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49章 山中野寺

第49章 山中野寺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达瓦和夜骑叉到了。”

    坐在静室里的瞎眼老和尚微微凝神听了听,指挥着小和尚出去接客人。

    拓跋晃众人有些好奇地把头扭向了门开了的方向。

    他们听不懂老和尚在说些什么,但却看得出和尚的慎重。拓跋晃熟读各种经典,也和西域来的高僧讨论过佛法,自然是知道这梵语发音的“达瓦”和“夜骑叉”是什么。

    那是佛教里的天人和夜叉。

    这大概是他在这里坐了快半个时辰,这老和尚开口说出的第一句话。

    真相让他有些气馁。

    这老和尚也许在迎接的,另有其人。

    在拓跋晃眼里,这个大冬天还赤着一双脚在地上行走的瞎眼老僧,有着一股说不出的高深莫测。

    就连他跏趺坐的姿势也是不常见的“大莲花式”,这不是一般的僧人会使用的入定姿势。

    在这样的偏僻地方,一座这么破旧的寺庙里,却住着这么一个僧人,又被他们遇见了,岂不是奇遇?

    在众人好奇的眼光中,贺穆兰、狄叶飞和阿单卓被迎接了进来。

    “前面桥居然断了!”阿单卓憨笑了起来。“就算我们找到这条捷径也走不了呢!”

    “你这小和尚,说话为何只说一半!”狄叶飞怒目瞪视。

    贺穆兰没开口。其实她也想骂娘。

    难道她除了开路以外还要架桥?真把她当做拆迁办加工程队了?

    但她还记着给花木兰留一点风度,所以只是脸色不太好看,见到白鹭众露出的高兴眼神也只是微微矜持地点了点头。

    .

    “几位贵客莅临本寺,实在令老僧惊喜。如若各位不嫌弃,请就在此地用膳。前路已毁,再原路返回肯定会耽误宿头。枯叶寺虽小,挂单的禅床还是足够的。”

    “大师客气了。”

    “老僧法号‘枯禅’,是此地枯叶寺的主持。”他念了一句佛号。

    这个破旧的小寺庙里一下子涌入了七八个人,而老和尚的屋子里根本就站不下这么多人,所以白鹭们商议了一会儿,除了阿鹿桓还在屋里值守,其他人都退出了门外。

    阿单卓看了看屋里留下的诸人,挠了挠头也出去了,坐在外面的门槛上晒太阳。

    什么时候开始,贺光变了个样子呢?

    好像是从他家的随从来了以后。

    公子就是公子,普通人就是普通人。

    想起会因为没带厕筹、腿蹲麻了而求他帮助的贺光,阿单卓顿觉那都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他坐在门槛上想着一些他这个年纪绝对算是多想了的问题,直到小和尚去给屋子里的人送茶水,他伸头看了看他。

    大概是他这一伸头,所以枯竹端着茶壶和空茶杯进去以后,出来的时候手中多了一杯茶水。

    那是一杯呈褐色的液体,烫的直冒烟。在这种冬日,即使有太阳,手里捧着一杯热水也是很舒服的。所以阿单卓接了过来,非常高兴地道过了谢。

    枯竹露出非常腼腆的笑容,微微点了点头表示接受了他的谢意,就又返身进去了。

    远处的几个白鹭有些心中冒酸水。

    这小和尚为何不给他们喝口热的,只给那黑皮小子!

    “这到底什么玩意儿啊?”阿单卓捧着手中的杯子,因为太烫不能入口,便一边捂着手一边吹着。

    一种微微发涩的味道从其中传来,让他十分好奇。

    等过了一会儿,那水渐渐凉下来了,阿单卓怀着好奇的心理,小心地抿了一口。

    只是这一口,就让他做出了一个非常可怕的推理。

    噗!

    “花姨!贺光,别喝那水!这两个僧人想毒害我们!”

    !!!

    白鹭闻言立刻冲进了房内。拓跋晃原本准备礼貌地饮下禅寺准备的饮料的,也因为阿单卓在门外的一声惨叫而顿住了手中的动作。

    狄叶飞几乎是立刻把杯子里的水倒掉了,顺手又打翻了贺穆兰面前的茶杯。

    贺穆兰很像告诉狄叶飞不必这么做的。因为在古代被各种奇怪的东西坑过,所以她到了这里几乎只喝白水和酒。

    匡仓!

    匡仓!

