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62章 目的达成

第62章 目的达成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邬堡之主,有点像中世纪的城堡领主,又有点像是国中国之类的存在。在许多时候,邬堡壁墙之下的百姓只需要做好自己耕种或者谋生的手段就行,他们不需要考虑交税、服役、征战,不需要考虑一切的事情。

    他们只有一个主人,那就是邬堡的堡主。

    听起来似乎很像是乐土,如果邬壁没有拿走九成甚至所有的收入的话。

    做铁匠的,可能自己没有一把剑;酿酒的,自己没有一坛酒;种庄稼的,除了来年的种子,其他的都要上交……

    邬壁之主会发放给领民足够生存的口粮和物资,除此以外,没有其他。

    这是一个扼杀了所有希望的所在。邬壁中生下来的孩子还是荫户,他们是连户籍都没的人,除了在邬壁中任凭堡主把自己的一切榨干以外,甚至不知道外面应该是什么样子。

    “外面的世界”,被描述成一种常年征战、胡人皇帝四处拉壮丁当兵、汉人饱受欺压蹂躏的样子。

    活在邬壁里继续受庇护,似乎成了他们唯一也是最好的选择。

    袁放,就是这样一个邬壁的主人。他既不大高大威猛,也不老谋深算,他只是好命的从他短命的父兄那里继承了这么一个在南方很有名的邬堡,并且凭借着南北交通的位置继续经营而已。

    三代人积累的财富和人口足以他挥霍一生。

    而他也确实也这么做了。

    当然,这是在外人眼里。

    在邬壁的家臣眼里,他们的主人是这世界上最让人畏惧的主人,可以一言决定他们的生死,也可以让他们犹如活在天堂里。

    比如现在。

    .

    陈节捂着肋骨还在发疼的地方,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他们……他们就这么在原地抱着胡女滚做一团?

    这还有这么多人在呢!

    陈节有些慌张的左右张望,白马有些不耐烦的托腮往其他地方看着,路那罗和其他卢水胡武士有些跃跃欲试,而盖吴则是低着头,一直削着一个木头。

    见陈节看他,盖吴似有所感的抬起头,回望了过去:

    “怎么了?你也想去?”

    他像是才想起什么的点了点头、

    “你们要去的话,就去吧。只是别玩得太疯。”

    路那罗和几个武士欢呼了一声,一跃而起,和场中的美人们跳起了舞来。

    这些女子都是肤色白皙,身材高大,或金发碧眼,或高鼻深目,一望便不是中原女子。虽然如此,但容貌艳丽,姿态妖魅,亦是非常动人。

    这是此地主人设宴招待他们的宴会,说是宴会,吃的却不是“饭菜”,而是在场中央翩翩起舞的美人们。

    路那罗和几个武士凑到场中央,这些美人们立刻贴了上去,前起后伏,左右回旋,那娇弱的身子仿佛柔软无骨,与身前或身后之人轻舞磨蹭,每每在各种要害的部位轻轻拂动,然后又如游蛇一般移开……

    路那罗和几个武士一边享受着美人们的“投怀送抱”,一边却不怎么动,似是在挑哪个更好看,又像是看看她们还有什么本事。

    果不其然,这些西域舞娘们舞得更加急了,媚态百出,变化多端,不住的做虚抚胸臀或宽衣解带、投怀送抱的诸般姿态。从这些武士们身上磨蹭相贴的动作也越来越多。

    一个卢水胡武士终是忍受不住,拉住一个舞女往后随便一扯,就在一个座位后面做起那事儿来了。

    一个,两个,三个……

    路那罗也挑中了自己合意的,一群人趴伏在铺就厚厚地毯的席间来回起伏,更有如笑如泣的声音一声一声的传入陈节的耳中。

    陈节一下子就知道了自己在乐器房里听到的是什么。

    也知道了茹罗女说的“虽不是妓馆,也差不了多少”又是什么意思。

    那主席上的微胖男人一眼望去,似是非常满意的点了点头,再一看席间还有三个人并未和美人“共舞”,表情微微一怔。

    “盖吴首领,还有两位勇士,你们不去享受一番吗?”他说的是极为流利的鲜卑话,盖吴还能听懂一些汉话,白马和其他武士是半点不懂的。

    盖吴放下手中的木头,虽然不是很冷淡但也谈不上热情的说:“之前我就曾说过,我不好酒色,不食荤腥。我信佛。”

