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三个伙伴(四)

第三个伙伴(四)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69书吧 www.69shu.io,最快更新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

    花木兰撩起盆里的水,将身体上下仔细揉搓了起来。

    在黑山大营,水是非常宝贵的资源。大部分的水都是从不远处的河里用牛车、马车运送过来,除去设灶做饭的用水,除非你是品级高的将军或者带着一群奴隶和家将从军,否则想要经常洗到澡是件很奢侈的事。

    一开始花木兰很不适应,她家院中就有井,打水对她这么一个力大无穷的姑娘来说从来就不是什么难事,所以她还算是个爱干净的人。

    可到了军中之后,在操练完毕后一身臭汗的情况下,还要去提水洗澡,就成了一种奢想。火长会将有限的水资源先分配到做饭上,然后才能做其他事。

    她和阿单志奇、莫怀尔他们还在黑营的时候,曾经就有过一盆水大家一起洗,先是洗脸,再拿来洗脚,等轮到她这里的时候都成了泥水,只能忍着脚部的黏腻感睡觉的事情。

    从这种意义上来说,军功变多以后升为杂号将军,确实生活上比以前要舒适了许多。至少不会有火长在你偷偷用水擦身以后指着你的鼻子骂了。

    花木兰一边洗着澡,一边想些有的没的,舒服的都要喟叹起来。

    直到那个莽撞的小子又撞进了帐中。

    花木兰随手拉过放在盆边的大汗巾,将自己裹了起来,继续就这么泡在盆里。

    陈节知道自己主将的怪癖,也不敢走的太近,只捧着一堆册子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

    “花将军,我们被王将军夸了呢。说是我们最近半个月表现的很好,连夏将军都夸赞了。”

    在杀敌数量之外,任何将军其实都在乎战斗减员的数字。一个新兵成长为可以结阵作战的兵卒不是一两天的事情,各地都在征战,第一线补充兵员并不容易。

    所以夏鸿会关注到花木兰的队伍没有什么人死也是正常。

    花木兰对此毫不吃惊,所以她没有像陈节那样喜不自禁。

    “知道了,你出去吧,把册子放外帐,你也出去……”她看着陈节露出有些受伤的表情,就有扶额的冲动。“你掀帐子很冷的知不知道?我要起身了,怎么能吹风?”

    陈节“喔”了一声,连忙退了出去。

    只是出去前隐约见到布巾裹着的曲线让他微微一愣,满脸都是自豪。

    别人都说花将军的身材比其他将军瘦弱,真应该让他们来看看!

    瞧花将军那结实的肌肉!

    胸肌都快赶得上军中公认的壮汉秃发力士发达了好嘛!

    陈节摸了摸自己的胸部。

    他体型瘦小,怎么练也无法像大部分鲜卑人那样,能够让衣服都凸出肌肉的轮廓。

    再看看花将军那连布巾都遮不住的赍起……

    人家瘦是瘦,有肌肉啊!

    ***

    自从陛下下达了整军以待,准备开年出征柔然的军令,柔然人的试探就越来越多,而且也不不像是以前那般骚扰了就走,这让夏鸿开始怀疑军中有柔然人的探子,或者柔然人不再像以往那样只热衷于砍人脑袋赚军功,转而变成抓获百夫长以上的头目刺探军情。

    柔然人被鲜卑人轻蔑地称呼为“蠕蠕”,是公认的没有什么战法和计谋的乌合之众。夏鸿的这种结论就像是有人说“菜青虫也长了人的脑子”一般,在很多人那里都被斥为无稽。

    中军的镇军将军有些隐隐约约的相信,但为了稳定军心,也没有做出什么实质性的支持。所以夏鸿只能转而想法子自己证明这个结论是对的。

    夏鸿出身将门,因世代镇守北方的缘故后来归了大魏。他是军中少有的既有鲜卑人血统又有汉人血统的高级将领,在黑山大营里人缘不错。

    但有时候,仅仅人缘不错是没用的。

    他并不出身鲜卑三十六部贵族,这让他很多时候找不到盟友。汉人的势力在军中大多数时候是负责后勤和内务的,这只能让他的部下在补给上更加及时,在战局上,汉将的人数微乎其微。

    所以他点了花木兰和其他几员将领入账,让他们留意柔然人的动静。

    “最近蠕蠕人出击的次数越来越多,而且大部分是只围不攻,等待我们的救援,我担心他们另有目的。你们都是右军最能征善战的主将,若遇见这种情况,一定要慎之又慎。”

    夏鸿对此有些担忧。

    “最近京中来的邸报越来越多,我知道你们都识字,以后这些东西看完一定要烧掉,不要随身携带。遇见不对的情况立刻撤离,万一被俘……”

    他扫视了一圈自己的部下们。

    大部分都露出不以为然的表情,他们从内心里就瞧不起柔然人,更不认为他们会被俘虏。

    只有花木兰和素和君认真在听。

    夏鸿的担忧之情更盛了。

    “万一被俘,随便给些假消息。对于三军的数量,不妨在数字上夸大些。最好你们自己在私下里把说法确定了,别你说有五万,他说有七万……”

    “大人,你是觉得我们可能会被俘吗?”

