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三个火伴(三)

第三个火伴(三)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听说你又去找‘胆小将军’了?”

    “不要让我再听到‘胆小将军’的话!”

    陈节猛然跳起,揪着同火的领子,将他使劲按在营帐的柱子上,一字一句地警告着他。

    “他-是-虎-威-将-军!”

    陈节打起架和打起仗来都像是疯子,即使是同火的人也不敢惹他。所以另外几个火伴看到后急忙跑了过来,拉袖子的拉袖子,劝解的劝解,想把陈节和这个倒霉蛋拉开。

    几个火伴心中都是暗暗叫苦,明明看起来挺和善的一个小伙子,怎么一说到那位将军就变脸呢!

    现在带他的百夫长都知道他一心想着进花将军的护军,对他一直不咸不淡的。而几个同火一方面赞叹他的实力,想和他一起杀敌,一方面又因为他一直想着“跳槽”而只维持着面子上的关系。

    听说陈节以前就和新兵营的同火处不好关系,到了这边依然像个爆竹,一点就着。

    “他就是开玩笑,开玩笑,你别放心上。”

    “花将军要知道你又打架,肯定更不想收你了。”

    也不知道是哪一句说动了陈节,他渐渐松开了手,那个被他按住的火伴一站直了身子立刻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陈节是有技巧的用指节抵住他的喉咙的,所以他一点都不敢妄动。

    知道这群火伴要么看不起他,要么看不起花将军,陈节嘴里暗骂了一句什么,甩手出了营帐。

    “你没事吧?”见陈节出去了,一个同火对着地上啐了口,转身去安慰被吓到的火伴。

    “咳咳,喉咙疼。这小子出手太毒了!”

    “别再惹他了。同火相斗,要吃鞭子的。”

    “我哪里惹他了!大家都这么喊!那种胆小怕死的家伙,白费了一身力气!”他梗着脖子叫唤起来:“还霸占了狄美人!”

    “你还嚷嚷,要命不要!”同火都被这个家伙弄疯了。“花将军脾气好,你在背后说说没什么。可是要是被狄将军听到了,你这辈子就只能喝水了!”

    军中被狄叶飞敲掉牙的可不是一个两个。

    不是每个人都欣赏花木兰的。

    对于这种连在战场上都是“点到即止”的家伙,很多人都会在背后窃窃私语,或在心中腹诽。

    内容无非是“我若有那把力气如何如何”,或者“我要是他如何如何”。

    这是男人们的梦想和童话,就如女人总是幻想着有一位高贵的郎君如何疯狂的迷恋自己一般,男人们也会做着“天下英雄谁敌手”的白日梦。

    而真正拥有他们梦寐以求的实力的那个人,居然是个谨慎到让人发堵的家伙。

    这种巨大的落差仿佛就像看着一位绝世美人落到了糟老头子手里一般,让许多人都扼腕不已。

    ***

    花木兰也不知道这个叫陈节的孩子为什么一直想要进她的护军。

    她只是个杂号将军,带着几百个人,而且陛下马上就要驾临,她很有可能会被编到其他队伍里去,去做一个正将军的部下。

    怎么看,做她的部曲都不算什么有前途的地方。

    虽然她的部下死亡数字是最少的,但是,斩首人数也不算多。想要建功立业的都走了,她也不拦着他们。留下的都是家有妻小不想死的,还有各营里胆小怯懦之人被踢出来的。

    狄叶飞常嘲笑她,说她是个捡破烂玩意儿的杂牌将军。但她一点都不觉得带着这些人有什么可耻的。

    她不带,总会有人带。只要在军营里一天,他们都逃不了上战场的命运。

    他们虽然胆小,却不是懦夫。该出战的时候,谁也不会逃跑。

    无论他们只杀了多少敌人,他们从来不躲避出战。经历过同伴的战死、受伤的痛苦,他们不能停止,只能继续前行,否则就回不了家。

    在这支护军里,不但有她这个女人,还有四十出头的老兵,无论是刚刚走上战场的年轻人,还是家中已有妻小的男人,所有人在这残酷的战场上,要忍受着一切过去没有经历过的可怕事情,只为了顽强的活下来。

    这难道不勇敢吗?