    “我也是。”

    “我……我不喜此道。”

    “哈哈,佛祖怎么就不好美女了?我可听说过不少佛家故事是佛祖化身为美女点化世人的。盖吴首领正值壮年,吃斋念佛可不适合你。”

    袁放的身侧有一绝色胡姬,听到盖吴吃素不近女色,神色古怪的多看了一眼。

    就是这一眼,让袁放的笑意更盛了。

    “阿梵,你去伺候盖吴首领吧。”

    “不,主人,我只是……”

    那胡姬惊得花容失色,抓住袁放的衣角就要解释。

    “你慌什么呢。盖吴可是少有的年轻俊彦,若他看上你,我就把你送给她。去吧,莫要让我失望。”

    袁放拍了拍她的手,把她往前面一推。

    见那个胡姬离开袁放的膝盖袅袅娜娜的走了过来,白马露出嫌恶的表情,陈节则是一脸难受。

    陈节被各种靡靡之音弄的心旌摇动,恨不得堵上耳朵才好,无奈无论是盖吴还是白马,还有已经在“欢愉”的众人,没有一个有离开的意思,他也只能猛掐大腿保持清明了。

    这样的诱惑对于一个大龄童子鸡来说,也委实太刺激了。

    “那不是此地主人的姬妾吗?怎么过来了?”

    “嗤!”白马小声跟他说明白,“这迎风阁底层都是可以随意享受的女伎,他喜欢的胡女都住在楼上。这女的不过主要二层,在这一群家养女伎里大概出众些,比起三层、四层和顶楼的胡姬们,大概就是随便可以送人的玩意儿。”

    “那顶楼住着他发妻?他发妻不会有意见?”在陈节看来,能娶个媳妇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了。

    “他发妻早就死了。升官发财死老婆,嘿嘿,他发妻听说和他那继承邬壁的大哥一起死的,谁知道怎么回事。”白马露出惯有的讥讽神色。“好了,不说了,看那狐臊怎么吃瘪。”

    那胡姬要论长相,也不是绝美,夺人眼球的是一副前凸后翘的身材。这大冷的冬天里,迎风阁暖和的犹如阳春时节,也不知道是这厅里的铜柱子的原因还是铺着地毯的地下有热度。

    拜这温度带来的好处,这个胡姬穿着一身薄衫却没有丝毫寒冷的样子,胸前的丰满也被包裹的呼之欲出,随着她的脚步,胸前不停的起伏,还没到盖吴身边,陈节已经面红耳赤地低下了头去。

    “瞧你没用的样子。”白马嘻嘻哈哈地笑了起来,“连你的大胡子都遮不住你的大红脸啦。你还说你已经三十了,是和我开玩笑的吧?”

    “你才十六,怎么跟个色中老鬼似的!”陈节气急败坏。

    “这些女人诱骗不到我。”白马一吐舌头。“我不喜欢这些人。”

    那胡姬满怀期望地跪了下来,将身子伏在盖吴身前,却并没有和其他胡姬那般又贴又蹭,而是低声哀求道:“求您莫推辞我,哪怕做戏也好,否则我就活不了了!”

    被拒绝的美人一般就会当成废物,下场惨不忍睹。

    盖吴看了她一眼,手中雕刻的动作却停了。

    “你要我如何帮你?”

    “能……能在这里要了我吗?”那胡姬拨弄了下耳垂的坠子,“我会让您很舒服的。”

    陈节顿时觉得自己来的是一个奇怪的地方。

    正如盖吴所说,“这是个很糟糕的地方,我们还要忍耐。”

    比起未知的南方,这里实在是太糟糕了。

    盖吴听到她的话,垂下头继续去刻自己手中的雕像。

    “那不行。我没有舍身饲虎的习惯。”

    胡姬一张脸变得煞白。

    而一直关注着这边的袁放则已经准备招手让她回去了。

    “白马,你帮帮她。”

    盖吴突然发声。

    “诶!”

