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65章 结交勇士

第65章 结交勇士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袁氏邬壁四周当然没有老虎,若有野生的老虎,这里就不会建造这么一个大型的邬堡了。

    事实上,老虎为什么会在邬壁,还是全怪这位家主。

    迎风阁里有大量的胡姬和女奴,而这位袁家主除了一开始会对这些胡姬新鲜点,宠爱一番外,大部分时候都是豢养着而已,甚至用以待客或者笼络下人,说是Y窟也不为过。

    正因为如此,虎骨、虎鞭、虎血乃至任何老虎身上可以入药的部分都变得抢手起来。就连袁放自己恐怕都不知道自己吃的那些“温补”丸药是从哪里来的。

    附近的猎户和药农们都知道要是有壮阳的东西,卖到袁家邬壁总能卖到一笔好价钱,于是新的财路也就应运而生。

    这只老虎便是从广平郡得来,运到袁家邬壁来卖的活虎。虎血只有活着的时候取才不浪费,袁家邬壁相关的管事已经做多了这种买卖,日久之下,不免大意,让这只老虎跑了出来。

    袁放也不必考虑自己怎么处置他了。因为这大意的管事已经在西市收购野货的地方被老虎抓坏了脖子,死的不能再死。

    老虎逃到集市,咬死的人并没有,可是被抓伤或是因为互相踩踏而受伤的荫户却有不少。也有胆大的躲在一些屋子里或者袁家甲兵的后面看热闹,将这西域女武士的勇猛绘声绘色的传了出来,甚至连她脸上的花纹都成了某种西域的秘法,可以让人暂时得到神灵附身。

    总而言之,贺穆兰感觉连往来送水给她擦洗的小姑娘,都恨不得透过她的面皮,看看那后面是不是藏着个大力神什么的。

    “幸亏这黛色的墨汁遇水不脱。”贺穆兰皱着眉头拿起手边新换洗的衣服。“这是什么玩意儿?”

    这不是她的外袍,而是一件黑色的、一看就价值不菲的皮衣。贺穆兰自己虽然也有不少见裘衣,但大多是当年在军中所得,穿的已经久了,且大多是毛里毛面,像这样用柔软的皮子拼接出来的劲装却是从见过。

    谁送进来的?

    疑惑归疑惑,她那件特制的猎装已经不能穿了,只好随便将内里的衣服换了后,套上这件不知什么动物皮制成的黑色披衣出了门。

    狄叶飞早已等了半晌,见贺穆兰穿了那件黑色裘衣出来,也是皱眉。

    “这袁放好大的气派,竟给你送了件乌云豹的裘衣来。”

    “乌云豹?”

    “嗯,一种像豹子的猫,它的皮水泼不进,又防虫蚁,并不多见。这么一件皮衣,也不知死了多少只乌云豹。”

    “袁放送我这个?”贺穆兰摸了摸衣服,“我要不要退回去?”

    “不必,他钱多人傻,你穿了便是。”

    “呃……”

    看起来狄叶飞现在心情不大好。

    她还是不要惹他罢。

    “铁头领。”一个负责查探消息的白鹭官突然敲了敲门。“楼下盖吴想要见你。”

    狄叶飞和贺穆兰面面相觑,都不知是什么情况。

    刚刚经过“木兰打虎”,无论是狄叶飞还是贺穆兰都只想好好呆会儿,计划下接下来怎么办。

    此时他们来这里要找的正主儿找上门来,贺穆兰倒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了。

    “我去看看。”贺穆兰摸了摸脸上的花纹,微微凸起的手感让她安心了不少,“我小心一点,话说的少点便是。和他混熟了,说不定就能找到陈节的下落了。”

    狄叶飞思索了一会儿,也点了点头。

    “你此去小心,不要露出破绽。盖胡性格沉稳,为人机变,我在西域也有所耳闻。若有不对,反正他打不过你,直接放倒了弄回来就是。此地的卢水胡人不多,我们带的人弹压他们绰绰有余。”

    贺穆兰点了点头,出了燕飞楼的主室,推门下楼直至庭院,果真见到一身白衣的盖吴腰佩双刀站在那里。

    上次见他,他肋骨被她的剑背敲断,如今不过月余,此人便已经行动如常,此人的恢复能力简直让人咋舌。

    见贺穆兰下来,盖吴先是露出了喜色,接着又露出见了鬼的表情。

    “你竟也是女子?”