    战死有什么可怕的?

    可怕的是即使断了腿、缺了手、没了眼睛后面对的窘境。

    花木兰选择部下只有一个条件。

    活!

    知道为什么而活!

    这个叫陈节的小伙子很有资质,即使是身材并不高大的汉人,却也丝毫不比任何鲜卑战士逊色,但他却不适合跟在自己身边。

    他并不爱惜自己。

    他信奉父辈们“悍不畏死”的信念。

    也许他出于什么原因疯狂的崇拜她,但他并不知道跟着她意味着什么。

    一个无风的日子,花木兰正在校场教导部曲怎么射箭。

    因为她的部下素质良莠不齐,所以她绞尽脑汁的想出了不少让他们能够安然立于战场上的战法,齐射就是其中的一种。

    她发现但凡不想死的人,骑术都学的不错。或者说,被逼着磨练的不错。而弓术这一技能所有的鲜卑军户都从小学习,无非就是本事好坏的区别。

    在拉开一段距离后对着敌人齐射,有时候达到的效果比冲杀进去要好得多。即使真是到了不得不冲杀的时候,先齐射一轮也会减弱敌人不少的战斗力。

    “不要想着一定射中敌人的咽喉,脑袋,或者什么要害!”花木兰指着草垛道:“只要射中目标就可以了!在密集的箭支下,总会有几根被老天爷送到地方的!”

    花木兰的部下哄笑了起来。

    “别笑!齐射的目的是压制,我们是护军,进行冲锋的另有主军。就算只有我们,甲乙二队也会在你们压制住敌人的时候成为前锋。在那之前,尽力削弱敌人的数量,无论是射头、射胸,只要按照你最有把握的位置射出去就行了!哪怕没射中要害,只要射中目标就会疼痛,也有不少人会掉下马去,那就是我们的机会!”

    花木兰一声令下:

    “每天拉弓五百次,马上控弦一百次!你们若是不想被敌人砍了脑袋,就要先练好把敌人射下马去的本事!”

    “是!”

    “没有练好骑射的,就跟我一起做前锋!”花木兰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我想你们会努力的,对吧?”

    部下们又一次哈哈大笑了起来。

    “好了,不要光笑。你知道我去帮你们要这些箭支有多么不容易吗?脸面都给丢光了!要是你们给我练不出来,我就送你们去给蠕蠕人磨刀!”

    花木兰“狞笑”了一下,“反正军里多得是怕死鬼想做我的部曲!”

    “花将军,怕死鬼来了!”一个部下诙谐的应和道,一指不远处悄悄出现的人影,“那姓陈的又来看您练兵了!”

    “你们继续!”花木兰吩咐左右副将看着他们,径直朝陈节走去。

    .

    “陈节,我和你说过……”花木兰板下脸正准备把那拒绝的话再说上一次。

    “花将军!您先收下我用上几个月!”陈节脸上满是恳求的表情。“若是您觉得我真的不好,您就把我踢出去!”

    “军中的好汉实在太多了,就因为我撕了你的皮铠你就觉得我是条汉子?”

    花木兰说出这话的时候感觉一口老血都要喷出来了。

    花木兰有些不悦地皱起了眉,她觉得陈节有点赖上她的意味,而这让她很不高兴。

    “皮铠我已经赔偿给你了,拒绝你的话我已经说得很明白。就算你再求我,我也不会……”

    “花将军,您救过我的!”陈节打断了花木兰接下来的伤人话语。“两个月前有一次追击蠕蠕人,您带着部下救了我们,您还了我的槊!”

    说到那把长槊,花木兰就想起来了。

    至于那天那个人……

    谁知道那糊了一脸血、嗓子也吼哑了的男人是谁?