    素和君素来以头脑灵活、观察仔细著称,否则也不会被拓跋焘派到军中,他名义上是挑选人才以为上用,实际上还担负起监视军中将领的作用。

    “末将不明白,若您觉得我们会被俘,这阵子不准我们出战便是了。”

    “哪有那么容易。陛下已经从平城出发了好几日了,想来最少半月,最多一月就会到黑山城,在这之前,我们要确保黑山附近不会突然出现蠕蠕的大军,经常出去巡视是很必要的。”

    夏鸿皱紧了眉头。

    “只是之前白营就有好几个百夫长失踪了,白营那些新兵有的说是被蠕蠕分了尸,有的说被蠕蠕人的马踩成了肉泥……”

    这种事在军中很常见,找不到尸首的原因太多了。

    “我担心蠕蠕那边有什么阴谋,但就算是阴谋,我们也不可能暂停出营。蠕蠕人大概就是想着这一点,所以才频繁的出击。”

    “我要你们出战时互相注意对方兵马的情况,尤其是花木兰……”

    花木兰听到点了自己的名字,立刻肃然道:“末将在!”

    “你是右军的护军将领,前锋出击时,一定要注意不要让他们孤军深入。若是实在无法阻止,立刻放弃救援,回来搬救兵。”

    夏鸿搓了搓手掌,这是他思考时惯有的动作。

    “我不希望看到任何一个百夫长以上的将领被俘,所以你们自己要警醒点,明白嘛!”

    “是!”

    “末将明白!”

    一群杂号将军出了营,对主帅的命令都有些迷迷糊糊的。对于花木兰来说,主将怎么说,她就怎么做,至于兵法计谋,她也很少考虑。

    真正的主将是不会擅自出战的,他们带的都是精锐,本身也不缺这些小的军功。军中也是等级分明的世界,杂号将军要想有大的晋升,要么真的上演了力挽狂澜的大戏,要么就是投效了军中的高级将领。

    这两条路都不容易。

    “现在有一份天大的军功放在我们面前,你们想不想要?”

    所以当素和君带着这般胸有成竹的笑容,对着一群满脸迷茫的将军们说起这句话时,大部分人都露出了感兴趣的表情。

    “就知道你小子鬼主意多!怎么,想大干一场?”

    “我们加一起也没三千人,能有什么天大的军功……”

    “你先说。”

    花木兰挠了挠脸,觉得和自己应该没什么关系,所以想先回去和自己的兵“贯彻”一下夏将军的任务精神。

    “花木兰,你先别走!”素和君赶忙叫了起来。

    “咦?可是军功什么的,不是越少人越……”

    “我很需要你!”素和君急切的,“我们的计策很需要你!”

    “……”

    花木兰沉默了一会儿,终是顿住了脚步。

    “谢谢你,兄弟!”素和君爽朗的笑了。

    .

    某处偏僻的军帐中。

    “……所以,这计策的重点就在于一定要很像是那么回事……”素和君把自己的想法说完以后,又笑着看向花木兰。

    “花木兰,你的箭技就成了我们的关键。若是你能在一百五十步开外射中……”

    “一百八十步。”

    花木兰想了想,突然开了口。

    “嗯?你说什么?”

    “若是乌力愿意把他的铁胎弓借我,我能射中一百八十步以外的目标。”花木兰也觉得素和君的计谋很大胆。“但是我觉得把这么重要的关键全部压在我这边,实在是有些莽撞。”

    “就是,花木兰确实是个万夫难挡的勇士……”说话的是右军的一位杂号将军,也是曾经让花木兰吃不饱饭的那位将军。

    “但她底下的那波人实在太差了。要他们撑到我们合围……”

    “乞以力!”素和君不悦地高声喝了起来:“你这说的是什么话!若是大家都不齐心,这陷阱也不用再做了。自己人都不相信自己人,到时候还怎么合作?我可担不起坑自己人这个责任!”

    “我只是说出事实……”乞以力在素和君的眼神中乖乖闭上了嘴。“算了,当我嘴臭,刚才的话是放屁!”