    两声宝剑出鞘的声音之后,老和尚和小和尚的脖子上都多了两把短刃。阿鹿恒护在太子的身前,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了一把匕首。

    旁边的樵夫已经吓得瘫软在地上了。

    ***

    一场骚乱过后,所有人才在枯叶哭丧着脸把茶杯里的水喝完后,知道了那不是毒药,而是一种用苦丁叶子制成的药茶。

    当然,冬天喝性凉的苦丁是很不合适的,但简陋的佛寺里已经找不出茶叶这种东西了,大小和尚已经习惯了抓一把苦丁叶子熬成水做茶汤。小和尚怕客人喝不惯这种东西,便按照煎茶的习惯放了姜片、枣肉等性暖的东西调和。

    这味道嘛……

    也许习惯了喝刷锅水一样味道茶水的古人不会觉得太奇怪,但作为没喝过几次这种“高级饮料”的阿单卓,以及根本就接受不了茶水里又放盐又放姜的贺穆兰来说……

    这味道也许真的像是毒药也不一定。

    在磕磕巴巴的更严重的解说里,一根筋的阿单卓终于接受了那不是下过药后的奇怪味道,而是这东西原本就是这个味道。原本微笑对他的枯竹脸色变得有些冷淡,而拓跋晃则是一直在笑,笑到都喘不过气来。

    ‘这种难喝的东西,为什么要拿来喝呢!’

    阿单卓也觉得丢脸,退出屋子面壁去了。

    好吧,他曾笑话过贺光上厕所差点跌倒粪坑里去,如今被贺光再笑话一回,也算是扯平了。

    只是有些对不起那怀着好意的小和尚。

    在这一段令人啼笑皆非的插曲过后,屋子里的气氛总算是变得诡异的祥和起来。樵夫在腿恢复了正常以后,像是向所有人表明他的腿其实完全没有问题一样狂奔出了屋子,丢下一句“我去村里喊人修山壁”就跑了。

    拓跋晃一边想维持着“向高人求教”的庄重表情,但一想到刚才阿单卓惊慌失措的跑进来求救“怎么办怎么办我是不是要死了”,就忍不住从嘴里发出几声被憋过以后的怪异笑声。

    他努力克制,但还是憋不住这从心底冒出来的笑意。

    罢了,反正这老僧目盲,看不见他挤眉弄眼的样子。

    .

    “这位老师傅,实在是抱歉,这孩子平日里不是这么莽撞的。”贺穆兰替自己的晚辈向他道歉。

    从他早上顶着两个黑眼圈出来赶路开始,这孩子就有些魂不守舍了。

    “若那孩子不能接受,善意和毒药也没有任何区别。”

    枯禅轻声回道。

    “就如那位至高者一般,若不能接受,普度众生也就成了残害众生。”

    拓跋晃一惊。

    这已经几乎是在谴责了。

    贺穆兰有些不喜这老和尚的语气。这种“我是好的只是你们不懂欣赏”的高高在上让她有些不太爽。

    所以她出口反驳了。

    “虽然是善意,却增添了别人的烦恼,就要去反省一下是不是真的照顾到了别人的感受。你待客之前不问问客人到底喜欢喝什么,不能喝什么,按照你自己的想法把好的东西端出来,又怎么能期望每个人都和你想的一样呢?”

    “施主说的是。只是若是原本还是这个口味,突然有一天就不爱了呢?茶,不管在案几上还是在地板上,茶可任意从这个容器换到另一个,茶还是茶。可人却是无时无刻不在变化的。”枯禅意有所指。

    “那就改!”

    贺穆兰抿了抿唇。

    “你反正是为了把茶卖出去,买的人都不喜欢,你就只能自己饮了。”

    “施主啊,茶若改了味道,还是茶吗?”

    “你没见过后世的茶,又怎么知道后世的茶就是现在的样子呢?”

    贺穆兰只要一想到后世那些或清香扑鼻、或回味悠长的茶叶,再想到现在从压成饼一样的东西上敲下一堆茶叶末子,再加上姜、盐和各种怪东西煮出来的“茶”,就有些没好气地堵了回去。

    “改变味道……吗?”老僧低头沉思了一会儿。

    “或许真是这样吧。但我们这一辈儿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了。若是三五年后,沙门还留有余火,希望能烧起新的火焰。”

    “会变的。”贺穆兰叹了口气。

    佛门以后的改变,称得上是与时俱进呢。

    “施主与我佛门有缘,如今却魂魄四散,命不久矣,老衲愿结个善缘,给施主一个提示……”

    他念了句经文。

    “……你知道我是谁?”贺穆兰见他似乎很了解自己的样子,心中莫名的不安。

    在各种小说和电视剧里,若出现这么一位全身上下都像是在说“啊已经有上千年没有人来看过我了”的高人,不是真的高人,就是可怕的妖怪。

    “古往今来,像是施主这般天赋之人总是不能善终,概因杀戮太过的缘故。只是施主虽然杀戮不少,可善缘更多了,是以功过相抵,亦能善终。”

