的货色,不用想也知道。

    什么猜测之类,怕也是揣测,当不得真。这小子想军功,却要拉他们做垫背的,不好不好。

    所以那主将好言和若干人解释一回后,又率军回去了。

    “我*&*&%……%#%!”

    若干人对着地上啐了一口口水。

    “见死不救,什么人!”

    “主人,现在怎么办?”

    人一人二傻了眼。

    在这里耽误这么久时间,结果什么事都没发生。

    若干人第一次感觉到一人之力的渺小。他甚至连火长都不是,也不是什么著族大姓,连说话都不会有人听。

    他还想借这次机会建功立业,成为英雄呢!

    “走,回去一个个找!”若干人赤着眼,“找到能求援的队伍为止!”

    ***

    若干人在回程的路上遇见了不少追击黑山一线柔然骑兵的队伍,但愿意和他一起回去救人的,几乎没有。

    有一个副将愿意回去看看,但也只是派了斥侯,若真有柔然人埋伏,那几个斥侯也只能看看热闹。

    这样的结果让若干人失望至极,他一路受了不少白眼,又以为军中听到有人遇险一定会立刻救援,却没想到大家对“军令”如此惧怕,居然会因为担心违抗军令而见死不救。

    渐渐的,他都要靠近大营了,终于看到了一支部队。

    旗色青绿,这是护军的旗号。

    “护军……”

    若干人升起一丝希望。

    “我们去那边看看!”

    护军的主将正是王将军。他在听到若干人的来意后,点了点头,说了声:“我知道了。”

    就在若干人一颗心沉了下去,已经不抱任何希望的时候,王将军又开口:“全军调头!去黑山口!”

    ……

    若干人惊讶的张开了口。

    “这位若干兄弟……”王将军的笑容此时是那么的让人心中一暖,“我们要急行军了,还请你在前方引路。”

    “是!”

    若干人发现自己居然哭了。

    他一擦眼泪,有些尴尬地又应了一声。

    “是,标下这就去!”

    王将军去了,但来的太晚。

    正如若干人所说的,看守黑山口沿线的右军将士遇见了柔然从这边突袭的队伍,他们相约在这里汇合,然后再一举绕过黑山口前往东南方向的敕勒川,去劫掠牧民。

    这一支队伍原本是想以逸待劳,结果却正好挡了柔然主军南下的队伍,被碾压了过去。

    等王将军赶到的时候,若干人的队伍已经全军覆没。

    柔然人根本不会留下活口。

    敕勒川四处都可以离散,柔然人擅长化整为零和化零为整的作战,一旦突破黑山头,在茫茫草原这种没有参照物的地方,几乎就是抓不到踪影了。

    若干人知道自己可能来晚了一点,却不知道只是这半天不到的功夫,整个黑山口片草不存。

    横七竖八的尸体倒了一地,根本就没有人的惨叫声,连马嘶声都没有。柔然人带走了所有能带走的东西。

    许多鲜卑勇士被扒的连亵裤都没有留下,因为很多人有把值钱东西缝在亵裤里的习惯。许多尸体像是被扒光了皮的羊一样光溜溜的丢在那儿,该感谢这些柔然人没有砍掉他们的头颅计算军功吗?

    他们大概是想大干一场,多抢些东西吧?

    妈的!他们是觉得砍掉这些人的脑袋既费时间又占地方?

    他该直接去找王将军的护军的!

    他该直接去找王将军的!

    啊啊啊啊!

    他为什么要浪费这么多时间!

    “啊啊啊啊啊啊!”

    若干人捂着胸口跌下马来。

    ***

    花木兰的日子过的还是那么惨淡。每天饿着肚子到处找东西吃,有时候旧日同火要出战,她就不好意思去找他们接济。

    打仗太消耗体力。原来她在家中不过一碗饭的食量,到了军中也成了两三碗。她这辈子都没想过自己还有连续吃四五个胡饼的时候。要知道胡饼比人脸还大,就算是每次酣战后吃那么多,也算是骇人听闻了。

    所以她经常早上起来浑浑噩噩的,全靠喝凉水顶住。白天操练又多,她连走路脚步都是软的。现在的同火大概也有看不下去的,偶尔会偷偷塞点东西给她,让她不要记恨现在的火长和他们,但这些不过是杯水车薪,饿极了的时候看别人吃东西,甚至有不管什么军规戒律强抢了别人东西吃的念头。

    她大概理解那些大灾之年为什么会有人为了一口吃的去造反、去做一些可怕的事情了。人要真饿到一定地步,真的是什么都做的出来的。

    每当这个时候,她就有些想要去找那傻帽的冲动。

    ‘管他是不是想招揽她,先混点吃的吃饱肚子再说。最多在战场上多照顾他一点就是了。’

    ‘反正他又说了只是想让她当他同火,若他真有本事把我要去,我也没法子阻止,是吧?’

    ‘不行不行,那是骗人家东西。花木兰,一点点饿就让你这么卑鄙了吗?你不是想好了,堂堂正正参加大比,然后离开这个破地方吗?’

    花木兰在经过了剧烈的思想挣扎后,终于还是一边喝着凉水,一边抵住了自己可耻的想法。

    她本来就没有要“投效”那个人的想法,何必要骗人呢?

    当夜。

    “我说木兰,你两天没吃了怎么没找我们呢!”杀鬼和胡力浑今日也参加了出战,回来后就来找花木兰。

    听说他又喝了一天的水,两个同伴都是又气又惊。

    “妈的!老子找堆人晚上偷偷把你那火长套被子揍死算了!后天轮到你们队去敕勒川巡边吧?饿着肚子怎么打仗呢?我说你别给莫怀尔家寄东西了,把那些东西换吃的吧,别管会不会贱换了,填饱肚子活下去才是正经啊!”