    素和君这才缓下了脸色。

    乞以力不是怕花木兰,而是怕这个经常笑眯眯的年轻人。

    军中有传闻这位年轻的将军在朝中很有背景,很有可能是哪家贵族的旁系子弟因为家族斗争而躲进军营的。

    尤其是他升迁的速度之快,已经比花木兰还要扎眼了。

    今天提出这个计谋的是他,若换成其他人,怕是很多人调头就走了。

    “所以,我若发现情况有不对,就会派出亲兵去联络各位。以后每次出战,至少要保证我们之中有三队人马就在左近,即使追击,其他队也要紧随其后,其他队伍随时待命……”

    素和君笑了笑。

    “能不能抓到大鱼,就看各位的配合了。”

    ---

    七天后。

    黑山北面的一处草场。

    花木兰所带的队伍在远远的土丘后观察着远处的动静,战马都被套上了口套,确保不会发出一点声音。

    “人数多少?”

    花木兰问刚刚潜回来的斥候。

    “大约一千。”

    那几个斥候脸色有些苍白地回话。

    右军有一支追击的前锋军遇到了埋伏,一千个柔然人并不可怕,但若是只有三百人遇见了一千柔然人,那简直就是灾难了。

    “准备上马吧。”

    “花将军,我们只有五百人,是不是先派一部分人回军去搬救兵?”陈节握紧了手中的马槊,“这情况有些不对,那些柔然人还在等什么。”

    不会是就等着来救兵,把他们一网打尽吧?

    若是他们贸然上前,说不定就中了敌人的陷阱。

    “已经有人去找救兵了。”花木兰丢下一句让陈节摸不清头脑的话,翻身上马,将箭筒背在背后,伸手抚向马侧。

    那把铁胎弓就在她伸手可及的位置挂着。

    众人见花木兰率先做出动作,立刻纷纷上马,背箭于身后,将弓挂在手边。

    他们个个都会骑射,骑射的本事在花木兰可以称得上严酷的训练下都很纯熟,至少不在大部分兵士之下。

    花木兰没有和任何人说素和君的计谋。若是被俘的是她的部下,很可能就会把消息透露给柔然那边,瓮中捉鳖的就成了他们了。

    “我们的目的是尽量让那群蠕蠕人生乱,越乱越好。”她微微提高了音量。“无论发生什么情况都不许退!拖住他们,直到过来的柔然人越来越多!”

    “将军,我们这么点人,怎么拖得住!”

    一个百夫长惊慌地叫了起来。

    “而且,我们顺利救了人不是就该撤了吗?”

    他们以前一直都是这么做的啊!

    花木兰心中一声叹息。

    她的“绝对不能死”虽然是让她的部下比其他士卒都爱惜生命,可是也正如狄叶飞所嘲笑的,也许是她太仁慈了也太顺利了,竟然让他们忘记了自己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才是主将!”

    花木兰激起杀气,怒视那个开口的百夫长。

    “何时需要你指挥本将该如何去做!”

    那百夫长闭了闭嘴,在其他人同情的眼神中低下了头去。

    陈节惯用马槊,长兵器不容易和弓箭快速切换,所以他和许多用矛、用枪的骑士在袍泽射箭时一直是负责护卫。

    花木兰是个不喜冲锋的将军,除非有必要,否则他更喜欢在远处压制对手。陈节渴望自己的长槊饮血已经渴望的很久了,如今见有可能有一场大战,立刻露出了兴奋地表情。

    战!

    “随我出击!”

    花木兰一声长喝,骑士们一夹马肚,奔跑了起来。

    五百骑正是一支奇兵,从侧翼直插过来,打的正包围着孤军的柔然人措手不及。

    烟尘之中,花木兰的部下或手持长弓,或横枪马上,乘马冲杀而来。弓箭嗤嗤射出,当者披靡。

    在最外围的柔然士兵没有防备,也没有想到这支部队十之bajiu都是马上控弦之士,一时间百余人未及时退入阵中,都被花军射死在当场。

    “*……%¥—)*&……%!”

    柔然军中传出了匈奴语大声喊叫的声音。

    找到了!

    花木兰等的就是这说话之人!

    她的超长距离射击就是她的杀手锏,花木兰将铁胎弓拉的弓如满月,将指间早就已经准备好的鸣镝箭射了出去。

    鸣镝箭是擅射的将领最喜欢用的一种箭矢,它的响声会指引其他射手按照相同的方向进行射击。

    花木兰的箭何其快速,众人只听得一声短促的鸣响,那远方的发号施令之人立刻就坠落马下。

    随着花木兰的箭一同射出的,还有其麾下几百控弦骑士的利箭。

    敌方将领落马后确实引起了一阵骚乱,花木兰这边几百射手也打了柔然人一个措手不及。

    但骑射之威不能长久,两轮骑射过后终是拉近距离。

    柔然人大多剃了头发,脑后挂着一条辫子,或□□上身,或身披兽皮和皮甲,他们趁魏军抽箭之际,立刻迅速分出一支人马迅速逼近。

    花木兰的目的已经达到,而素和君带领的精锐之军也在奋力朝她的方向冲杀。剩下的只是等待机会便是。

    “一轮后换武器,准备冲阵。陈节,带甲乙二队上前!”