    白马笑嘻嘻的一把拉过那胡姬,将她按在了自己的身下。

    在他隔壁桌的陈节眼睛瞪得快有铜铃那么大。

    这……

    十六岁的白马……

    白马将身体微微换了个角度,将胡姬放在案几掩饰之后,用手在她身上虚抚了起来,就如那么多舞女在自己身上做的那样,一边凌空做着样子,一边将头俯了下去……

    趴在她颈侧玩起她的耳坠。

    那胡姬只是愣了一瞬,立刻一咬牙,从嘴里溢出一连串的娇吟之声,身子也有规律的自己起伏了起来。

    她是善于舞蹈的胡姬,控制自己的身体肌肉动起来只是寻常的本事。

    陈节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春色”,白马和那胡姬趴在案几后,任谁都以为是艳色无边,事实上白马只是在她身上摇头摆尾的玩着首饰。那胡女似乎无比投入,但从陈节的角度去看,两人连衣角都没掀动一下。

    一旁的盖吴视若无睹的继续雕刻着他手中的木头,似乎那才是世上最有意义的事情。

    留下已经快要风化的陈节,默默地面对这个群魔乱舞的世界。

    ***

    坐在高高台座上一个人自斟自饮的袁放,在看到盖吴那边的动静以后,似乎很满意地微笑了一下,继续欣赏着没有人挑走的胡姬们卖力的舞蹈。

    每天都是这么过,实在是有些厌倦了呢。

    就没有一些有意思的事情吗?

    他突然有些提不起精神。

    即使知道这厅堂里坐着的卢水胡人势力强大,又有南边的人要招揽他们,他也没什么和他们热络起来的意思。

    他是对胡姬感兴趣,可对胡人一点兴趣都没有。

    不过是群蛮夷。

    罢了,看在南边看重的份上,好吃好喝,招待好了,就算是完成任务了。

    .

    如此无聊的日子里,突然传来了项城来了一位绝色女富商的消息,就如夏日里突然吹起了一阵凉爽的风,顿时让袁放精神一震。

    费羽太守夫人的好友,西域小国的公主,西域巨贾的遗孀,因为被人觊觎财富而来到大魏,寻求昔日好友的帮助……

    这些背景对于袁放来说都无所谓。

    至于绝色?

    在没看到之前,他也不在乎。

    他关注的,是这么一群人从西域远道而来,避过了沙漠中的马贼和沙盗、抵抗了大魏边境层出不穷的贼寇,居然平安到了大魏,并且从敦煌一路东进安全的进入了陈郡……

    这条路上可不太平,像这样引人注意的车队,路过哪里都会被人刮下一层油水,到了陈郡,怎么也该没有这么“煊赫”了。

    除非,这位夫人有着强大的私人武装,强大到以一敌十,既不引人注意,又能护卫她的安全。

    否则,即使是魏帝,也不会放着一支庞大的可以称得上军队的队伍进入魏境,还让她在大魏的腹地中穿过的。

    “袁安说她要在这里卖什么?” 袁放一下子就升起了见一见这位“狄姬夫人”的心思。

    “‘美人泪’。每年五百瓶。”

    袁放一下子就坐了起来。

    “你确定是美人泪?她居然能弄到这么多?确认吗?”

    “狄姬夫人一见面就送了袁主事一瓶。是上好的美人泪,平城怕都没有几瓶。”这位属下有意卖乖,接着说:“看她的意思,似乎是向往南面卖。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这个她来投奔费羽太守。陈郡和刘宋交界……”

    是要来打通商路吗?