    “我鼓足勇气找您要兵器之前,我的同火警告过我。他说我的武器是把军中不多见的好槊,若是您真的看上了,不妨让您拿走,否则为了一把槊,我反倒要惹下弥天大祸,连累到他们。”陈节一咬牙,把什么都说了。

    “我当时很害怕,因为您看起来不是一位和善的将军。你看着我的眼神,和看着我那把槊没有什么区别……”

    “但您把槊还我了,让我知道他的话是错的。”

    他们都觉得他是感激与花木兰还给了他那把槊,但没有人知道,花将军同时还回来的,还有他对袍泽的信任、感激以及人和人之间的善意。

    若那次他没有要回自己的槊,他就不敢再把后背交给任何人了。

    陈节听说这位将军的力气非常大,总是控制不住弄坏自己的兵器。所以很多人笑话他今天拿着剑,明天拿着刀,后天就可能是在哪里捡来的什么长枪长矛一类的东西。

    正因为是这样,他的德行就更加让人敬佩。

    “将军,不是每个人都像您这样的。您说我傻也好,嫌弃我也要,我只想跟着您!”

    “我救过的人不少。我是护军将领,本来就是要护卫同伴的。”花木兰的不悦减轻了一些。但这并不足以说服她。

    “不光是这样!”

    陈节的双眼有些红,满脸都是痛苦的神色。

    “我也见过了不少战死之人,他们的东西都被瓜分了干净。衣服、战马、武器、铠甲,拿走它们的有蠕蠕人,也有自己人。”

    “每一个人都是全副武装的进了这座大营,渴望着用手中的兵器建功立业。可到了最后,很多人别说尸首,连能够立衣冠冢的东西都没有。”

    “我听其他人说,您的部下死了,至少遗物还会被收拾整齐给送回家去……”

    “我只是想跟着一个值得信任之人啊!一个他日我若死了,我的家人至少还能有东西睹物思人的主将!”

    他不甘地跪倒在地上,眼泪顺着脸颊滴落下来,在沙地上晕染出一片片黑褐色的痕迹。

    因为角度的原因,花木兰没有看到他的脸,只怔怔地望着地上的圆点出神。

    她没有那么伟大的。也没有那么仁慈。

    她是个女人,一旦死了,就会被人发现自己的身份,到那时候,面对她的只有不名誉的结局。

    她希望她若不幸阵亡了,她的火伴或部下是一个不会翻动她的躯体、扒掉她的衣衫铠甲,能够维持她最后一点尊严之人。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她希望能通过她的举动影响到自己身边的人,至少在对待同袍尸骨的态度上,不要和对待蠕蠕人或者畜生没有什么区别。

    他们鲜卑人以前都是部落兵,部落兵的主人就是奴隶主,是那些部落里的大贵族。部落兵从牙齿到头发、身上的衣衫手中的武器都是主人的,死了以后被扒个干净再将东西交给下一个部落兵也是寻常。

    可如今大可汗已经立了国,朝中有了许多许多的大臣,这些大人们学着汉人的礼仪和文化,开始改变一些陈旧的东西。军中却几十年如一日,不曾有过什么变化。

    花木兰知道自己没有能力改变什么,但若是她的部曲习惯了、她的朋友习惯了善待别人,无论是生还是死,那这一点善意也许他日能够回馈到自己身上,这就足够了。

    她从没想过,即使是这样的小小举动,也会引起别人的死心塌地。

    人心原来是这么易得的东西吗?