    “是!”

    魏军大多是甲胄齐整的府兵,因为和柔然人对战的多了,对他们各种奇怪的打扮已经习以为常,除非新兵蛋子,否则很难生出畏惧之心。

    陈节终于可以放手冲杀,顿时犹如猛虎出闸,在身后队友的箭矢掩护下带着前锋队伍大吼而去。

    只见这两队百余人各个面目狰狞,在后方射死敌人之后,随机快速过马,挥动武器割下首级,丢入马边的布袋里,有的就直接将首级的头发缠在腰带上,没一会儿功夫,他们被染成了个血人,有些人腰间累累,竟挂了十余个首级。

    柔然人见过的悍将不少,但如此凶猛的队伍却是很少看见。怕是一直小瞧花木兰及其部下的将士们见了,也要骇然起来。

    花木兰等陈节为后方队友争取了时间,立刻换上趁手的武器,领着剩余之人冲锋起来。

    乙队多是枪矛手,端起长枪长矛冲在最前面,其后是拿着各色武器的花军将士。柔然人军中大声鼓噪,长角声接连不断,显然军中又有新的主心骨。

    此时花木兰手持长刀已经冲锋在前,在她手下,砍脑袋和切西瓜没有任何不同,身边又有陈节等手持长武器的亲兵副将护卫在侧,只需一往无前努力拼杀便是。

    没一会儿,花木兰又靠近了一些,待看到新的发号施令之人,立刻丢了手中的长刀抽出弓来,弯弓搭箭,一箭颼的射出,正中那发话之人的脸孔,登时倒撞下马。

    花木兰出战前箭头上都抹了剧毒,中者脸色乌青,立时毙命而去。

    一个冲杀间,柔然人顿时倒毙了数百人,人马甲胄,堆成个小丘,其余柔然人见连失两员将领,只吓得心胆俱裂,再也不敢张嘴呼喝。

    “花将军来的好快!”素和君的人马冲出阵来,来时的两百多人已经只剩了小半,即使如此,他也依旧笑容满面,用汉话大声呼喝:

    “再拖上半个时辰,我懂匈奴话,那首领已经派了人去找他的头儿了!”

    这便是欺负柔然人没几个人听得懂汉话了。

    当然,北魏军中听得懂的也是少数。

    陈节便是那少数中的一员。

    他不敢置信地回过头去,看着自家将军用汉话也喊了起来:

    “我们的人什么时候过来?”

    “夏将军顷刻就到!”

    素和君纵骑而出,和花木兰四手相握。

    再见这边的战绩,他喜道:“没想到你只你一支人马就杀了数百人,更是连中两员敌方将领。这下子局势更向着我们这边了,蠕蠕那边一定会派出更厉害的人物的!”

    花木兰摇了摇头。

    “之前是以快打慢,以奇致胜。现在他们有了防备,便说不好能不能拖上半个时辰了。”

    她看了眼素和君身后。

    他带的都是右军中的精锐,夏将军拨给他的精兵,这一场做了诱饵,死的何止百人。

    花木兰有些不忍。

    她又看了看身后的部将,几乎个个浴血,一轮冲杀过后,再热血上头也冷静了过来,有些人怕是已经想着如何撤退了。

    毕竟,很多时候她都不是那种硬碰硬的将军。

    没一会儿,远处果然传来的马蹄声和战鼓声,军中的老兵一听马蹄声就知道来的是友军还是敌军,再一见烟尘方向,花军众人各个面色铁青。

    至少三千人。

    还是柔然军中有兵甲的骑兵。

    “花将军,请让末将断后!”

    陈节握着长槊,拱手请命。

    他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了存在的价值。

    不是搓臭袜子,不是洗中衣,不是擦背……

    他向往的就是这般——可以将后背交付于某人,也可以被某人交付于后背的命运。

    “谁也不用断后。”

    花木兰睥睨一笑。

    “这次,我们是先锋。”

    作者有话要说:不出意外,还有一更。

    啊,果然是回单位舒爽,打字都快些。

    小剧场:

    人家瘦是瘦,有肌肉啊!

    过了几日,除了“巨物木兰”,又有了花木兰其实一身腱子肉的传言……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极品全能学生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有个总裁非要娶我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闪婚试爱,家有天价影后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