    “只是施主现在依然在遭受劫数。这劫数正是来自于你自身。”

    “你天生神力,概因身体里有一股旁人没有的‘神气’在扭转。但也因为这股‘神气’随着年岁增长越来越盛,你的凡俗之躯总有一天不能承受,终将暴毙于壮年。”

    贺穆兰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狄叶飞则是已经站起身来,露出一副随时会揍他的表情。

    显然,枯禅是个瞎眼老和尚,自然是看不见他的表情的。

    “应该曾有人想取走你身上的‘神气’,但这其中肯定有什么变故,使你如今魂魄不固,意识不清。当世的高人里,只有那位被称为‘国师’的寇道长和我沙门的惠始法师有这样的本事。但惠始好几年前早就去了,所以你若想找寻原因,最好去平城寻一寻那位寇天师。”

    “当然,老衲是不建议你这么做的。既然是劫,你已应劫而生,又何必想着结束呢?”

    “大师的意思是,寇道长会对她不利?”拓跋晃出声相问。

    “不,既然是自身的劫数,那一生一灭,都来自于自身。若劫数真的发生变化,就不一定是好事了。”

    贺穆兰听了一脑子“神气”、“劫数”之类的话,心中已经模模糊糊有了个想法。但她毕竟是个唯物主义论者,所以听完后只觉得不足一哂,那寇道长,也没有什么去见的意思。

    .

    “大师,曾有人说我……”拓跋晃抱着一丝刚张开口,就被这僧人打断了。

    “这位贵人,你的命运不是老衲这样的人能够指点的。就算你让老衲一定给你个答案,老衲的答案也是‘没有什么问题’。”枯禅摇了摇头。

    “我明白了。”

    拓跋晃的一颗心沉了下去,一直沉到深不见底的深渊里。

    若真是没有什么问题,他只要直言就可以了。可是他却扯出这么一大堆理由,想来寇谦之的预言确实是真的。

    命运究竟是什么呢?竟然能让凡人看透?

    他侧眼看了看完全不被老和尚话影响的贺穆兰,心中有些暗暗的羡慕。

    一样是劫数,她应劫而生,他却要应劫而死。

    她得到了枯禅的指点却不以为然,而自己苦求指点而不可得。

    那声“天人”和“夜叉”,到底指的又是什么?

    拓跋晃和贺穆兰等人在静室里坐了一会儿,因为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拓跋晃难免露出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

    贺穆兰坐着实在是无聊,和陌生的神棍坐在一屋却没有话说的感觉太差,所以她借口“内急”,推开门走了出去。

    院子里,枯竹和阿单卓正在比划着什么。她好奇的眯了眯眼,走近了距离看他们在做什么。

    .

    “我一心一意的想让你感受我们的善意,你却说我给你的茶是毒药。”

    枯竹做了个喝的姿势,伸出一根手指。

    他说话结巴,已经习惯了和师父以这样的形式交流。

    阿单卓皱了皱眉,有些为难的伸出了两只手指,晃了晃。

    ‘我发誓我绝无二意。’

    枯竹使劲摇头。

    阿单卓见他摇头,脸上有了怒意,甚至伸出了拳头。

    他从腰间卸下一个小布袋,在里面掏出几个鸡蛋,剥着吃了起来。

    这样的举动也让枯竹咬了咬唇,一扭头就跑了。

    贺穆兰在一旁看两个少年的默剧看的一头雾水,等枯竹跑的没影子了才走了过去。

    “你和他到底在打什么哑谜?”

    贺穆兰拍了拍阿单卓的肩膀。

    “他和我说,因为我喝茶那事惹恼了他,所以中午吃饭我只能吃一碗饭。”他伸出手指,做了个“一”的姿势。

    “我说我一碗哪里吃的饱,至少要有两碗!”

    他伸出两根手指。

    “结果他拼命摇头,连那一个都不想给我了。我心想又不是没有吃的,何苦惹他讨厌,便伸出手告诉他,我什么都不会拿。”

    他伸出拳头捏紧。

    “然后他大概羞愧的跑掉了。”

    阿单卓吃了一口鸡蛋。

    “这小和尚忒小气。不就是把他给的苦丁当成了毒药吗?后来我也道过歉了,结果他还耿耿于怀,特地跑过来和我示威!”