    她很惭愧。

    “我很惭愧。”花木兰没有嘲笑陈节的泪水,反倒有些无言以对。“我很惭愧,先入为主的把你当成那种容易热血上头的莽撞小子。”

    军中有许多被她的巨力震撼住的士兵,这些人很多都想法子进了她的护军。一开始她是什么人投效都收的,她也有自己的虚荣心。

    可是渐渐的,他们一旦发现自己不是他们心目中的那种“英雄”,当初有多么的狂热,就会变得有多么失望和鄙夷。在一次又一次的成为别人眼中的“骗子”、“懦夫”、“胆小鬼”以后,即使花木兰再怎么坚强,也有些承受不住了。

    有时候她也想,是不是因为她毕竟是个女人,所以才有那么多的情感,和那么多的失望。

    她本不必在意别人的看法的,这是她自己选择的路。

    伤心只是一瞬,日子还要继续过,只是花木兰在接受这种“仰慕”和“崇拜”的时候,要冷静和谨慎了许多。

    人毕竟不是畜生,相处过一阵儿后,无论是什么原因离开,总会有些伤感。

    更何况离开的人大部分都是带着“我被骗了”的想法。

    男人们,总是喜欢追随能够带领他们走向胜利的英雄。

    “您……您说什么?”陈节仰起头,露出一张涕泪纵横的脸。

    花木兰伸出手去,示意他起来。

    “我从未立志成为英雄,也不是什么有着野心的勇士。我会来黑山,是因为我并没有兄长,家中父亲病弱,还有个连枪都握不住的幼弟。倘若我父亲还能上阵,此番来的就不会是我;倘若我有兄长,来的也不会是我。”

    花木兰的脸上都是怀念之色。

    “我这样的将军,你还愿意追随吗?”

    “您的意思是?”陈节在花木兰手臂的力道下站直了身子,随手一擦脸上的眼泪鼻涕,欣喜若狂地叫了起来:“您愿意收下我了?”

    “从我的亲兵做起吧。你很勇敢,但勇敢有时候并非通过舍生忘死来体现。”

    亲兵负责守卫主将的安全,大部分是主将的同乡或者值得信赖之人。但是成为亲兵也意味着不可以如同其他士兵一般肆意厮杀,除非主将下令,否则都要护卫在他的身边。

    花木兰见陈节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把你这样的勇士放在我身边,总觉得有些可惜。”

    “不可惜不可惜!”陈节就差没有手舞足蹈了。“我相信您这样的英雄,一定会有傲人的功勋的!”

    “那就承你吉言了。”好话果然人人爱听,花木兰也不例外的上扬了嘴角。“我会去找王将军要人,你……就住在我的帐外吧。”

    也许,多个亲兵,也不错?

    ……

    不错个屁啊!

    这个在训练拳脚功夫时还像个疯子一样的家伙,怎么现在表现的和她村里的大黄差不多?

    不是说好睡在外帐的吗?怎么又窜进来了?!

    花木兰看着陈节拿着她的中衣往外走的样子,再也忍受不住地吼了出来:

    “等等!你要干什么!”

    已经去了羽林军的狄叶飞过去可从来不碰她的东西!

    她找的是亲兵吧?不是娘子!

    “我?”陈节纳闷地看了眼花木兰,“标下给您去洗衣服。这些衣服堆在那里很久了吧?再不洗您就没中衣换了……”

    “放下!”花木兰有些惊慌的上前几步去抢自己的中衣。“我自己会洗!”

    “可是别的主将都是亲兵洗的啊,您就我一个亲兵……”陈节居然露出了有些自豪的表情,“这些事当然我来做。您就别客气了。”

    他乐滋滋的抱着衣服就低头往外钻。

    想来在他看来,能给自己的主将搓臭袜子都是信任他的表现。

    “我说回来!”花木兰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就往后拉。陈节只觉得一股距离从他的肩部传来,然后他就身不由己的向后仰倒了下去。

    “啊!”

    “天啊!”

    陈节跌倒还不忘抱着她的衣服,她的中衣完全盖住了他的头脸。而他正从裤子上一个可疑的部位把脑袋伸了出来。

    花木兰羞愤欲死。

    “花将军您力气真大。”陈节傻乎乎地看了看自己倒下的位置。“不过您衣服真要洗了,都有味儿了……”

    他拿起衣服在鼻子吧嗅了嗅。

    “咦?好像不是臭味?”