    袁放也不知道在哪里弄到的这件皮衣,穿在她身上除了肩膀略宽了点,大小竟没有不合适的地方。她此次扮演的是“女武士”,在打扮上便不再往男人身上靠,和老虎搏斗时,她那件猎装早就被染的不成样子,满头满脸又都是血污,她身量也高,看不出男女也是正常,此时再看,自然是知道是男是女了。

    “竟‘也’是个女子?这是何意?”

    贺穆兰放低了声音,沙哑着嗓音用鲜卑话问他。

    “不,我并无他意。只是我还认识一位女英雄,一直以为像她那般的女勇士已经是世上难找,想不到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手可搏熊毙虎的女英雄竟然还有一位。”

    贺穆兰只是转念一想,便知道他说得是谁。

    不是花木兰,还能有谁。

    想不到他被自己打败,还发了那样的誓言,结果说起花木兰来,依然以“英雄”、“女勇士”来称呼。究竟是卢水胡人生性敬佩勇士,还是这个时代的男人都有英雄情结,反倒对打败自己的人赞誉不已?

    不管是哪一种,这盖吴都不算是个卑鄙小人。

    对他又抢劫又绑架的恶感,稍微减退了那么一点。

    盖吴似是想到了什么伤心事,在说完话后脸上便失了刚来时的光彩。待看到贺穆兰身上名贵的皮衣,他的神色不由得又黯了一黯。

    无论是西域公主还是袁氏宗主,不是富甲一方的贵族,便是掌握一地命脉的宗主,相比之下,他的天台军只是一支雇军,能提供的好处实在是有限,真要提出招揽,连一件好衣服都没办法给人家。

    更何况对方居然还是个女人,比起跟着东奔西走的卢水胡雇军,保护身份尊贵的西域女贵人自然是更合适些、

    这般的勇士,也许不能结交到,连共同话题可能都没有,实在是可惜。

    他转念又一想,就算不能招揽,这般的能人异士若能交上朋友,日后也多了一条路子,不由得精神一震,打起精神重新介绍起自己来:

    “这位英雄,在下卢水胡五万天台军之主,吾名盖吴,不知阁下尊姓大名,可否结交一二?”

    盖吴行了个卢水胡面见尊贵客人的礼节,诚恳地求问。

    贺穆兰是为了找被他们绑走的陈节而来的,此时盖吴在这,陈节是死是活,到时候一探便知。

    想到这里,她对他露出一丝笑容:“你唤我铁娘子便是,在下只是西域流浪之人。如今做个侍卫而已。”

    两人正式交换过姓名,便算是认识了。盖吴又邀请他去卢水胡人们如今住的地方一聚,贺穆兰假意犹豫了一下,又作态回去请示了“狄姬夫人”,这才跟着盖吴走了。

    .

    袁氏邬壁,啸风楼。

    “你说,盖吴跑去燕飞楼找了铁娘子,铁娘子还跟着他走了?”袁放表情不满地喝问下人:“铁娘子不是贴身保护狄姬夫人的吗?那盖吴又是何时认识的铁娘子?”

    燕飞楼里伺候的袁氏下人都是眼线,虽然楼顶有“狄姬夫人”的护卫和侍从警戒不能知道什么消息,但楼下的动静还是一清二楚的,此时见宗主问起,连忙回答道:

    “看样子,盖吴似乎和铁娘子并不相识,只是因为早晨一起杀了那只老虎,盖吴刻意过来结交的。铁娘子先开始也没去,是在燕飞楼里请示过狄姬夫人后才走的。”

    啧啧,他们家宗主真傻,那忠心耿耿又武力超群的女武士走了,此时不正是偷香窃玉的最好时机吗?还用得着关心狄姬夫人的安全问题?