    这样她亲自来项县就说的通了。

    美人泪是西域鄯善国的珍酿,每年也产不了多少,西域其他强国还要拿走一些。这种酒储存不易,运输困难,就算整个平城也没有多少。这么一个身世神秘的女寡妇,一张口就是每年五百瓶,看样子还要往南方售卖,这样的生意,他若不想法子合作了,他都对不起建在两国交界处的这座邬壁!

    “来人,请宋二先生过来!”袁放把手中的酒杯放下。“堡里做好准备,请那位狄姬夫人来堡中一叙!”

    ***

    太守府。

    “狄叶飞,你也太冒险了!一张口就是要买大同坊所有的袁家店铺,我们买得起吗?我们连这些店铺值多少钱都不知道!万一那叫袁安的主事不是被你镇住了,顺势往下谈价钱怎么办?”

    ‘这片鱼塘我都承包了’是这么好说的话吗?

    这个连铜钱都没有的国家,买店铺能用什么买?扛几箱金子吗?

    万一袁家要什么定金之类,他们这群人从哪儿去给他找?费羽太守赞助了这个赞助了那个,还要给他们赞助金子?

    这都是人情,以后要拓跋晃去还的!

    “他要往下谈,我就说他还不够资格。”狄叶飞脱掉脚下的鞋子,难受的用手揉着自己的脚趾。

    这么细窄的鞋子,真受罪!

    一旁的亲兵和白鹭们露出“啊幻想破灭了”的表情,泪流满面的把头扭到另外的方向,不忍心看这“美人搓脚”的情景。

    贺穆兰倒是没有什么异样,一屁股坐到他身侧。

    “下面就等?”

    “嗯,像这种邬堡,靠荫户种田是维持不了他这么奢靡的生活的,他在项城里开这么多店铺就是证明。他那邬壁位置险要,平时肯定少不得从宋地偷运一点东西来卖。”狄叶飞换了一只脚揉。

    “此地也需要宋地的粮食和丝帛,费羽太守估计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听到有西域的葡萄珍酿,他一定会迫不及待的。这玩意儿卖到宋地去,价格要翻几倍。狄姬夫人没门路,只能靠他。”

    ……

    “你脑子怎么就这么灵活呢?”

    贺穆兰回想了下她的记忆,似乎狄叶飞从刚刚入军营开始,就知道想法子进入最厉害的新兵营寻求火伴庇护。后来素和君给了他机会去当宿卫,他也毫不犹豫的就去了。

    相比之下,一直被王将军和夏将军以及后来的素和君等火伴“照顾”着的花木兰,只要负责冲杀向前就可以了。她不需要关注什么政治、谋略、阴谋诡计。

    她并不是不懂政治,而是一开始就不关心这些。她的身边有无数的人为她铺好道路,她只要安心做好她的本职工作——纵横战场,就好了。

    花木兰半生为将,过的甚是风光,和她有一个好上司和无数好火伴不无关系。

    这何其幸运。

    贺穆兰的职业生涯其实和花木兰也差不多。她从小脑袋就不是很聪明,只是非常踏实这一点在很多小朋友之中非常少见,而且非常耐得住性子。

    她的父兄都是警察,可到了她这里,警校也不包分配工作了,他的父亲是那种非常老派的人,认为拿铁饭碗才算是找到工作了,所以当他愁眉苦脸的在各兄弟单位绕了一圈后,一拍大腿:

    ——学法医!各刑侦队和法院都缺法医专业的专业技术人员缺的要死。

    贺穆兰迷迷糊糊报了医科大学的法医专业,学到大二,无数同学尤其是女同学都纷纷转了专业,只有她一直读到毕业,然后参加考试,进入男同学都嫌弃的刑侦队而非吃香的司法鉴定中心,一干就是许多年。

    有人问她会不会觉得脏、累、害怕,如今她回想起来,这就是一份工作而已。一份性质比较特殊、也许无法赢得多少掌声的工作。最初时候也有迷茫,也有被犯罪嫌疑人家属憎恶到当面泼粪的时候,可每行每业都有风险,这也不过就是她这个职业的风险。