    “滚!”花木兰被陈节逼得终于破功,劈手抢过自己的衣袍,一只手抓着他的衣襟,将他丢出了帐外。

    “下次不要碰我的中衣!”

    她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

    “其他东西也不行!”

    被丢出帐外的陈节有些头晕脑胀,而四周花木兰的同僚射过来的玩味眼神更是让他面红耳赤。

    他摸了摸热到发烫的耳朵,一溜烟跑了。

    不就是洗个中衣嘛!

    让他给花将军刷马桶他都情愿!

    呜呜呜呜,一定是花将军嫌弃他!

    将陈节抛出帐篷的花木兰抱着中衣,比陈节的脸色还要赤红。

    陈节从她裤子的某处钻出来,然后狂嗅的表情一直在她脑子里不停循环。

    “啊啊啊啊啊!”

    她感觉自己脑子都要断片了,一巴掌拍到营帐的柱子上,震得帐篷都在狂抖。

    这叫什么事!

    ***

    “感觉狄叶飞走了以后,花木兰整个人都不对啊。”乌力听到隔壁花木兰帐篷里发出的“嚎叫”声,有些不安地和同帐的素和君唠叨了起来。

    “找了这么一个面嫩的小兵当亲兵,又经常神神叨叨地一个人跑到校场唱歌。现在还无缘无故把自己亲兵丢出来……”

    “你说,军中说花木兰和狄美人那个那个……”他伸出两只手的大拇指,对了一对,“是不是真的?”

    “啊,真的假的有什么关系?”

    素和君嘴角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

    “反正狄叶飞也奔了高枝了。”

    “这事也奇怪的很。怎么看,若是陛下挑选宿卫,都应该选花木兰这样不爱打仗、就喜欢保护人的家伙。倒是狄叶飞,那小子别人多看他几眼都恨不得剜掉别人眼睛,到了陛□边,一定惹事。”乌力咂吧咂吧嘴。“提出狄叶飞这个人选的将军脑子大概也不清楚,弄的花木兰现在脑子也不好了。”

    “是嘛……”

    素和君不自然地干笑了几下。

    ……

    等等!

    原来还可以这样的。

    还可以这样的!

    素和君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

    陛下那种喜欢冲锋陷阵的人,只要花木兰做了护卫,就算再不愿意拼命,也得乖乖拿出十分的本事才能全身而退!

    他绕这么大一个圈子到底是为了神马啊?

    先拆散一对“有情人”(?),然后把弱的那个调去陛□边,再想法子让花木兰为了那个更高的位置努力,只为了能够并肩而立与陛□边的那一刻……

    这怎么看都是拿捏人心的好计策,可是人家花木兰根本就没表现出一丝一毫“我要上进的样子”。

    狄叶飞看走了眼?

    花木兰又移情别恋了陈节那小子?

    妈的!

    直接调花木兰去羽林军不就行了!

    “素和君,你的脸在抽搐诶……”乌力瞪大了眼睛。“不会被冬天的风吹出风痹来了吧?”

    “呵呵。没有没有,就是……就是脸上痒。”

    素和君咬着牙回他。

    “现在连眉毛都在抖了……”

    “滚!”

    无论花木兰多么后悔,人总是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的。

    比如说,每到这个时候……

    “花将军,您要沐浴?”陈节两眼发亮。“您要不要标下给你擦背?”

    素和君将军的亲兵是个斥候出身,最喜欢到处打探消息。前几日他跟他聊天才知道,原来亲兵还要负责帮主子准备热水、帮着擦背的!

    呜呜呜,他真是个不合格的亲兵!

    他的洗澡水都是将军提的。花将军还说以前全火的水都是他提,他都已经习惯了。

    那斥候知道花将军还要给他打水的时候,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好嘛!