    杀鬼脾气要比胡力浑、死去的莫怀尔都烈的多,气的满嘴污言秽语。

    “实在要熬不下去,我会的。”花木兰可怜巴巴地看着两个同火,“你们一块饼子都没留吗?”

    两人摇了摇头,脸上全是不甘心的表情。

    “今天急行军一天,没有开火,全部都在路上吃的。我们下午才回来,北面出大事了,拉了我们巡了一天。”

    “咦?”

    “你还不知道?”

    “太饿了,不用动的时候就躺在帐子里省力气了,没出去听什么消息。”花木兰也无辜的很。

    “右军被灭了五个百人队,死了四百多人。柔然人从黑山口突围进入敕勒川了,现在踪迹不明。死的是苟将军的部队,听说倒霉正碰到柔然人在那里会合,一个照面……”

    他叹了口气,“听说柔然人连马都拿走了,什么都没留下。”

    军中最怕的就是物资全部被掠走。这些柔然人只要有一口吃的就能长途奔袭,又多得这么多马,不停换乘之下,想要追击更难了。

    “苟将军……”

    花木兰听着觉得耳熟。

    “所以你不用再被那个小子烦了。就是若干家那个傻子少爷,一天到晚追着你跑的那个……”杀鬼抿了抿唇。“那人就是苟将军麾下的。今年多大?好像刚刚十八吧?”

    花木兰的心里突然一闷。

    大魏对柔然的战斗胜多败少,就算败,大多也是五千对五百这种悬殊的战斗。有人计算过,一个大魏的普通兵卒大概能单打独斗三个柔然人,若是两个,就能把那三个全部留下。

    五百人的伤亡数量,已经算是损失惨重了。

    在不认识这个人之前,听到苟将军麾下死了五个百人队,她大概会非常惋惜,然后升起对柔然人的厌恶和仇恨之心,但也只是仅此而已。

    作为军户,几乎人人都有“马革裹尸还”的觉悟。阿单火长、莫怀尔,还有许多她叫的上名字却不太熟悉的袍泽,都一个一个离开了她。

    只有这个时候,她才越发的觉得“活下去”是有多么的困难。

    一个人再武勇有什么用?万箭穿心还是得死。

    盔甲再坚固又又什么用?乱马踏过还是肉泥。

    刀枪再利,也有砍得发卷的一天。

    就算带着家奴,一旦身为肉盾的家奴战死,离死也会是不远。

    在战场上生存,除了能力够强、袍泽厉害,运气好也占了大多数。

    只是一个人好运气能一直好下去吗?

    她想到自己一开始遇到的火长阿单卓,再想想这个小肚鸡肠到饭都不给她吃,还故意排挤自己的火长……

    运气不可能一直好下去的。

    要“活下去”,只能自己争了。

    花木兰忧愁的捂着肚子。

    可是饿着肚子,到底怎么争呢?

    ***

    “咦?咦?……”

    花木兰看了看天。

    青天白日啊!

    她怎么活见鬼了?

    花木兰揉了揉眼睛,看着浑身毫发无伤,连油头都没有变过的若干人,忍不住叫出声来:

    “你你你……”

    你没死?

    若干人抱着自己所有的东西,一下子将它们全部丢到了花木兰的面前。

    粮食袋子落到地上发出“嘭”的一声闷响。装着金银器皿的袋子倾倒开来,发出咕噜噜滚地的清脆声音。好多本汉字记载的兵书和其他什么书籍散落开来,哗啦啦乱响,让刚刚练完箭还站在校场中的花木兰吃了一惊。

    “若干人,我听说你的队伍全军覆没……”花木兰眼神复杂的看着若干人。

    他不会临阵脱逃了吧?

    “是!”若干人将牙咬的嘎啦啦作响。“所以我要报仇!”

    他指了指地上的一堆东西。

    “我从家里带来的所有东西都在这里了。若是你要我的宝甲和寒月戟,也可以拿去。”

    他单膝跪倒在地。

    “花木兰,我真的很需要你的本事。听说你过几日要和同火去巡视敕勒川,请你带上我!”

    他将头低下去。

    “我要去敕勒川,找出那些畜生的踪迹!”

    “我不懂,我再怎么厉害,也只有一人。我的同火不可能帮我,更不可能脱队。我们这些天虽然做的是斥侯的活儿,但是……”

    “你可以的!你箭术那么强,目力一定也很厉害吧?我还有四个家奴,我们五个人只是去查找蛛丝马迹,一定可以的!我的同火全部死了,我……我根本找不到人保护我,可恶,我的本事要是再强一点……”

    若干人是第一次察觉到自己力量弱小所带来的难堪。

    就算他想去找那些柔然人,可连自己去都不敢!

    他活着到底为什么啊!

    “为什么是我……”

    花木兰喃喃出声。

    她看起来难道是一副“好人”样吗?

    “从我见到你的第一天起……”

    若干人将双拳捏的紧紧的,吼出自己对花木兰的欣赏。

    “我就看上你了!”

    _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开会散的早,啊哈哈我早点回家码字了!

    小剧场:

    若干人:“我就看上你了!

    王将军:我也看上了啊。

    突贵将军:我也看上了啊。

    刻薄火长的头:我也看上了啊。

    素和君:我也看上了啊……楼下排队!

    众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