    她在穿越到这里之前,局里刚刚准备把她上报,作为刑警队的法医技术骨干人才送去进修,回来就能去刑警队这种精锐队伍了。

    而选她的原因,据他的局长说,像她这样踏实又谨慎的年轻人现在很少了,而且至少看来十年内不会想要转行。

    事情不过才过去几个月,一睁眼她就成了花木兰,拥有一群未来风光无限的火伴,结识了一位真正的太子,开始在北魏这个一千五百年前的大地上奔波。有时候仔细想想,这世间的事太过无常,自己是法医、英雄了得的花木兰是个女人和她穿越了这事比起来,实在都算不得什么了。

    只会验尸、勘探现场的自己,和只会打仗,最擅长就是打架的花木兰,都无法在“谋略”上胜过这世上大部分聪明人,但都意外的并不害怕这世间的阴谋诡计,也不觉得擅长玩弄这些的人就是坏人。

    这是极好的、属于他们的天赋。就和花木兰生来就力大无比,自己生来就能把枯燥的事情干上一千遍一样。

    想通了这一点,贺穆兰对狄叶飞和拓跋晃的羡慕也就一闪而过,转而关注到他们该如何刺探到邬壁里盖吴的消息去了。

    “大人,袁家坞那边派了人过来。”一名亲兵进了屋。

    狄叶飞赶紧把鞋子穿上,正色问道:“是谁来了?”

    “袁家邬壁的二把手,人称‘宋二先生’的一位家臣。他亲自上门送帖。”

    “那我也得派我身边的要紧之人去接帖子。”狄叶飞对着贺穆兰轻笑了起来:“‘铁娘子’,去和那宋二先生好好打打交道吧。”

    贺穆兰站起身,面无表情的跟着那个亲兵去了。

    宋二先生是个年约三十,面目普通的文士,虽然他貌不惊人,可贺穆兰一点也不敢怠慢。这宋二先生倒是客气的很,说清楚堡主对她们的“生意”很感兴趣以后,就请他们去袁家邬壁详谈。

    贺穆兰精神一震,这和几人事先已经讨论过的情况完全一致,甚至连中间周旋、双方试探的时间都跳过了,一下子就直奔主题。

    贺穆兰就她家主人这边的安全问题提出了许多疑问,希望袁家能让家主来项城商议,而袁放早就很少出堡了,这事很多人都知道。

    在双方争论了一通后,宋二先生发现这位“铁娘子”根本就不是个会和人商量事的主儿,只一根筋翻来覆去的问“好,那安全怎么办?”,只得苦笑一声。

    自家主人名头在外,看来这位绝色胡姬自己也不敢贸然答应。

    若是个男人商议此事,哪有这么麻烦!

    宋二先生思索了一会儿,应允她们可以带狄姬夫人的卫士进堡,若是还不放心,也可以向费羽太守借一点郡兵,袁家保证狄姬夫人的安全,也不会受到任何“骚扰”。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贺穆兰也就佯装“满意”的点头了,定下三日后启程,袁家会派人来接的约定。

    ***

    三日后,“西域公主”的车队在无数城中百姓的关注下驶出了项县县城。费羽太守亲自将狄姬夫人一行人送到城门口,又派了五百郡兵护卫。

    狄姬夫人的女武士第一次没有和狄姬夫人一起坐在马车里,而是单独骑了一匹黑色的高头大马。此马神骏非凡,从远处看来,一身黑色劲装的“铁娘子”似乎已经和马融为了一体,英姿飒爽之姿让无数人交口称赞。

    从项城到袁家邬壁要不到一日,早晨出发,傍晚就到了。袁放接到消息,一早就领着众人迎出邬壁三里之地开始等待。

    残阳如血,颇具异域特色的队伍远远而来,脸上描绘着黑色藤蔓花纹的高大女武士翻身下马,神色冷漠地走上前来……

    看着英武的女武士越走越近的身影——

    袁放觉得自己的心脏跳的都快要蹦出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小剧场:

    系统提示,系统提示,你的主人已经靠近,请做好迎接准备。

    陈节:?

    袁放:?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