    “本将军沐浴不喜欢有人在旁边。”拜狄叶飞所赐,全营都知道这帐篷里住的两个人是很讨厌和别人肢体接触的。

    “可是别的亲兵都……”

    “我是我,他们是他们。”花木兰不耐烦地伸出手去。

    陈节捂着自己的前襟往后退了几步。

    他已经被花木兰丢怕了。

    “我不是要丢你,你把手上的布巾给我。”花木兰担心水凉了。

    如今早晚还冷的很,这水放不了多久。

    “你去王将军那边,把我麾下七百人的军功帐拿过来,我和他提前打过招呼了。过几日陛下就要来黑山,怕是会论功行赏。”

    见陈节还想在这帐里多呆,她只得祭出“支开*”。

    陈节得了差事,高高兴兴的出去了。

    王将军这人极为仔细,陈节要去拿军功帐,他一定会仔仔细细的问清一大堆事情。到时候磨上半个时辰,她澡也洗完了。

    就不该让他住外帐的!

    要不是今天被脑浆和血珠子溅了一脸一身,她不是万不得已,都不会洗澡的。

    哎,反正洗了皮肤也是黑的。

    看着还难过。

    时间有限,花木兰解开头顶的独辫,用皂角略微揉搓了一下。她每半个月会有一天假期,这时候她也会去其他地方逛逛,或去军中摆出的集市买些东西。

    黑山大营私下交易的情况有很多,军中也不制止。但是很多东西还是买不到的,比如说,必须要家里人缝制的中衣。

    为了不让人发现她的身份,她中衣的胸前和裤褶的裆部都是加厚的。她的母亲甚至给她做了领子高到可以遮住脖子的外衣。

    因为母亲做的衣服,她的肤色越来越往诡异的方向发展。

    以后天热了,这日子该怎么过呢?

    其实她已经写信给她阿母说过很多次了。自从到了军中以后,大强度的骑射训练、尤其是箭术的修习,让她的胸部快变得和石头一样结实了。

    而且,也没有人会在她嘘嘘的时候注意她到底有没有那啥。

    打仗的时候或者在军营里,随便找个小坑草丛解决是正常事,要时间久点的那种,就跑的远点就是。

    就算你蹲下来时被人发现,人家也只会问你要不要他摘片草叶子或者找颗小石子给你什么的。

    但她阿母似乎在接到她的信后似乎更担心了,有一次信纸上还出现了泪痕。所以后来她也不再向家中埋怨这些小事,对于阿母在裆部缝的更厚的裤褶,她也只能“笑纳”了。

    只是战场厮杀,有时候没有那么多两全其美的事,特制的衣服破了还是得自己补,而陈节那么热衷于给她洗衣服,每次都把她吓得不轻。

    有好几次,她一个不注意,陈节就把衣服抱走了,带去军奴那边去清洗。他倒不会把她的衣服给军奴去洗,但洗衣服这事是避不开其他人的,军奴的身份复杂,有些和主人也很亲密,久了以后,各种窃窃私语也就传了出来。

    最离谱的,大概就是“巨物木兰”的称呼了。

    回想到前段日子的遭遇,花木兰就有把自己埋到浴桶里的冲动。

    .

    那一天……

    好友素和君神神秘秘地把她拉到角落里,在她莫名其妙的表情里犹豫再三,还是开了口:

    “诶,兄弟,听说你那里……”他不怀好意地斜视了一下花木兰脐下三分的位置,“大到把裤子老是磨破,连补丁都打了一层又一层?”

    “啥?”

    花木兰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

    “什么地方的补丁?”

    她针线活很好的!

    补丁怎么会让你们看出来!

    “就是这里的啊……”素和君突然伸出手去!

    目标——“鸟蛋”!

    “……啊!痛痛痛!”

    花木兰被素和君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在他一伸手的时候就抓住了他的胳膊,使劲扯了开去。

    要被抓到了还有好!

    狄美人以前天天被人这么偷袭,有一次谁用力大了些,撞得他一天都下不了床,后来还是她去把那人揍了一顿给他出气。

    虽然不知道她没那啥被猛抓一把会不会疼,但比起疼,更她让她担心的,是“巨物”变“阉人”的传闻。

    “我说你这小子,碰一下怎么了?我就不相信你没和狄叶飞‘互相帮助’过!”