    只需略用个借口将那夫人请出来,再一来二往,生米煮成熟饭,还愁这朵西域的雪莲花摘不下来?

    “盖吴不是说在陈郡惹了麻烦,不适宜露面吗?现在倒是又不怕了。”

    袁放踱着步子,表情忿忿的自言自语了起来。

    “他找铁娘子做什么?莫非有什么生意要做?是了,他的人在西域也有生意,那沙漠里的沙盗马贼不是吃素的……”

    “不对,若是做生意,找狄姬夫人才对,请铁娘子能作甚?”

    他越想越是烦躁,回身又问那下人。

    “铁娘子跟着他去了哪儿?”

    “看方向……”

    下人脸上露出一个怪异的神色。

    “好像是迎风阁。”

    “这该死的盖吴!”

    袁放脸色大变,似乎已经看到铁娘子对自己的好感度嗖嗖下降的场景。

    “来人啊!随我去迎风阁!”

    .

    有一瞬间,贺穆兰以为自己又穿了一次。

    穿到了中世纪的中东,或者是欧洲什么的地方。

    当踏进这湖边巨大的院落时,贺穆兰就知道拓跋晃和狄叶飞又猜对了。这群卢水胡人想要不露痕迹的藏在袁家邬壁,大半就是在后院。

    从进入袁家侍卫把守的湖边小路开始,这座在外人眼中“众美云集”的神秘之地便渐渐显露出端倪。从湖那边的高楼到这边的小路,中间只有一座拱桥相连,桥前桥后都有人把守,想来那楼里的“美人儿”想要出去,除非闯桥或者游泳。

    只是这湖面干干净净,连观赏用的水生植物都没有,想来除非一直潜着不浮出水面,否则想要逃走,也是枉然。

    真像是养着金丝雀的牢笼。

    也不知道这盖吴和袁家主是什么关系,竟让他大度到在自己姬妾住的地方安置一群男人。

    还是说那胖子家主根本不把这些姬妾当回事,所以才毫无芥蒂的让卢水胡人们住进来?

    想到这些,贺穆兰禁不住皱了皱眉头。

    “我们有事盘桓在这里,因为在魏地惹了事,所以不得不借住在袁家,也是客人。”盖吴似是知道她在想什么。

    “这里的胡姬大多是奴隶,也有因为美貌出众被反复出卖的孤女,无论如何,在这世道,能被一位富有的主人宠爱,得以逃脱这艰难的世道,也算是她们的一种归宿。

    “你觉得这归宿已经是好?”贺穆兰哑着嗓子问他。

    “对于你这种奇人来说,固然是糟糕透了。但对于这些女人来说,我觉得是的。”盖吴自嘲地笑了笑。“莫说是胡姬,就算我们这些男人,为了活下去,也不得不出卖自己。”

    在刀口上舔血,为雇主卖命,他们比出卖色相的女奴好不到哪里去。有时甚至更受轻视。

    他们是为了钱不择手段的“杂胡”,她们是为了过上安稳日子不得不出卖尊严和色相,这世道想要好好的活下去,竟是这般的艰难。

    所以袁放那家伙宴请他们,请他的手下去亵玩那些胡姬,他却连看都不想看上一眼,不过是有些“物伤其类”的悲哀罢了。

    不过,这西域女武士应该在那夫人身边过着锦衣玉食的日子,又与这样一身本领,他这种感慨,她怕是一点也不会懂。

    果不其然,听到盖吴的回答,贺穆兰表情怪异了起来。

    卢水胡人这么穷吗?

    除了卖艺,还要卖身?