    “呃……”贺穆兰摸了摸下巴。

    “虽然听起来很有道理,但好像不是这么回事的样子……”

    “不会错的!我和村头的小哑巴玩了许多年,我一直是这么猜他说哈的。”阿单卓十分肯定的把手中的鸡蛋吃完了。

    “花姨,还是好饿,我们中午留在这里吃饭吗?”

    “拓……贺光不想走,前面的路又断了,我们准备中午在这里弄点热水就着我阿母的胡饼垫垫肚子,下午再原路返回。”

    贺穆兰也被这一早上的事弄的心中烦闷。

    “早知道不选什么捷径就好了。无论是行路还是做人,指望捷径果然往往都是被坑的命。”

    “花姨你在说什么?”阿单卓有些发愣。

    “啊,没什么。”

    拓跋晃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一直各种旁敲侧击的想要找到答案,但那位瞎眼僧人就如同贺穆兰没来时那么的沉默,所以到所有人都吃完了午饭后,拓跋晃不得不承认自己做了无用功。

    中午,寺里一老一小两位僧人陪着众人用了午饭。待粥饭端上来后,阿单卓沉默了。

    根本就没有什么饭。

    熬的稀稀的粟米粥和水没有什么两样,配上几根咸菜,还有煮熟的豆子,这就是他们的午饭。

    贺穆兰看着那一堆白水煮的豆子胃就有些痛。这花木兰的原身有胃胀气的毛病,也不知是不是多年行军打仗留下来的后遗症,所以她在花家的时候是不吃豆饭和豆子的。

    “你们平日就吃这个?”

    贺穆兰看着枯瘦如柴的“枯禅”大师,和穿着大僧袍看起来像是风筝在地上飘一样的枯竹,有些怀疑给他们取法名的那位僧人大概是下了什么诅咒。

    “出家人全靠别人供养,又怎能苛求别人一定要给予锦衣玉食?一粒米是善意,一碗米也是善意。如今我将这善意分与你们,请不要小看它们啊。”

    枯禅端起碗,念了一遍经文,这才抿着唇开始喝起粟米粥。

    这话倒让他们不好多言了。

    他说的没错,和尚自己不事生产,别人给什么就吃什么,能够吃到食物就已经是万幸了,怎么能同情他们过的清苦呢?

    贺穆兰拿出自己随身带的胡饼,这是花母拿上好的麦粉做的,又好吃又扛饿,就是没热水的时候有些难以下咽。

    她把饼子掰开,分成三份,自己一份,老和尚一份,小和尚一份。

    然后开始吃了起来。

    枯禅目盲,看不见贺穆兰做了什么,枯竹却是叫了起来。

    “施,施主……我我……”

    “别客气。你们把村民的善意分给了我,我如今便也把我的善意分给你们。我从你们那里得到了善意,你们在接受我的善意,岂不是很公平吗?佛家讲究因果轮回,这便是轮回了。”

    贺穆兰三两口吃掉了自己的胡饼,半点不嫌弃的喝了两口热粥。

    “施主,我,我我们吃吃吃吃不了……”

    “木兰让你们吃,你们就吃吧。”狄叶飞也依葫芦画瓢的将胡饼掰成三块。“你这小和尚年纪还这么小,每天喝稀粥怎么行。就不想着在屋子前后种点菜什么的吗?”

    “我我我们……”

    贺穆兰看见小和尚面前不一会儿就堆上了好几块胡饼,阿单卓、拓跋晃都分了自己的给他们,不由得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大家都是好人。

    这两个僧人终于能吃饱了,应该会很高兴吧。

    不要太感激她哟!

    吃饱了饭后,贺穆兰问清村民做的太彻底,根本就没有留下出去的路,也只能扼腕的选择掉头回去。

    虽然这样做也许会错过宿头,也到不了项县,但白鹭们说用他们的令牌可以在任何一个衙门借宿,贺穆兰也就打消了疑虑。

    这沿途还有好几个下等县,只要是县城,总是有府衙的。

    拓跋晃留下几颗珍珠算是香油钱,几人辞别的枯叶寺的两位僧人,开始折返回头,向着来时的路归去。

    良久后。

    他们的影子都看不见了。

    “师父,我,我我我们,是不是该,该,换,换个地方了?”枯竹有些不舍的看着面前的寺庙。

    “是该换个地方了。”枯禅赤脚行走在地上,脚上竟光洁如玉。“哎,接下来几年,佛门将受灭顶之灾。天下之大……”

    他浑浊的眼珠上下翻动了一下。

    “又有何处是我们的容身之处呢。”

    ***

    “花姨,你能说出‘因果轮回’,难道你也信佛?”拓跋晃驾马亲热的挤在贺穆兰的身边,问起她这个问题。

    “不,我不信佛,事实上,我什么神明都不信。”

    “竟是这样吗?”