    他就说为什么狄叶飞和花木兰住了那么久都相安无事!

    原来他有不一样的本领!

    “……你想的太多了。”

    花木兰皱了皱眉。

    素和君看着花木兰仿佛看见猪上了树一样的表情,不敢置信地嘶了一声:

    “嘶……不会吧?你们居然没有那啥啥过?我都……咳咳,那狄美人长得那么绝色,你力气又这般大……”

    “再说我就翻脸了。”花木兰用锐利的眼神猛瞪向素和君,逼得他只好收回了不正经的笑容。

    “难怪要打补丁,搞半天是为了不用洗裤子是吧……”他嘟囔了一句。

    “话说回来,陈节和其他军奴吹嘘你有举世无双的□,看在我们也浴血奋战过的份儿上,告诉我一点秘诀……”

    他挤了挤眼。

    “我请你吃烤肥嫩的烤羊羔。”

    ……

    花木兰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突然觉得当初手撕的如果不是皮铠,而是陈节的话,也许也不错的紧。

    “喂喂喂,你不会这么小气吧?”

    素和君还在期待的等着答案。

    ‘如果我这个也算是举世无双的话,那你们□就可以算是攻城的檑木了。’

    在心里腹诽了一句,摇了摇头,吐出三个字。

    “天生的。”

    “我艹!你还真是知道怎么惹怒别人!”素和君一下子就垮了脸。“有这样的天赋,你怎么就没想过先找个媳妇再从军呢。”

    强毅正直,膂力骠壮,唔……

    他猥琐的看了眼花木兰的X下。

    说不定臀力也惊人。

    这样的男人,怎么会十*岁了还没成亲呢?

    鲜卑女子可最崇拜勇士!

    对了,他是断袖!

    不对,他又说他不是断袖……

    明明又抱又哭的……

    素和君被自己的脑补要弄的神经错乱了。

    “那也要人看的上我。”花木兰见素和君的脑袋凑的越来越近,一把将他推得远了点。“我家又不是什么富裕人家。怀朔到了三十多还打着光棍的太多了。”

    就她这样十七八岁了还没有癸水的女儿家,自成年起也有不少人求娶。

    军户人家的男孩子得拿了军贴后才能建功立业,许多人家都情愿把女儿嫁年纪大的,不愿意嫁年纪小的。

    鲜卑女儿当寡妇的比待嫁的更多。

    “嘿嘿,那你跟我说说,你有没有什么俏丽寡妇之类的有艳……”

    “我说你那天生喜欢打听消息的毛病能不能改改!”花木兰大声打断了他的话,在加一个白眼。“你这样的家伙不去做白鹭也太可惜了!”

    素和君被花木兰说的一噎,有些收敛的摸了摸下巴。

    “啊,不说这个了。说点正经的。”

    花木兰总算松了一口气。

    “既然你和狄美人不是那种关系……”

    素和君有些可惜。

    难怪狄叶飞走了,花木兰一点动力都没有!

    都没有“动”过,哪里有“力”嘛!

    “那从明儿起,我让同乡和故交好友都打听打听,谁家有漂亮又温柔的闺女没出嫁的……”

    “咦?你不是已经有夫人了吗?”

    “当然不是我。”素和君笑了起来,“你今年已经快二十了吧?这个年纪还没娶亲多可惜啊。男人的乐趣在于征服敌人和美女……”

    他拍了拍花木兰的肩膀。

    后者已经完全傻掉了。

    “让那些美人儿在你‘举世无双’的巨物下痛哭流涕吧!”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出差回到了单位,坐在熟悉的座椅上,将手放上我心爱的机械键盘,顿时文思如屁……阿不,文思如泉涌,只用了短短三个小时就码了9000字。期间脑洞大开诡笑连连。这段时间在外出差蹲在宾馆吵闹的黑屋里码字如便秘一般的感受顿时一扫而空!

    畅快啊!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