    贺穆兰上下扫视了一眼盖吴的身板,再想了想狄叶飞那身白皮,忍不住有些感慨。

    难怪饿到还要去抢粮食,这般瘦长且毫无“姿色”而言的小伙子都要为了活下去做这种事情,说不定第二天还要拖着疲累的身子去为雇主打架……

    话说回来,现在民风有这么开放吗?

    难道这里也有奇怪的富婆提出这样的“生意”让他们做?

    “你们卢水胡也挺不容易的。”

    贺穆兰发出了一声感慨。

    “为了生存而奋斗之人,都是了不起的勇士。”

    她倒没不觉得这样做有什么可羞耻的。

    都是靠自己的本事吃饭。

    呃,虽然这本事有些怪异。

    听到贺穆兰夸自己的族人,盖吴的面部表情柔和了起来,脸上也露出了微小。

    能够听懂自己的意思,这铁娘子果然是值得结交之人。

    这个看起来不好亲近的神秘武士出乎意料的似乎是个好相处的人,这让盖吴忍不住遐想起若是他也有机会和花木兰相处,是不是也有成为朋友的可能。

    只是一想到自己辛辛苦苦刻出来的心血之作被花木兰毫不客气的劈成了两半,他心中的火焰又像是被一盆冷水一下子熄灭,凉的是干干净净。

    贺穆兰跟着脚步似乎沉重起来了的盖吴走进了迎风阁的大门,心中还在嘀咕这位首领还真是情绪化,待一进门,看到宽广的明堂里或坐或卧露出懒洋洋神态的胡姬们,突然想到了一件可怕的事。

    天啊,盖吴他们劫走了陈节!

    他还是有几分英俊的!

    不会是她想的那种吧?

    接下来的时间,陈节各种被胁迫后“殚精竭虑”的样子在贺穆兰脑中不停盘旋,以至于贺穆兰刚刚对盖吴升起的一点好感又有了下降的趋势。

    贺穆兰跟着盖吴穿过明亮的厅堂,往小楼的偏侧而去,待穿过几道长廊,终于到了卢水胡人住的地方。

    那是一处阳光充足的小院,位于整个迎风阁的东南角,即和屋子的整体分开,又有游廊相连。阳光从头顶直射下来,洒落到整个院子里,一群卢水胡人敞开着厚厚的毛皮衣衫,露出肚皮和胸膛,懒洋洋的横七竖八躺了一片,双手在胸前和肚子上……

    嗯?

    挠痒?

    贺穆兰仔细看了几眼,又觉得不太像。

    哪有人挠痒还搓的?

    搓?

    搓……

    一个卢水胡人就着身上被阳光晒出来的汗液,在身上搓下一大块长条状的东西来,一边搓还一面满足的喟叹着。

    “还是南边晒太阳舒服,一晒就出汗……咦,老大?这……这不是那位打虎的勇士吗?!”

    一群卢水胡人立刻直起了身子,兴奋地看向了前方,用匈奴语议论了起来。

    “哪个打虎的英雄?”

    “咦,又是女的?真见鬼了,怎么现在女的都这么厉害?”

    “管她是男是女,是英雄就该赞上一句!”

    一个卢水胡人把手里黑泥一样的东西随手往旁边一丢,热情地走上前来。只是他胸前的泥垢只褪了一半,那露出的胸膛上一条黑一条白,看得贺穆兰脸皮子直哆嗦。

    “这位勇士,请接受我们诚挚的欢迎!”

    卢水胡勇士的脸上表现出欢快的笑意,伸出手去握住了贺穆兰的双手。

    “我们首领能把你请来,实在是太好了!”

    ……

    “各位好……好……”

    贺穆兰在震惊中被卢水胡人抓了个正着,憋了半天才憋出另外几个字。

    “……好‘雅兴’!”

    作者有话要说:工作太忙了,脖子有些受不住,明日我休息一天,争取给你们更的肥肥的,补上遗憾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