    贺穆兰是个无神论者,作为一名法医,她不相信有什么神佛鬼怪。不然她早就被自己吓死了。

    不过,自从自己穿越过来以后,她倒隐隐约约相信死后有灵了。

    呃,她帮那么多“兄弟”剖过来剖过去,他们应该不会介意吧?

    “是的。我不信这些。而且,我认为一名合格的君主,最好也不要相信任何的教派。”贺穆兰思考了一会儿,用比较慎重的语气说道:

    “在某种程度上,无论是道教佛教,还是什么其他的教派,都能使人固步自封。那些看似牢不可破的顽固的教义,往往就是压制并消灭我们想象力与创造力的罪魁祸首。因此,思想常常会被桎梏,一些可以继续思考的问题亦常常因此而停滞不前。

    她想起欧洲的黑暗世纪。

    “为君者,需要听取所有的声音。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无论是有利的还是有弊的。作为首领,他必须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取最适合自己的用,而不是以什么作为依据。”

    “什么都要听吗?”

    “是的,举个例子吧。你是鲜卑人。你学的是汉人治国的经典,用的是鲜卑人打仗的法子,统治着大魏的百姓。在你的百姓里,有鲜卑人、杂胡、汉人,还有西域人。每个族群的信仰都不相同,你若只接受一种,便是不公平。因为你的百姓是一样的,你所有的子民都有选择不同信仰的权利……”

    “所以,什么教义都尊重,但不表现出自己的好恶来,这才是最稳妥的做法。一视同仁,将它们变成利于统治的信仰才是真正聪明。否则的话,你抑了佛,道门兴起,你再去抑道,何时才能安宁呢?”

    “花姨也觉得我父皇抑佛做的对吗?”

    “啊……我没说他不好。”贺穆兰左右看了看,见所有人都没有注意他们这边,连忙小声又急速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我觉得不对。但他没的选择。”

    “我刚刚说过因果轮回对吧。如今佛门弟子激增,这便是果。造成果的原因是什么呢?是因为连年征战,而人人都不想打仗了。家中的男人一个又一个的死去,这让很多人情愿倾其所有去供养寺庙也不愿意再看着亲人送死。这便是‘因’。”

    “你是监国的太子,见识应该比我更广。这点你承认吧?”

    表情有些沉重的拓跋晃点了点头。

    贺穆兰满意的继续说了下去。

    “所以,如果一直要这样征战,百姓过的越来越苦,这种事情是禁不住的。没有佛门,还有道门,连什么地方都没得逃了,就该造反了。”

    “陛下如今抑佛,要么是觉得天下已平,那些被吓得惊慌失措的男人们该回家去了;要么就是还想继续征战,需要更多的男丁……”

    贺穆兰似笑非笑地看了眼拓跋晃。

    “太子殿下,你能不能告诉我,如今的局势,到底是哪一种呢?”

    ……

    拓跋晃低着头,不敢去看贺穆兰的眼睛。

    “殿下知道木兰为何从军吗?”

    “不是因为家中父亲年迈多病,弟弟又年幼吗?”

    “是这样,也不仅仅是这样。”

    贺穆兰笑的极为温柔。她一想起那位女英雄与众不同的想法,心中就熨烫的仿佛连四肢五骸都温暖了起来。

    “大魏前线和后方分的非常清楚,南方的百姓安居乐业,北方六镇囤积重兵和军户,负责为大魏征战。木兰生于北方六镇,从小见惯乡里男儿接到军贴就立刻出征……”

    她那看起来平庸无比的面容,仿佛在冬日阳光的照耀下发出微微的光。

    如今他们不像是走在林间偏僻的小道上,周围充满着有些过于安静的严肃感。

    “大魏的女子们送走了父亲、丈夫和儿子,换来了后方的和平。男人们为了保护妻小而在沙场奋战,在我们那里,最怕看到的不是军府送来的军贴,而是穿着黑衣来村里报丧的兵丁……”

    “‘男人们为了保护女人和小孩奋不顾身,而如今换我来保护一次男人,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因为这样的想法,所以花木兰要去替父从军。”

    拓跋晃看到贺穆兰的脸上泛起了微笑。

    “殿下,能够保护人的内心和生命的,从来就不是什么佛祖。”

    “这一点,请你务必要记住。”

    作者有话要说:小剧场:

    “然后他大概羞愧的跑掉了。”

    阿单卓吃了一口鸡蛋。

    枯竹(大惊失色地跑掉):他居然吃鸡蛋!他居然在佛门吃鸡蛋!还想要揍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